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致敬《剪刀男》——《逆转谋杀》
 作者:夜晚打开夜晚的博客  人气: 3427  发表于: 11年02月24日19点23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某读《剪刀男》前五分之一,构思此篇,两天速成,甚喜,发于推门,奈何昨晚读罢《剪刀男》,无惊喜之意,随改名致敬,忽明为何无人回复,乃鄙视我之原因,我道歉。

 


  明天是我的死期!!!!!

2

  走在回家的路上,看着熙熙攘攘的车流停滞不前,我不由的感到可笑,走着回家都比开车要快的多。现在经济发达了,无论是富人还是穷鬼都渴望买上一辆像样的小汽车来显示自己的地位,唯一的不同可能只是富人们开始雇佣司机开车,而穷鬼们用贷款买了汽车还得去学习驾照,我不由的摇头叹息。

  抬腕看了一下时间,现在刚刚五点半。我现在越来越喜欢上班族“早八晚五”的生活了,工作完全听从上司的安排,不用自己费心去考虑公司的经营。下班前的十五分钟,每个职员都做好了回家的准备,只等着钟表的长针指到12。

  拐过了这个十字路口,是一条人烟稀少的柏油马路,这条马路与刚才拥挤的道路比起来有天壤之别,路旁的行道树挺拔着向天空成长,仿佛要将天空刺破。这种安静的环境才适合我这个失意的人吧,我暗自思忖着。顺着这条马路往前直走就是我租住的公寓。

  我租住的公寓是一幢二层小楼,楼梯在公寓的中间,从柏油路上可以看到一个个并排的房间门口和窗户,还有二楼带着半人高的铁栅栏的阳台。我的房间是207室,从楼梯上楼,往左拐第二个门就是我的房间。我拿出钥匙,插进锁孔,使劲一拧,门才打开,我推门走进了熟悉的房间。一进门是一个可以称之为客厅的房间,在房间的右侧有个旁门,通向另一个房间,我将内间用木板隔成了两个房间,一个作为卧室,一个作为厨房。

看着狭小的房间,我不禁暗自痛苦,回忆充斥着我的大脑。

我不甘心住在这样狭小的房间里,不甘心每天花费一个小时走着上下班,我虽然嘲笑那些傻乎乎开车上班的人,但仍然怀念我的名车,怀念我的豪宅,虽然为了还债不得不变卖掉家产,但是,我不甘心,这一切都是他害得,我要杀掉他,我要让他知道报应的滋味。回忆一次痛苦,我都暗下一次决心。

我是一个“富二代”,父亲有一家大型的金融公司,父亲将他一生的经历都花费在了如何经营好公司上,所幸,父亲做到了,父亲的金融公司成功上市,吸引了大批合作者想与父亲融资合作。父亲退居二线后,我理所当然的继承了父亲董事的职位,我没有辜负父亲的期望,公司很好的发展着。

父亲在退休后没几年就去世了,因为父亲对待每一个员工都像对待亲人一样好,甚至员工们都叫父亲“亲老” ,所以葬礼那天,公司的所有员工都来悼念父亲,他们不仅谈到父亲和蔼可亲,还说父亲辛勤了一辈子创下了这份家产,交给了我他也应该放心了,听着这样的话,我暗自下决心一定要将公司更好的经营下去。

不幸的是,公司很快就遇到了大的麻烦。那时父亲刚去世三个月,一个国外公司的代表来找我们谈判,希望与我们合作,想要我们出资,他们出技术,建立一个优质化工厂,因为当时公司资金暂时缺乏,我拿不定主意。在办公室只有我一个人思考合作问题时,他出现了,他极力说服我参与这项合作,我与他进行了激烈的争论,最终,我同意了这项合作。什么优质化工厂,什么谈判代表,全是浮云,那个所谓的代表卷走了公司的一大笔资金去世界的某个角落逍遥快活去了,我则面临破产的境地,我不得不变卖了房产和车子来填补公司的空缺,不过,最终公司还是倒闭了,我不得不租住在这么一间伸展不开腿脚的小公寓里。

如果不是他的说辞,我不会出现这样的决策失误,我恨他,自从公司破产的那一刻起,我就要报仇,我思考着我的计划,我曾经说过要让他在第二年公司破产的日子痛苦的死去。

去年的明天就是公司破产的日子。

今年的明天就是我实施计划的日子。

我不止一次的在梦中告诉父亲我的计划,父亲只是微微一笑,并不说什么。


 我了解他的性格,他说到做到,在“亲老”公司破产的日子,他曾经扬言:“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死期。”我曾经天真的认为如果一年内他能够东山再起,我也许就不会面临死亡了,哈哈,现在看来是我太乐观了,他已经失去了对生活的信心,唯一等待的就是明天这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我会平静的等待着你的复仇。”他知道我这句话。

 明天就是公司破产一周年“纪念日”!

 明天就是我的死期,我知道自己的死期,这一点儿都不奇怪。

 我为什么要等死?

 我对不起他,我对不起“亲老”。“亲老”和蔼可亲的面孔不止一次的出现在我的梦里。对不起,我做了一件对公司不利的事情,我不该这样做,公司的倒闭是我的错。“亲老”只是微笑的看着我。

他会很轻松的实施计划,我的心里不用起任何波澜。

 我要平静的等待着明天的到来,接受他给我的宣判。

 我想过几乎所有的死亡方式,最痛苦的方式都不能解除他心中的仇恨,他肯定想过用什么方式来宣判我的命运,我只徒劳的等待就行了。

  腕表显示距离明天只有5个小时了,我会在零点钟声敲响的时刻接受宣判?明天的太阳会是什么颜色呢?是红色还是黑色?

4

“我会平静的等待着你的复仇。”

你虽然平静的等待着,但是我不会用一瓶“安眠药”结束你的生命,这样的方式太安详了,不足以发泄我心中的怒火和仇恨。我要让你在痛苦中慢慢死去。

我很多次思考过用什么方式让他死去,甚至浏览过www.suicide.com 专业网站,寻求最专业、最残酷、最痛苦的死亡方式。

“溺水”?这足以给他痛苦的窒息感。在浴缸里?家里连浴室都没有,何来浴缸,更何况他会抵触死亡的。只有在他脚上绑上石块投进河里了,去哪里寻找河呢?怎样到河边?还是走着去?看来“溺水”的方式是行不通的。

 “投毒”?在他的饭菜里?喝的水里?投放毒药,这肯定会令他痛不欲生的,是一种好方法。我去哪儿弄到慢性的毒药呢?我不要体温表的水银,那会使他立即丧命的,我要看着他慢慢的痛苦。我放弃了“投毒”这样毫无技术含量的方式。

 “跳楼摔死”?时间太短暂了,一瞬间的痛苦无法熄灭我心头的怒火。

 “用绳子勒死”?这不失为一种好方法,窒息中,他还可以有思考人生错误的时间,慢慢的,一点儿一点儿的断气,眼球突兀,面色凝重,慢慢的呼吸不上新鲜的空气了,慢慢的血液不再流动,慢慢的就去另一个世界报到了。就用“绳子”,这种方式令我满意。

……

 我摇了摇头,将思绪拉回现实,这样的思考在我脑海里已经反复很多次了。环视了一下自己的小卧室,仅仅借着窗户射进来的一点点月光,看出床头哆啦A梦形状的表指针指向了22点。


 Time Over!Time Over!Time Over!

我在胡乱的寻思中等待着命运的宣判,时间一分一秒的从我身边流过,从指缝间溜走,是怪我的指缝太宽还是怪时间太瘦呢?

黑暗中我露出了苍白的笑容。

我的思绪不禁回到了谈判桌上……

“Please give me the time to let me think it over !”他流利的说完这句话后,端起了茶杯。

对面的国外代表对视一下,微微点头,“OK! We wait until your favorable reply .”

在谈判过程中,他一点儿都不用现场的翻译,完全可以用流利的英语与对方交谈,他的英语能力是如此之好,令外国友人都不禁称赞。在很多人心目中,有钱人家的孩子都是纨绔子弟,除了炫富一点儿上进心都没有,可是,他不同,他能说得一口流利的英语,在大学期间曾赴美进行过学习交流,这无疑为他的英语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谈判结束,他独自返回办公室,坐在办公桌前思考着合作对公司带来的影响。正当犹豫不决时,我的说辞打动了他,他接受了这个合作,甚至有些过激的接受了。

这次他决策失误是我的过错,我无法弥补内心的谴责,我会安静的等待着死期的到来,这是我唯一能做到得了。

刚想抬起头看看时间,又作罢了,现在,“时间”对我来说只是一个概念,已经毫无意义了。

我估摸着现在距离明天还有一个小时吧。

6

“咔哒、咔哒、咔哒……”

寂静的黑暗中只听到闹钟走动的声音。可笑的闹钟每天都在不停歇的走着,可始终离不开原地一步,它不停息的脚步是对未来的憧憬?

现在,我已经没有了对未来的憧憬,有的只是痛苦的回忆,未来已经离我远去,我们不是一路“人”。

黑暗中,我看到了记忆中那个和蔼可亲的美国老头儿的面孔,他带着一副金框眼镜,小眼睛里透射出哲学家的光芒。他的学问都隐藏在这双眼睛中?我对我愚蠢的想法感到可笑。老头儿整理了一下身上的白大褂,正襟危坐的对我说:

“依我看,你的病并不是太严重,只是你自己夸大了而已。世界上几乎所有人都有这样的症状,这是人在喧闹的世界里隐藏自己的一种方法。你自己觉得这是一种病态的表现,这只是你自己的主观感受,你的理智并不介意……”

老头似乎在思考怎样措辞才不会触动我内心敏感的神经。

“我希望你每周都可以来找我谈谈。”临走前,老头儿笑着对我说,“我对中国的历史很感兴趣。”

“恐怕不行了,我是一个短期的交换生,马上就要回国了。”

“哦?这样啊,我希望我们能成为朋友,常联系。”

“会的。打扰你了。”我淡淡的一笑。

“祝你旅途愉快!”老头儿挥了挥手与我告别。

黑暗中,我仔细回想当时与老头儿说“thank you”了吗?可能说了,也可能没说,我已经记不清楚了,不过说没说都已经不重要了,总不能现在给他打个电话说声“谢谢您”吧!

哆啦A梦告诉我,时间已经是凌晨过后了。

去年的今天公司破产,今年呢?我从床下拿出早已准备好了的绳子,向门口走去。

今天就是结束的日子,我暗暗的对自己说,也对他说。


“头儿,初步确认是自杀。”

“哦?”胖刑警从烟雾中用迷离的眼睛示意年轻刑警继续说下去。

“法医对尸体进行了初步鉴定,确认死者是窒息死亡,而且从脖子上的淤青和绳痕可以断定死者是从这里——”年轻刑警指了指公寓二楼的铁栅栏,上面还挂着剪断的绳子,“——下垂致死的。”

刑警头儿吹出一口烟,“报案人的情况呢?”在现场抽烟已经成了习惯,这里他是负责人,那些年轻的刑警对头儿这样也是见怪不怪的。

“报案的是住在一层107的住户,他早上6点儿多从家里出来去买饭,一出门就看到门口挂着死者,赶紧报案了,他现在还在抱怨着今天晦气呢。据邻居提供的信息,死者是207的住户,一个人住在这里大约一年了,平时少言寡语,与邻居们并不来往,具体情况要继续调查。”

“要是死在房间里,等到尸体发臭都没人会报案。”头儿开玩笑的说。

“还有,”年轻刑警没有在意头儿的话,“我们已经对死者的房间进行了搜查,发现了死者的遗书,我们会对笔迹进行核对,如果是死者的笔迹,基本可以以自杀结案。”年轻刑警将装着遗书的物证袋递给了头儿。

“遗书?”头儿眼睛里闪出了异样的光芒,他吸了最后一口烟,将烟头仍在了地上,用脚使劲碾灭,接过了遗书。

亲爱的看到这封信的人:

我并不知道你是谁,但我想你会是警察。我已经对这个世界毫无眷恋了,留下这封信也只是诉说一下心中的苦闷。活着的时候,心中的压抑没法对人说,死了也就不在乎什么了。

我生在一个富有的家庭——也许你会嘲笑我,富有的人住在这样的公寓里——父亲是元华金融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父亲去世后,将公司交给了我,我决心不辜负父亲的期望,将公司打理好。天有不测风云,去年父亲去世后不久,公司就陷入了一个骗局,几乎被骗走了所有的资金,当时一家国外的公司想和我们合作,我们投资,他们出技术,最终,因为我个人的决策失误,父亲留下的资产几乎被骗个精光,我卖房卖车筹集钱,还是没有挽救公司,公司的倒闭我不埋怨其他人,全是我一个人的过错。

我是一个有着“双重性格”的人,每个人几乎都有多重性格,但是我却是病态的性格,我很在意我的性格,我受不了这样的折磨。关于合作的事情,我是能够理智的决策的,在与外方代表谈判完后,我独自一人在办公室里考虑,我的理智指引我拒绝合作,可是,我的另一种过激的性格却支配着我同意这项合作。在我的内心深处,理智与过激进行了激烈的争论,最后,我同意了这个让我倾家荡产的决策。我只是潦草的调查了一下国外的那家公司,没想到,这是一个如此巨大的骗局,从此,我就恨上我自己,我恨自己的“双重性格”,我恨我的另一种不理智的性格,在去年公司倒闭的那天,我就说过要杀死自己,死期就是今天,我浑浑噩噩的又苟活了一年,我没有能力从头再来了,我等待的就是今天这个特殊的日子。

从很小的时候,我就发现自己的精神里有一种我控制不了的性格,“双重性格”很普遍,但是我却是一种病态,我控制不住自己。母亲去世后,我的病情日益严重,我不敢对父亲说,我默默的承受着,总算没有惹出大的麻烦。大学期间,我去美国进行过短暂的交流学习,实际上我是去美国看病了,这件事我是瞒着父亲的。回国后,我顺利大学毕业,进入父亲公司,成了他的左右手,最后,我顺理成章的继承了公司。

虽然被这种病态的“双重性格”折磨,但是我并不想死,我渴望干出一番事业。自从公司倒闭后,我就日益消沉,计划着在今天自杀,也可以说是杀死另一个自己,我浏览过一个关于自杀的网站,寻找自杀的方式,别人自杀都选择最安详的方式,可是我却寻找最痛苦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我恨我自己,我不能原谅自己。

终于等到了这一天,我毫不犹豫的用绳子结束了自己的一生,死亡并不痛苦,活在痛苦的回忆中才是最残忍的,我已经解脱了,我很高兴。

我要去父亲那里忏悔去了。

 

 

                                    一个失意的人

                                            绝笔

“调查一下遗书上的情况是否属实,属实的话按自杀结案。”

“是!”

“还有,看看死者还有什么亲戚吗?通知来认领尸体。”

“是!”

 

 

 

 

 

 

 

                         (完)

[此贴被夜晚于2011-3-3 21:55:42修改过]
  • 上一篇文章:咆哮纯情= =(已完结,带插图)

  • 下一篇文章:《夜黑》——曾经投给【推门十周年】的稿子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夜晚』于2011-4-5 14:30:00发表评论:



  • 【lunitary在大作中谈到:】



    【dzgllj在大作中谈到:】



    【河狸长老在大作中谈到:】
    剪刀男看到一半时,我也产生了一个构思,并且写成了小说,就是《剪刀女》
    构思和LZ的差不多,不过就是反其道行之而已其实我看之后也想模仿写一个,但不是剪刀女,而是《电锯男》。
    电锯都出到7了,你打算来过同人吗。。。
     
    BTW,双重人格的说法太随意了啦,神经衰弱,躁郁症,强迫症等等等等的分类在精神病学里分类很细致的呢,双重人格是解离性人格障碍症的不严谨通俗称呼,或者叫做人格分裂症,但是跟LZ的主人公描写不一致呀。。。Sorry我不是特意挑刺儿,但是经过日本本格长期熏陶,尤其是被小栗虫太郎啦京极夏彦啦这类炫学家们的理论文字大量灌输之后,对于专有名词产生了近似偏执狂的执着呢。。。说实话,我不知道双重人格的具体体现,只是这样写出来娱乐一下,有不懂的我都问的度娘
  • lunitary』于2011-4-5 12:59:00发表评论:



  • 【dzgllj在大作中谈到:】



    【河狸长老在大作中谈到:】
    剪刀男看到一半时,我也产生了一个构思,并且写成了小说,就是《剪刀女》
    构思和LZ的差不多,不过就是反其道行之而已其实我看之后也想模仿写一个,但不是剪刀女,而是《电锯男》。
    电锯都出到7了,你打算来过同人吗。。。
     
    BTW,双重人格的说法太随意了啦,神经衰弱,躁郁症,强迫症等等等等的分类在精神病学里分类很细致的呢,双重人格是解离性人格障碍症的不严谨通俗称呼,或者叫做人格分裂症,但是跟LZ的主人公描写不一致呀。。。Sorry我不是特意挑刺儿,但是经过日本本格长期熏陶,尤其是被小栗虫太郎啦京极夏彦啦这类炫学家们的理论文字大量灌输之后,对于专有名词产生了近似偏执狂的执着呢。。。
  • 夜晚』于2011-4-4 19:22:00发表评论:



  • 【卖女孩在大作中谈到:】
          诶?加精了么????加精了么????啊~~~~我所剩不多的推币!!!!5555555555没事,不收取您的推币
  • 卖女孩』于2011-4-4 18:49:00发表评论:
  •      话说不错诶~跟《剪刀男》还是有一点点不同(是的,这是废话~)
          诶?加精了么????加精了么????啊~~~~我所剩不多的推币!!!!5555555555
  • 夜晚』于2011-3-6 21:42:00发表评论:
  • [此贴被夜晚于2011-3-6 21:52:31修改过]
    [此贴被夜晚于2011-3-6 21:54:31修改过]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推理小品文:无解的电梯[5062]

  • 相同的人[2488]

  • 推理小说教室:推理小说情节的跳…[3315]

  • 网友侦探系列——遇难的朋友[1529]

  • 四月一号——谋杀菜单(全)[2403]

  • 连载——13区(第十章)[1756]

  • 连载——13区(第十一章)[1495]

  • 股(蛊)惑——(十)[1678]

  • 《亚伦探案》之《夕阳下的谋杀》…[2218]

  • 股(蛊)惑——(二)[15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