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彩色蝴蝶(^_^)
 作者:hitachi41  人气: 3838  发表于: 03年12月02日21点23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彩色蝴蝶

王荼蘼小姐从一家高级宾馆的大门口走出来,心里很高兴。一个礼拜的卧底生活终于结束了。昨天顺利地趁着客房服务的机会潜入709房间,把街边买来的窃听器装到了电话机的听筒里。这一下,她可就掌握了这个国内有史以来最大的偷渡团伙的犯罪行踪了。到时候在报纸上一公布自己的独家报道,记者大奖当然是少不了了,说不定还因此能荣登中国十大感动人物榜。
乐陶陶的,王小姐买了份报纸,走下地铁站。
今天的晨报,仍然没有令人眼睛一亮的新闻,也没有令人震撼人心的评论,一切都是那么拖拖沓沓,尤抱琵琶半遮面地报道着一些可说可不说的东西。
唯一令王小姐注意的是:前一天的下午,某旅游盛地的一组缆车发生坠落事故,目前的情况是,十名乘客中五人死亡,四人重伤,还有一人失踪。
又是事故,又是死亡。虽然王小姐还年轻,但她并不害怕死亡,只是对于这样窝窝囔囔的死法,表示不屑。在她的人生观里,她信奉: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格言。她不害怕死亡,但要死的有价值。当然了她在心里面为这些死伤者及他们的家属表示了同情和怜悯。
站五站的路,托着疲惫的身体,王荼蘼走出地铁站。此时此刻灿烂的阳光从头顶上射下来,照得她有些睁不开眼。她用手里的报纸挡在了头上,向马路走去。才走出两步,忽然间,她整个身体震颤起来了。一种从来没有过的颤栗传遍他的全身,王荼蘼转过脸,就见一辆八个轮子的卡车向她冲了过来。
她清清楚楚地看到那个司机的眼神炯炯,且包含杀意。她明白了这是谋杀,一起蓄意的谋杀。虽然她不害怕死亡,但身临面对死亡的瞬间,她还是感到从来没有过的恐怖。身子无力地面对着那向她疾驰而来的汽车,最后一丝求生的欲望点燃了她训练过的反射神经。千钧一发之际,她的身子相左一偏,然后右边半个身体感到了前所未有的麻木。
跌落在地上王荼蘼摸了摸那失去知觉的右半身,摊手一看,全是血。耳边传来吵闹混乱的叫喊声,她心里明白那是人群对自己的惊呼,可是她听不清他们在说些什么。眼前那辆汽车似乎又在向自己撞来,但这一次她已经一点也动不了了。一阵彻骨疼痛如雷电般刺激着她的身子,一声从腹中之间发出的呐喊直窜云霄。

朦胧中,头顶上方似乎有明亮的光线。王荼蘼干涩地睁开眼,几秒钟之后,她看清了,是四个围成正方形的日光灯。她发现自己赤裸地躺在一张床上,盖着白色的被单。
耳边滴答的仪器声告诉她,自己是在医院。
“我还活着吗?”她心想,“那真是好极了,但又是谁就救了我呢?最后那辆卡车。”
一个穿着粉色制服的护士走了过来,给她一个微笑,说,“金小姐,你醒了。”
“金小姐?”王荼蘼惊讶地望着那护士,“我,我姓王。”
那个小姐没有理睬她的申辩,“你的运气可真好,那天警察在山涧的一颗松树上发现了挂着的你。所以伤势不是很严重,只是有些轻微的脑震荡。也许你的记忆现在有些混乱,但马上就会恢复如初的。“
护士的解释让她即惊又惧。“山涧、松鼠,金小姐……”她抬起左手摸了一下头,赫然发现自己的左肩上有艳丽的色彩。那不是什么血迹,而是某种油彩。再看自己的右肩,它有一个与左边对称的相似图案,看上去有点像蝶翅的一角。
“难道我的背上被画了一只彩色的大蝴蝶。”那种恐惧被自己的这个发现无限量地放大,她猛然坐起身抓住小护士的手,冲她吼道;“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小护士吓呆了,“金小姐,您镇定一些。医生,粟医生。”小护士挣扎的另一只手按响了窗边的呼叫器。
立刻,两个男人走了进来。其中一位穿着白大褂,戴着眼镜,温文尔雅;另一位不是医生,穿着一身上青色的西服,神情颇显神秘。
一进屋,他们就让小护士离开,然后那个西服男人关上了房门。白大褂和那个男人对视一眼,走到床边。
“自我介绍一下,王小姐。我叫汤业,这位是粟钟千大夫。”
“呵,终于正常了,我确实是王荼蘼。”她的头别了一下。
“对,你是王荼蘼。那天你在玄武门地铁站被车撞了,我的同事开车送你来了这里。”
“但是我不明白,那个护士为什么叫我金小姐,而且我这背上……”她的声音响了起来,有兴师问罪之意。
“等一等,你不觉得听我们来讲述,更加好一点。”粟钟千搬过来两把椅子,“对,在入院登记上,你的名字是金紫蝶,原因是缆车坠落。”
“什么?”她一张嘴,赶紧闭上了,心里却在想,“缆车坠落,这不是那天报纸上看到的新闻吗?”
汤业读懂了她的眼神,“是的,那天你被车撞时你手上抓的报纸上有这段新闻,你知道这事。这样我们就简单得多。我可以告诉你,那天我们在缆车坠落现场发现了四个伤者,六具尸体。而我们所以报失踪一名,那是因为我们不愿意让金紫蝶就这么死去。”
“为什么?”王荼蘼问,“那么就是说你们让我代替了她,作为这起缆车事故中的又一名幸存者。但是,为什么?”
“王小姐,你很聪明,你非常聪明。”粟医生称赞说,“我们知道,你是个记者,你在被车撞前一天晚上,扮成鸿天宾馆的服务员,潜入709房间,在电话上装了一个窃听器。你知道那个房间的主人是蓝洋公司的总裁,他们长期与境外勾结,在中日韩三地从事偷渡活动。你想挖掘内幕。但是你自以为聪明的小花招被他们发现了,所以他们在你离开以后,立刻策划开车想要把你撞死,灭口。”
“你们知道的比我还多,你们到底是谁?”
“是的,我们应该开诚布公。因为我们需要你,而你也需要我们。我们俩属于一个特别的秘密调查组织,不过我们不是间谍,我们负责的是公共安全。”
“公安部?”
“不,并不完全一样,我们不调查一般的刑事案件。一开始我们是检察院反贪局成立的一个秘密调查组,后来因为有些案子不但牵扯到贪污受贿,还牵涉到境内外的勾结,比如走私、偷渡。”
“也就是说你们调查的案件包括反贪和境内外走私这些案子?”
“对,每一个案子的标的金额都在千万以上。我们这个调查组是非常机密的,即使在内部也只有即少数人知道。现在,我们告诉你这些,你应该知道,我们希望你也加入。”
“似乎是没的选择的。你们告诉我这些,如果我不答应你们加入,那不是要被灭口吗?”
“哈哈……”汤业大笑,“我相信你会加入的,而且你拥有这样的素质。”
“真的?”王荼蘼不屑地撇撇嘴,“如果我真有你所说,拥有这样的素质,那我就不会被他们发现,又怎么会……”
“不,之所以你会被发现,那是因为你的长相。你和那个金紫蝶长得几乎一模一样。而那个金紫蝶就是他们进行偷渡的蛇头之一。”
“啊……但是她?”
“对。你在饭店扮作服务员的时候,她已经坠入谷底。如果你调查仔细,你会发现,金紫蝶也就在那个饭店住,她是随旅行团来这里旅游的,所以她早上必须跟随旅行团活动。”
“也就是说他们原本打算那天晚上接头,结果却得知她那天下午发生了缆车坠落事故。而就在这时,我却打扮成服务员出现在了他们面前。我是个白痴。”
“不,一点也不。正是你的这一手,使得他们没有发现我们事先安装在别处的窃听器。”汤业窃喜,王荼蘼暴怒。
“那么如果现在你们让我装扮成金紫蝶,他们不会识破吗?”
“这个就需要你的技巧了,当然了我们会帮你的。我们已经通过日韩两国的警方机构得到了关于那个女人的所有资料。应该这么说,很黑暗。”
“很黑暗?”王荼蘼想起了身上的蝴蝶彩绘,如果一个女人背上有这么大一个纹身,她绝对不是一个一般的坏女人。

王荼蘼小姐,不,现在应该说是金紫蝶小姐,在心理医生粟钟千的帮助下,慢慢恢复起了记忆。
她,金紫蝶一九七八年出生在日本名古屋,父亲是从朝鲜叛逃的军人,在她三岁的时候就因为肺痨死了。母亲则是个开小店的穷女人,在她五岁那年也因为生活拮据,自杀了。但是她的自杀策划成了一出非常完美的意外,为女儿骗得了一份百万日元的保险。金紫蝶带着她的钱,被一个的欧巴桑带到了京都,学习如何做一名艺妓。
十八岁的时候,她已经长得婷婷玉立,出落大方了,是当时京都出名的年轻艺妓。但是她有野心有阴谋,她为了勾引一个百万身价的总裁,违背了艺妓的第一规则。为此她被收养她的欧巴桑所摒弃。接着她去了东京,在新宿那些肮脏的酒吧、旅馆跳脱衣舞,做妓女。
后来有一次她又被牵扯到了一桩黑社会集团争端的事件中,一向机敏的金紫蝶抓住机会,为一方探得关键情报,从而得到了那个黑帮老大的赏识,成为她的情妇。而加入了黑社会的金紫蝶更是如鱼得水,一连帮着那老大策划出五件令常人难以想象的大案。从而巩固了她在其内部不可动摇的第二把手的地位与身份。
她被人称作蝴蝶夫人,背上那个蝴蝶纹身是她身份和地位的象征。
看罢厚达一千页的档案材料,王荼蘼浑身直起鸡皮疙瘩。但是她不想退却,她愿意迎难而上,即使真的在她背上刺一只色彩斑斓的大蝴蝶也可以。
第二天,粟钟千带来了一个白胡子老头。金紫蝶褪去衣衫,让那老头看自己已经擦干净油彩的光滑背脊。
“荼蘼你真的要?”粟钟千看着老头拿出的纹身工具,说话有些哆嗦。
“我不想被第二次识破。”她回以一个镇静的笑容,“而且你叫错了,我是金紫蝶。”
粟钟千走出去,关紧房门。他站在门口,听着里面轻轻的呻吟声,那是金紫蝶强忍疼痛的叫声。粟钟千跺了跺脚,心脏猛烈地跳了起来。
三个月后,金紫蝶出院了,住到了鸿天宾馆718房间。在这三个月里,她以及她的伙伴做了许许多多的事。除了那个纹身(那不是一天能刺出来的);她还做了简单的整容手术,为了和那个死者看起来真的一模一样;还需要背诵她的历史,她的经历,粟钟千为了让王荼蘼记得更牢,尝试着利用催眠暗示。结果当出院的时候,她的脑海中全是金紫蝶的记忆,反而对自己的真实经历有些搞不清楚了。粟钟千似乎有些后悔了,他担心王荼蘼为此真的成为了金紫蝶,而忘了她的身份与任务。
此外我们的金小姐还跟着一个外语教师强化日语、韩语,要在语气和口音上和她的被替代者完全相同;跟着一个日本女人学做日本艺妓;跟着两个一直从事卧底生涯的女警官学跳艳舞。
望着宽大的房间,金紫蝶点了一支烟,她必须镇定自己的心情。她明白,自己现在已经不是训练,而是实战了。一支烟抽完,她的情绪完全稳定下来。
忽然,她看见床头柜上摆着的金紫蝶的正版照片。那张脸确实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茶色的头发、弯蹙的眉毛,粉色的唇,甜甜的笑意,还有裸肩上的纹身图案。但为什么她自己还是感到两人之间一种天壤之别的差异呢。她走到镜子边,望着,望着……再看看那张照片,突然之间她完全明白了。
“粟医生吗,我是金紫蝶,我的头还有点痛,你能来看看我吗?”
接到电话的粟钟千有些莫明其妙,但还是履约了。因为病人要求看大夫是他们早已确定下的接头方式。
“好了,王,不,金小姐你又那里不舒服了?”
粟钟千走进房间,看着那只穿透明衣服的女孩,心里又怦怦直跳。“训练得可真彻底了,她现在完全蝶化了,不论是说话还是动作。”他感觉到了对方眼神里透着挑逗与勾引,但是他不知道并不是因为她被蝶化成了金紫蝶而在眼中流出这种情愫,而是真心真意地想要勾引他。
“我发现还有一点与她不一样。”
“哦,什么?还有哪里不一样?”
“你不明白吗?”金紫蝶拉过他,把身子软绵绵地靠上去,“她是个完全的女人,而我还是个女孩。”
粟钟千的大脑一阵充血,脸色惨白。“这,这……”
“你没有女朋友,是不是?”
“嗯。”吞了口唾沫,粟钟千点点头。
“你也不是修道士,对不对?”
粟钟千不是傻子,也不是清教徒,他猛然间抱紧了“蝴蝶公主”。

“我做出了牺牲。”粟钟千左手抵着枕头,撑着头,右手轻轻地用指尖触摸金紫蝶背上的纹身,“这个东西也许一辈子也不能除去了,小蝶你真的不后悔?”
“如果我会后悔,我就不会答应你们做这事了。”她回答说,“别在想这事了,傻瓜,我们还是该想想怎样才能和那伙人联络,我总不能无限期地住在这,等着他们来接头吧。金紫蝶信用卡上的金额可是有限度的。”
“我明白。”粟钟千依旧摸着她的背,“如果我们预估的没错,他们也许明后天就会来找你。”
“嗯,和那家伙接触我倒不怕。我担心的是日本方面,我怎样和他们联络。他们应该在来之前已经确立了接触方法。”
“嗯,这是个麻烦。我们在这方面的资料很少,这需要完全靠你了,当然了,如果实在不行,你就赶快逃吧。”
“这样不就不能完成任务了?”
“笨丫头,就算为了完成任务,也不能把命搭上啊。你可是我花了这么多心血调教出来的,如果就这么死了……”
“就因为这个原因?”金紫蝶转过身子问他。
“是啊。”她的脸色变化了,粟钟千赶忙补上一句,“事实上,我可能已经爱上你了。”
“哈,坏蛋。”她矫情地笑道,把华丽的身子缩成一团钻进他的怀中。就在这时,电话响了。
“喂。”她心不甘情不愿地抓起话筒,“请问找哪位?”
“夫人,是夫人吗?佐野先生找你。”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日本男人的声音。
金紫蝶身子一震,望了一眼躺身边的粟钟千,眼瞳里露出预警。
“是,我是蝴蝶。”她紧张地以日语回答说,心里不停打鼓,该不会第一句话就被对方识破吧。
“咳,我很高兴你还活着。”换了个粗野声音的男人说,“怎么样,身体恢复得怎么样了?”
“已经完全恢复了,跌下山的时候,运气好,挂在了一棵树上,只是右手和右腿骨折了。”
“原来如此,所以住了三个月的医院?”
“是的,难以忍受的三个月,那个藤森大使还来探望我,像个傻瓜一样地对我问这问那。”
“那么,你……”
“放心吧,我以脑震荡为借口,假装有些事情记不清了。”
“哈哈哈……”对方笑了起来,“还是那么能干啊。那么他们有没有问你背上的纹身?”
“我说了,我说我以前是个模特儿,那个蝴蝶是一个行为艺术大师给我刺的。”
“他们什么反应?”
“有些惊讶,我就告诉他们那人给我了一百万日元来要给我纹身,我难道不答应?我正是因为有了这笔钱,才来中国旅游的。”
“这么说的话,他们没有怀疑你的身份?”
“没有。”金紫蝶违心地说了一个侮辱中国人的词眼,身旁的粟钟千动了一下,轻哼了一声。
“谁,谁在你身边?”电话那头的佐野太郎竟然听到了这微小声音。
金紫蝶和粟钟千同时僵直了身体。金紫蝶以埋怨的眼神瞪了医生一眼,冷冷地对着电话说:“你听到了?”
“是的,他是谁?”佐野厉声问道。
“一个医生,住院时给我治病的,小白脸。”她赌博似的回答说。
“你看上他了?”金紫蝶放心了,那男人的话语中虽然不满,但没有怀疑。
“妈的,玩玩而已。我一个人在医院呆了三个月。”金紫蝶反倒是扯开了喉咙。
“好吧,注意一下,如果那个男人有问题,就让古崇他们杀了他。”
“我知道。”她回答说,猛然想起了一个问题,“太郎,你怎么知道我出院了?”问完,她在心里惊叫不妙,如果他们在这个饭店里有间谍,自己这么一问,不就等于告诉对方自己不知道吗。金紫蝶在心里痛恨自己的这个失误。
“哈哈……是古先生的一个朋友,他告诉古先生说你出院了,古先生就打电话告诉了我。”
“古崇的朋友吗?我怎么不知道。”看来这一次也逃过了,金紫蝶信心大增。
“对,是一个公安局叫唐立的朋友。”
“原来如此。”金紫蝶看着粟钟千抓起床头柜上的纸笔,写下这样的话:唐立,就是汤业,我们的人。
“好了我不耽误你了,你也注意一下别胡闹得太厉害,适而可止。明天有正事办。”
“知道了。”冷冷的,金紫蝶挂上电话。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穿着一身华丽和服的金紫蝶坐在饭店的餐厅慢慢地吃着午饭。这是一个约定,古崇的手下找了个机会给她递上一张纸条。金紫蝶展开一看,面色平静地掏出一只烟,用火柴优雅地点上香烟,接着又把纸条点燃。
一会儿功夫金紫蝶结束午饭,走出饭店,一辆停在饭店门口的出租车识趣地开上来。胡蝶夫人钻进去,没说一句话,车开了。
一刻钟后,金紫蝶第二次见到了古崇。上一次她是一个假冒的饭店服务员,这一次她是假冒的女蛇头。
“夫人,见到你很高兴,还请你多多关照。”穿着白西装的古崇带着“走狗”般的笑容深深地鞠了一躬。
金紫蝶也赶忙双手紧抓皮包,一边说日语,一边还礼。
古崇把她迎到上座,走到他的酒柜边,问她需要何种饮料。
“雪梨,谢谢。”金紫蝶没有思索地说出了她偏爱的酒水。古崇似乎会意似的点了点头,端上两杯酒。
觥筹交错,两个人慢慢地进入了正题。
“夫人,这一次的计划我想我这方面已经准备好了,你们那边怎么样呢?”
“我们那边完全没有问题,我们也已经不是第一次合作了。不是吗?”她晃荡着酒杯,眼睛注视着里面的金色液体。
“那么,这一次也祝愿我们合作愉快。”
“当然会得,但是……”金紫蝶话锋一转,唇碰着杯壁。一对化妆地异常耀眼的眼睛隔着玻璃,紧紧咬住对方的面部表情。
“但是什么,夫人?”他果然转色。
“我需要增加费用。”她笑着,缓缓地说。
“什么?”古崇的脸色转成铁青,站起来,“夫人,怎么可以这样,不是说好的吗?”
“对,不过那是六月三十号的计划。但现在,是九月。用你们中国人的话说是此一时彼一时。这一次我们一件要收五十万人民币。当然了,我们给你的也会提高,一件返还你四万如何?”金紫蝶觉得自己真的是个坏女人了,如此卑鄙而又险恶的话语说出来,心里竟然没有一点反感。
“不,绝对不行。我们好容易找到了五十件,现在你提价,他们会不干的。”他站起来,手指因为紧抓着玻璃杯,而发白。
“也许我们会丧失几件,但是只要有二十件,我们的利润就得到保本,而如果有三十件,我们的利润会增加一倍。你只要告诉他们,到了日本会有工作给他们,他们不会对提价有很强烈的反应的,尤其是女人。”带着轻蔑的口气,金紫蝶又摸出了一支香烟。
“你!”古崇依旧愤怒,而不妥协,他瞪了金紫蝶一眼,跑到隔壁的办公室。
金紫蝶把身子靠在沙发上,脑袋望着装饰地矫揉造作的天花板。虽然她按照粟钟千的要求做了,临时抬价,但她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做。
几分钟后,满脸颤抖的古崇走出来,虚伪地对着金紫蝶说:“夫人,先生找你听电话。”
“哼哼……”抹过一丝鄙夷地微笑,她走进办公室。古崇站在门口犹犹豫豫地拉上房门。
“蝴蝶,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跟古崇说要提价。”电话那头的佐野太郎,嗓音同样夹杂着惊讶。
“是的,我要提价,我要求他们每件付五十万。”
“你这是在胡闹,原来是二十万一件,现在是五十万一件,他们会不干的。而且我们不能临时改约。”
“为什么不可以。你难道不知道古崇那家伙的集团已经负债累累,如果他不能在十月底之前偿还银行的一百万,他就完蛋了,他没的选择。再者,我估计会起码有三十件货,所以他还有的多赚二十万。你知道,这一次和他做是最后一次了。”
电话那头的声音沉默了许久,最后佐野太郎说:“你这个魔鬼,好吧,就一切都听你的。你让古先生再来接电话吧。”
金紫蝶带着得意的笑容,拉开门,让古崇继续和佐野说话。那个男人龚弯着身体说着是……是……,然后挂上电话。
“怎么样,古先生,你准备拒绝吗?”她盛气凌人地问。
“我还需要再考虑一下。”古崇带着恶毒的目光看了她一眼,“我会在三天内给你答复。”
“好极了,先生。我会等你三天。”金紫蝶拿起她的小包,像花蝴蝶一样飘出办公室。
花着被替代者的银行存款,金紫蝶和粟钟千两人整整疯玩了三天。第三天的下午,古崇的电话来了。
以一副略显不满的责难口气,对着金紫蝶说:“好吧,我们同意。”
金紫蝶得意地把手指钻进电话绳里,转着圈,“那么合作愉快。”
“当然了,夫人。”对方依然献媚道,“您不知什么时候离开?”
“怎么?”金紫蝶笑意吟吟冲粟钟千一个飞吻,继续和对方周旋。
“我们想在您离开之前,请您和您的那位医生朋友一起吃一顿饭。”
“是吗?你们的船大概在几天后出发?”金紫蝶稍显严肃起来,心想总不会在这个时候露出马脚吧。她疑惑地看看自己的医生,对方又摸着纸币给他写信息:答应他们的一切条件。金紫蝶缓慢地点了点头。
“后天晚上十一点半。”
“好的,那我会预定大后天早上的飞机票。”
“需要我们代劳吗?”
“不用了,要知道我只是一个来旅游的游客,不是什么生意人。”
“那好的,夫人。后天晚上我将给您饯行,您千万带上您的那位朋友。”
“好的,我会的。”她答应了,但心里有芥蒂。
“种千,你认为他为什么要你也去。”
“哼哼。”粟钟千鼻子里哼着气,说,“只要见招拆招就可以了。”
金紫蝶忽然觉得粟钟千对自己也不诚实。

古崇邀请金紫蝶吃饭的地方是一个名叫“蝶恋花”的日本人餐厅,不论装饰还是食物都是标准的日本风格。
望着那画着日本舞妓的屏风,他们一边慢慢地饮清酒,吃寿司,一边天南地北的聊天。“哈哈……”金紫蝶手里握着小小的酒杯,放荡地笑。古崇同样虚伪地拿起酒壶,给蝴蝶夫人和她的朋友斟酒。
“夫人,听闻您曾是京都著名的舞妓。恰好我们这里也有一位从京都来的舞妓,您来指导一下她的表演如何?”
金紫蝶的心一缩,转而微笑道:“那已经好久之前的事了,现在我也几乎都不会了。”
“夫人,您谦虚了。”
古崇拍拍手,移门拉开了。一个涂白了脸的女人走进来,一伸手,一抬腿,舞了起来。一舞完毕,几个人鼓起掌来。
“夫人,您觉得怎么样啊?”
“好,好极了。”她轻轻地拍拍手掌,继续奉承。
“那夫人能赏光给我们来一曲吗?”古崇厚着脸皮,得寸进尺。
“古先生……”金紫蝶心里又打鼓了,虽然为了模仿这位“胡蝶夫人”,她也强化学习了一段日本歌舞,但真的要她当众表演,她还是心里没底。
偷偷地瞄了一眼粟钟千,那男人握着就就被,迅疾地点了点头。
“好吧。”
“夫人,您真是太好了。花子,领夫人去更衣。”
刚才那个歌舞妓恭敬地走到金紫蝶身边,扶着她去换和服化妆。这是一个艰苦的工作,我们的“女间谍”换上一身请便的和服,坐在那,等着那个小歌舞妓给自己粘假头套,涂白脸,画眉,抹唇,再穿和服。
一切完毕,已有些气喘的金紫蝶正要向门口走去,刚才那位小舞妓挡在了她的面前。
“等一下夫人。”她说。
“有什么是吗?花子……”金紫蝶问她。
她没有回答,只是正坐着转过身子,脱下她身上的和服。衣衫褪尽,她背上一个五彩斑斓的大蝴蝶显现在金紫蝶的眼里。
金紫蝶一声惊呼,僵住不动了。
“您瞧。”花子冷冷地笑着说,“您是假冒的,而我是真的。”
“这……”金紫蝶看见她手里闪着光芒的小手枪,只能颤声问她,“到底怎么回事?”
“很简单,那天我刚到饭店,就看见了你。我意识到这次的事出了差错。”她得意地走到“金紫蝶”的身边,摸着她的颈脖子,继续说,“我知道你是警察派来调查的,我当时有两个计划,第一,立刻回去,中止这一行动。第二,制造一个事故,让我‘死去’,我知道你们警察为了一网打尽,一定人会让你冒名顶替,继续计划。所以我和古崇他们找了一个卖淫女,经过一些简单的设计,策划了那起缆车坠落事故。”
“你们怎么做到的?”冒名顶替者恶狠狠地问。
“很简单,那个缆车操作员是古崇的人,事实上当时只上了七个人。然后发生了坠落,他们再把那个女人点上火推下山,当警察来调查的时候,就告诉他们上去了八个人。再加上之前我们在那女人的肩上也做了一些简单的纹身,而她整个身体都被烧毁,凭着那一鳞半爪很容易就能蒙混过关了。
“之后,我就躲在这个日本料理店里,关注着你这个冒牌货的表演。说实话,值得称赞,如果不是我还活着,其他人是会被你骗过去的。”
“谢谢过奖。”被称赞者一点也没有欣喜的表情,“那么现在你想干什么呢?”
“当然是以你的身份回去,然后明天坐飞机回日本。当然了,在这之前,我还会把你的朋友们全部干掉,你也会坐上明天的渡轮,然后沉到太平洋。”
“你!”可怜的女战士颤栗着身子,想要战斗,可惜却心有余而力不足。

东京郊外某处偏僻的庭园里,身纹彩色蝴蝶的女人从一辆高级的本田轿车中钻出来。盛气凌人地从拍成两对夹道欢迎的“家臣”面前走过。一个獐头鼠目的小个子中年人凑上来,恭敬地对她说:“夫人,欢迎您回来。”
“先生呢?”看都不看他一眼,这位夫人,傲慢地向跨上木头台阶。
“先生,正在午睡。我……”
“好了。”她摆摆手,打断他,“我需要休息一下,待会儿先生醒了,再来通知我。”
“是。”那个男人鞠躬,忍气吞声。
进入房间的金紫蝶,脱去她笨重的旅行装,一下子钻进温暖的池水中。一边用毛巾擦拭着自己的身子,一边又似乎烦恼地叹着气。她望着水面上印出的纹身,心中若有所思。嘴角上的笑容出卖了她的灵魂,那是一个恶意的、狡诈的,诡计得逞的笑容。
就在她刚刚洗完澡的时候,佐野太郎进来了。他看了正在穿衣的金紫蝶一眼,大大咧咧地挪动他丑陋的身躯,向她走来。
“什么时候回来的?”他问。
“刚刚,半小时前。”
“那边的事怎么样,都办完了吗?”
“办完了。”
“没有一丝差错?”
“没有。”她恶狠狠地瞪着他,回答说。
丑陋的男人咯咯地笑起来,把自己的粗手放在她柔嫩的肩头上,然后故意用力的摩擦起来。
金紫蝶一挥手,把它打下去。
“你!”佐野太郎被她这个出其不意的举动吓了一跳。
“时间到了。”金紫蝶望了一眼墙角的落地挂钟,这么对这个黑社会的老大说。
“什么时间到了?”佐野太郎很奇怪。
“游戏结束的时间到了。”金紫蝶转过神身,手里多出了一把枪。那银白色的枪口正虎视眈眈地对准佐野太郎的胸膛。
“你!”佐野太郎大叫一声,“你不是蝴蝶!!”
她微微一笑,点点头。伸手又把领口的衣襟拉拉好,她已经不愿再让自己的身子被那个臭男人的眼睛所玷污了。
“来人哪。”佐野太郎大叫,“快来人。”
“没用的,警察已经把这里全部包围了。现在这里的每一个都是俘虏。”金紫蝶说完,门移开了。两个身穿警服的小警察持枪进来,后面跟着一个灰发的中年人。佐野太郎还瞥见,就在门外的走廊里,一个和眼前的金紫蝶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正无可奈何地戴着手铐站在那。
“这到底他妈的是怎么回事。”他一点也没有黑社会老大的气势,金紫蝶不禁怀疑是不是这个黑社会的一切都是蝴蝶夫人操控着的。
“很简单,你们设计的圈套很明显。我们早就看出来了。”事实上金紫蝶是在粟钟千救了被枪指着的自己以后,才从他嘴里弄清来龙去脉的。“夫人所找的的那个替死鬼,法医在检查时发现她曾做过阑尾炎手术,而据情报知道夫人一向身体健康。所以警察立刻知道这是一起假骗局。但是为了不打草惊蛇,为了迷惑你们,把整个犯罪网全部挖出来,他们还是让我来冒充。那天我的那个小情人——这是用你的话来说的,让我故意提价,就是想要试试你们是不是知道我是假冒的。果然,你们为了消除我的怀疑,竟然同意那么不合理的要求。所以警察确认你们的圈套,于是那天古崇以邀我们吃饭为借口时,我们将计就计。我们故意做出中了你们圈套的样子,让你们以为回来的是真正的夫人。然后,一网打尽。”
佐野太郎咬碎一颗牙,把它吞进了肚子里。

金紫蝶一个人孤独地站在东京港的大厅里,心里有一些迷惘。“我是谁?”她问自己说,“我还是王荼蘼吗?显然不是,在身份户籍上,王荼蘼这个人已经因为车祸确定为生亡。那么我是金紫蝶吗?”她又问,“我也不是金紫蝶,金紫蝶是那个已被逮捕的日本女人,她将以一系列的罪名接受日本法院的审判。那么,我到底是谁?象这样一个无论是性格还是思想以及行为方式都改变了的女人,我到底还是谁。”
一股无力的孤独感窜上心头,她觉得有些头重脚轻。刚要这么倒下,一个强而有力的手臂从后抓住了她,“小蝶。”抓住她的男人带着笑魇对她说,“好了,给,你的护照。”
她抓过它,看着上面的名字,金紫蝶。
“瞧,与其让你回去做个记者,还不如继续做我的小蝴蝶。所以我们决定让你回去后接管那个蝶恋花的日本料理店。”
粟钟千偷笑起来,然后我们的金紫蝶小姐就在他的脸颊上吻了一口。那对紫色的口红唇纹看上去,就像一只落在粟钟千面孔上的紫色小蝴蝶。

<完>



  • 上一篇文章:[圣诞征文8]平安夜

  • 下一篇文章:百密百疏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鬼之舞』于2003-12-8 13:27:00发表评论:

  • 看完文章,真的好想看看那一身蝴蝶,一定极美丽。
    我很喜欢这个故事,希望以后有更好的作品。那样我们就有福了。:)
  • 傻瓜哈希』于2003-12-8 12:52:00发表评论:

  • 上回是猫女,这回是蝴蝶夫人~
    这个系列不会是用各色动物类比各色女人吧?!
    如果是~~
    还将会有什么“动物”?不知道狮子是否有这样的荣幸
    期待后文中~~
  • hitachi41』于2003-12-7 19:35:00发表评论:

  • 【水天一色在大作中谈到:】

    >终于找到这个来看了……

    >正邪果然势不两立,斗心机斗得这么厉害……你上次问我说蝴蝶这个形象怎么样?我的回答是,不管真的还是假的,都强过那位田小姐数倍。不过,你叫她“蝴蝶夫人”,我反对呀!!
    为什么反对啊?难道因为那部著名歌剧?

    >至于勾引的那段,以我读言情破万卷的经验,实在不算什么。不过,难道一个没有女朋友,又不是清教徒的智力正常男性,就会随便……算了,对这个性别失望了!
    人家两已经单独斯守三个月了,感情早就有了。只不过一触即发而已。嘿嘿嘿……
  • 唐娜丽』于2003-12-7 19:33:00发表评论:

  • 【水天一色在大作中谈到:】
    >至于勾引的那段,以我读言情破万卷的经验,实在不算什么。不过,难道一个没有女朋友,又不是清教徒的智力正常男性,就会随便……算了,对这个性别失望了!

    嘿嘿嘿嘿
    罗修GG来看
    水J也这么说
    言情破万卷……:e:e
  • 水天一色』于2003-12-7 19:30:00发表评论:

  • 终于找到这个来看了……

    正邪果然势不两立,斗心机斗得这么厉害……你上次问我说蝴蝶这个形象怎么样?我的回答是,不管真的还是假的,都强过那位田小姐数倍。不过,你叫她“蝴蝶夫人”,我反对呀!!

    至于勾引的那段,以我读言情破万卷的经验,实在不算什么。不过,难道一个没有女朋友,又不是清教徒的智力正常男性,就会随便……算了,对这个性别失望了!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永不磨灭的证据(呵呵~又是我瞎写…[2605]

  • 推理学园系列  第二集[2562]

  • 【圣诞征文15】谁杀了圣诞老人?…[4288]

  • 一桩过分张扬的谋杀案(2)[2748]

  • 推理之门形象大使---<K市杀人案>…[3385]

  • 阴谋彩票(一)(小僧)[3494]

  • 瘸侦探白凌:《红漆》[2661]

  • 章家溪迷案(修订版。第十一章)…[2503]

  • 股(蛊)惑——(十七)[2426]

  • 网维的侦探手记——展览(短篇)…[26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