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美人鱼的诅咒(解迷篇)
 作者:hitachi41  人气: 2931  发表于: 02年07月17日11点36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罗修的话里没有强迫的意思,但听到人却都是自觉地听了下来。
钱静那女孩怔怔地看了一会儿罗修,拍手大叫道:“好啊,名侦探开始演讲了。告诉我们凶手是谁?”
“凶手么……”他转过身子在江泉的那台笔记本电脑上摆弄一阵,从里面调出了Inference的聊天记录,“凶手就是你们所看到的——这个神秘的道尔先生。”
“道尔先生?”这个显然出乎马亚男的意料,“不可能。先不管道尔先生这个人到底是谁,罗修你应该知道,他没有杀害蒋懿的作案时间。”
“不对,他有。谋杀案发生了,所有人都有不在场证明。那么难道真如包博士所说的是美人鱼杀人?不,我们决不相信这个。我所能想到的是要么谋杀时凶手是和死者单独在一起的,要么就是死亡时间的推测错误。”
“你……”包溢青脸色铁青地吼道,“你这小子又侮辱我。”
“别激动。”罗修这时倒是颇具城府的淡淡答道:“这两天对你的失礼我很抱歉,但是我想请你听完我的推理,在许多方面我还有事要求得到你的帮助。”
这位知识分子的大吃一惊,脸色也缓和了许多。
“马姐,就如我所说的,刚才两种可能你同意吗?”
“确实应该那是唯一的两种可能。”
“不,唯一的可能只有一种。在八点到九点那段时间蒋懿不可能和凶手在一起。”
“为什么?”
“因为美人鱼啊?”罗修说,“如果蒋懿当时是和道尔先生在一起的话,那么这条美人鱼又是谁假扮的呢?”
“你说这条美人鱼是有人假扮的?”毛光解问。
“当然是这样了。你们到岛上来干什么的呢,不是为了拍美人鱼的电影吗。你们当然有化妆成为美人鱼的道具了。因为我从一开始就不相信有什么美人鱼,所以当我见到摄像机里画面的时候,我就认为那是有人假扮的。而这个人我想你们应该同意是和你们一起,要知道这种特级化妆除非专业的化妆师以外,一班人是做不出来的。而且这种化妆很费时间,没有四五小时是不可能完成的。”
钱静和马林两人点点头,同意说,“那么你的意思是指蒋懿大姐她来了之后的失踪就是在为别人化妆成美人鱼。”
“不是,替别人化妆,而是把自己化妆成美人鱼。”
“把自己化妆成美人鱼?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她中了凶手的诡计。”罗修毫不厌烦的一一解释说,“如果我们说蒋懿是将另一个人化妆成美人鱼,我们不妨称那人为X小姐。之后钱静又被凶手所杀了,那么凶手就是清楚的知道蒋懿失踪的理由,同样那个X小姐也有可能知道凶手知道蒋懿给自己化妆。那么凶手在杀死蒋懿之后自然会因为担心X小姐成为自己不利的证据而也将她杀死。可是这位X小姐不是王嘉嘉、钱静或者在这的任何一位,所以这个X小姐必定是另一个女孩?那么有没有可能X小姐就是道尔先生就是凶手呢?也不可能,因为如果X小姐就是凶手,那么美人鱼出现时,和我们聊天的道尔先生就是蒋懿。那么这两个人彼此错开,X小姐同样也不可能在那个时间杀死蒋懿。根据以上推理,X小姐和道尔先生是两个不同的人,一个假扮成美人鱼,一个在和我们聊天。”
“我同意你道尔先生和X小姐是两个人的说法。”马亚男对他说,“但是你能排除X小姐和道尔先生不是合谋作案吗?”
“当然不是。马姐,首先我们要弄明白的是美人鱼的出现在这件案子种所处的作用。难道仅仅是为了比拟杀人吗?当然不会仅仅是这样,美人鱼的出现有着其他的涵义,这一点我待会儿就会讲明。在这里我们先要说的是,这条美人鱼出现后带来了什么作用呢?她本身除了雪夜叉看见和这部熟吗摄像机拍到以外并不起作用,到是拍下的这个镜头倒是推翻了之前我对包博士的怀疑。也就是说这条美人鱼的作用只起到消除包博士的嫌疑,那么难道说这位X小姐是和包博士合谋杀人。不,同样不是。因为在九点的时候,包博士和古老板在开车回家的路上,并且有村长证明。除非这个镜头是假的,否则包博士和古老板的嫌疑就不存在,但是这样一个镜头可能伪造吗?也不可能,因为蒋懿她是案发当天的下午到的,包博士不可能在这前一天拍下这个镜头。除非给美人鱼化妆的另有其人,谁呢?比蒋懿之前一天到岛上的化妆师据我所知之后毛光解一个。那么毛光解是你吗?是你和包博士、古老板以及X小姐合谋杀了蒋懿他们吗?”
罗修这个出其不意的问题下了毛光解一跳,他一边哈哈笑着,一边回答说:“别开玩笑了,如果真如你所说的你还不如说我们这所有人的都是合谋的呢,就像东方快车一样。”
“对。这不可能,所以这一点也排除了。返回到之前,还是那个问题。道尔先生要美人鱼出现是为了什么,这个镜头的出现又是什么原因?”
“是什么呢?”马亚男有些不高兴地说,“罗修,你从的推理从开始起给没有说明关键,就算如你所说的是蒋懿假扮了美人鱼,那么你同样不能道尔先生要她出现的原因,还有道尔先生的不在场证明你也同样不能否定。”
“我当然可以。”罗修口气强硬道,“就如我一开始所说的,蒋懿的死亡时间推断错误了。因为从一开始道尔先生要蒋懿假扮美人鱼的目的就要给我们看,而是要混淆死亡时间。”
“为什么那么说?”
“包博士,我想请问一下。我曾经从书上看到说人在死亡之前如果经历了剧烈运动的话,会使血液发生迅速的凝固。不知这是不是真的?”
“这个,这个……是这样的。”包溢青脸上汗涔涔的,心里直叹气:“这个小子果然有一套,竟然连这都知道。”
“所以说,蒋懿的遇害时间不在九点左右,而要更加往后移。也就是起码在十点钟左右。而这也有这样才能解释为什么她当时是赤身裸体,为什么身上有搓痕以及粘稠的东西。那是有人在帮她卸装之后杀了她,而那颈部的那个奇怪的勒痕也显然是凶手在杀她时戴上了那种美人鱼的手套。”
一语中的的推理,惊醒了原本迷惑的众位。钱静表现出尤其的兴奋和冲动,她走到罗修身边一边像是崇拜英雄般地看着他,一边又继续问“英雄”说,“那么到底那个道尔先生是谁呢?他在哪?”
“这个你要问毛光解啊?”
“问我,我怎么知道。”他似乎有些生气,生硬地回答说。
“你当然知道了,你不是见过他吗?”罗修紧逼一步。
“咳,罗修你不要开玩笑了。我那时是在那晚住宿的时候,我……”
“好了我不想再说那个了。如果可以的话,你能帮我读一下这段聊天室记录如何。”
毛光解狐疑地望着他,却不能拒绝,于是按着罗修所指的读了起来。
“21:46:34道尔先生离开了Inference。
“哆来米对所有人说:866。
“哆来米对所有人说:怎么回事,难道只剩我们三个了。今晚大家都不对劲。
“白小水对哆来米说:是啊,也许大家都有些心不在焉,我也想去睡了。
“哆来米对白小水说:不会吧。
“哆来米对阿修罗说:你呢?
“雪夜叉对所有人说:快去看没人鱼,就在对面海礁上!!月光照在她脸上,好漂亮!!我看见她脸了!!”
“停。”
毛光解停止朗读,懵懂地问道。“就到这里可以了吗?这里面有什么不对吗?”
“是啊,一个巨大的错误。我从一开始就觉得不对,却始终没有想出原因的地方。但是在我看到了这个镜头后我明白了。”
“你明白了什么?”
“马姐你看这句。雪夜叉说看见了美人鱼,月光照在她的脸上,很漂亮。当时是九点四十六分,月亮当时已经到了西边。月光能照在她的脸上,说明她当时的脸是朝西面的,也就是如这个镜头所拍到的一样。那么这里有一个问题,请问毛光解,你的房间是在东面,又怎么能看到她的脸。”
毛光解心里一惊,怎么也没想到罗修会突然提出这个问题,抵赖是不行的。那么干脆直截了当的承认罢。“呵呵呵……原来是这个啊。田冶她的计划出漏洞了。”
“果然是她。”罗修不吃惊,因为他已经知道是那个人了。他也想象的到她是出于什么心理才会要在岛上掩饰自己,不过现在他关心的是她在那里。“她现在在哪?”
“我不知道。我和田冶在你们面前交换了身份,是因为她不想让罗修知道。那天我们在聊天室里私聊这事时,我们就想出了这个注意。本来是想玩个游戏的,没想到竟然真的出了事。我不知道现在她在哪里。也许……”
“哼。”罗修轻蔑地说,“你说你不知道她在哪?不要装模作样了,不是你将她藏了起来把她作为你整个计划中的一粒棋子,还会有谁?”
“你……你是说我是杀人凶手,田冶也成了我的杀人工具?”毛光解的脸色发出青光,变得凶神恶煞起来。
“就是这样。”
“你血口喷人!!”他吼道,“你拿出证据来!”
“当然有证据了,马姐拜托把我们来岛上最后一次聚会时的聊天记录调出来。”
马亚男走到那台笔记本电脑边上摆弄一阵,一个文本文档打了开来。罗修走到屏幕边,调出一行字,念道:“雪夜叉对哆来米说:西西……我最近忙坏了,下去睡觉了。白白。马姐我想请问你文字输入时用的是什么输入法?”
“五笔。怎么了?”
“那么你说这个雪夜叉用的是什么输入法?”
“她么……也是五笔,这里的西西和白白都是故意用简单的白字替代原来麻烦的字。”
“不错,就是这样,很早以前我就推理出雪夜叉用的是五笔输入法,而且也曾向她求证过。但是你们再看这里,这一句——
“雪夜叉对所有人说:可是……我真的看见了吗。这句话是案发那天我们关于美人鱼出现后的对话。但是这里面有一个显而易见的错别字,也就是那个“吗”字。出现错别字的一个原因是输入文字时的匆忙,而另一个原因是当时这个人用的输入法是拼音。我们每个人。尤其是网虫在文字输入的时候,如果不是在别人的机器上找不到自己的输入法是不会随便切换成自己不熟悉的输入法的。而这里的雪夜叉竟然会更换输入法,则证明输这段文字的时候,这个雪夜叉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雪夜叉了。而田冶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被你捋了去藏匿起来。怎么样,毛光解你还有狡辩的话吗?”
“哈哈哈哈……”那个男人狂妄地大笑起来,脸也变得愈发狰狞。他恶狠狠地瞪着罗修,怒道,“你以为你是谁?我还从来没见过像你这么恬不知耻的人,别人糊弄你两句你还真当了真。你刚才说的那是证据吗?不错,你是解释了蒋懿的死亡时间上的疑点,我也承认我和田冶有交还身份,而且她现在失踪了。但是你有什么证据证明这些都是我做的?你有吗?你根本就没有,马警官如果你继续在这里任由这个浑小子胡诌,继续诽谤我的话,我回去后一定会控告你们。我毛光解做事说的出做的到!!”
马亚男厌恶地咬咬牙,不错罗修的推理应该是正确的,但是就是没有证据,如果能找到那些化妆的道具,或者能够找到田冶,那么一切就都简单了。可是,她回转过头来,望着黑压压的海面,心里叹息道,“可是我们却什么都没有。”
“呵呵呵呵……”毛光解那张狞笑地脸使周围的人毛骨悚然,“你们这些没用的家伙。怎么样,如果你们已经没有什么要说了的话,那么我就回房去了。等到风暴过后,我就乘船离开这里。真是可怜江律师。为了你们这些笨蛋白白的牺牲了性命。哈哈哈哈哈……”
罗修想跑上去狠狠揍他一顿,但受挫的自尊心却始终无法挥出那一拳。看着那个在自己面前脱下画皮却又对他无可奈何的男人,他愤怒地几乎窒息。

转机,在毛光解踏出阳台的一瞬间发生。楼梯口上突然传来一阵纷乱混杂的脚步声,然后一个大个男人从门外不由分说地扑上前,将毛光解狠狠按到在地。又一个年轻的女警察走进来,手里拿着一张文件,念道:“毛光解,不,应该是谢广袤。现在我以谋杀和谋杀未遂的罪名逮捕你,这是逮捕证。”
马亚男他们看着突来的变故,喜道:“刘云飞,小刘是你。”
“是,队长。我和天津的梅小薇警官一起负责这个案子。现在我们已经把罪犯逮捕了。”
“好样的,不过……”她看到从门后走进来的一男一女和一条坐在轮椅里的美人鱼,笑开了嘴,“这一次恭喜你们了。”
“哈哈哈……”想到这下子在自己的功勋簿上可以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刘云飞就乐开怀。
还没有来得及卸装的田冶被赵平推着来到阳台上,只见她神情地望了一会儿罗修,然后缓缓开口说:“七月九号晚上九点四十六分,我在房间里上网的时候,看见窗外的海面上竟然出现了传说中的美人鱼。于是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当时在线的网友,然后又拿出带的数码摄像机将她拍下来。过了几分钟后,有人敲我的门。因为在来岛之前,我有些顾虑,不想让罗修和马姐知道雪夜叉这个人就是我,所以来到导上后就一直躲起来,而毛光解他是唯一知道,并且帮助我隐藏身份的人。当天晚上的敲门因为运用了我们事先商量好的暗号,所以我知道是毛光解,也就不曾犹豫地去开门。可是没想到我刚打开房门,他就用一块手帕捂住了我的口鼻。我只觉一阵眩晕,手里的数码摄像机也这么掉了,再后来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我被绑在一艘皮划艇上。毛光解就在离我不到三四米的海滩边上。我只见他双手紧紧扼着一个女人的脖子,直到将她勒死。之后我又见他把一些鱼鳞片撒在那女人的尸体上,这时我看见了她的脸。我认识那个人她是九六届化妆系的蒋懿,她曾在去年的舞台剧《歌剧幽灵》中帮我化过妆。毛光解杀了人之后,回到我所在的皮划艇上,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把我绑在海礁那边一座破旧的灯塔里面后离开,今天上午的时候他又来到灯塔里面,然后就不由分说地把我化妆成美人鱼,接着又把我绑在海礁的后面,我不知他为什么要把我化妆成美人鱼,但是我知道他想要淹死我。后来,风暴又强了起来,潮水也涨了起来,本来我以为我这次死定了,没想到这时候小水姐姐游过来救了我。后来刘云飞刑警也开船到了,我们才这样脱了险。”
听罢田冶的陈述,马亚男只问了毛光解一句话,“怎么样,你还有什么话说?”
他没有回答,只是深深地低下了那颗罪恶的头颅。

尾声
风暴过去的时候,大家终于算是长长出了一口气。刘云飞和梅小薇两个同刚刚到达的镇派出所的警察们再一次对两具尸体和现场作一些调查。而其他人,尤其是经历了磨难的那些人则是高高兴兴地围在阳台上开起了茶话会。
马亚男喝了一口浓浓的咖啡,赞叹道:“干得漂亮,江律师。没有你们及时出现的话,我们这次真的要被那小子逍遥法外了。不过网先生我还有一个问题想问。”
“什么?”他推推自己的眼镜,然后笑咪咪的说,“如果我知道的话我一定告诉你们。”
“这个你肯定知道。”马亚男也笑道,“我想知道你在手机里给了小水她什么指示。是你告诉她凶手是谁的吗?”
“这个嘛……我只是告诉她凶手是谁,但是我只是根据在天津的那具尸体做出的推理,关于这岛上的事是怎么回事,我可是一点也不清楚。”
“哦,真的?”马亚男不相信,狡黠地问,“那么你能谈谈你是怎么通过那半具王嘉嘉的尸体判断出谁是凶手的呢?”
“这个,说起来很简单。我们都知道高智商的罪犯喜欢比拟杀人,因为他可以通过一些表面现象掩盖他更深层次的动机。这个案子也一样,毛光解之所以要以美人鱼来比拟,要做到三点:一,掩盖在天津犯案时留下的决定性证据;二,混淆蒋懿的死亡时间;三,通过美人鱼的传说来刺激赵平,最后逼他自杀。而天津这个案子为什么说他曾留下了致命证据呢?马警官,你是个警察,你应该知道在检验女尸的时候,都要检查她遇害之前有无遭到性侵犯。而王嘉嘉的死亡报告上对这一检查的结论是未知,所以我当时马上想到凶手应该是一个和她非常亲密的男人。因为只有害怕警察通过DNA找到他,他才要将她的下身切毁,同时另一点这个男人应该学过医。否则不会对支解尸体那么在行,这一点通过尸体上那整齐的切口就知道了。而这时在人鱼岛上有一个人是符合我这两点推论的,他就是谢广袤。他说他曾是王嘉嘉的男朋友,在不久之前他们分手,这不排除他说谎的可能;他说他是一个复员军人,因为找不到工作才去学校深造。但是他可不可能因为其他原因去蒙太奇学校呢,比如说报仇;还有他在部队里又是做什么的呢?就在我要对这两个问题调查的时候,小泉她把你们想到的连续杀人的动机告诉了我,也就是那个三年前在人鱼岛遇风暴失踪的名叫谢广莹的女孩的事。作为一个作家的条件反射,我发现毛光解这个名字倒过来正好是谢广袤三个字,这更进一步说明了他与此案的牵连,或者说他的杀人动机已经在我的眼前。于是我和刘云飞警官一起调查了这个谢广袤的人,发现他正是谢广莹的哥哥,三年前在西北参军,是个军医。一年前复员后回到北京推托了安排的工作到了蒙太奇学校学习。至此为止所有的事实都摆在我的面前,只差证据。于是我要小泉在他犯下最后一起谋杀案之前先来揭露案情。从以往的经验我明白,一旦他完成所有的谋杀,他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湮灭所有的证据,所以要有证据,只有逼他在众人面前露出破绽。按照心里分析,他决不会甘心于功亏一篑而放过赵平这个人的,所以只要有人逼他,他一定会露出破绽。但是出乎我意料的是他谋杀赵平的方法竟然是逼他自杀。这件案子,现在这样收场总算还称心如意,如果不是小泉冒着性命去救他和田冶小姐,我想我是绝不会原谅我自己的这种草率的做法的。”
听完网维的话,罗修在心里面叹了口气,“看了比起这个男人,还有很多的不足。”

天放蓝了,人鱼岛的风波也结束了,一大群人乘着刘云飞他们开来的轮船回去复命。这时在甲板上的田冶兴奋地尖叫起来:“快来看哪!!美人鱼,真正的美人鱼。”
所有人的眼睛一起射向海面,果然在五六十米处的海礁边,一条人首鱼身的美人鱼正从海面腾空出世,接着又是三条浮出海面,与她汇合。他们不敢相信地望着她们发着愣,等到回过神来,纷纷取出相机,她们已经消失了踪影。

<完>
终于结束了,真是对不起大家。因为意外的事故,所以揭密篇比原来说的晚了两天。
  • 上一篇文章:【秋季活动8】推理之门足球赛

  • 下一篇文章:[秋季活动13]推理学园之学园双煞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sworder』于2002-7-17 11:36:00发表评论:

  • 呵呵,结尾倒是挺浪漫的。。。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谁才该死?————献给我的结拜…[3312]

  • 夏日里的吸血鬼(04)[2322]

  • 凶宅(二)[2014]

  • 米兰探案——只爱同花顺[3156]

  • 该隐号疑云(3)修订[2203]

  • 马盖瑞探案---<虚拟世界的证据>(…[2045]

  • 推理秀——红莲火焰(全篇)[6410]

  • 香烟岛谋杀案(二)[1922]

  • 该隐号疑云(13)修订[2223]

  • 永不磨灭的证据(呵呵~又是我瞎写…[2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