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毕业生(1)
 作者:hitachi41  人气: 2414  发表于: 03年10月07日11点12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毕业生

第一章
1.
吕元站在公交站台边上一块树荫下,等候着中午迟到的班车。十年来,从初中到高中再到大学。每每当他这么站立的时候,他便深恶痛绝起来,狠狠地在心里咒骂公交公司、公共汽车和驾驶员。
后来养成了一种习惯,他一脚踏上站台的石板,手里就变出一本书。初中是盗版的日本漫画,高中是英语小词典,而现在自然而然的是小说。恐怖的、悬疑的、神魔的、科幻的、推理的,专业课上要求阅读的经典文学没看多少,为了这些通俗小说倒是翻便了学校和市里的图书馆。
随意截取他的一段借书记录,你会看到:
吸血鬼的历史
银河英雄传说外传
魔戒I
女王蜂
黄金假面人
无人生还
福尔摩斯探案集II
神秘火焰
女妖
夏日魔术三部曲
人间十字架
魔戒II
撒冷镇
移花接木
八墓村
福尔摩斯探案集III
歌剧幽灵
魔戒III
恶月之子
一只绣花鞋
这个时候吕元手里捧着的是一本《杀戮的深蓝》。
远处三十米的地方,一辆闪着车灯的白底红线汽车正向这边驶来。在展台上已经等了了好一会儿的候车人赶忙迫不及待地向前迎去。提大包小包的老头老太;一个拿着几只鼓鼓囊囊,塞满蔬菜和廉价商品的中年妇女;穿着高跟鞋,磕磕绊绊往前跑的年轻姑娘。
只有吕元一人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十年来的经验让他一眼看出那不是他要坐的车。
这个站台一共驶过四班公车:9路,23路,39路,43路。9路,23路和39路都是直线过来的,43路是从前面二十米外的路口转弯过来的。吕元要乘的是可以带他到图书馆的9路汽车。长久以来的观察,9路汽车的特征是轻巧、灵活,向你迎面开来时,远远望去就像一只色彩斑斓的猫。23路和她不一样,是新一代的标准公交车,外面刷上同意的车身样式:白底红线,阳光地下排列着就像一匹匹精挑细选的战马。39路和23路在外观上看是差不多的,但给人的感觉更加厚重沉稳,同时他的顶上还闪烁着黄绿色的39路标记。另外的43路则是红底绿线的战马。最近,9路车也新出了装有空调的高档款式,顶上同样闪着车灯,不过她的颜色是黄绿两种。
凭着对这些车的了解,对吕元来说,弄错开来的班车,这样的几率为0。
上了当,受了骗的人们,眼巴巴地放走刚刚停站的39路,无可奈何而又心甘情愿地呼吸着他放出的屁。
六月的末日,气温已经很高了,正午的阳光在头顶格外的火辣。吕元一个人站在自己占领的树荫下,心里也在咒骂今天的汽车又误点了。刚才磕绊的那个姑娘跳着似的跑到了吕元的身边,妄图分享他所占领的一片绿荫。她从手袋里掏出手帕,擦了擦额头的汗。
“好热啊。”那女的说,像是在故意搭讪。
“嗯。”吕元点点头,让出一点影子给对方,然后继续埋首他的小说。
那姑娘两次低下头去想看看小说的封面,结果都以失败而告终。她只能默默地把一只脚从鞋中抽出来,踮着,一边挥舞着手帕寻找几乎不存在的风,一边轻轻地哼起了小曲。吕元对此充耳不闻,满身心地投入在深蓝乐园的杀戮之中。
另一辆公车向这边开了过来,直线的,身上五彩缤纷。刚刚平静下来的候车人再次骚动,又一次扛着、拎着、磕着、绊着地往前迎上。吕元一丝嗤笑,把手里的小说塞进书包,不紧不慢地往公车牌子的跟前站定。那辆汽车就像是和他约好了似的,把上车门在他面前打开了,他洋洋得意,第一个上了车。心想这就是经验。
这是从发车站过来只经过一站的汽车上,乘客并不是很多,向后看去还有十几张空空的座位。又是按照着早已养成的习惯,吕元拣了一个靠底的右手边的座位坐了下来。他喜欢这个位子有两个理由:一,人多的时候,不容易被挤成粽子的人群压到或者踩到脚;二,不必给那些老人家让座。上了年纪的老人们通常是不会走到最底部来,而且吕元也对前排乘客的公德心充满信心。这又是多年来乘车的经验。
坐在底排唯一的缺点就是不能尽兴地观看窗外的景色,只能看看车内的情景或者望着前排乘客的背影。这个时候坐在他前面的就是刚才想要和他搭讪的那个姑娘。吕元开始尽量回忆刚才看到的那个女孩的相貌了。瓜子脸,柳叶眉(经过纹眉处理的),双眼皮(天生的),乌亮的眼珠,红润的嘴唇。吕元想,如果她的鼻梁能够再挺一点,可就可以去做大明星了。
他望着对方白皙修长的脖子,裸露的双肩,忽然间被吓了一跳。怎么?她没穿内衣。那个姑娘的肩膀圆润、光滑,在吕元的眼里充满诱惑。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不即空,空不即色。”吕元吓得赶紧把头低下,可这一来就看到了更不该看到的东西。靠背间的空隙处,他看到了那姑娘婀娜的腰肢和从牛仔裙上露出的内裤边缘。“粉色的。”吕元急忙闭上了眼睛。
“什么?”那个姑娘似乎听到了他的话,回过头来问。“什么蓝色的?”
“没什么?”吕元不知怎么回答她。
“哦。”那姑娘回过头,吕元刚要舒口气,对方又回转过来了,“问一下,你是不是文学系那个叫吕元的,就是在校刊上发表悬疑小说的那个。”
“是的。怎么,你也是碧天潭大学的学生?”
“看起来不像,是吗?”她笑起来,露出洁白的牙,“我是模特系的,我叫区(ou)阳,不过很多人都叫区(qu)阳。”
“那个多音字啊,作为姓氏的时候念ou。”
“不愧是搞文学的。你是去图书馆吗?”
“是的。”
“我也是。”她又说,“你刚才手里拿的书是推理小说吗?”
“是。”吕元虽然不怎么善于和女孩子打交道,但是这个时候说话,总比看着她的背部来的好受。
“我也很喜欢看这类书,可惜啊,没什么时间。”
“做模特很忙吗?”
“也不是,只是要毕业了。今年工作难找,我想读研究生或者留校当老师。”
“哦。模特系也有研究生?”
“就是没有啊。我的成绩也不怎么好,考大学所以读模特系也是因为这个,算作艺术特长生录取的。”
“哦。”吕元又哦了一声,在想这个女孩第一次见面,就和他说这些干什么。难道真的是自己太落伍了。
“像你这么好成绩,考研究生一定轻而易举吧。”
“我不准备考这个。”
“啊?”区阳有些难过地说,“想要考的人没条件,有条件的人又不想考,真是讽刺。”
吕元听她这么说,心里也有点同情,于是没经什么思索地就说,“你要考什么系,也许我可以帮着辅导你一下,如果你愿意的话。”
刚说完,他就后悔了。
可是区阳可不管这些,蹦起来叫道,“是吗,真是太好了。”
全车人的目光汇集到了车后,吕元的脸通红通红的。
好歹,图书馆到了。

2.
碧天潭大学模特系的女生宿舍是与其他的宿舍分开的,处于老教区的一幢三层楼房里。据说原来是某修道院修女们的宿舍。在历经沧桑的百多年里,经过了几次翻修,现在还保持着最初时那份哥特式的风格。学校所以不拆了它的原因,是因为它是市里现存的唯一一幢哥特式建筑。
这幢老楼在历史上多次担负起不同的使命,先是宿舍,后来做过医院,又做过结核病的疗养院,一九七八年回归碧天潭学院后又做过一阶段的宿舍,九○年成为校档案馆,九三年又成为女生宿舍,并且一楼还存放着体育系的教学器材。到了九七年的时候一度废弃,可九九年一扩招,就又修缮一新变成了女生宿舍。
区阳就住在就是这幢楼的三楼,和她的学友们一样,她称这幢楼为哭泣的玛利亚。区阳走进东手的小门,顿时感到一阵阴寒。尽管已在这幢房子住了四年,可她还是每次都能切身感受到里外不同的气氛。长着马脸的门卫袁阿姨从东楼梯口的房间里探出头,看了一眼她的“房客”。“小区啊。”她咕哝一句,继续看她的电视去了。
区阳打了个招呼,踏上吱吱嘎嘎的木楼梯。忽然想到,这个袁阿姨似乎一直在看她的电视。
记得四年前,她第一次提着箱子走进这幢古怪的宿舍时,第一眼看见的就是那扇挂着黑锁的大门。又高又厚,上面还雕刻着基督教中的撒旦与蛇。有一个双眼放光的长发女人,赤身站立一堆骷髅头之间,后面是一个巨大的十字架,像是绑着她又不像绑着她。区阳有些毛骨地去摸那门上刻着的字:L-I-L-I-T-H。一个声音在区阳颤颤巍巍的当口,发话了,“新生宿舍在楼上,走左面的楼梯。”区阳向后一个趔趄,满脖子是汗地看着身后的女人。一张马脸,手里握着一份每周电视报。马脸的女人说完,走进楼梯边的小屋,一会儿里面传来了喇叭声。“小燕子。”电视里面的男人喊了一声,区阳逃也似地拎着箱子奔上楼。
走到二楼的时候,一个只穿着浴衣的女生跑了上来,她一手抓着用毛巾捂着的头发,一手急急忙忙地拉着木楼梯的扶手喊道,“区阳,你那有电吹风吗?我的坏了。”
“去我宿舍。”区阳说。
这个女生叫高琴,一个方脸的姑娘,人不能说长得很漂亮。不过她们的导师,模特学院的陈茗院长很喜欢她,已经留用她为新的模特系教师了。当然她和区阳也是很好的朋友。
高琴在区阳的宿舍里一边吹头发,一边和区阳聊天。过了一会儿功夫,同宿舍的葛文绘回来了。她无精打采地把皮包扔到桌子上,高个的身躯像棉花一样的瘫向床铺。她足足有一米八。
“怎么样,工作找到了吗?”区阳关心地问。
“没有。说什么专业不对口。看来还是萧黎她聪明,以这个为跳板转系,据说上个月已经和一家外资签了合同,光月薪就三千。”
“月薪三千算什么?”又一个女生在门口插嘴说,“我爸给我找得工作,月薪五千,还不算奖金。”
“伊娜你爸爸有本事,你又长得漂亮,工作当然好找了。谁不给你爸爸面子啊。”
“也不能那么说。”乔伊娜显出那种富家女特有的矜持,说,“如果我没本事,也不行啊。”
“你有本事?”有人在心里想,“是卖弄风骚的本事吧。”
“那么你呢?区阳,真的决定去考研?”高琴拿着区阳的镜子,风风火火地吹着自己那头长发。
“是啊。”区阳说,“有吕元每天给我辅导,我想我能考上。”
“嘿嘿……这丫头,别人是临毕业匆匆结束关系,她却偏偏在这时候找个男朋友。怎么样,他长得帅吗?”
“很帅。”区阳顿首回答说。
“怎么个帅法呢?”乔伊娜问。
“就像皮尔斯·布鲁斯南,不过是中国版本的。”
“哦哦,什么时候带宿舍来给我们看看哦。”高琴手舞足蹈地摇起她手中的电吹风,把舍友的头发都吹了个遍。
葛文绘机敏地把电源插头给拔了去。
“区阳,吕元是不是就是在校刊上发表《我就是凶手》的那个。”
“就是他写的,写的不错吧。”区阳坏笑着,她知道乔伊娜很喜欢悬疑小说,也曾对这个写推理小说的男子有过一丝崇拜和幻想。乔伊娜在她的心中是一个美丽的白痴。因为心眼还不错,所以还能做朋友。
“那么哪天叫他来侦破哭泣的玛利亚悬案啊。”
“哭泣的玛利亚悬案?”三个女人一起看向她。
“难道你们不记得。那双红色的绣花鞋传说啊。不是说那个女人的冤魂就在哭泣的玛利亚里面吗。”她甩甩头发,看着三个愣住的女朋友,咯咯直笑。
区阳像是受到了极大了委屈,涨红脸,反驳说:“吕元可不是风水先生。”
想象中的吕元穿着道袍,戴着方巾,手里举着一把插上黄色符纸,口里念念有词道:“急急如律令。”“哈哈……”区阳自己也忍不住笑出了声,“不对,吕元还是穿着法袍,手持《圣经》和十字架来退恶灵比较潇洒。——我到底在想些什么?”
假装想要生气,却引来更大的暴笑。四个姑娘笑作一团,谁都直不起腰。

3.
哭泣玛利亚的三楼有一个巨大的晒台,它位于过道的正南面。巨大的两扇门板上雕刻着祈祷书的故事。天使、魔鬼、女妖还有蛇与猎鹰。整个大门最令人感到深畏的是做成狗头形状的门把手和门锁。三只狗头聚在一起,组成地狱里的萨巴路斯。
地狱的晒台上,聚着六七个乘凉的姑娘。她们都是哭泣玛利亚的门徒,也都是模特系的美女,此时此刻的这个晒台是整个碧天潭大学最靓丽的风景。守护这群美少女的是阳台边上那一只只张牙舞爪的夜行神龙。
“吉娃娃,你的头发哪里染的,颜色不错啊。”
“怎么,依娜也要染发?你不是一直自豪于自己那头飘逸的黑发?”
“时代进步了嘛。”她喝了一口雪碧,“黑桃AKK。现在大家都染发,而且很多长头发也可以染的很漂亮。”
“你想染什么颜色的?”
“当然是褐色的。”
走廊里传来哒哒的脚步声。正在打牌的女孩们,停下来,把目光全部集中到阳台的门口。走进来的是院长陈茗。
她的年纪大概在五十左右,身材高挑,头发全部染成了银灰色,用夹插别在额头两边。一对有些褐色的眼睛,炯炯有神,一走进来就对高琴点点头。
“你们都在啊。”
高琴赶紧站起来,把自己的位子让给她的导师坐。
陈茗摆摆手,笑起来。“我就站着说吧。告诉你们一个消息,来给你们上表演课的老师三天后就到了。当然了,一二年级还有一些孩子也要搬到这幢宿舍,你们整理一下,把二层让给她们。三楼就给你们了,一人一间房也没关系。”
“就是说明天就要搬宿舍?”葛文绘问道,“其实今天晚上就能搬好。反正我们也没事,现在就去做吧。”
“对啊。”吉娃娃相应道。
“不急,反正你们还要好好把它们都打扫一下吗?”陈茗的微笑使得那些个女生一阵发怵,原来这个院长大人要他们七个女生打扫整个哭泣玛利亚,真是一个苦差事。“对了,还要留一间房给你们的老师。”
“那到底是谁来教我们表演。”乔依娜问。
“蒙太奇高校的田冶。”
“她?那个大明星田冶?”
“那个满是绯闻的女演员?”
“那个老是穿着高级时装的漂亮女人?”
“就那个看上去像个笨蛋的蠢丫头?”
…… ……
每一个女孩的心里都有一个田冶。


<未完待续>

一个中篇小说,不是很长,大家先看看吧。
幽灵、鬼魂、诅咒、谋杀……马上就要登场了。
嘿嘿……
  • 上一篇文章:杀意的抉择

  • 下一篇文章:毕业生(2)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hitachi41』于2003-10-8 10:37:00发表评论:

  • 【唐娜丽在大作中谈到:】

    >这就是罗修GG说的校园鬼故事啊?
    >呵呵
    >动作好快哦
    >田冶也出来了
    >不过这里的侦探好象是吕元~~~~
    不是校园鬼故事,是校园悬疑恐怖故事,至于恐怖恐怖,就看各位的承受能力,至于谁是侦探,呵呵……到时就知道了,不要跌破眼镜哦。
  • 唐娜丽』于2003-10-7 21:19:00发表评论:

  • 这就是罗修GG说的校园鬼故事啊?
    呵呵
    动作好快哦
    田冶也出来了
    不过这里的侦探好象是吕元~~~~
  • 穆子泉』于2003-10-7 17:52:00发表评论:

  • 那就快发,不要掉人胃口
  • hitachi41』于2003-10-7 17:33:00发表评论:

  •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七个目标(上)[2891]

  • 藤原剑川探案之卖火柴的小女孩[2463]

  • 网维探案——狐仙传(10)完[3633]

  • 阳光岛的罪恶(5)——大结局[3185]

  • 你的眼神[3253]

  • 迟来的悼文——献给在天堂的罗修…[3377]

  • 莫 名 其 妙 的 杀 人 案(下)[2615]

  • <原创>——密码纸条[3362]

  • 网维探案——狐仙传(05)[3407]

  • 股(蛊)惑——(五)[2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