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推理迷的噩梦》第二部
 作者:服部平次  人气: 3546  发表于: 05年04月06日11点41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声明:请按顺序阅读此文。


推理迷的噩梦

第二部

前面的悬崖离我不到十米,后面那位面目狰狞的凶手挥舞着手中的尖刀向我冲来。面对持刀的陌生人,站在悬崖边的我已无路可退。阵阵寒风刺痛我的身体,耳边传出碎石滚落的声音。
这张脸我从未见过,那还是一张人脸吗?五官堆积在一起,尖利的牙齿暴露在嘴唇之外。我从未谋面的罪犯,究竟是谁?我哪里得罪他了?之前我做过什么?竟然什么都想不起来。
那是谁?站在这个男人背后的女人是谁?是她。是我的初恋情人吗?是她。
这一切都是女人事先安排好的吗?当初提出分手的可是她自己啊,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如果说她想报复我,理由是什么呢?
她叫了我的名字,声音沙哑的可怕,一点也不像她。
“你还爱我吗?”她是在问我,还是在给我生存的机会?
我摇摇头。为什么不颔首取悦她呢?我是在朝男人摇头,我可不希望自己就这么死去。
远处的她闭上眼睛,狠狠的点了一下头。紧跟着,手持尖刀的男人飞身向我扑来。他的身躯太庞大了,根本没有逃跑的余地。
本能的向后退去。我摔下悬崖。

从噩梦中惊醒,额头满是冷汗。
看时间,已经凌晨三点。
起床。顺手拿过桌上的杯子,一口喝干里面剩余的白水。
进洗手间,洗脸。
深呼吸,再次回到床边。
睡意全无。
开电脑,点烟。
毫无倦意。

QQ刚打开,就有消息提示。又是这小子,他的QQ头像很特别,是张超人图片。这才发现,自己的自定义头像跟他的一模一样。
“你好,服部老师,在吗?”
消息是晚上12点发出的。这么晚了,还会给我发消息,应该找我有急事吧。不过说真的,我不太喜欢这个喜欢模仿我的神秘网友。上次的挑战失败后,老埃和无限天空都让我向他学习。这对我这样一位孤傲的人来说,是个不小的打击。
冥思了一小会儿。出于礼貌,我还是给他回了信息。问他有什么事。
没想到他居然在线,看见我上线,立刻提出了视频请求。
视频窗口打开。仍旧是那件衬衫,那条领带,那张类似佐罗的面罩。
“服部老师,打扰了。”他的声音听上去非常清晰,看来他还没有休息。
“没什么打扰不打扰的。”我吸着烟,“有事就快说吧。”
“服部老师,我又写了一个故事,想请你……”
他的后半句我根本没去在意。脑海中又出现前几个月,我称他为老师的场景。当时,他就像胜利者那样,猖狂的笑出了声。这让我连续好几周都没睡好,像我这样傲慢的人,当然不甘心就这么输给他。因此,我非常希望能找时间为自己挽回点颜面。好歹我也是推理网站的实力派,好歹我也是原创推理小说的前辈。就凭这些名头,我就必须赢他一次。
后来的数月里,他一直没上线。给他留言,也不曾回复。今天,终于让我等到机会了。
我迫不及待的说道:“还玩挑战吗?好,我答应你!任何条件都没问题。”
不知是我的自信吓住了他,还是我说错了什么。他沉默了起来。
“怕了吗?”我对他说,“你的那个两个‘我’根本就是小孩子的把戏而已。难登大雅之堂的,你懂不懂?”
他摸着面罩,看着视频里的我,一言不发。
“说话!”我对着话筒喊了一声。
他这才摇摇头,摆出一副叹息的模样,“服部老师。我本想让你为我的新作提些建议,并无挑战之意。但是,既然你对挑战这么有兴趣,那么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好了。不过说真的,我觉得这次写的故事不是很好,所以,对于胜算我没有什么太大的把握。当然,服部老师也不用因此手下留情。我知道,即使我输给服部老师,也在常理之中。”
“废话少说。”我根本不看他一眼,“你出挑战的时间和规则吧。”
“服部老师好象对这次挑战期待很久的样子。”他没有笑,“我说了,这次的文章写的不好。所以,挑战时间缩短一些,可以吗?”
“随便!”我咬着香烟的过滤嘴狠狠的说道。
“那么,一个小时怎么样?”
“行!”
“那么,裁判仍由无限天空和老埃担任吗?”
“这个时候你认为他们还在吗?”
“在的。刚才还跟他们聊新本格推理小说呢。不过他们就快睡觉了,我得赶紧和他们说一下。我想,他们会非常乐意继续接任裁判位置的。”
“那就快一点吧。”
“好的。不过,既然是挑战,就得公平一些。请服部老师再给我十分钟的时间,让我稍稍修改一下小说,好吗?”
“行!”
“不过,服部老师。因为这次的挑战过于唐突,我事先并没有做什么完善的准备。”他表现出一副为难的样子,“所以,服部老师。我还没有想好我们赌什么呢。不如,你给点建议吧。当然,有个前提。我们不能赌钱,因为我本身没什么钱,希望老师不要见怪。”
“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我会为了金钱接受挑战吗?”我不屑一顾的瞥着他,“如果我赢了,你得让我知道你是谁。”
“就这么简单吗?”
“是的。”
“那么,你输呢?”
“随便你惩罚。”
“服部老师快别这么说,你的这个范围很大。如果一不小心老师输的话,难道我让你去死你也照办吗?不行,不行。”他想了想,“这样吧,如果你输了,把你原来发在推理网站的小说,全部删掉,怎么样?那些原创作品你写了5年了,这个惩罚对你来说,挺厉害哦。这样的话,你也会接受挑战吗?”
“当然。就这么定了!”我的态度非常坚决。我的表情告诉他,这次我绝不可能失败。
“好。服部老师,请你再等我十分钟。”他说完,就关掉视频,修改文章去了。
我独自抽着闷烟。至于刚才押注的赌资,对我来说其实算不上什么。那些小说我虽然都发在网上,可是手头还是有原稿的。而且,他并没说不可以发在其它推理网站。也就是说,即使我真的输了,删掉小说也没什么关系。改日再发上去好了。
当然,我不认为自己会输。上次的失败只不过是个巧合罢了,只不过自己过于着急,造成走错了棋的局面。这次不会了,这回,绝对不会输给他。
十分钟的时间到了,他如约传给我新写的故事。
这篇小说的名字叫《空中飞起的凶手》,文采还是那样粗糙。下面就是小说的原文:





《空中飞起的凶手》

1

望着星空,我独自坐在地上。今天忙了4个小时,感觉比平时工作8小时还累。远处,无限天空和老埃正在工作室里有说有笑。在另一个我看不见的工作间,历史正和阿元探讨如何创作一篇充满不可思议事件的推理小说。
历史和阿元都是上海人,虽然他们是老乡,但关系很特别。其实他们是很好的朋友,只不过由于阿元看上去比较有趣,所以历史总是不停的嘲讽他。时间长了,对他们不熟悉的朋友还以为他们是经常吵架的死对头呢。
罗修不知何时来到我身边,拍拍我的肩膀,“服部,不去和他们聊天吗?”
这家伙的视力实在是太好了,我躲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都被他发现了。
“你去吧,我在这里想些问题。”我友善的对他笑笑。
他好象没看见我的笑容,“去喝点东西吧。”
“不了,你去吧。我想独自呆一会。”
“好的。”他刚走两步,回头看着远处的我,“喂,服部。琉璃鸟不知跑哪儿玩去了,你看见她就替我照顾一下,拜托了。”
“原来你喜欢琉璃鸟啊,哈哈。”我笑了起来,“那么,暗恋你的水天一色怎么办?”
“你这个造谣专家,我什么时候说过喜欢她们了?”罗修并没有不满。
不一会儿,罗修就没影了,又剩下我一个人独自坐在那里。

2

“历史,喝咖啡吗?”阿元好心好意的问道。
“咖啡又不壮阳,你喝它干嘛?”历史嘲笑道。
“你这个家伙,老是说我。我得罪过你啦?”说完,阿元跑去找老埃了。
老埃正和无限天空聊着推理的话题,阿元在一旁听的入神,忍不住拍手叫道:“老埃!你果然是我的偶像!我太崇拜你了!如果你是女人,我一定会娶你的!”
“如果他是女人还轮得到你吗?”无限天空看着害羞的老埃大笑起来。
“说真的,”阿元把手放在老埃和无限的肩膀上,“能和你们在一起工作,真是我这辈子最大荣幸。没想到,我们这群推理小说迷,终于走到一起了。”
历史走了进来,刚好听到这一句。
“切,你什么时候也算推理小说迷了?”
“历史,你怎么又来啦?”阿元非常不满,他用眼神向老埃寻求帮助。
“好啦,你们别闹了。赶紧工作吧。”老埃看着手里的橘子,“唉,快一年没吃过好东西了。”
历史点头表示同意,“我们拼死拼活的工作,什么时候能围在餐桌前吃顿大餐就好了。”
“工作都是自己选的,别那么多怨言好不好?等我们几个写出好的侦探小说,还怕没钱吃好的?”无限吃着果冻,“对了,罗修。看见服部了没?”
“他在想问题。”罗修说,“小鸟也在外面。”
“噢,原来他们两个不仅仅是偶像与fans的关系呀。哈哈。”阿元坏笑起来。
历史又开口了,“小鸟怎么说也是服部的首席fans,请问你的支持者在哪里?”
“你又来了!”阿元站了起来,“照这么说的话,你有fans吗?”
“不跟你说了,我找服部玩去。”历史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看着历史的背影,阿元流露出一丝令人匪夷所思的眼神。



3

我的耳边突然传来琉璃鸟的声音。“服部GG,你在干什么?”
“想问题。”
“想什么?想女朋友吗?”
“呵呵,我哪有女朋友啊。”我侧身看着旁边的又蹦又跳的琉璃鸟,“什么事这么开心?”
“能和偶像还有这些推理强人在一起工作,当然开心了。”她靠近我,“服部GG,你说,我们这些人在一起,能不能写出一篇最好的推理小说?”
“这个嘛……很难说。不过你的这个问题问的有点……其实,小鸟。你看过超过两位作者写出的一本书吗?”我笑着说,“除了EQ以外,我还没看见哪些作者合作写推理小说。所以说,我们这么多人写一篇推理小说,实在是不太容易的事情。”
“故事接龙的话,应该没问题的。”小鸟存在侥幸心理的反驳道。
“好的推理小说,从未听说是由故事接龙的形式完成的。”
“这到是。……咦?谁刚才喊了一声?你听见了吗?服部GG?”
“听见了。”我环顾四周,没找到第三个人。
接着,我的耳边传来罗修的哭喊,“站住!……历史……历史你怎么了?”

4

历史死了,大家看着工作室里的尸体。面对死去的同事,小鸟顿时泪如雨下。历史的背部插了一把长长的水果刀,此刻已经毫无气息了。一个有为的年轻人就这样与世界永别,实在是太可悲了。
我决定扮演侦探的角色。
“罗修,”我问道,“请说说你所看到的情况。”
“一开始无限说要出去转一会儿,然后他去了就没有回来。之后,老埃去找无限,也不见了踪影。老埃走的时候,阿元是跟着去的。过了一段时间,我见大家都没回来,就出去看看。没想到,回来时候看见凶手杀历史的那一幕。”
“哦?凶手的长相看见了吗?”我追问道。
“没有。只看到他的背影。”罗修哭着说,“当时,历史背对着凶手,而凶手又背对着我。我只看见他突然给了历史一刀。当时我被这场景吓住了,愣了几秒。凶手察觉到我的存在,立刻跑了出去。”
“然后呢?快点说呀!”我摇晃着快要昏倒的罗修。
“然后?对了,然后我看见凶手出去后突然原地跳起。跳的好高啊,比我跳得高多了!就像飞起来一样!之后我让他站住,但他跑了,我知道不能丢下历史不管。再然后,你们就来了。”
“醒醒,罗修。你在做梦吧,人怎么可能飞呢?”我给了他两个耳光,没想到这两巴掌把本来睁眼的罗修打晕过去了。
无限天空插嘴了,“服部,罗修向来诚实,而且视力好得很,不像是说谎话的人。”
我转向他,“那么你告诉我,人是怎么飞的?”
“这个……我现在解释不了。但是,我还是比较相信罗修。”
我冷静的思考了一下,问道:“无限,历史被害的时候,你在哪里?”
“你是什么意思?怀疑我杀了他?我没有!”无限愤怒的看着我,“我在外面转了一会,发现打火机和烟都在身上,就去吸烟室抽烟,这犯法了吗?”
“有谁看见你抽烟的?有谁证明你在外面转悠的?”
“服部,你……”无限快气炸了,“没有!没人看见我。这就说明我杀了历史,对吧?你就是这么想的!”
“请你冷静一些,我可没说你杀了历史。只是问问。”
“少来了。写了一点推理小说就把自己视做侦探,做梦去吧!”无限不满的离开我的视线。
“老埃,你和阿元一直在一起吗?”我转移了目标。
老埃提了提眼镜,“事先声明,我没杀人。大部分时间都和阿元在一起。中途,阿元说要上厕所,我就在原地等他的。不过他一会儿就回来了。”
“阿元,这么说,你也有嫌疑了。”我看着他,“说起来,这么多人里,最有可能杀历史的就是你。他老是嘲笑你,你一直怀恨在心,对不对?”
阿元的脾气比无限还厉害,“我跟老埃呆的地方,离这里最少也有一公里。你到是说说看,我怎么可能以最快的速度跑个来回?”
“这个嘛……暂时还没想好。”我细想了一下,如果阿元真的有办法跑个来回,那么老埃也能做到,于是,我再度询问老埃,“阿元离开的时候,谁证明你没有离开?”
“没有人证明,但我不会杀历史的啊。”
至于琉璃鸟,案发的时候,她一直跟我呆在一起。怎么也不可能分身杀人的,这点确信无疑。保守期间,我还是追问她,与我聊天之前她去了哪里。
小鸟说:“我只是一个人到处转的。服部GG,我没杀历史,请相信我。”
无限回头对我说道:“服部,别问这问那的了。说了半天,我到是很想知道案发时间你在哪里?”
“我一直跟小鸟在一起。我不可能杀历史的。”
“那到不是吧。我刚才听小鸟说,她是后来找你的。也就是说,你很有可能杀了人之后,才跟小鸟碰头的。”
我看着他,“我没杀他!既然你认为是我杀了历史的,那么请你解释一下我是怎么飞起来的?”
他不说话,我也没再多言。所有同事都沉默了。

5

从杀人动机来看,会杀历史的只有阿元一人。但是他跟老埃离案发地点有一公里的距离,怎么可能……等一下,如果阿元真的会飞呢?这太不可思议了吧。
再假设一下,如果小鸟会飞呢?不对,她虽然名字里有一个“鸟”,也不能根据这个来断定她会飞。那么,无限可以吗?老埃可以吗?如果他们都行,我也能飞了。唉,这可怎么办?
等一下,凭什么相信罗修的话。他说人会飞就会飞了吗?
可是,罗修平时最老实了,没理由骗人呀。
不对,看见凶手的只有罗修一人。说不定罗修自己就是凶手。
这时,罗修醒了。我赶紧问他,“罗修,历史是你杀的吗?”
“什么?!当然不是!”我的恐吓再次将罗修带进昏迷状态。
老埃没有杀历史的动机,小鸟和无限也没有,罗修也没,阿元有,可是找不到证据。望着窗外的星空,我感觉自己无计可施了。这下可怎么办?历史就这样白白死掉了吗?

挑战宣言

服部老师,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按照游戏的规则,我必须做到公平性。在此,继续向上次一样,给您做出如下提示:
第一,历史绝对不是自杀,凶手确有其人。
第二,故事里所有嫌疑犯所说的都是实话。
第三,文章里所有出场人员均是有血有肉的真人,绝非动物、植物、甚至人偶。
第四,凶手仅为一人,绝非同伙作案。
第五,凶手的身份为登场人员,不可能是小说以外的人物。

现在,服部老师。请回答,凶手是谁?以及凶手作案的方法。


这次的故事比上次短很多,而且又是以“我”为主视角。吸取上次的教训,我再度浏览了一遍全文。离他所规定的时间只剩两分钟了,我感到心跳有些起伏。这么短的文字里就让我说出准确答案,必须充分运用想象力才行。
一个灵感闪过脑海,我毫不犹豫的向他发出视频请求。
“服部老师,挺准时的。刚好过了一小时。”他没有做出任何表情,“我相信,你已经有答案了。”
“是的。凶手是‘阿元’。”我对他说。
“很好,服部老师。你已经赢了一半,请继续。”
“我不清楚你为什么每次都要做出提示,当然,我不否定这样做非常公平。但是,这也给解答带来了最大限度的捷径。你说每个人都说了实话,我注意到,所有嫌疑犯里,几乎人人都表示,自己没有杀‘历史’。只有‘阿元’没有这么说,所以,凶手只可能是‘阿元’。”
他态度诚恳的点点头,“恩,这一点,我也觉得使谜团看上去过于简单化了。不过,服部老师,我刚才说了,你只赢了一半。别忘了,凶手作案的手法你还没告诉我。”
“我正准备解释。”我为自己倒水,“故事里的时间背景为夜晚,这是作者,——也就是你——刻意安排的。‘阿元’行刺‘历史’的时候,是在工作间里。但是杀人之后,阿元就将早已准备好的气球抓在手里,让气球把自己带跑。”
“挺有想象力的,服部老师。可是,不对。”他笑了一下,“还有更好的解释吗?”
我冷静的思考着,“如果‘阿元’事先准备了一个非常大的黑色氢气球,那么,在黑夜的掩护下,‘罗修’是看不见黑色气球的。”
“有点道理。但是,你忽略了另一件事。小说里的‘罗修’视力很好。‘服部’躲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都被他发现了,而且‘无限’也说到他的视力非常不错。因此,如果‘罗修’能在那种情况下看见‘服部’,同样可以看见你所解释的黑色气球。”他摸了摸面罩,“更何况,服部老师。既然你把‘阿元’的手法理解为黑色大气球的话,那么他跟‘老埃’在一起时,又是怎么离开的呢?难道‘老埃’看不见‘阿元’的气球?”
“也许‘老埃’当时没在意。”我仍旧坚持自己的立场。
“对,有这种可能。不过,这样又出现了一个新的问题。‘阿元’是如何控制气球方向的呢?还有,‘老埃’说‘阿元’一会儿就回来了,可想而知,‘阿元’的速度是很快的。我想,气球的速度有限吧。难道说,‘阿元’还有个推进器控制着它的速度不成?服部老师,如果有的话,那么我必然会在文章中做出提示。既然没有这类描写,那么就可以否定‘阿元’用气球的说法了。你觉得呢?”
“现在,”他又摸着面罩,“服部老师,你还有更好的解释吗?”
我一言不发,难道我又一次输给他了吗?不可能的,怎么会有这种事情?
“老师,看来你是没有更好的答案了。需要知道真相吗?”他微微一笑。
“你先说说看。”我插了一句,“不过,如果你再用两个‘我’来解释的话,我会立刻关机的。”
“别生气,服部老师。同样的手法我不会用两遍的,那样会显得我太无能了,你说呢?”他再度触摸着面罩,“其实,文章里的不少文字描写已经充分提示读者,这个案子并没有发生在地球上。”
“什么?!”我失声叫了起来,“你在开玩笑!”
“我哪能开您的玩笑呢,服部老师。这个案子的确发生在月球上面。请冷静一下自己的情绪,听听我的解释。”他让我去看某一章节的文字,“请注意这里,这个提示非常重要。‘无限’发现身上有烟和打火机,他就回休息室抽烟。问题在于,如果他发现身上有烟的话,为什么不立刻点火抽烟呢?为什么偏偏返回休息室呢?道理很简单,他不能在外面抽烟,因为这是不可能的。所以,他想抽烟的话,就必须去吸烟室。”
“如果说他所在的工作环境内,禁止吸烟的话,那么我的解释就不对了。问题是,我早已指出,‘无限’当时在外面转悠的时候,想吸烟的。关于这个地方的解释,我相信你会和我一样满意。”他接着说,“请再看那一节,‘老埃’表示已有接近一年没有吃顿好的了,‘历史’也希望大家能坐在桌旁用餐。我实在想不出除了宇航员以外,还有哪份工作,接近一年不让工作人员围在餐桌前吃饭。”
“文章里,‘服部’和‘琉璃鸟’都听见了历史被杀时罗修的声音。他们离案发现场有段不小的距离,如何听见的呢?当然是通过耳机了。文章里数次写到‘耳边传来’就是指‘耳机里传来’的意思。”
“其实,服部老师。在文章的第一节里我就有最明显的提示,可惜你没在意。‘罗修’刚走了两步就回头看着远处的‘服部’,如果在地球上,刚走两步回头的话,怎么可能用‘远处’这个词呢?很明显,月球上的两步要比地球上距离大得多。”他友善的朝我笑了笑,“服部老师,关于‘阿元’如何飞起来,又是如何离开‘老埃’的问题。其实‘阿元’不是飞起来的,而是跳起来,只不过‘罗修’的描述给其余人员感觉是在飞一样。‘阿元’和‘老埃’离‘历史’的距离大约一公里,在失重的情况下,在一公里的距离跳一个来回不会很慢。至于‘老埃’为什么没有注意到‘阿元’跳着离开,可以解释为他没在意。”
“另外,我不知道宇航服的厚度如何。所以,我选择让‘阿元’在工作间里杀掉历史。噢,对了。说到工作间,其实这也是个不小的提示,换做这个故事发生在地球,我就会用‘办公室’这个词了。”
“还有就是,文章里有不止一处的地方提示他们是推理迷,所以,也许服部老师会认为他们的工作就是与推理有关的。其实,这是个误导。关于‘罗修’为什么会对‘阿元’跳那么高感到吃惊,这只不过是一个视角不同的观点而已。对读者而言,造成只有凶手一个人能跳那么高的假象。但是,‘罗修’的本意是,‘阿元’跳的比他高很多。这并不表示‘罗修’就跳不起来。懂我意思吗?”
他盯着我看了好久,“服部老师,你还好吧?”
我苦恼的抱着头,直接关掉视频。关掉电脑。对于这位神秘人物,我想做的是恨不得给他两刀。
又一次失败了。我根本不想去听老埃和无限的解释,这次算是输的心服口服了。但愿别让我再碰见这个家伙,否则我真的会疯掉。

(未完待续)


[此贴被服部平次于2005-4-6 12:18:36修改过]
  • 上一篇文章:《推理迷的噩梦》第一部

  • 下一篇文章:《推理迷的噩梦》第三部(完结篇)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岛田洁』于2005-4-7 21:30:00发表评论:

  • 我想把我MSN的名字再改回来~ ^_^
  • royal阿元』于2005-4-6 15:24:00发表评论:

  • 看到工作室三个字我就觉得不对,可到最后还是把我给骗了。只有一个小小的问题,空间站不可能有水果刀啊,所以怎么也不可能想到是在太空里。
  • magic_mage』于2005-4-6 14:17:00发表评论:

  • 上一篇是猜到了真相,但没有看出两个“我”……由于作者“的”“地”混用,所以那个“他”我当是笔误,再说我是同人女……只有“我这么漂亮的人”和琉璃照镜子的地方,觉得有些不对。

    这篇是被唬住了,真想给作者两刀!!
  • liuliniao』于2005-4-6 13:55:00发表评论:

  • 【hitachi41在大作中谈到:】

    >昏倒,你看小说就看这玩意嘛。。。。。
    >我要让小鸟做死者,呵呵呵呵……
    >服部的这篇实在是太强了。:e:e

    有时间飙文,不如帮偶写故事:c:c
  • HiStory』于2005-4-6 12:48:00发表评论:

  • 这篇不错,猜凶手不难,诡计把我瞒到底了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该隐号疑云(1)修订[2850]

  • 生日宴上七个不可思议之谜(七)…[2672]

  • [原创]懦弱的人(请勿转载)[3522]

  • 上院四百号(2)[1940]

  • 香烟岛谋杀案(五)[2232]

  • 乔迁之死[4091]

  • [秋季活动3] Tuili.com的故事——…[2197]

  • 藤原剑川探案之  网恋[2593]

  • 章家溪迷案(修订版。第三章)[2253]

  • 藤原剑川探案之CD之谜[20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