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夏日里的吸血鬼(04)
 作者:hitachi41  人气: 2547  发表于: 04年08月25日11点17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4.
罗修进入状态了。什么状态?当然是调查谋杀案的状态。暴风雨的肆虐使得警方不能在第一时间内赶到D饭店,因此自然而然的这项艰巨而又光荣的任务落到了罗修的头上。没有人对这一点表示抗议,因为他们都急切地想知道龙云飞的死到底是怎么回事。
想象力丰富的季淑琦小姐在看到她老板心口的木桩时,把“吸血鬼”三个字脱口而出。
范欣瞪了她一眼,转身向罗修讲述他的验尸结果。
“死亡时间应该在一个小时以内。如果再精确估计一点,我可以说是在发现尸体之前的十分钟到半小时之内。”
“你的意思的十点三刻到十一点一刻之间。”罗修的目光异常敏锐。
“是的。”
罗修表示出明白的意思,然后像是喃喃自语,又像是对着其他人说的讲到:“这样的话,就需要调查十点半到十一点一刻之间每个人的不在场证明了。”
这话说完,有人立刻跳了起来。
“什么意思。”大声询问他的人是那个名叫谈甄的病鬼,“你是说是我们中的一个人杀死了他。”
“案发时间内,屋外狂风暴雨,不可能有陌生人进来。”
“那可不一定。”谈甄继续道,“你怎么能确保没有陌生人偷偷进入这个饭店,那时候门又没有锁起来,而且你也是醉着的。”
“这个很简单判断的。”回驳他问话的不是罗修,而是罗珈。“如果是外人进入屋内杀人的话,因为案发时间不久,那么龙先生房间的地毯上应该有水渍和脚印。可是范欣他们当时并没有发现这些。在罗修打开门口,房间里的窗户也是紧闭,同时窗边也没有发现被雨淋到水渍。所以这个凶手不可能是从大雨中偷偷进来杀的人。”
“可是,也许这个人下午就偷偷躲进饭店了呢?你能排除这一点吗?”
“的确不能。”罗修说,“虽然我不认为会有这么一个外人进来杀人,但是我还是愿意搜查一下这个饭店。现在外面暴风雨那么大,凶手不可能在杀死龙云飞后再溜出去。”
谈甄对这个说法表示同意,“那么就搜查好了,反正我不认为是我们这儿的人会杀了这位龙先生。”
“那可不一定。”柯劳力又插话,“你又怎么知道他和这里的人都无缘无仇。”每个人都用奇怪地目光注视其他,柯劳力自觉失言,又说,“你刚刚所说的,仅仅只能代表你自己的立场。而且……”
“而且什么?”邓心安皱起眉头问。
“而且就如罗小姐刚才所说,龙先生是死在一个门窗全部关闭的房间里的。这也就是说……”
“这是一个密室杀人案。”罗修接下话茬,“这个先不用管,我现在就起码可以想出五种密室的方法。不,这不是最重要的。我们还是一步一步来,就如谈先生所说的,我们先搜查一下整个城堡,然后再调查各位的不在场证明。”
冷酷的阿修罗此时此刻的表现与昨天和早上的茫然无措相比,简直是换了一个人。“田冶,罗珈小姐。你们能把房门口的血迹,采集保留一个标本给我吗?”
“为什么?”田冶问。
名侦探摇摇头,没有直接回答她的提问。只是说:“证据,保留的越充分越好。”
罗珈发现,自己好像突然不认识这个比自己小上四五岁的同姓人了。“这才是他真面目吗?”

对城堡的搜索唯一能证实的事实就是:在第二次暴风雨开始之后,除了邓心安以外就没有第二个人从这里进出过。
一群人回到一楼的沙龙中,三三两两地各自坐开,一言不发。气氛稍显冷清,这更使饭店老板如坐针毡。他坐力不安,最后干脆到酒柜前,拿出一瓶珍藏多年的威士忌,也不顾人,自斟自饮。
“修,你在想什么?”田冶问。
“吸血鬼。”罗修站起来,“季小姐,告诉我为什么你站在门口,想到了吸血鬼?”
季淑琦笑了笑,又赶紧改换神色,“龙先生胸口插着木桩不是吗?在吸血鬼的故事中,杀死吸血鬼的手段就是这样啊。”
“还要砍下他的头颅,不然就会复活。”田冶想起了那部著名的电影,“杰克,是你吗?过来,让我抱抱你。”
季淑琦身子猛然一抖,“田冶小姐你是在念台词。我查点忘了你是个演员。”
田冶耸耸肩,苦笑一下。罗修继续问:“季小姐。你比范先生先上楼,你走过龙先生的房门口前,没有看到门上的血吗?”
季淑琦摇摇头,“没有,我没有注意。而且当时楼道里灯光很昏暗,我根本没注意到差别。”
“我也是。”范欣说,“我一开始也没注意,后来我开了自己的房门,打开灯。透过房间的灯光,我才发现地毯上有血迹。”
“原来如此,然后你就喊人了。”
“对。”
“我被范先生的喊声吓了一跳。”
“龙飞首先生,你有没有听到范先生的喊声?”罗修又转换对象。
“我是迷迷糊糊听到的,我睡的很熟。所以开始还以为是在梦里的话,直到后来听到楼道里越来越闹,才起来了。”
“金先生呢?”罗修又问那位韩国人。
金全驻眨眨眼睛,似乎是听不懂他的话。
季淑琦翻译了一遍,然后金全驻回答了一句古怪的话。
“他说他听到了,但是听不懂,所以没在意。”季淑琦又给罗修翻译。
“其他人呢?”
另外三人表示,因为他们住在四楼,所以没听到。罗修对于这个回答,并不满意。“龙飞首先生,你能不能重复一遍,你在睡梦中听到的那句话?”
“那句话……”他想了想,从口袋里掏出一支香烟,点上,说,“龙先生,龙先生。快来季淑琦,出事了。”
“季小姐你听到的是这样的吗?”
季淑琦点点头。
“那时候你已经回到房间了?”
“对。”
“你有注意时间吗?”
“没注意,不过上楼之前敲过了十一点,我过了一会儿就上来了。估计也就十分钟不到吧。”
“行了。这就是说龙先生遇害之前是在十一点十分之前。再加上开始范先生的推断,死亡时间在十点三刻到十一点一刻之间。那么他遇袭时间应该在十点四十到十一点十分之间。”
“你怎么能确定?”陈颍红突然问。
“龙飞首死亡的姿势不自然,而当时房内是密室状态,凶手已经在了外面。那么这个不自然的死亡姿势应该是龙飞首死亡之前留下的。所以他没有当即死亡,因此遇袭时间应该再提前一点。所以我判断为四十分到十一点十分之间。”
“哼哼。”陈颍红鄙夷的一笑,“那么你现在要调查每个人的不在场证明了?”
“是的。”罗修不带感情地说,“不妨就先说说你自己吧?”
“你那时候在干什么呢?大侦探。”陈颍红反而讥讽起来,还给自己点上一支女烟。
罗修很生气,但强忍自己不动声色说:“我当时在沙发上睡觉。”
“我当时在房间里睡觉。”她猩红的嘴唇扭曲了一下。“谁能证明你没有离开过沙发啊。”
“我可以。”田冶帮忙抢话说,“今天晚上罗修一直躺在沙发上,除了曾经去厕所里呕吐过一次。不过那时是在十一点之前。那时你也在这呢。”
“你就能保证你就在十一点半之后,没有离开过这里。再说了,即使你们一直在这里,你们打牌那么认真。怎么能确定没有看走眼的时候。”
或许是为了捍卫自尊,又或者是为了给自己强调不在场证明。罗珈、范欣和季淑琦不约而同地说:“我们打牌的位子就在沙发边上。即使一个人看走眼,也不可能四个人同时看走眼吧。”
“一丘之貉。”陈颍红嘟囔道:“这么说你们几个人都有不在场证明啦?”
“不是。”田冶脱口而出道,“我们也有离开过座位的时候,比如上个厕所,倒杯水什么的。如果有人趁那机会上去杀人,也不是没有可能。”
另外三个人瞪大眼睛看着她,颇显不满意。
“我只上过一次厕所。”范欣说,“不过花了五分钟,来不及跑上三楼杀人再赶回来吧。”
“我也只倒了杯水,就在你们旁边,难道你们没看到。”季淑琦嘟起嘴,很不满意地说。
“罗珈大姐你呢?”罗修问道。
“我回过房一次,去换我的隐形眼镜。不错,那段时间比较长,你如果认为我没有不在场证明我也认了。”
“我也没有不在场证明。”田冶说,“我曾经去给罗修拿过解酒的茶,拿过毛巾……有过好几次呢。”
“嗯哼,邓叔叔,下雨之后你曾离开这里去检查城堡,对吧?”
“今晚这个暴风雨……”
“我们明白。”罗修点点头,“这就是说除了我们三个人以外,其他人都没有不在场证明。”
“哈哈……”陈颍红笑道,“那么你要怎么调查呢?我们七个人谁是杀死龙云飞的凶手呢?侦探小弟弟。或者你先想办法解开那个密室杀人的手法吧。”
“我说过那个密室我起码想到五种方法。这个不是问题。”
“是吗?”陈颍红又笑,“那么你就想想到底是谁要杀了龙云飞,又为什么要杀他。”
罗修抬起脸盯着这个奇怪女人看,“她太古怪了。”他想,“她到底是什么人,又为什么要……”
“不行了。”陈颍红叫道,“半夜被你们吵醒,现在都三点多了。难道你们不知道女人没有充足的睡眠,会长皱纹的吗?”
“可是陈女士。”
“哎呀,田小姐啊。你也是女人,还是明星呢,怎么这么不懂照顾自己啊。你那侦探男朋友真是一点体贴也不懂,他自己刚才睡过一角,就现在不让我们睡。都做过不在场证明调查了,他还想怎么样。把我们囚禁起来,严刑拷问。”
田冶被她驳得无话可说,再看罗修,他也是挥挥手,同意让陈颍红他们回房睡觉。
纷纷回房睡觉的人,不在少数,除了田冶和罗珈没有动以外,其他人各自站起来告辞。罗修注视着那些对他神色各异的人,心理开始揣摩他们的心思。
“喂,你刚才为什么那么顶他。被他盯上了……”
“我不顶他,他才会盯上我们呢。盯住我们每一个人,就像蚂蟥一样。”
罗修的耳朵好,听到了陈颍红和她丈夫的悄悄话。

暴风雨小了,黑乎乎的云层开始随着渐息的雨点而消散。罗修透过沙龙长长的落地窗,望着海上那一点若隐若现的启明星,一声叹息。
“怎么了?”田冶问。
“吸血鬼能够呼风唤雨,吸血鬼在黑暗中充满力量,吸血鬼可以穿过一切障碍,吸血鬼吸食处女的鲜血,吸血鬼死后可以复活。”
罗珈和田冶听着他的朗诵,不禁惊愕。被发现的女尸不见了,这个女人曾经是卡米拉的总代理秘书;一个莫名其妙的女人死在停尸房里,身上血液几乎流光;预计出游的日子被突如其来的暴风雨阻断;狂风暴雨的夜晚发生了谋杀案,受害者被发现死在封闭的房间里。
“不是吧,难道这是吸血鬼杀人?”
“吸血鬼,你见过?”罗修反讽道,“这不是吸血鬼杀人,而是有人模仿吸血鬼杀人。不对,也不是,是我们认为凶手在模仿吸血鬼杀人。但问题是我们为什么会这么联系。”
“还不是你把龙云飞的死和那个安联系了起来。”田冶说。
“你们能否定这两者之间有联系吗?
“我也认为这个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你说会不会是安,是叫什么安?”
“齐安。”
“会不会是齐安知道了公司里面的黑幕,所以龙云飞杀她灭口,接着……”罗珈闭上嘴,不知是因为觉得自己说得有些荒唐,还是怀疑上了不愿意怀疑的人。
“你是不是认为齐安是范欣的女朋友,所以……”罗修极具杀伤力的问话,使得罗珈跳了起来。
“不是。”她叫道,“范欣的女朋友是黄丹丹。而且范欣拥有不在现场证明。不是吗?再者他怎么可能进入那封闭的房间杀人呢?”
“不,严格意义上来说,他不存在不在场证明。他是十一点过上楼的,龙云飞最晚的死亡时间是十一点一刻。”
“可是上楼时,龙云飞已经遇害了。”
“谁能证明,谁看到他已经遇害了?”罗修严厉地反驳。
“血,地毯上,门板上的血?”
“谁能确定那些血就是龙云飞的?”罗修的眼睛放出威慑的光,把罗律师的辩词给压了下去。
“所以……”她恍然大悟道,“你要我和田冶采集地毯上的血迹。”
罗修点点头,罗珈生气地一甩手,转身也回楼上去了。田冶把这场争论看在眼里,不禁扼腕道:“罗姐姐真可怜。”
“什么……”
“我想她是很喜欢范先生的,不过她也相信你的怀疑。”
“真是荣幸。”罗修摸摸下巴,坐到沙发上说,“胡子又长了。是的,我是很怀疑范欣。但我同样怀疑其他人。”
“谁。”
“当然是那些案发时在楼上的人。你瞧,这是一个典型的密室杀人案。房间的两把钥匙,一把在邓叔叔手里,一把在龙云飞的床头柜上。如果凶手不是邓叔叔,那么凶手为什么要制造一个密室杀人案呢?密室的存在,总需要一个切实的理由吧。”
“可是你不是说你起码想出五六种破解密室的方法吗?”
“对,我确实这么想过。但能解释密室存在意义的却只有两个。”
“哪两个?”
“嗯。”罗修思索了一会儿,说,“密室的形成不是凶手的故意,只是出于偶然。理由就在……”
万籁寂静的夜晚,一道闪电忽然滑过黑幕,发出刺耳的霹雳声。田冶的身子缩了一下,躲到罗修魁梧的肩膀下。同一时刻,楼上也传来某个女人声嘶力竭的尖叫。
“胆小鬼。”罗大侦探的嘲讽说了一半,后面听到地半句话把他给射了起来。
“杀人了,快来人啊——”
一楼的男女一时间面面相觑,等到反应过来,才冲上楼梯。
三楼的楼梯口。已经遭受一场磨难的人们战战兢兢地躲在一个角落。看着后来居上的罗修慢慢走近那扇门,推开它。
那是那位韩国老板的房间,此时他也正躺在床上,只不过已经身首异处。
一把血淋淋的斧子放在一片猩红的床单上,凶手还十分热心的送上一份赠礼——大蒜一瓣。
那瓣弯溜溜的大蒜像是一张咧开的嘴,尽情嘲笑着门口的每一个人。
罗修的心情坏到极点,像是受到嘲弄了一般,满脸通红,双拳紧攥,罗修同志第一次把愤怒表现在了脸上。

<未完待续>
  • 上一篇文章:凶画(下)

  • 下一篇文章:黑暗中的女孩(恐怖悬疑小说)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迷案纪实』于2004-8-26 13:10:00发表评论:

  • 我倒。。。。。。

    为什么中间有一段死者变成了龙飞首~死的不是大龙吗?

    HOHO~是不是在潜意识里的双胞胎诡计显现?!
  • 迷案纪实』于2004-8-25 13:11:00发表评论:

  • 突然想到双胞胎诡计。。。。。。

    或者,那个密室是因为凶手还在房间里?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时光隧道》之福尔摩斯探案(1)[3093]

  • 狂探四人组(三)[2448]

  • 梦中的婚礼1[2347]

  • 最后一案(一)[2749]

  • 乔迁之死[4475]

  • 金秋田探案集--------<办公室的凶…[2405]

  • 《我为什么写不出东西》[3597]

  • 网维的侦探手记——纸牌(短篇)…[3417]

  • 连载——13区(第十一章)[2027]

  • 三部曲[34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