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圣诞征文5]圣诞夜的悲剧
 作者:wangjiajun打开wangjiajun的博客  人气: 3280  发表于: 03年11月28日17点12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雪,一片,一片,一片,一片,拼出你我的缘分,我的爱因你而生,你的手握住我的,……”上海火车站的站台上响起了歌声。
冬至刚过,圣诞节马上就要到了,所以在这时播放这首范晓萱的《雪人》是再合适不过了。
上海开往青岛的火车缓缓驶出了站台,王雯坐在车窗边,她美丽的脸庞上有一双充满着忧郁眼神的眼睛,这让她显得更加迷人,王雯出神的听着音乐,望着窗外站台上纷纷向家人、朋友挥手告别的人们,不禁想到了自己已经去世的男朋友张生。
张生是个在绘画方面非常有天分的人,他和王雯以及这次同行的其他人都是大学绘画专业的同班同学。他们就读的大学是成人业余大学,成人业余大学面向社会各年龄各层次的个人,换句话说,想深造的人,只要能通过一年一度的考试,就能够进入成人业余大学。因为业余大学中,大部分的学员都已有稳定的收入,来应付高额的学费,所以每位学员在大学的三年内要拿到足够学分的同时,还要保住自己随时可能丢失的工作。一年前,急于想找工作维持生计的张生,应聘的时候由于学历太低,被一位经理当众数落,受到众人取笑。这一打击间接致使性格内向的张生走上了自杀的不归路。而这位经理竟还是张生的大学同学,而且他也参加了这趟外出的写生活动。
一想到这个世界上竟然会有人这样逼死自己的同学,王雯不禁恨的咬牙切齿,恶狠狠地瞪了一眼睡在下铺的王英。
“你带这么多的白颜料干嘛啊?”王雯的思绪被坐在对面孔思嘹亮的嗓音所打断。
孔思是个性格直爽,有什么就说什么的女孩,孔思是大学二年级的学员,她比王雯晚一年考入这所大学。
刚才孔思看到李曾带了很多罐白色的颜料,这让她觉得很奇怪。
李曾身高超过一米八五,但不是很壮硕的那种身形。他左手拎着满满一包的颜料,听到孔思的询问,嘴角微微一翘,微笑着说:“多带些颜料没有什么坏处吧!”
一旁的杨栋也插嘴说:“就是嘛!我也带了这么多的白颜料啊!到时你不够用可别向我借啊!”杨栋说话的语速很慢,给人很滑稽的感觉。
“你们男人力气大,多拿些东西是应该的。”孔思这句话似乎有意嘲讽身材矮小的杨栋。
李曾将颜料放在了自己的床铺上,说:“到了南气岗说不定会下雪的,白颜料正好可以画雪景。有备无患嘛!”李曾性格比较古怪,虽然只有二十三岁,但办起事来却显出同龄人少有的老练和沉稳。只有从他说话的语气中,还能听出些他孩子气的地方。很少有人看到他惊慌失措的样子,他还有洁癖,是个很难相处的人。
走廊一头的门被打开,走进来三个打扮前卫的男孩子,他们是班级里有名的死党,他们径直向孔思这边走来。把一张车票放在孔思面前的桌子上。走在前面个头高大、留着一头长发的是江轶,后面两位是朱琪和张程,他们三人都是这次一同外出写生的同学。
江轶对孔思说:“你干嘛临时决定要和我们一起去啊!知不知道补票很麻烦的啊!况且我们又不是出去玩,我们是去完成学校布置的写生任务的。”
孔思把头一撇:“是王雯叫我陪她一起来的,而且我也是你们的学妹,跟你们这些前辈学些技术不行啊!”
“你什么都不带,怎么学技术啊?”朱琪开玩笑的说。
孔思不理睬朱琪,皱着眉头问王雯:“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到啊!”
王雯回答道:“我们不用到终点站青岛,明天一早就到海川站下火车,接着换汽车,大概要明天下午才能到目的地吧!”
一直一脸严肃的张程,一副不太喜欢搭理人的样子,他独自走到王英睡的下铺,坐在了王英的脚旁。但是张程的身体不小心碰到了王英,王英被吵醒了。
王英已经年近三十,是班级中年龄最大的学员。因为工作上的需要才来业余大学混一个大学文凭。他在年龄和生活阅历等方面都高于班级里的其他同学,所以当上了班长,但是他的学习成绩并不十分出色,甚至可以说是勉强及格,因此他当上班长并不十分让同学们信服。
王英睁开迷迷糊糊的小眼睛,揉着他的圆脸,不高兴的问道:“你们在那里吵什么呢?还让不让我睡觉了。要是影响明天我画画怎么办?”
“你那点水平随便怎么画都不会画得好的。”江轶讥笑道。
王英十分光火。他并没有发作,故作轻松的说:“是啊!我的水平是不行啊!你们三个和张生不是号称四大才子吗?张生死了以后,你们好像也没有什么才气了,还不是和我一样,为了补满学分再要跑这一趟嘛!”
张程爬到了自己的中铺,回顶了一句:“但我们要补满学分很容易,但班长你补不补得满还是个问题呢!”
王英一脸尴尬,他满脸的麻皮显得更加明显了。
杨栋和李曾一直在旁冷眼观望,眼看“战争”随时可能爆发,于是不声不响的走回了自己的床铺。
朱琪看气氛紧张,连忙打着圆场:“我们几个还有杨栋都是命苦的人,哪像人家李曾和王雯成绩好,学校免费让他们参加这次的旅行。还有我们的富家女孔思,没什么事爱瞎凑热闹一起来。呵呵呵!”朱琪干笑着。
似乎只有朱琪自己一个人欣赏自己的笑话,其他人觉得很没趣,也就各自散开了。


清晨,温暖的阳光洒进了车厢,张程看了看他那只军用手表,12月24日6点30分,还有一个半小时才会到站,车厢中其他人都还睡着。张程决定先起床打理一下。张程今年24岁,他曾经在安徽省服过2年的兵役,正是部队的生活让他养成了早睡早起的习惯,也练就了他钢铁般的神经和强健的体魄。张程中等的身材但是非常强壮,一般的人如果和他打起架来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7点58分,火车准时到达海川市火车站,也就是王雯他们这次写生的目的地。一下火车,大家就觉得天气似乎比上火车时更加的阴冷,寒风像镰刀般划过皮肤,杨栋冷的缩这头。
带队的班长王英擦了擦鼻子里流出来的鼻涕,拍拍手招呼大家:“现在我们去公共汽车站,我们还要乘几个小时的汽车才能到南气岗这个景点,大家抓紧点吧!”
说完,身体壮硕的王英帮着王雯拎着画具,朝着火车站的出口快步走去。大家也加快了步伐,紧跟在后面。
这次学校组织的外出写生活动,其实是学校给快毕业的三年级中学分不满或由于工作太忙的学员一次赶上其他同学的机会,但是李曾和王雯除外,他俩是由于成绩优秀,而被学校奖励,奖品就是免费参加这次的旅行。
王英很快带领大家赶到了离火车站最近的汽车站,并搭上了开往南气岗的大巴士。王英之所以如此的熟门熟路,是因为一年前他已经和同学们来这里写生过,但是他的写生成绩没有及格,所以必须再走这一趟。
接受王雯的邀请,临时决定加入这次旅行的学妹孔思,在等公交巴士进站的空歇时间,到附近的便利店中购买了一把裁纸刀,她将刀悄悄地藏进了自己的口袋,她的这一举动并没有被其他人所发觉。
能坐约40人左右的中型巴士汽车上,除了王英一行8人外,只有一对老夫妇和一个非常奇怪的男子。这个男子给人感觉很邋遢,一身休闲的打扮,穿着一双与衣服不成套的皮鞋。他那乱糟糟的头发好像从来就没有梳理过。他大约24、25岁的样子,但看上去动作却好像一个中年人。他独自一个人坐在了汽车的最后一排。
李曾一上汽车,马上就擦拭起他那双已经锃亮的皮鞋。在他这样有着洁癖的人眼中,那个奇怪的男子就是一堆会移动的垃圾。
汽车在海川这个小城市的街道上驰骋着,海川是个非常小的城市,人口只有约200万,市区中也没有高层建筑,最多的就是六层楼高的居民楼。南气岗这个著名的旅游胜地位于市中心以北100公里处。因为道路上人流和汽车稀少,所以大约3个小时的车程就可以到达南气岗了。汽车驶出市区,开上平坦的公路。公路两旁被白漆涂过的树苗飞快的倒退着,公路是在农田里开辟出来的,从车内往外望出去,全是一片白色。因为天寒地冻,所以农民们都搭起白色的暖棚保护农作物,偶尔能在田间看见几个忙着施肥的农民。
车上的气氛十分沉闷,只有朱琪和孔思不断地调侃着,尽量想活跃车内的气氛。但是朱琪的笑话似乎大家都不感兴趣,他说话时,大家都各忙各的。朱琪虽然是个热心并且讲义气的人,但在这个团队中的地位显然很低。说着说着,没有人呼应他,他也就很知趣的靠在座位上打瞌睡了。
在车开到离南气岗还有一半路程的地方,天空忽然飘起了鹅毛大雪。
大都市长大的他们,看到难得一见的白雪,十分兴奋,一个个像小孩子一样发出赞叹:“真美啊!太棒了!”
只有张程和李曾漠不关心似的继续蒙头大睡。而班长王英却眉头紧锁,毕竟是成熟男子,他考虑事情的角度也与年轻人不同。因为他们预订的是山顶上的旅馆,现在下起大雪,通往山顶的道路很有可能被迫关闭,而且大雪也会影响到他们完成写生的任务。
巴士司机担心自己回城的公路被大雪封锁,他不得不在山脚下的南气岗旅馆就把所有的乘客放下,急急忙忙掉头赶回市区。王英他们以及车上另外三名乘客只能被迫住进南气岗旅馆。
南气岗旅馆是南气岗地区最早建造的一个旅馆。它大约在1994年的冬天投入使用,它建造在一片开阔地中,规模并不十分大,只有三层楼高,共计约有30间客房。由于近年来山顶旅馆的大量出现,使得南气岗旅馆的生意变得十分冷清,再加上现在又不是旅游的高峰时期,旅馆中没有一名客人。
江轶踏进南气岗旅馆的大厅,顿时空调的暖气包围了身体。江轶环顾了四周,发觉占地不是很大的旅馆,里面却显得相当宽敞,内部的装修已有些年了,墙壁已经有些开裂。而且旅馆中的服务员也少的可怜,江轶想这可能和旅馆的效益不佳有关。
王英在前台办理入住手续,他们租下了四间双人房,房间号码分别是203、204、301、302。而那对老夫妇的房间号码是201,奇怪男子住在了205号房间。大家都已经在汽车上把午餐打发了,现在又不能外出写生,所以都回自己的房间了。
江轶和朱琪分配到了301房间,301室是三楼最靠近楼梯道的房间,沿着走廊往里面走,依次是302、303、304房间。走廊的另一边是一排朝北的窗户,可以看见刚刚巴士开过来的那条路。江轶决定先洗个澡,换身干净的衣服。
隔壁302室住的是李曾,李曾与王英同房。视画画如生命的李曾一进房间,就忙着在窗户前摆放画具,他决定在晚饭前先画一幅窗外的雪景,毕竟这样的景色在城市里是难得一见的。
王英帮着王雯将沉重的行李放进了她和孔思的203号房间,当她们走进房间时,住在旁边的那名奇怪男子看见王雯很费力的样子,很绅士的冲着王雯打着招呼:“小姐,需要帮忙吗?”
王雯报以感谢的微笑,回答道:“不用了,谢谢。”
奇怪男子有些无奈的搔搔头,身体倚在走廊的窗台上,看着王雯她们。
孔思对他白了一眼,看来孔思对这名男子十分的讨厌。
张程拎着自己和杨栋的行李走进了204号房间。由于旅馆中没有身强力壮的服务员,所以好心的杨栋帮助那对老夫妇将行李搬进他们的客房去了。张程抬腕看了看手表,下午1点。张程仔细看了一下客房的布置,两只单人床平行的靠墙放着,床头之间有一个灯光的控制台,可以随意调节室内的所有灯。床对面是一个电视柜,一台老式的19寸电视机摆在上面。房间的门直接对着四扇落地窗,一进门左手边就是浴室,右手边是一个放置衣服、行李的大橱柜。落地窗前还有两只靠椅和一个玻璃茶几,房间有些泛黄的墙壁上挂着一幅装饰画。房间的总体布局带给张程温馨、和谐的感觉,可以看出这家旅馆的创始人有着一定的品位。
洗完澡,江轶把长发一咕脑扎在脑后,穿上一套休闲的运动服。他决定先在旅馆中逛一逛,熟悉一下这里的环境。旅馆只有一个楼梯通道,每个楼层有八间客房,01至04号房间都是双人客房,05至08号房间是高级套房或着单人房。在底楼大厅的右侧,有一个非常大的会场,会场里堆放着不少杂物,好像还是刚刚才搬来的。在大厅前台坐着一位六十岁左右的白发老者,他就是这家旅馆的老板。江轶与他交谈了几句后得知,今天正巧是这家旅馆的建成周年纪念。虽然是周年纪念,但是也没有什么热闹的景象。这家旅馆因为生意冷清,随时面临关闭的危机,加上前来帮忙的老板女儿,现在的服务员也只有3名,还有一名厨师。
下午2点左右,王雯听到敲门声,开门一看,是服务员。她就是老板的女儿小薇。她带着腼腆的微笑说:“您好!今天正好是我们旅馆创立周年纪念日,今晚又是平安夜,你们大家都能否帮我们布置一下会场?作为回报,我们旅馆邀请你们大家参加今晚的酒席。”
王雯欣然答应,她和孔思通知了所有的住客,除了李曾,包括老夫妇在内的所有人都帮忙布置了会场。两个多小时以后,会场面目一新,一棵圣诞树伫立在会场的中央,房间里到处挂满了彩色的小灯泡,还有不少气球作点缀。
六点半,酒席在会场正式开始,旅馆老板致辞后,大家尽情畅饮,音响中播放着平安夜的歌曲,大家围着圣诞树跳舞,尽情的歌唱,大家愉快的过着西方的春节。酒席一直持续到深夜12点。但是李曾始终没有露过面。
酒席间有过一段不愉快的小插曲,江轶和王英发生了冲突,江轶对王英吼道:“他妈的我要杀了你这个混蛋!”
  • 上一篇文章:[圣诞征文1]猫福

  • 下一篇文章:盲人与狗[寒]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劳尔』于2003-12-11 20:28:00发表评论:

  • 很好的文章 !超级棒啊!:o
  • tj88』于2003-12-6 18:56:00发表评论:

  • 很好很好
  • wangjiajun』于2003-12-3 20:14:00发表评论:

  • 【黑根在大作中谈到:】

    >难为你了,谢谢你写了这么棒的小说,给我们带来快乐。

    多谢夸奖。如果对本篇作品有什么疑问可以提出来,我们讨论一下
  • 黑根』于2003-12-1 11:45:00发表评论:

  • 难为你了,谢谢你写了这么棒的小说,给我们带来快乐。
  • wangjiajun』于2003-12-1 9:10:00发表评论:

  • 对不起,小弟又想好了一个名字所以又改了这篇小说的名字,请各位包涵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雨的阴影[3949]

  • 现场(四)[2412]

  • 章家溪迷案(修订版。第四章)[2498]

  • 明珠号事件[2696]

  • 《为了兔美和熊吉的杀人》连载①…[4343]

  • 网维新年特辑——W的喜剧[3661]

  • 马盖瑞探案——《嫉妒》[2967]

  • 万圣节前夜,随便挖个坑——张冠…[5565]

  • 生日宴上七个不可思议之谜(命题…[3654]

  • 网维的侦探手记——展览(短篇)…[27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