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主题版区 > 本格沙龙
黑夜行(楚州狂生原创)
 作者:楚州狂生打开楚州狂生的博客  人气: 2488  发表于: 12年07月11日17点30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黑夜行(楚州狂生作品)

 


 

胡石,今年三十六岁,在供电局下属的水力发电站上班,收入很高,独身。每年春天时,因春耕春种农业灌溉需要用水,单位会在过完年后不久即会放假,直到每年五月汛期来到时才会上班。闲在家的时侯,他就会在家写作,赚取外快。

他白天写作,吃过晚饭后会去离家很近的运河公园散步,整理舒缓情绪,构思新情节。公园是开放式不收门票。一到傍晚时,公园是周围居民进行休闲锻炼的好场所。漫步或疾走的,跳交谊舞的,练健身操的,溜狗的,情侣们依偎在长凳上喃喃细语的,很是热闹。

初春昨暖还寒,今晚的气温只有几度。

胡石来到了公园后,发现只有为数不多的人。不过,他不以为意,他的创作遇到了瓶颈,正好趁清静时构思构思情节。流经千年的京杭运河眼旁静静的流淌着,他沿着公园的小径慢慢地踱着,心中思考着:“男主角与女主角是如何相遇呢?有多少桥段都给别人用过了,我可不想流于俗套,得想个与众不同的桥段呢!”

几分钟后,他来到湖中公园的健身器械场地,平时这里会有老人在此锻炼,有的拉着扶手,站在可转动的圆盘上做左右腰髋旋转运动;有的躺在弯曲的器械上下腰,有的踩着太空步器械。而今天却一个人也没有了,看来还是因为天气寒冷,健身的老人们都回家了。

胡石随意选了一个器械锻炼了起来,心中却还在想着他的小说,还在构思着男女主角如何相遇的桥段。

这时,远处走来了一个人影,急匆匆的直奔这处健身场地而来。稍顷,那人影走近后,胡石才看清原来是一个老太太。她神情紧张地低着头,在健身场地处四下转悠,仿佛在找着什么。胡石于是就问道:“老太啊,你东西丢得了啊?”

那老太太抬了一下头,说道:“我晚上来这个地方锻炼,但是到家后,发现门钥匙不见了,门开不了了,把人要急死了呢!”

胡石下了器械,热心地对那老太太说道:“别着急,慢慢走,我帮你一起找。”

那老太太面露感激之情,连声说道:“谢谢,谢谢!”

胡石打开了手机上的手电筒,借着亮光,帮那老太太寻找了起来。

两个人细细寻觅了良久,也没有找到老太太的钥匙。

那老太太越发着急了,气快喘不过来了。胡石看那老太太很着急的样子,说道:“会不会丢到别的地方呢?”老太太就说:“不知道呢?我出门是带着的,这可怎么办,怎么办?家不去了!”

胡石疑惑地问道:“你家里没有旁人啊?你老伴呢,儿女呢?”

老太太苦着脸,说道:“我一个人过的,老伴去年死了。闺女嫁出门了,我也记不住闺女的电话。”

胡石也没得主意了,只好对老太太说:“那你还记得闺女家住哪儿吗?不行,你到她家去一下。要不要帮你打110,让警察送你去呢?”

老太太连连摆手,说道:“不要,不要,哪能麻烦公家呢。我身上有钱,要是实在找不到,就坐三轮车去我闺女家。我再找找看,谢谢小先生了,真麻烦你了!”

说完,那老太太就顺着来时的路,吭着头一路寻找,渐渐远去了。

 


那老太太走远后,胡石也离开了健身器械场地,沿着公园小径继续慢慢的踱着,边走边沉思道:“那老太太岁数大了,眼神也不好,这么黑的夜晚,估计找不到她的钥匙了。看来,只能寄希望于她能记清闺女家的地址,希望她好运了。唉,现在的空巢老人好多,哪一天写篇关于空巢老人的故事。”

突然,胡石神情陡现激动之态,猛地一拍大腿,脱口而说一句话:“哇!刚才寻找钥匙的情节可以用在我的小说中!”

胡石脑海中瞬间沸腾起来,思索道:“女主角在河边独自神伤,想到受到的情伤,一时间不能自已,万念俱灰下想要跳河自杀。这时,男主角一直在观察着她,但是苦于没有借口上前搭讪。他灵机一动,可以假借着找钥匙,可以很自然地与那女主角搭讪上。说下午在河边玩,但回家时发现钥匙找不到了,问她有没有看到。女主角在被人求助下,暂时收起了悲伤情绪,一定会像我刚才那般,热心的帮他寻找。然后,两人就发生了一系列的故事。这个搭讪的桥段很自然,也很合理,我想一定没有人用过。”

想到此处,胡石神情愉悦了起来。步筏因此轻快起来,他继续沿着曲曲折折的小径往公园幽深处走去,打算再散步个半小时就打道回家。

公园的小径幽深处长有高大树木,遮住了大部分的光线,显得阴森恐怖。白天就没有什么人敢走,到了晚上更是人迹罕至。不过,对于胡石来说可不放在眼里,毕竟他是悬疑类作家,这样的环境反而会激发他的灵感。

他顺着小径继续散着步。就在转过一个弯子时,突然看到了一个纤细的人影站在不远处。

胡石没有思想准备之下还是一惊,不过很快恢复了平静。他凝神看去,原来是一个女人站在小径处,披散着长发,一身白衣。他心道:“这个死女人想吓死人啊,站在那儿一动不动。这个小径深处经常有野鸳鸯在此幽会,我也遇到过几回。我总是想笑,想做爱也不去开个房,多冷的天!穷成这样了?”

胡石苦着脸往那女子走去,他只想做个过路的。渐渐地走近了,他侧着身想越过她。

就在两人擦肩而过时,那女子仿佛才发现胡石的存在,转过头来看向他。两人相距甚近,几乎要脸对脸,胡石发现那女子面庞长得十分普通,两眼露出一丝疑惑之态,身上穿着白色羽绒服。

胡石料定她是等侯爱侣约会的女人,他就看了她一眼,想越过她,继续在小径中散步。

突然,那女子说话了,“大哥,能不能请你帮个忙?”声音尖利嘶哑。

胡石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她,说道:“什么事?”

那女子说道:“能不能借用一下你的电话,我打个电话。”停顿下,又说道:“放心,是市话,不是长途。我朋友可能把我的号码加入到黑名单了,一直无法接通。”

胡石看了看她那纤细的身形,想了想,掏出手机递给了她。

那女子接过手机,连声致谢,说道:“大哥,你帮我拨一下吧,号码是138XXXXXXXX”

胡石把手机解了锁,拨通了那个号码,听到拨号音后,递给了她。她接过手机后,说道:“张小北,你这个王八蛋,你为什么把我的手机号加入了黑名单?你放屁,你吃什么饭,我不是叫你今晚来运河公园这儿谈谈我们的事情吗?你现在过来,你不过来的话,我就跳河,死给你看!他妈的,你玩了后就不想负责了?你他妈的敢挂我的电话。”

看来,那个男人挂断了电话。

那女子对胡石说道:“大哥,重拨是哪个键,你帮我拨一下。”

胡石接了电话后,按了重拨键放在耳边,只听到拨号音响了半分钟,却一直没有接。试了几遍后,他对那个女子说:“看来,那个人不想接你的电话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那女子怔怔良久,才反应过来,对胡石表示了谢意,说麻烦你了。

于是,胡石收起了手机,想继续散步去。

他刚走了两步,听到身后那女子低声呼唤着什么:“大毛!大毛!快过来!”

就在这时,胡石忽然惊觉脚面上有一道黑影闪过,这可真的吓了他一大跳,往旁边急闪一下。

再看那女子已俯身抱起那道黑影,喃喃说道:“还是大毛好,一喊就来了,不像那个死没良心的。”

只见那女子从地上抱起了一只小狗,放在嘴边逗弄着。紧接着,迈步往河边走去,越走越快。

胡石一看这情形,大惊,心道:“这女子真的要跳河自杀啊!这可使不得!”

他疾步追上,一把抱住了那个女子,直往后拖,大喊道:“你千万不要这么想不开啊!”

 


 

那女子拼命地挣扎,哭泣道:“不要管我!让我死!让我死!”

胡石拼尽全力,把她拖到小径旁的石椅上,渐渐地她的心情平复了下来。胡石还是怕她做傻事,心想好人做到底,还是陪她聊聊吧,化解掉她心里的怨气后再走。

胡石用温柔的语调说道:“爱情不是生活全部,何必为了一个男人而寻死觅活呢?,要多想想你的家人,要多想想关心你的人。你要是跳河死了后,他们该有多伤心啊?”

那女子低头不语,似乎还在想着那个男人的无情无耻。

胡石看了看脚边欢快的小狗,继续说道:“还有,就算你要死,也不能抱着小狗去死嘛?你看,这条比熊狗多好爱啊,你一定很宠爱它吧?你瞧它可爱的样子,想想这个世界上有多少美好的事物呢?不要那么的钻牛角尖!”

那女子身形一震,还是低头不语。

胡石感觉好像说动了她,就更加兴奋起来了,说道:“那个男人如此的无情,不顾你的死活,那你还想着他干什么?如果勉强在一起了,以后伤的更深!”

那女子“扑哧”忍不住笑了起来,抬起头来,嗔怪道:“我看你说话好有文采,好像老师哦!”

胡石看她终于笑了,继续调笑道:“我可不是老师,不过,也在某事业单位上班。你想想,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好男人的,比方说,眼前就有一个呢。”

那女子把身子一扭,撇着嘴,笑盈盈地说道:“你是个屁好人!还搂着我干嘛?你们男人都不是好东西,就想占女人的便宜,得手后就无情的抛弃!”

胡石脸红了起来,方才他心中有一个猥琐的想法闪过,想趁劝解这个女子之际,与她勾搭勾搭,虽然她长得实在是姿色平平。再说了,他的单位不错,又是单身,他经常靠这两点勾引一些女人上床,事后往往也不想负责任。

男人嘛,有几个是正人君子的呢?

就在他讪讪地抓着头在想如何回她的话时。

那女子追问道:“你在哪个事业单位上班呢?”

胡石心电急转,胡绉道:“我在计生办上班。以后你家想生二胎了,找我就行了,少罚点款就行了,哈哈!”

那女子眼神中发出一丝神采,说道:“你单位真不错,工资蛮高的吧。我在开发区厂里上班,每天苦死了,也拿不到多少钱。还是你们幸福啊!对了,你结婚了吗?”

胡石说道:“还没有,我还独身,一直没有遇到合适的人。你呢,刚才那人是你男朋友吧?”

那女子说道:“唉,我的命不好。我离过婚,小孩归前夫了。刚才那男人不是我男朋友,可以说我是小三。他是我们厂里的业务员,他结过婚了,有老婆小孩。男人都不是好东西,他虽然有老婆,还是在外面勾三搭四的。他借故约请我厂里小姐妹们吃过几回饭后,然后就要约我出去玩。后来,我们开了房,发生了关系,我就成了小三了。”

胡石心中震动,嘴上却劝道:“你还是重新找个正经男朋友吧,找个安稳过日子的。你们现在这样,付出了青春与身体,最终什么也得不到!”

那女子嘴一撇,尖刻地说道:“我难道不知道吗?你说,我一个离过婚的女人,生过小孩,长得又不是仙女儿模样,又在厂里上班。能找到什么样的男人呢?男人的心理我也明白,还不是图那事儿嘛?所以,我也糊涂,经常叫他帮我办些事儿补偿一下。”

胡石疑惑地问道:“比方说….?”

那女子说道:“叫他帮我把家里水费电费交了,叫他帮我充手机话费,叫他陪我上街买衣服之类的呗。”

胡石往旁边挪了挪屁股,心道:“这女人也是人精,不能沾,我还是离她远点为妙。”

那女子却往胡石身边挪了挪,说道:“我有点冷了,能不能搂一下我?”

胡石心中打着鼓,但是一想:“搂一下又不吃亏,现成的便宜不占那不是呆子嘛。”于是右手探过她的肩头,紧紧搂住她。那女子缩了缩身子,却仿佛往他怀里更深入地拱了拱。鼻子闻到那女人身上传来化妆品的浓烈香气,虽然粗劣,但是却使他意乱情迷。

胡石心道:“这个女子像大多数与我约会见面的网友一样,知道我在收入不菲供电系统上班,又是单身后,均会显得极为主动一般。虽然,听她话语,也是一个厉害的角色。理智告诉我不能招惹她,但是,此情此景我如何能控制身体呢?算了,不管那么多了,先占了便宜再说吧。”

想到这儿,他就板起那女子的脸庞,伸嘴就亲。那女子脸绯红一片,害羞地躲避了,用力推开他的身体后,说道:“不要,不要在这个地方,会有人经过的!”

胡石心中大乐,忖道:“看来要得手了,为免夜长梦多,还是赶紧解决掉她吧!”于是,他站起来,牵着她的手,往小径某处走去。那地方位于小径的最深处,四周林木环绕着一处空地。如果小径上有人走近时可以立刻察觉,那时屏声息气,待人走后可以再行云雨之事。

那条宠物比熊犬跟在他们后面,时不时汪汪地叫着。

 


胡石听了听四下的动静,发现寂静无声。他踢了踢那条比熊犬,叫它到别的地方玩去。然后,就欲亲那女子,同时禄山之爪上下翻飞,心里美滋滋的,终于又要得手了一个妹子。就是太冷了,每次都要感冒。

正在胡石的嘴唇就要亲上那女子时,她突然猛地推开了他,神情极为冷漠。

胡石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惊疑不定地看着她。

那女子一言不发的盯着他良久后,说了一句:“你认识赵红娟吗?”

胡石更加困惑了,说道:“我不认识她啊!”

那女子说道:“给你看个照片。”她从羽绒服口袋里掏出一部手机,苹果IPONE。

胡石心中更惊了,一个小小厂里的女工居然也用上了苹果手机,那个男人要被她吸了多少油水呢?得手之后,要赶紧撤退,千万不要给她沾上我不放。

胡石瞅了瞅她手机的屏幕,一个年青女子的照片跃入到脑海中。他脱口而出:“是她!”

那女子对他的反应显然是在意料之中,缩回手机后,说道:“你终于认出她了。她叫赵红娟,我叫赵雪娟,是她的妹妹。她死了!”

胡石身形猛的一震,脱口道:“她死了?怎么可能!前些日子,我还和她见过面!”

赵雪娟用充满怨毒的眼神盯着胡石,说道:“我姐姐两个星期前投河自杀了,几天后才在这条运河下游,找到她的尸体,已经泡涨的不成人形了。”

胡石口中喃喃道:“她死了。。。她死了。。。,难道是因为我?我和她只是发生过一次关系,然后我就躲避着她了。这只是一场艳遇,她也没有反抗啊,我们很愉悦开心啊!怎么会跳河自杀呢?”

赵雪娟恨恨地说道:“我知道,对于你来说只是一场艳遇。你们这些不负责任的男人都一样,玩过了都不想认帐!你把我带到这个地方来,我就知道,你和我姐在这里发生了关系!你一时的快活却毁掉了一条生命,毁了我那可怜的姐姐!”

胡石猛地抬起头来,说道:“难道,你今天一直等待的人是我?”

赵雪娟几乎咬牙切齿地说道:“对,刚才只是一场戏而已!这些天来,我一直在找你这个混蛋!”

胡石说道:“我不相信!你胡说,你姐为什么要寻死呢?我并没有对她承诺什么啊?”

赵雪娟陷入了悲伤中,过了一会,才缓缓的说道:“我姐姐是开发区纺织女工,她老公是海员,常年不在家。她与公公婆婆一起住,公婆家为了防止她耐不住寂莫而红杏出墙,因而看得她很紧,不准她瞎跑,每天下班后必须准时到家。她过的很累,很辛苦,很寂莫。时间长了,她公婆看她也算是规规矩矩的听话,也渐渐放松了管束。因而,她吃过晚饭后就会带着陪伴她的比熊宠物犬在家门口的公园溜溜狗,这是她难得的轻松时刻。”

顿了顿,她又接着说道:“但是,两星期前,她公婆突然发现她经常呕吐不已,疑惑中就怀疑她怀孕了!追问她是哪个男人干的好事,她始终不说,于是就打电话给儿子,叫他尽快回来。他儿子一听家中爱妻发生这等丢人之事,连忙就从港口下来,打了飞机票。就在我姐老公晚上到家之际,我姐姐她跳河自杀了!寻获她的遗体后,法医检查之后,发现果然是怀孕了。”

这时,赵雪娟泪水忍不住流了出来,声音哽咽着,抽泣起来。

过了良久,才接着说了下去:“但是,他老公却找不到是谁使她的老婆怀孕!没有通话记录,没有短信记录,她上下班都有女同事相随,根本没有时间与别的男人约会!”

胡石脑门上已经冷汗淋淋了,说道:“那你有什么证据,说是我干的?怎么又会找到我头上来呢?要知道,我和她只有短短两个时辰,像我们刚才那样并没有人证物证!我想,你姐姐的遗体早就火化了吧!”

赵雪娟说道:“一开始,我也和他们一样困惑,到底是谁搞大了我姐的肚子。直到有一天,被我终于想到了问题的关键。我姐死后,我就把她养的宠物比熊犬丽丽带回来养。你听,丽丽,多么女性化的名字,显然是一条小母狗了。抱回家一个月后,就生了一窝小比熊犬!”

胡石疑惑地问道:“母狗生小狗有什么奇怪的?”

赵雪娟愤怒地说道:“母狗生小狗当然没有什么奇怪的!但是,那一窝小狗却是血统纯正的小比熊,只有同样是比熊公狗交配后才会生出纯正的后代!比熊是名贵的宠物犬,一般人家养的很少,都是娇小身形。而娇小身形的宠物犬很多,比如吉娃娃,松狮犬,雪瑞纳。你刚才在劝我时,脱口而出我养的是比熊。”

胡石不由得争辨起来,说道:“那是因为我知识面广或者我认识养狗的朋友,这有什么奇怪的?”

赵雪娟鄙夷地说道:“胡石,亏你是个作家呢,敢做就要承认!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胡石惊地退后了两步,惊恐地看着她:“你….你…...你怎么知道我叫胡石?”

赵雪娟冷笑着说道:“那一窝纯正比熊犬出生后,我就又思索了我姐姐时间档。发现,只有晚上到公园溜狗时,才有独立的时间。她非常宠爱丽丽,是他老公专门花高价钱买来陪她的。爱狗之人都知道,不同种的狗欲来行苟且事,一定会把赶走的。而丽丽怀上了小狗,一定是得到了我姐的许可,同时,他也有一条纯正血统的比熊公犬。但是,我在这个公园暗暗观察了很久,没有发现有人牵着比熊犬在溜。我不禁困惑了,分析难道错了?狗死了或者送人了?还是卖了?我跑了很多家宠物店铺,买比熊的人倒是很多,但是他们均不回收犬类。但是,在某一天,我在本地门户论坛里的宠物版,发现了一条转让品种纯正比熊犬的贴子信息,还留有了电话号码。”

胡石犹自强辨道:“不错,那个电话是我的。我只是把我养了几个月的比熊卖了,有什么奇怪的,我嫌它烦了,不想养了。”

赵雪娟说道:“我得到那个电话后,我请移动公司的朋友帮我查一下姓名,这很容易,又不让她犯多大错误。知道你的姓名后,我就扮做快递公司的人,前两天打过一个电话,说有你的一个快递,问你人在哪儿?你那时就你就在离运河边不远处的供电局宿舍,悄悄打听了之后,知道你的单位。”

胡石问道:“那你怎么知道我是一位作家呢?”

赵雪娟说道:“我百度了一下你在那发贴的本地论坛登陆帐号,给我找到了很多信息。才知道,你不仅有一个体面的工作外,还是一位作家,发表过很多悬疑小说呢?其中有一篇叫《宠物情缘》。故事的内容是说,因为在散步时遇着了一位寂莫孤单少妇在溜狗,有心想猎艳。但是苦于小县城生活保守,苦思之下想出一诡计,买了相同名种的名贵犬,让宠物作桥梁,最后终于得手的故事。这个一篇精彩的小说,悬念迭起,幽默风趣。我想,那是胡先生的大作吧?”

胡石终于无法抵赖了,他硬着头皮,承认了他就是那个与赵红娟发生性关系的人,就在这个地方。

过了一会,胡石说道:“我和赵红娟发生关系时是两情相悦之际,我并没有强迫她。她的自杀虽是因我而起,我承认,我的道德有问题,但是我并没有犯罪。现在,你找到我了,你想告发我吗?”

 


 

赵雪娟转头望着运河,黑暗中的运河水在微风吹拂下泛起阵阵涟漪。

过了一会,她转过头来,脸上却带着诡异的笑容。

她问了胡石一句:“这地上会有虫子吗?我害怕小虫子咬我….”

胡石又石化了,不明白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她转过身来,一把搂住胡石,咬着他的嘴唇一下,说道:“我只想勒索你----我们结婚吧!”

胡石顿时慌乱起来,一把推开她,急切地说道:“我虽然工资很高,但是全给我妈收起来了,怕我瞎用。我的稿子虽然上过很多杂志,但是杂志稿费很低,没有多少钱的。我恐怕对你来说没有什么油水。你瞧我用的是山寨手机,你却用的是苹果IPONE4,我很穷的!”

赵雪娟嘴角露出狡诈的笑容,说道:“我只想你做我的老公,放心吧,我会接过你妈的班的,帮你好好的管钱的。并且,我还会好好的爱着你,为你生个大胖小子。就当,你为我姐姐赎罪吧。要是我姐姐知道我能找到这样的一个归束,她一定会原谅你的!来吧,现在,让我成为你的人吧,亲爱的!”

说完,她又扑了上前,胡石吓得步步后退。

突然间,一脚踏空,跌入到河水中。他不会游泳,拼命的划动着,慌乱中连呛了好几口水,不停的喊着救命。

赵雪娟看着他掉进了河水中,神情中也是一阵慌乱。她也不会游泳,她拿出了电话想打110,但是最终她关掉了手机,慌忙的离开了。

几天后,胡石的遗体也在运河的下游被人发现,同样被泡得涨涨的,面目全非。警方调查后,特别那晚丢失钥匙的老太太的口供证明胡石那晚情绪稳定,并无异常,推定他没有自杀倾向。认为死者只是在散步时失足不慎跌入河中,不作刑事案件处理。

家中独子的去世使他的家人痛不欲生,但是还是强撑着办完了丧礼。


一个月后,有一个长相平平的女子敲开了胡石家中的门,说找胡石家人谈点事情。

胡石父母把她引进客厅后,困惑地看着着她。

她直面他们二老的眼光,清了清嗓子,恭敬地说道:“我是胡石的女朋友。”

胡石父母互相望了一眼,一时间没有言语。

半响,胡父说道:“我们没有听说过胡石有女朋友。虽然我们一直劝她交一个稳定的女朋友。但是,他总是敷衍我们,说还没有遇到合适的对象。你怎么现在才找上门来呢?我儿子他已经去世了。”

她正欲说话,突然间,胃中一阵翻腾。

好不容易才压制住了呕吐之势。

喝了口茶后,才说道:“我叫赵雪娟,一直和你儿子交往。我现在怀孕了,请看在我怀了你们家骨肉的份上,接纳我作你们的媳妇吧!”

胡石父母一阵惊喜,爱子死后居然有女人说怀了他的骨肉,后续香灯有望。不过,兹事体大,倒要问清楚了才是。

胡父急切地问道:“你说你怀我儿子的骨肉,有什么证据呢?”

赵雪娟垂泣起来,过了一会,才忍住悲痛,说道:“那天晚上,我本来和他约好了,在附近公园约会,但是我临时有事,就叫他等着我。待我忙完事情后,来到我们经常约会的地点时,发现已没有了他的身影。我以为他生气了,打他的电话也没有人接,我也气呼呼的回家了。后来的几天我都联系不上他,到处打听了一下,才发现小石头已经淹死了。你们二老请看,这是他那晚打给我的电话记录。呜呜~~”

胡石父母戴起了老花镜,仔细看了看赵雪娟手机上的通话记录,发现果然有他儿子那天晚上打去的电话。

半响后,胡母追问道:“那你为什么现在才来找我?”

赵雪娟红着眼睛说道:“我本来以为是我害了他,他因为等我的时侯,不慎跌入河水,因此我一直不敢面对你们。但是,这几天,我发现我怀孕了,本来想打掉孩子,想到小石头对我那么好,我不想那样的自私,这毕竟是他的骨血,也是你们老俩家最大的精神寄托。如果,不相信的话,等孩子生下来,和你们两人的身体组织,做一下亲子鉴定。一定可以鉴定出来的!”

她的一番表演,的确是打动了胡父胡母。他们不由得老泪纵横,感谢老天怜悯,让爱子有骨肉留下,让胡家有后。

最后,胡父母从房内取出了五千元钱,递给赵雪娟,说道:“你先拿这笔钱好好地调养身子,待孩子生下来后,一定当你是女儿看待。如果你能照顾好胡石的宝宝健康成长的话,我们这两口的财产,生不带来,死不带去,都留给你们娘俩。”

 

赵雪娟推让了几下,接过钱,告辞而去。下了楼梯后,看四下无人之际,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心道:“这两老家伙真好骗,那天晚上只是假装借胡石的手机打了一个电话,而电话号码却是我这个开了禁音状态的自已的苹果手机呢,我另一只手抄在了羽绒服里,按了一下通话键。不但,胡石信以为真,他们这两个老糊涂居然也信为真了!未来,又有一大笔财产到手了,开心!”

走到了街上后,她拦了一辆出租车,对着司机说:“去西长街邮政局宿舍!”

宿舍里那个男人才是肚子里孩子的父亲。

 

 

 

  

 

 

 

 

 

 
  • 上一篇文章:本格沙龙推理游戏官方微博

  • 下一篇文章:推理小说有没有收藏及倒卖价值?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癫癫』于2013-4-30 20:04:00发表评论:
  • 楼楼上,去哪里挖得坟啊
  • 癫癫』于2013-4-30 19:59:00发表评论:
  • 狂生不是在写网文的啊,官场
  • 此名已屏蔽』于2013-4-30 18:30:00发表评论:
  • 狂生叔的沙发……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如何在一个月内整死一家推理杂志…[3665]

  • 每周谜题观感(总第71-80期)(我是…[1973]

  • 推理网站大全(原创)[4227]

  • 浅谈旧新人赏与新本格派的不兼容…[2076]

  • 卖装备遇到了推理小说爱好者!!!!…[2459]

  • 回忆罗修及推门历史(1)[3702]

  • 推理谜题十戒律 乐阳[3559]

  • 关于“本格”的一些想法!(东乡)…[2373]

  • 论推理游戏线索的隐藏[2295]

  • 我和本地女推理爱好者的故事[3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