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平静校园(全)
 作者:酷岛信屹  人气: 2337  发表于: 02年10月15日14点10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平静校园
作者:宇凝
(一)
六月三日。K中学。
黑板的左上角用红粉笔龙飞凤舞地写着:距中考还有30天!
中午一点,林枫在教室的一角奋笔疾书。几道阳光趁着没有窗帘掩护,穿过玻璃一头撞在林枫面前的卷子上,溅起一片晃眼的白。林枫皱皱眉,拿起卷子和笔换了一个不靠窗的座位,坐下,接着写。换座的整个过程不过一秒半。
教室里人相当少,大多数学生回家补充睡眠去了。也有一些对中考不是那么在乎的人或是在操场上上演“灌篮高手”,或是在这个小城市的某个角落玩电脑游戏,要不就是逛逛街吹吹牛抽抽烟喝喝酒之类,还有的则不知在哪个巷口进行着一场殴斗。
林枫此时把笔搁在一旁,正盯着一道题发愣。函数,尤其是二次函数的综合题向来让林枫头疼。
“连接BC……”身后突然响起的声音把林枫吓了一跳。回头看,原来是韩冰。他正眯着眼看林枫的卷子,一对浓眉夸张地挤作一堆。
林枫这才发现自己正坐在韩冰的位子上,急忙起身道歉。“没啥没啥,一点关系也没有,本班才女能坐这儿可是我一大荣幸啊。”韩冰的笑容甜得发腻。
这阴阳怪气的讽刺搞得林枫很不舒服,但她嘴上只是打着哈哈。她坐回座位,刺眼的阳光已经褪去,于是她取出尺子,把卷子上图中的B、C两点连了起来。
韩冰只在自己的座位待了一会儿就起身走到前排,找人聊天去了。他站在过道上,说话声音很大,林枫觉得有点吵。
这时一个女孩走进教室。她有着一头泛着红褐色光泽的长发,显然染过,一身白色无袖衫加牛仔裤。如果细看,可以发现她耳垂上闪烁着一点银色光芒。她大概化了淡妆,脸白得有点不自然,其实她即使不化妆也已经相当美了,再加上她那完美的身段,绝对足以吸引众人的目光。她微扬着头,一双妩媚的眼中却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冷漠和不屑。林枫正收拾着试卷,目光正撞上那女孩,她叫玲。
韩冰刚好挡了玲的道。
“让开!”玲突然发起怒来,刚刚的温柔荡然无存。她一把推开韩冰,径直走了过去。韩冰一声不吭。
这一幕在班里已是司空见惯的了,但林枫一直不明白玲和韩冰究竟有何过节——也懒得弄明白,她一向不太关心这些与己无关的事。她翻出英语书和本子,抄起单词来。
一点四十,单词抄完了,她刚想伸个懒腰,才看到军已经坐在前面埋头写作业。她愣了一下,马上低头找起下一张试卷。
“他有一双清澈的栗色眼睛,高高的鼻梁恰倒好处地嵌在眉间,额前的发常随着微风轻轻晃动,嘴总是微微抿着,似乎带着浅浅的笑意。他很高,瘦而矫健,一看就知道是篮球好手。成绩奇好,从未离过第一把交椅,而且他还是校文学社的骨干……一个完美的男孩。”林枫在日记里是这样写军的。
“哇,每天都那么用功呀?”
小蓝——林枫的同桌兼死党——这时也到了。
“咦,今天地球正常运转嘛,你来那么早干吗?”林枫笑道。
“非常时期,”小蓝坐了下来。“我也得用功了!”她扯出一张卷子。
“不可思议哦……”林枫还在打趣,手上的笔却一刻也不停。
(二)
“同学们啊,要警醒了啊,关键时刻了啊,还有一个月就中考了啊!你别看现在大家玩得好,到时候一毕业就各走各路了啊……”班上止不住的说话声使老刘在讲台上唾沫横飞,像乌鸦般啊个不停。
“哎哟,烦死了。”林枫把脑袋往臂弯里一埋,开始睡觉。身旁的小蓝早已沉睡多时。随着老刘“标点符号”的增多,教室里渐渐安静下来——原先说话的现在也快睡着了。即使清醒的学生大多也东倒西歪。军仍旧端坐,仿佛很有耐心地听着。还有第三排的陆少华——一个文质彬彬的戴眼镜的男孩——此时也坐得笔直,全神贯注地听讲。
“嘿,醒醒啦!”林枫在一阵推搡中醒来。
“唔……干吗?”
“下课了,还睡。”小蓝说。
“啊,糟了,后来讲了什么重要的没?”林枫有点急。
“好象没有,不过我醒的时候老刘说下周一第二次模拟考。”
“全市统考?”
“对啊。”
“哟。”林枫又开始找卷子做。
“乖乖!”小蓝惊叹一声,走开了。林枫叫住她:“哎你去哪儿?”
“文学社,今天选稿,最后一期了,稿子多得要命。哦对了,下节自习我不上了啊,老刘问起来帮我说一声。”
“行。吓,副主编都那么忙……”林枫看看军空空荡荡的座位。“主编怕就更忙了。”
韩冰那吵人的声音又传了过来:“喂,陆少华,这次模拟是不是又要和我比呀?“
林枫闻声望去。
陆少华涨红了脸,斜瞪着韩冰。
初二的时候,陆少华曾向总是和军并列第一的韩冰提出过挑战。可结果陆少华仍以一分之差屈居第二。在这之后,无论大考小考,韩冰总是比陆少华高出一两分。在尖子生的群体中,这样的事不胜枚举。
难怪陆少华有那样的眼神了。
“好嚣张的家伙!“林枫看着得意洋洋的韩冰,心想。
六月四日,距中考还有29天。
又是一个安静的中午,林枫照常在教室的一角卖力地做题。
韩冰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哟,怎么又来了。”他嘀咕着,声音不大,但还是传到了林枫的耳中。林枫好奇地一瞥。
韩冰正从抽屉里拿出一个浅蓝色的带图案的信封,拆开,信纸却是打印纸。这不和谐的搭配使林枫感到奇怪。韩冰看完了信,扬扬眉,微笑着把信装回信封,丢回抽屉里。
然而出乎意料,几分钟后,韩冰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脸色惨白。林枫听到他粗重的喘息声,顿感不妙。“怎么了韩冰?”“不……不知道,恐怕是……”韩冰开始咳嗽,冒汗。“你等着,我马上去叫老刘!”林枫急奔出教室。教室里其他几个学生依旧各忙各的,对发生的事浑然不觉。
“刘老师,韩冰哮喘病复发了!”林枫推开办公室门叫道。
(三)
韩冰已经被老刘送往医院去了。教室里经过一阵短暂的沸腾,马上又恢复了平静。林枫不声不响地走到韩冰桌前,突然心里一颤——桌上散落着些极细小的粉末,似乎是花粉。她又从抽屉中取出那封信,突然呆住了——信封上赫然写着“小蓝 致 韩冰”!
她很快镇定下来,拆开信看。信是打印出来的,怪不得用与信封不谐调的打印纸做信纸。不出所料,信纸上也粘有花粉。林枫看完信,若有所思。她又拿起信封看了看,信封上的字的确像小蓝的笔迹,可是信的内容却令人生疑。这是一封情书,文字有点肉麻,完全不象小蓝一贯的风格。小蓝写文章最注重“淡而深”,从不露骨地表达情感。无论是应试作文也好,小说散文也好,她的文字都不会见一丝一毫的做作,哪怕这封情书不是她真心想写,她也决不会勉强写出这种过分抒情的句子。
韩冰患的是过敏性哮喘,花粉过敏——这点全班都知道……这事可不简单呢。
林枫把信放进了自己的书包——做这事的人不可原谅!
小蓝来了,马尾一甩一甩的,很高兴的样子。她把书包朝椅子上一撂:“林枫,怎么黑着个脸啊?”林枫不说话,把信拿出来递给小蓝。
“呵,不会是帅哥情书骚扰吧……”小蓝边说边接过信看,笑容霎时僵在脸上,接着面色就阴沉下来。
“哪个混蛋!掉我的价!”
“哎哎哎别撕别撕!”林枫慌忙抢过信。“你听我告诉你……”
……
“绝对是计划好的,害韩冰,再嫁祸给你。”
“为什么……”小蓝还是一脸怒气。
“一定把他揪出来……”林枫眯着眼,喃喃道。她很快恢复常态,问道:“小蓝,我记得你是没什么仇人的吧?”
“当然。”小蓝口气坚决。
“再想想?”虽然很了解小蓝那极好的人缘,可林枫还是忍不住又问了一次。
“真没有,你应该清楚我。”小蓝还是摇头。
“也是,那就麻烦了。你看,趁人不注意往谁抽屉里塞封信之类的事,只要是咱班的谁都可以干吧。至于字迹,信封上的显然是模仿你的笔迹,信纸上的就更没什么好说的了。我想……”林枫沉思片刻,又看看四周,后排只有她和小蓝。“咱们只能想想韩冰有什么仇人了。”
“你说得对,我想想……唉。韩冰这种人,跟他有仇的起码有一打!”小蓝面露厌恶之色。
“那就拣严重点的说。”
“严重的吗?有是有,可……”小蓝犹豫。“说出来不大好。”
“连对我也要隐瞒?我会保密的。”林枫看着小蓝。
“好吧,”小蓝凑近了林枫“记得吗,初二时,韩冰和玲谈过恋爱。”
“恩,是的。”林枫想起来了。那时的玲和现在判若两人——清纯、活泼,似一线阳光。
“但有些事你不知道,韩冰曾经和玲……那个……”
林枫一愣:“真的?不会吧。”
“是真的。可后来,韩冰居然把玲甩了,不要脸的东西!”小蓝咬牙切齿,玲和她曾是极要好的朋友。 “之后玲就变了,你也发现了吧。”
“没错,难道是她……”
“不!……我不知道。”小蓝眼神黯淡下来。
短暂的沉默。
“我也知道一个人。“林枫又开了口。
“谁?”
“陆少华。你也知道,他和韩冰可是学习上的死对头。”
“怎么可能,‘眼镜’是个老实得要命的书呆子,哪会做这种事?”
“知人知面,谁晓得呢?”林枫叹口气。
“反正我觉得分数这种小事……”小蓝仍不以为然。
“小事?你不会理解的。”林枫轻轻摇头。
教室里渐渐热闹了。
“算了,改时再说。”林枫伸了个懒腰。
(四)
六月五日,距中考还有28天。
清晨。
林枫走出家门,脑子居然很清醒,很久没有这样过了。
天色阴沉。
她跨上单车,向学校飞驰。
她在停车处遇见军。
“林枫,脸色不大好呀。”军边说边移动了一下几辆车,在拥挤不堪的停车处为林枫誊出一个空位。
“可能因为熬夜吧,哦谢谢。”林枫锁好车,和军一起向学校大门走去。军一直像对待好朋友一样对自己,这使林枫很欣慰。
林枫对朋友总是很坦诚,她把昨天的事告诉了军。
“我看了那封信,是印的。”林枫只隐瞒了信封上有小蓝名字这一点。
“那么那人家里多半有打印机咯。”军说。
“也许吧,不过未必要有打印机才能打印东西嘛。”
“你打算查下去?”
“唔。”林枫很坚定。
“可是……这很难的,马上中考了,不要过分分散精力呀。”军严肃地忠告林枫。
林枫笑笑,未置可否。
进了校门,军说文学社有事,先走了。
林枫匆匆一瞥军的背影,就上楼去了。真是奇怪,每次一和军在一起就觉得愉快,哪怕是在这个本该灰暗的日子。也许是因为他有点象哥哥的缘故吧。林枫轻叹了口气,走进教室。
“小蓝,来那么早啊!”林枫看到正在背英语的小蓝,惊诧道。
“我不是说了要拼命了吗?这叫言出必行!”小蓝故作严肃的样子挺滑稽,但林枫却没有笑。“小蓝,告诉你一声,下午我不来了。”
“啥,这种时候请假……是不是生病了?”
“没有,今天……是哥哥的祭日,我答应过他每年都要去看他的……”林枫的声音低得几乎听不见。
“是这样……”小蓝想起:林枫的堂哥林毅在四年前去世。林枫平时总是爱提起她哥哥生前对她如何如何好。
“韩冰那小子他妈的活该!”突然有人大声叫骂。声音来自前排的一堆男生中间。“老子本来还想叫人扁那杂种一顿,现在省事了,妈的小子死在医院最好!”原来是皓波,他正蹲在桌上,一双黑皮鞋擦得贼亮。周围几个男生连声附和着皓波。
“对了,韩冰曾经打过皓波的小报告,好象是皓波有一次开玩笑说要叫人打韩冰——确实是玩笑,韩冰竟到老刘那里告状。结果皓波被狠狠批了一通。”小蓝说。
“是吗,又是一个。”林枫自语。
这时皓波点起一支烟,教室里立刻弥漫着呛人的气味。
“走小蓝,陪我去买支笔。”林枫眉头紧锁,拉着小蓝出了门。
校门口有个不小的文具店,不仅品种多,而且都很精美,K中的学生都爱去那里买文具。“呼,还是外面空气好。”林枫说。两人进了店,林枫在试笔,小蓝则翻看起那一叠叠花花绿绿的信纸。“咦,林枫你看!”小蓝抽出一个信封,这和那封肇事的信的信封是一样的。“还有,我想起来了,前几天我就看过这个信封,本来想买的,可是钱忘带了。后来也就忘了再去买。”小蓝又说。“不过,也许是巧合吧。”
林枫看着那信封,沉思着。
真的是巧合吗?
(五)
六月六日,距中考还有27天。
傍晚。
“老爸,下周一我们二模。”林枫一进门就冲着正在沙发上躺坐着看电视的林宇祥嚷。
“哦?这是考前最后一次了吧。”林宇祥懒洋洋地问。
“是呀,前几天就通知了,我忘了说。嘿嘿,老爸……是不是老规矩……”林枫一脸坏笑。
“又来了,唉你这丫头真麻烦。好好好,只要比一模进步10分以上,我就答应你一个老爸能做到的要求,行了不?”林宇祥一边“爽快”地说,一边心想:“无非就是买一套侦探小说嘛,简单。”
“这可是你说的,不许悔改呀!”
“那是当然。”
六月七日,距中考还有26天。
“陆少华,帮个忙行吗?”林枫走到陆少华桌旁。陆少华这时正在做练习。
“哦,什么事?”陆少华抬起头,一双眼睛熊猫似的。
“你看这题我不会……”林枫指着一张崭新的试卷。
“唔……你看,这样……”陆少华接过试卷,认真地讲解着,他没有注意到林枫递试卷的怪异方式——是用食指和中指的侧面夹着递过来的。
玲的桌上掉下一张不知从哪里飞来的纸条,外面写着:“请传给林枫。”
“烦人。”玲随手把纸条准确地丢到最后一排——林枫的桌上。
林枫的嘴角微微翘起。
自习课,老师开会,教室里一片混乱。角落里有人在打闹,弄翻了几张桌子;在走道上乱跑的人不时被绊倒——原来是某人正弯下腰打手机;有男生跑到女朋友身边,不安分起来,当然他们有充分的理由——“机会难得”嘛;而更多的人则在默默地俯首拼命——后天二模,临阵磨枪不快也光嘛。皓波当然不会安静,他这时坐在第二排——平时他是不坐那里的——折起纸飞机来。不一会儿教室就成了繁忙的“机场”,值日生则暗暗叫苦。
其中“一架”飞机不偏不倚正打在一直默默写作业的林枫脑门上,她刚想发作,一看是皓波丢的,乐了。她弯下腰用两支笔夹起跌落的纸飞机端详,纸张还很新。她快活地自语道:“自己送上门来了。”
六月十日,距中考还有23天。
二模的最后一科化学考完了。
走出考场,林枫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考的如何?”紧跟着出来的小蓝问,看样子她考得不错——至少没有考砸。
“还行,应该可以达到目的了。”林枫兴高采烈地说。
“目的?”
“是啊,你跟我来……”
(六)
一张卷子,两张有折痕的练习本纸,其中一张上写着一行字。三张纸都很新,而且它们的左上角分别写着L、H、LU的字样。
小蓝迷惑不解地看着林枫放在桌上的这些东西。
“这些上面分别是玲、皓波和陆少华的指纹,我弄来的。”林枫似乎有些得意。
“什么,你要查指纹?你怎么查啊!”小蓝大为意外。
“我说你怎么就不长记性!我爹干吗的?”
“噢噢我记起来了,你爸是刑警……喂,你要把这事告诉你爸?是不是太兴师动众了?”
“这是不得已啊,没别的办法了。你放心,我可以扯谎呀。我就说有人冒你的名写情书恶作剧被老刘知道要问你的罪,而我就把情书偷拿来检查要为我的好友洗冤平反云云……”
小蓝这时只觉得过去自己以为林枫比较老实的看法受到极大打击。
“可……你爸会管这种小事吗?”小蓝仍不放心。
“会的,你知道我爹唯一的优点是什么吗?”
“啥?”
“坚守承诺!”
小蓝听得一头雾水。
“你先别管它了,总之我有办法就是了。”林枫说。“呃,我还要取一下你的指纹。”
“什么?你怀疑我?”小蓝脸色变了。
“才没有,我是想……万一信上指纹不对,至少可以帮你洗脱罪名啊。谁知道韩冰出院后会不会追究这事呢?”
“是这样,误会了误会了。好的”
六月十二日,距中考还有21天。
小蓝兴冲冲地走向林枫:“嗨,我看过分数了,已经出来咯!”显然她的确考得不错。还没等林枫问, 小蓝抢先说:“你是想先听军的分呢,还是想先听你自个儿的?”
“你你你什么意思?”林枫脸通红——不知是气红的还是羞红的。
“我告诉你,军617、你611,第一和第二!情侣分哪林枫~”
“少在这儿胡说八道!你是说我611?”
“啊。”
“成功啦!比上次高出11分呀!”林枫差点碰翻桌子。“哦,对了你几分?”
“571,破天荒冲进前十!哈哈今天我请客——”小蓝喜形于色。
“不错嘛……陆少华呢?他几分?”林枫突然问。
“他?他……和军一样。”小蓝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对了,如果真是他的话,他的目的不是就达到了么!韩冰没有参加这次考试,他就上来了。”
林枫沉默不语。
六月十五日,距中考还有十八天。
“小枫啊,你要我帮你查的我已经让技术组的赵叔叔弄好了,就放在你桌上。”林枫一进门就听到爸爸的声音。“以后不许再管这些事了,心思要放在中考上!”
“知道知道。”林枫一边敷衍着,一边迫不及待地冲进自己的房间看结果。
她呆住了。
信封和信纸上并没有嫌疑者的指纹,但——都有小蓝的指纹!
(七)
六月十七日,距中考还有16天。
“小蓝,”沉默了许久的林枫突然问道。“那天你在商店看信封时,那个人在吗?”
“好象……对,在那里。”小蓝呆住了。“难道……”
林枫不再说话。
六月十八日,距中考还有15天。
他在桌上发现一张字条。
“放学后请留在教室,有事要说。
林枫”
他把字条揉成一团,丢进垃圾桶。一丝隐隐的不安涌上心头
中午放学,其他人都走光了。他按约定留在教室。林枫轻轻走进门——她刚刚一直在门外等人散尽。
林枫在他对面坐下,招呼也不打,就开始滔滔不绝。她讲到自己怎样发现那封诡异的信,讲到对她对事情的初步推测,讲到取指纹,讲到令她震惊的鉴定结果……她并没有看着他,两眼直视窗外,就这么自顾自地讲着。
他默默地听,感到口有些干。
“当得知小蓝的指纹在信纸上时,我意识到问题远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简单。”
“于是我回顾过去的调查过程,才发现我的想法是多么经不起推敲。”
“我也怀疑过小蓝,也许她故意留下明显的证据,让人反而觉得不可能是她。”
“但我仔细观察了鉴定结果,发现不可能是小蓝。”
“从打印纸上的指纹鉴定结果可以看出:纸的正面有拇指指纹时,背面一定相应地印有食指中指的指纹,有时也有无名指和小指的;反之也如此,拇指与其余四指的指纹总是对应地印在打印纸的两面。”
“可是请注意,这张纸是折过的——上下左右反复对折过的,那么上面理应出现拇指指纹与其余四指指纹不对应的情况。例如拇指指纹出现在纸张上端,其余四指指纹出现在同侧下端之类。可是根本没有出现这种情况!”
“而那个信封上的指纹就更好解释了:小蓝告诉我她曾经在校门口那家文具店看到过那种带浅蓝图案的信封,想买,临付款才发现忘带钱。”
“我们女生在买东西前肯定要先认真查看。小蓝当时自然也会用手拿起那信封来看,她的指纹就这样印了上去。”
“那么事情就明了了:小蓝放下信封离开,有人紧随其后买下了那个信封——当然他不会留下指纹;在某个场合,那人又用某种方式使小蓝碰到他事先准备的空白打印纸,再用这张打印纸把信打印出来。至于信封上模仿几个字,那并不难。”
林枫突然停下,转过头直盯着一直沉默的他。
“我说的对么,军?”
教室里死一般的沉寂。
“你……”军好象说得很吃力。“怎么会怀疑的?”
“那天早上……我说:‘我看了那封信是印的’,而你立刻说:‘那人家里多半有打印机’……”林枫的声音夹着一丝沙哑。“‘我看了那封信,是印的’并没有明确地指出信是打印的、复印的还是用纸蒙在字上描印的,而你却不假思索地提到打印机……当然,我是有点过于敏感了,说不定你原先就是这么理解的。可我偏偏忍不住沿这个思路想了下去:你和小蓝都在文学社办事,你有很多机会让她碰那纸——比如偷偷把纸混入归她审核的那堆稿件里。有的稿件是打印出来的,作者有时因为粗心也可能在稿子中混入白纸;何况你们接到的稿子较多,很忙,因此小蓝是不会注意那混入的打印纸的。”
“就凭这些我还无法肯定,于是我又问小蓝那天在文具店是否见到你,结果她说见到了……”
军那双栗色的眼睛一直看着地板。
“该。”军的眼中突然闪出寒光。“他该!”
“上个月月底的数学测验你记得吗?就是满堂红那次。”军的脸色很快平缓下来,但还是蒙着一层灰暗。
“记得,本来你是唯一及格的人,但后来老师说批错了一处……”林枫仿佛意识到什么了。
“根本没有批错!是韩冰那小子偷偷地把我的卷子改了,然后把他和我的卷子一起拿给老师说什么答案明明一样凭啥他错我对!”他的脸色发青,瞪着眼,拳头捏得格格响。
“我曾两次给韩冰带有花粉的信,我知道他因为有病对花粉过敏。可是因为那两次信封上不是没署名就是署了假名,那小子连看都不看就把信丢了。”
“……那天我看到小蓝摆弄文具店的信封,就想利用她……”
“我……我本来并不是一心想害小蓝的,我和你关系好,小蓝又是你的好友,这样别人是怀疑不到我的……我也没想到真有人会查指纹,我只是想……既然做了,就要做得完美……”
“‘完美’,呵,你总是要完美……你会做这种事,”林枫极力克制自己的语调。“也只是因为韩冰破坏了你的‘完美’吗?”
“什么‘只是’,你知道吗那是我第一次不及格第一次被爸爸抽耳光第一次蒙羞!”军又一次激动起来。
“就为了这个去杀人?”林枫声音有点发颤。
“杀人?我只是教训他,他活该!”
“够了!”林枫突然咆哮起来。
军怔住了,他呆呆地望着林枫——她两眼中晃动着亮光,肩头微微颤抖。
……
小蓝静静地站在教室外,林枫和军都没有看到她。
这时军象个木偶一样,迈着迟缓的步子走了出来,面色惨白。他面无表情地看看小蓝,走了。
小蓝悄悄进门,见林枫木然地望向窗外。
窗外阳光灿烂。
小蓝知道,林枫发怒不全是因为军嫁祸给自己。
四年前,林枫的哥哥哮喘病突发,因抢救不及时去世。
尾声
六月二十六日,距中考还有6天。
韩冰已经康复出院,他并没有追究那封信的事。
军一周前突然向校方提出休学。考虑到军的学习优异,已不必担心其中考成绩,校方于三天前批准军自己在家复习直至中考。
仍是一个安静祥和的中午,在宽敞明亮的教室里,阳光倾射而入。教室里只有林枫一人。她还是一如既往地笔走游龙。
她停下来,茫然地四顾空荡荡的教室。
书本和试卷忽然散落了一地,在阳光下白得耀眼。
(全文完)
  • 上一篇文章:二日并光

  • 下一篇文章:大着胆子也贴一篇,各位大大不要笑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ives』于2002-10-15 14:10:00发表评论:

  • 不错阿,使我又回到那个辛酸的年代,现在初中生也开放的拉,其实恋爱,ml,在我那个年代也有,文学社就没有,大家都不喜欢语文,呵呵。

    推理很不错阿,就是旁边的嫌疑犯,不够突出。
  • 普鲁斯特』于2002-10-12 15:42:00发表评论:

  • 小说虽以时间顺序分节,却相当的连贯,对指纹的情节设计,很好的找到专业和业余的平衡.人物形象的设置也与所处的环境比较协调.不过推理的成分稍微少了些哦.
    写得不错,期待新作.
  • 酷岛信屹』于2002-10-12 13:55:00发表评论:

  • 【arbuckle在大作中谈到:】

    >又看到一篇校园故事的,不错,不错。
    >不过这里的初中生真是成熟啊,会有文学社,会谈恋爱,甚至会ml。初二,应该是14岁,太早了一点啊。建议改成高中和高考。分数改一下,其余照旧。
    >推理上似乎弱了一点,除了军之外,其余的任何同学都有可能干这种事啊。如果不考虑动机的话。
    >现在的学生真的会为分数干这种事情么?怕怕,偶中学也曾经不及格,也每当回事啊。也现在也混到了Thu的说。

    初中生不成熟?天,你真的是当过学生的吗?
    初三,不是初二。
    推理是牵强一点吧。
  • arbuckle』于2002-10-4 6:55:00发表评论:

  • 又看到一篇校园故事的,不错,不错。
    不过这里的初中生真是成熟啊,会有文学社,会谈恋爱,甚至会ml。初二,应该是14岁,太早了一点啊。建议改成高中和高考。分数改一下,其余照旧。
    推理上似乎弱了一点,除了军之外,其余的任何同学都有可能干这种事啊。如果不考虑动机的话。
    现在的学生真的会为分数干这种事情么?怕怕,偶中学也曾经不及格,也每当回事啊。也现在也混到了Thu的说。
  • 酷岛信屹』于2002-8-4 16:59:00发表评论:

  • 感谢!这篇文章我是花了不少心思,但……确实还是太嫩了呵呵呵呵,希望大家多多指教!我还会努力的!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章家溪迷案(修订版。第五章)[2222]

  • 第六感神探系列————《死神在…[4227]

  • 夏至夜捉鬼(1)   (阿元著)  转载…[2174]

  • [秋季活动4] 血红色礼物[3849]

  • 网维的侦探手记II——希腊台球之…[4815]

  • 夏秋冬[2530]

  • 大使的愚人节[2769]

  • 莫 名 其 妙 的 杀 人 案(下)[2615]

  • 网友侦探系列——生日聚会杀人事…[2273]

  • 网维探案——狐仙传(10)完[36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