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SF?】神秘岛神秘谈^^
 作者:姚小猫打开姚小猫的博客  人气: 3025  发表于: 11年03月17日18点02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神秘岛神秘谈


海浪拍打着沙滩,发出“唦唦”的声音,海风不断从身边掠过,刚刚才捋下来的刘海又被吹了起来,因海风而变得不安分的细发会拂过眼睑,于是我不得不眯着眼前行。


踏着鹅卵石铺成的小道,我往沙滩的方向走去,眯着的双眼突然看到在前方的沙滩上有一个熟悉的身影,虽然有点模糊,但白色的衬衫和消瘦的样子还是如此显眼。


我放轻脚步踱过去,但还是被他发现了。


“啊,小仙同学。”林老师摆出招牌式的眯眼微笑表情来打招呼,太阳正好在他的脑袋后方,让他显得很阳光的样子。


“嗯,老师好。”我举了个躬。


我是附近一所初中的学生,而眼前这个穿着白色衬衫的年轻男子就是我的代课老师。


“小仙同学,也是来看那个的么?”


好隐晦的问法。


“是,来看海市蜃楼的。”我挑破了窗户纸,这样说话舒服些,林老师似乎没料到,所以还是稍微愣了一下,但随即又恢复招牌式的表情,转头望向海上的远方。


所谓的海市蜃楼是在前天出现的,那时候正好隔壁班的一群男生上学经过这里,那天早上还是打着浓雾的,那群男生中的一个经过海滩边的时候蹲下身子系鞋带,当他重新站起身子时,海上的景象让他惊讶得发不出声音。


后来听那个男生讲,当他抬起头时,他看到在海的远处,一座一座的高山从浓雾中探出了脑袋,山的山腰以上似乎遍布了大树,因为一片墨绿的颜色也隐约可见。这真的很奇怪,要知道我们小岛的四周从来都是汪洋的大海,不曾看到过一片陆地或者其他的海岛。


据说虽然景象很异常,但当时看到的这个景象的人却不多,因为早上经过这条路也只有我们中学的学生罢了,所以真正目击到海市蜃楼的人不过寥寥几个,还都是我们学校的学生。


“今天,没有哦。”林老师眺望着远方说到。


“嗯,我想也是,只是觉得或许运气好的话会看到,这是侥幸心理罢了吧。”我扶着长裙坐到海边的一块岩石上。


“原来小仙也是相信的啊。”林老师转过来看了我一眼,笑了。


“感到惊讶的应该是我吧老师,原来您也会相信啊。”


事实上,目击到海市蜃楼的学生们把消息带到学校后的第二天,这个消息就被禁止外传了,校长甚至找了当时目击到的学生去谈话,无论如何都要他们承认他们是在说谎。后来那帮男生倒确实承认是撒谎了,于是相信的人就越来越少了。


“我的学生我不是应该比其他人更清楚吗。”老师翘着嘴角微昂起头,应该是很自豪吧,“那些才不是会说谎的学生呢。事实上,那群男生中的几个还哭着鼻子来跟我说他们没有撒谎。”


“这样啊。”我突然找不到接下去的话。


海风持续呼啸着从我和老师之间经过,呼呼的声音像是在好奇地问“你们在这里干什么呢”。


“小仙……”老师突然重新开口了,“小仙,是出生在这岛上的吗?”


这是这场致命对话的第一句对白,我从没想过这次交谈会颠覆了我十几年来的认知。


“是的呢,从小到大,我都是在这岛上生活的。”我也学着老师,眺望向海的远方。


“这样啊……”老师像是下定很大决心似的,问道,“那么小仙就从来没有觉得这岛太奇怪了吗?”不知为什么,他的脸色突然变得惨白。


我努力想了想,说到:“除了昨天叶大叔的死之外,从小到大这十几年都没有吧。”


老师惨淡地笑了:“小仙不会觉得太巧了么?”


“太巧?什么太巧了?”


“叶大叔的死。”


叶大叔是个五六十岁的老大叔,总是拉着一张脸在岛上巡逻,是很受岛上居民尊重也很有威望的人物,但昨天叶大叔却被发现被小刀刺死在自己家中。


“有什么很巧的么?我只是觉得岛上的人都这么好,会发生凶杀案很不正常罢了,爸妈说他们在岛上生活这么多年,这种事也还是第一次发生呢。”


“小仙没有好好想啊。”老师顿了一下,说出让我惊讶不已的话,“发现海市蜃楼的第二天叶大叔就死了,是巧合么?”


“这……”我愣住了。确实是这样,但我却丝毫没有察觉,是因为我觉得这是两件完全不相关的事情吧。可是现在想想,两起事件真的毫无关系么?


“小仙觉得是巧合吗?”老师问,“我想听听小仙的看法呢。”


“我想……大概,大概不是吧。”我把眼神收回,盯住身前沙滩,“我不知道。”


“小仙知道这座岛的历史么?”老师突然换了话题。


“啊,这岛么?嗯。”我点了点头,“爸爸讲给我听过。”


“你爸爸怎么讲的?”


“是跟第三次世界大战有关吧。”我努力回想爸爸的话。


现在是公元2100年,玛雅人的预言到了20121231日后就再也没了,这曾经让人们以为世界到了那一天后就会消失了,但事实上,世界一直挺到了今天,尽管过程并不太平。


挺过2012的最后一天后的清晨,也就是2013年的第一天,第三次世界大战就迸发了,现在想来,玛雅人之所以不再把预言进行下去,要么是害怕对于这场恐怖血腥的战争的预言会使后人惶恐不安,要么就是觉得世界无法在这场战争中继续下去,因为这场大战中使用的核武器,无论数量还是威力都比以往任何一次战争都来得可怕。


“持续近20年的战争改变了世界的面貌,资源大幅度流失,气候逐步恶化,生物变异或灭绝,有的陆地甚至支离破碎,成了无尽的小岛。”我说完了,于是用征询意见的眼光看向老师。


“说差了点。”


“是吗?”我不禁觉得脸颊一热,估计已经红起来了吧。


老师推了推鼻梁上的镜架,继续说到,“2034年的时候,世界终于从战争的阴影中重新雄起,第四次科技革命更是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科学冲击,对于太阳能的运用使人们脱离了对部分能源的依赖,特别是经常引起战争的石油。人们开始反思人性与自然,于是逐渐的,人性开始恢复淳朴,像现在我们的小岛,夜幕降临后也不用关家门就可以安心睡觉,于是岛上废除了一切不必要的警备机构,真正形成世外桃源了。”


老师说的太入神以致脱口说出了我从未学过的成语。


“为了避免第三次世界大战的惨剧重演,参与世界大战的部分士兵带着一家老小,搬到这座岛上来,他们都认为战争的爆发很大的原因是人们的交流与接触无法融洽,于是他们搬到这岛上组成了新的村落,虽然依旧隶属于政府,但行政管理却完全由岛民自己组成的裁决团来负责。”


“不过……老师,即使这样又如何呢?”我有点疑惑不解。


“你去过岛外吗?”


“怎么可能。”我夸张地向后仰过身子,“岛上的裁决团不是要求不准离开小岛吗,唯一能与外界交流的就只有拥有汽轮的龚大叔罢了啊。”


“嗯,这就是为了避免我们与岛外的人有接触,害怕会因此引发战争,但这不是很可笑很偏激的思维吗?。”老师无奈地摇了摇头,“就连大学也是岛上自办的,可是学生连出岛的机会都没有,即使念了大学又有什么用呢?”


“可是老师不就是岛外来的吗?”我问。


“确实是,那时候岛上缺乏教师,裁决团派了龚大叔到外面寻找新的教师来担任教职,当时我正好孤家寡人,也觉得活在喧嚣的都市里没什么意思,所以当上面询问我意见的时候我毫不犹豫就答应过来了,当时龚大叔就说了,说来了后就没办法再回去了,但我还是答应了。”


“这样啊……”我又找不到接下去的话了。


“小仙就不曾觉得这岛上的一切规条都太奇怪了吗?”老师的语气开始急促起来了,“不许人们外出,只有一两名警察,没有政府,只有龚大叔他们组成的五人裁决团,什么都是他们说了算。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人们一厢情愿安排的规条,是奇怪的与外界隔绝的规条。”


老师突然好激动。这是怎么了,我觉得自己的心也突然跳得好快,像是在黑暗之中不幸窥视到深处的野兽发光的双眸一样,惶恐不安的感觉侵蚀全身。


这是不幸的预兆。


 “说起来,小仙还没有好好回答我的问题呢。”老师的语气又平和下来了。


“是指问我有没有发觉什么奇怪的事么?”


“嗯。”


“我好想想不出什么啊。”


“这是因为你从一出生就生活在岛上的缘故,可是你就不会从书上对比出我们小岛的怪异么?”老师皱着眉头,似乎对我愚钝的反应有点不满。


可是我也没办法,想不出就是想不出,于是我只好摇了摇头表示无能为力。


老师叹了口气,说到,“地理课有好好上吧?”


“有哦。”我忙回答。


“任何地方的气候都会不一样,欧洲有欧洲的气候特征,亚洲有亚洲的气候特征,即使是同个大陆,不同的地方也会因为经纬度的不同而气候不同,对吧?”


“好像考试……”我僵硬地点了点头。


“也就是说,若是同一个地方,那么气候是不会变的,举例子说,A地今年7月刚到就开始炎热难耐了,那么到了第二年的7月左右,天气还是会变得炎热难耐,不会变成天寒地冻对吧?”


“书上……书上是这么说的……啊!这么说来!”我突然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我们的小岛……”


“发现了么?”


我们的小岛……每年同个季节的气候是不一样的!而且十几年来还有趋向寒冷的趋势。


“小仙。”不等我细想,老师又叫了我一次,“生物课也有好好听吧?”


“当然有啦真是。”


“虽然说各地都有相同的物种,但很多物种还是有区域局限性的,比方说某物种是A地特有的,那么B地在没有引进的情况下可不可能拥有这种物种。”老师又像考试般的发问了。


“即使有引进也不一定就可以拥有吧,温度、降雨量等等的因素也会成为至关重要的条件,只要哪一项略有偏差,物种就无法成功引进了。”


“说明有听课。”老师突然伸手拍了拍我的脑袋。“可是小仙,你不觉得岛上渔民捕获的鱼类太繁杂了吗?”他突然认真的盯着我,“举例子,前天有没有吃到沙丁鱼?好像渔民们捕了很多。”


“有哦,妈妈买了不少呢,跟平时没什么两样吧?”


“完全不一样。”老师说道,“我问过大学里教生物的李教授,那是远东拟沙丁鱼,只有在黄海或者日本海一带才会有的东西,可是裁决团不是说我们小岛划属于南海一带么?”


“这……”


“这还只是一个例子,相同的事情不断在发生,每年都会有不同的、不可能出现的鱼种出现在我们的岛上,这不是太奇怪了么?”


“啊!说起来,岛上的三座高山也很奇怪呢。”我突然想起来,“山顶上很多树的叶子都是从来不会掉落的,而且裁决团还禁止我们到山顶玩,这……也有问题吧?。”


“哈哈。”老师竟然笑了,“当然有问题了啊小仙。”


海风越吹越烈了,呼呼声不绝于耳,老师的声音也不觉放大了起来。


“小仙,岛上有奇怪的规条,也有如此奇怪的环境,季节无法固定,而且还趋向寒冷,今年的雪明显来得比去年早,再说,南海的小岛竟然会降雪也是不可思议的事,再者,不可能也不应该出现的物种不断的出现,鱼是这样,鸟类也是这样,再加上你刚才说的,山顶上的树竟然从不掉落叶子。”老师眯起了眼睛,“这一切的一切,都太过怪异了啊。”


“这么一说,确实是啊。”我点了点头。


老师也点了点头,继而说道:“那小仙有没有想过这是为什么呢,为什么会有这些奇怪的现象?”


“这个……”我摇了摇头,“是自然界的正常变化么?或者是异常变化呢?”


“呵呵。”老师抓着后脑勺傻笑起来,“小仙啊,老师倒是想过这件事了。”


“啊?”


“想不想听听?”


“嗯。”我缓缓地点了点头。


不安,心里如此的不安。


黑暗中野兽发光的双眸倏然朝我射来凶狠的眼光,老师要告诉我的,会是什么呢?


“小仙知道吧,南方的气候总是倾向于炎热或温暖,南海一带的海岛更是不可能会下雪的,可是我们的小岛呢,每到秋季转冬就会有降雪,降雪量还一年比一年惊人。”


“嗯。”


“现在,小仙,老师要告诉你一件事。”老师突然转过身子,在我的面前蹲下来,认真地盯着我的双眼,让我突然手足无措起来。


“小仙……我们的海岛,在不断地移动。”


“啊?”


“在不断地向北方移动。”


“这……这种事……”


“小仙觉得不可思议对吧。”老师又直起身子,转身回望远方。


“这种事……海岛虽然与大陆隔绝,但海底的深处不是有连在一起的陆地么吗……怎么可能会自由移动呢。”我提出反对意见。


“可是小仙,两个证据证明了这一点啊。”老师继续说道,“首先刚刚说了,南海的小岛不可能会寒冷到每年都有大量降雪这种事,但是近些年降雪量却越来越惊人,这是其一,其二,我们竟然吃到了远东拟沙丁鱼。”


“嗯……嗯?”我的心跳突然加速了。


“我们的季节温度之所以每年都不一致,就是因为我们在不断地移动啊小仙。远东拟沙丁鱼,是日本海、黄海一带的生物,但我们是在南海啊……小仙,我们不断在向北移,移到北方了。”


讨厌!不要再说了啊!


“降雪量大历来就是北方的一个特征,我们近来几年不断在变冷,降雪量不断变多,就是因为我们不断地北移,现在已经从南海一带,移到黄海一带了啊。”


“这又怎样呢……”


“小仙啊,之所以裁决团不愿让我们出岛,并非真的是因为害怕与岛外的接触还引发战争,而是因为以前的岛民做出了彻底远离世界这种极端的逃避战争的方法,这样一来,我们的小岛就不断在远离其他的海岛和其他的大陆了。就是因为这个,所以岛民绝对不能离开这个小岛,一旦离开岛外,你就会发现外面的世界与地图上根本不一样,你就会发现你根本就不在南海了,这样一来,这个远离战争的措施就会被发现。”


“可是龚大叔可以外出啊?”


“这就说明他知道这个海岛的秘密啊。”老师说道,“他是裁决团的人,大概裁决团都很清楚吧。”


“可是……这种事真的跟远离战争的措施有关么?海岛也罢,大陆也好,确实都会移动,只是不会距离夸张的移动,每年都会有几毫米至几厘米的移动,这很正常。就算我们的海岛有异常的快速的移动,那么也应该是自然的力量,与以前岛民的人意的措施有什么关系呢?”我还是不明白。


“小仙,海岛上的居民是第四次世纪大战的退伍军兵们,他们搬过来的时候,正好是第四次科技革命吧小仙?”


“是……”


“小仙,这不是自然海岛,这是人造海岛。”


“什么??”


我突然很佩服老师能用这么平淡的语气说出这句话。


“这个海岛……”我忍不住用力跺了跺脚下方的土地,“怎么可能呢?”


“就像你说的,海岛的移动是自然的力量,怎么可能跟人意的措施有关呢,可是反过来讲,如果这是与人意有关移动的话,那么这岛就是按照人意而移动的,也就是说,这是人类能够控制的岛屿,是人造岛啊。”


“这……”


不对,有问题,绝对有问题……


“可是老师,如果说这是人造岛的话,那么不就跟航空母舰很像吗?”


“哈哈,这种比喻倒是很形象。”


“既然如此,岛的移动不是应该跟航空母舰一样需要能源吗?如此巨大的海岛要移动需要数目多么惊人的能源,数量如此巨大的能源要从哪里获得呢?”


“第四次科技革命最大的成果是什么?我们刚刚不也提到过吗?”


“是对太阳能的强大运用啊。”我想了想说道。


“最能接触到充足阳光的无疑是高耸的山顶,如此碰巧的是,山顶的树叶从来都不曾掉落,即使是在严冬,这是树变异了么?还是说,就连这些树,也是人造的?”


“难道……您的意思是……那是……”从我们对话开始到现在,我已经接受太多的惊讶了。


“太阳能的接收器。”


果然是这样吗……


“小仙,以前的那些军人饱受战争之苦,决意要远离战争,也就是要远离外面恶劣的世界,于是他们利用军队的科技能力,开发出这个岛屿,让这个岛屿不断地移动,不断的远离、摆脱。”


“所以啊。”老师又说道,“前天,孩子们看到的,可能不是海市蜃楼,而是真实的景象呢。”


“啊,原来如此吗……”我恍然大悟。


“也就是说,小仙你生活了这么久的海岛却是一个人造的会移动的海岛,它以高山上的永不落叶的树为太阳能接受器,不断地向北移动,远离世界,远离人群。”


“老师……”


思绪好混乱啊。


“好了,我回去了。”老师捡起扔在一边的外套,搭在肩上,说了句“小仙也早点回家吧。”


“老师……”


这是真的么?我好想这么问。


没有回答,他转过身子踏着鹅卵石走道,沿着来时的路回去了。


海浪拍打着沙滩,发出“唦唦”的声音,海风不断从身边掠过,原本整齐安分的刘海又被吹得飞扬起来了。


于是我最终也没能从他的口中问出真假,不过不久之后我也就知道了。


因为第二天,林老师与叶大叔一样,被发现暴毙在家中。


 


 


 


 


 


[此贴被姚小猫于2011-3-17 22:04:58修改过]
  • 上一篇文章:子不语之亡灵序章

  • 下一篇文章:原创、网维高中回忆录、纪念永远的罗修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夜影羽翔』于2011-3-18 19:28:00发表评论:
  • 先支持在说!
  • 吴谁』于2011-3-18 11:05:00发表评论:
  • 一般来说,这种ZF阴毛论的科幻小说很难卖出去的……
  • 姚小猫』于2011-3-17 22:06:00发表评论:



  • 【老蔡在大作中谈到:】从严格意义上讲可以算是科幻小说,说是SF轻小说也没错,既然有谋杀,那也可以归入广义推理的队伍。这样子啊^^...于是果断算作SF吧,啊哈哈
  • 老蔡』于2011-3-17 21:58:00发表评论:
  • 从严格意义上讲可以算是科幻小说,说是SF轻小说也没错,既然有谋杀,那也可以归入广义推理的队伍。
  • 284727151』于2011-3-17 19:23:00发表评论:
  • 下到手机上看= =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2233]

  • [春季活动16]法令[未来幻想][2674]

  • 狂探四人组(5)[1553]

  • 《为了兔美和熊吉的杀人》连载①…[2885]

  • 网维的侦探手记II——中国炮仗之…[3547]

  • 生日宴上七个不可思议之谜(五)…[1734]

  • 六月蒙太奇[3001]

  • 现场(三)[1702]

  • 《时光隧道》之福尔摩斯探案(5)[1824]

  • [夏季活动10]疑似自杀[27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