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侦探推理 > 技术交流
《小卢:我个人创作推理与诡计的方法》(请勿转载谢谢合作)
 作者:q619663903  人气: 2398  发表于: 13年12月29日17点06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小卢:我个人创作推理与诡计的方法》

鄙人在各位推理爱好者面前写这篇文章似乎有点班门弄斧,毕竟小卢我不过是一个17岁少年,与各位已成为职业推理作家的长辈相比似乎确实没有什么值得拿出来分享。但我作为一个推理评论者与推理创作者,虽然还没有出道,但还是对自己的推理创作相当有自信,因此我借这篇文章与大家分享一下小卢在推理创作时的过程,并借此谈及个人认为的当今推理创作存在的问题以及自己预想的推理小说今后的发展,希望能对大家有帮助,并且也请大家在各方面指导一下小卢,谢谢~!

我打算在开头先明确一下小卢我所创作的推理小说最主要的是属于奎因式的逻辑流、本格派推理作品(当然,也有新本格、诡计流、社会派的尝试念头)。既然我个人最为崇拜的是永远不脱离逻辑推理本质的艾勒里•奎因,那么就先来谈一下我是如何创作最注重逻辑的本格推理作品。

根本:合理逻辑与唯一真相。
我自己最初开始写推理小说是在初一的寒假,当时的风格与推理方式还是模仿带我进入推理世界的福尔摩斯。从那以后,一直到初三我都创作了不少不堪入目的推理小说。所谓“不堪入目”,在我自己看来除了文笔上的问题外,最大的问题还是小说的核心——推理方面。可以说,我在接触到我阅读的第一本奎因小说——《希腊棺材之谜》——与阅读了黑格尔的《逻辑学》之前,我在推理创作时的逻辑漏洞相当多。
庆幸的是,我在初三的暑假阅读到《希腊棺材之谜》,它让我彻底明白什么叫做真正的逻辑推理。从那以后,无论我是读还是写推理小说,首先都会注重它的逻辑推理是否合理、是否排除掉所有不可能的可能性、是否只能得到唯一结论——因为它是推理小说的核心。

所以,我在创作小说时必定遵守的第一点便是:逻辑的合理与严谨。这点贯穿我整部小说。
关于这方面我确实没有什么技巧,而它本身也没什么技巧,各位只需要想多点就能确保这一方面了。至于我为何在这里要提这一点,则因为它是最基础也是最重要的。

不过有一点需要另外指出的就是:有不少推理小说最后的结局归于“巧合”。我个人对此是蛮喜欢的,因为我一直都认为这个世界上的真相不一定都会被人类认识,有时人类会以自己有限的认识作出错误的结论,而这结论也会在一段时间内甚至永远被人类当作真相。要想将这种哲学思想体现在小说中并利用它为小说添色的话,前提必须是小说中主角作出的“错误结论”一定要让人心服口服,否则只会遭人唾弃。
“真相”不同于“结论”。客观的历史真相永远只有一种,而人类因认识范围的不同而对此所作出的结论也是会不同的。所以,小卢我认为逻辑推理创作的根本是合理的逻辑与唯一的真相,而不是唯一的结论。


第一点:案发场景。

小卢在网上看到过不少网友的有关推理创作的文章。对此,我不太赞同其中大部分的文章。并不是说他们写得不对,而是文章中所说的方法都大大局限了创作者的想象。这些文章中的创作方法大多都遵循着一种顺序,并在开头的大前提中就已经封锁了你跳出思维定势的道路。
现代人对于推理创作说得最多的是什么?无非就是:诡计与推理几乎都被前人写尽了!
对这一观点,我是绝对不赞同的!
为何会有那么多人认为推理小说被写尽?小卢觉得最大的原因是这些人不懂得跳出思维定势,脑海中走的永远只是一条路,因此无法发现新的领域,也就不可能超越前人了。

因此,我个人主张在推理创作中放开一切,越胡思乱想越好,任意思考。
我相信灵感,但我更相信灵感是被我们自己创造出来的。
如果我在无任何刺激下突然想写一篇小说(这里的意思是不因受到某种刺激而创作的小说就不会受到某方面的限制),那么我第一思考的就是场景。
在现代,我们不一定就要用回黄金时代中的荒岛、暴风雪山庄、古堡、别墅、乡村等这些场景。我们可以自由地幻想场景在天空、海底、宇宙、火星等等……
在推理小说中,作为创作者的你就是造物主,你要什么场景就什么场景。
有人在苦恼:“如果将场景设置在天空或者宇宙,那岂不是不合理吗?”
对此,我想说的是:所谓合理,不过是在某一世界中一切现象都符合固有条件罢了。你若将场景设置于我们身边的生活中,那你小说中的一切当然都需要遵守现实中的合理逻辑。但在一个你创造出来的“世界”,你就是一切条件的创造者,读者置身于你的小说中,当然会被动地按照小说中的逻辑进行思考,作为作者的你只要能在不现实的“世界”中创造出合理的条件,然后在那个“世界”中进行合理的推理,这也就行了。
当今世上不缺乏科幻推理,中国也有作家江离创作出优秀的超现实推理小说,这难道还不能让你对作为造物者的自己抱有信心吗?!
但要想创造一个脱离现实的世界,需要考虑到的方面有许多,复杂性犹如我们生活的现实世界,所以请在自由的幻想当中结合自身的条件划分好范围。

场景的设计有时会与核心诡计和逻辑推理有所关联,有时只是一个案发地点。但无论如何,在设置场景时都必须注意场景与案件之间的合理联系,无论是场景还是在场景中发生的案件都不能被人挑出逻辑漏洞。
例如:岛田庄司的《斜屋犯罪》中的犯人正是最大利用了斜屋的特征进行犯罪,并且也解释了为何犯人要设置如此宏大的诡计进行犯罪。
越宏大的诡计会更吸引读者的眼球,但反之也会更容易出现漏洞。一般有作家会在创作诡计时忽略了“为何犯人需要设置这样的诡计”这一问题。这个问题是最基本却也是最致命的。
要避免这个问题,我个人认为最好的方法便是将其列入推理之中。
例如:埃勒里奎因的《中国橘子之谜》中,埃勒里便借“为何犯人要费心机设置这个密室”这个问题排除掉不可能犯罪的嫌疑人,锁定唯一凶手。
总之,不管你是否需要利用案发场景来设置犯罪或进行逻辑推理,都必须注意其逻辑合理。不过,只要不是注重诡计流的小说一般都不会在这方面有什么问题。


第二点:逻辑推理与核心诡计。

小卢我将会在第二点中完全驳倒“推理与诡计被写尽”这一“谎言”,而这一点也是本文的核心,更是注重演绎推理三段论的小卢我最擅长的地方。
我是一个特别注意细节推理的人,当然这样的做法很容易会走入死胡洞,或会造成“为了逻辑而逻辑”,所以建议大家若非注重逻辑流,请不要过分在小说中强调细节,否则容易出现上述两种情况,也会大大减少小说的趣味性。
如果有想研究一些关于细节描写的各位可以去阅读一下奎因的小说,尤其是《法国粉末之谜》。
不想从细节入手的作家也别放弃对本文的阅读,因为我接下来想说的是对任何作家都有益的(起码自认为是如此)。

网络上会有一些文章指导各位如何进行诡计与线索的设置,但在前文中小卢我已经说过了:不要听从他们。
首先,小卢我仍然主张各位作者随心所欲地幻想一切你心中所想的诡计与用来推理的线索。
其次,将你想象到的事物的本质概念列出来——这是最基本的做法,但若只停留在这一步便会陷入“诡计与推理被写尽”的泥潭中。
当你了解了你所想的事物后,在心里问问自己:“自己是否完全了解这一样事物呢?也许自己只是从单方面完全了解它,却并没有涉及到其整体。”
请各位千万不要在想到一样事物后便认为自己已经完全了解这样事物——实际上,你根本不知道它能在小说中发挥多大的魔力——即便它是一条羽毛或一根牙签。
本质是什么?本质只是本质罢了!对本质的思考是合理的,但合理的并不只有对本质的思考!
请各位在创作时千万不要只停留在对事物本质的思考上,否则你虽然能写出一部合理的作品,却难以在现代写出一部精彩、有特色的作品。
对一样事物,在对本质思考过后,我们便要结合其所处的环境、摆放的形状、时间等因素进行思考。由此,我们从这件物品中得到的信息再也不只停留在其本质上,而从中经过推理得出的结论也如是。
再进一步思考,我们能够借助其它的物品为你所想到的第一件事物“铺垫”,借此通过逻辑推理将双方联系起来,并由多个三段论得出无数结论。
若我们仅从对一件事物的各方面思考便能得出如此多的信息,那再加入一件事物并将此与第一件事物联系起来,借此得到的信息是无穷的!

举个例子吧:一根最不显眼的牙签。我们仅仅从牙签本身能得到什么信息呢?它是用来剔牙的、它是木头做的、它是尖细的、它很轻、它体积极小——这些是我们最基本的认识。虽说牙签这件物品很少出现在推理小说中,但一旦有人运用它,后人若在创作中只分析它的本质,那么创作出来的诡计或推理是很老套且极容易被读者猜中的。
所以,我们的思考需要提高一个层次。
若这一根普普通通的牙签出现的地方并不是垃圾桶或牙签盒里,而是出现在一间厕所里或是被塞在一个面包里,这样会意味着什么呢?由此延伸的可能性是无限的,也因此各位作者便不难通过创造其它线索对此作出合理的解释。
一根普普通通的牙签若出现在一个平常不会出现的地方,或出现在一个根本不可能会出现的地方,或消失于一个原本一定存在的地方……等等这些,由一件物品结合当时的环境所延伸出的问题是众多的,而作者便能利用这些问题作为全文的核心、或问题的根本、或红鲱鱼、或等等等等……

现在,小卢我可以很自信地跟各位说:“所谓‘诡计与推理被写尽’,第一个原因就是各位没有意识到物质与环境之间可大可小的关联!”

仅仅将思想停留在物品与环境之间是会非常大地局限了自己的小说创作,所以我们必须再将思想提高一个层次。
继续拿牙签举例吧!“剔牙”这个是牙签最主要的用途,这用途是面向每一个人的。但对于一个人,牙签的用途也许就会变得十分特别了。
什么意思呢?例如:尖细的牙签能被塞进一个密室、用来剔牙的牙签能在某情况下为犯人作不在场证明(这点所指的对象不只是牙签,而是面向一切物品)等等……
埃勒里奎因的《王者已逝》中,深褐色的酒瓶对凶手来说便作了特殊的用途;《中国橘子之谜》中死者领带的不存在也成为关键;《西班牙披肩之谜》中披肩就是为了阻碍埃勒里的推理而存在;卡尔的《燃烧的法庭》中对镜子与吊灯的分析也成为了经典;高木彬光的《刺青杀人事件》中的刺青与密室的设计也是被赋予特殊的含义;岛田庄司的《奇想•天动》中蜡烛的特殊作用也是相当赞;小卢参加第二届华文推理大赛的拙作《罪根》中香烟与泥土对凶手来说也是有着常人难以想到的用处……
总之,一件物品对不同的人、不同的环境有着不同的意义,我们作为推理创作者,要大胆地跳出思维定势,为一件物品赋予新的含义,这样做也能为小说带来莫大的悬念。

小卢我对诡计与推理设置的思考当然不会仅仅停留在上述三个方面。接下来,我说一下在我的脑海里是如何将一件物品的意义表现到极致。

如果说只凭借一样物品便能有那么多的想象,那将两件物品结合在一起会爆发出多大的能量呢?!
这根本无法想象!若A物品能想象出X种意义,B物品能想象到Y种意义,那么将两者结合起来延伸得到的意义将大于(X+Y)种!
如果刚才的一根牙签上突然粘附着一根羽毛,那这又意味着什么呢?除了对牙签、羽毛本身的分析外,还多出了“为何牙签粘附着羽毛”等类似的问题,更加为小说的逻辑性、诡计的设置、结局的意外性、悬念感添色。
相反,这根牙签同样可以没有增多了什么而是减少了什么。例如牙签突然减少了一截,这意味着什么呢?
我相信大家一定看过一道类似的推理题是:死者身上插着一把没有把柄的日本刀……
这道小小的推理题也是符合了小卢我所说的“将两件物品结合或各自分解”的创作方法。

毫无疑问,一个好的推理故事的每方面的逻辑都是有所关联的,而主角也不会各有各地逐个分析它们。因此,随便两件物品结合起来所能延伸出的无限可能便能绝对驳倒“诡计与推理都被写尽”的这一大谎言!
小卢我也可以很自信地说:“所谓‘诡计与推理被写尽’的第二个原因就是作者没有意识到将两件物品结合或分解的重要性!”

以上便是小卢我在创作逻辑推理与核心诡计的大致思路,这思路适合一切作者、适合一切类型的推理小说,希望大家能有收获。

第三点:公平性。

说完了我创作小说核心时的思路,再谈谈其他方面吧,毕竟要完成一部小说并不只有推理与诡计。
公平性是我永远遵守的原则。
“挑战读者”也是我乐于设置的桥段。
小卢我在创作的过程到了破案之前会第一时间检查所有线索是否都已公平地出现在各位读者面前——在我看来这是一种负责任的行为。
关于这一点,各人有个人看法,小卢在此指出公平性只是为了说明我在创作时的思路罢了。

第四点:多重解答。

在我小学六年级刚毕业的时候就经常幻想有没有一部推理小说的主角在得出一个结论后突然又被一条新线索推翻所有……
当时我的阅读量只不过限于福尔摩斯、阿加莎、亚森罗平和爱伦坡罢了,所以我对于多重解答的好奇一直未能得到满足。
直到初三毕业时《希腊棺材之谜》与《第七重解答》进入我的世界……

小卢我曾在自己的文章《如何评论推理小说》与《推理创作的成功关键》中谈到过我自己是尤其喜爱多重解答,并认为多重解答最挑战作者逻辑思维与构思布局能力。多重解答做得好就必须要每一个结论都能被读者认为是真相。
《希腊棺材之谜》在我心中是神作,但我不得不说在多重解答这方面,法国的保罗霍尔特所作的《第七重解答》是无法被超越的。
我一直很崇拜能够设置绝对迷惑人的多重解答的作者们,我认为这点是能够体现作者逻辑推理水平的标准之一。因此,小卢我也很热衷于多重解答的创作(实际上我只不过是乐于将读者玩得团团转而已o(∩_∩)o )。
经过鄙人对多重解答的小小研究,我发现多重解答虽是考验逻辑,但实际上并不难创作。

要想创作多重解答,首先你得有一个对谜题相当合理且清晰的逻辑推理解答。其次,你要非常清楚每条线索在小说中起了什么作用,并将其列举出来。
实际上,多重看似真实但错误的解答只不过是:扭曲了每条线索在案件中所代表的含义、故意忽略某条线索……大多都是这两点。
例如:一根牙签在小说中的用途其实是用来堵住某样东西,但主角可先解释为死者(或凶手)用来剔牙……诸如此类。
也可以是这样:全部线索具有三条,而你却先拿出两条线索推导出一个错误的结论……这样子便能达到多重解答的效果。
看似简单,但实际上做起来也不是那么容易。各位在创作多重解答的时候请注意:错误的结论不要太过简单而被读者看穿、忽略掉某条线索而剩下的线索一定能够被推导出另一个与真相隔开甚远的结论,否则便达不到多重解答的效果了。
甚至有时候,设置“红鲱鱼”也能制造多重解答,但鉴于小卢我主要创作的是公平的本格派作品,所以少用“红鲱鱼”——即使用也必须是在“挑战读者”环节前揭开“红鲱鱼”的真面目。

第五点:由心理上起到的夸张效果。

有时候我们在创作(特别是新本格)时,能够利用夸张手法为作品添上鲜艳的色彩。
具体做法不过是将某人看到的某种现象夸大化罢了。作者还能利用目击者的心理因素与潜意识再适当夸张、扭曲目击者所看到的事实。
利用神话、传说、童谣等也能为小说增添无数的悬念感。
对于这一点,作者需要注意的就是在真相揭开时不要对被夸张过的现象解释得太不靠谱就好了。至于如何创作这方面,看多点此类作品便可以了。
类似的作品太多了,我列出一些我印象比较深的吧:《斜屋犯罪》、《燃烧的法庭》、《出云传说7/8杀人事件》、《异位》、《占星术杀人魔法》、《无人生还》等等等等…………

第六点:嫌疑人的设置。

这点同样没什么好说的。
多设置几个清白的但看起来很有嫌疑的角色对已经写过几部作品的作者来说根本不是什么难事。

第七点:动机。

情杀、财杀、仇杀……要说这三点老土嘛也不能肯定,但这动机的设置对于一部小说是可大可小的。
在看完了东野圭吾的《恶意》后,我才知道原来单单用动机也能支撑起一部小说。
小卢我在创作了《中国象棋之谜》之后,也打算注重动机,向社会派进攻了。
如果我要注重动机,一定不会离开社会现实的问题、人与人之间的隔阂、哲学、心理学和价值观。
原谅我吧……关于动机设置这方面小卢我确实没什么好说的,毕竟我还是个高二学生罢了。


接下来便是文笔呀人称呀描写呀诸如此类的问题了……小卢我在这些方面根本不擅长,也免得将对推理小说的探讨转为对纯文学的探讨,因此不谈。

以上便是小卢我在创作一部推理小说时的大致过程(说不上完整,只是想到什么就写什么),若各位对此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向小卢提出,谢谢!若这篇文章能帮助到大家,我将十分荣幸。

再说说点题外话吧……
2013年准备结束了,第二届全国华文推理大赛也该落幕了。小卢我的拙作《罪根》前两个星期才给了大赛编辑,如今结果尚未得知。
为了这个比赛,我付出了很多很多:一个月的高二学业、陪伴父母的周末、锻炼身体的空闲时间……
即使付出了这么多,也不一定能入围,毕竟我才十七岁,社会经验不足,文笔差劲……
虽然现在的我就已经极渴望获得成就、取得成功;虽然我求功心切、急功近利,但即使失败了也算是一个尝试、一次成长吧。
努力吧各位!提前祝大家2014新年快乐!

本文作者小卢,请勿转载谢谢合作!


作者小卢QQ:2563998259或619663903
作者小卢新浪微博: http://weibo.com/531461012
作者小卢微信:I-AM-LCR

本文创作于2013-12-29
  • 上一篇文章:《小卢谈:推理创作的成功关键》(请勿转载谢谢合作)

  • 下一篇文章:原创推理 阻力 助力 突破力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咸菜』于2014-1-5 14:42:00发表评论:



  • 【q619663903在大作中谈到:】您多大呀~我97的
  • q619663903』于2014-1-5 11:22:00发表评论:
  • 不好意思……我不太明白你这段话的意思并请问这与鄙人的文章有何关系?
  • 海蚀我心』于2014-1-4 20:24:00发表评论:
  • 猜凶手。。。这个我承认阿婆是个中翘楚,可是我兴趣不大,最近一段时间看完大山诚一郎的《P的妄想》《F的告发》,按照一个规律,留下印象或没什么印象的一般是凶手,戏份没什么作用的往往起着重要的作用。可谓“失窃的信”的失窃。
  • q619663903』于2014-1-1 17:46:00发表评论:
  • 您多大呀~
  • 咸菜』于2014-1-1 16:43:00发表评论:
  • 支持一下 不过我是比你还小(嗯?)我比你还年轻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笔迹分析学完全教程[2759]

  • 《小卢的本格梦》[2648]

  • 有关手机窃听请大家说说。[2400]

  • 【第二届推门暑期考试,正式上线…[2202]

  • 物证也说谎[1817]

  • 【血迹分析】[10310]

  • 莫思明:心灵本格讲义(1——7)…[2296]

  • 真火调查实战:千里追踪私奔案。…[2484]

  • 技术交流版规---[2011.11.07][1542]

  • 对死亡时间的神奇推断[2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