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谜题解析 > 谜题大全
【记忆碎片】庆贺水镜哥上任~谜题特别篇奉献
 作者:姚小猫打开姚小猫的博客  人气: 3319  发表于: 11年09月18日12点24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记 忆 碎 片


【原发表于《推理世界》杂志的谜题一篇~已知谜底者自行靠边站】


【记 忆 壹】

七月十八日    星期日   小雨

 

    按了好久的门铃,然而就是没有人来开门。

    “大概是出去了,等等吧?”我想了想,坐到了楼梯的台阶上,点燃烟之后,就在楼梯中央抽起来了。

    接到教授的电话是在昨天上午,那个时候自己还在睡觉呢,几天前就放假了,所以开始晚睡晚起了。自己就住在本市,放假也不拥挤飞机或是挤火车回家,这算是万幸吧。

   那个时候电话就在枕边,突然响起时已经是上午十点多了。

    “喂,建言,我是林教授。”话筒那头传来的是林教授的声音。

    林教授是我所就读的文学系的教授,说起来是小有名气的短篇小说家,不过作为教授则略嫌口才欠佳,让人怀疑这种人是否真的写得出好文章。

    “嗯,您有事?”当时我说话大概还含含糊糊的吧。

    “嗯,明天中午有空么?”

    “明天中午啊,应该是有空的,怎么啦?”仔细想来我并没有约什么人,明天中午也没有什么活动。

    “过来我家一趟吧。”

    “什么事啊?”

    “你知道XXXX征文大赛吧?我想趁着放假赶快写出东西去参加比赛呢。”

    “这是好事啊,怎么啦?”

    “可是……完全没有头绪啊……”

    “啊?”

    “所以要你过来参谋参谋啊。”

    “这样啊……”这倒不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以前教授也经常因没有灵感而苦恼,他处理这种事的方法,就是跟自己的学生兼助手交流以获取灵感。

    教授从去年开始找助手,我是现任的助手,一年前似乎是同学贾铭,今年年初换了林岳,几个月前才莫名其妙的换我上任。

    “说定了吧?”教授确认到。

    “嗯,就这样吧。”

    “嘟……”

    于是按照约定,今天下午我就来了,现在是一点多,然而按了好久门铃也没人来开门,只好空等了。

    空等的时候正好任由记忆乱翻,我猛地想起不久前曾将两篇新作给教授看过,不过到现在还没给我评价,原来是一直忙于自己的参赛小说,嗯?XXXX征文大赛……去年的第一名便是教授了吧?他还真是热衷这个啊。我忍不住很想苦笑。

    一根烟完了。

    这样子不行吧?还是打手机吧。

    我从裤袋里掏出手机,拨出电话。

    一阵铃声赫然从耳边传来。

    这是?我愣了一下,声音是从教授的屋里传出来的。

    这是怎么回事?教授在里面么?还是说忘了拿手机就出去了?这种时候应该联系教授的家人,可是教授夫人两年前就去世了,直到现在一直是一个人住。

    潜意识的,我又按了门铃。

    “叮咚……”

    没有人开门。

    “怎么搞的?”我突然觉得不安起来,教授家的门有两扇,一扇在外面的是玻璃门,关着并且上锁了,第二扇是木门,但并没有关严实,虚掩着,有一条门缝。

    教授不是这种丢三落四、关门关一半的人吧?

    我歪着脖子,让头尽量贴着玻璃门以便看到屋里的情况。

    门后面对着的是客厅,我好像看到客厅中央倒着白色的东西。

    是什么东西?我揉了揉眼睛重新看。

    好像是脚……等一下!是脚!是穿着白袜子的脚!

 

【记 忆 贰】  

七月十九日    星期一    阴

 

    料到今天会有警察来询问,但没料到会是个高个子女警。也罢,这也没什么关系。

    见面地点就在家里的客厅。女警长得倒也不赖,若不是因为询问而坐在一起,是因为别的原因的话,那或许我心情还会好一些。

    “您昨天为了什么去死者家?”高个子女警的第一问。

    于是我将教授打电话来的事说了出来。

    “于是您就按照约定去了?你们没有在电话里约定具体的时间啊?”女警低着头做笔记,就连问问题也是边写边问,问了才抬起头。

    “是,所以我就随便挑时间了。”

    “挑了哪个时间?”

    这种问法倒是有趣,其实就是问我是几点到的,但却就着我的话问下去了。

    “到教授家门口大概是一点多。”

    “然后呢?一直等?”

    于是我又得将昨天的事情重复一次给女警听。

    “教授跟别人有过节吗?”

    “这个,貌似没有吧,有的话估计也是学生,但也称不上过节吧,学生不喜欢某个老师这是经常有的事,这一点小学跟大学是一样的。”

    “唔……”女警点点头记下了,“那么我也简单地告诉你些事好了,死的很难看哦。”

    这句话的意思大概是说教授的死相吧。昨天自己看到脚后就报了警,完全没有想过进屋看看,最后也是警察破屋而入,然后才出来告诉我说死了人了,好像还问了我不少问题,今天这个女警问的问题貌似都重复了。

    “还有一点。”女警补充说,“是在打电话给你的当天死的。”

    “什么?!”我吃了一惊,脑袋猛地抬了起来。

    “嗯,昨晚验尸结果就出来了,好像连最后的晚餐都没吃,预计死于一点至三点,可能有些偏差,肚子里则满是面条,可能死前才刚刚吃过午餐。”

    我脑海里浮现法医剖开教授的肚子,然后在里面四处翻找东西的场景,一种恶心感涌上喉咙。

    “于是不得不问问,那一天中午一点至三点,你在干嘛?不,干脆说,你一整天在干嘛?”

    我略微整理了一下思路,说:“那天早上一直在睡,知道十点多教授打电话给我,然后我又赖了会儿床,起床时预计十一点了,这之后就看电视直到中午吃午餐,十二点二十分左右就出门,参加高中同学聚会,直到五点回家,晚上就一直在家了。”

    “聚会在哪里进行?”女警又是头也不抬就问。

    我猛地意识到自己的活动时间给自己带来些许的嫌疑,真是倒霉。

    “一点到三点在KTV,三点后去了酒吧。”我报出了这两个地方的名字让女警记下。

    “好了,那就没事了。”女警起身,在门关处将脚套入高跟鞋。

    “上班也穿高跟鞋么?”我觉得奇怪。

    “唔。”她摇了摇头笑了,问道,“你近视吧?”

    “是啊。嗯?”我好像明白了她的意思,俯下身子看,果然不是高跟鞋,不过是很像罢了。

 

【记 忆 叁】  

七月二十一日    星期三    晴

 

    洗好澡躺在床上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多了,准备翻身睡的时候,枕边的手机响了起来。

    在黑暗中起身接电话。

    “喂……”熟悉的声音传来,是贾铭。

    “嗯,怎么了?”

    “不妙哦,教授的事。”

    “嗯,大家都是做过教授助手的,老实说,不太好受啊。”

    “XXXX征文大赛主办方有跟你联系吗?”

    “怎么?”

    “教授参加XXXX征文大赛是因为跟主办方很熟,主办方为了提高知名度,从前年就向教授约稿参加了。”贾铭解释道。

    “约稿?又不是杂志。呃……难道,有黑幕?”这有点莫名其妙。

    “也不算啦,只不过为了跟别人说‘看,某某小说大师也参加我们的比赛呢’,就是这样罢了。”

    “那评选的过程,不也是……”我突然想起去年教授在XXXX征文大赛中拿奖的事。

    “过程似乎没有问题,主办方是主办方,评委是专门请的名家呢,两方面没有黑交易的机会吧。”

    或许是这样吧。

    “那你刚刚说,主办方有没有联系我?联系我干嘛?”

    “教授突然死亡这件事已经大规模登陆报纸啦,主办方自然会想尽办法确认消息吧,至少也会想要知道有没有留下来的文稿,如果人死了稿件还参加比赛,那大赛的知名度又高了一个等级。”贾铭说着在电话那头笑着补充说,“人死了价值就会上升,梵高就是很好的例子。”

    这种言论也并非没有道理,但是否全盘接收就需要斟酌斟酌了。

    “不过就算这样,也没理由找我呀。”我打起哈哈。

    “呀,我也就是问问,我没有接到这种电话,想必你也没有吧。”

    “嗯。”我点了点头。

    “喂,有一件事要说,接下来是主题哦。”贾铭的语气突然变了。

    “怎么了?”

    “教授有一篇没有发表过的东西,应该还存在你那里,你的笔记本电脑里。”

    “什么?”我差点没笑出来,“这怎么可能?”我的电脑我怎么会没发现?

    “估计文档的储存时间是二月份,甚至更早,你可以翻翻看。”

    我忽的跳起身,跑到桌子前,翻开了桌上的笔记本。

    “你等一下哈。”我打开文件夹仔细寻找,教授存在我电脑里的小说都被我集中在一个文档里。

    “你知道叫什么名字吧?”我追问。

    “《未来之城》。”

    我打开搜索,输入名称,窗口弹了出来。

    “还真有诶!”我自己吃了一惊,连我也不晓得有这篇东西,“什么时候储存进来的呀?”

    “呀,哪有你这么当助手的。”贾铭在电话那头咂了咂嘴。

    “不过,你要我找这个干吗?”

    “伙计,我也只是想求证一下罢了,我从以前就知道有这篇东西。喂,毕竟曾经作为助手,我想,分一杯羹还是有资格的吧。”

    “可是……这也值不了多少钱吧?”我打开文件,大致看了一下,好像是推理小说,预计也就一万多字,“这点字数的短篇小说就算是死人的东西也值不了多少钱的。”

    “不需要值钱哦伙计,如果收藏下来也是不错的。”贾铭“嘿嘿”地笑了起来。

    也是,现在或许不值钱,教授的死彻底炒热大概要一个多月,那个时候这篇小说会有较高的价值,不,或许藏得更久之后,会有更不可思议的价值,毕竟教授也是名人,比如现在谁有毕加索未面世的画作,那么那幅小画也会很值钱的,这是同理。

    “我现在过去你那边吧,我也看看那篇东西。”贾铭说。

    “现在?”我抬头看了看时钟,已经十一点半了。

    “是啊,不方便么?”

    “这倒不至于,过来吧,地址你知道?”

    “不清楚,你那有什么标志性建筑吧?”

    我离开书桌靠到窗户旁,远处有一座教堂,天台上似乎插着一杆旗。

    “喏,你到XX街来,会看到一座教堂。”

    “哦!这个我知道,然后?”

    “上面有旗子对吧?好像写着这教堂名字。”

    “白曦教堂?”

    “好像不是,是恩典教堂。”

    “这个我也知道,两个教堂就在同一条街啊。”贾铭又笑了起来。

    “你到了教堂后一直往右手边走,看到美晨花园就是,11栋302房,自己上来。”

    “呀,美晨花园啊,这个我也知道啊。”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我真想骂他一顿。

    “以前去过,从教堂过去也要五分钟啊,我再骑车……算了,我打的吧。”贾铭下定了决心。

    “嗯,十二点还没到的话我就不见客了啊。”

    “好啦,耐心等我啊。”

    挂断电话。

    嘟……

 

 

【记 忆 肆】   

七月二十四日    星期六    晴

 

    坐在咖啡馆里,看着服务员刚刚放下的杯子,里面的咖啡还打着旋,热气不停地往上冒。

    林彬的身影出现在门口了。

    “一个星期不见,脚还是拐着呀。”待林彬走近,我说道。

    他走路的样子还是一拐一拐的,最后一次见面要分别的时候他撞墙上了。

    “喂,同学,你还好意思说啊,还不是那天搞什么同学聚会喝多酒了,要不怎么会撞墙上,你小子倒也喝了不少,你怎么不撞啊。”林彬说着坐到我对面,开始点饮料了。

    老实说,认识林彬也算是幸运的事了,他人不错,善良热心,虽然只认识了两年,但我们的关系还是很快就跟亲人似的了,这一点与他的“自来熟”是很有关系的。

    “你也被警察找麻烦了吧?”林彬右手撑住脑袋,斜着头问我。

    “嗯,这个是当然的呀。”我端起咖啡。

    “怎么想也料不到咱们系的林教授会死,恨英语系的老李的人不是更多么?”林彬咋了咋舌,似乎很不满意,“你是当过教授助手的,不好受吧?”

    “这个不重要啦。”我摇了摇头,“关于暑假出游计划,怎么样了?”

    “啊啊,说起这个。”林彬从背包里掏出了一叠纸,“找了几个旅游区,本市的一点意思也没有,可能要去邻近的几个城市。”

    “这个还是没关系,大家都是大学生了,也还不至于被偷抱的。”我说着随手拿过资料中的一两张。

    “这个是……”我愣了一下,“怎么看都只是百度的百科罢了……喂,叫你找个风景区你也要这么久还这么没质量啊?”

    “哎呀呀,我到了同学聚会那天才想到的啊,当时在KTV午晨问我有没有准备计划我才想起来有这回事的。”

    “那你就抄袭百度啊?”

    “不是啊,我本来以为你还没出门嘛,看你还没到,我就打电话到你家里想问问你怎么办咯,谁知你又没接,后来我又忘了,就只好随便查咯。”

    “那时候我出门了啦,笨蛋。”

    “算了,不扯这个,一点聚会两点才到的人我没法跟他说话。”林彬立马换了话题,“我上厕所。”

     他把资料塞回背包中,起身离席了。

    我只好把杯子放下,等他回来再从长计议好了。

    “同学。”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

    转过头看,原来是林岳。

    “一个人啊?”林岳坐到对面林彬刚刚的位置,“啊,对不起,有人啊?”他看到林彬的杯子。

    “没事,他蹲厕所了,一会就出来。”

    “怎么?男的女的?”林岳冷不丁这么问。

    “男的啦,真八卦。”

    “哈哈哈”林岳完全没有理会是在咖啡馆这一点,肆无忌惮地笑了起来。

    “你怎么也来这里啦?”我反问。

    “噢,我也有约会啊,不过是女的。”他的嘴角微微翘起。

    “那还坐这啊?”

    “她还没来嘛……啊,来了。”林岳起身。我转头看向门口,一个穿红衬衫的女生出现在门口。

    “再见啦。”林岳起身,突然像想到了什么似的,回过头说,“《未来之城》,有杂志社会要的,我也要分一点哟,别以为悄悄地就可以独吞。”林岳说着顺带眨了眨眼。

    “这个……”我愣住了。

    这是什么意思?

 

【记 忆 伍】   

七月三十日    星期四    暴雨

 

    回到家已经很累了,打开电脑,突然想起很久没有查看邮箱了,于是登录邮箱,然而邮箱里赫然出现一封地址陌生的来信。

    打开来看,我愣住了,署名竟然林教授。

    “这是?”我仔细看了看时间,原来是七月十七日上午十一点多的时候发过来的。

    “怎么回事啊?”我拖动屏幕开始看邮件。

 

        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读完你要我帮忙看看的那两篇小说了,老实说,都是很不错的小说,这一点我必须承认,对于刚入大学的年轻人来说,这已经很优秀了。

        我知道你一直想要成为优秀的小说家,若非因为如此你也不会来当我的助手了,但你要知道,想成为知名的小说家,单单有好的创作能力是远远不够的,这一点你不必怀疑,你已经不是小学生了,自然懂得社会的生存法则。

        直说了也不要紧,你也知道我要参加截止至八月份的XXXX征文大赛却没有灵感吧,这种时候,你的小说于我如同旱时甘霖,不好意思,我已经选了一篇冠上我的名字发去参加比赛了。

        不必气愤,并非靠着努力就一定可以成为知名的小说家,有名家的支持与推荐,你才有可能实现你的目标,而我,恰恰是可以帮到你的人,只要一封推荐信,你的名字就完全可以以铅字的形式出现在各种各样的杂志上。

        这对你也不失是一笔赢利的交易,作为现任助手,你完全可以得到我的赏识,进而一步登天。

        总之,这是社会,这是生存。

                                                     林教授

 

    “混蛋!”我忍不住一脚踢到电脑桌上。

    以为你一直在忙于准备参赛的文章而没有看我的小说,原来是直接盗用了,卑鄙啊!

    我转身倒在了床上。

    告他吗?怎么可能,当时他是直接从我电脑里拷贝去的文章,自己当时也没想,不用说,现在我电脑里肯定没有那篇小说了。

    用这封信告他吗?也不行,那个邮箱地址并不是教授用的,很明显是新申请的,如果现在冒冒失失地告发出去也是没有证据的,会被说是我在追求一步登天的,而邮件则可以解释说是别人冤枉的,甚至别有用心的会说是我自己分饰两角进行炒作。

    “混蛋!”我觉得胸腔燃烧起来。

    这种事情并非第一次听说,也听过同学说教授夫人死后教授就总是抄袭学生的创意,没料到今天自己也会遭此厄运。

    “或许教授的小说也并非是自己亲手写的!”我猛地想到,如果是教授夫人写的,这一切,就都说得通了。

 

==============================================================================

【致 读 者】

    到了这里,这场文字游戏中出现的任何一个人的话都没有说谎,并且建言、贾铭、林岳三个人中有一个是杀害教授的凶手,只要谁有作案时间又有作案动机,他便是凶手了,如果读者足够聪明,就从文中“我”与贾铭、林岳的对白中找出破绽吧,或许可以在我说出一切之前,抢先看透真相。但是记住,这是文字游戏,于是这并不公平。那么,凶手究竟是谁呢?

==============================================================================

 

欲看答案者请Ctrl+A

 

==============================================================================

 

这场文字游戏的终结篇

    首先感谢您看完了前面那些冗长的记忆片段,鞠躬!

    如我之前所讲,《记忆碎片》只是一场文字游戏,并无公平性可言,但聪明兼细心的读者或许可以看破我的文字阴谋,下面我将附上对《记忆碎片》的解释,但预计您看完后会有胸腔着火的愤怒感,也罢,这也是看过后的事了。

    首先解释这五个破碎的记忆片段,很抱歉的告诉各位读者,这五个片段其实是分属于三个不同的人的。

    “混蛋!”——于是读者该开骂了——“你之前又没说,现在突然就说是三个人的,故意耍我们啊?”

    我的回复是——“其实我一直有提到。”

    我们不妨从记忆壹开始看到记忆肆,并记录下那一段记忆中第一人称叙述者的特征与关于他的一些事情。

    记忆壹的第一人称叙述者,明显是建言,这一点不必解释,从文中我们可以看到教授与他通话的过程,教授也叫出他的名字,于是第一段的主人公是建言这是无可争议了。

    那么记忆贰的主人公呢?也是建言,我们从他与女警的对话中可以看出,他就是与林教授通话并约定见面,最后还发现了尸体的那个人,符合这些条件的人,自然是建言无疑。

    记忆叁的主人公呢?这个是林岳,怎么回事?我们不妨翻看记忆贰中建言的叙述,记忆贰的最后,当女警起身穿鞋的时候,建言曾将她的鞋看成高跟鞋,女警马上意识到建言是近视眼,这一点建言也承认了。这一点先记住。

    接下来翻看记忆叁的结尾,记忆叁中,因为贾铭要来“我”的家,于是我寻找附近的标志性建筑,奇怪的是,我完全看清楚远处教堂天台上的旗子,还有上面的字,我们从那一段贾铭的叙述中可以知道,原来从教堂走到“我”家也需要五分钟呢。一个在近距离看不清楚鞋子的人,可以看清楚需要五分钟路程的远处的旗子,甚至上面的字吗?于是可以断定这个“我”并不是建言。

    可是这还不可以断定记忆叁中的“我”就是林岳,难道不可以是其他人吗?我们看看记忆叁中“我”与贾铭的对话——“大家都是做过教授助手的,老实说,不太好受啊。”——这一句是照原文载录,全无改变,也先记下这一句。

    那么教授有哪些助手呢?请读者再翻看记忆壹中建言的讲述——“教授从去年开始找助手,我是现任的助手,一年前似乎是同学贾铭,今年年初换了林岳”——也就是说就只有这三位是助手。

    记忆叁中的“我”是助手,但不是建言,而且又在与同样曾任助手的贾铭通话,所以我只能是“林岳”了。

    若读者仔细看,也会注意到记忆叁中林岳与贾铭对白中的微妙:

    1、“大家都是做过教授助手的”——这里是“做过”;

    2、“估计文档的储存时间是二月份,甚至更早”——记忆壹中建言提到过,林岳是年初任教授助手的,二月属于年初,那个时候的助手自然不是建言而是林岳了,而这篇文章存于“我”的电脑里,“我”自然就是林岳了。

    好了,转看记忆肆,记忆肆的主人公,是贾铭,这又是怎么回事?

    看一看记忆肆中林彬与“我”的对话——“你是当过教授助手的,不好受吧?”——这说明“我”也是教授有过的三个助手之一,那“我”是谁呢?记忆肆的最后有林岳的登场,这已经说明“我”不是林岳。

    那“我”是建言还是贾铭呢?这一点我们可以从两个人的活动时间来找出问题。记忆贰中建言回答女警的问题时说出了教授遇害当天的行程,也就是七月十七日的行程,注意那天下午建言干什么去了,他说去参加同学聚会,好,这点记下。

我们再看记忆肆中提到的“我”的行踪。首要先看记忆肆的日期——七月二十四日。

    接着我们看“我”与林彬的对白——“一个星期不见,脚还是拐着呀”——这句话说明“我”与林彬一个星期前才见了面,见面那天我们在干嘛呢——“还不是那天搞什么同学聚会喝多酒了,要不怎么会撞墙上,你小子倒也喝了不少,你怎么不撞啊。”——哦!原来那天“我”跟林彬一起去参加同学会了。

    记忆肆所在的时间的一个星期前,也就是七月二十四号的一个星期前,不就是七月十七日咯?那一天建言去参加同学会,“我”也是啊,那不就是同一个人了。

    抱歉,仔细看记忆贰中建言说的话——“十二点二十分左右就出门,参加高中同学聚会”——原来他参加的是高中同学的聚会,那记忆肆中的“我”呢,翻看“我”与林彬的对话可以发现“我”是和林彬一起去参加的同学聚会,林彬是什么人——“虽然只认识了两年,但我们的关系还是很快就跟亲人似的了” “怎么想也料不到咱们系的林教授会死”——这样就很明显了,这两个是大学同学,是同系并且只认识了两年的大学同学,那么他们一起去参加的就自然不是高中同学聚会了,而应该是大学同班同学聚会。

    于是看出来了,建言在七月十七日参加了高中同学聚会,而记忆肆中的“我”参加了大学同学聚会,时间还是一样的,这就说明“我”不是建言,加之林岳在后面登场了,于是“我”就只能是贾铭了。

    好了,到了这里,记忆壹到记忆肆的主人公弄清楚了,记忆壹和记忆贰的主人公是建言,记忆叁的主人公是林岳,记忆肆的主人公是贾铭。

    接着,我们要开始想,到底谁是凶手呢?前面说过,有作案时间与动机的就是了,谁有作案时间呢,自然是贾铭,这一点是文中最明显的了。

    从记忆肆我们可以看出贾铭参加同学聚会时迟到了——“一点聚会两点才到的人我没法跟他说话”——这是林彬对贾铭说的话,这段时间他没有不在场证明,而恰好这段时间是教授死亡的时间(参考记忆贰里女警的话),于是他属于有作案时间的。

    由于文中没有提及林岳的不在场证明,于是他也被划归嫌疑人的行列。至于建言,记忆贰中他已经提供了不在场证明,加上我曾在“致读者”中说过“小说中出现的任何一个人的话都没有说谎”,于是他可以排除了。

    那么林岳和贾铭谁有杀人动机呢?终于,我们要来看记忆伍了。

    记忆伍便是动机,很明显动机是教授夺去了“我”的劳动成果,对于这一点“我”怀恨在心,这样子动机就有了,但是记忆伍的“我”,是谁呢?

    我们从教授的信中可以看出,那个“我”是现任助手——“作为现任助手,你完全可以得到我的赏识,进而一步登天。”——这是载录于教授的信的。

    这么说来,这个动机应该是作为现任助手的建言的,可他已经被排除嫌疑了啊。

    好吧,跟各位认个错,这个地方是整个文字游戏中最阴险的地方了,注意记忆伍的时间——七月三十日,星期四。

    前面四个记忆片段的时间都明显属于2010年,这一点读者可以查查月历,但记忆伍的日期……抱歉,2009年的七月三十日才是星期四,2010年的七月三十日是星期五才对!原来记忆伍出现的时间是在2009年!

    记忆伍出现的时候教授已经有助手了,那就是从去年开始的事,记忆壹贰叁肆都属于2010年的,唯有记忆伍属于2009,那一年谁是现任助手呢?翻看记忆壹——“一年前似乎是同学贾铭,今年年初换了林岳,几个月前才莫名其妙的换我上任”——2009年的助手,是贾铭!

    好了,游戏结束了,贾铭拥有作案时间与动机,他是名副其实的凶手。

    到了这里,或许各位读者已经满腔热火了,建议读者将上面所讲的真相记在心里,重新翻看前面的五个记忆片段,当看到前面那些伏笔的时候,或许你会感到异常亲切。

    又或许有的读者十分的不满,若你被我欺骗后觉得别扭却又爽快,那么不妨骂声“混蛋”,这于我不失为一种赞誉。

[此贴被姚小猫于2011-9-19 19:35:07修改过]
  • 上一篇文章:十五个极度诡异的推理故事(六)(七)

  • 下一篇文章:【好(hào)事的失物】答案已发[11.09.19]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谷雨』于2011-9-22 15:26:00发表评论:



  • 【癫癫在大作中谈到:】



    【谷雨在大作中谈到:】



    【姚小猫在大作中谈到:】确实写错了= =应该全部是七月的...Orz
    当初刊登的时候就校对出这个囧错了忘了和你吐槽 谷雨来吐槽啊。
    癫癫来灌水啊
  • 艾米』于2011-9-21 20:35:00发表评论:



  • 【癫癫在大作中谈到:】



    【谷雨在大作中谈到:】



    【姚小猫在大作中谈到:】确实写错了= =应该全部是七月的...Orz
    当初刊登的时候就校对出这个囧错了忘了和你吐槽 谷雨来吐槽啊。不愧是老水王啊……
  • 癫癫』于2011-9-21 20:33:00发表评论:



  • 【谷雨在大作中谈到:】



    【姚小猫在大作中谈到:】确实写错了= =应该全部是七月的...Orz
    当初刊登的时候就校对出这个囧错了忘了和你吐槽 谷雨来吐槽啊。
  • 姚小猫』于2011-9-21 18:28:00发表评论:



  • 【蓝冰晶在大作中谈到:】



    【姚小猫在大作中谈到:】确实写错了= =应该全部是七月的...Orz
    偶然失误偶然失误,见者莫怪……
    当个作者也不简单啊,要考虑诸多因素啊,伤不起啊……
    鞠躬……按着我家宠物的头向各位道歉……被按头了...Orz...
  • 蓝冰晶』于2011-9-21 15:54:00发表评论:



  • 【姚小猫在大作中谈到:】确实写错了= =应该全部是七月的...Orz
    偶然失误偶然失误,见者莫怪……
    当个作者也不简单啊,要考虑诸多因素啊,伤不起啊……
    鞠躬……按着我家宠物的头向各位道歉……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临终密码之六惊天血案(★水白夕口…[4784]

  • 临终密码之五奇怪信件(答案公布)…[4459]

  • 被诅咒的宿舍(105和106楼已有答案…[8149]

  • 临终密码之一芝麻开门(答案已公布…[6861]

  • 《残夜谣》(11.9.24)答案在33楼…[3481]

  • 十五个极度诡异的推理故事(六)…[6464]

  • 临终密码之四所指何人(答案已发)…[4591]

  • (奖励更新至3月)【谜题大全版奖…[3070]

  • 密码知识讲座与练习(三)——几…[3439]

  • 临终密码之二字母游戏(agchl已解…[34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