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毕业生(3)
 作者:hitachi41  人气: 2016  发表于: 03年10月13日21点33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第三章
1.
公鸡啼鸣的时候,我们的大明星被吵醒了。翻身抓过那个发出鸡叫声的闹钟,拿到枕边,一对覆盖着长长睫毛的眼睛半睁半闭地望着指针,叹了口气,坐起身子。
七点整了。田冶记得她是在今天凌晨两三点的时候才睡着的。该死的噗噗噗,就这个恼人的声音,使得她整个午夜一直都被那个绣花鞋传说折磨着,无法入睡。不是害怕,而是兴奋。如果说是有人故意恶作剧的话,那也太过分了吧。田冶忿忿地想,待会儿一定要去找那个陈茗问问清楚。
她跳下床,穿着凉爽的皮拖鞋,去壁柜里找到今天应该穿的衣服。她轻盈地拉开壁柜的门,就在她的皮箱上,一个耀眼的红色映入了她的眼瞳。田冶呆若木鸡地站在门边,使劲摇晃着自己的脑袋。不是做梦,这不是做梦,她的壁柜里,竟然出现了一只红色的绣花鞋。田冶清楚的记得,昨晚上睡觉之前,她换睡袍时,这个壁柜里还没有这只羞花鞋的。她的手颤颤巍巍地伸向那只绣花鞋。突然,一个激灵打来。田冶的身子,又弹跳起来。三两下地跑到房门口。
那扇木门依然紧紧关闭着,昨晚上睡觉之前插好的插销,至今还纹丝不动地插在里面。这个房间不可能有人能进来。田冶迷惑了,拼命调动起她的脑细胞,要把这不可能的事情推理出个所以然。她第二次走到壁柜边,这一次她拿起了那只绣花鞋。
中国红的缎面,闪闪发光,颜色鲜艳。田冶摸着那金银色的刺绣纹样,忽然急急地抬起脸,她的眼珠子直愣愣地盯着那面刷了绿漆的壁柜木板,嘴角上浮出一层诡秘莫测的微笑。
一手扶着有些腐朽的壁柜门,赤裸的左脚轻轻地抬起来。她把那只红色的绣花鞋套到了自己脚上。
非常的合适,非常的称脚。这只绣花鞋就像是特地为田冶做的一般,难以想象得与之相配。嘴角上诡谲的笑容更深。就在这时,有人在外面敲响了门。
田冶的身子一抖,忙把那只红鞋子从脚上脱下来,她把它放进自己的皮箱里,然后从壁柜里拿出今天该穿的衣服。
高琴站在门口,看到田冶终于打开了她那扇不牢固的门,满脸歉意地对着她说,“吵醒你了吧,陈院长她……”
“是我晚了,我的闹钟坏了。”田冶把责任推脱到无辜的闹钟身上,“再等三分钟,我马上就好。”她立刻闪身消失在房间的小卫生间,三两下的刷牙,洗脸,一手拿着木梳把睡乱的头发重新梳好,一手搽了一指的面霜。田冶跳出卫生间,一边穿凉鞋,一边拔掉睡袍套上蓝色的丝绸连衣裙。整个过程,前后加一起一共两分二十六秒。
“走吧,高琴。”她把面霜摸均匀,拿着自己的挎包,微笑着走出门。
哭泣玛利亚的楼下,姚红正站在一棵柳树下等着。不停地抬手看腕上的时间,脸上露出了不耐烦的神色。其实她在楼下只等了不过五分钟。
“不好意思,姚红女士。”大步走出校舍的田冶又是把责任推向她的闹钟。
“哦,没关系。主要是太晚的话,早茶就来不及喝了。”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她领着邀请来的女演员去学校外最好的饭店吃早茶。
陈院长这个时候也刚刚踏进碧天潭膳食馆的门槛,转个身,就看见三个女人向她走来。前面领路的姚红,一身鲜艳的绿色蕾丝花边裙,后面跟着穿着蓝色和黄色的两个丫头。
“呦呦。”陈茗笑着对她说,“姚红啊,你这身绿色的裙子可把我们大明星的风光都抢了。
“是吗?”女秘书一转头,“我没注意。”
“陈院长。”田冶客套说,“姚女士本来就很漂亮,我想她如果去做演员,许多女明星一定要下岗了。”
“你太夸张了。”姚红笑脸道。
“没有啊。”田冶一本正经,“你穿的这条绿色的裙子真的非常漂亮,和你的肤色很衬。”
“我知道。”姚红保持着微笑,“我从小到大都一直最喜欢绿颜色。”
“嗯。”田冶点点头,“昨天你穿的也是绿色的。真不愧是专业,知道穿衣服怎么搭配颜色。”
“田小姐,你的穿着打扮也很不错啊,只是我觉得红色系应该更能代表你。”
“红颜色?”田冶吞吞吐吐地说,“可是我本身不怎么喜欢红色啊。也许……”她看看陈茗,“我有时间会去试试?”
“姚红说得不会错的。”陈茗微笑起来,刚还要再说什么,突然急急地截断话头,转过了头去,“还是快吃早茶吧,田小姐九点半还要上课呢。”
田冶的脸孔被这暧昧的话语感染着,抖动了一下,说,“好的。”
四个女人一起走到一张古朴雅致的仿红木八仙桌上,服务员送上碟碗筷、餐巾和一张记分的卡片。
“田小姐,爱吃什么自己去点吧。”陈茗依然笑吟吟,招呼着要店小二上一壶上好的西湖龙井。
在餐厅的中央,两排长长的,可供十个人列一行的餐桌上,密密麻麻地排列着包子、面点、糕团、炸臭豆腐、炸春卷、炸里脊肉、炸鹌鹑、腌牛肉、腌鸭舌、烤羊肉、烤鸡翅、糯米粥、皮蛋粥、八宝粥、扬州炒饭、十锦炒饭、香菇炒饭……还有奶油蛋糕、果冻布丁、三明治、汉堡包、小批萨、意大利通心粉、法兰西面包、英格兰蛋卷……
田冶望着五彩缤纷五光十色的,摆满了东西方各式各样点心、小菜的桌子,一时竟然出不了手了。亏得高琴指点迷津道,“尝尝蟹粉小笼包,这个才是我们这的名点心。”
“是吗?”田冶将信将疑,拿起一小笼刚刚放到桌上的小笼包。
就这样,我们的大明星田冶在第一口就溅出一包美味的汤汁,流了一嘴的油后,开始这快乐的早茶时间。

2.
下午的时候,我们的女演员田冶小姐本来和院长嬷嬷的孩子们有一个约会,一起去逛市里最热闹的商业街,但突来的变故延迟了这一次行程。
不知H市的各个媒体在哪打听到的消息,竟然得知了田冶的到来。几个女孩子刚一出碧天潭大学的门口,就被一群人堵了个正着。田冶被吓了一跳,根本来不及做准备就被如潮的记者包围住了,她和她的同伴们被分隔开来,彼此在记者群之间伸手挣扎着。已被截断回校归路的田冶凭着丰富的经验,索性决定接受他们的采访。“你们能不能等一下,一个一个慢慢来。”她一声大叫,那些记者们果然安静了很多。
“田冶小姐,你是和你男朋友一起来H市的吗?”一个名叫归毋雄的黄毛记者伸出长长的话筒,率先提问。
“你是什么节目的记者?”田冶不喜欢他,反问了一句。
“我是名人娱乐大放送的记者。”他的话筒凑的更近了。
“名人娱乐……难道你是那个归母雄?”名人八卦的爱好者在小包围圈里听说了。起劲地蹦起来。
“是归毋雄。”娱乐记者急切地更正吉娃娃的读音。但后面的同行可不管他的心情,跟着一番暴笑。“母熊”转过头,狠狠地瞪了他们一眼。
“田小姐,请问您是因为什么才来H市的?”
又一个年轻的小姐钻过大母熊的势力圈,问田冶。
“这一次来H市,是我们学校与碧天潭大学模特系的一个互动教学活动,我奉我们校长之命到这来给他们上表演启蒙课。”
又一个小个子男子,推了把眼镜问,“田冶小姐,自从你去年《玄武》一片后,一直没有看到你的新作,你最近是不是有接拍新片呢?”
影片《玄武》讲述的是一个抗日战争时期的故事;女主角田治子(田冶饰)出生在一个民族资本家之家,家族里和日本人关系密切,从小接受日本文化的熏陶。一直认为应该学习日本、日中共荣。但是九·一八事变以后,国破家亡。不但家族被毁,自己也沦落街头,从一个千金小姐沦为日本兵的慰安妇,并最终死在731部队的活体解剖试验台上。该片通过大量残酷的镜头揭露了日本帝国主义的侵华罪恶,以不容抹杀的事实有力反击了日本右翼集团妄图篡改历史的行径。田冶因为在该片中真实而又细致的演出,获得了当年多个国家级奖项的最佳女主角桂冠。
“没有。”田冶回答说,“自从去年《玄武》一片后,一方面我因为临近毕业没有接拍任何新戏,另一方面我自从演了田治子这个角色后,更感觉到了自己演技上的不足,一些本应该可以表现的更好的镜头,因为经验不足而不能完全展现出来,所以我更需要进一步地深造下去。”
“可是据说你在蒙太奇也负责上表演课?”
“对,表演这个方面是需要不断提高的。我一边学一边教,和我的学生和老师一起相互交流经验。”
“那么您的下一部片子会在什么时候奉献给广大观众呢?”
“现在还没有计划。”
“田冶,可是我听说你之所以在《玄武》一片后歇影,是因为你男朋友不愿意你出演田治子这样的角色,为此他和你分手了。请问你在感情上是不是受到了挫折?”黄毛的母熊不依不饶地在我们这位年轻女演员的隐私上打转。
“我不知你从哪听到的这个消息,但这纯属无稽之谈。”
“那么你男朋友没有和你分手?”他似乎非常得意于自己的情报,非打破沙锅问到底不可。
“是的,我的男朋友现在并不在我身边,但这并不是说我们感情不好,也不是说我们分手了。”田冶决定完全封杀这些谣言。
“他在哪?”归毋雄问。
“他在我国西部的戈壁滩上,承担着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男性公民应尽的职责。如果你想要求证这个消息,不妨去西北军区打听一下。”
归毋雄的脸一下子黄的比他头发更甚。
“那田冶小姐,您将来是不是想过可能成为一个军嫂呢?”
“军嫂?”田冶一笑,“我期待着能早日得到我那一半的军功章。”
就这样田冶满足了那些娱乐记者的好奇心,给他们留下了做出各种报道的素材。果然当天晚上的三台电视节目分别做了此事的相关报道,而名字也一个比一个哗众取宠:《田冶如是说:我期望早日得到军功章的另一半》、《田冶情感大揭密——我爱上了一个兵哥哥》、《田冶息影真相——我等着做军嫂》,但比起这些,第二天某小报的报道才是真正的骇人听闻——《田冶:去年充当“慰安妇”(见玄武一片简介),今年热恋解放军》。

3.
采访结束的时候,女孩子们才发现,下午的时间已经悄悄地溜走了不少,太阳已经偏西,而再看看手表上的指针,14:35。
“已经这么晚了啊。”田冶皱着眉头说。
“怎么了,田冶,你赶时间?”吉娃娃奇怪地问道。
“中午吃饭的时候,接到一老朋友的电话,她正在这里出差,约了我五点一起吃晚饭。”
“约好是哪里了吗?”乔依娜又问。
“这倒没说定。”
“这样好了,你和她约一个在商业街附近的饭店,待会儿逛一半,你可以去赴你的约。我们继续逛我们的街,然后晚上一块回宿舍。”
“好好。能推荐一所合适的饭店吗?”
“当然是——”女孩子们异口同声道,“琵奇西餐馆。”
就这样,在夕阳印染一片晚霞的灯火阑珊中。田冶和她的老朋友马亚男在琵奇西餐馆见了面。
依旧是俏丽的短发,庄严而清秀的脸,均称的身材上显示出一般女子少见的肌肉,肤色黑黝黝的。这么四年来,田冶总感觉马亚男的样子没有发生过变化。
“马姐,真意外,你竟然也在这里。自从去年以后,就一直没见过你。”
“你不也是,做了最佳女主角就躲起来不见人了。该不是已想着激流勇退了吧?”
“那也不错啊。嘻嘻……”露出顽皮的一笑,田冶和马亚男各自点菜。“怎么样,公安部的督案工作辛不辛苦?”
“能不辛苦吗,一天到晚在外出差,我都三十六的人了,至今没有谈过恋爱呢。哪像你这个大明星,一天到晚绯闻不断。”
“马姐姐啊。我哪有绯闻啦。”她撒娇着叫。
“呵呵呵……还不承认。”马亚男喝了一口冰水,叹口气说,“我到这已经三个多礼拜了,再过四天也就走了。这里有几件积案都很难处理啊。”
“怎么,很头痛吗?”
“是啊,五六个无头案,都是一点线索也没有。上个礼拜,又有人在康桥建筑工地上挖到一具已经完全腐烂的尸体,看那样子就像埋了三四年了。真是不察不知道,一察吓一跳,H市竟然这几年积下这么多的恶性案件。对了,别说这个了,你不是阿修罗那家伙。”
“呵呵……”田冶淡淡一笑,举着鲜橙汁和马姐姐干杯。“没关系,反正已经被他带坏了,现在也一天到晚地对这血腥的东西感兴趣。我昨晚上听了那些学生讲的鬼故事,一晚上没睡着。你知道吗,马姐,我遇鬼了。”
“你少来,你不扮鬼吓别人就好了。有谁会无缘无故扮鬼吓你啊。”
“你不相信啊。”一脸扫兴的样子,“我可是有证据的哦。”
“证据?鬼还能留下证据。”马亚男继续笑,“对了,你这一次是不是给碧天潭大学模特系的学生上表演课。”
“是啊。”田冶点点头。
“H市公安局局长的女儿可是你的学生哦。”
“真的假的啊,她叫什么?”
“你不知道H市公安局局长的名字吗?他叫乔甄。”
“我不是问他啦,我是问她。女字旁的她,不过现在我知道是谁了。马姐,你该不会是从她那里知道我来碧天潭的吧。”
“哈哈……果然受了罗修的教育,越来越聪明了。”
“才不要他教呢。”
“嘿嘿……这叫什么,欲盖弥彰。怎么样,那小子参军后,有没有跟你联络啊?”
“我们半个月通一次信。”
“那不错啊,生活还是满滋润的。他大概什么时候回来?”
“他没说,不过估计服役期满后,也不会马上回来。他要……”
“我知道,他要找到沙漠之鹰。”
两个姑娘对视一眼,脸色都凝重了起来。
<未完待续>
  • 上一篇文章:雷天明探案集锦

  • 下一篇文章:狂探四人组(6)--最后的连环杀人事件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目前没有评论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夏季活动10]疑似自杀[3238]

  • 美人鱼的诅咒(解迷篇)[2868]

  • 狂探四人组(1)[2689]

  • 股(蛊)惑——(十六)[2319]

  • 《推理迷的噩梦》第二部[3481]

  • 总是在线的OICQ[3091]

  • 马盖瑞探案---<自杀疑案>[2250]

  • 阳光岛的罪恶(2)[2391]

  • 章家溪迷案(修订版。第一章)[2631]

  • 股(蛊)惑——(十四)[2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