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毕业生(4)
 作者:hitachi41  人气: 2146  发表于: 03年10月16日16点54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第四章
1.
田冶站在碧天潭湖边的岸边,一手扶着碧绿的柳树,一边抬头了望不远处的哭泣玛利亚。从这里,她正好可以看见她的房间窗台。灰白色的墙面,雕花的铁窗户,两片窗帘随风飘荡,望过去还真有些像好莱坞大片《鬼屋》中的场景。田冶把目光注视到与她房间相垂直的那一排窗户上。紧挨着她的305,是区阳的房间,窗户正关得紧紧的。田冶知道这个时候她正在图书馆里和她的男朋友准备考研。303的窗台上摆着一盘仙人掌,那是高琴的房间。301号没有住人,也是三楼所有房间里最破的一间房。
思绪和理性又飘回前天和昨天的夜晚,恼人的噗噗声,讨厌的绣花鞋。田冶不明白,哭泣玛利亚的幽灵为什么会来缠上自己。难道她身上真的就如以前某人所说的阴气重重,能够吸引妖魔鬼怪?该死。但是,这四年来的经历却告诉她,事实仿佛就是那么回事。歌剧院的幽灵、人鱼岛的诅咒、神秘的沙漠之鹰……这一次,“阿修罗”不在身边,她又该如何面对。找马亚男帮忙?不可能,她明后天就要走了。那怎么办?一个人独自面对?那能行吗?
犹豫着、彷徨着。田冶低头看到了自己水中的倒影。一张漂亮的脸,带着淡淡的哀愁,大眼睛在迷惘中注视着碧绿的水面。身上穿着的白裙子随着微风轻轻晃动,露出一双白皙美丽的腿,那景象就如同是天鹅湖中的一幕。
田冶忽然脱下她的凉鞋,充满孩子气的把小脚丫伸到了水里。凉凉的,很舒服,也和惬意。她回头瞄了一眼四周,见四下无人,便更加大胆妄为地坐到草地上,把一双美足都浸没在深绿色的湖水下。
有那么一两条不知好歹的小鱼,游到了她的脚下,毫无顾虑地咬了她两口。其实那不能说是咬,更正确地说法是啄,象鸟一样的啄。女演员一惊,急促地把脚缩了回来,站起身。她恼怒地望着水面下袭击她的鱼儿,心里却又不禁激起一股欢乐的情绪。又一次小心翼翼地向前探过身子,就在这时,身后突然想起了一个嘶哑的声音。
“不要过去,你会被拉走的。”
这才是真正的吓了一跳,田冶好容易控制住自己的身子,没有跌下水。回过头来,看见了一个丑陋的中年妇女。一张马脸,皱纹,长满雀斑,一对无神、阴森的眼睛盯着田冶。女演员觉得一阵颤抖,自己看到的是巫婆吗?
“你是谁?”她轻轻地问道。
“我是这幢楼的门卫。”中年妇女回答说。
“你是说哭泣玛利亚?”
“女孩子们都这么说,很傻。我叫她不祥的房子。”
“不祥……”田冶无意义地重复着,“你刚才说什么会拉走我?”
“落水鬼。”
田冶又僵住了,颤声抗议道,“你不要胡说八道。”
“我没有,这里七年前有个女生跳河自杀了。就是在这棵柳树下。”
“七年前,那个女孩子是哪个系的?也是哭泣玛利亚的吗,我是指那幢不祥的房子?”
“是的。模特学院第一届的学生,她和那个杨璐是同宿同学。”
“杨璐……就是那个五年前死了的女孩?”
“不,她没死。她死了,水鬼就不会来讨债了。”马脸的双眼射出恶狠狠地目光,“是她杀死了我的女儿,是她杀死了我都女儿……”她忽然狂笑两声,然后转过身子向那幢“不祥的房子”走去。田冶发现,她一双鹰钩般的手爪下,一份下星期的每周电视报紧紧勒着。
她望着袁阿姨消失的背影,发呆。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有人在她身后唤起她的名字。田冶回过神来,转过头,发现是高高大大的葛文绘。穿着靓丽的橘黄色夏装,一脸兴奋地向她跑过来
“田冶小姐,怎么一个人在这发呆。”
“没什么?”田冶敷衍地说,“倒是你,一脸开心,发生什么好事了吗?”
“是啊是啊,我都不敢相信。我被一家外国的广告公司录取了,下个礼拜签合同。”
“恭喜恭喜。这样一来的话,我要挑选的演员可就又少了一名候选人了。”
“嘻嘻……”葛文绘合不拢嘴地说,“你可以选吉娃娃啊,我看她这两天学习的满认真的。整个四年加起来,我恐怕她都没这几天认真,她是一直怀着明星梦的。”
“看得出来。”年轻的老师笑道,“她现在还没找到工作吧?”
“是的,就差她和区阳了,不过区阳现在要考研,不能算。再说了,就算她考研不成功,她要找工作也是轻而易举。她是我们系最优秀的,以前有好几个公司和单位都找过她。”
“她都没答应?”
“是啊。”
“为了考研?”
“不,那时候她是为了能够留校做老师才没答应。后来高琴被选上了,她才想要考研的。”
“哦。”田冶不知为何,多了个心眼,“她们两个都竞争做老师吗?”
“不,其实是每年学院都有留一名学生做老师的惯例。一般在学生实习之后,毕业之前,院长会亲自对她的意向生征求意见。如果该学生同意留校,她就会直接和院里签约。如果不同意,就让她去自己找工作。今年,我们都认为区阳会被陈茗选上,她自己也有意愿,但不知什么原因,最后陈茗选了高琴。”
“那听到这个决定,你们都诧异吗?”
“非常诧异,连高琴自己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选上。”
“很奇怪,不是吗?”
“是啊,很……”葛文绘突然不说话了,“区阳来了。”
顺着她所指,田冶看到了远处石子路上的区阳,和她身后一个英俊不很高大的男生。
“高琴,田冶小姐,你们两怎么没事在这晒太阳啊?”
“区阳,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找到工作了。”葛文绘跳着,向她的好友跑去,“是兰妮广告公司,下星期签约。”
“是吗?”好朋友也激动地跳起来,“那可要好好庆祝一下。没想到我们的文绘是我们这里面最出息的,兰妮广告公司啊。我想都不敢想的地方。”
“少来,难道你嫉妒了?我才妒忌呢,找了个这么英俊潇洒,又疼你的男朋友。连坐立姿势也照顾的无微不至。”葛文绘瞟向吕元,把这腼腆的帅哥逗得红了脸。
区阳推了葛文绘一把,然后走向距他们三四米的田冶。“阿元,过来。这位是我们的大明星田冶哦。”
“你好,吕先生。”田冶伸出手去和他相握,这一下吕元的两脸蛋可就更红了。
“你,你好。田冶小姐。”
“听说吕先生也在写推理小说?”
“写过一些。”他点点头,“不过那只是纸上谈兵而已。”
“那可不一定。”田冶说,“我们最有名的公民侦探不就是个专职侦探小说家。”
“你是指网维吗?”
“是啊。”
“田冶小姐见过他吗,他是我的偶像。”
“见过,我们以前都见过面。一个很容易相处的男人,就是长不大。”
“长不大?”吕元满眼疑问,他可不愿意他的偶像被人说坏。
“是啊,性格和脾气都像小孩子。”田冶明白他的心思了,赶忙补充一句,“这个可不是我说的,是他太太说的。”
“哦哦。”吕元又点点头。
“对了,你对哭泣玛利亚的幽灵怎么看?我似乎被她缠上了哦。”
三个年轻朋友全部以异样的眼光盯着田冶看。
田冶被他们看害怕了,假装笑着,说,“我在开玩笑,你们别这样,其实我只是好奇而已。”
“那只是个没有根据的传说而已。”吕元定性道。
“任何传说都不会是空穴来凤吧。”田冶说,“杨璐是真的失踪了,不是吗?而且我听说在这之前也有个女生跳河自杀了。”
“有女生跳河,我怎么没听说过,那是谁?”葛文绘问。
“你们不知道。”这下子是田冶诧异了。“就是哭泣玛利亚的那位门卫阿姨说的啊。”
“什么?”区阳叫道,“难道她看见杨璐跳河自杀的?”
“很可能。”吕元摸摸下巴长出的一短短胡须说。
“不是啦。她说的不是杨璐,是杨璐当年的同宿生,而且是七年前死的。”
“什么?”区阳呆了半天,生气地叫道,“听她胡说八道,那个女人是我们那年才做的门卫。之前……”
“之前怎么了?”吕元问。
“之前……我听系里的老师讲过,说她是被关在精神病院……”区阳的嗓音低了不少。
田冶的嘴巴瞥了一下,但眼中闪过了某种不寻常的神采。
“也许她是故意吓我吧。”田冶挥挥手,铜铃般欢笑地说,“还是跟我说说你这个帅哥吧,他怎么无微不至的惯怀你啊。”
“对啊对啊,快跟我们的田冶说说,他怎么教育你要端正坐姿的。”
三个女生谈笑道,吕元尴尬得脸通红。
“他说夏天,衣服穿的少。如果乘车时向前倒着身子,衣服就被拽起来。后面的人不但能看到你的腰,还能看到你的小裤裤。”
女生们笑得更起劲了。葛文绘笑道,“他肯定看见过你的内裤,不然他才不会跟你讲呢。”
“哼。”区阳扮了个鬼脸说,“阿元说了,他看到过你的,是粉红的。”
“什么?”葛文绘转过脸来,盯着吕元看,“你看见过?”
吕元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或者直接跳湖自尽。被三个女生这么说,真是无地自容。
“不,没有。我看见的是那个姚红的,而且也不是粉红,是红色的……”他嘎然而止,瞠目结舌。心里面叫道,我到底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三个女孩笑得忍不住弯下了腰,恨不得抱做一团。
“区阳。我先回去了,明天中午我们再在图书馆见吧。”
慌慌张张地开口,吕元全速撤退。
“喂,哈哈……阿元,……等等,你要的《海地两万里》还没拿呢。”
可吕元早已跑没影了。
“区阳啊,你的阿元可真可爱哦。”
“是啊,也是个没长大的男孩子。”田冶同意说。然后她就又想起了她的男朋友,那个绰号阿修罗的小子如何呢?比起网维或者吕元,他真是早熟的太多了。田冶想,不要说在他面前讨论女孩子的内裤颜色,不会使他脸红。即使自己赤身裸体站在他面前,表情也一样纹丝不动。想起自己那时候花着时间去逗他发笑或者发怒,就越来越觉得自己是个傻瓜。
“如果我真的被鬼魂缠身了,不知他会面露如何表情?”田冶这么一想,心里面又紧了起来。

2.
午夜,来到碧天潭大学,如住哭泣玛利亚的第三天午夜。田冶没有睡觉,但电灯却早早的关了。她有一个决定,今晚一定要调查出那个噗噗声的来源。她穿着薄如蝉翼的睡袍,坐在床上,让眼睛尽快适应黑暗。
慢慢的,瞳孔捕捉到了这个房间里的微弱光线,田冶站了起来。她没有穿拖鞋,赤着脚在已经打扫干净的地板上踱着步,轻轻的,像猫,几乎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当她踱到第五圈的时候,十一点到了,她停下脚步,望了一眼床边的闹钟,看着那发出荧光的指针,叹了口气。还有一个小时,那个该死的声音就该来了。
田冶又开始踱步了,再走了两圈,回到床边,坐下。忽然又站起来疾步走向西南角的壁柜。她钻进那个放着她行礼,从箱子里拿出这两天早上出现在壁柜里的绣花鞋。
她再次轻轻地返回床边,然后把它们穿在了脚上。就像是故意为她做的一样完美无缺。田冶试着站起来,走了两步,感觉好极了。她忽然想到了灰姑娘,这双绣花鞋该不是某个王子的选王妃的信物吧?如果真是,那么她田冶可就要成为恶魔的新娘了。荒唐。
她忽然拉开灯,走到了镜子边,仔细端详自己穿着绣花鞋的样子。
不应该说是自恋,但她觉得应该用合适、漂亮来形容。如果,她想到,如果自己再配上一席中国红的旗袍,那样子一定美极了。红色的旗袍,是的,为什么不呢,穿上一席红色的旗袍。
一对眼睛不自觉地转到壁柜上,心想,明天晚上,这里面会不会突然又生出一系红色的旗袍呢?
田冶望着镜中的自己,想象着自己穿上红旗袍的样子。陶醉着,陶醉着……隐隐约约中,自己似乎已经穿上了。穿着漂亮的红色旗袍,穿着称脚的红色绣花鞋,黑色的秀发披在肩头,脸蛋白皙。一张鲜红的嘴唇微微张开,露出一抹的微笑。身后墙上的影子似乎长出了一对翅膀,一对蝙蝠的翅膀,一对魔鬼的翅膀。
田冶一个激灵打了过来。天哪,我到底在想什么?她急速地回头去关灯。这时候她发现,原来刚才看到的那个身后的恶魔影子,来于天花板上雕刻着的路西菲尔。
房间里又黑了。田冶坐在床上,晃荡着穿着绣花鞋的脚。静静聆听闹钟走过的声音,哒哒哒哒……
终于午夜发光的时针、分针重合在了十二这个位子。
然后窗户上,想起了噗的第一声响。
“来了。”脑中闪过这一念头,田冶陡然挺直了身子。
“噗噗。”又是两声。田冶站了起来。
她悄悄地走到窗边,没有开灯,然后静静地站在了那里。
“噗,”第四声,“噗,”第五声,“噗,”第六声……田冶的双手紧握,冰冷,流着汗。终于她在这个噗声再次响起的时候,猛地拉开了窗帘。
她看见了一团昏暗的光源,还有一张女子的脸。

<未完待续>
  • 上一篇文章:狂探四人组(6)--最后的连环杀人事件

  • 下一篇文章:毕业生(5)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穆子泉』于2003-10-18 17:24:00发表评论:

  • 好,推就推,
    很明显,女人的鬼影是由305,303,301中一所房间透过窗户或者玻璃的折射现象照在田的窗户上的
    第一,七年前,有一个女孩淹死了,有可能是看们大妈的女儿,怀疑人就是五年前失踪的杨露.按常例,凶手应该是小说里的人,所以可以和跳河女孩,还有杨露扯上关系的只有老师了,也就是姚和陈.

    第二,看们大妈是后来的,她为何对七年前的事情那么清楚,而且卷入事件中,她的到来也应该是某个师长安排的,

    第三,姚这个女人为何对区有成见,不明白

    第四,我想罗修下来写得就是,高琴被掉死在303或301的房间里吧!

    为何看门大妈要把那栋宿舍说成鬼屋,是为了让人不靠近那里吗?
    到底有何秘密呢?
    我猜想凶手是陈铭啊
  • hitachi41』于2003-10-17 10:35:00发表评论:

  • 如果告诉你田冶看到了什么,就没有意思了。
    只有留有想象的余地,才具有悬念。呵呵……
    不过有这么多的线索,要推理的话,也能推出个所以来。
    不妨自己试试啊……
  • 唐娜丽』于2003-10-16 21:18:00发表评论:

  • 田冶穿鞋的那段,真的好有诡异的感觉
    在渲染气氛方面
    罗修GG的确是高手
    哈哈
    下次发多点
    看一半没了真的好不过瘾哦~~
  • hitachi41』于2003-10-16 19:31:00发表评论:

  • 没办法,写着写着就不受我控制了。田冶要穿鞋,我有什么办法啊。:e:e
  • 穆子泉』于2003-10-16 19:16:00发表评论:

  • 本来觉得自己没资格,但还是忍不住发贴了,
    我觉得前半部分,好象描写太细,牵扯太多,照这样下去的话,绝对不是中篇了.
    但是,田冶穿鞋的那一段,写得好精彩,看得时候,我心里一直在说:不要穿,不要穿.
    可是,到了精彩的地方,则么就不发了呢? 整得我好难受啊!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死神的红玫瑰(三)——大结局[2021]

  • [圣诞征文9]唐娜丽探案——预约死…[4118]

  • 连载——13区(第十三章,尾声)[2211]

  • 失窃的“夏之眼”(又名钻石,又…[2105]

  • 章家溪迷案(修订版。第三章)[2164]

  • 埃勒里·奎因漫步推理之门——评…[2411]

  • 【秋季活动9】滑铁卢[2909]

  • 指纹(老酒新瓶)[2585]

  • 【SF?】神秘岛神秘谈^^[3583]

  • 该隐号疑云(15)修订[2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