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邪魅红妆
 作者:水天一色  人气: 3959  发表于: 02年12月04日19点38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一个小故事,大家别见笑……



"好了。您的手先这么放着,打完前尽量不要大动。这种药可能有点疼,要是觉得滴得太快,就调这个旋钮……"
"冷萱!"
听到有人叫,我抛下打点滴的病人直起身子,看见我的死党。她正招手叫我过去。
"怎么了?"
她拉我到一边,对门外走廊指指点点:
"外边那个人,看见没有?从早上就来了,也不挂号,也不和人说话,就一直静静地坐在哪儿,也不知道要干什么,挺瘆人的。前两天进来个要饭的,护士长就训了咱们一顿。这次是不是在她发现前解决一下?可是这人也没大吵大闹,不好叫保安拎出去……"
她意犹未尽地发表意见,保守估计后面还有几万字等着,让她采取什么行动是不可能了。
"要不然……我去看看?"
"好啊。"她立刻闭口不语,看起来正中下怀。


我走向那个传说中的人。
竖起的报纸挡住他的脸。他似乎坐得很低,像整个堆在椅子上。右腿横架在左膝上。可是这鞋的尺码,如果是男的,未免太袖珍了。是"她"的话,这嚣张的坐姿……
"请问,您来我们医院是……"
她放下报纸--
我这下终于知道什么叫"眉目如画",可惜是比着尺子画的。直直的眉毛,直直的眼睛,直直的鼻子,直直的嘴。眼睛里有一种……东方人的忧郁?不,那是形容美女的,在这里应该用无精打采。嘴唇闭得像人类头骨般严丝合缝,大概不常笑也不常说话,加上束在背后的长发,显得一派学究气。这样的人似乎适合待在大机关大企业里,手里拿着一叠资料,对着上司略欠着身子,却保持倨傲地一开金口:"这次的规划,我是这样考虑的……"
总之,一定是个很难相处的人。
她终于低沉地开口:
"我来找人。冷萱在这里吗?"
"我……我就是。"找我?
她把报纸伸过来:
"你在找人合租房子吗?"
"这确实是我登的广告。"
我现在住的地方,以一个人来说太大了。女子独居感觉也不安全,找个人同住虽然没大作用,但至少可以壮胆。
"有什么条件吗?"
"女性。"否则似乎引狼入室。
"我呢?"
她说话过于简练了吧?
"这个……"我不太想答应,赶快岔开话题,"对了,你既然是找我,为什么一直坐着不进去?"
"你们在上班。"
她望着我背后,我也回头看。同事们有些骚动,串来串去,说话声音也大起来,显然已经到了中午的吃饭休息时间。
"你先跟我进来吧,别坐在这儿了。"
先客气一下,拖延点时间,想想怎么婉转地拒绝。一个性格如此怪异的人插入我的生活,不!


大家吃了饭,坐在一起聊天。
"上次的照片洗出来了。这是你的。"
前些天和同事约出去野餐,想不到拍照的人效率挺高。我翻看着照片,不时瞟一眼一直坐在角落里的她。
她不久前心领了我买一份饭给她的好意,我想是因为她发现我们医院食堂的饭实在不是人吃的。
终于有人发现了她:
"这位是……"
我正不知怎么回答,我死党的大嗓门拯救了我。暧昧的声音:
"萱……高医生来了呦。"
这么解围的话,我宁愿忍受介绍不明来客的尴尬。
我的死党说过:可爱的女孩子身边总有几个追求者,这个姓高的就是其中之一。我一开始就对他没好感。他总是摆出一副高人一等的样子,似乎追我是一种恩惠,我答应是一种必然,拒绝则是不识好歹。名牌医科大学毕业的就可以这样?
本来我有时还会反省自己,是不是因为他资历太好,自卑感让我产生偏见。可是,后来发生了一件事。
我有什么心事时,喜欢找张纸写下来,反正医院的纸多的是,印了东西的也可以用背面。有一次我正写着,他来找我,在我的再三阻止下,硬是把我写了一半的东西抽走去看。当时我气得全身哆嗦,但考虑到淑女的风度,没有赏他一记耳光。
在这之后,他就被彻底打入黑名单。
"你在干什么?照片?我可以看看吗?"他傲慢又假装温柔的声音令人作呕。
还看?!
照片和随笔一样,是我非常生活非常透明的部分。我讨厌任何人--尤其是这样的家伙--分享。
他虽然说的是"可以",似乎是询问的语气,但直接伸过手来。
"不行!"我要坚决捍卫,不能让他得逞。
"看一下而已呀,没关系吧?大家都是同事嘛。"他故意提高音量,引得全科室看过来。
都抬出同事的身份了,再不答应似乎是我不通情达理。但是……
我想着上次的事,捏着照片往后退。我退一步,他进一步。
我觉得后面没路时,忽然撞到什么。
一只手伸出来,轻轻护住我的腰。我不自觉地往后靠,感觉松了一口气,很安心。她的头放到我肩上,让我承担自己以外的重力。这下我倒不知道她到底是在支持我,还是在依赖我。
她从我手中抽出照片,背面对着他:
"这个呀,没有什么,生活照。我们在家里穿睡衣拍的。要看就过来拿。"
说着把手伸过去。
她的声音依旧低沉,却十分清晰,穿透室内残存的嘈杂。这下真的鸦雀无声。
高医生像前面有病毒一样,立刻定住前进的脚步。
情况很清楚:是个人就知道她在撒谎;是个人就明白只要拿到照片就可以证明这点;是个人就清楚,高医生绝对不敢伸出手去,说"我想看,拿来!"
是场不错的戏,大家都在看,我怎么能错过?
我肩膀上的另一颗头打了个哈欠,她这时的表情一定是半闭着眼睛,好像他再不决定她就要这样睡着了。
站在我面前的讨厌鬼攥着拳头,有点颤抖,努力瞪着她,但似乎没什么效果。他喉咙动着,咽下一口口水,再咽下骂人的话,可惜没咽下满腔怒火,终于气冲冲地跑开。
好姑娘不该幸灾乐祸,但我今天面部抽筋,做出类似笑的表情,实在是不得已的。
她放开我,站直身子,把照片放在我手里,后退躬身,却抬着眼睛看我,似乎要说"很荣幸为您服务,女士"。我暗中动动肩膀--她的下巴看起来不尖,压强还是蛮大的。
护士们都围过来,刚才打听她的那位继续话题:
"你还没告诉我,她到底是谁呀?"
我笑着揽过她的肩膀:
"是我的室友。"
"大家好,第一次来,我叫张轻羽。"
她略为欠身,把手伸出去。同事们楞住,然后一个个伸出手。
天!握手礼?!这个人……
说实话,我有些后悔。


"轻小姐,已经下午了。如果您睁着眼睛,不如起床了。"
"我在思考很严肃的问题。"
"还是那个关于事物两面性以及对立统一的哲学问题?"
她上次赖床的理由是分析为什么世界上存在着睡觉这么美好的事物,居然还有起床这么令人厌烦的东西站在对立面。
说起来,我们才相处不到三个星期,我居然敢讽刺她了,初见她时那种敬畏的感觉早已荡然无存。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了这种变化,大概是从发现她不难相处开始。她的性格完全不是我想象的样子,声音也不总是一开始的低沉,她激动起来音质很尖,让人的耳朵处于紧张状态。当然,这是她自己说的,我没有亲眼见过。不过也幸亏如此,否则我就需要一面安抚她,一面祈祷邻居别来提意见了。
如此大的反差,曾让我怀疑她有双重人格。她解释说,第一次见面的表现很多是装出来的。她要表现得稳重而彬彬有礼,因为需要房子住。还说"你那时不觉得我很正常?"
正常?她是演技太差,还是标准和别人不一样吗?或者这就是古人说的"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因为她现在的行为举止依然……很怪异。
比如望着天花板说:
"老考虑一个问题多没新意?这次是生物学课题。"
"噢?"
"我其实一直都想起床,但要坐起来,必须仔细揣摩应该运用哪几块肌肉,以及安排它们的顺序。"
看见了吧?就是这样……
"哎呦!您可得好好想,一不留神就闪着。"
不理她了,我去做我的事。


她终于起来了,衣服很单薄地站在窗前。
"外面在下雨呀。快把窗户关上。"
她扭头看着我,似乎不认为下雨和关窗有必然联系。
"要不你去穿件衣服,我心疼感冒药。"
"可是我离开去穿衣服,这里没我挡着雨就会溅进来,你会更心疼地板。"
她做任何一件事,和做任何一个决定,似乎都是经过深思熟虑,有理有据的。其实,我总觉得,她只是任性而已,想做什么,于是就去做了。一旦有人质疑,她总能随机应变出几百条理由,其中有些甚至很傻。我从来不是那种公认的聪明人,所以不懂得装傻的乐趣。
很久之后,她关起窗子坐在桌前。
"昨天还很晴,可是现在……好大的雨!"
"你也知道呀。快去把头发和脸擦干,我给你看相册,认识我的一些亲戚。"
"有必要吗?"
"为了不让你再把我表哥关在门外三个小时。"
"是你自己说不认识的人不让进来的呀。"
我安慰自己说,有安全意识是正确的。然后把可能来这里的为数不多的几个人介绍给她。
"这个是谁?"她指着一张两个小女孩的黑白照片。
"是我和我表妹冷芳。她也是护士,就在我们医院神经科。"
"为什么不让她和你一起住?"
"她有自己的事。一般也不会来找我,有重要的事情商量除外。"
"她现在多大?"
"小我一岁,应该比你大,前些天刚过的生日。"
"我看见她会记得叫芳姐。"她一般称我萱姐。
她说罢闭嘴不再问。能不能有点好奇心?问完了年龄该问什么?快,继续呀。就算你不问,我也想说。
上次也有类似的情况。我说"你这件东西买得……",她没有如我所愿地问"噢?怎么了?",只是"嗯"了一声。然后我们沉默许久,我说"你不想听我说什么",她对我笑,"我问不问你都会说,我何必问?"而我实在是太想倾吐了,于是哀叫"轻……",她似乎很容让,"你说就好,我不介意听。"
那时候我知道了,她做一些事,欢迎你干涉,而她以向你解释怪异的理由,看你惊讶或大呼"不理解"为乐。而其他事,则讨厌别人指手划脚。
或者是逆反心理太强,你预测她一定会问,她就偏不让你如意。这次不会也等我自己坦白吧?
她犹豫着,守株待兔地表明她看透我的意图而显示聪明,和不喜欢看女性为难的绅士风度在斗争,后者占了上风。
她终于决定放我一马:
"她有男朋友了吗?"
"这个……唉!"我解脱了,"大问题呀,为这个烦恼很多年了。小时候有一个青梅竹马,她就一直等到现在。怎么样?稀有动物吧。那家伙是学电脑的,现在在一家小公司上班,经常加班什么的,地位大概很重要吧。昨天还被临时安排出差,上午在这里,下午在别的省,实在是够忙。但总的看起来,也不是什么太出色的人物,我看不出他哪里好。我这个妹妹呀,真是挺傻的。人家这么多年,一点表示都没有,我看是没戏。"
她耸耸肩:
"每段恋情都必须这么抑郁吗?"
恋情?我刚才说了什么?似乎应该保密的。虽然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会这样做,但多少应该反省一下。
"我还是说出来了。人家说要想泄露秘密,就把它告诉女人。这话似乎有些道理。"
"也不是呀。一个人独自保守一份秘密,会有很大的精神压力,还是需要和人说说。如果是男人,最好告诉最爱他的女人,这样绝不会泄露。当然,要在保密期限内保证一直爱她。"
她的众多理论虽然古怪,有时倒也有理。
响起急促的敲门声。一开门就冲进一个拿着滴水雨伞的人。
轻的眼睛闪了一下,显然已经认出照片上的女孩长大的样子。可是……等等!她怎么看起来很正经,一副学者风度?难道每新认识一个人都要重来一遍?
"芳,你怎么来了?"
"姐,出了些事,我来找你拿主意。这个……"她看着我背后。
"是我的室友。"
轻羽问过好,行过握手礼后,我们三人围坐在桌前。
"怎么赶今天?这种天气……事情很重要吗?"
"是。我最近碰上些诡异的事,一直在考虑要不要报警。"
"这么严重?"
"是。几天以前,我收到一个字条,写着:'请于明日下午4:53到医院大门往西第三根电线杆下。有重要东西给你。'因为那是我生日的前一天,我就以为是同事们开的玩笑,给我个惊喜什么的,也没多想,决定到点就去。可是第二天中午,我又收到一张字条,写:'约会取消'。这实在是个好消息,因为那天忽然降温,天阴森森,风要把衣服吹透似的,我实在想在屋子里呆着。可是也说明这件事不是同事搞出来的。我觉得非同寻常,一直惦记着。我没有告诉别人,可能是有点想自己搞清楚。"
"昨天,又收到字条,和第一张基本相同,只是时间改成了4:56分。今天,我就打着伞到约定的地方等,可是什么人也没有出现。我等了一会儿,正要走呢,公用电话响了。当时周围下着大雨,天色也比较黑,忽然就……我挺害怕地瞪着它,最后还是接了。我一个劲地'喂',那边没有人说话。静了好半天,里面才有人声:'别等了,回去吧。'然后就挂断了。"
"我拿着电话好半天,觉得这件事实在太恐怖了,就直接跑来你这里了。"
"这个……实在是……"我也觉得有些发毛,好在有丰富的侦探小说阅读经验支持着我,还可以进行理性的分析。
"你是怎么收到哪些条的?"
"约会通知那两张夹在我家门上,取消约会的那张是压在我医院的饭盒下面。"
"你是不是也和别人合住了?"门上的条是给别人的吧?
"就我一个人。而且就算错,也不可能医院和家两边同错呀。字条应该就是给我的。"
我又想了一遍整个过程,没有什么突破。
"虽然得不出什么结论,但是我觉得还是报警吧。那些字条是重要线索,交给他们,分析笔迹……"
"没有可分析的,是电脑打的。"
"那就分析打印机呀。我想内幕一定不简单,可能是非法交易。"
有点不对,这些怎么可能扯到芳身上?
轻一直趴在桌上听着,这时直起身子:
"在那么明显的地方吗?医院门外应该是马路吧?"
"是。"芳回答,"还是很宽的马路呢。"
"约定的地点附近都有什么?"
"没什么特别的,也就是电线杆、公用电话、树,还有花坛,绿化种的灌木,社区福利安的花园长椅……"
"长椅?是镂花的靠背吗?"
"不是,就是横木条,没有花纹。"
"没有其他东西了?"
"应该是没了。"
轻羽的直眉毛变成折线,保持了一会儿忽然问:
"对了,打公用电话的人是男是女?"
"没听清楚,雨声很大,能听见已经不错了。"
她微微点头:
"嗯……那个公用电话是什么样子的?蓝顶透明壁的那种?"
她脸上挂着明知道自己说错的笑容。
"不是,是橙色的那种。长得像两个勺子并在一起,圆圆的……"
"哈哈哈……"
骤然扬起的大笑声实在吓人。轻呀,就算你不用淑女"笑不露齿"的标准要求自己,也不用抬着头,嘴张到夸张的地步吧?
"行了,邻居找来了。"什么事值得笑成这样?
芳倒是满怀希望地问:
"你发现了什么吗?"
"哈……哈哈……"许久之后,她才努力地平息余笑,"我只是在感叹,那里的街道布置得实在太差,一点美感都没有,有情调又会审美的人真是越来越少了。"
"轻!"我的声音在发抖。
她急忙摆手:
"息怒!别这么紧张,这件事我已经看懂了。"
转向芳,如同川剧变脸般,换上一副令人不得不信服的严肃面孔。
"本来,不应该这样的。"
"什么意思?"
"就是说,你看到的发生了一些意外后的情况。依照原本的设定,电话里说的那句话,其实是……"
她故意停顿,环视我们期待的表情,然后盯着芳的眼睛,用话剧舞台上那种低沉浑厚的声调:
"'注意脚下!'"
芳一个激灵,不自禁低头看去。
"你记住这句话,明天后天约会时间再去那里,也许会有惊人的发现。"
"可是……"
"一定要尽快,再晚估计就来不及了。"
芳疑惑地看着她。她则露出柔和甚至慈爱的笑容,不置一词。我想问清楚,但看样子,她不会说。


这两天,我故意拿些侦探小说在她眼前晃来晃去,有一句没一句地评论,希望能引发她的好奇心,和我讨论起来,我可以趁机把话题引到芳那件事上,她就会把一切解释清楚。我想的很好,但现在发现,充其量,只是"想的很好"。
我忘记考虑她的逆反心理,一旦察知你的意图,就绝不会轻易让你如愿。她显然比我沉得住气,最后,我还是要主动出击。
"你看侦探小说吗?"
"看过一些。"
"你觉得那些侦探都怎么样?"她一定会说很厉害,我就回答"你也很厉害,前些天你的表现就像个侦探",这样就成功了第一步。
"很愚蠢。"
"啊!……"我总不能说"你也很愚蠢吧","为什么?"
她正色说:
"萱姐,你知道灵能力者吗?"
"知道,就是可以看见鬼的人。"
"灵能力是一种能力,似乎很优越,却让他们可以看到常人看不到的鬼魅,他们眼中的世界反而要恐怖得多。"
"可是……"
"你想说这和侦探有什么关系?推理的能力同样道理,拥有的人只会看到更多丑陋,也可说是可悲的能力。那些侦探,真的可能一点不受影响,不管目睹什么,都一直保持阳光心态,义无返顾地进行推理、缉捕凶手、打击罪恶吗?毕竟不是机器呀,有血有肉,必定会失望,会痛心,会难过。明明比其他人聪明,却过得不如他们轻松愉快,不是愚蠢是什么?"
她的语气决断肯定,神态惟我独尊,似乎在教导我接受真理。我也确实没有那么思考过,一时沉浸其中,连话题转移了都没有注意。


我下夜班回家,都顾不上补充睡眠:
"轻!你给我解释!"
正在看书的她手抖了一下,然后若无其事地看着我,顺手把书扣在头上,像加了个屋顶。
"怎么了?"
"刚才在医院食堂,我碰见了芳的同事,她说芳几天没上班了。最近加护的病人特别多,我忙不过来。是你主动说你在找工作,比较有空,会替我关照她,我才放心的。这么大的事怎么不告诉我?"
"我也不知道呀。"
"你没打电话给她?"
"没有。"
"请问,你怎么关照她的?"
"在精神上支持。"
"你!"
我几乎是愤恨地去拨电话,后悔错信了她。
"放心……"她摆出认为我小题大做的表情,"一定不会有事。出了问题,我请你吃饭。"
吃饭?芳要真有个万一,怎么也补不回来。我现在脑子里塞满了可怕的念头……她无故不上班……绑架……失踪……谋杀……
"喂?"
那边接电话了。
"芳吗?"
"是我。我刚才去找你,你不在。"
"哦,我刚下班。"她在,我安定了一些,"有事吗?你最近怎么样了?"
"我……我……姐姐……"
她从来只叫我"姐",不叫"姐姐"。果然,她哭起来。声音很压抑,大概捂着嘴,然后立刻转为控制不住的失声痛哭,听得我心惊不已。
我摔下电话,立刻后悔,怎么也该安慰两句问问原因呀,于是又要去拿电话,想起那哭声,心里却踌躇着,手停在半空。终于缩手转身:
"轻……这是怎么回事?"
她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她对你哭吗?也难怪……你还不知道嘛。"
"我到底不知道什么?说清楚!"
她抬腕看看表:
"时间正好,和我走吧。"


"今天阳光真明媚呀。"她扬着脸,享受地微笑。
"你到底要干什么?带我去哪儿?"
"解释所有这些事呀。亲眼看到比较直观。"
"这到底是……"
"还记得芳姐的字条吗?实在是很奇怪呀。一般人约会,怎么也约个半点一刻的。纸条上的时间,一次4:53,一次4:56,有零有整呀。如果是要和什么人见面,没必要这么精确的。另外就是,两次约会都没有结果。是什么原因呢?猜猜看。"
"你说!"我没心情动脑子。
她笑起来,似乎对我的紧张表示无奈:
"因为两次约会的日子,有一个共同点--天气不好,换言之就是没有太阳。而对方说要给她重要的东西,我觉得其实是要给她'看'重要的东西,而这东西只有在特定的时间才出现,还会因为过了几天而改变。会是什么呢?"
她忽然停住脚步。
"怎么不走了?"
"到了。"
"到了?"
我环顾四周,这里是马路,比较宽。现在不是上下班高峰时间,所以没有什么车,也没有什么人。路边立着一个橙色像两个勺子的公用电话。
"这里怎么了?"
"记得我和芳姐说的话吗?"她又调出话剧表演般的声音,"'注意脚下'!"
我低头看去,她继续说着:
"虽然这里不是纸条上约定的地点,但是也差不多,当然时间上会有些出入……"
她的话我没有听到什么,因为我看到--
阳光洒在地面上,金灿灿的发亮。公用电话投射出的黑影,被光勾了边。特殊的角度消弭了"勺子"尖锐突兀的凹陷,影子圆润而丰满。那形状……一颗心!
我直直地看着,几乎要涌出泪水。
"明白了?这才是芳姐该看到的。第一次约会是她的生日,正是表白心迹的好机会。"
"那……"
"你想问是谁设计了这一切吗?第二次约会的取消是在电话里,为什么不像第一次一样用字条?因为做不到。他很可能是在电话里听到传来的雨声,才知道又失败了。当时的沉默一定是因为非常失望。谁会这么不幸呀?比如一个临时被发配到外地,又忙到没时间听天气预报的人?"
"于是?"
"芳姐后来看到了这个,当然是请几天假,坐火车去寻人喽。至于刚才,说起这件事,情绪一定很激动……应该算喜极而泣吧。"
她瞥一眼地面,赞赏地笑道:
"能想出这种新颖的方法,大概花费了不少心力。而且要找到影子形状最完美的刹那,想必要瞪着地面等很久吧。这样的人,一定有几分真心了。"
等等,有些不对。
"你是怎么想到是公用电话的影子?好像在芳说明形状之前你就知道……"
"当然。想想当时的情况,耳边只有雨声,电话那端的声音根本听不清楚……"
"不然她就听出来了,也省去这些麻烦。"她对那个家伙的一切都了如指掌。
"可是电话打来的时候,她却可以敏感地听到铃声。下着大雨,又必须在户外等人,打着雨伞很累,如果有避雨的地方就不用了。而目前比较常见的电话公用有三种,只有这一种的遮棚可以完全挡住一个人。"
"收伞在电话棚里避雨吗?这个你问她不就好了,还用这么推的?"
"你知道,和人谈话,他总不会把所有东西都告诉你,即使不想隐瞒什么,也会因为自己觉得不重要而略去一些也许真正重要的东西。听出别人话里的内涵,可以带来莫大的好处,当然要多多练习。"
又是任性的借口,其实只是想肯定自己的智力吧?
本来还想问她,她为什么不让我介入这件事,甚至刻意封锁芳的消息。一转念,又觉得不用问了。试想,我如果早些天发现芳不知去向(她急匆匆走,应该不会通知任何人,连医院都没有请假),一定会报警。而警察如果连感情纠葛也要管,他们一定是累死的。可是她告诉我内幕不就好了?买关子?不是。如果我知道了,那芳也一定知道了。我就是守不住秘密的人。轻说得对,还是要"亲眼看到比较直观"。
我又对地上的影子看去,呼吸道虽然有些酸涩,却可以笑出欣慰。阳光似乎也照到我心里。
我抬头看轻,她和平常一样,手不羁地插在口袋里,轻松说道:
"这件事没有恶化,太好了,省下一顿饭钱。"
我想起刚才乱发脾气,问心有愧。
"我请你吃饭。"
"正好,我这里有比萨饼店的优惠券,可以便宜些。"
"哪儿来的?"
"刚才芳姐来家里找你,想通报她的恋爱马拉松终于宣告结束的消息,可惜你不在。她和我聊了一会儿,顺便留下的。她说是和男朋友刚去吃的时候,人家给的。好像不错的样子,咱们也去试试。"
"好。"我接过优惠券,不禁变色,"等等。是'情侣比萨'?"
轻忽然扑过来,小鸟依人地靠在我身上,轻声说:
"难道不对?你嫌弃我吗?"
我一身鸡皮疙瘩还没来得及褪去,她已经大笑出声,手背在身后,迈着特有的步伐向前晃去。
  • 上一篇文章:侦探外(歪)传——博大家一笑

  • 下一篇文章:网维的侦探手记II——美国袜子之谜(中篇)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又月』于2009-4-10 12:33:00发表评论:

  • 呵呵^^
  • 悲蓝圣音』于2009-4-7 8:53:00发表评论:

  • 有点莫名…但还是顶~
  • 』于2009-4-5 21:49:00发表评论:

  • 这文要顶上去
  • windows31』于2002-12-4 19:38:00发表评论:

  • 【hitachi41在大作中谈到:】

    >握手!!
    > 老实说啊,水MM,看到31兄的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实在无话可说。我只觉得所在的并非推门。七八九个侦探口臭,洋溢在我的周围,使我艰于呼吸视听,那里还能有什么言语?长歌当哭,是必须在酒醒之后的。而此后几个所谓推门侦探的失措的行为,尤使我觉得悲哀。我已经出离愤怒了。我将深味这非理性的酒醉的混乱;以我的最大哀痛显示于非理性,使它们快意于我的苦痛,就将这作为被打者的无私的供品,奉献于醉者的面前。
    > 真的侦探,敢于直面分散的人体,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这是怎样的镇定者和沉着者?然而迷雾又常常为凶手设计,以时间的流驶,来洗涤旧迹,仅使留下淡红的血色和恶心的臭气。在这淡红的血色和恶心的臭气中,又给人暂得偷生,维持着这似是而非的现场。我不知道这样的侦察何时能有个结果!
    > 我们还在这样的现场呆着;我也早觉得有分析一点东西的必要了。离三点十八分也已有两小时,忘却的救主快要降临了罢,我正有分析一点东西的必要了。

    >我这乱七八糟的到底是在写什么??:o:o
    哭完了吗?

    偶染小疾(口臭),不敢独享,送给医生看。医曰:君之病乃孺子所传也,须以孺子之道还之彼身,方可自愈。

    上帖明明表达自己不愿继续“苟活在这非人的世界”,如果死的话,一定会有一个世界上最美的坟墓,HOHO~~~
    罗修大帝怎么又改强奸鲁迅先生的文章了?你可是我国XXXX的一支奇葩呀,要时刻注意自己的身份。嘿嘿
    还有,你今次发表的慷慨陈词与以前可是大不相同哦,是不是否极泰来了?
  • hitachi41』于2002-12-4 11:55:00发表评论:

  • 握手!!
    老实说啊,水MM,看到31兄的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实在无话可说。我只觉得所在的并非推门。七八九个侦探口臭,洋溢在我的周围,使我艰于呼吸视听,那里还能有什么言语?长歌当哭,是必须在酒醒之后的。而此后几个所谓推门侦探的失措的行为,尤使我觉得悲哀。我已经出离愤怒了。我将深味这非理性的酒醉的混乱;以我的最大哀痛显示于非理性,使它们快意于我的苦痛,就将这作为被打者的无私的供品,奉献于醉者的面前。
    真的侦探,敢于直面分散的人体,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这是怎样的镇定者和沉着者?然而迷雾又常常为凶手设计,以时间的流驶,来洗涤旧迹,仅使留下淡红的血色和恶心的臭气。在这淡红的血色和恶心的臭气中,又给人暂得偷生,维持着这似是而非的现场。我不知道这样的侦察何时能有个结果!
    我们还在这样的现场呆着;我也早觉得有分析一点东西的必要了。离三点十八分也已有两小时,忘却的救主快要降临了罢,我正有分析一点东西的必要了。

    我这乱七八糟的到底是在写什么??:o:o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咆哮纯情= =(已完结,带插图)[3732]

  • 章家溪迷案(修订版。第十一章)…[2097]

  • 网友侦探系列——董事长之死[2179]

  • 美人鱼的诅咒(5)[2079]

  • 湿漉漉的杀意[2531]

  • 股(蛊)惑——(七)[2082]

  • 世界杯期间发生的谋杀案[2017]

  • 《时光隧道》之福尔摩斯探案(2)[2361]

  • 藤原剑川探案之意外的撞击[2725]

  • 网友侦探系列——牧场杀人事件[2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