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夏季活动10]疑似自杀
 作者:水天一色  人气: 3597  发表于: 03年04月27日21点28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按照惯例,我们的故事由一声尖叫开始:
"啊~~有人跳楼了~~"


"真搞不懂,他们为什么让我送你回家?"
虽然抱怨,但我心里明白,事已至此,还是要接受现实。
"为了惩罚你给大家造成的精神损失。同学聚会居然开警车去,吓得我们以为故人碰头被打成非法集会了呢。亏我连托词都想好!"
"我那不是巡逻,正好顺路……"
"不必解释。"
我被她冰冷的语调打击得缄口五分钟后,终于不得不开口:
"那个……有岔道,到底该往哪边开呀?嘿!说句话,别往窗外看了,又没什么好看的……"
"很美,这护城河……"
"你是说这汪泛着化学绿的臭水吗?你的审美观一如既往的奇怪。"
"我能把这句话当做赞美还是奚落?"
我低声"哼!"了一下,自言自语:
"从外表到性格,和当年一模一样。"
她什么耳朵?还是能听见?并用同样的音量说道:
"当然……五十年不动摇!"
我索性大声说出来:
"是呀。白帽子,黑风衣,褪色牛仔裤,开胶旅游鞋,简直原样照搬。那会儿上中学,你就成天裹着这身行头到处乱晃,号称'自由女神'。现在时代不同,真该改改了。哪个待嫁年龄的女人像你这样?"
"'自由女神'要是变成'蒙娜丽莎',可就太没意思了。"
"我说的不全是外表呀,你也不能老这么游手好闲的。过去你活跃的时候,老师还说:'咱们班以后最有出息的,就是张轻羽了。'就算为了这句话,你是不是好歹找份工作?实在找不到,我帮你在局里谋个差事?现在当警察真的不难……"
她认同地注视着我,点头道:
"确实。连最起码的智力因素都可以不考虑了……"
"你!……你等会儿,我接完电话再和你吵。喂?啊?!你是说跳楼?在哪儿?好,我正好离得不远,马上过去。三分钟以后到!"


惨不忍睹呀!
不能用头破血流形容,那么说是轻描淡写,根本就是血肉模糊。而且人的躯体可以扭成这种造型,也实在难以想象。
每次我看到自杀的人,尤其是女人,都觉得她们很可怜。她们总是作了充分的准备,精心打扮,希望能把自己最亮丽的形象留在世间。就像眼前这位,修长的手指修长的指甲,涂着艳红的指甲油;脚踩高底鞋,前端露出的脚趾染了亮蓝色。确实够耀眼,活着走在大街上效果不错。可是死人再怎样也不可能符合"美"这个字了。我总是想:她们如果把装点自己的时间用来好好想想,何至于走到这一步?
"你们……"我背过身指挥着,"拍照了没有?拍完了把这人拾掇拾掇……"
大概是动词比较古怪,我带来的老同学冷笑一声,对着尸身瞄了几眼。
下面便要寻找现场。我开始爬楼,同事们跟在我后面。
"怎么样?到了没有呀?"
"什么到了呀?你知道她从几楼跳的?上到足够高以后,只要开着窗户的,挨个问吧。"
"那咱们不是瞎爬吗?"
"可不是吗?"
"要是我,我就跳一楼……"
就在我们白敲了很多门,上台阶都要撑着扶手的时候,看到一扇门前倚着一个穿制服的男人,神态憔悴地正在大叫:
"快开门吧!再不开我真把东西放门口啦!我知道里面有人呀。您就行行好,开门吧!"
"怎么?你是……"
"我是速递员。刚才明明听见里面有响动的,可就是不开门。我还需要他签收呢。真是不能再耽误了,还有很多其他东西要送的……"
我立刻反应过来:
"把门打开。"
有人过去推,当然不开。
"反锁了。怎么办?闯?"
我点头。
一脚过去立竿见影。
人群鱼贯而入。


张轻羽别到我前面,停在门边的架子前,仔细地嗅着上面的一盆茉莉花:
"养得很好,一屋子香味,纯呀……"
我感叹一声"挡道",直冲到窗口前往下看,正好是陈尸地点。屋内的窗下摆着凳子,凳面和窗台上都有脚印,看来她是用凳子垫脚,然后站到窗台上,再然后……
我正想着,听到意料之外的声音,语气漠不关心:
"嗯……这屋子装修不错……"
回头看,张轻羽双手插兜,正转着头到处看着。
"你说什么?"
"很漂亮,不是吗?这屋的墙纸是淡黄色,隔壁则是淡青发蓝……我非常欣赏。"
又说这些无意义的话!没关系,她一向这样,我能忍。
"报告!在组柜的台桌上发现遗书。"
所谓台桌,它前面配有一面大镜子,还镶嵌着两个小抽屉,显然是化妆台。上面散放着用于不同部位的各式化妆品。台前放着一把椅子,一看便是经常坐的,可以判断死者像多数女人一样,是个化妆爱好者。我拿起红色和蓝色的指甲油,联想楼下的尸体,暗自肯定推理正确。
我们的轻小姐歪歪扭扭地探过身来,打开一个小抽屉,继续莫名其妙:
"哎呀……电池,钥匙链,清凉油,牙签,胶卷盒,不能戴的发夹……百宝箱啊!哦……这里还有条搭扣坏了的项链……"
趁着她饶有兴味地绕着那项链,我抓紧时间看遗书。非常正规,用纸美观大方,字迹工整娟秀:
"我已经没有亲人,也没有任何值得留恋的东西。我的存在已经失去了意义,唯一能做的就是离开这个肮脏的世界,在一个纯净的地方,进入永恒的长眠。"
"哼!"她嗤之以鼻,"一点文采都没有……"
我不关心文学方面的问题,只在乎这遗书是不是伪造的。我们的原则一向是:疑似自杀的案件,都要先按谋杀处理。
"先确定一下是否死者的笔迹。"
"哦。在书柜里发现了死者的日记本,笔迹与遗书大致相同。"
"还有发现。一些书的边上,有顺手写的读书心得,和日记以及遗书上的,应该出自同一个人的手笔。"
好,这样就放心了。
"看看她的日记,看能不能找到自杀的原因。"
"这么厚厚的几大本,全看完不知道什么时候了。大概翻了几页,已经知道了,相当老的故事。她的上司是个条件很出色的人,可惜有老婆。但还是对她假情假义……"
"然后始乱终弃?唉,可以猜到呀。只有男人才会为生计自杀,女人90%是感情问题。"
现在动机也有了,万事俱备,是自杀无疑了。下面就是……
"可以找到电话簿吗?"
"找到了,在电话旁边。"
"联系认识她的人。"
"她的同事,行吗?"
"好。"
"通了通了。是警察!你的同事她自杀了,我们奉命调查。哦,她昨天就没去上班呀?……知道了……那她为什么不上班呢?你放心,会为你保密的。什么?与老板关系暧昧,前两天刚被人家的正牌老婆当众羞辱,而她的情人不但要和她断绝来往,据说还要开除?明白明白……"
"让她明天帮忙去认一下尸体。"我大声说。
"你听见了吧?行吗?好,那就这样了,谢谢。……人家答应是答应了,可是听着挺不愿意的。"
"这种事谁愿意干呀?"
刚要宣布可以收摊了,一个同事附耳过来:
"你带来那姑娘是干什么的?她怎么到处乱串呀?"
我闻言迅速赶到隔壁:
"张轻羽!你又在干什么?"
"在找东西。"
说完又伸着脖子四处寻觅。
"就算这不是谋杀现场,但都是死者的私人物品,不能乱动的。"
"我什么都没动。不需要动的,我找的是大件的东西……"
"什么?"
"桌子呀。她写了那么多日记,总要有个写字的地方吧。可是我没找到。桌子只有外屋那张,离厨房近,边上缝里还夹着些粉末,大概是胡椒面,明显是吃饭用的。"
我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她就向墙角扑去:
"原来这里也有一张,还用这么大的红绒布盖着。下面是什么?电脑!这东西虽然不怕脏,但还是不落土的好,盖上真是明智。这是什么?谁这么缺德呀?好好的绒布,干嘛剪掉一块?"说着像西班牙斗牛士那样,整个扯起来看,"不对,是完整的呀。那这大红绒布上这块四四方方的小红绒布是哪儿来的?"
"喂……"
"唉!这电脑桌上,除去显示器和音箱,剩的这一亩三分地,用来写日记的话,也寒酸了点。还是不合适!"
"别闹了,大小姐!我谢谢您了,您就消停会儿吧。"
她点着头,靠近我,凝视许久:
"你还说我呢。你自己不也是一点没变?"
"什么?"
"就像当年一样。那时候我最怵的就是给你讲题,不管我用什么方式,直接间接,明示暗示,你就是打死也不明白。给你讲会一道题,够我自己做完两张篇子的了。"
她闪过我走开,倒是行为正常,没再东张西望。我刚要放心,只见她径直走到一直等在门边的速递员跟前--不用说,还是那副常态,叉着手,半眯着眼睛,脸上带着嘲讽,一副"你奈我何"的样子--正在说着什么。眼看那个可怜人脸色越来越难看,我急忙过去解围:
"还没入我们这行呢,别先学会欺压良善市民。"
"欺压?这词太严重,我只是和他说:他现在非常危险,很可能被你们当成凶手抓去坐牢……"
速递员吓得插嘴:
"不会这样吧?"
"不会。"我作了保证后转向她,"你知道这叫什么?恐吓!"
"可是他是涉案人员呀。即使是例行公事,也该查查他的资料,姓名、性别、出生年月日、生平,尤其是有没有前科,比如小偷小摸……"
那人赶快否认:
"没有!没有!绝对……"
至于这么着急吗?态度有点可疑。我皱眉看过去,他一下子噎住,然后才说:
"嗯……那个……以前是有过些不良纪录,可是当时我才十几岁,谁那个年纪没糊涂过呀?您说是不是?"
我还没表态,张轻羽就说:
"这就对了。他一定是凶手。"
我反驳:
"这是自杀案,不存在凶手这种东西。能证明这结论的诸多证据,咱们先不说,就说那扇门,反锁的,根本是密室……"
"反锁不一定要在门里面呀。在门外,有钥匙的话,一样可以。"
"他只是个普通速递员,又不认识死者,怎么会有这里的钥匙?"
"可是,他刚才不是承认以前手脚不干净了吗?"
"噢……我懂你的意思。你是说,他来这里送货时,忽然旧病复发,撬门进来。没想到估计错误,屋里居然有人。和女主人一番扭打后,失手把她推出窗外。然后他慌乱之下,开始布置现场。把凳子搬到窗下,在窗台和凳面上印脚印,然后四处找房门钥匙,找到后逃出门去把门反锁。可是,从死者坠楼,到我们进入这间屋子,往宽了说,不过十分钟。就算他天赋异禀,应变神速,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有条不紊地做这么多事,那遗书怎么说?还有日记和读书笔记,也都是只用了十分钟写出来的?如果是早有准备,又和闯空门的假设不符。所以,怎么都不可能是他呀。"
"那遗书--你不提我还忘了--文学水平真是低呀。"
"知道你语文学得好呀,不必走到哪儿都说。"
"怎么?这难道不值得骄傲?"
"太值了。你广受语文老师们好评,还帮学校话剧社写过剧本,演出后效果不错。"
"还记得什么情节吗?"
"前面的忘得差不多了,最后一幕是一个人跳楼,印象深刻。"
"他跳下去前朗诵的台词是什么,想得起来吗?"
"这个呀……"早忘光了。
"'我即将实现我的梦想,自由自在地翱翔于天际。地上的人们看到的零落的羽毛,即是我进入那无拘无束,也无边无际的纯白色世界的明证。'虽然我自己写的东西,最后还是只有我记得,好像很失败,但我依然认为这一段是跳楼自杀专用遗书的典范。而你们找到的这份,差得多了,简直说都不会话。什么'进入永恒的长眠',让人误以为她要吃安眠药呢。"
我心里"咯噔"一下,感觉有些不对。这时,那速递员不耐烦地过来说:
"没什么事了吧?我可以走了吗?"
"嗯……"我正在努力思考,注意力不在听觉上,顺口敷衍着。
张轻羽忽然很开心地说:
"太好了。工作完你就可以送我回家了。有件事麻烦你呀,能不能绕点路陪我去买衣服?"
"什……什……什么?"
"我忽然觉得你说得很对,决定改变一下形象。这样吧,先去看看吊带的短款上衣,超短裙,长筒丝袜,尖头高跟鞋,最好连唇彩和睫毛膏也一起……"
"停!你什么时候开始学写恐怖小说的?"想象她那样装扮,比跳楼女尸的惨状更让我毛骨悚然。
她由直线搭成的五官,终于变回久违的严肃:
"你看,虽然我的外表不被推崇,但毕竟保守和落伍才是我的风格,认识我的人看着也比较习惯。一旦违背常规……"
"会严重到让人打冷战。"
"不时故意吓你,只是想通过切身体验,告诉你一个道理:是什么人,就要有什么人的样子。"
"就像京剧?一种角色有一种对应的装扮。"
"这次悟性挺高。现在回到楼下那具尸体,虽然摔得不成人样,但是一个手上涂着红指甲,脚趾染成蓝色的女人,稍微想象一下,就能在脑子里基本勾勒出她的形象,并给予一个大致的评价,对吗?"
"所以,一进这屋子,我就感觉非常怪异。一个那样打扮的女人,她住的地方,装修不会用这么淡素的颜色;这里应该充斥着香水刺鼻的化学香,而不是茉莉清新的自然香;化妆台的抽屉里装的应该是小件的首饰,而不是乱七八糟的杂物。"
"这可不一定。虽然好像有点道理,但似是……"
她截断我:
"似是而不非!如果你认为这样判断太虚幻,当然也有确实的证据。比如,女主人应该是独居吧?"
"傻子都看出来了。所有东西都是一人份,显然嘛。"
"也就是说,这里的摆设都是女主人用的,对吗?那么,请看那台电脑,再想想楼下女尸的超长指甲。谁长了那样一双手还可以敲键盘的话,我真是佩服她了。"
"这……"
"明白了吧?你从来只想这屋子里的东西--比如遗书--不是死者的,为什么不想死者不是这屋子的?这里真正的主人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人。她读过很多书,会把大量的感情倾注在日记里;她不爱化妆,化妆台也都改成写字台用了;她戴眼镜。我刚才找到一小块红色方绒布,擦眼镜用的,但没有找到眼镜……"
"有人刻意布置过!"
"对。精心设计之后,把大家引来这里上当受骗。所以这速递员非常值得怀疑,如果不是他在外面敲门,我们会认为死者是来自这间屋子吗?"
"你是说死者是在别的楼层被他推下去的,而这里被伪装成现场……哎,不对!那这屋子真正的主人呢?"
"也许……"她显出玩笑的神色,"在一个很美的地方。"
"不要闹了!从头给我说清楚!"我真要和她怒了。
"哈!遵命。从哪里开始呢?啊……速递!我想,咱们这个速递员是真的有东西要送给这家的女主人,可是,时间是在昨天。他在门外敲了半天,都不见有人开门,于是生出了歹念,重操旧业,作为梁上君子进了这间屋子。结果,他发现了一件意外的东西,就是我刚刚形容过,但咱们一直无缘见到的女士的尸体。她情场失意,在化妆台上留下刚才找到的那份遗书,吃安眠药自杀了。"
她转身直视他:
"我们这位仁兄当上了尸体发现人,他可以去报警,或者聪明一点,装做什么也没看见,怎么进来的怎么出去。可是他有了其他想法。大家都知道,很多人能平平安安地活到自然死亡,一辈子一次凶手都没当过,并不是因为他们没有憎恨的人,只是因为没有机会。而他逮到了机会。他有一个想杀的女人,暂时说是'女友'吧,但真动手的话,他又第一个被怀疑。现在好了,如果能杀了她,却让人以为她是这屋子的女主人,他们的关系就变成了速递员和顾客的关系,他就没有嫌疑了。"
"所以,他把尸体搬下楼……"
"怎么搬呀?被人碰到太冒险了吧?"
"一点也不冒险。只要横抱着尸体,急匆匆地冲下楼梯,遇到人就嚷:'让一让,我老婆得急病了……'多简单!反正住楼房的没几个人认识自己的邻居。"
"把尸体放到运货的车里,藏起来。再回来布置屋子,把这里一切不像他女友所有的东西都清理掉,比如眼镜呀,而遗留下来的眼镜布因为和电脑盖巾颜色相似,被忽略了。又带来些本来没有的东西,比如那些颜色鲜艳的化妆品。一切就绪后,再带着这里的钥匙离开。"
"然后到了今天。他带着女友来到这里,也许对她说'让你看看我新租的房子',领她到窗户前,让她'欣赏窗外的景色'……一个男人要杀死一个没什么防备的女人,实在是太容易了。然后只需要搬凳子,印脚印,反锁门,再站在外面等大家来。由于准备充分,所以时间非常充裕。"
"可是,他大可以躲起来,为什么要暴露呢?"
"那样你们会很快进到这里吗?没有他,还在一层一层地调查吧?万一节外生枝,比如恰好问到昨天看见他搬运尸体的人,那不是太危险?"
我点点头,两个同事会意,包抄到速递员身后站定。
"调查过程非常简单。一个建立在真自杀基础上的假自杀,一切顺理成章,能找到遗书、自杀动机等所有需要的东西。一个从独居女士的房子里跳出去的女人,没人会怀疑她是否女主人,也就不会动用科学手段去验明正身。至于认尸,反正她没有亲人,也就可以敷衍了事。没有人会盯着恐怖又看不出个所以然的一团血肉不放。跳楼这方法用得好,真是理想!如果用其他手法,一定还要划花尸体的脸。这不但让人疑心死者的身份,也不像自杀。而现在,从--这里是多少楼?24?--24楼,头向下被推下去,不摔得面目全非倒是奇迹了。"
"那他带走的尸体怎么处理?藏在什么地方了?"
"我想……"她低着头,悄悄地瞄着她认定的凶手,"尸体被搬上车的时候,他可能还没想好该怎么办,但是开车的路上,看到的景色,会让他受到启发。比如离这里三分钟车程的护城河……哎呀!我只是灵机一动,你又何必当真?一下子呼吸这么重,倒让我肯定是猜对了。绑上重物沉到河底,确实是个好办法,尤其那还是一条污染严重,一看就知道不常治理的河。即使日后有人发现的尸体,一定也因为浮肿和化学腐蚀而无法辨认。"
"你那时说护城河很美,是这个意思?"我问,"可是你还没看到现场……"
"可是我当时就觉得,如果有什么东西在水面以下,一定不容易被发现。你知道,几乎所有人都喜欢雪这种物质,因为它美,它可以让世界变美。但它能铲除丑陋吗?不能,它只能把丑陋的东西都掩盖起来,让大家看不见。那条河也可以用来隐藏罪恶,从这个角度讲,它难道不美吗?"
"等等。"被指定为凶手的人终于开口了,"这个女人是谁?你们不能因为她的胡说八道就认为我有罪吧?我……"
"你很吵呀……冷静点好吗?我知道你情绪激动,因为情况没按你预想的发展。本来呢,这件事应该很快结束。你女友虽然无故失踪,但你又没负责看着她,所以你没有责任。就算要指控你,死要见尸呀,尸体呢?没有!河中女尸不一定会被发现。就算被发现,确定身份时,也肯定不会在已经死掉的人里找。'她'早就跳楼了,'她'又会是谁呢?大概又是个压箱底的悬案了……"
"可是你……"
"别管我要证据,那样太俗!随随便便就能给出一个。如果你没有犯罪,刚才和大家一起进来,是你第一次进入这屋子。你一直站在门口,里面的地板上应该没有你的脚印。如果取证结果相反,那可就说不清了。"
"我……"
"杀人后的掩饰工作包括很多事,但很少有人想到要擦地。我很讨厌做家务,我想你也一样。不必瞪我,也别扑过来,你应该知道扑不过来的。为什么凶手们总要负隅顽抗一阵再束手就俘呢?无谓的挣扎不费力气吗?"
趁着同事们制服他的空档,我走到她身边:
"你……"
她低声接口道:
"让他赶紧承认呀,别指望所谓证据。这么光滑的地板,提取脚印……唉!"
"这个我知道……我是想说,来这里之前,我说的话都是认真的。你真的不打算来当警察吗?"
她一笑:
"鄙人只卖'艺',不卖'身'。"
"那么说,以后……"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再晚,萱姐又要说'我和你合租房子,不是为了给你当管家的'……哈哈!"
  • 上一篇文章:[夏季活动4]输给爱情

  • 下一篇文章:《时光隧道》故事开端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magic_mage』于2003-5-2 12:32:00发表评论:

  • 【lh在大作中谈到:】
    >可总会有认识他的人吧?譬如邻居、同事等等.

    摔都摔烂了,还认什么认呀?不认了……哈哈!

    其实我很喜欢和人交流意见,只是不敢,知道自己的毛病。一解释起来,就会失去写记叙文的平淡,拿出写议论文的咄咄逼人来……
  • lh』于2003-5-2 12:06:00发表评论:

  • 【水天一色在大作中谈到:】
    >>还有一点,既然有人死亡,法律程序上应该会安排亲人认尸,那样的话他的苦心布局不都白费了?
    >我已经说死者没有亲人了吧?
    可总会有认识他的人吧?譬如邻居、同事等等.

    >上面这些只是做解释,我说话一向比较硬,但是,主观上绝对没有不服的意思。听着不喜欢的话,我道歉!
    哈,我也没有听着不舒服,因为你的解释是合乎情理的,特别是关于我的第一个疑问.说实话,我还是很喜欢这篇文章的.看了三遍,真的.
    :e:e:e
  • 水天一色』于2003-5-2 11:45:00发表评论:

  • 【lh在大作中谈到:】
    >可是这样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如你所说,也许一个月后就有外宾来访,于是进行环境治理,那样即使尸体已经腐烂,但也逃不过DNA鉴定。也就是说死者的身份迟早还是会水落石出的吧.

    也许真是写得太仓促了,所以很多东西没有交代好。我一向的想法是,现在的科学技术,如果要查,是什么都查得出来的。所以,唯一的方法就是让它不查。比如一个明显是自杀的尸体(如本文),还会按部就班,运用所有科学手段证明它是谁吗?
    就算水中尸体被检测了,得到的只是DNA序列而已。现在的人口管理系统,并不能通过DNA就找到一个人的身份吧?如果你不先假设她可能是谁,科学的证据根本是无用的。而绝对不会假设她是个已经死掉的人……
    其实,根本不需解释现在的方法与直接杀人毁尸的差别。举个例子说,一个毫无公德心的人,拿着包零食边走边吃,按照他的习惯,肯定是吃完后把包装随地一扔。而正好这么巧,在他把最后一块放到嘴里时,手边就恰好有个垃圾箱……那他会怎么办呢?
    如果有人问他为什么不直接扔在地上,却扔垃圾箱这么麻烦。确实,在一般情况下,确实是麻烦。但对他来说,两种方法却不相上下,自然会选择看起来比较好的那种……
    我在文中也强调了“机会”。他以前想杀人,只是有想法,可是并没有深入思考。而看到尸体后,发现可以付诸实践……我觉得这是相当合理的。事实上,从来没有一个凶手(不管是现实还是小说),可以考虑到所有的手法,再选出最好的那一种。

    >还有一点,既然有人死亡,法律程序上应该会安排亲人认尸,那样的话他的苦心布局不都白费了?

    我已经说死者没有亲人了吧?

    上面这些只是做解释,我说话一向比较硬,但是,主观上绝对没有不服的意思。听着不喜欢的话,我道歉!
  • lh』于2003-5-2 11:24:00发表评论:

  • 【水天一色在大作中谈到:】
    >我觉得你的评论中最重大的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他不直接杀了他的女朋友,这个必须首先解释。主要的原因是:如果他杀了自己的女友,沉入河中……虽然这样很不容易被发现,但也许一个月后就有外宾来访,于是进行环境治理,那样即使尸体已经腐烂,但也逃不过DNA鉴定。那样他还是第一嫌疑。现在的方法就不会了,以后即使发现了尸体,鉴定的结果也一定不是他女朋友,那就永远只会是一起失踪事件……
    可是这样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如你所说,也许一个月后就有外宾来访,于是进行环境治理,那样即使尸体已经腐烂,但也逃不过DNA鉴定。也就是说死者的身份迟早还是会水落石出的吧.
    还有一点,既然有人死亡,法律程序上应该会安排亲人认尸,那样的话他的苦心布局不都白费了?
    :e:e:e
  • 邢育杰』于2003-5-1 20:19:00发表评论:

  • 水JJ的文章一贯都是富有“浪漫注意色彩”的,比起纯写实的推理小说,我认为,还是这样的文章更有意思。要浪漫不难,但是,要在浪漫中反映出现实的问题,就不那么容易了。一句话,推理小说绝不能为了推理而推理。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该隐号疑云(13)修订[2393]

  • 该隐号疑云(14)修订[2513]

  • 美人鱼的诅咒(解迷篇)[3293]

  • 不可能的犯罪-----星际争霸杀人事…[3335]

  • 双层公车站杀人案(结局)[3443]

  • 章家溪迷案(修订版。第六章)[2503]

  • 该隐号疑云(17)修订[2351]

  • 【反推理】杜摩波奎洁的诞生[3516]

  • AK47(短篇)[3341]

  • 雨的阴影[37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