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答谢水天——丝袜大盗
 作者:hitachi41  人气: 6914  发表于: 06年07月07日12点01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丝袜大盗

  “给我个理由!那些人到底想干什么?”佟嵩警官坐在荼縻艾艾的门口,一张橘皮老脸映衬在花丛下,愈发显得丑陋难看。他已经有好一阵子没有来这里向他的智囊讨教,但这一次他实在是无计可施了。从警几十年,他还从来没有碰到过只抢劫长筒丝袜的强盗。
  花店的女老板,笑眯眯得看着这位发牢骚的老警官,给他端上一杯香茶。“佟警官,慢慢讲,别急。”
  “不急?唉。小艾啊,我没办法不急啊,就快五一放假了,去里面却出这种案子。那帮子……”他骂了一通脏话,然后又咕哝说:“五十多岁的人了,却被比自己小二十岁的人训。小艾啊,这滋味可不好受。”
  小艾点点头,“那么到底是什么案子呢?真的一点头绪也没有吗?”
  “头绪,这案子从头到尾透着古怪。”佟警官点上一支烟,“我想你也从报纸上看到过报道吧。一个月之前,伯虎金店的女职员在晚上下班的时候,被人在小路上抢劫。”
  “这个我也看到过报道,听说是被人用沙袋砸的后脑。不过那女的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她并没有被抢走什么。”
  “没抢走什么,不,抢了。抢走了她腿上穿的一双尼龙丝袜。”
  “其他东西没有抢吗?比如钱包什么的。”
  “哼哼,没有。”佟警官怪笑一声,“她的皮夹什么的确实被拿出来看过。但是一分钱也没拿走。怪吧?这还不是最怪的。因为这案子在一个月里又发生了六起。也都是只偷走被害人的长筒丝袜。”
  小艾睁大了眼,一对猫眼骨溜溜的一阵转,“果然古怪。会不会是什么变态干的?被害人有什么共性吗?”
  “共性只有一点,她们都是金门商业区的女营业员,且都是在夜晚关店回家时被袭击的。”老佟从手提包里掏出几张纸,上面写着有关丝袜案的一些简单记录。“一共七个被害人,年龄都在十八到三十之间,是晚班回家时被袭击的。其中三个是伯虎金店的,一个是金门超市的,一个工商银行的,一个是小饭店的女老板,还有一个是……”佟嵩停下来抬脸看看听他认真听讲的小姐,补充说:“花店的女老板。”
  小艾哈哈哈的大笑起来。她听得津津有味,“很有意思啊。那几个被害人没有一个看到凶手的脸吗?”
  “没有看清。那些个嫌疑人都是躲在阴暗的角落里突然冲出来的。”
  “那些个……凶手不是一个人?”
  佟警官把手一摊,“两个人说是个瘦高个,一个人说是矮胖子。还有个人说是矮瘦子。总之,各种各样的组合都有了。你想,总不会有一群喜欢丝袜的变态吧。”
  小艾默不做声,确实她也想不通这是为什么。

  荼縻艾艾成了抑郁患者的疗养院,小艾就是这家疗养院的首席治疗师。小骡子一脸疲态的路过店门口,不由自主的拐了进来。
  “好啊,小艾。好久不见。”
  “是啊,好久不见。最近干吗呢,听说你换工作了啊。”
  “嗯,在一家杂志社做普法类的杂志。原来以为是做推理小说,结果却是些公安文学,没劲、没劲、没劲。早知道就不换了。”
  小艾晒笑着看像小孩一样闹便扭的骡子,等他自觉收敛起来,就话题一转,问:“我问你,小骡子。给你一双长筒丝袜有啥用?”
  “给我长筒丝袜,那有啥用啊?唯一有用也就是再转送给你吧。”
  “哈哈,谢谢。但如果那是一双已经穿过的呢?”
  “已经穿过的长筒丝袜?”小骡子惊讶道,“你确定不是要我洗。”
  小艾被他这句话又给逗乐了。捧腹起来,“你太幽默了。”
  小骡子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哪里,哪里。不过我实在想不通一双用过长筒丝袜还有啥用途?”
  “想不出吧。我也是,可是我们区里,正有人再连续抢劫这个呢。”
  “丝袜大盗?”小骡子一声惊叫:“小艾你也知道这个。对了,听说昨天遇害的是个花店老板,小艾——不是你吧。”
  “你别激动。”小艾轻轻埋怨,“那些个案子都发生在金门商业街那块。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也是听说。”
  “哦,对的。那个,那个……”
  “怎么了?”
  “这案子确实古怪啊。那边已经各种各样的谣言都起了。许多女店员晚上都不敢加班了。那个金店更是好,好几个都辞职了。现在都在招聘男的营业员了。”
  “是吗。哈哈哈哈……”小艾的笑声戛然而止,“你说那个金店在招聘男的营业员?”
  “是啊,女的都不敢干了。”
  “这样啊,也许……”小艾歪着脑袋,一边抓起一支玫瑰挑拨自己的头发,一边沉思起来。

  李云在伯虎金店做了三天工,这令他很不爽。他不喜欢这个放眼望去一片金光灿灿的地方。这种金色的诱惑,使他产生强烈的妒忌。他怀疑所以金店一向有女性做营业员,只是性格决定她们想做而不敢做罢了。
  终于快到了关店门的时候,李云怏怏地看了一眼厅堂,发现已经没有一个客人了。他露出一丝失望地神色,然后慢条斯理的向门口走去。
  刚把其中的一扇玻璃门关起来,一个彪形大汉一个箭步的窜到他的跟前。
  “关门了,关门了……”李云话说一半,眼神就变色了。只见那个彪形大汉右手拿着一把枪正顶着自己的肚子。
  “别说话,进去。”大汉把他一推。
  李云一个趔趄倒在地上。等到再抬起头,他看到又有三个男人走进了店。这三个人一个瘦高个,一个矮胖子,还有一个灵活的小个子,顺手把门给关了起来。他们三个和那大汉一样,脸上都戴着一个长筒丝袜。
  大汉抬起手枪,啪啪两下,把店里的两个摄像机镜头给打碎了。这一手漂亮的神射,令李云尿了一裤子。
  矮胖子发出古怪的微笑,从包里又拿出几个丝袜,再倒了一些水上去。然后他拿着它们,走到李云边上,给他上绑。
  李云的手脚都被反绑得严严实实,但矮胖子还不算术,他笑嘻嘻得叫他长大嘴,然后把一条丝袜绑在了他的嘴上,接着,不知是否出于恶作剧,还把这最后一个丝袜套在了他的脑袋上。
  受虐得李云害怕得只想哭。可突然间,只觉得后脑被狠狠地敲了一下。然后,这位懦弱的年轻营业员就昏了过去。
  彪形大汉立刻麻利地指挥手下把柜台的玻璃给敲碎。不过十多分钟,整个金店的金银宝石都已经被这四个人席卷一空。他们每人拿着一只塞满赃物的皮包冲出金店。
  门口半米开外的地方,停着一辆没有熄火的出租车。四个人一拥而入,然后那车就以百码的速度虫了出去。
  开车的男子,把嘴上的香烟掐灭。头也不回地问:“老大,怎么样?”
  “成了。”彪形大汉满意地摘下脸上地丝袜,露出一张得意的笑容。
  “哈哈,这下子,我们可发大财了。”矮胖子手舞足蹈起来,扬扬自得地哼起歌,一脸横肉还不住地上下颤动。
  整辆车也和这伙人一样,不停的颤动。驶上大路以后,车速降到了五十码。显然他们不愿被交通警注意。载着五个劫匪的出租车不紧不慢地向郊外驶去,他们都认为,自己离飞黄腾达的日子已经不远了。
  可是,就是差了那么一点点。
  事情突然发生了变化。在经过一个交通路口时,出租车前面停着一辆巨大的货运卡车。等绿灯后,他们正准备超越那辆卡车时,忽然左右两边的路上就同时冲出来两辆双层的公交车。劫匪司机吃了一惊,不过还算反应迅速,拉了一把方向盘避开了冲撞。但接下来他们却发现,自己的车已经被这三辆巨大的车给包围了。
  “该死,减速减速,从后面走。”团伙老大一见不对劲,赶忙下指令。
  但依旧没有作用,那三辆车同样跟着减速。愣是不给小车一点脱困的机会。
  “快,快,从后面走!”
  就这时他们的身后,传来了急促的警笛声。
  瘦高个和矮胖子一回头,全部傻了眼。三辆鸣笛的警车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追上来,在它们后面还跟着一排数不清数量的警车。这队警车刹那间截断他们的后路,把他们给完全包围了起来。
  一个电喇叭从警车中探出来,喊道:“前面车子里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请立刻停车投降。”这佟老头,对劫匪喊话还用了个“请”字,真不知他是真的彬彬有礼,还是在幽他们一默。
  劫匪头子终于明白怎么回事了,这些大车都是警察调来包围他们的。他怒喝一声,红了眼,猛然从衣服里掏出枪。可是就在那同时,左右的双层大吧窗户口不约而同地探出几十个狙击步枪的枪口。纷纷瞄准车的四周和他们的脑袋。这阵势,都赶上好莱坞大片了。
  “最后警告,停车投降,缴枪不杀。”
  劫匪们面面相觑了一阵。终于在佟嵩的指挥下,乖乖地靠边停了车。大个子扔掉手枪,然后双手抱头,和他的弟兄们一个个乖乖的依次下车投降。

  “金店大盗全军覆没,疑犯均年不满二十。”小骡子一口气读完这篇新闻通讯,深深的吸了口气,“佟老头他立功了,他有没有谢谢你啊。”
  小艾把包扎好的一束红玫瑰,递给门口一位腼腆的男子。一边收钱,一边笑嘻嘻地回答说:“佟警官说要请我吃饭。”
  “他是该请你吃饭,不过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那天你一听我说金店要招人,就知道它会被抢劫呢?”
  “这个么,袜子。”小艾躺在自己那舒服的躺椅上,悠闲地喝上一口可可,“现在你已经知道这伙抢劫金店的就是之前的丝袜大盗。”
  “没错。那么你是怎么知道这伙丝袜大盗是为了要抢银行呢。小艾,你还是没有说明啊。”
  “好啦,好啦。”小艾说,“那天佟警官来跟我说了这个案子,我当时只有两个问题。第一,为什么他们要抢,第二,长筒丝袜对他们来说有什么用?我试着回答这两个问题,为什么他们要抢,这通常是作为犯罪动机考虑的。无缘无故的只抢劫长筒丝袜,而对被害人随身的其他之前的东西不屑一顾,难道真的是因为这伙人是变态,是色情况?表面看来是这么一回事。但仔细分析就发现有问题,几个不同的受害人所提供的嫌疑人的体形各不相同。这是怎么回事?难道真的是因为证人的证言因为主观缘故存在差异,还是本来她们就是被不同的人抢劫了。我认为还是因为她们是被不同的人抢劫了。如果说是证言存在的差异。那这差异也太大了,几乎每一个人的证言都是独一无二,与其他人完全不同的。如果我们认为这是一个团伙作案,那么我们应该排除抢劫长筒丝袜是一种变态的需要。一群变态聚在一起,在一个月的时间里不断的抢劫女人的长筒丝袜,这种情节编故事都没法说圆。所以当时我就认为这群人抢劫长筒丝袜是为了其他理由,他们应该是在策划另一起更大的案子,而长筒丝袜在他们之后的案子中会有巨大的作用。同时,这也表明,这伙罪犯里面没有一个女人。如果有一个女人,他们就不用抢了,只要买就可以了。只所以要抢,是因为他们不具备买的条件。当然小骡子,你也许会说一个男人去买长筒丝袜也没什么?”
  “是啊。”小骡子点点头,“可以买了送朋友吗?”
  “没错,你说的没错。如果你买了去送女朋友的,自然没有问题。但是如果不是送人的,你跑去买,就有问题了。因为动机不纯,所以主观上就心怯。再加上一个大男人在买丝袜、内衣的地方逛,难免不被人注意。而不被人注意正是这伙罪犯的目的。所以他们不敢去店里买丝袜。同样他们也不敢在网上买,因为这样送货的时候,也会留下线索。为了减少自己的线索。所以他们只有去抢劫。同时抢劫丝袜的另一个目的是造成变态袭击的假相,令女营业员产生恐慌,让她们辞职。一旦有人辞职,就必须再招聘新人。而变态夜袭的事件流传之后,敢于应征的也只有男人。这就给了他们抢劫的机会。从佟警官告诉我的情况,我发现,表面上这伙人的夜袭目标是分散的,但事实上金店的营业员才是他们的关键目标。而其他受害人,不过是分散警方注意力的假相。所以那天,我就肯定这伙人要袭击的地方就是伯虎金店。所以当我看到伯虎金店在招聘新人时,我就知道他们快要动手了。”
  “竟然是这样。”小骡子惊愕不已,“难怪你那天一听我说这事,就赶紧给佟叔打电话。可是你怎么确定他们会在那几天就动手呢?”
  “很简单啊,他们需要嫁祸一个人,扰乱警方的视线。我们知道他们在一个月前就开始抢劫丝袜,这就说明从那时开始,他们已经开始观察金店的一切。那么他们应该早就摸清了金店的一切情况。那么为什么他们不再那时动手呢?这是佟叔告诉我案子时,我产生疑惑的原因。我认为按照当时的条件,他们完全可以去晚上抢劫了。那些女营业员是完全没法反抗的。可他们偏偏不,非要等着金店换人。所以我感觉到,在这换人里面一定有着什么缘故。”
  “是为了安排一个内线吗?”
  “不,是为了让警察认为他们安排了一个内线。这是他们布下的另一条假线索。所以他们在捆绑了那个可怜的李云后,还在他脑袋上套上一个长筒丝袜。现在你知道长筒丝袜的用处了吧?”小艾哈哈大笑起来,“当警察发现脑袋上套着丝袜李云后,会立刻产生劫匪的想象。尽管他们之后会发现他被绑着,是一个受害人。但当开始调查案件时,这个形象又会不由自主的浮现出来。再加上李云是在案发三天前来的,这就又加深了他的嫌疑。所以这个李云是这伙罪犯在心理上给警察设定的一个重要嫌疑犯,而当警察把注意力集中到李云的身上时,他们就有足够的时间逃跑了。”
  “原来如此。可是小艾啊,”小骡子悬疑地问,“你又为什么在推理的时候就已经排除了李云的嫌疑了呢?”
  “哼,你也真是的。我刚就说了,凭条件他们早就有了抢劫的机会了,为什么非要安插一个内线,给警察留下线索呢。再有,如果李云是同伙,又为什么不带走他呢?摆明了就是一个被陷害的。”
  “哦,哦。”小骡子想了一会儿,才有些领悟,“其实你在那天佟叔来的时候,就知道这伙人要抢劫伯虎金店了。就是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迟迟不动手?后来等我告诉你伯虎金店再招聘新人时。你就知道那伙人迟迟不动手的原因是为了嫁祸那个新伙计,让警方把注意力集中到那个李云身上,让他们有更充裕的逃跑时间。”
  “没错,没错。”小艾一口气把杯子里剩下的可可全部喝完。“现在你都明白了?”
  “还有一处不明白。”
  “什么不明白?”
  “既然那天你已经知道他们的计划,那你一定也已经知道丝袜的用途了。”
  “是啊。”小艾点点头。
  小骡子突然就努起嘴来,一副不满意的申请,“既然如此你那时候又为什么装着不知道地问我长筒丝袜的作用呢?”
  小艾她坐起来,调皮而又狡猾的看看满脸郁闷的骡子,又看看自己清凉衣裙下的黑色丝袜,笑嘻嘻地回答说:“因为你太笨了。”
  “什么?”
  小艾站起来,走到他身边,轻轻的告诉他说:“如果你那时候回答上来,我就会要你试试的。“
  小骡子听完,脑袋一晕,咕咚一声,顺势栽倒在了地上。

  <完>
  • 上一篇文章:溺死者(短篇推理)

  • 下一篇文章:原创小说连载:东一村悬案(已完成)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落英』于2008-8-17 23:15:00发表评论:

  • LZ强,我还以为丝袜只能是用来猥琐的呢.............OTL
  • 绮玉痕』于2008-8-16 11:30:00发表评论:

  • 原来丝袜还可以用来陷害别人啊……构思好奇妙……
    的确被这个解释“惊艳”了一下下~~
  • hitachi23』于2008-8-15 12:48:00发表评论:

  • 我的旧作!顶一个!
  • 凉琼』于2008-8-1 17:08:00发表评论:

  • 【magic_mage在大作中谈到:】

    >看完了,感觉同楼上,认为没有必要……个人认为,写成“抢劫丝袜,是为了开除店员,在店内安插眼线”的深度,已经是好文章了;再深一层,未免令人费解……

    >另外,您题目的破折号后面,能不能加个书名号?不然,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水天”是“丝袜大盗”呢。

    说得好,尤其配上了括号里(坑王之王)的昵称之后
  • 推理涉一』于2008-7-28 15:13:00发表评论:

  • 罗老大,我想您。。。。。。5555555555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飞雪山庄(二)[2535]

  • 飞雪山庄(六.七)[2082]

  • 网友侦探系列——聊天室杀人事件…[2456]

  • 网友侦探系列——列车杀人事件(…[2284]

  • 【反推理】杜摩波奎洁的诞生[3649]

  • 毕业生(6)[2793]

  • 第六感神探系列————《死神在…[4506]

  • 蓝色陷阱(终结篇)[2305]

  • 毕业生(4)[2476]

  • 该隐号疑云(19)修订[2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