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秋季活动3】窃母记
 作者:hitachi41  人气: 2349  发表于: 03年07月16日21点27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窃母记

还有三天就是圣诞前夜。
白色的雪洋洋洒洒地从天上飘落,给巴黎的大街小巷涂上温馨浪漫。
玛丽喝着热乎乎的巧克力茶,望着巨大的“埃菲尔”圣诞树,陷入自己的遐想中。
即使是怪盗,也有罗曼蒂克的少女幻想。
凯瑟琳·维多克提着大包小包走进屋,高声喊道:“玛丽,快来帮圣诞老人准备礼物。”
玛丽回过神,笑了。“怎么我们的亚森·罗宾还是一个圣诞姐姐吗?”
“哼哼,别笑。你也逃不了。”凯瑟琳假正经道,“今年西区的孤儿院。有你来爬烟囱。”
两个女孩动起手,把买来的礼物一一分装到各个漂亮的盒子,然后在外面签上“圣诞快乐”的花字体。
“好了,今年有你帮助,我们说不定还可以在午夜之前吃上圣诞火鸡。”凯瑟琳把准备好的礼物放到一个大口袋里,堆到她们的圣诞树下。“还有一个孩子。不过他的礼物不太好办。”
“他想要什么?”
“妈妈。”凯瑟琳从裤袋里掏出一封已经皱巴巴的信。收信栏写的是:巴黎国际刑警总署,转怪盗亚森·罗宾先生。落款人为爱德华·乔。
“这孩子真聪明。知道把信寄到国际刑警总署。”玛丽赞赏着这个从未蒙面的孩子,拆开信。
亲爱的怪盗亚森·罗宾先生:
您好。
我想您对我这样一个冒昧给您写信的小孩子一定感到很奇怪,说不定您还很生气。但是先生我请您原谅,我所以给您写信是希望您能帮我一个忙。当然我没钱,我很穷。
我是一个坏小孩,在三四岁的时候,父亲就因为车祸去世。我跟着母亲来到巴黎,相依为命。但就如我所说的,我是个坏小孩,我不听妈妈的话,淘气、调皮、捣乱,到了巴黎以后,更是闯了很多祸,给妈妈增加了好多的麻烦。终于有一天,我在爬楼时,不小心摔下来,跌断了腰椎骨。医生给我治疗了,但是我却以后只能成为一个坐轮椅的孩子。我为我以前的行为忏悔,但是这于事无补。
妈妈对于我的过错,向来没有任何指责。她常常说:小孩子顽皮是活泼的表现。这一次也一样,我瘫痪后,妈妈仍然和以前一样,不应该说是比以前更加地关心我,爱我,照顾我。我们母子两应该是幸福的。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悲剧发生了。妈妈被警察抓走了,说她偷窃了她雇主的宝石。我不能相信。是的,虽然我们很穷,但是妈妈常常教育我决不能拿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妈妈自己又怎么可能去偷东西呢?可是警察们却不相信我的话。
亚森·罗宾先生,您也是一个小偷,一个伟大的小偷。所以我想请你帮我把妈妈从监狱里面偷出来,我希望在圣诞节看到妈妈的笑脸。
一个迷惘的坏小孩
爱德华·乔
199X年12月20日
“呜呜呜……”玛丽激动地擦起了眼泪,“凯瑟琳,这太感人了。我们一定要帮帮这个孩子。”
“我也相帮啊。可是怎么帮呢?难道真的去监狱里偷人。”
“这个么。”玛丽抱起手肘,想了一会儿问,“你确定真是她偷的吗?”
“证据确凿,警方在她身上搜查到了出卖钻石的发票,还有赃款。而且她自己也认罪了。”
“她偷了什么?”
“被称之为雪光之星的钻石胸针。玛丽皇后戴着它登基,又戴着塔被政变砍头。”
“我要改名。”玛丽生气地叫起来,一个念头一闪而过。

圣诞前夜,卡奥斯庄园警卫森严。凯瑟琳·维克多警官厌恶地瞪了一眼那个专横的庄园主,说,“卡奥斯先生,请您相信我们。警方一定能确保‘雪光之星’安然无恙的。”
“确保?”卡奥斯尖刻道,“你们承诺过多少次确保安然无恙,又多少次被那个小偷得手了呢?五十年了,你们甚至连那小偷是男是女都没搞清楚。”
“卡奥斯先生。”凯瑟琳一拍桌子,“总之没有我们警方,亚森·罗宾一定会得手;有我们他未必会得手。”
“你们……”这个老头虽然专横,却并非愚蠢。“让你们的人全部在屋外守卫。我不希望我的客人们被打扰。”
“好吧。”凯瑟琳转过身,摆摆手道,“先生,祝你圣诞快乐。”
卡奥斯庄园的大客厅里,请来了几十位名流,绅士淑女们满是珠光宝气地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喝酒、跳舞、谈天说地、闲聊的重点都围绕着屋外的警察和亚森·罗宾的预告函。
“卡奥斯夫人。”凯瑟琳走到客厅,对那位坐在沙发上的慈祥夫人说,“我想您胸口佩戴的胸针一定就是雪光之星吧?”
“是的。”卡奥斯夫人点头承认。
那确实是一个非常美丽的胸针。一个打磨出六个面的钻石剔透、晶莹,周围精巧地镶嵌着一圈小钻石。整个胸针闪闪发光,散出略带蓝色的光圈。这光就像是明月照射在雪地上反射出的光芒。皎洁、浪漫。
“夫人。您怎样看待亚森·罗宾要盗窃它这件事?”
“我。”那位夫人抽搐了一下,“我不知道,真的,我不知道。我想若不是我的错,那位怪盗先生不会想要偷它的。”
“怎么,您有过错吗?”凯瑟琳微笑着,“夫人,您要知道。亚森·罗宾这个盗贼很有一手,而您丈夫又不让我们警方进来。为了预防万一,我希望您能让我在您的胸针上安装一个跟踪器。您同意吗?”
“当然,可以。”夫人将胸针取下,递给凯瑟琳。凯瑟琳·维克多小心翼翼地在别针上贴上一个小小的跟踪器。
“谢谢您,夫人。祝您圣诞愉快。”
凯瑟琳离开舞会大厅,临出门时,向小卡奥斯先生的女朋友点点头。
朱蒂·玛洛,小卡奥斯的女朋友。本应该是巴黎舞剧院的著名芭蕾舞演员,现在却是一个脸上贴着油灰,头上戴着假发的东方姑娘。惟妙惟肖的模仿和本来就受过的专业芭蕾训练,使她竟然在那么多人面前镇定自若,表演得游刃有余。
“托尼。”她娇嗔道,“你这个坏蛋,我不能再喝了。”
“哦,达令。”小卡奥斯醉醺醺道,“你这个美人,你……”
卡奥斯先生怒气冲冲地走进大厅,冲着他儿子喝道,“还不给我滚进去洗洗脸,瞧你那醉鬼的样子,丢人现眼。”
“皮尔纳,今天是圣诞节。托尼他才多喝了一点。”
“闭嘴。”老卡奥斯敲着手杖,“你儿子就是被你宠坏了。”
玛丽看不下去了,她轻轻地把手放进随身的小包,按下了遥控器的按钮。
“嘭——”不知什么时候安放在客厅的炸弹突然炸开,从里面冒出难闻、恶心,还很呛人的气味。
“瓦、瓦斯。”有人大叫起来,捂着脸,拼命地咳嗽,向门外奔去。一时间整个大厅乱作一团。
“雪光,雪光之星。”卡奥斯夫人跌倒在地,无助地向上伸着手臂。

暴躁的卡奥斯先生愤怒地用他的手杖发泄着他的怒气:“警察,我说过不能相信警察。”
凯瑟琳不慌不忙。“先生,您错了。”她说,“我刚才已经在您的宝物上安装了追踪器。这一次我不但要找回您的胸针,还要直捣那个小偷的老窝。当然,如果您不放心,不妨我们一同前往。”
“我当然会去。”他果断而又坚决地说。
这正和凯瑟琳意。她不但把卡奥斯带上了车,还偷偷带上了他的夫人和儿子。
一群人随着追踪器上显示的目标,带到一个近乎贫民窟的公寓房。
“那个小偷竟然住在这种地方。”老头子掩着口鼻,走在阴冷潮湿的台阶上。
凯瑟琳掏出手枪,装模作样地一脚踹开房门。屋里的景象出乎某些人的想象。
窄小的空间里井然有序得安放着简陋的家具,一张整洁的床铺靠在窗下。上面躺着一个咖啡色头发的蓝眼睛男孩。他惊恐地瞪大双眼,去抓床边的轮椅。
“女士们,先生们,欢迎各位光临爱德华·乔的坏男孩之家。”“朱蒂·玛洛”一手拿一只遥控器,像明星出场一般地走到众人面前,“你们不要动哦,我已经在这里安装了可以炸毁了半个巴黎的炸药。你们如果动一下,我就会按下按钮。”
“你,亚森·罗宾,你在搞什么鬼?”凯瑟琳站出来喝道。
“维克多警官,纠正你一个错误。我不是亚森·罗宾。我的名字叫白夜。”白夜转动了一下胸口的别针,“我所以请卡奥斯先生来,是受了这位爱德华·乔先生和亚森·罗宾的委托。”白夜一甩手,把信扔到了卡奥斯的手边。
“就如你们所看到的,这个爱德华·乔是卡奥斯先生你的一个女仆的儿子。她因为被你认为偷盗了这枚‘雪光之星’而被捕入狱。”
“这是她咎由自取,能怪谁?”老家伙冷酷道。
“怪你。”白夜毫不留情,“就是因为你才破坏了这个孩子本来温暖的家。”
“胡说八道。”
“胡说?”白夜瞪了他一眼,嗤之以鼻,“你知道你的‘雪光之星’第一次到底被谁偷的吗?告诉你,是你的儿子托尼·卡奥斯。他为了取悦他的某个女朋友,偷偷地拿出来给她带一天。结果那个女骗子降它卖到了香舍珠宝行。接着就在他惶惶不可终日时,你发现了它被盗了。因为你的暴躁脾气,使得你的儿子非常害怕,他向他的好母亲拿了钱,又叫乔的妈妈去悄悄地把它买回来。结果在路上,警察抓住了她,把她认定为偷你钻石的人。”
“哼,可是她也向警方承认了。”
“对,她是承认了,她之所以承认是收到卡奥斯夫人的委托。卡奥斯夫人害怕你的儿子因为这件事被而赶出家门,所以她要求乔夫人担下罪名。”
“什么?”自以为是的老头子,转身问,“这是真的吗?”
卡奥斯夫人颤颤巍巍地,回答他,“是的,我说我会给乔她一笔钱,只要她愿意担下这个罪名。”
“混蛋。”卡奥斯叫道,“我们卡奥斯家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你又错了。”白夜说,“卡奥斯夫人这么做只是为了她的儿子,可怜天下父母心。而乔夫人愿意承担这个罪责,也在于理解卡奥斯夫人的良苦用心。要不是你的专横,你说说他们会这么做吗?如果你能随和一点,你们家会发生这种事?可怜天下母亲心,如果卡奥斯先生你能体谅一下你家人的情况,我想你们将更加幸福。现在我把你的胸针还给你,你应该明白你该做什么吧?”
“你要我释放乔?”
“释不释放乔夫人,我想你还不能做主?不过好好的学习体谅一下别人,你应该能做到吧。”白夜把胸针取下来,丢给凯瑟琳·维多克,“维多克警官,我想你应该可以实现这个可怜男孩的愿望吧。”
“当然,今天晚上是圣诞前夜。”凯瑟琳踏上前一步,“不过,白夜你?”
“我怎么了?你要抓我,为什么呢?是因为我偷窃了‘雪光之星’,哈哈……各位,这仅仅只是一个玩笑。”说着白夜按下按钮。
“你!!”众人惊叫起来,一股白色的气体冲了出来,竟然是干冰。
怪盗白夜借着干冰遁行在白色的巴黎之夜。

雪又下大了,凯瑟琳在完成了善后工作后,回到公寓,和她的搭档庆祝。
“干的好,玛丽,我们成功了。”
“是啊,成功了。庆祝一下。”两个女孩干杯,“多美的圣诞前夜啊。”
“嗯。这么多年来,我还是第一次能在午夜之前吃上圣诞晚餐呢。”凯瑟琳微笑着吃了一块烤鸡。接着,整个脸孔僵住了,“天哪,礼物。”
“礼物?”玛丽和凯瑟琳的视线转向圣诞树,然后两个人同时弹跳起来。
“天哪,礼物,我们竟然忘了把这些礼物送给孩子们。”两个怪盗夸张地大叫着,抗起布袋,争先恐后地向屋外跑去。
199X年的圣诞前夜,凯瑟琳· 维多克还是不能在午夜之前安心地吃上圣诞大餐,只是这一次和她一起饿肚子的还有白夜妹妹。

<完>
呵呵呵……哈哈哈……第二篇了。
  • 上一篇文章:【秋季活动1】黄金羽蛇冠

  • 下一篇文章:狂探四人组(1)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liuliniao』于2003-7-18 20:48:00发表评论:

  • 呵呵
    原来不只是大使吃不了蛋糕
    白夜也吃不到圣诞大餐呀

    警匪联手(这名词真难听)
    果然天下无敌!!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时光隧道》之福尔摩斯探案(4)[2340]

  • 网维的侦探手记II——埃及手镯之…[3436]

  • 中原镖局(6,7)[1945]

  • 推理学园系列  第三集[2252]

  • 【圣诞征文19】1/5[2758]

  • 《时光隧道》之福尔摩斯探案(2)[2358]

  • 带篇原创来拜山^_^——简单杀人案…[2272]

  • [秋季活动——18]隐藏的罪恶[4392]

  • 该隐号疑云(13)修订[2219]

  • 章家溪迷案(修订版。第十一章)…[20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