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圣诞征文8]平安夜
 作者:乌衣小碧  人气: 2672  发表于: 03年12月02日10点59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平安夜

张玄烈反对一切形式的崇洋媚外,比如KFC,比如MICROSOFT,比如圣诞节。

他盯着米嘉发呆,然后颇愤青的说了句:“明明是中国人,又过洋节。”

在两个月前,张玄烈对洋货的抵制还只限于KFC和MICROSOFT,但10月31日那天米嘉坚决要感受一下做巫婆的味道。她拖着张玄烈去买了道具打扮,又兴冲冲的去了什么PARTY,说是做戏要全套,情人要浪漫。

于是小张同志为了这次浪漫花费了一个月工资,第二个月只好节衣缩食,过了30天不知肉味的日子。张玄烈那个愤怒啊,为什么西方人没把女巫烧光了而让她们流毒流到东方?

现在米嘉又提出来,她要过圣诞节。

“你想想看,多浪漫啊。一顿烛光晚餐,然后唱着圣歌,和一帮子人一起守侯HOLY NIGHT,最后趁着明亮的月光手牵手回家,一觉起来,在床头发现礼物。”米嘉陶醉地说。

“你的意思是:我们先去吃顿宰人不管饱的西餐,然后找个教堂,在那里傻乎乎的呆到12点,一直要到几千年前就嗝屁的老头出生那一时刻,才在寒风里步行回家?”张玄烈不以为然的撇撇嘴。“还要礼物,你的袜子有那么大吗?”

回答他的是一个抱枕。

米嘉扔出抱枕,甩甩手指着张玄烈的鼻子说:“你怎么一点浪漫气息也没,那么美好的事情被你说成这样,我跟你算是白跟了。”

张玄烈躲过攻击,痛心疾首地说:“钟米嘉同学,你的德文学到哪里去了,圣诞节明明就该是万人空巷大家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时候,城里鬼城一般。多么隆重的团圆啊,你怎么就想起你那些小资情调了呢?好好的一个同志,不要被那些学商科的奸商带坏了。”

米嘉面孔一板,一脚把张玄烈踢出门去——她学的就是商科。

张玄烈是会计出身,他不知道商科中领导者有两种风范:强硬型和协商型。强硬型的领导钟米嘉在关门前一手叉腰一手伸出,摆出标准泼妇形象指着张玄烈的鼻子扔下一句话:“我不管,反正你安排,我要一个难忘的圣诞节!否则我和你没完!”

钟米嘉领导一关上门,就开始有点后悔。到了第十天,她和死党通完电话,这种后悔就到达了顶峰。

平心而论,小张同志是个很好的同志,长的虽然不出众,不会命犯桃花,看得倒也顺眼,有份稳定工作,兢兢业业,不抽烟不喝酒,工资一大半交了房贷买房子。这样的好同志现在难找啊。就算人家不懂浪漫又怎么啦,人家那是职业习惯。会计,会计你又不是没学过,那错一个小数点就是几万的大损失啊,他能浪漫的起来吗?

是是是,你说的是,什么一个男人喜欢上一个女人就会为她做一切,包括摘天上的星星。就算做不到,他也该摆出副努力的架势。可问题是:有的人天生这方面缺乏,你怎么办?重组他的基因?

这次谈话后,钟米嘉彻底放弃了希望。就在她和女伴联系24号晚上出去逛街时,张玄烈的电话过来了。

小钟同学,24号晚上的时间给我留着,我们去MEMORY。听说你25号单位放假?什么什么?我没什么计划,确认一下。哦,放的是吧,我知道你每年都放。这怎么是废话呢,不是你教导我们要多请示多汇报吗?要不25号你也给我留着?

MEMORY是控江路上的一家地下室酒吧,前后两个进口,灯光昏暗,里面挂着老上海的照片香烟广告,装饰的颇有怀旧情调。钟米嘉喜欢那里沙哑歌曲,张玄烈则喜欢里面的鲜啤。

美人儿钟米嘉的好奇心被勾起,穿了一件双排扣红呢大衣应景,一条街的音箱都在放铃儿响叮当,酒吧里附和着装饰起了圣诞红和铜铃铛,墙上还钉上了麋鹿头。她走进MEMORY,侍应生过来询问几位,张玄烈早就在一张桌子前坐好,这时候拼命挥手。

等米嘉坐下,张玄烈得意的说:“我帮你叫了东西。过下还有几个朋友过来,今天给你一个惊喜。”

钟米嘉叹口气,好好的浪漫约会突的冒出了N个电灯泡,还惊喜。

表面上还是装出了一副喜悦的表情,毕竟张玄烈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张玄烈得意的看了看女朋友的笑脸,说:“你先帮我看着东西,我要去洗手间。”

这个人,总能把人气到半死不活。

张玄烈一去大有不复返的架势,钟米嘉百无聊赖,左看右看,眼睛就亮了起来。

从前门进来了一个帅哥。

脸型有棱角也就算了,身材也很高,眼睛是米嘉最喜欢的那种细长有神而又温柔,更要命的是,身上那套制服,和猫鼠游戏中小痞子FRANK一模一样,一看就知道是航空公司的机长制服。

帅哥一下就坐到了米嘉对面,看了一眼张玄烈的包说:“他去洗手间了?”

想不到张玄烈还有这么帅的朋友。难道是基于垄断的原则才没有提起?米嘉从最初的花痴状态下清醒过来,点点头。

帅哥身体略微前倾伸出手,胸前的雄鹰标志闪闪发亮。“我是邢志心,不知道小姐……”

“米嘉,我叫钟米嘉,张玄烈应该有对你提起吧?”

“的确是提过。”邢志心犹豫了一下,谨慎选择措辞。“不过……想不到钟小姐这么漂亮。”

好你个张玄烈,肯定在背后说了诋毁我的话。米嘉在心理暗暗记下这笔帐,一转眼看到张玄烈走过来,不由用眼睛狠狠的挖了他几下。

这一挖就挖出了问题。

张玄烈不是一个人走过来的,他扶着位女孩子走过来,而且没回位置,就在离米嘉不远的吧台前坐下。用米嘉的观点,这女孩子长的太有威胁力,一半身体黏在张玄烈身上,狐狸眼迷得他七晕八素。张玄烈啊张玄烈,才说你老实,想不到你上个洗手间就被人勾搭上了。

钟米嘉长期接受静若处子,动若脱兔的淑女教育,按下怒火隐忍不发。邢志心够朋友,对钟米嘉的怒火感同身受同仇敌忾,立刻上去帮她把张玄烈抢救出来,自己接下对抗狐狸精的艰巨任务,将罪魁祸首从后面进口带出了酒吧。

一直等到张玄烈一步三回头的走回座位,钟米嘉的怒气才爆发出来:说,怎么回事情?

什么……怎么回事情?

你还和我装马虎,刚才那小妞,多亲热啊。

那个,唉,我们公司芯片研制部的梁思静。我又和她不熟。梁小姐她那是正好扭了脚,我扶她过来。

还说不熟,你们公司那么大,怎么你连她在哪个部门工作叫什么名字都那么清楚。哼,那么多酒吧,怎么她就偏偏出现在这里。满酒吧的人怎么就找你一个?

大概……我看得顺眼吧……你不说我还没问你呢,刚才坐这里的那个男的是谁?

不许转移话题,那人不是你约的朋友吗?

“我朋友?”张玄烈吃惊的嘴巴足可以塞进一个鸡蛋。他扑到放在桌上的包旁一通翻检,哭丧着脸说:“快追!我的三万九千元没了。”

骗子行骗起手式:主动表示友好,攀亲戚,套关系,帮你忙,降低你对他的防范力。

从后门追到街上,又从街上追到里弄。钟米嘉同学现在深刻的理解了这句话的含义。四通八达的小巷蔓延向黑暗的未知。钟米嘉站在昏黄的路灯下懊恼不已,身边是街道(居委会)宣传黑板报。从小就看着黑白反特电影长大的钟米嘉,智慧和美貌并存的钟米嘉,冰雪聪明的钟米嘉怎么就放低了警惕,没有辨认出邢志心这个混入群众内部的敌人,这个披着羊皮的狼呢?警察叔叔在黑板报上看着他们,眉头深锁:年关将近,小心外地流窜人员行骗偷窃。旁边是六个血红的大字:小便宜贪不得!

她喘着气问:“现在怎么办?报警吗?”

“报警?什么都不知道怎么报警?”张玄烈站在寒风中目光深沉,模仿一位伟人的动作大手一挥:“不要给警察同志添麻烦,我们要自力更生。钟米嘉钟米嘉你等等,走这边啊,我有第六感。你走那么快干什么,小心摔交。”

事实证明,即使张玄烈的第六感没有达到宗师级别,他的乌鸦嘴也一定达到。钟米嘉在没路灯的弄堂里急匆匆向前走,被地上一样东西绊得踉跄好几步。她一回头,声音就变调了:“张玄烈,快看……”

邢志心仰面躺在水泥汀,右手抓着一样东西,腹部插着一把刀。

“那个……死了吗?”钟米嘉躲在张玄烈身后,闭紧眼睛问。

“死了。”张玄烈探手摸摸邢志心的呼吸,肯定的说。“刚死不久,身上还热的。”他伸手拿过邢志心手里的东西检查,又开始掏邢志心的上衣口袋:“纸条,纸条,啤酒盖?为什么有这个?护照、护照、护照、护照、护照、护照——你说这哥们是不是兼职做假证件?米嘉,把手机借我。”米嘉递过手机,张玄烈就着手机的光线读到:“中国安全局。邢志心科长。”

两个人面面相觑。寒风把哪家的窗户吹的哐来哐去,一只老猫如泣如诉,对着月亮抒发绵绵情谊。半晌,钟米嘉小声地说:“我们……是不是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东西?”

不管怎么说,他们回到了MEMORY。

钟米嘉一直是好公民,积极履行公民的义务,一看见尸体时她就要求报警。但张玄烈分析说:我们发现了尸体,我们报警,警察来一调查,问起来你是最后一个和他有长时间交谈的人。警察会怎么想?何况还涉及到国家安全局。如果他是跑来和什么人接头或监视什么人的,我们这样一弄,不就把事情弄糟了吗。

“那怎么办?”钟米嘉呐呐地问。

“怎么办?我们可以冒充一下啊。”张玄烈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你看,这两张纸条一张写了时间和地点,就在MEMORY,时间是10点,也就是半小时后,显然邢特务还没和对方接上头。另一张上的什么:MEMORY——一首麋鹿歌,一定就是暗语了。看了那么多间谍小说,这点事情我们还不能糊弄过去吗?”

“说起来这特务也奇怪,为什么拿你的钱啊?”米嘉嘀咕着说。“还有,如果他拿了你的钱,为什么在尸体上又没发现?”

张玄烈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或许我们见到接头人就能明白了。”他看看表。“时间只有15分钟了,赶快解开这个谜语吧。”

字条上只有一首麋鹿歌这样的字眼。要想解开这个谜,首先要明白这歌指的是什么。是一个标志——要接头人会头戴鹿角出现?还是需要学习虎口脱险那样哼歌曲?又或者象007那样,麋鹿歌曲是壮汉肚子上愉快哼着歌的麋鹿文身?据说特务机关喜欢数字密码,麋鹿的英文是REINDEER,也很符合一个固定电话的号码。

从另一方面来看,圣诞节的歌曲有很多种,大多涉及到未婚先孕的圣母和圣子,东方三博士,或者夜盗性质的圣诞老人。麋鹿是圣诞老人的运输工具,提到他们的也不在少数,比如:我的祖母被麋鹿撞倒了这样的歌曲。选择的范围越大,意味着方向越有可能错误。

但钟米嘉一口咬定,这首麋鹿歌,一定指的就是那只“Rudolph-the red-nosed reindeer”(红鼻子麋鹿鲁道夫),她的理由很充分——要相信女性直觉。

当女人谈到直觉时,男人最好同意。小张同学把头点得象鸡啄米,满脸谄媚奉上果汁,问:“那我们是该叫乐队放这歌,还是去查找有红鼻子的麋鹿雕像?”

米嘉吸了口果汁,飞出一个媚眼。张玄烈脑袋轰的一下,几乎没听清她后面的话:“都不是,我们的鲁道夫已经来了。”

一个身型近乎正方形的男人头上冒着水气,横着走进MEMORY。黑色风衣紧紧裹住他中年男人的发福肚子,红鼻子在酒吧温暖的空气中熠熠生辉,好象传说中穿透迷雾的灯光。他在酒吧东张西望,注意到米嘉点点头后,半点犹豫慌张也没,笔直向她走过来问:“小姐,能向您要一个啤酒盖吗?”

一看就是多年的老特务。

张玄烈不满意了,趴在吧台抱怨:“邢志心是个男的,接头人应该找我,为什么他老看你?”

钟米嘉假装没听到,模仿黑白电影中的军统女特务,一边用半边头发挡住脸微笑,一边从手提包里慢慢摸出从邢志心身上搜到的啤酒盖。

“真是太感谢了。”鲁道夫抢过啤酒盖,从风衣口袋里捞出一个小小的丝绒首饰盒递给米嘉。“您还有什么口信要带给我吗?”

钟米嘉脸上的微笑一下僵住。口信?这个时候还要什么见鬼的口信?她假装摆弄头发痴笑,用手拼命扯张玄烈的衣角,差点把张玄烈从位置上拽到地上。鲁道夫将手伸入右腋。张玄烈冷汗一滴滴涌,就是想不出会是什么口信。他从米嘉背后拼命向前挤,要是红鼻子敢掏出枪来,他就挡米嘉前面。

关键时刻,小钟同学的聪明表现得淋漓尽致。她用肩胛骨顶开张玄烈,一个字一个字的说:“一首麋鹿歌。”

“好好好。”鲁道夫抽出手,手里抓着——不是枪——一个打火机,装模做样地低下头鞠躬,头顶咻的一下照亮了周围头顶瞬间照亮周围。酒吧的歌手在台上摇摆着身体,慢悠悠地配合着唱:“啊看那美丽的流星划过夜空。”“这样一个美妙的夜晚,我就不耽误你们了。”他做了个请走的手势,自己在吧台前趁势坐下,边点烟边打量那个麋鹿头。

门外寒风凛冽,张玄烈擦着额头的汗说:“钟米嘉你怎么这么大胆子,就在那里胡诌。”

钟米嘉一撇嘴。“这有什么关系,反正老头又不知道是什么口信。张玄烈你去放风,我看看那盒子里是什么?”她打开盒子,尖叫一声,啪的倒在了地上。

盒子里放着一枚戒指,硕大的粉色钻石在黑色天鹅绒的衬托下闪闪发光。

深夜的寒风刀子一样割着脸。钟米嘉小脸红扑扑,好象全身每个地方都在笑。她说:“张玄烈张玄烈我在做梦吧?这么大一钻石,怎么我掐着都不痛呢?”

张玄烈咬着牙抽回手:“钟米嘉,要掐掐你自己,别抱着别人的胳膊掐着不心疼!”他偷偷研究戒指,小声嘀咕:“不对啊,怎么大了一圈呢?”

张玄烈你研究啥呢?一个人傻嘀咕。

张玄烈说没什么没什么,一转身拦住钟米嘉说不行我们得报警。得把戒指交警察。

“报警?张玄烈你疯了?前面不是你说不报警吗?你怎么和警察解释?还有那边巷子里的尸体?”钟米嘉把戒指捂得死死的,眼神绿油油,好象护崽母猫。

这个,唉。张玄烈一拍大腿。我和你解释不清楚。反正得快点找警察来,要不等老头过来了,我们就危险了。说着拿过戒指。

钟米嘉心痛放手,手还没缩回去,衣领被后面什么东西大力拖住,脖子上感觉凉飕飕,起了一排鸡皮疙瘩。

鲁道夫从黑暗中慢悠悠晃出来,手里的刀比在米嘉脖子上:“这位阿哥,把戒指还给我吧。”

张玄烈傻了眼。没等他回答,米嘉尖着嗓子大叫:“戒指是你给我们的,给了就不能反悔。”

鲁道夫恶狠狠地说:“我给戒指是为了拿到资料,小姐,你打听打听,我红鼻头阿三手上几条人命,什么时候做过亏本买卖。你收了钱不给货,还弄一假戒指糊弄我,做梦吧。”

“糊弄你个头。你才做梦呢,你以为你杀了邢志心就没问题了?还拿我威胁张玄烈。国家安全局的早就盯上你了,军统老特务!”米嘉凶悍不减,大义凛然地尖叫:“来人啊,救命啊!!!”

“杀人?特务?”鲁道夫——红鼻子阿三犹豫了一下,恶狠狠地说:“少乱扯,把资料拿过来。”他手中刀子一紧,钟米嘉眼泪刷的流下来了。

张玄烈倒抽一口气,咬着牙说:“你不就是要戒指吗?戒指我还给你。你先放了人。”

“重要的是记载资料的软盘!”红鼻子阿三狞笑一声。“心疼了吧。把软盘交给我。我就放了她。”

“软盘不在我这里,在那具尸体上。你先放了她。我做你人质,带你去拿。”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想什么?你可比她有力气。”红鼻子阿三马上回绝了这个提议。“你眼睛转啊转,一看就知道在打什么鬼主意……”意字还没说完,他就软趴趴地歪到一边。在他身后,邢志心伸出头,摆出一幅全垒打的神情:“美丽的小姐,看见我是不是觉得很惊喜?”

钟米嘉很干脆地两眼一闭,真的昏过去了。




“我叫邢志心,任职于一家安全公司,主要是负责商业间谍调查。”
“张玄烈所在公司A,是做电子产品的。最近在研究改良一种芯片。今年十月份的时候,A公司突然发现市场上有家公司抢在他们前面发布了这种芯片的部分研究成果,其中的核心技术和他们公司产品非常相似。高层认为这不是一次巧合,而是出现内鬼。为了彻查这件事情请了我们。”
“公司一开始做外围调查,排查可能接触并贩卖这样内容的部门人员。然后派我以新进人员的身份进入公司接触那些可能人员。我就是这个时候认识张玄烈(他负责发工资给我),接触多了,两个人成了朋友。”
“十一月底的时候,他来找我到酒吧喝闷酒闲扯。提到搞不懂女孩子在想什么。他说:我女朋友说,如果不让她过一个难忘的圣诞节,就和我分手。当时我也是喝多了,拍着胸脯说:这种事情有什么难的,哥们以前是学校话剧社的,交给我好了。”
“那时候我们调查内鬼刚有点进展,发现那个间谍非常谨慎,采用把东西放在某地然后通知接头人去取的办法。就连负责接头的红鼻子阿三也不知道他叫什么长什么样。我正为工作上的事情烦,谁有闲工夫帮他牵红线。本来打算装傻把这件事情忘记。但是张玄烈又为这事情找过我几次。我想,帮就帮吧,就当帮自家兄弟一把。”
“我们原本的计划是:张玄烈假装钱被骗,把你带到巷子里目睹一场谋杀,我则假装是被杀的国家安全局人员,留给你一条线索猜谜,你会在麋鹿头后发现一件东西,最后由他告诉你真相。”
“正好那几天,根据我们的情报,红鼻子和内鬼也要接头。内鬼已经知道我们正在调查他,所以这最后一场交易,他们会在MEMORY见面拿到最后一笔钱。”
“我原来不打算把你们牵扯进来,想先解决了内鬼再来配合张玄烈。但当梁思静一在酒吧看到我,我们俩就都明白了。她正是我们名单上最值得怀疑的人员之一,只是我们一直没发现她最近有大额现金入帐。我从她口袋里搜出记载资料的软盘和记着交易时间的纸条及凭证(啤酒盖),把她带出去交给同事。还没来得及看那纸条,你们就过来了。我只好按原计划就地躺下装死。结果你个笨蛋男朋友不光拿了我手上的东西,还翻了我的口袋。把纸条也拿走了。”
“ 红鼻头阿三只知道凭借暗语和凭证和一个女人接头,然后那女人会告诉他东西藏在哪里。他进酒吧找你问了暗语,从麋鹿头中发现我放在里面的东西。他以为你们想不给资料骗取那笔费用,就追出了MEMORY。后来的情况你们都知道了。”
邢志心讲完真相,拿起柜台的水咕噜咕噜喝下半杯。“我总算试了一次英雄救美。”
“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梁思静没要现金而要戒指呢?”
“我们也问过了,她说这样那戒指可以解释为一个礼物。帐户上看不出。”邢志心微微一笑。“再说,哪个女人不爱钻石呢。”
“她会怎么样?”
“公司内鬼盗窃,一般只是要当事人自动离职。不会追究她的法律责任。通报出来,会引起股东不满,而且会让人质疑公司安全。”张玄烈温和地说:“今天是圣诞节,这种处罚就算是给她的圣诞礼物吧。”
“好了。”邢志心跳下椅子,拍拍张玄烈的肩膀:“我解释完了。东西也还给你了。接下来自己努力吧。”
钟米嘉诧异地看着邢志心离开。“你们在搞什么?”
“这个……”张玄烈嗫嗫地说:“米嘉,我是学会计的。一点也不浪漫,总是忙工作,还老忘记纪念日。比如……我就记不清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日子。一月十号?”
“是十月二十三号。一月十号是你第一次牵我的手。”米嘉提醒到。
“对,对。所以我决定,求婚一定要在一个不能忘记的日子。”张玄烈拿出戒指,从脸一直红到了耳朵尖。“这个戒指上的钻石没有刚才那枚大,我以后会努力换个大点的钻石。那么。为了以后我能一直记得庆祝银婚金婚钻石婚,钟米嘉小姐,你能答应我的求婚吗?”
吧台传来砰的一声,躲在里面的邢志心笑到在地上打滚。“哪有求婚这样说的。张玄烈你这个笨蛋……”
“不许骂他笨蛋,我家张玄烈只能我骂。”钟米嘉从不知所措反应过来,恶狠狠的骂到,抢过戒指套在自己的手上。“以后不许骗我,不许接触漂亮女孩子,不许……”
这样,就是这样,12点钟的钟声响了,报喜天使的号角嘹亮。2003年的这个平安夜,就这样度过了。

(恩,现在。。是8了么?
居然真的写完了,开始的时候,是想写一个惊险的浪漫。写完后才发现,越到后面,推理就变得越来越弱了。
而且,我承认,小钟同学好象太乖了点,张说什么她相信什么——严重抗议某人说她暴力野蛮。你说她缺心眼我倒同意。
最近太忙,等手上的一个结束了,我会推倒剪断这个故事,重新写一个黑色结尾而不是这个粉红甜腻腻的结尾。这个故事,就算平安夜之A吧。
好象……据说……要个人简介?
我也不知道该写什么东西。个人简介要介绍什么?
——某乌疑惑着跑路中。。。)
  • 上一篇文章:盲人与狗[寒]

  • 下一篇文章:彩色蝴蝶(^_^)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kakyou』于2003-12-29 11:12:00发表评论:

  • hehe说句题外话,小碧是不是看过池莉的小说啊,像《来来往往》一类的;)
  • 傻瓜哈希』于2003-12-6 15:15:00发表评论:

  • 了解!
    宣传“切忌一心二用”嘛,嘿嘿~~
    料到了这个所谓“记忆深刻的圣诞节”必定会上演一出自导自演的侦探剧,谁知是戏外有戏,只是苦了邢某人,两头忙活
    另外,野蛮女友听起来真恐怖
  • 乌衣小碧』于2003-12-4 10:09:00发表评论:

  • 【小翼在大作中谈到:】

    >看完了,觉的很不错哦!

    >PS:不过文字太长了!如果能读出来的话,效果会更好的!

    恩。。读出来。。。。

    是指加“”?
  • 乌衣小碧』于2003-12-4 10:06:00发表评论:

  • 【hitachi41在大作中谈到:】

    >555555555……我是不是欠了好多债啊。蛛网正难产中……继续等待吧。:g:g

    哼哼,知道挖坑的坏处了吧。
    以后记住,要挖的时候,最好这个版挖点,那个版挖点。分散开了挖,监督你埋坑的人就少了。
    再说了。。。坑挖多了,就能挖出一片海洋。。。汗。。不记得是WHO的名言了
    ——挖得满地坑的某乌留
  • hitachi41』于2003-12-3 19:34:00发表评论:

  • 555555555……我是不是欠了好多债啊。蛛网正难产中……继续等待吧。:g:g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圣诞征文日程安排 [颁奖评委调整…[4379]

  • [圣诞征文10]杀机[3433]

  • 实验室杀人[2165]

  • 香烟岛谋杀案(五)[2232]

  • 推理学园系列  第一集[2345]

  • 该隐号疑云(11)修订[2106]

  • [夏季活动4]输给爱情[3050]

  • 。。。。。。。。。。。。。。。…[3189]

  • 美人鱼的诅咒(6)[2741]

  • (原创)“新开始”(引子、第1、…[2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