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童谣杀人事件(全)‘这个故事没有侦探只有真实’
 作者:魂飞飞  人气: 4983  发表于: 03年08月28日05点55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时间:2002年3月21日晚9:30分
地点:筱原市 由贵高等学院
月光明亮照着,天空中没有什么云。
晚自习的铃声响过后,学生的人潮从主教学大楼流向学生宿舍。
主教学大楼地势低,学生宿舍位于主教学大楼的上方,回学生宿舍就一定要经过一条长长的水泥高坡。坡的左边是连在一起的蓝球场和足球场,坡的右边是正在施工的“多功能新食堂”建筑工地。
正当人潮密密地拥挤在坡上时,晚上从不施工的施工地突然发出一阵尖锐的机器鸣叫声。
众人顺着声音看去,只见施工地里的吊车正在运作中,长长的吊钩缓缓移动,那上面挂着一个像人体一样的东西在左右晃动,仔细一看,竟然真的吊着一个人:那人形态臃肿,左脚上被一根皮筋絟在吊钩上。随着吊车的移动,那个人就像蹦极一样地在半空中上下跳跃。
轰的一声,人群中像投了一颗炸蛋一样乱成一团。人们挤在吊车边上,仰头张望那倒吊的人---倒吊着的人四肢僵硬并奇怪的弯曲着。
看清楚了的人面无人色地拨打着手机:“110吗?这儿有人死了......”
骚动中,人群里有一个人嘴角微笑,小声地念着:“第一幕拉开了,丑小角赤着脚,蹦蹦跳跳地走开了。”

时间:2002年3月21日晚11:30分
地点:该鹰小区 15栋 69号
甄实(人名)正在电脑前写文章。
门铃响了,甄实开门,门口站着一位神情激动的中年男子---正是香织李书社的总编辑---付总编。
甄实奇怪了:“付总编?您怎么来了?”
还未说完话,付总编就一把抓住她,激动不已地说:“实......实在是太走运了......我们出名了。”
甄实茫然地看着他。
付总编的声音在颤抖:“甄实,你没有看电视吗?刚才有一个人在由贵高等学院被杀了。”
甄实啊了一声,还是不解。
付总编一脸兴奋,说:“而且,那个人被杀的方式同你的小说<<心愿杀人事件>>中的一模一样。”
甄实惊呆了。
呆了片刻,她喃喃地说:“真的吗?原来真的可以......真的可以......”
付总编兴奋地直搓手:“真是上天的恩赐,本来我还在担心那本书的销量不好,可现在......哈哈......恐怕是要加印了。”
付总编拍拍甄实的肩,接着说:“对了,你先准备着,我已帮你准备明天开个记者会,趁势将<<心愿杀人事件>>推向高潮。”
甄实却发着呆,自言自语:“第一幕拉开了,丑小角赤着脚,蹦蹦跳跳地走开了;第二幕启始了,女主角......”

时间:2002年3 月22日上午10:15分
地点:小筱市 警察局
“三.二一凶杀案”调察组正在开会。
组长南刑警面无表情地听着汇报。
“死者名叫:刘宽品,由贵高等学院外语系系主任。”
“尸体发现的时间是在9:30至9:40之间,正好是晚自习放学高峰时间,有许多人都目击到了,据说,当时晚上从不工作的施工吊车突然升了起来,死者被倒吊在吊钩上,像是有人在蹦极一样。当把他放下来时已经死亡了......”
“经法医判定:死者的脖子上有勒痕,死因是用绳索之类的东西勒死的。死亡时间断定为3月21日晚7:00到9:00之间。”
“死者赤着脚,旁边没有找到鞋子。死者指甲中有一些煤灰,暂时还末察出是哪儿的。”
“据调察,最后见到死者还活着的人是由贵高等学院外语系的老师言先生,时间是3月21日下午5:30分,在学校小区里,当时死者的表情很正常,但两人没有交谈。之后直到死者的尸体被发现,这期间没有人见过死者。”
南刑警合上了资料本。
南刑警问道:“死者婚姻情况如何?”
“形如虚设。死者一直嫌自已的妻子,常常不回家,所以3月21日晚,没见死者回家,他的妻子也没在意。”
“认尸之后,他的妻子有什么反映?”
“出奇地冷静。”
“死者的人际关系怎么样?”
“很糟糕。死者常常收受红包又很好色,在学生和老师中声誉极差。他死了甚至有人拍手称快。”
南刑警皱着眉,沉思:“这种事还犯不上要杀人吧。”
他又问:“他有没有特别的仇人?”
“似乎没有。”
“有没有欠人钱财?”
“也没有。”
南刑警想了想,说:“这么说,是仇杀的可能性很大了。”
众刑警点点头,说:“很有可能。”
只有实习刑警---柯刑警垂着头,不住翻动着手中的书。
南刑警没有管他,他仔细地看着死者的照片,喃喃道:“只是为什么凶手要把尸体吊在吊车上,这样不是太显眼了吗?好像是特意做给人看似的。”
“第一幕拉开了,丑小角赤着脚,蹦蹦跳跳地走开了......”
“你在说什么?”南回过头看着柯刑警。
柯刑警扬扬手中的书,说:“这是前阵子,一个学生写的一本推理小说里的话,好巧的是这本书里所写的倒吊杀人方法同这一次凶杀案一模一样。”
南刑警又皱了皱眉,说:“那个学生叫什么名字?”
柯刑警说:“甄实,20岁,由贵高等学校外语系学生。又好巧,死者也是由贵高等学校外语系的。”
时间:3月22日上午11:45分
地点:香织里书社
“庆祝甄实推理小说新闻发布会成功举行”的庆功宴正在举行。
香宾酒,高脚杯,彩色的纸带,气氛热闹。
女主角却在脚落里发呆,思绪在空中飘荡。
“甄实,你真是我们的救世主,现在经济低迷,我们书社的经营也很惨淡,可是在今天的发布会之中你的书就预售了二十万册。你一定会成为今年最畅销的小说家。”书社的小职员开始拍起甄实的马屁。
现在的甄实正是一棵摇钱树。
“......人类真的很无聊,没有人关心那个被杀掉的人而是对同真实杀人事件相似的小说感兴趣。”甄实默不作声地想着。
“甄实,你真的很了不起。如果不是你,照我们书社这种状况,我们老板可能会在这个月底宣布破产,我们也就失业了。”小职员继续拍着马屁。
甄实没有回答,她的脑中很混乱:“凶手真的是在摸拟小说杀人吗?......还是只是巧合......又或者是......”
小职员喝着酒说:“说真的,我们还真的应该感谢那个杀人凶手,如果不是他,我们可能真的没饭吃了。老板这一次可真的是咸鱼翻身了。”
甄实没有回答,她的心动摇不安:“其实那个杀人事件,我......我......其实刘宽品他是......”
“小实,你没事吧?”声音温柔而亲切。
面带着询问的表情,甄实青梅竹马的好朋友南烈伸手扶住她的肩。
“啊,小烈,你来了。”甄实定住心神笑了笑。
南烈关心地问:“小实,你是不是太累了,你的脸色好苍白。回去休息一下。”
甄实点点头,回过头正看见香织里书社的老板付总编一脸通红地喝着酒,突然一种奇怪的感觉涌上心头。
甄实的脚还没有迈出香织里书社便被几个“制服”拦住了。
“甄实小姐吗?”他们亮出了证件,说:“我们是刑警队的,有一件案子需要你的配合。”

时间:3月22日中午12:22分
地点:小筱市警察局
“三.二一凶杀案”调察组的诸位刑警正在为甄实做口供。
“甄实小姐,你是由贵高等学校外语系一年级的学生,那你一定认识照片里的人了。”
“认识,他是外语系的系主任刘宽品。”
“他被杀了,你知道吗?”
“知道,而且是模仿我的小说里的杀人方法。”
“你最初是何时又是从哪里知道的?”
“昨天晚上大约是十二点左右,香织里书社的老板付总编到我家告诉我的。”
“你的小说<<心愿杀人事件>>是在什么时候完成的?”
“去年十月就完成了,十二月第一次印刷。”
“那些古怪的杀人方式是你独自创作的吗?”
“是。”
“<<心愿杀人事件>>里的场景同由贵高等学校很相似,你是依据那里所写的吗?”
“我小说里的大部分描写的确是取材于由贵高等学校。”
“小说中的人物也是取材于学校里的人吧?”
“......没有,人物我是乱定的。
“你认为刘宽品这个人怎么样?”
“死不足惜。”
“你同他的关系很不好吗?”
“我同他根本没有什么往来,只是他臭名沼著,学校里好像没有人不讨厌他的。”
“那么昨天晚上七点至九点之间,你在哪里又干了什么?”
甄实皱皱眉说:“你们在怀疑我吗?告诉你们,你们根本不必把视线放在我身上。杀人是要讲动机的,我又有什么动机?我根本没有原因要杀刘宽品。”
南刑警解释说:“实小姐,请你不要误会。第一,我们是在例行公事;第二,在案情明朗之前任何人都有嫌疑,所以请你回答:3月21日晚上七点至九点期间,你在哪里,做过些什么?”
“我昨天晚上从七点开始就一直在家里写文章。”甄实面无表情地说:“不过很可惜。我的父母在外地工作不住在家里,所以我没有时间证人,也就是说我没有不在场证据。”

时间:3月22日中午13:45分
地点:小筱市警察局
甄实录完口供,走出口供室。
早就等在外面的付总编和南烈马上围了过来。
“怎么样?他们问了一些什么?”
“你还好吧,先去吃点东西吧?”
完全不同的两种关心,甄实微微一笑。
一个人斜倚在墙边,用他一双深黑色的眼睛盯着甄实,慢慢地说:“‘人有一个最奇怪的地方,那就是心。所以,当母亲心脏里的血顺着匕首流到茉莉的掌中时,茉莉竟然没有哭......即使到了这一刻,她还是不相信---不相信母亲就是杀人凶手,即使从故事的开头到结束,即使从第一个人的死亡开始,身为侦探的茉莉便清清楚楚地知道母亲就是杀人的凶手,她就是强迫自已不相信,因为自已最信任的人、最爱自已的人绝对绝对不可能是凶手---就算有再多的证据,就算她亲口承认,就算明知道正是深爱着自已才会为了自已最可怕的心愿而杀人......还是......还是从内心里从身体的每个细胞里否认......’我没有漏掉一个字吧,<<心愿杀人事件>>的作者?”
甄实看着这个年青的刑警,说:“你的记性很好,先生,这正是<<心愿杀人事件>>最后的一段原话。”
年青的刑警站直了身子,微微一笑,说:“甄实小姐,我是实习刑警柯雪,可以请你吃个中饭吗?”
时间:3月22日下午13:58点
地点:小筱市 “DNA2”餐馆
甄实正在同柯刑警喝着餐后的咖啡。
“甄小姐,你相信人会为了奇怪的原因杀人吗?”柯刑警喝着咖啡说。
甄实的手紧紧地握住咖啡杯,瓷器光滑的触感让她的手没有轻易地抖动。
柯刑警微笑着说:“人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杀人,谋财,情杀,复仇,灭口还是因为心理变态?一般,大家都认为人杀人的原因只不过是这区区五个,可是其实人是会为了很奇怪的原因杀人:比如说一个雕刻家为了完成最完美的人体雕刻而杀掉几十个人,比如说一个推理小说家因为苦恼自已小说中的杀人情节是否真的能在现实生活中发生而举起屠刀......再比如说......”
甄实的指尖有些发白。
柯刑警紧盯着甄实的脸,说:“再比如说〈〈心愿杀人事件〉〉里的那个母亲,她杀人的目的不是为了惩罚伤害她女儿的那三个人而是为了完成女儿疯狂想杀人的愿望......”
甄实端起咖啡杯,轻轻地喝了一口,说:“我从来不相信人会为了奇怪的原因杀人。”
柯刑警看了她很久,叹口气说:“连自已所写的东西都不相信吗?真是个可怕的小说家。”
他继续说:“可是我却总是觉得你同这次的杀人事件有很大的联系。”
甄实尝着咖啡,慢慢说:“你是在怀疑我为了让自已的小说出名而模似自已的小说杀人?”
“不,不是这样的。”柯刑警停顿了一下,说,“我曾经听过一位很著名的推理小说家说过:每一个推理小说家最想成为的并不是非凡的侦探而是一个完美的犯罪者......”
他的话还未说完,甄实的扩机响了。
甄实看了看扩机,说:“对不起,刑警先生,香织里书社的老板付总编找我,我先告辞了。”
她起身往外走。
“甄小姐,”柯刑警抓往她的手,盯着她的眼睛问,“你真的没有杀人吗?”
甄实对视着柯刑警那双深不见底的双眸,嘴唇紧紧闭着,没有说一个字。
柯刑警慢慢地放开了她的手,她便缓缓地走了出去,就像一只正要扑火的飞蛾。

时间:3月22日下午15:10分
地点:千绘出版社总公司
香织里书社的老板付总编在总经理办公室里神情焦急地踱来踱去。
“怎么搞的?”他看着表,头上挂满了汗,“罗彬总经理一向很守时的,怎么这回......”
甄实伸手拿起放在桌上的照片,说:“这就是出版界的巨头罗彬先生?这么年青吗?”
付总编抹着汗:“是呀,罗彬总经理今年刚到而立之年,却是出版界的大亨。这回他亲自同我们联络想要代理你的小说〈〈心愿杀人事件〉〉正是我们想也没想过的大好机会。”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要等的人没有来,付总编急得坐立不安,甄实却在静静地端详着桌上的照片。
“罗彬先生没有结婚,对吗?”甄实突然问。
付总编不耐的回答:“没有。”
正在这时,总经理的门打开了,进来了一位年青人,却不是罗彬总经理。
那人满脸笑容地说:“很抱歉,让两位久等了,我是千绘出版社的副经理肖强。罗总今天突然有急事不能来了,他通知我说要我先同两位签个合同,希望两位不要介意。”
付总编马上转忧为喜,忙道:“没问题,没问题,那么烦劳肖经理了。咱们先看看合同?”
甄实默默看着付总编喜笑颜开的脸,突然,一连串的词出现在她的脑中:“经营惨淡”、“失业”、“破产”、“红熏鱼”......她突然有了一个可怕的想法:“付总编会不会为了挽救书社而杀了人?”

时间:3月23日下午17:03分
地点:小筱市警察局门口
柯刑警走出警察局门口,点燃一支烟,突然发现甄实站在自已前面。
“你?有事吗?”柯刑警问道。
“刑警先生,”甄实仿佛下定了一个很大的决心似地,“我想我有可能会协助你的调查。”
柯看着她坚定的眼神,不禁怔住了。
“嘀嘟嘀-----”柯的手机响了,他接通手机,刚听了一句,眼睛便猛地一下睁大了。
他挂断手机,面无表情地看着甄实,说:“也许晚了,甄小姐,又有一个人被杀了。”

时间:3月23日下午17:45分
地点:小筱市 由贵高等学校
灰鸽色的天空下没有一丝风。
由贵高等学校的艺术楼已经被封了,因为第二件杀人事件便发生在该楼4219室练舞房。
“第一幕拉开了,丑小角赤着脚,蹦蹦跳跳地走开了;第二幕启始了,女主角穿红衣,安安静静地睡着了......”柯刑警茫然地看着眼前的场景,喃喃地念着。
通红朦胧的灯光将整个4219室练舞房染得宛如一片火海,四面墙上的镜子从不同的角度将死亡的主角反射到房间里的每个角落。女主角胸口插着一把古老的匕首,鲜血已经将她身上雪白的长裙染红了一半,她的面部肌肉恐怖地扭曲,死亡的双眼瞪得很大,仿佛看见了地狱的使者。在她僵硬的身体边堆着无数鲜红的玫瑰花,散在雪白裙子上的鲜红的花瓣不知是不是被血染红的。
“......第三个吗......”甄实轻轻吸了口气地说道。
“什么?”柯刑警豁然回头,眼神就像一把冰锥,“第三个是什么意思,甄小姐?”
时间:3月23日下午18:55分
地点:小筱市 由贵高等学校
“哐”的一声,由贵高等学校里的冷藏室的门被打了开,一阵白气扑面而来,刑警们进入冷藏室里开始搜查。冷藏室里堆满了用于食用的肉和一些菜果,闻着鼻子都发酸。
“第一幕拉开了,丑小角赤着脚,蹦蹦跳跳地走开了;第二幕启始了,女主角穿红衣,安安静静地睡着了,第三幕闭上了,男配角睁大眼,冷冷清清留下了,”柯刑警麻木地想,“难道真的就如小说中的一样,会发生那种可怕的事......”
突然听到有人惊叫一声,冷藏室里乱了,几个刑警蹲在边上呕吐起来。
柯刑警惨白着脸看着:几个黑色的大塑料袋里装着被分裂成零零碎碎的人的肢体,淡黄色的肉就像被洗得干干净净似的苍白无色,肢体的切口上虽有一层冻霜但仍可以看到略带紫色的骨头和围在骨头边的青色血管。
分解的尸体,柯刑警不止一次地看过,可是这个冷藏室里的一堆暗红色的食用肉边上的人类肢体却让他的嘴里第一次涌上酸味,想吐却又吐不出来,令人战栗的恐惧不仅是心灵上的连肉体都反感。
甄实盯着那些枝离破碎的人肉,瞳孔放得很大,她浑身颤抖,拼命地用手堵住嘴,眼泪滚滚而落。
柯刑警异样地看着她就好像是在看着放出笼的汉尼拔。
“甄小姐,”他的声音不像人的声音,“你,你到底是在哭还是在笑?”
话音未落,“嗵”,甄实栽在地上,昏了过去。

时间:3月26日上午10:20分
地点:小筱市 戒音私人医院
柯刑警在402室病房前站了很久,还是敲响了门。
他并不想来见这个小女生,他觉得现在的自已好像是站在一个玖瑰同蔷薇混合的巨大的花丛中,分不清什么是玖瑰什么是蔷薇。
香织里书社的老板付总编应声开门。
一见到柯刑警,付总编便没好气地说:“刑警先生,你们这么频繁地打扰甄实,对她的健康很不利。”
柯刑警没有理他,看着甄实说:“很对不起,因为这个案子而让你受到惊吓。”
甄实摇头说:“没有,我很好。”
她坐在病床上,身边放着一些桔黄色的小纸鹤。南烈坐在她的身边,很显然那些小纸鹤是他们一起叠的。
“可以同你单独谈谈吗,甄小姐?”
“不行,”付总编很生气地阻止,“刑警先生,她需要休息。”
“总编,南烈,”甄实微微一笑说,“你们先出去一下,我想刑警先生一定是有重要的事情。”
付总编和南烈对看了一眼,知趣地走出去了。
正对着病床的窗户完全敞开,窗外天气很好,温和的光洒在她的脸上,青春的光芒从这个少女的身上反射出来。
“甄小姐,虽然发生了那种事,但是你看上去还不错。”
“......”
柯刑警冷冷一笑:“甄小姐,你听过潘多拉的盒子的故事吧。‘她打开了盒子于是所有的罪跑了出来。’”
“......”
“你就是潘多拉,甄小姐,你没将罪恶装进盒子,可是你打开了盒子。隐藏在童谣中的杀意你早就感受到了,<<心愿杀人事件>>根本就是为凶手所写的,你们在互相利用,你将她的仇恨淋淋尽至地写在小说中,而她运用了你的方式杀人。你没有一点罪恶感吗?”
甄实抬起头:“刑警先生,你也早就知道会有三个人被杀,可是你又做了什么?等待?直到人被杀尸体被发现?上帝说:‘如果没有罪的就是蒙上眼也会看到我的圣光。’你看到了吗,刑警先生?或者是说你根本不怕黑?......又或者是你心中有罪?”
她垂下眼:“私心吗?想看一看到自己是不是能洞察到凶手杀人的方式,反正不过是三个人而已,那就等她杀完好了。结果真的如刑警先生所料,凶手运用的手法,为什么要杀人,谁是凶手,你从第一个死者被杀时就知道了,可是你沉默着任凭警署从一个女学生提供的点点蛛丝马迹破案。你在利用我,刑警先生。如果我是潘多拉,那你又是什么人呢?”
柯刑警凝视着甄实,他在她的眼中看到了自己。
“人类都存在着私心,你跟我都毫无例外。”他嘲笑着,“不过......你让我不寒而栗,甄小姐。”
他打开文件夹:“要看吗?警署里的机密文档。”
甄实接了过来,雪白的纸上几个醒目的大字:三.二一凶杀案记录。
三.二一凶杀案记录:
此案是模拟小说杀人事件。
死者三人:
甲:刘宽品,男性,40岁,由贵高等学院外语系系主任。
死亡时间:2002年3月21日晚7:00到9:00之间。
死亡原因:窒息而死,脖子上有勒痕。
死亡地点:贵高等学院施工地。
无目击证人。
嫌疑人:众多。
乙:朱丽,女性,20岁,由贵高等学院中文系二年级学生。
死亡时间:2002年3月23日下午14:00到17:00之间
死亡原因:胸口被刺。
死亡地点:贵高等学院的艺术楼4219室练舞房。
无目击证人。
嫌疑人:众多。
丙:乔古,男性,21岁,由贵高等学院艺术系三年级学生,
2002年3月18日就失踪,无人报案。
死亡时间:不详。
死亡地点:不明。
尸体发现地点:由贵高等学院冷藏室。
无目击证人。
嫌疑人:徐静。
第一嫌疑人:徐静,20岁,由贵高等学院外语系二年级学生。
2002年3月21日晚7:00到9:00之间无不在场证据。
2002年3月23日下午14:00到17:00之间无不在场证据。
做案动机:
系主任刘宽品因收受贿赂毫无理由地取消了她的学位让给别人,
朱丽在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将她的男朋友抢走了,
前任男朋友乔古未经她的同意将她的裸像以艺术品的形式公布于众。
该嫌疑人暂时未承认杀人事件。

甄实合上文件,重重闭上了眼。
柯刑警盯着她:“甄实小姐,看到那份记录你没有话要说吗?”
“说什么?说她是我的好朋友,还是说我完全是借鉴了她的事情而写的小说?”甄实抬起头说,“不错,我的确是从她的事情上取材的:小说中的那三个死者完全就是现实生活中的刘宽品,朱丽和乔古,而受到伤害的女主角就是徐静。可是从头到尾,你们都没有确实的证据证明她杀了人,不是吗?”
“的确是这样。毫无破绽。警方有的都只是推断。”
柯刑警叹了一口气:“三个死者都是一些很令人讨厌的人。‘丑小角’刘宽品是一个几乎被所有人的讨厌的家伙,他的嫌疑人多得数不清;‘女主角’朱丽刻薄尖酸,第三者插足,破坏了不少人的爱情和婚姻,她的嫌疑人也很多;可是若是将他们两人的嫌疑人合在一起就会发现有一个人是他们共同的嫌疑人,这个人就是徐静。”
甄实折着手里的折纸。
“徐静真正目地不光是杀死二个人,她最想杀死的是前男友乔古。他才是最先死亡的人。最开始,她将乔古杀死,支解,装进黑色塑料袋藏进冷藏室里,不让人发现,就是想造成‘丑小角’刘宽品是第一个被杀的假象。”
甄实已经折成了一只黄色的纸飞机。
“为什么她要造成这种假象?因为谁第一个死亡是这个杀人事件的关键,如果第一个被发现死亡的是‘男配角’,做为前女友的她将是第一个嫌疑人。可事实上人们并没有发现最先死的‘男配角’,第一个被发现死亡的是诸多恶迹的‘丑小角’。把他吊在吊车上就是为了引人注意。而在‘丑小角’刘宽品的众多嫌疑人里找到她需要时间,在这段时间里她可以动手杀‘女主角’了。她知道只要这两个人的尸体被发现,她必定成这两人中的共有嫌疑人受到监视。不过都已经无关紧要了,反正都‘男配角’乔古早已经被干掉了。而那些蠢刑警们只有等到三个人都死光光了时,才有可能知道谁是嫌疑人。”
甄实对着窗口举起了纸飞机,柯刑警以为她想将它投出窗外,但她却将它放了下来。
柯刑警面无表情地说:“利用童谣的目的就在于这里,它让人想当然的认为‘丑小角’、‘女主角’、‘男配角’是依次被杀。其实最先死的却是最后被发现的‘男配角’。这都是你告诉她的,甄小姐----用你的小说。”
甄实转过脸看着窗外,阳光洒在绿色的草地,草地发出如丝绸般柔和的光。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孩子坐在长椅上,一旁的男士正在削着苹果。曲曲卷卷的苹果皮缓缓地垂到地上,像是一只软梯慢慢放到地狱深处。
“那些童谣不是我写的。”她说,“是赵理国写的----那个被朱丽破坏家庭的中文系老师。”
实打开手提电脑,幽幽的荧光屏显示出由贵高等学院历年来的校刊,鼠标继续游移,那道吃掉三个人的童谣出现在眼前:“第一幕拉开了,丑小角赤着脚,蹦蹦跳跳地走开了;第二幕启始了,女主角穿红衣,安安静静地睡着了,第三幕闭上了,男配角睁大眼,冷冷清清留下了;最终幕落下了,白乌鸦嘶哑着,断断续续地说着爱。”
甄实平静地说:“我是无意间在校刊上看到这首童谣的。我引用它是因为它让我看到了童谣里暗藏的杀意。”
柯刑警面如冰霜。
甄实揉着手中的纸飞机:“喜欢阿嘉莎吗,刑警先生?---世界闻名的‘杀人女王’。在她的小说<<ABC杀人事件>>中凶手为了使警察相信是变态杀手做的案而有选择性的杀掉四个人,但是其实他的目的是杀掉自己的叔叔谋求遗产。......”
她垂下头,自言自语似地说:“破坏别人的家庭,又将抢来的别人的丈夫甩掉。朱丽真是个很令人讨厌的女人啊。”
柯刑警的瞳孔迅速缩小,他一字一句地说:“甄实小姐,我非常地讨厌红薰鱼!”
心脏像被铁锤重重地击了一下,实的脸色开始发白。
柯刑警看着她,奚落似地说:“你想要我怎么做,甄实小姐?要我继续在你的手中跳舞吗?你对我说那些话只是想要我去调察那个写童谣的老师吧。如果是这样,我想你不必费心了,赵理国去年便自杀死了。”
指尖微微发颤,甄实连眉毛都不敢动:“原来你早就知道了,刑警先生。不管警视厅的结论如何,无论我怎样苦心的建筑防线,在你眼中一切都是沙砂。你从来就不相信徐静是凶手,也根本没有怀疑过其他人,至始至终,你都认为我是凶手。”
她突然笑了,伸出手来:“不过我还是想请你下楼去问一下千绘出版社的罗彬总经理,为什么他会同赵理国的遗孀方子芸在一起。”
手指仿佛死之箭笔直地指着窗外草坪上正在在削苹果的男人。

空气中充满着暖暖的青草香,舒适得像最亲近的人的手心的呵护。
柯刑警看着苹果的红皮一点点变成雪白,眯起了眼睛。
“我同方子芸是初恋情人。让她嫁给赵理国是我一生中最大的错误。离婚给她带来很大的痛苦同,她自那时起便一直住院。你对她的怀疑真是使人愤怒,刑警先生。”
罗彬的几句话看似轻描淡写却含着深沉的份量,很像他这个人---温和却不易亲近。
柯刑警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他很难再问下去了......如果眼前的这个男人是凶手的话,那他无疑是个很难缠的对手。
他想换个方式---向方子芸提问---可是当他看到她脸上的微笑时,他决定放弃了---只有经历过无数辛酸的女人才会有那种笑容,而这种女人常常比男人更难对付。
柯刑警想了很久,问道:“罗先生,我最后问你一个问题,请问在3月21日晚上七点至九点期间,你有时间证人吗?”
罗彬意味深长地看了方子芸一眼,说:“很遗憾,恐怕你要失望了。我当时在朋友家里聚会,有很多人可以做证。”
柯刑警重重的闭上了眼,一切似乎又回到了起点,那个女学生的手指在空中不经意的绕着,像傀儡师般操纵着他......
将肥胖的刘宽品吊到吊车上,将身高180公分的乔古切碎运到冷藏室,一个写小说的女学生根本没有力气做到,凶手中一定有个男人,会是那个人吗?如果是那个人,那他是为了什么而杀人?他完全没有理由要杀人!他为什么要杀人?他为了什么?
他睁开眼,一片白色映入他的眼中,那是一群白鸽在碧蓝的天空飞过。在那么多的鸽子中,旁人无法分清谁主谁从。突然间,他全都明白了。

冰凉的水注入杯中,南烈一饮而尽。突然他发觉身后有人,转过头去,看见甄实一个人站在那里。
她凝视着他的眼睛,良久才缓缓地说:“给我一杯水。”
南烈将杯子接满水递了过去。
甄实伸手去拿,手指触到了水杯却没有拿起,满满一杯的清水跌在地上,扑的一声,如蒲公英般散开。
“为什么是你?”她问。
他笑了:“为什么不是我?”
她沉默了。
“如果不是我,就必然是你。”他一脸温和地说,“作家常常当自已所创造人物是活生生地存在的,而这种可怕的心态在你身上尤为突出---童谣的咀咒会不会在现实中发生?凶手可不可以按照你所写的方式完美的杀人?这些黑暗的念头自你的小说出世后就一直缠着你。如果我还不动手的话......我恐怕你会伤到自己......”
她说:“我不想杀人。”
他又笑了:“我知道,所以我做了。”
他抓住她,低下头,轻轻说:“现在,该是落幕了。来,我们一起完成最后的一幕:凶手死在最想保护的人的手中......”

柯刑警在墙角的饮水机边找到了甄实,她站在那里,地上的水渍像毕加索的画般抽象地曲扭着。
“你应该被吊死,甄实小姐。”柯刑警说道,“你就那么想看到自已的小说成为现实吗?”
甄实凝视着地上的水渍。
柯刑警皱紧了眉毛。
“你是凶手,甄实小姐,你根据现实而写成了一部令人恐惧的小说<<心愿杀人事件>>,可是当小说发表了之后,你陷入了前所未有的黑暗心愿之中---你幻想让自己的小说中杀人事件变成现实,也就是说,你想让那三个人按照你的杀人方式而死亡。这时南烈看出了你的苦恼,他同你一样完全是个疯子,他为了不让你动手杀人,而代替你完成了你的心愿......就像<<心愿杀人事件>>里的母亲一样,为了不让自已最爱的女儿成为凶手而代替她杀人。而你,甄实小姐,你为了让南烈完成杀人计划,一直故意地将我引到错误的岔路上去。你首先设定了徐静是凶手,然后又想将我的视线转移到赵理国身上,最后是罗彬同赵理国的妻子,你真是个可怕的人啊。”
甄实没有说话。
“甄实小姐,现在我想请问你一下,南烈在哪里?<<心愿杀人事件>>的最后一幕---凶手的死亡,为什么我没看到这一幕。”
“你认为会看到这一幕吗?”甄实说。
柯刑警漆黑的瞳孔紧缩:“你认为我是为了什么而下楼去询问罗彬?”
甄实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她反问道:“你认为我是为了什么而要你下楼?难道你真认为我是为了留时间让南烈自杀吗?你真是个好人,刑警先生。”
她的眼睛看着窗外的天空,格外清澈:“他走了,刑警先生。我不知道你是不是还会去追他,但我知道你不会追到他的。”
柯刑警英俊的脸苍白得像个雪人。
他顺着甄实的眼光看向窗外,一只不知是从哪个小孩子手中逃离的气球,迅速地升向高空,一瞬间便消失了。
“最终幕落下了,白乌鸦嘶哑着,断断续续地说着爱......”她轻轻地念着
世上的事总是这样的,看起来没有原因但是却有结果。

  • 上一篇文章:【秋季活动12】盗鹊桥

  • 下一篇文章:网维的侦探手记II——印度珍珠之谜(中篇)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寒木凛』于2003-11-15 7:29:00发表评论:

  • 不是吧……那秀秀J岂不是成了《童谣》的女主角?……寒……怕怕……




    【魂飞飞在大作中谈到:】
    >告诉你真实秘密阿,童谣里的人物阿场景阿全是我学校的,因为正好学校在搞基建而且又有几个好讨厌的人(完全是童谣里被杀者的原型阿)所以就引用了,而且名字都是一样的只是换了个同音字
    >:h
  • 魂飞飞』于2003-9-28 6:51:00发表评论:

  • 【会发光的萤火虫在大作中谈到:】

    > 秀秀小姐,再次请问您“玩玩而已”的灵感又从哪儿来呢??????? 想必不止是“玩”吧?还有标题,什么叫“只有真实”????难道……………… 我有点晕~~~~~:g:g

    告诉你真实秘密阿,童谣里的人物阿场景阿全是我学校的,因为正好学校在搞基建而且又有几个好讨厌的人(完全是童谣里被杀者的原型阿)所以就引用了,而且名字都是一样的只是换了个同音字
    :h
  • 会发光的萤火虫』于2003-9-27 19:34:00发表评论:

  • 秀秀小姐,再次请问您“玩玩而已”的灵感又从哪儿来呢??????? 想必不止是“玩”吧?还有标题,什么叫“只有真实”????难道……………… 我有点晕~~~~~:g:g
  • 魂飞飞』于2003-9-27 9:48:00发表评论:

  • 【啄木鸟在大作中谈到:】

    >写的不错,刚刚看忘,故事情节紧凑,作者可以考虑写长篇。看了这个让我想起了《天有眼〉,说的就是凶手看了小作者的小说,按小说杀人的。不过你让那兄手跑掉,有写不应该。也就是说接尾不怎么样了,这就好想画了一过圈,到最后有回来了。

    放走凶手是一直是我梦想的事情啊,其实我真正想展示的是人类复杂的心理阿,人到底可以自私到什么程度,如果为了自己最爱的人,人可不可以更本就没有什么正义。这个故事没有侦探,有的是真实的人。;)
  • 啄木鸟』于2003-9-25 13:06:00发表评论:

  • 写的不错,刚刚看忘,故事情节紧凑,作者可以考虑写长篇。看了这个让我想起了《天有眼〉,说的就是凶手看了小作者的小说,按小说杀人的。不过你让那兄手跑掉,有写不应该。也就是说接尾不怎么样了,这就好想画了一过圈,到最后有回来了。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连载——13区(第九章)[1869]

  • 万圣节前夜,随便挖个坑——张冠…[4645]

  • 蓝色陷阱(一)[1905]

  • 该不该死?——献给我最深爱的ch…[3246]

  • 美人鱼的诅咒(5)[1846]

  • 【青烟手记】丑小鹅[5081]

  • 蓝色陷阱(三)[1845]

  • 股(蛊)惑——(十九)[1873]

  • 狂探四人组(4)[1969]

  • 十 六 岁 的 生 日[3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