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谜题解析 > 谜题大全
【答案公布】终极·谋杀【功勋+3】
 作者:夜云打开夜云的博客  人气: 5665  发表于: 08年08月07日09点34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终极•谋杀(谜题篇) 作者:夜云


(答案见第六页56楼)




虽然说参加工作有段时间了,但是对于大学的生活还是那么留恋,因此,这次的同学聚会虽然算不上会多么热闹,但是我依然是很看重的,特别是这次的聚会是在徐教授家里来办,能再有机会和这位老人谈谈人生、谈谈工作,实在是一件快事。

周六上午八点多,我出门坐上公交车,向着目的地——徐海博教授的家出发了。车上,我意外地遇到了程运东,回想起当年的事情,我们两个都很感慨,但是,谈话中的我们明显感到了各自已经不再有当年的纯真和开朗了,或许,这就是时间的力量吧。又颠簸了半个小时,我们才到了位于城西的花园小区,而且在小区门口碰到了当年的班长王凯东,几个人一直说笑着,终于到了教授家。

开门的是教授家的保姆,说是保姆,其实我们彼此也年龄相仿,而且很熟悉了,她叫吴紫艳,从我们上大学的时候起就一直在教授家里当保姆赚钱,想来也有接近7年了,特别是徐教授的老伴过世之后,因为儿女不在身边,家里的大小事务几乎都由紫艳来料理了,但她做的可以说是井井有条,让徐老很放心。我们打过招呼后,看到这时沈月和钱志祥已经坐在客厅里看电视了,但是没有见到徐老,于是问紫艳徐老在哪,紫艳说徐老最近病情加重了,刚吃完药,还在休息,让我们过一会儿人来全了再一起去卧室看他。于是我们三人便也坐了下来,边闲聊边等待还未到的齐天和孙雨燕两人。

“你们听说没有?现在这猴子(齐天的外号)和孙雨燕他俩可是关系不一般啊。”钱志祥还是没有改当年的那爱打听事的毛病,不过话说回来,有时候他的消息还真灵通。
“就你什么都知道,而且还知无不言的,不怕影响咱们张大少爷心情啊?”沈月说着,看看我,我知道,他们一定又想起来了当年上学的时候我和孙雨燕的那段“绯闻”。
我笑着摇摇头,“别瞎说。没有的事,要说小燕子,倒是和老王很般配。”我拍拍王凯东的肩膀。
“名草有主了,张大少爷消息不灵通啊,我们可都是待婚青年了,就剩你了啊。”王凯东笑道。
“怎么?这当年风流倜傥的张大花花公子现在连女朋友都找不到了?”程运东也参与了闲聊。
“瞎说,人家可是对叶雪忠贞不渝的啊,虽说过去这么多年了,他心犹在嘛,对吧,张少爷?”王凯东冲我一笑,但却看到了我那张脸脸色突然变的很糟糕,于是他立即收住了笑容。
这时,沈月也瞪了他一眼,低声说了句:“会不会说话啊你。”王凯东很郑重地说了声“对不起”,而程运东和钱志祥也默不作声,低下了头,一边用余光看着我。
叶雪是以前在大学和我相恋过的女孩子,那时我们在一起很甜蜜,直到那个不安的清晨,我接到了她的死讯——投湖自尽,我当时真的接受不了,差点就一起去了,但是时间久了,大家不提了,也就好多了,可是王凯东这一说,还是让我为此感到很难受,毕竟那份感情我永生难忘。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敲门,紫艳过去开了门,进来的是孙雨燕。我没有管她,只是用眼神打了个招呼,就问紫艳徐老怎么样,我想去看看他。紫艳说要去的话,大家一起看看他吧,我们就一起来到了徐老的卧室。徐老正躺在床上,盖着被子,看到我们进来了,在紫艳的搀扶下,他终于半坐了起来,右手端着水,左手则颤抖着抓住被单,看他的样子,似乎很憔悴,不时还有些急促地喘息,看来病症很严重了,我们关切地问了问他,他回答的很简短,看样子还是需要好好休息,我们表示了让他吃饭时再起床的意思,就连忙退了出来。因为刚才的不快,所以大家也都没再敞开心扉去谈,只是看着电视随便聊了几句而已。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已经两个小时候。孙雨燕说齐天临时有事情就不来了,我们问什么事,她说齐天告诉他说是单位的事情,具体的她也不太清楚。后来王凯东提议让紫艳给我们去弄点果汁喝,我们大家都说好,过了不一会儿,紫艳榨了些西瓜汁,分在六个杯子里,用托盘端进了客厅,我们这时正围坐在茶几旁边,她来了后分了果汁,大家一人一杯,这时王东凯突然站起身来,说要出去打个电话,大家就继续边聊边喝了。过了一段时间,突然,钱志祥大叫了一声,把大家吓了一跳,接着看见他口鼻留出鲜血,倒在了地上,不醒人事。这可把大家吓坏了,沈月更是被吓得尖叫了起来,我看到此景,断定这是中毒,而且八成是件谋杀案,走近他看看,已经死了,简直是瞬间毙命。

“打电话,110。”我对紫艳说,她似乎因为吓着了,愣了一下连忙跑去打电话了。

沈月因为害怕坐在一边脸色煞白,呆望着茶几一言不发。而孙雨燕和程运东则在那里焦急地等待着警方的到来,不时张望着窗外,因此,屋里格外安静。而紫艳打完了电话也默默走进了客厅,看着我们没说话,她也默默坐在了那里。这时,我想起了徐教授,于是让紫艳领我去看看他,来到门前,却发现打不开门,好像在里面反锁了。紫艳拿来了钥匙,可是门依然打不开,我想,可能是在里面被门闩挡住了,为了避免徐教授有什么危险,我们情急之下撞开了门,而让我再次惊异的是,徐教授正两目圆睁,表情痛苦地躺着床上,走近才发现,他已经死去了。紫艳吓傻了一般,先是呆呆地站着,然后默默地走开了,蹲在了地上哭泣着,我知道,她和徐老的感情很深,徐老儿女不在身边,一直把她当自己的亲女儿对待,而这,对于她无疑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就连我也忍不住留下了泪。接连死了两个人,我此时除了迷茫和悲痛之外,剩下的只有愤怒,到底是谁下的毒手呢?突然,我想到了出门的王凯东,这么久了?怎么还没有回来,于是赶忙想出去寻找,这时,我却发现孙雨燕和程运东都不在客厅了,我问沈月他们去了哪,沈月依旧呆呆地,摇摇头,我没有办法,赶紧推门出去,这时,警察却到了。

在说明了基本情况后,我说明了自己法医的身份,并说了自己和他们局长的关系后,协助警方对此案进行了调查,负责人是一位姓周的刑警,他派了两个人去寻找孙雨燕、王凯东、程运东三人,而我们两人和另一名公安局的法医则进行了现场的勘察和尸体的表面检验。关于钱志祥,基本可以判定是氰化物中毒而死的,来源应该是他的果汁,而徐老也是中毒死亡,不过至于是什么毒暂时还不清楚,只发现他的右臂上有一个针孔。接下来,法医提取了一些有关的材料,并封锁了现场,带着我们和找到的孙雨燕和王东凯两人回了警察局去录口供。

到了警察局,我和刑局长见了个面,说明了下遇到的情况后,刑局长表示让我协助调查此案。
“你不怕我就是凶手啊?”我开玩笑地说。
“你要是凶手,我想查也查不出什么啊,浪费时间。”刑局长笑着回答。
我们对话被那个姓周的队长看见了,从那以后,对我毕恭毕敬,弄得我很不自在,还好,这样可以看他们审讯了,以下是记录的基本内容


吴紫艳

问:你的职业?和两位死者的关系分别是什么?说得具体点。
答:我在徐老家当保姆有将近7年了,他一直待我像自己女儿一样。钱先生和他们几个都是徐老的学生,上学的时候经常往徐老家里来,我和他以前就认识,但是说话不太多,所以并不是太熟。
问:钱志祥死的前后,发生过什么事情,请你叙述下。
答:我记得那时候快要到11点了,我打算过一会儿去做饭,这个时候,王先生说要我去弄点果汁过来喝,于是我就去照做了,到了厨房,榨了些西瓜汁,端了过来,然后喝着喝着,突然……突然钱先生就死了,之后我就去报了警,等你们来。
问:把你端上西瓜汁来到钱志祥出事这段时间内经过的事情说一下,能记住多少说多少,,什么人都干了什么,越详细越好,但一定要准确。
答:端来西瓜汁之后,我拿了一杯,放在了程先生的面前,之后钱先生站起了身来,帮我给大家分果汁,他拿了两杯递给王先生和孙小姐,自己也拿了一杯,张先生这时来帮忙,给了沈小姐一杯,自己也拿了一杯,我当时不想喝,所以就没有准备自己的,再之后,王先生没有喝就出去打电话了,剩下的记不太清楚了,好像沈小姐给钱先生递过一个橘子,张先生还说呢,这不喝着果汁么,还让他吃橘子。其他的,我实在记不起来了。
问:说说徐老先生死的前后经过。
答:徐老先生他本来就病情有些加重,吃过药之后就休息了,后来我们一起去看他,他还是很难受,于是又睡下了,之后我们就在客厅里呆着,直到后来发生命案,再后来的时候,张先生去看徐老,门却锁上了,我们看过他的时候,出来并没有把门带上,于是我就去我的房间拿了钥匙,把门打开了,发现了那一幕。(低头,小声哭泣)你们要找出凶手,为徐老报仇啊!
问:钥匙你放在哪里了?之前他们有谁接近过徐老先生的房间和你的房间?
答:钥匙就在我的枕头底下,我的屋门一直关着,没有锁,我一直在客厅里,记得期间孙小姐先去了一次盥洗室,后来程先生、王先生也分别去过一次,对了,我看见王先生曾经在徐老门口站了一下,看见我之后,他就快点躲开了,去了厕所。
问:还有什么你觉得可疑的地方,说一下。
答:今天感觉王先生有些不对劲,无论说话还是行为,似乎都有些怪异的样子。

程运东

问:你的职业?和两位死者的关系?
答:我在科研所工作,徐老先生是我的大学老师,钱志祥是我的大学同学。
问:描述一下今天案发前后的经过,对于你们喝果汁时的细节,越具体越好。
答:我记得是钱志祥说口渴,坐在他身边的王凯东也说口渴,于是吴紫艳就准备了些西瓜汁,端来以后,给了我一杯,然后老钱递给老王和燕子一人一杯,老张给递了沈月一杯,就这么简单了。
问:在这之间,你们有什么别的动作么?请回忆一下。
答:等等,我想想(沉思),对了,沈月给老钱递过一个橘子,我们还笑她呢,不过这点你们没有必要怀疑,沈月和老钱本来就是情侣,只是关系没有公开,这点我清楚,所以我想不是沈月干的,倒是王凯东有点嫌疑。
问:案发后,你去了哪里?为什么我们到现场的时候你不在?
答:看见老钱不明不白的死了,之前王凯东又跑掉了,我觉得他一定知道什么,我出去找他了。可是没找到,你们的人就找到我了,我就跟你们来了。
问:你们看过徐老先生回到客厅之后,你们中有谁去过徐老先生的房间?
答:没注意(摇头)真的没注意,好像燕子去过一次吧,记得时间不短,因为我当时也急着去呢,后来我看她从里屋出来了,我就赶快去了,从侧说出来后,看见王凯东他好像从厨房那边过来了,也上厕所的样子,在然后,应该没什么人了,除了紫艳有时候去厨房给我们拿水果、瓜子之类,而且没有人接近徐老的房间吧。
问:还有什么你觉得可疑的地方,说一下。
答:我还是觉得只要找到了王凯东之后,就什么都清楚了。

沈月

问:你的职业?和两位死者的关系?
答:医院护士,徐老是我最近的老师,志祥是我刚刚谈的男朋友,也是我们医院的大夫。只是……他们都死了(低头沉默)
问:请叙述一下案件发生时的经过?
答:我忘了,不记得了,一点都不记得。
问:吴紫艳端来果汁之后,你还记得你们各自都干什么了么?
答:忘记了,不记得了,我脑子乱得很。
问:你有没有递给过钱志祥一个橘子?
答:恩,递过,我看他喜欢吃,就递了。
问: 你们看过徐老先生回到客厅之后,你们中有谁去过徐老先生的房间?
答:别问我了,我不记得,总之我没有去过。

孙雨燕

问:你的职业?和两位死者是什么关系?
答:我是检察院的,徐老是我老师啊,你们没调查么?我们都是他的学生,我们里,他最喜欢的是张逸江和以前的那个叶雪,可惜,叶雪因为一个男人死去了,张逸江还对她一片情深的,哎,可怜啊。对了,我和钱志祥是同学。
问:请叙述一下案件发生时的经过?
答:王凯东和钱志祥都说口渴了,于是吴紫艳弄了点西瓜汁来,你别说,那西瓜汁真的很好喝,对了之后吧,大家七手八脚的拿了果汁,谁拿的我忘了,反正记得钱志祥后来边吃橘子边喝的,还有,我记得王凯东走了之后吧,钱志祥的表情不太对,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问:那案发后你为什么离开了现场?
答:我,我看到程运东悄悄地走了,怀疑有什么问题,就跟了上去,后来就碰到了你们的人,我就回来了,我可没有干什么坏事,你别瞎猜啊。
问:从你们在徐老先生房间出来后,都发生过什么,还记得么?
答:忘得差不多了,我去过厕所一次,回来之后好像是程运东去过吧,再之后就忘记了,反正客厅的大家和那里屋还隔着一堵墙呢,没人会特别注意的。
问:你觉得还有什么可疑之处么?
答:我觉得张逸江好像有些不太对劲,我来的时候他都没有和我打招呼,他平时可不这样。


“怎样?”周队长问我,一边递给我一根烟。
我点燃了烟,叹了口气,“今天他们提到的那个叶雪,是我曾经喜欢过的一个女孩子,可是几年前不明不白的投湖死了,我现在想来还是很难过,而且看到大家都变了那么多,心里也不是滋味儿,对于刚才喝果汁的时候,还真的记不得太多了,我是记得我帮忙拿过果汁,递给了沈月,后来也就只记得沈月给了钱志祥一个橘子,别的嘛,大概和他们说的也一样了。”
“那徐老的死你又怎么看呢?”周队长问我。
我摇摇头,“你看,大家的口供似乎都指向了王凯东,而他的消失也好像使得这件事变得扑朔迷离,但是教授的死,又是谁所为呢?我也没有头绪,太乱了,我想,我要好好歇歇了。”说着,我闭上眼睛沉思了一会儿,决定离开这里,回去安心地睡会儿觉。

这时,年轻的法医小王跑了过来,看见我们后点点头,开始叙述现场的勘察结论和初步的检验的情况:“现场可疑点并不很多,但也有些值得注意,首先,我们在徐先生的卧室里没有发现特别的痕迹,只是窗子开着(无防盗窗),而相邻的吴紫艳的屋子里,没有特别的东西,只是我们发现了一个奇怪的钥匙链,压在她的枕头下面,都已经很陈旧了,看来她很珍惜,我们有些怀疑会有什么关系,就拿来了。”
我看着他手中袋子里的钥匙链,楞了一下,这不是以前叶雪的东西么?
小王接着说道,“在她的卧室阳台上,窗子都是紧闭的,而且没有可疑的指纹和足迹残留。另外,在厕所的纸篓内,我们发现了块带血的卫生巾和几块卫生纸,没有其他可疑的东西。而就在楼下(教授家在二楼)徐老先生房间南边的窗户正下方,发现了针管,但上面的指纹不属于现在找到的这些人的。”
“那么毒物检测的结果又怎样呢?”我问。
“钱志祥杯子里检测出来的成分是氰化物,其他人的杯子里则没有毒物存在,橘子和其他水果上也没有发现有毒物质。另外,我们初步断定徐老先生中毒为蛇毒,和针管残留物质一致。”
我听到这些,摇摇头,思索着。

这时,又有一个年轻的警察跑了过来,气喘吁吁地说:“我们找到了王凯东,就在案发地点附近的一个旅馆里,他就躺在二楼楼梯口处,昏迷了过去,他的身上有些喷见状的血迹,衣服下有一根木棒,口袋里则发现了一副手套和一个纸包,手套和他的手大小并不相符,而纸包内的粉末初步判断是氰化物。而且他头部遭受过严重的钝器打击伤,现场初步判断,应当是他拿的那条木棒所致。而在二楼的一个房间里,门大敞着,有一个30岁左右的男性倒在了血泊里,腹部插着一把尖刀,应当是失血过多而死的,死者生前有过搏斗的痕迹,手腕和手臂处有些扭伤,而在房间里的床上有一个信封,里面有一张纸,上面有印刷体的字迹:“我活着没有意思了,生命已经要对我进行最后的审判了,我不要等待厄运的降临,宁可自己选择去死。”在现场没有其他的可疑痕迹,除了纸篓内的塑料袋上有些鲜血,初步判断是死者的血迹,进一步确认还需详细的检测。”
“死者的身份?”周队长急忙问,“核实了没有?”
“死者叫齐天。是检察院的工作人员。”
我愣住了,怎么会是他?“还有什么别的发现么?比如手机联系人什么的?”我问。
“的确,我们看过他的短信息和通话记录,齐天和一个号码联系紧密,而且从短信内容开看,好像二人的关系很不一般,那个人,就是死者徐老先生家的保姆——吴紫艳。”
听到这里,我冷笑了一声,“原来如此,终究还是被我发现了,当年传言叶雪的死是和三个人有着密切的关系的,现在看来,果然不错,不过,我一定会彻彻底底给你报仇的,放心吧!”
此刻,我的眼神里写满了杀意。

问题:
1, 徐老先生的死亡经过;(推理)
2, 钱志祥的死亡经过;(详述)
3, 齐天的死亡经过;(推断)
4, 杀人的凶手是谁?(推断)
5, ,杀人的动机是什么?(需要一定猜测)

有什么问题可以跟帖,我可以对可公布的细节进行补充,但现在给的证据,足以解决此案!

进来的,会不会的,都帮兄弟顶个帖子~



[此贴被艾米于2008-8-16 10:45:35修改过]

[此贴被艾米于2008-8-16 10:46:15修改过]
  • 上一篇文章:密码——艾米生日快乐!

  • 下一篇文章:神话·密码(已解)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沉睡的潘多拉』于2008-8-18 16:26:00发表评论:

  • 【寒木凛在大作中谈到:】

    >我昏迷.....................

    这个交代的够清楚了。。。。再者题目也没问,可能题目和答案连贯性的有点问题。
  • 寒木凛』于2008-8-18 16:19:00发表评论:

  • 我昏迷.....................
  • 沉睡的潘多拉』于2008-8-18 15:48:00发表评论:

  • 【寒木凛在大作中谈到:】

    >这个我看明白了,法医什么时候杀的王?
    >从钱死了以后就没见他出过公寓阿

    那个,答案开始交代了,是晚上在医院,算是答案的一部分,和题目无关:b
  • 寒木凛』于2008-8-18 15:42:00发表评论:

  • 这个我看明白了,法医什么时候杀的王?
    从钱死了以后就没见他出过公寓阿
  • 沉睡的潘多拉』于2008-8-17 15:08:00发表评论:

  • 杀徐的——吴

    杀钱的——吴

    杀齐的——王,当时王只是昏迷

    后来被法医杀害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奖励更新至3月)【谜题大全版奖…[3427]

  • 密码知识讲座与练习(二)——棋…[4143]

  • 谜题大全新春活动第一击!!![5496]

  • 密码知识讲座与练习(三)——几…[2597]

  • 密码——艾米生日快乐![3714]

  • 密码知识讲座与练习(一)——栅…[5010]

  • 被诅咒的宿舍(105和106楼已有答案…[8561]

  • 临终密码之五奇怪信件(答案公布)…[4813]

  • 临终密码之一芝麻开门(答案已公布…[7283]

  • 【转载文章】七个经典推理!(完…[5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