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网维探案——狐仙传(04)
 作者:hitachi41  人气: 2663  发表于: 05年01月16日14点55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第四章
亲爱的,是最亲密的爱恋的人的简称。是那个你想着的,惦着的,念着的,想要拥抱、亲吻、嘶咬、扑打,甚至把她或者他吃下去,与之在精神和肉体上融为一体的那个人。对于一般人而言,亲爱的就是你的恋人或者配偶。但是在一个现实、理性的世界中,我们自然无法为了与亲爱的进行精神与肉体的统一而吃掉对方。所以我们就在各种各样的日子里,用其他行动来时时表达对其的爱意。
比如,二月十四,情人节。每当网维提前半个月或者一个礼拜之前开始费劲心思为他的情人节礼物寻找灵感和创意时,他就不禁要想:那位瓦伦丁修士对于别人如此庆祝他的忌日是如何感受。
今年也一样,当元旦在陆家村渡过那个糟糕的夜晚以后,进了二月,网维就开始为他今年的情人节礼物而冥思苦想起来。
绝对不能是首饰,上个月刚才小泉的生日上把手镯送上。也不可能是衣服和化妆品,圣诞夜已经陪她逛了一个下午。虽然这不是钱的事,但是没有创意。一定要想一个独特的,有想法的,又能讨小泉欢心的礼物。
网维摸着下巴,把目光投注到窗外小区的绿化上。一只白猫懒洋洋地趴在太阳底下,睡着他的午觉。猫,猫,猫……网维的头脑中灵光一闪,急急忙忙地冲进书房,打开电脑,从网络上搜寻起他的信息。
安德鲁•韦伯,伟大的音乐剧作家。这个就是他要找的。
网维知道江泉是韦伯的崇拜者,虽然自己也很喜欢,但比起妻子的狂热,他还是甘拜下风。想当年,《猫》剧来华首演时,这位一向把工作放在首位的江大律师,竟然石破天惊地推掉了她事务所的一桩大案子,去看了一场首演。事后,网维还从她嘴里得到一个秘密:她在法国留学的时候,曾经参加过学校的《猫》剧演出,扮演那只名叫卡桑德拉的母猫。
网维得意地敲动着键盘,在英特网上预定了上海大剧院二月十四号晚上《剧院魅影》的VIP双人票。心想,一份安德鲁•韦伯的饕餮盛宴,绝对是可以打动老婆大人芳心的王牌利器。
手舞足蹈的网维又登陆上名城网站,无所事事的浏览当天的新闻。
《封建、迷信,我们到底扫除了什么?》这篇作者署名为“贼行天下”的新闻评论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打开连键,开始阅读那严肃、犀利甚至有些挑衅的文章。
贼行天下说:上个月,当元旦的钟声敲响的时候,我们本应在欢乐、团圆、温暖的氛围中,和家人一起聆听一百零八下祝福。但是在我们城市的某些地方却没有这样的温暖、团圆、欢乐的夜晚。孤独的老人被遗弃在一个破落的木屋中,而一场有愚昧村民在给一个狐鬼蛇神烧香点炷时引起的火灾,却把这位老人活活烧死在了木屋之中。
显然“贼行天下”引入的这个案例,就是网维经历的那个夜晚的事件。
洋洋洒洒,滔滔不绝地引用、分析令网维先生读得心潮澎湃,但真正令网维先生重新开始关注起那件事的,却是他最后那个慷慨激昂的结论。
多少年来,我们一直扛着扫除封建迷信的大旗,但是我们真正扫除了些什么呢?“贼行天下”问道:搓麻将的方桌依然盛行在每一个村舍之中,小小的私庙到处乱建,巫婆和妖道给那些生病的村民念符唱咒,却把正经的医学当作歪门邪道。事实上,这么多年来我们没有革除丝毫的陋习,丢弃地仅仅是一些美好古老的传统。淳朴与善良不见了,忠诚与孝顺没有了。就拿本文最初的这个案子来说,假设那位老人在火灾的那个夜晚没有住在那个破屋里,而是住在他的家里,睡在温暖舒适的床上,结局会有什么不同?
也许这场火就不会烧起来;也许这些村民可以在他们的麻将台上渡过他们的一夜;也许……不许再假设那些个也许。如果那位老人那天晚上没有睡在木屋,我们唯一可以肯定的一点就是他绝不会葬身在那场大火之中。
事实上,这位老人绝不是死于一个意外。而是被那些有他一手抚养长大的儿女亲手杀死在那张冰冷的木床上的。他的死,是一个发生在我们这丢弃了传统美德的封建、迷信的村子里的悲剧。是需要全村人、全市人甚至全社会的人都必须负起责任的悲剧。
网维的好心情一扫而光,默默注视着“贼行天下”的签名,心想:好啊,狄斌,你可要把我重新推到台前来了啊。原来“贼行天下”这个人就是网维那位电视台的老同学,Beyond News的制片人兼主持人。
他拿起桌边的子母机,给正在电脑前打字的狄斌打电话。“好啊,小贼。我看了你那篇报道了。《封建、迷信,我们到底扫除了什么?》写得不错,写得不错。”
“嘿,别老是那么恶心人的笑,你是真心称赞吗?”狄斌在电话那头回击道,“还是我的这篇文章,引起了你网维大侦探的好奇心?”
“呸。”网维在那骂道,“什么侦探的好奇心。着火的那天晚上,我和小泉就在那个村子里,睡在距那个狐仙庙不足三百米的地方。你在故意引导和歪曲事实。”
狄斌咳嗽了一声,辩护道,“我不知道你也在那啊,不过你说我歪曲事实是什么意思?难道我说的那些话错了?”
“道理是没错,但前提错了。那场火不是在那个庙里烧起的,而是在那个木屋里面。”
“不可能吧。”狄斌有些迟疑,“那么这个老人是自杀。嘿,网维你不能……”
“听我说,”网维打断他,“什么我不能,我能。告诉你,我和镇派出所的一名警察仔细推敲了这场火的每一个细节。这个老人确实是因为一场意外的火灾而死,而这场火就是在他的床下所引起的。”
“这太荒唐了。”
“荒唐吗?”网维说,“应该是不具备新闻价值吧。”
“不对,即使这个老人真是被自己木屋的那场活烧死的,但这仍动摇不了我的结论,如果他的家人能把他接回家住,就不会被烧死。”
“也许,你是……唉,说的不错,你是对的。”
“好吧,网维大侦探,如果我是你,我就会继续关注一下这家人的事。老人死了,隆重的法事和葬礼,谁看了都会认为他们是一群孝子的。”狄斌突然降低声音,神神秘秘地说,“但是有意思的是,他们家的那个孙子……”
“什么?”网维感到好奇。“陆岩怎么了?”
“那个孙子,是叫陆岩吗?”
“别钓我胃口,小贼。”
“我派去采访的记者回来告诉我说,那个陆岩在老人三七之后就忽然得病了。”
网维惊讶地张开嘴,呆了好久,直到电话里传出阵阵忙音才给重新闭起来。

一阵新的电话铃声把网维回忆的状态下给拉回到现实中。他先把电脑台上的一杯已经冷了的茶喝干,才慢条斯理地接通电话。
“喂,哪位?”他发现电话显示的手机号码是陌生的。
“喂,是网维先生家吗,请问网维先生在不在?”一个女人的声音在那头口齿清楚的说。网维稍稍摆了摆头,问道:“张茹雅吗,我就是网维?”
“网维先生听出我的声音了啊。”对方一阵欢笑,“网维先生,您现在有空吗?”
“我,应该没事。你有什么事吗?”
“我想和你谈谈。”她的声音轻了好多,“网维先生,有件事我想请你判断一下。”
“到底是什么事?”其实他并不是一点都猜不出是什么事。
“关于那场火。”她的语速快起来,网维还听到对方轻轻的喘气声。“网维先生,您能马上出来见我吗?”
“你现在在哪?”
“我在观前街,我刚刚和陆羽姐姐分手。我告诉她约了个老同学见面。”
“我明白了,好吧。那边路口应该有个名典咖啡,你能里面在那等我吗?”
“当然可以。”张茹雅说。
“好的,我现在出门,大概一刻到二十分钟后到。如果到时我不能到,我会打你手机。”
“谢谢,网维先生。”
网维套上厚毛衣,穿上长长的羊绒大衣,围着毛巾跑出门。才走到小区门口,就幸运地发现了一辆空出租。
十六分钟过后,网维走进名典。面对迎宾小姐的笑脸相迎,他挥挥手,环顾张望他约的人。
角落的一张座位里,一个姑娘探出脸。网维怔了一下,才认出那股娘就是张茹雅。他有点吃惊,完全不能把这个女孩和一个月前的那个联系起来。身材看上去更高佻,模样也更可爱。穿着粉色的高领毛衣,黑色的长皮靴,还有一头柔顺的闪亮长发。
在其他人眼里,绝对不会不认为她是摩登的城市女郎。
“网维先生。”她站起来,迎接网维坐下。
网维抬起手,叫来服务小姐,点了一壶绿茶。两人都没有马上说话,彼此静坐着。张茹雅喝了两口泡沫红茶,等待侍者给网维端上的碧螺春。
“这个位子不错。”网维笑起来,喝了一口,润润喉,“你是今天上来的?”
“是的,早上和陆羽姐他们一起来的。爷爷的五七过了,陆叔叔他们说要好好过了春节,我就和他们一起上来买年货。”
“但是你还想到来见我,编了个借口,迷惑了他们。为什么?那件事不能对他们说吗?”
“我不想告诉他们。”张茹雅的表情变了变,叹口气说,“那场火,我不知道是不是该这么想,但是如果我不把这件事弄清楚,我会……”
“你很烦恼。”网维打断她的话,“你想把你知道的告诉别人听,听听别人的意见,但是你又不能把这件事告诉家里人听,所以你来找我。”
“就是这样。我知道网维先生你是名侦探。”
网维摆摆手,严肃地说,“那些不过是虚名。你是不是觉得那场火不是意外?”
“我不知道,我没有足够的能力去判断这件事。有一点比较奇怪。对。我知道那天晚上,我们离开后,还有人去过木屋。”张茹雅急速的一口气把话说完。
“为什么那么说?”网维依旧用不紧不慢的语速说话,还啜上一口茶。
“酒瓶。”张茹雅说,“警察们说爷爷晚上喝了酒,酒瓶打翻在地,遇到烟头才烧起来的。”
“对,那是警察的看法。我也找不出相左的证据。”
“可是。”张茹雅叫起来,发觉自己失态,压低声音,“可是网维先生,那天我在爷爷的床边找到两个酒瓶。那两个酒瓶我没有带走,那是因为那两个酒瓶是空的。根本就没有酒。”
网维的心猛然一跳,曾经的不安和困惑,现在终于找到了为什么。
“你是说那两个酒瓶是空的?”他也急起来,“对,那天晚上你是没有拿走那两个酒瓶。那么,”他停了一下,“爷爷会不会在别的地方还藏着酒呢?”
“不会。爷爷的腿不好,一向把酒放在自己的手边容易拿到的地方。那天晚上爷爷的木屋里只有两个酒瓶。而且,网维先生,即使爷爷在别的地方藏了酒。那么火烧之后,我放门口的那两个酒瓶呢?它们可能被烧化吗?”
“可能,但是即使这样也会留下痕迹。”网维摸起自己的下巴,想了一下,说,“我想你是对的。不过,我还是需要证据。我要打个电话。”
网维拿出手机,接通了一个人的电话,“喂,是黄小邪吗?……对……我是网维。小黄,有件事我要问一下。……那天的那场火,你们在木屋废墟里找到几个酒瓶……两个,就两个……没有其他酒瓶烧化的痕迹吗?……你确定。……好吧,告诉你,小黄,陆昌国,那个老爷爷可能并不是死于意外。……什么,你问为什么?……你想见我,你在哪?……你也在观前街。……好吧,来吧,我们在路口的名典咖啡。”
“网维先生刚才是和谁打的电话,那天的警察吗?”
“是的。一个很有趣的年轻人,你应该见见他。”
“网维先生这件事,我不希望……”
网维一挥手,打断她,“不要把事情搞复杂。他是个警察,但是这件案子对他已经结束。除非有其他证据来表明还需要调查,不然他不会去找陆家人的。好吧,小姑娘,把他当个朋友说说。对你而言,我们见面并不方便,要讨论问题也困难,但你和他联系就容易多了。”
张茹雅眨眨眼,忽然笑起来,“网维先生,我怎么感觉你像是要给我说媒。”
网维挠挠头,大笑着说:“可惜你一经定亲了。”
只过了五分钟,黄小邪就冲进了咖啡馆。他手里提着三四个大大的口袋,气喘吁吁。
“嘿,小子看你的样子,似乎是在陪女朋友逛街啊。”网维调侃道。
“不是,这些都是我那个二姐的东西。”黄小邪把几个口袋往地上一扔,坐到沙发上。他看到茶几上,还有一个空茶杯,急忙抓过网维的那壶茶,倒着自己喝,“我姐真麻烦。真是谢谢你打电话找我,网维。要不,我非被她折磨死不可。”
“听你这口气,你还是单身汉啊。”
“我宁可一辈子打光棍。”他一口气喝干第三杯茶,“好了,说吧。陆爷爷的死又有什么新线索了。”
“小子,这位小姐你认识吗?”
黄小邪看了坐在对面的张茹雅一眼,立刻瞪大眼睛傻了,“这个不就是陆家那个陆岩的女朋友吗?我们见过,但是……妈呀,你真漂亮。”
网维笑得几乎跌到沙发下去。“哈哈……小张,你把你刚才告诉我的,和这个言不由衷的小子再说说。”
张茹雅红了脸,然后再一次把刚才的事说给黄小邪听。这一次,她不急,说得不紧不慢,语气还很温柔。
“嗯,嗯……”黄小邪双手抱着茶杯,两只眼盯着张茹雅一开一合的两瓣嘴唇。张茹雅说完了,他也呆呆的,好久才回过神来。“哦,你讲完了。”他端正态度起来,“从你这个说法来看,也就是说那天晚上,在你们离开之后。那时应该是九点半吧。”
“差不多是那个时候。九点三刻我们下的山,那时候没看到有人上山。”
“好吧,我们再精确点。因为下山之前你们还去过狐仙庙,也许那个时候已经有人进去了。我们就从九点半之后算起。那么到起火之前,我们认定着火时间是在一点半到两点之间。这四个半小时到五个小时之间有人去过老爷爷的木屋,给了他两瓶酒。还拿走了两个酒瓶。那么网维,你认为这场火是这个人放的,还是仍然是一个意外。”
“我要说的是,为什么这个人要拿走那两个空酒瓶,又为什么没有在你们调查事把这件事告诉你们。”
“那么网维你认为这个人是放的火啦。”
“有这样的嫌疑,但是没有证据。”
“也没有动机。”黄小邪不满意地说,“你可以把这个案子的所有细节放到显微镜下观察,但是还是找不到一个可能的证据,没人会想要杀这个老爷爷的。”
“真的吗?”网维不禁反问道。
“难道网维你想到什么可能性了?”
“如果有人对陆家人一家憎恨,想要报复呢?”
“这倒是一种说法,不过……”
“你认为没有办法证明是吧。”网维诡谲的一笑,“那好吧,我告诉你一件事。陆岩在这几天开始莫名其妙的生病了。”
坐他一起的两个男女同时怔住了。
“网维先生,你怎么知道的?”张茹雅问。
“这么说是真的?”黄小邪立刻以怀疑的目光注视起他对面的漂亮女孩。
网维让侍者给茶添水,“我从一个朋友那偶然得到的消息。不是吴斐,其他人。小张,为什么这件事你不和我说呢?”
张茹雅局促不安起来,她不断在沙发上移动着身子,“我不想,唉……”忽然,她哭了起来,“我不知道,我不敢说。那天陆岩一吃完我给他做的饭就肚子疼了起来。”
“后来呢?”网维不为所动的问。
“后来许医生来看了,挂了水。他好一点,可是第二天一吃午饭,又开始痛。一连几天,他只要一吃饭就开始肚子疼。而陆家的饭菜都是我做的。”她大哭起来,把脑袋埋在手肘之中。
“那么其他人吃饭没事吗?你们是一起吃饭的吗?”
“他们都没事。”张茹雅拿出手绢。
“好,那告诉我陆岩吃饭时有固定的座位吗?”
“没有固定的,但每次都坐我身边。”
“那他有没有在饭后再吃什么东西的。某样基本每次都吃的?”
“我不明白网维先生你问这什么意思。他饭后不吃东西,只抽烟。”
“抽烟,你说每次饭后都抽烟。”黄小邪和网维激动地站了起来,“他自己的香烟吗?”
“不一定,有时是自己的,有时是叔叔的,有时是那个吴斐的,也有时候可能是其他来家里窜门人的。”
“那么他每次肚子痛,是不是抽了某个特定的人的香烟呢?”
“我不知道,我想不起来。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昨天他没有抽烟,只是喝了口茶,然后也痛了。”
“不是抽烟。”网维受挫折地坐下,“那么你们村里人对这件事怎么看,他们有没有认为你……”
“不,网维先生。”张茹雅叫起来,“他们从来没认为我怎样,他们认为陆岩是得罪了狐仙娘娘,所以娘娘报复他。”
“不会吧。”黄小邪皱起眉头,“告诉我,你那个未婚夫。”他对未婚夫三字颇轻蔑,“每次仅仅肚子痛,没有其他表现吗?”
“不仅仅是肚子痛,他还喉咙干,恶心,呕吐……有时他头晕目眩。”
“他的呕吐物里有没有大蒜的气味?”
“有。”张茹雅十分肯定地说,“因为他从不吃大蒜,所以那天他还认为是我的饭菜里混了大蒜才使他不舒服的。可是我根本没有放大蒜。”
“不是大蒜的原因。”网维转脸看了一眼一脸严肃的黄小邪,和他异口同声的说:“是砒霜中毒。”
张茹雅的脸色惨白,身子软软地瘫在了沙发里。“砒霜。”她喃喃道。
一个古怪的炫铃声响起,张茹雅慢吞吞地摸出手机,“喂,谁啊。……哦,陆羽姐啊,什么事?……什么!”她的身子突然立起来,吓了两个男人一跳。
网维和黄小邪抬脸看着她,听她以轻得几乎令人听不清的声音说:“陆岩他死了。”

<未完待续>
  • 上一篇文章:网维探案——狐仙传(03)

  • 下一篇文章:网维探案——狐仙传(05)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ruoyuyeya』于2009-9-26 21:51:00发表评论:

  • 坚持不懈,努力的看
  • 水天一色』于2005-7-15 0:39:00发表评论:

  • 本章开头的一句说得真禽兽……简直有耽美的风味!

    网维把“狄斌”昵称为“小贼”吗?著名的作家和青梅竹马的制片,思想不CJ……

    依照罗老大写文的一贯风格,总觉得黄警官的姐姐,应该是个之前的旧文中出现过的人。不过,小黄和菊花,难道按照古典风格,这次还要成全一对恋人?或者是利用读者这种心理,其实菊花是凶手?
  • 傻瓜哈希』于2005-1-21 17:57:00发表评论:

  • 这周提前了?!……所以等明天在看了,有规律的。。呼呼,呵呵
  • sworder』于2005-1-19 22:35:00发表评论:

  • 很好看。。可惜太长了。。。唉。。上网是要花钱的。
  • magic_mage』于2005-1-17 16:02:00发表评论:

  • 这几天屏幕坏了,刚修好就上来……

    罗老大加油!!!!!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怀念罗修影集(谢绝转载)[4625]

  • 聊天室殺人事件[7798]

  • 童谣杀人事件(全)‘这个故事没有…[5694]

  • 推理小说:汤泉山庄的辅助线(已…[5918]

  • 网友侦探系列——牧场杀人事件[2327]

  • 连载——13区(第四章)[2114]

  • 谋杀病毒——情人河之谜(网维探…[4357]

  • 《时光隧道》故事开端[3506]

  • 兄弟[2890]

  • 现场(五)[3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