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连载——13区(第六章)
 作者:hitachi41  人气: 1881  发表于: 04年03月19日13点28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第六章
汤耿志的压力越来越大了,一个礼拜之内,辖区里死了四个人(现在他们已经确定潘心因也已遇害)。顶头上司把他拉到办公室里训了一顿之后,最后还是把这麻烦的差使交给了他做。
饱受窝囊气的汤耿志望着放在办公桌上的一箱子档案,把脑袋搁在胳膊肘上,睡觉。
睡足两个小时以后,他泡了杯浓茶,开始翻开那些材料。
没什么有新意的材料,大多是案发现场留下的怪异的线索:绑住周兴日的铜线、艾菲喝下毒巧克力茶的茶杯,倒吊起林司的麻绳和钩子,此外还有周兴日的一本记事本、艾菲身边的某个日本小女人画的塔罗牌、林司的一个机关重重的魔术帽子。汤耿志一样样地翻:记事本上没有案发当晚的约会记录,就是有汤警官想:凶手也一定撕掉了。塔罗牌是汤耿志不敢兴趣的玩意,而上面的小女子画风,更是令他看了一眼就恶心。他似乎把所有的兴趣都集中到了那顶魔术帽上,汤耿志认为,如果林司能在遇害之前用他那快过人眼的双手留下点什么线索就好了。
但是可怜的林司先生辜负了汤警官的殷切希望。那顶魔术帽被他颠来倒去看了五六遍也没有看出什么端倪。
我们似乎需要找个对魔术有研究的人来瞧瞧这顶帽子,梅若芬小姐漂亮的脸蛋自然而然地出现在他的脑海中,于是他的脑细胞开始开小差了。本来已经拿到手里的,三个警员花三四天时间,苦苦调查来的受害人背景材料。他只看了两眼就又丢进了纸箱子。
汤耿志满怀兴奋地握着茶杯,走出办公室。
“汤Sir。”一个同样在加班的女同事向她致意。
“嗯,莉莉,你还在忙啊。”他顿了一下,喝了一口茶,然后紧接着把那口浓得发苦的茶水全喷出来,就差零点一米,这口水就不偏不倚地喷到莉莉警官的脸上了。
“哎呀,你没事把,莉莉。”这种倒霉的事,竟然在一个女孩子面前发生,汤耿志就快要钻地洞了。
“没事,没事,汤Sir。”莉莉说,“只是……”她低头看着自己的办公桌。
“怎么了?”
汤耿志问。
“我打印出来的,你需要的材料都被弄湿了。”
汤耿志急忙伸手去抓过那叠被他茶水喷湿的纸。目瞪口呆:“总计两千四百六十五个金牛女?”
“还是少的呢?”莉莉回答他,“如果你改天要找处女的话,估计有五千多个。”
“不是吧……”汤耿志抬起头,望着她,毫无表情地问道,“我总不能派警察一个个对她们保护吧。”
“当然不能,除非你让驻港部队来保驾。”
“开什么玩笑。”汤耿志烦躁道,“风月那个混蛋,竟出那种馊主意。”
“其实,汤警官。有件事我不知该不该说?”
“什么事?”
“其实我觉得那个凶手很可能就在你的身边。”
“什么意思?”
“你想想昨天你们是不是在酒吧里推断前三个死者的共同点。”
“但是这些共同点现在已经没用了。”
“我看未必。”莉莉说,“显然昨天下午你们谈的共同点在今天的案子中全部不存在了。但是奇怪的地方就在于今天这个死尸的状况正好和你们讨论的共性一点不占边。那么是不是就是有人先让你找到那个共性,然后再犯下一桩和这看起来完全没有共性的案子来迷惑警察呢?”
“嗯,有这么点意思。但是有谁会这么做呢?”
“有啊,昨天你们只有三个人谈论了这件事,而其中有一个人对林司有极大的仇恨。”
“你是说……梅若芬?”
莉莉点点头。
“不会的。”汤耿志说,“如果梅若芬对林司怀恨在心,想要杀他,何必过这么久。又为什么要在这节骨眼上杀。难不成那些人都是她杀的不成?还有那个女孩子中毒时,她正和风月在一起,她没可能下毒的。”
莉莉不被他说服地说,“这可不一定,如果她和那个歌手合谋呢?”
“你说风月和她一起杀了他未婚妻,然后再杀她前男友?这太荒谬了。”
“这可不一定。汤Sir平时不堪侦探小说吧。”
“就那种经不得推敲的东西?对,我不看。纯粹是纸上谈兵罢了。”
“不管它是不是纸上谈兵,但有些理论,你总不认为有错吧。”
“停,莉莉。我不想跟你在这说什么侦探小说。”
“那好吧。”莉莉两手一摊,坐回到位子上去敲打她的键盘,“如果我是你,”她最后跟了一句,“绝对会派人跟踪这两个人的。”
汤耿志虽然有些感情因素在捣乱,使他不愿意去怀疑梅若芬,但还是跟踪起了那个鬼屋女老板。并且是亲自出马,一刻不停地跟在她的身后。

“喂,汤警官。”第三天的时候,他被梅若芬发现了,“你不去调查下一个可能的受害者,怎么每天都在跟踪我啊?”
“我……”汤耿志竟然梗塞不语了。
“你们怀疑我是杀人凶手?”梅小姐一针见血地问。
汤先生急着说谎辩解,“不,我只是担心你也有可能遇害?”
“我可能遇害,我又不是金牛座。谁来杀我?”
“这个谁知道那个变态是不是真按星座顺序来杀人呢,也许这也是我们推断错误呢。你看看你的好友和前男友都死了,你身边是不是非常危险。”
“不是我是凶手,就是我也是受害者,所以只要跟着我,这个案子迟早会破,对不对?”
他又语塞了。
“那你就跟着好了。”梅若芬撇撇嘴,显出一丝不屑。
“唉,梅小姐。你这是误会我了,我真的没有怀疑你。你想想如果凶手真是要对金牛女下毒手的话,现在已经三天了,为什么还是一点动静也没有。”
“我怎么知道,难不成你巴不得赶快再死一个人?”
“不,我的意思是说,是不是他真正想要袭击的目标在警察的保护下,所以没法动手。”
梅若芬睁开大大的眼睛,对他看了好一会儿,最后又恢复成开始时埋怨的眼神,说:“还有一种可能是凶手发现自己被人监视起来了,所以没法动手。”
汤耿志倒。
死皮赖脸的跟踪魔先生依旧风吹不倒,雷打不动地跟在梅若芬的身边,开始还隐隐匿匿的。可自从那天被发现以后,就干脆光明正大地跟在身后了。每当梅若芬回脸瞪他时,他就以一脸调皮的笑容对她。
“好吧,先生,外面下雨了。你如果不想被淋湿,不如到里面来跟踪我啊。”
“好的。”他笑眯眯地走进鬼屋的大门,我们的吸血鬼伯爵小姐还给他泡了杯咖啡。“谢谢。”他看着杯子,说。
“怎么,你怕我下毒吗?”
“不是。只是我不喝咖啡。”
“这样啊,我这里可没有茶叶。”
“那就这样吧……”他环顾了一下四周黑漆漆的墙壁,“你这里的最近好像没什么人来玩啊?”
“是啊,大家都对吸血鬼腻了,我正想有什么新的恐怖玩意呢?”
“想这种东西,腻晚上能睡得着?”
梅若芬瞪了他一眼,“对了,最近你有见过风月吗,也不知他怎么样了?”
“他似乎去和以前的经纪人谈什么事了。”
“他要重返歌坛?”
“不是,听说是彻底退出这一行。有些合同什么的都要结束,听说还有可能会惹上官司。”
“可怜的人。”
“你可怜他?”汤耿志兴趣昂然地问。
梅若芬发现她的异样表情,没有回答。
这时,鬼屋的气氛显得稍稍有些尴尬。正在两人不知如何打破这个沉闷时,汤耿志的手机响了。
“喂,什么事?”
“汤Sir,”电话那头的莉莉兴奋而恐惧地说,“有人刚刚报案,发现了罗欧的尸体。”电话那头的女人喘了口气,继续说,“她是五月五号出生的,金牛座。”
余下两人面面相觑。梅若芬妆也没有去卸,就跟着汤耿志奔赴案发现场。

罗欧小姐是死在她的店外的,早在那天从警局出来后,就一直失踪不见。因为之前艾菲的死和她的西饼店有些联系。因此别人也误以为她故意关店一段时间,没有多去在意。
今天上午的时候,钱婆婆一个人摇着轮椅去西饼店,说是好久没吃到罗欧的奶油蛋糕了。废了好大力气来到店门口,却发现这里是铁将军把门。老妇人按了半天电铃,也没有人回应,正气恼地想要离开,这时却突然下起了雨。
于是她只能躲到店门口那两个女神塑像后面,避雨。无精打采地一边等着自己的孝顺儿子来接她,一边盯着面前的塑像看。
她猛然发现那塑像有问题了。原来裸露的维纳斯女神像应该是脸朝左偏,戴着诱惑人的笑容望着别人的,但现在那个头,从背后望去是向右偏。
老妇人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就这时,拿着雨伞的叶神父来了。
“母亲,罗小姐不在吗?”
“和华,”她说,“你把我推到塑像的前面去。”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
“叫你推,你就推。”老妇人狠狠道。
面朝那尊雕塑时,她确信了,这里的这尊维纳斯不是以前那一尊。这尊雕塑是新的,不但脸孔朝着右方,而且那张脸,钱老太太注意到,和罗欧一模一样。
老妇人还注意到,那个塑像的底座有一个罗马体的签名:JHWH。她毛骨悚然地叫起来,“把这尊塑像给推倒。”
“推倒塑像,母亲你!”
“推,快推。”钱老太太又有发现,她在“维纳斯”罗欧的臀下缝隙中发现了一张扑克牌——方块Q。
叶神父叶傻了眼,愣了一秒钟,然后用劲推倒那雕塑。白色的石膏碎裂后,里面露出的是粉色的肉体。
“这个案子真是他妈的,变态做的案。”汤耿志叫道,“竟然会想到把尸体封在塑像里。”
“这并不稀奇啊。”莉莉警官说,“早在江户川乱步的小说里,就有把女人的尸体封在塑像里面的情节。”
“别跟我说那些狗屁的侦探小说,而且日本人本来就变态。”
“不过,汤Sir,请容许我再发表一下看法。”
“什么?”
“前面几个凶案,凶手都那么想让人看到尸体,可这一次却这么隐藏尸体。如果不是钱老太太认为这塑像有异样,我们绝不会想到这里面有个死尸。凶手这么做,不是有违背他前面几个案子的理念?”
“不,我不这么看?”汤耿志说,“首先第一个案子,就潘心因小姐的尸体我们现在还没找到。其次。这张扑克牌只要放在塑像上,迟早人们会发现。所以凶手并没有违背他的理念。理念,什么词语,这个变态有理念吗?还有我比较在意的地方,一,凶手这一次竟然在杀死她之前和她发生了关系?虽然我们没有从罗欧的体内提取到那人的精液,但是这说明凶手是个男的。二,十三区里有谁有这么高超的雕塑手艺,可以把她的身体塑造成完美的维纳斯雕像呢?”
“十三区里确实有个高超的雕塑大师。”梅若芬说。
“对,这个人我们都知道——就是教堂西面的那个孤僻的雕塑家,张英豪。”
“他。”叶神父喃喃道,“上帝宽恕和保佑他。汤警官他可是个基督教徒啊,教堂的耶稣像还是他亲手雕刻的呢。他怎么会去做这样伤天害理的事。”
“神父,总之调查一下,还是有必要的。”
汤耿志生机勃勃地带着他的人来到张英豪的家,但意想不到的是,这位被怀疑的雕塑大师竟然也已被杀。
而且如果说罗欧的维纳斯塑像是魔鬼的艺术创造话,那么张英豪的尸体呈现出的就是彻底的疯狂和变态了。他的尸体就如同是地狱里魔鬼们的盘中餐,让所有看到的人饱受精神和肉体上的摧毁。

<未完待续>
  • 上一篇文章:连载——13区(第五章)

  • 下一篇文章:连载——13区(第七章)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hitachi41』于2004-3-20 19:04:00发表评论:

  • 【唐娜丽在大作中谈到:】

    >张英豪不会是被碎尸了吧?
    >暴寒~~~~
    >偶现在觉得凶手不只一个人
    >嘿嘿嘿嘿

    碎尸有什么恶心啊。真是的,没有想象力的说。:e:e
  • 唐娜丽』于2004-3-20 17:54:00发表评论:

  • 张英豪不会是被碎尸了吧?
    暴寒~~~~
    偶现在觉得凶手不只一个人
    嘿嘿嘿嘿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股(蛊)惑——(十三)[1787]

  • 一桩过分张扬的谋杀案(1)[1908]

  • 该隐号疑云(19)修订[2041]

  • 最后一案(二)[1958]

  • 原创小说连载:东一村悬案(已完…[4602]

  • 网维的侦探手记——蓝眼(短篇)…[2733]

  • 网维的侦探手记II——蒙古骏马之…[3000]

  • 黑暗中的女孩(恐怖悬疑小说)[4066]

  • 生日宴上七个不可思议之谜(六)…[2180]

  • 网维新年特辑——W的喜剧[30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