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秋季活动3] Tuili.com的故事——婚戒三部曲3
 作者:服部平次  人气: 2980  发表于: 02年08月13日12点28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Tuili.com的故事

第三集 婚戒泪痕

那个比我年纪大一轮的男人悄无声息的坐在我的对面。烟灰缸里已经布满了烟蒂,男人起身将它们倒在一旁的垃圾桶里,然后他从茶几上的烟盒里取出最后一支香烟,点燃之前他开口了,声音是那么的老练,“‘空军一号’受了什么‘惩罚’?还有那个‘理查德’。”
我像个犯错的孩子那样看了他一眼,——我的确犯了错——轻轻咳嗽了一声,“‘空军一号’?我把他最心爱的公路赛车烧了。”
“纵火?”男人勉强的苦笑一声,“我想,那是他花了两年的积蓄攒下来的吧?”
“是两年半的积蓄。”我更正道,“‘理查德’的年龄最小,我不想拿他怎样……”
“我想听结果!”男人严肃的表情让我有些胆怯。
“是的,”我摸了摸鼻尖,用发抖的声音回答,“几张,合成照片被送到他的朋友手里。”
“你怎么办到的?”从他的眼神里我觉察出他感觉非常不可思议。
我的下巴紧贴胸前,眼睛盯着那块刚打过蜡的地板,“他是我所见过最没警戒心的小子。苏州的‘任务’完成之后,我就到了上海。他还是个学生,而且很老实。——现在想来我甚至有些后悔——我每天都站在学校的门口等着他放学。由于放学时从校门出来的学生过多,而且我也处在学生的年纪,所以,他根本就没注意到我的存在。我随便拍了些他的照片就去了……海边的那栋别墅。”
男人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天啦!”他指着我,“你是怎么知道老蔡和他妻子只有休假时才去那儿?”
我以一种高傲、自得的神色坦然道:“那次我参加聚会时,卧室内的电表引起了我的主意。上面的度数少得可怜,我就知道他们不常到那儿。”
“然后你动了老蔡的电脑、用了扫描仪、再配上那些污秽的图片。”他在客厅里走了两步,站在阳台那儿,跟着迅速转身,“你再次返回‘理查德’所在的校园,跟踪他们的同学。摸清地址后将照片一张张的放进他们的邮箱里!”
“没那么麻烦。”我直视着他“没那么麻烦。”我直视着始就承认了婚戒是你偷走的。他们怀疑的目标是对的,可你现在的说法却让不知详情的人对你产生了怜悯感。”他接着说,“我真是弄不明白,为什么你会偷走婚戒而不是别的什么东西!”
“只有贵重的东西才会引起老蔡的注意。”
“什么意思?”
“我当然可以拿走其它的东西,可我看见了婚戒!结婚戒指对老蔡这个已婚男人来说太重要了,不是吗?”我开始向他解释,“那天我根本就没冲凉。我上楼是因为我在大厅里只看见了洗手间和厨房两个房间,而家里的贵重物品是绝不可能在一次普通聚会时被放在那两个地方的。和那些水平一般的小偷一样,我猜到想拿的东西在卧室里。然而,洗手间里根本就没有浴室,我就知道浴室跟卧室一样都在二楼。于是,我找了个要冲凉的借口。谁都清楚当时服部平次在上面冲凉,我不从楼上下来,他们自然也不会无故上二楼……”
“等一下,”他打断了我,“你怎么知道那天老蔡的妻子不在家?如果她在二楼的话你什么也拿不走。”
“没错,你的假设属于正常思维。可你那天并不在场。”我从口袋里摸出一盒烟,慢慢的取出中间的那支,“我们来假设一下,在聚会这种场合,如果主人的妻子在场她会做什么?呆在楼上不下来?不,那样做既表示对客人不尊敬,又会丢男主人的脸面。所以,如果她在一定会与客人——哪怕她第一次见这些贵客——随便唠些家常。即便她与我们这帮推理迷没什么好聊的,那么她也不该呆在二楼。她可以去一个家庭主妇常呆的地方——厨房。那天聚会我压根就没看见厨房里有谁的身影,于是,我确定老蔡的妻子当时不可能在家。”
这个成年男子无奈的朝我摆弄着大手,“你继续吧。”他从我的烟盒里拿出香烟,看来茶几上摆的是最后一包烟了。
“进了卧室之后,我就用浴室里的毛巾包住了右手——我不是个左撇子,那样做他们查不出指纹,而且水渍很快就会蒸发。——我打开每一个抽屉,很小心的翻弄着里面值钱的东西,我见到其中一个柜子里有钱包,但在那时,我回头向门那儿看了一眼。——我怕有人上来——转过脸的时候,我无意间发现了照相机旁边的首饰盒子。小心翼翼的打开它之后,我终于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了。它的价值远远超过钱包里所有的现钞。”
“我将戒指从中取出,把它放进口袋里。”
“你不怕他们强行搜身?”男人插道。
“不,婚戒并不是一直藏在那儿。我当然清楚你说的这种可能,所以,当我下楼发现阿元的那台摄像机时,我的脑海里产生了灵感。”
“如果他要用摄像机怎么办?”
“问得好。”我放松的打了个响指,“可是,你认为,当主人发现婚戒不见的时候,还有谁会无聊的摄像呢?”
“在跳海之前你又从摄像机里取出了它,再次放入口袋?”
“的确如此。”
“地毯上的水渍也是你弄的。你只将水渍延伸到卧室的门口,而卧室里面却没有,为得是让你有开脱罪名的机会。”
“正确。”
“地毯上的水渍是怎么弄的?”
“用浴室里的浴巾。我将它泡在水里,然后光着身子抱住它,出现在浴室门口。我担心这么做会被人看见,所以特意向楼下瞧了一眼。确定没人上楼之后,我就拖着它在浴室与卧室的入口之间走了个来回。”
“原来如此。由于你当时抱着潮湿的浴巾在浴室门前刻意看了楼下一眼,所以,造成浴室门前出现了一大块水渍。”
“是的,没错。”
成年人又站了起来,他掐灭了还未抽到一半的香烟,站在了阳台门口,背对着我发问:“平次,理由是什么?偷戒指的理由?”
我学着他的样子熄灭烟蒂,默默的看着他。眼神中流露出一股求饶的神色,“你不会接受这个理由。”
“你不打算说?”他转过身,脸色比刚才还要难看。
“不。我要说,可我想你会觉得可笑。”
他大步上前抓住我的双肩将我摁在沙发上,我被这一举动吓得差点哭出来,“告诉我,平次!告诉我,我想知道!”
“好,好的。”待他松开有力的双手时我偷偷的瞅着他,“因为,因为我想知道推门的朋友们对待一名嫌疑犯——现在改称罪犯——会是什么态度。我想知道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哪些人会站在我这一边。我是说,我的意思是……”我舔了舔干燥的嘴唇,正色的抬起头,“我想知道真正的朋友是谁?”
他的呼吸变的继续起来,我知道他在生气,“平次,你是个变态狂。”
“我不这么认为,真的。”
“‘我不这么认为?’”这个成年人给了我一巴掌,让我顿时觉得天昏地暗,“你用这种可耻的手段去试探他们。结果怎样?理查德被你给毁了,那个自尊心很强的年轻人也许会做出傻事!空军一号的摩托被你烧了,他攒了两年的钱——这说明他很爱那辆跑车——就这样被你烧了。你让他失去了最宝贵的东西!罗修如果想拿到大学文凭他得重头再来!还有,还有cat,如果要‘惩罚’的话为什么要连累她的孩子!这与那即将出生的婴儿有什么关系?孩子是无辜的!”
他再次给我吃了一击响亮的耳光,“你以为你找到了好朋友吗?你以为阿元、历史以及那个中森青子的女孩会是你的好朋友吗?我保证如果中森青子得知罗修他们的惨遇会整晚做噩梦!这还可能对她的精神上带来难以磨灭的创伤!也许她将来是个写作的好材料,但她就这样被你毁了!还有,还有楚州狂生和乐阳也被你冤枉了。尤其是乐阳,如果他得知自己的‘兄弟’干出这番罪行,他还会当你是‘兄弟’吗?”
我被他揪住了衣领,从沙发上拽了起来,“服部平次!你该醒一醒!你没有朋友了!从今天起,你不再有什么朋友!”
我脸色苍白的看着他,难过的哭出声,“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能换来一辆摩托车吗?它能换来一张毕业证书吗?它能换来一个即将出世的孩子吗?!!”
“请你,请你原谅我。”我抽泣着跪在他面前。当他转过身的时候,我发现他也在哭。
“平次,”这张成熟的脸庞将永远印在我的脑海里,“我没想到你会变成这样。”
他喘了口粗气,竭力克制着情绪,“我知道在这个现实世界里,真正的朋友很难找。你为什么因为要找真心对待你的朋友犯下这一系列的大错呢?一开始你就错了,事实上真心待你的人一直在你身边。请你一定相信我,推门的人……就是,就是真正的朋友。”
我看着他的眼睛,顺从的点点头。
“起来吧,”他轻松的将我从地板上拎起来,“咱们走。”
“去哪儿?”我揉着双眼。
“我带你去自首。”
“什么?”我忽然爆跳起来,瞬间的变化是他所没预料到的,“我不能去自首!我不想坐牢!”
“听我说,你已经触犯了法律,除了坐牢之外没人会原谅你!”
“这不可能!我不会去坐牢的,你放开我!”我使劲挣脱他的“铁钳”。
他慢慢的松开手,“那你来找我干什么?这不正说明你信任我吗?你应该相信我,除了坐牢你没别的选择。”
我跑向阳台。站在栏杆上。
“你想干什么?”他的脸色比刚才的我还要白。
“我已经死过一次,这次又怎样?别过来!这可是六楼,不是海边,不会涨潮!”我态度坚决的说。
“那你想怎样?要我放了你吗?好的,你走吧。滚得越远越好!你希望我这么说,是吧?好了,快下来。听我的话,重心向前,慢慢的下来。咱们可以商量……”
“从你要带去去自首的那一刻起,我们就没什么好商量的了。”
我站在高处,脑子里又出现那天跳海之前的景象。
我们就这样沉默了一段时间,我知道自己已经无路可退。我确定即便是坐牢那些被我报复的人也不会原谅我。怎么办?除了去死我还能怎么办?
我看着他那紧张的表情,认真的说:“请向真正的朋友们转达我的歉意,告诉他们我错了。”
“平次!”他伸手抓我的时候,我已在半空漂浮了。


客厅内只剩下他一人。他懊悔的捂住脸,一只手慢慢的抓起了电话。
“警察局吗?”他声音沙哑的说。
“是的,先生请说。”
他愣了一下,勉强的挤出一句,“有人,跳楼了。”
“真的?!先生,地点在哪儿?几楼?还有,请先生留下您的电话号码。”
“他死了。”他的另一只手遮住了双眼,“在我家楼下。”
“好的,电话、地址我们都记下了。我们会派人在两分钟之内赶到现场,请先生务必在现场等我们。呃,先生,您叫……”
“陇首云。”他说完,挂上了电话。

(全文完)
  • 上一篇文章:世界杯期间发生的谋杀案

  • 下一篇文章:[秋季活动3] Tuili.com的故事——婚戒三部曲2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司牧』于2002-8-13 12:28:00发表评论:

  • 服不有功力啊,写得真好。我喜欢。
  • 诸葛亮7』于2002-8-9 15:57:00发表评论:

  • 还算不错,缺点:虎头蛇尾。这也是我常犯的毛病。
  • winnie_sun』于2002-8-9 15:13:00发表评论:

  • 情节非常吸引我,我一口气看完三部,结果把蒸在锅里的饭都忘了,锅差点被烧漏了(服部赔我吃糊饭的损失~~~),文笔也没的说,就是看完了心里有点阴郁。
  • 服部平次』于2002-7-15 10:02:00发表评论:

  • 我再次声明。这不是一篇推理小说。
    感谢所有人的美言及批评。服部平次统统接受。
    :)
  • winner』于2002-7-14 22:09:00发表评论:

  • 一口气看完了这篇文章,不太长的篇幅中情节很丰富,叙述的方式也很吸引人。特别是小男孩和父亲的对话部分,看似与情节不相关,且第一部分也到此戛然而止,给读者留下了想象的空间。
    有些人似乎认为服部平次(指作品中的人物,下同)在悬崖上与众人争论的部分过于冗长,我倒觉得这对于刻划服部的心理,以及提示他的动机很有作用(当然也不排除作者有借机调侃的目的:D,还有像我这样的推门新手也要感谢作者提供的轶闻趣事呢!:e:e)
    总的来说这是一篇不错的文章,但我认为作为推理小说还是有一些不足,那就是“动机”的描述不太自然。服部平次的一系列活动都是有预谋地进行的,目的就象他所说的,要报复怀疑他的人。他做出了报复,并且对报复行为的后果也是十分清楚的,可以说他的心态已经完全扭曲了——这样的人,他会在与陇首云一席谈话之后就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吗?最后服部在公开地做出如此疯狂的报复行为之后,居然由于无法承担自己所造成的后果而自杀了,这样的结果实在难以让人信服。还有服部既然去找陇首云,他就应该想到陇会劝他去自首,既然如此,他究竟是为了什么原因去见陇首云呢?
    对于动机交待的不完善,我倒有两个假设———
    其一:服部得了不治之症,自知命不久矣,基于某种阴暗的心理他决定拖几个人下水,于是设计了这次事件。 :o:o
    其二:服部没有在跳楼中丧生,而是又运用了某种诡计脱身,作者在下篇章中将让他再次出现。:g:g:g 这样也就可以说明他为什么要去见陇首云,那是做为一个成功的罪犯向众人宣布他的成果! :h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网维的侦探手记——狂犬(短篇)…[2886]

  • 马盖瑞探案---<观念>[2088]

  • 网友侦探系列——软件公司杀人事…[2203]

  • 平静校园(全)[2300]

  • 网友侦探系列——聊天室杀人事件…[2075]

  • 邪魅红妆[3898]

  • 股(蛊)惑——(十九)[2014]

  • 套子里的人[2817]

  • 失窃的“夏之眼”(又名钻石,又…[2153]

  • 马盖瑞探案---<网恋>[2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