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谜题解析 > 谜题大全
【记忆碎片】庆贺水镜哥上任~谜题特别篇奉献
 作者:姚小猫打开姚小猫的博客  人气: 3430  发表于: 11年09月18日12点24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记 忆 碎 片


【原发表于《推理世界》杂志的谜题一篇~已知谜底者自行靠边站】


【记 忆 壹】

七月十八日    星期日   小雨

 

    按了好久的门铃,然而就是没有人来开门。

    “大概是出去了,等等吧?”我想了想,坐到了楼梯的台阶上,点燃烟之后,就在楼梯中央抽起来了。

    接到教授的电话是在昨天上午,那个时候自己还在睡觉呢,几天前就放假了,所以开始晚睡晚起了。自己就住在本市,放假也不拥挤飞机或是挤火车回家,这算是万幸吧。

   那个时候电话就在枕边,突然响起时已经是上午十点多了。

    “喂,建言,我是林教授。”话筒那头传来的是林教授的声音。

    林教授是我所就读的文学系的教授,说起来是小有名气的短篇小说家,不过作为教授则略嫌口才欠佳,让人怀疑这种人是否真的写得出好文章。

    “嗯,您有事?”当时我说话大概还含含糊糊的吧。

    “嗯,明天中午有空么?”

    “明天中午啊,应该是有空的,怎么啦?”仔细想来我并没有约什么人,明天中午也没有什么活动。

    “过来我家一趟吧。”

    “什么事啊?”

    “你知道XXXX征文大赛吧?我想趁着放假赶快写出东西去参加比赛呢。”

    “这是好事啊,怎么啦?”

    “可是……完全没有头绪啊……”

    “啊?”

    “所以要你过来参谋参谋啊。”

    “这样啊……”这倒不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以前教授也经常因没有灵感而苦恼,他处理这种事的方法,就是跟自己的学生兼助手交流以获取灵感。

    教授从去年开始找助手,我是现任的助手,一年前似乎是同学贾铭,今年年初换了林岳,几个月前才莫名其妙的换我上任。

    “说定了吧?”教授确认到。

    “嗯,就这样吧。”

    “嘟……”

    于是按照约定,今天下午我就来了,现在是一点多,然而按了好久门铃也没人来开门,只好空等了。

    空等的时候正好任由记忆乱翻,我猛地想起不久前曾将两篇新作给教授看过,不过到现在还没给我评价,原来是一直忙于自己的参赛小说,嗯?XXXX征文大赛……去年的第一名便是教授了吧?他还真是热衷这个啊。我忍不住很想苦笑。

    一根烟完了。

    这样子不行吧?还是打手机吧。

    我从裤袋里掏出手机,拨出电话。

    一阵铃声赫然从耳边传来。

    这是?我愣了一下,声音是从教授的屋里传出来的。

    这是怎么回事?教授在里面么?还是说忘了拿手机就出去了?这种时候应该联系教授的家人,可是教授夫人两年前就去世了,直到现在一直是一个人住。

    潜意识的,我又按了门铃。

    “叮咚……”

    没有人开门。

    “怎么搞的?”我突然觉得不安起来,教授家的门有两扇,一扇在外面的是玻璃门,关着并且上锁了,第二扇是木门,但并没有关严实,虚掩着,有一条门缝。

    教授不是这种丢三落四、关门关一半的人吧?

    我歪着脖子,让头尽量贴着玻璃门以便看到屋里的情况。

    门后面对着的是客厅,我好像看到客厅中央倒着白色的东西。

    是什么东西?我揉了揉眼睛重新看。

    好像是脚……等一下!是脚!是穿着白袜子的脚!

 

【记 忆 贰】  

七月十九日    星期一    阴

 

    料到今天会有警察来询问,但没料到会是个高个子女警。也罢,这也没什么关系。

    见面地点就在家里的客厅。女警长得倒也不赖,若不是因为询问而坐在一起,是因为别的原因的话,那或许我心情还会好一些。

    “您昨天为了什么去死者家?”高个子女警的第一问。

    于是我将教授打电话来的事说了出来。

    “于是您就按照约定去了?你们没有在电话里约定具体的时间啊?”女警低着头做笔记,就连问问题也是边写边问,问了才抬起头。

    “是,所以我就随便挑时间了。”

    “挑了哪个时间?”

    这种问法倒是有趣,其实就是问我是几点到的,但却就着我的话问下去了。

    “到教授家门口大概是一点多。”

    “然后呢?一直等?”

    于是我又得将昨天的事情重复一次给女警听。

    “教授跟别人有过节吗?”

    “这个,貌似没有吧,有的话估计也是学生,但也称不上过节吧,学生不喜欢某个老师这是经常有的事,这一点小学跟大学是一样的。”

    “唔……”女警点点头记下了,“那么我也简单地告诉你些事好了,死的很难看哦。”

    这句话的意思大概是说教授的死相吧。昨天自己看到脚后就报了警,完全没有想过进屋看看,最后也是警察破屋而入,然后才出来告诉我说死了人了,好像还问了我不少问题,今天这个女警问的问题貌似都重复了。

    “还有一点。”女警补充说,“是在打电话给你的当天死的。”

    “什么?!”我吃了一惊,脑袋猛地抬了起来。

    “嗯,昨晚验尸结果就出来了,好像连最后的晚餐都没吃,预计死于一点至三点,可能有些偏差,肚子里则满是面条,可能死前才刚刚吃过午餐。”

    我脑海里浮现法医剖开教授的肚子,然后在里面四处翻找东西的场景,一种恶心感涌上喉咙。

    “于是不得不问问,那一天中午一点至三点,你在干嘛?不,干脆说,你一整天在干嘛?”

    我略微整理了一下思路,说:“那天早上一直在睡,知道十点多教授打电话给我,然后我又赖了会儿床,起床时预计十一点了,这之后就看电视直到中午吃午餐,十二点二十分左右就出门,参加高中同学聚会,直到五点回家,晚上就一直在家了。”

    “聚会在哪里进行?”女警又是头也不抬就问。

    我猛地意识到自己的活动时间给自己带来些许的嫌疑,真是倒霉。

    “一点到三点在KTV,三点后去了酒吧。”我报出了这两个地方的名字让女警记下。

    “好了,那就没事了。”女警起身,在门关处将脚套入高跟鞋。

    “上班也穿高跟鞋么?”我觉得奇怪。

    “唔。”她摇了摇头笑了,问道,“你近视吧?”

    “是啊。嗯?”我好像明白了她的意思,俯下身子看,果然不是高跟鞋,不过是很像罢了。

 

【记 忆 叁】  

七月二十一日    星期三    晴

 

    洗好澡躺在床上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多了,准备翻身睡的时候,枕边的手机响了起来。

    在黑暗中起身接电话。

    “喂……”熟悉的声音传来,是贾铭。

    “嗯,怎么了?”

    “不妙哦,教授的事。”

    “嗯,大家都是做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