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初来乍到,献丑一篇原创(银杏山庄杀人事件)
 作者:暗夜飘渺打开暗夜飘渺的博客  人气: 4769  发表于: 11年08月22日16点07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大家好,小子我初来乍到,献上一篇拙作,还请批评指正,我的微博是http://weibo.com/yilongxiaolongbao,感兴趣的可以互相关注下。


 


     


一、故事的开始


     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包小龙,据说是包公的后代呢,不过遗传到我身上时,身高中等,身材中等,相貌中等,肤色中等,性格中等,额头没月牙,但一头卷发乱蓬蓬;有点小坏,但大体善良;爱占小便宜,也愿吃小亏;地上捡了100块我绝对不还给失主,但让我去贪污我也做不出;泰国恐怖片好看我不敢看,让我杀只鸡我都脸色煞白更别提杀人;总之一句话,就是扔人堆里就找不着了。


     若说我还有什么比较自信的地方,那就是我的头脑好像还不错,而且有时也有点可恶的幽默感,因此我总喜欢去一些什么智力或者悬疑推理的论坛瞎逛,或者多读几本推理小说,似乎多读些推理小说有助于培养我智商上的优越感,这次的故事就是从我收到我常去的推理论坛的一封邀请函开始的。


      那应该是2010年9月底的事吧


      当我打开信封时,里面有一张邀请函,此外还附一张地图。邀请函滑到地上了,我把它捡了起来:“尊敬的林小天您好(这是我注册那论坛的id),金秋10月,正是登高赏月的好时节,作为本论坛成立五周年纪念,我们特抽取六名活跃ID一起度过这次的中秋小假期,我们很荣幸的邀请您——作为被抽中的六名嘉宾之一——参加银杏山庄登高休闲之旅。随信附送高铁车票两张,欢迎您的光临!PS. 这次推理之旅的主题是身边的不思议事件,请您准备一则身边的不思议事件,但必须有合乎逻辑的解答。此外,为保持神秘性,请您给自己起一个全新的ID作为这次旅程您的代号,全程您就叫此名字,为配合活动主题,请您以植物为名,万分感谢。当您起好名后,请您在10月3日中午12点前,将名字短信息发至论坛ID  上帝不发呆 处。”


       信封落款就是该论坛,没有具体的人名,我估计应该是某位版主吧,哈!还挺大方,两张车票,我可以找个人和我一起去!我得意的想着,再仔细一想,不对啊,不是只邀请我么?那要两张车票干吗?


      我随手拿起地图,那山庄的地点居然在湖南省,在一个很有名的旅游风景区里,地图背面写着下面几行小字:“集合地点:XX市XX地,有一棵银杏树,树下集合。集合时间:10月8日中午12点整,返程时间:10月10日晚8点(哦,我自言自语,原来有一张是返程票,我居然这都想不到……)请您千万注意:由于还有登高活动,请务必带齐野外夜宿物品,以防无法按时抵达银杏山庄时需要夜营一宿。”


      我刚才说过,这等便宜以我性格岂有不要之理,仔细想想,我要财没财要色没色,就算骗我去传销也没那口才,我想搭时速350的高铁好久了,就凭这车票也值得了,哈哈,像我这种买彩票连2块也没中过的人运气也眷顾我了。


      生活中的不思议?这有点难,算了还有好几天,这几天想吧。


      起个新名字?还要是植物?我叫什么好呢?想了一会,我打开了论坛,郑重其事的写下了三个字,发给了上帝不发呆。


      那三个字是:花椰菜。


二、登高


        我……重死我了,当我背着好大的一个旅行包下火车时,旁边的旅客都好奇的看着我,也难怪,我这全副武装可以去登珠穆朗玛峰了,都怪那可恶的邀请函恐吓我,我连碗装方便面都带了好几包,(却丝毫没考虑在荒山野岭怎么泡开水)。边走着,我在脑海里幻想着:天色黑沉沉的,身边的女伴累的靠着我说不出话来,四周响起此起彼伏恐怖的狼嗥,我温柔的拿出包方便面请她吃……对她说:不怕,有我……我擦了擦流出来的口水,继续朝目的地出发。


        10月初的湖南有点凉意了,我边走边想还有哪5人呢?几男几女呢?不知不觉远远的看到那颗好大的银杏树了,树下有5人或坐或站,每个人都有个好大的行李袋,哈哈,好夸张,有位女生还带着登山杖!嗯,三男三女,完美组合啊!我加速跑了过去。


       “大家好,我来迟了,我叫花椰菜。”


        “哈哈哈,花椰菜!和你的发型好像哦!”拿着登山杖的女生一上来就毫不客气的嘲笑我的发型。


       “这个,你看过银魂没?银魂里说卷头发的人都不是坏家伙!”


      “又没人说你是坏家伙,你什么逻辑啊花椰菜!哈哈哈”


      “我……”


       “我是橘子”这位泼辣的女孩大方的伸出手。


        我悻悻然的和她握了下,这女孩比较高,身材也挺姣好的,不过我不大喜欢这种泼辣型的,哪有初见面就拿人发型开玩笑的,太过分了,我绝对不是这种人,我暗想。


        “您好,花椰菜。”


        这时旁边这位看起来怯生生的女孩子,她留着齐耳短发,脸圆圆的。


        “您好,你们早到了啊,请问你是?”


        “我是栗子”


         “栗子?哈哈哈,你是不是看着镜子给自己起的这名的?哈哈哈”


         “哈哈哈。。怎么没人笑……”     


          “好了,人齐了,我们边走边聊吧,我叫洋葱”


         说话的是一个1米73左右的男生,年近30的样子,人比较魁梧,看起来挺有威严的。


         哼,装什么领导,哼,还穿着件登山马甲,这衣服口袋还那么多,你以为你丐帮弟子啊。我暗想


        说归说,我们还是背起行囊出发了,毕竟离天黑也只有几个小时。


        一路上大家比较熟起来了,还有一位男生叫西瓜,脸圆圆的,身材也圆圆的,人也很憨厚,我想,起名时大家一定都很有默契的把自身特征给起出来了,这才是名字的真谛!还有一位女生,叫红梅,人是瘦瘦小小的,但是相貌很耐看,而且相处时觉得性格也很温柔,从来不大声说话的样子,我喜欢这种类型,能不能利用这次旅行建立起不一般的感情呢?不管怎样,我开始更多的关心这个女生。


      一路越走越窄,开始还可以三四人并排,后来就蛇形,再往后就散了,我始终跟着红梅,一路有的没的说着几句,看不出她对我究竟有没意思。   


      难以想象著名旅游景区还有这么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突然,远处啊的一声,把我们都吓了一跳,栗子突然从草丛里跳出来,看到我们,一屁股坐在地上:“蛇!蛇!好大一条!”我远远一看,没有追出来。也是,打草惊蛇,蛇哪会出来。“没被咬着吧?”洋葱问“没有,可我脚吓软了,动不了了……我最怕蛇啊蜘蛛啊什么的”洋葱把他扶了起来“我扶你走一会?”“来,借你!”橘子把登山杖大方的递上去,“没力时撑着,有力了赶蛇,怎能让刚认识的男生扶那么久,注意别老往草里跑了。”“谢谢”栗子感激的看了看橘子,接过了登山杖。


        下午5点20分,我们终于走到银杏山庄大门口,我用力的摔下背包,路不算难走,又很快到了,亏死我了!不过想想其他六人也那么大一包,觉得自己也不算特别亏。


       “终于到了,到了反而觉得口渴了,我拿点水喝”橘子擦了下汗,尽管是初秋,可走久了还是会流汗。


      “拿我的吧,我侧袋就有瓶鲜橙多,我看你侧袋没水,打开包还要再找多麻烦,到山庄你还我瓶新的就好了”红梅微笑的把背包朝向橘子


      “你连让我还水都说了,我不喝都不好意思,嘻嘻”橘子掏出了那瓶鲜橙多。


       正说话间,从山庄里走出一位50多岁的大叔。


      “欢迎各位大驾光临!我是吴大盼”


(三)三段故事


        “大叔,怎么你不用叫植物名?我记得植物里只有一种叫海大胖啊”


        我借机炫耀自己的植物学常识。


       “呵呵,这位小哥,我不是这次的嘉宾,我是受雇来为你们服务的,这山庄看起来大,但这次就我一人照顾,你们一走我也和你们一起走了。”吴大盼厚道的笑着回答。


       “不对啊,那主办方呢?”


       “我也收到一封信,对了,信里说,你们可以自由活动,但是要把准备好的不思议故事在娱乐室讲一遍,娱乐室里有录音设备。”


       我们随着大盼走了进去,一进门就是个大厅,正门对着的就是个很夸张的楼梯通往二楼,餐厅在门的左手侧,左前方是厨房,右侧是一张桌球台,右前方是洗手间,零散摆着几张沙发,房间夸张般的大,纵深少说有30米吧,宽的话应该也有40米。(有没玩过生化危机2的那个警察局?布局和尺寸有点像那样),总体来说还是显得空空旷旷的。


       这是我第一时间感觉到的这栋建筑物的布局。


       “诸位请和我来二楼,房间都已经安排好了,门牌上都写好了诸位的名字,这房子东西对称,西边往西分别是栗子小姐、花椰菜先生,娱乐室和西瓜先生,东边往东分别是橘子小姐,洋葱先生,会议室和红梅小姐,来,大家先放下行李,稍微洗漱一下,然后再下来吃饭。”


       (二楼平面图见图)



    红梅和我的房间居然隔那么远。。这主办方太不会做了!可恶,洋葱居然被美女环绕。。气死我了!我暗暗不爽。


        哇!好大的房间,这房间该不是教室改成的吧。。我赞叹了,这山庄真的出手非常大方,放下行李,我来到了楼下准备吃饭,爬了一下午山,还真有点饿了。


       我们一边吃一边聊着主办方的目的,感慨主办方的大方,并在吃时决定在饭后,三个男生先到娱乐室去讲故事,三个女生自由活动。


      天色渐渐沉下来了,我们打开了娱乐室的灯,里面有沙发,电视,还有小小的一个吧台,我来到吧台,从冰箱里拿出两瓶嘉士伯扔给了洋葱和西瓜,自己也开了一瓶开始喝起来:“那么我们从谁开始?”


     “我先吧”洋葱说。


     “我要讲的故事是奇怪的狗吠声。那是我老婆还大着肚子的时候,因为怕感染病菌,所以我一般让她离小狗这样的宠物远一些。我们家住在长沙的XX小区里,这小区虽然不禁止养狗,可是因为我住28楼,所以一楼的狗叫声啊什么的根本传不到我们家。尽管现在邻里间的关系也很一般,大家都是回家就把铁门一锁,不过就我的了解,至少28层是没有人家养狗的。”


      他顿了一顿。


      “估计是在老婆六个月的时候,每晚睡觉前,一旦静下来,我就会听到隐隐的狗叫声,这种感觉我一开始以为是我的幻听,不过我问老婆,老婆说她也听到了。这种感觉怎么形容呢?知道小闹钟吧?白天时你是根本听不到声音的,只有当夜深人静时,你才会听到滴答声。可是你一翻动或说话这声音就没了。虽然这狗吠声音不恐怖,不过总是让我和老婆都很心烦,于是我下定决心找出原因来。”


       “据我调查,附近没有宠物医院,我也从来不吃狗肉,应该不是什么冤狗索命……我找了一天,没什么收获,于是我决定和老婆住到离家比较远的酒店里,可是在酒店睡下后,一静下心,仍然能听到狗吠声,若隐若现,我叫来服务员,服务员说从来没有客人有过这种投诉。”


      他又顿了会。


     “继续说啊,别吊胃口”我催促着


     洋葱喝了一口嘉士伯,继续说了起来。


     “这时我意识到后果的严重了,难道是夫妻两人相处久了意识传染?我都有点想看医生了,就在这时,我突然意识到问题的根源是什么了,说来真可笑,看来越诡异的事,原因反而越简单。”


     “是什么?”西瓜也好奇了


    “暂时不说,到你们了,我保证最后我们三个都说了后我会讲谜底的。”


    “切……”


     “好吧,那到我了”西瓜说“我要说的是奇怪的手印,我家比较远,住在湖北襄阳,就我一人住一套公寓,公寓挺大,我父母出了首付买给我娶媳妇用的,我这人平时大大咧咧的,也没什么收拾卫生的习惯,有一个晚上,我发现卫生间的镜子上有一个手印”


      “你自己手脏印上去的?”洋葱说。


      “刚开始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我当时反正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我就把自己的手张开,印在手印上,一比,我的手印明显比这手印要大一轮,当时我想,不是吧?有贼?我赶紧看了一轮家里布置,这时我开始后悔了,我这房间平时就像是给打劫过一轮般,现在就算又给打劫了一轮我也感受不出来。”


       “尽管如此,我并没往心里去,找了块抹布把它擦掉了。第二天晚我下班回来,在同一个地方,同样的手印又出现了。这次颜色更深了点,我有点怕了,这不是鬼故事的情节么?我赶紧上网去查镜子上出现手印的原因,他们都说是不是你以前一手油按过镜子,这几天天气潮湿导致的?我觉得不会,一是我的手大,二我没事拿手按镜子干嘛。于是这次我找了块抹布,沾了洗衣粉泡了泡,仔细把镜子擦了遍。”


       “第三天下班,手印又出现了,还是在同一个地方,只是颜色没有前一天深,我真的害怕了,我把他擦掉,打了电话向老板请了第二天的假决定第二天就待家里不出门了,我倒要看看手印怎么出现的”


       西瓜把空嘉士伯罐子扔到垃圾桶里,这时我才发现我听的紧张的嘉士伯都被我捂烫了。


       “第四天我观察了一天,没事。第五天呢?也没事了,后来手印再也没出现过了,我一直很耿耿于怀,总觉得心里不太痛快,结果也算巧,隔了一年左右,也是在同一个季节,那天我眼睁睁的看着手印又出现了,这才让我明白手印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出现在镜子上。我讲完了。”


          是很奇怪,这都什么人啊,净遇到怪的不能再怪的事。


         “轮到我了,今天我要讲的是消失的充电器。”


         “这算什么不思议。。”洋葱说


         “先别打岔,难道你没有过一样东西明明常用却突然死也找不着的情况么?然后你不找了,它又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你找过好几次的地方么?今天我要讲的就有点类似。”


       “我和我妹妹一起生活,我很疼她,当时我买了给psp玩,她也嚷着要玩,于是我就一狠心又买了一部,不过你们也知道,小女孩子心性,玩几天她就腻了,于是我就把她的psp和充电器一起拿了回自己房间,psp放了起来,充电器则用来备用。”


      “一个晚上我在书房电脑玩游戏,我妹妹突然跑进我书房来对我说,花椰菜,对不起,我刚才在打扫你房间卫生时,不小心把你psp充电器摔到地上摔坏了……”


     “我接过来看了看,确实是psp充电器,变压器都摔开了,里面的集成电路板都有点裂,我笑着说没关系,我还有备用的呢,你先把这个拿出去扔了吧。”


      我一口气喝完了剩下的嘉士伯然后把罐扔了。


     “我于是接着玩游戏,后来快11点了,我就回房间睡觉,对了,我先描述一下我房间布置,床的右手边是电脑桌,桌子下有一个小隔层,放着多功能插板,在插板下还有一个小篮子,这小篮子里放着耳机啊,各种充电器啊,还有雨伞啊什么的,乱七八糟,平时我的psp充电器就放在小篮子里,要充时就放到小隔层上来,充好又扔回去,肯定是我昨晚充好就这么放在小隔层结果今天妹妹打扫卫生时碰地上了。”


     “电脑桌的后面还有两个小桌子,床的前面有一个衣柜,衣柜左边还有一个小铁架,铁架旁边还有个小柜子,有点杂乱, 我的备用充电器肯定在上述地方之一。”


     “奇怪的是,我怎么找,往死里找都没找到,于是我想,会不会我拿书房了?结果我把书房翻一遍,没有。我又问妹妹,你有没借给人?她摇摇头,她说她自从把psp和充电器还我后就没拿出去过给人了。我之前借过给表弟,可是表弟还我时连充电器也还了,我记得非常清楚。”


      “我仔细想仔细想,肯定有什么地方我没想到,这psp充电器被我挪作他用?不可能啊,它只能给psp充电,其他一点用没有。”


      “当我感到没辙时,我妹妹拿着一个psp充电器给我,说哥哥我找到了”


      “我那时说,你藏起来了?我觉得有些愤怒。她说,没有啊,其实……”


      “嘿嘿,好了,我们三个的故事都讲完了,现在,洋葱开始,你来揭晓你那答案吧。”我说


      洋葱把嘉士伯罐放在桌子上,说:“好的,其实故事是这样的,”


     “啊!!”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了一阵急促的尖叫声。


(四) 惨剧连连


     有那么三秒钟时间,我们三个都没反应过来。


    “你们都听到了?”


    “刚说到狗吠就听到人叫”


    “去你的,我们要不要去看看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栗子突然跑进娱乐室,一看到我们,一屁股瘫坐在地上,惊恐的对我们说:“快救人!红梅在自己房间里上吊自杀了!”


       这一听还得了,我最喜欢的红梅上吊了!我们三个都蹦了起来,洋葱第一个冲出了门往右跑去。


       方向错了笨蛋!我也没时间纠正了,我刚想跑,栗子拖着我的手,啊了一声,我明白她想干嘛,肯定又脚软了让我扶她一起过去,我甩开了她的手,说:“你坐着,我救人。”


        这一甩让我后来万分的悔恨。


        我第二个冲出了门往左跑去,西瓜人比较胖,跟着我也出来了,因为我心里很清楚红梅房间在哪,因此中途没有半点犹豫,只是感觉这走廊怎么他娘的这么长,好不容易跑到了,我稍微平复了下气息,去拧门锁。


       这里我要解释一下,山庄里用的是那种旋转锁,哎呀我不会解释了,就是里外都是凸起的,里面一按,然后锁门,外面就拧不开了,但人在里面不用钥匙也能开,一拧就行。总之就是那种家居非常常见的锁。


       门是锁着的,旁边有个窗,窗关着,窗帘也拉了85%,我从缝隙看进去,里面隐约有什么吊在空中。


       这时洋葱跑到了,我一愣,“怎么你比西瓜还早到,你不是跑反了么?”


     “不知道那家伙为什么每间房前都要停下来一下,我很快就超过他了。”


      这时西瓜也到了,“原来你们在这!”


     我也来不及细想什么,说,“到了就好,你们看看,我有点近视,里面是不是有个人?”


      洋葱眯着眼仔细一看,哎呀一声,“果然上吊在里面了!”


     “门锁了!”


     “踹啊!”


      我用力一踹,脚疼的够呛,门没开。


      “你个笨蛋,这种门防君子不防小人,你不停的拧门锁,西瓜你用力撞。”


      你是小偷学校毕业的么。。我暗想。


      不过我们还是照做了。


      果然没一会,我就发现能拧动了,我把门拧开,第一时间冲上去托着红梅的腿。


     西瓜站我旁边准备扶人。


     我用力过猛差点摔倒,西瓜赶紧扶住了我。


     奇怪,怎么那么轻。这时发现不是我用力过猛,而是,怎么说呢,就好像我100斤的拳头,打在了棉花上了。


     这时我意识到,我抱着的可能不是人。


    洋葱开了灯,我们三一看,充气假人!


    “气死我了!害我们一阵瞎紧张。”


    “肯定是红梅和栗子一起设计整蛊我们,现在她们肯定在娱乐室里面笑翻天了!我觉得这种玩笑就过分了!”


     我狠狠的把假人往旁边一摔。


     “我们回去娱乐室吧。”


     于是,我们三人悻悻然的走回了娱乐室。


      还没跨进娱乐室,我们三人都惊呆了,栗子倒在了一大滩血泊中,我从没见过那么多血,地上还有一张白手绢,也浸透了血。


 


      “栗子!”


      西瓜第一个冲了上去。


      “别动,死透了,很明显,”我赶紧用起了推理小说里学来的招数,“喉部一道大口子,天啊,这得怎么大的仇恨才下的了这狠手,几乎是立即毙命!”


     “嗯,应该是利刃直接刮开了喉管,谁下的手?”洋葱说。


     “会不会是外人?”西瓜问。


      “不像,任何杀人都有动机,这么短的时间,对外人来说,无非就是谋财,或是求色,可无论哪种原因都不至于这么快致人死地,而且手法这么狠,肯定是复仇。”


      “复仇?我们之间不是应该谁也不认识谁么?”西瓜又问。


      “不一定”,我沉吟的回答,“我们三个一直在一起,没有时间动手,那么有嫌疑的只有三个人,红梅,橘子,还有那个胖胖的吴叔。”


      “对了,红梅呢??”我突然想起我最担心的人的安危。


     刚才栗子的死把我们都吓坏了,完全忘记了这个恶作剧最开始还有一方。


     “我们赶紧去找红梅。”


     “嗯”,另两人附和。


 


     “大胖叔,见到红梅没?”我们站在楼梯口朝下吼。


     “没有啊,吃晚饭后你们都没下来过,我一直在看电视清楚的很。”


     “大盼叔,出事了,死人了,你赶紧报警。”


      “什么?”


     我们三人没理会,继续朝红梅房间走去。


     “我靠,怎么又锁上了?刚才谁最后一个出门的手那么贱?”我问。


      西瓜和洋葱互相看了看摇摇头。


     这是不祥的预感从我心底腾起,我赶忙到窗边一看,里面黑咕隆咚什么都看不清了。


     “刚才你们谁走之前关灯了?”我问


     “我最后一个出门的,”西瓜说,“我关了灯,然后把门关上了,可是我发誓我没锁门!又不是我房间,吴叔还没发钥匙给我们,我锁门神经啊!”


      我和洋葱对望了眼,没办法,继续撞。


 


      这次很快门又开了,洋葱很熟练的把灯打开了。


     映入我们眼帘的,是一幕凄惨的景象。


     红梅的尸体,在晃眼的灯光下,在轻轻的摇晃着。


 


(五)我的解答


      我们三人一起把红梅的尸身给放了下来,我沮丧极了,几乎失去了思考能力。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他俩也发着愣。我茫然的看着四周。“等等,你们是否觉得和刚才我们进来有点不同?”我问。“嗯,好像比我们第一次进来时“深”了。”洋葱也觉得。


     我记得我第一次进来时,一个箭步就到了“尸体”前,这次开灯后我跨了好几步才到了尸体这,这代表什么?


     我摇了摇脑袋,突然惊醒:“橘子呢?糟糕!”


     我马上冲出门,橘子房间的灯亮着,我一拧门,锁着,好在窗帘没关死,橘子正躺里面床上。我的不安感愈发强烈,这可恶的凶手其实是来报复我的吧,把女人杀光了我和谁加深感情去。


     我用力捶门:“橘子!橘子!”


     没反应,我一边拧门一边用肩膀撞,突然门开了,里面“啊”的一声尖叫,原来是橘子帮我开的门,我一撞差点把她给撞着了。


     “你干嘛呀?!把我吵醒了。”橘子问。


     “死人了,我还以为你。。”


     “你才死了!我睡着了,不知道为什么好困好困。”


      这时西瓜和洋葱一起过来了。


     “我们把红梅的尸体放床上了,橘子你没事就好。花椰菜还以为你也。。”


     “红梅死了?怎么回事??”橘子听到死人的消息差点晕了过去。


     “我们下来再说吧”


      走之前,我发现电视桌上还有半瓶喝剩的鲜橙多。  


       一楼大厅沙发。


     “警察明天早上才能到,这里晚上不好走,警察让我们保护好现场别乱动。”


      吴大盼说。


      “我想我知道怎么一回事了,刚才我在二楼遛了一圈,又仔细回想了一遍,从现场的情况看,只有这一种可能。”


      我又拿出了一瓶冰啤酒,哪怕夜色有点凉意,啤酒始终是最解渴的玩意。


 


      不得不承认有时我有点演说癖,难道被御手洗传染了。 


       “我们都是推理论坛里被选出来的优秀份子,我觉得栗子和红梅的在天之灵也希望我们能够看透事件的真相。而我觉得,经过严谨的逻辑分析,我应该是得出了事实的真相!!”


 


        大盼,洋葱,西瓜,橘子,他们四个都认真的听着我继续往下说。


        “这次案件的真相是:这是一起伪装成谋杀的自杀案!”


        “首先如果我没推理错的话,我打赌橘子喝的那瓶鲜橙多里一定有安眠药成分!你们还记得这瓶鲜橙多是谁给的么?”


        “是红梅给我的,可是这是很偶然的事,如果我不提口渴,她根本没机会给我啊。”橘子说。


        “是的,不过那时她不一定要给你,她只要随便给一个人就行了,原因我后面再说,总之一句话,红梅是早有阴谋了。”


        “我接着说,有两名死者,谁是自杀?谁是被谋杀?或者两者都是自杀?或者两者都被谋杀?我们把整件事给分析一下:这里有许多线索直指真相。从简单的推理起,栗子肯定是被谋杀,原因很简单,因为栗子的死法不是自杀能做到的,凶器不见了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这里我们不讨论栗子究竟是强迫被杀害是自愿被杀,事实是她被我们单独留在了娱乐室。”


      “ 而红梅一直在干吗呢?当我们在讨论神秘不思议事件的时候,红梅有充足的时间布置自己的房间,她首先把充气假人给挂好,然后把门锁好,人就离开了,为什么要锁门呢?因为这样可以拖延时间,她可以有足够的时间杀人,这时她就去橘子的房间躲藏好。准备第二步计划。”


       “这时出现了一个很大的意外,橘子虽然如她所愿喝下了安眠药睡着了,可是她在睡前居然把门给反锁了,这时另外一个意外拯救了她的计划。那就是大盼叔没有发钥匙!大盼叔,您说下为什么您不发钥匙?”


       大盼低低声的回答:“我。。我忘了……”


       “没错,一个意外拯救了另一个意外所造成的危机,在谁都还没到山庄时,没人知道接下来发生什么,当然,我怀疑红梅已经事先知道了山庄布局,这一点已经验证不了了,但是她一定得保证至少有一间房间她能够进去,为什么我迟点再说,既然她把鲜橙多给了橘子,意味着她选择了橘子的房间。”


       “我说的有点乱,大家跟上我的逻辑,在吃饭时,讨论的结果出现了有利于红梅的结果,那就是三个男生决定去讲故事去,这样至少腾出了三间房来,如此让橘子睡着成了一件多余的事,红梅本来想收回鲜橙多,不过可能后来她觉得没所谓就没这么做,毕竟如果真实施计划时躲在橘子的房间是最安全的。而躲在其他房间则怕有人突然回来。”


     “橘子的房间锁上了,红梅进不去,栗子的房间她万万不敢进去,否则和栗子迎面碰上就什么戏都不用演了,因此,她选择了我的房间。这一点,我事后回到自己房间仔细检查了一遍,果然在浴室发现了好几根女人的头发,铁证如山,没办法,女人总是爱美的,她可能希望哪怕是离开人世,也能漂漂亮亮的走,因此她可能无意识的梳理了自己的头发。”


     “她走进我的房间后,打了个电话给栗子,对她说她不想活了,作为好朋友,希望栗子能来送她最后一程,栗子听了后自然放心不下,肯定会去红梅的房间,红梅把她房间的门锁上,是为了阻止栗子进去,窗帘拉85%,是希望栗子能看到却看不清,她太了解栗子了,她知道栗子在发现有人上吊在里面时一定会惊慌失措的去找救兵,然后就发生了我们在娱乐室时发生的一切。我还是那句话,她太了解栗子了,她知道她一看人,后怕会让她两腿发软,走都走不动,而我们救人心切,肯定会把她一人留在娱乐室内,这样就为栗子的死亡创造了条件。”


        “好可怕的女人,我们都成为了她手中的棋子。”洋葱感叹着。


       “虽然对死者不敬,但恐怕是这样的。她杀了栗子后,赶紧跑到栗子的房间里躲好,这时的栗子的房间成为了绝对安全的地方,这时的我们估计还在撞门呢,当我们骂骂咧咧的往娱乐室走时,只要一拐过走廊的那道弯,她就悄悄出门回到了自己房间,(可以参考平面图),把门反锁好,结束自己的人生。”


      “唉”我长叹一口气,“我不明白为什么她要这么做,两位当事人都已经去了,她们肯定是认识的这我保证,不过红梅为什么要这么故弄玄虚呢?也许这是她给我们这些所谓的推理爱好者最后的一份礼物?唉,还是我这么喜欢的女人。”


        他们四个都默不作声,我喝下最后一口啤酒,把罐子往垃圾桶扔去,易拉罐在空中飘出条美丽的弧线,飞进了桶中。


 


        我一直向往的推理之旅,想不到只是作为一幕悲剧落幕,而我,却不得不当一名最悲哀的观众。


 


(六)进一步的分析


    我站了起来,独自朝房间走去,留下了沉默的四个人,说实话,喜欢的女生死了,独自推理出真相也让我毫无成就感。我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灯光很昏暗,意识在昏暗的灯光中围绕着案子上飘来飘去,等等,我是不是漏了什么?


       我把刚才的分析过了一遍,对,凶器,凶器呢??我一弹而起,此外,红梅房间前后两次给我的不协调感也让我一直有一种挥之不去的郁闷感。


        我来到了浴室,我就是在镜子前发现的头发,等下,这镜子居然能动?我才发现这镜子居然是可以移动的。   


       我决定再去一趟红梅房间。


        红梅的房间这次没锁,红梅静静的躺在床上,我没敢靠近,我无法接受一个喜欢的人瞬间变成了尸体,我站在门口,静静的看着,房间的天花板上有一列灯,我明白不协调感的来源了,充气假人被吊在距离门最近的灯上,而红梅被吊在第二盏灯上。


        我仔细回忆当时的情景,我抱起假人,然后发现是假人,我郁闷的丢在地上,可是我当时并没有仔细观察房间,当时的情况是,西瓜扶住了我,因为我差点摔倒了,洋葱开了灯,西瓜关灯,关门,我们骂骂咧咧的走了,当时我走在最前面,谁走在最后面呢?可恶,一点印象都没有,这其中难道有什么蹊跷?


       我走回一楼,他们还坐在沙发上发呆。我也坐下了:“十分抱歉,看来凶手还在我们中间。”


       所有人都愕然的看着我:“那你刚才的推理?”


      “肯定有对的地方,但肯定有不对的地方。”


     “ 所有人都在,我们把思路再清一遍,我提几个核心问题,


 


     1.杀栗子的凶器在哪?


     2.橘子为什么会被迷晕?目的是什么?


     3.栗子几乎是瞬间死亡,因此杀害栗子所需要的时间非常少,是谁下的手?


     4.栗子和红梅,谁先死谁后死?”我意味深长的说,“有没有可能其实真相是完全相反,栗子听从某人的话,杀死了红梅,然后在我们面前演了场戏,结果万分想不到的就是假戏成真,被杀掉了?”


     “我进一步解释一下,有这么一位真凶,他和栗子有一种共识,互相制造不在场证明,首先栗子先吊死红梅,然后跑过来,假装脚软,把我们三人支开,这时真凶却趁此空隙把栗子给杀掉了,栗子被杀前估计还想着这是幽会呢。”   


       “不过上面也完全是我的推测,我们现在先来找不在场证明。我先说我自己的不在场,栗子来到娱乐室后,我冲在最前面出去,直到再回娱乐室都没机会独处;而第一次离开红梅房间时,我也走在最前面,后来也再没机会再第二次回红梅房间时独自去她房间,我完全没有任何的作案时间,这一点你们承认吧?“ 


     “然后是洋葱,栗子脚软动不了时,洋葱你第一个冲了出去,结果跑到右边去了,是吧?”


        “我没什么方向感,一时跑错了”


      “当你发现错误往回跑时,房间里只有栗子了吧?”


       “你是在怀疑我??”


       “不不,我只是在列举可能性。”   


        “到你了,西瓜,洋葱说他很快就超过你了,你却慢悠悠的一间间的看门牌,是么?”


       “因为我不记得红梅房间是哪一间,只能在门口看一下门牌,免得跑过了。”


       “可是这不是一目了然么?我在哪间门口就说明哪间是啊”


       “可是我怕你进了房间我就看不到你了……”


       “……不管怎么说,当洋葱很快的超越你时,剩下的你就有充裕的时间回娱乐室咯?”


       “我没杀人!”


        “不不,我只是在列举可能性。”


        “大盼叔,你一直在下面?”


         “是的,一直没上二楼,我就一直在看电视呢”


         “谁能证明呢?”


          “你们都在二楼,谁给我证明!”


          “不不,我只是在列举可能性。”


          “现在,我们继续看红梅被杀时。红梅被杀时我太激动了,没有仔细看清楚房间,现在我后悔死了,所有的现场都被破坏了。刚才我去了一次,发现红梅和假人,吊的位置不一样,这说明了什么?我仔细思考了一下如果红梅不是自杀,那么她是什么时候死的?又什么时候被吊上去的。这其中的手法肯定隐含着破案的关键。”


        我又站了起来,可恶,分析到这又卡住了,我郁闷的往自己房间走去,不管怎样,先收拾行李吧……我把行李一件件的拿出来,还有没碰过的方便面,我不禁感到一阵伤感,原来愉快的旅游变成了这样;换洗的衣裤,扔床上,可恶,我一定有什么地方想漏了,而这想漏的地方正是揭露真相的关键;钱包,扔床上,哎呀,掉地上了,证件信用卡什么的都掉出来了;我郁闷的捡着卡片往钱包里塞,等等,我终于明白我漏了什么了,关键的一环被连起来了,让我顺着这思路再想下去,当时……没错,凶手只能是……


 


 


 


————————————————————我是分割线————————————————


致最亲爱的读者:


 


        欢迎当我的小白鼠读我这篇非常不成熟的处女作,可是作为一名有尊严的尝试者,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们我所看的我已经完全彻底的告诉你们了,我没有隐瞒任何条件,你们和我站在同一个平台上!


 


       但是有一点我必须承认,我设置了双重解谜,还记得小说里的故事么?消失的充电器,这故事作为侦探的我,知道答案,作为读者的你们,不知道。不过我同样可以保证,得出这答案所需要的所有条件,我已经都给出来了,希望你们能先解这条谜。

[此贴被暗夜飘渺于2011-8-22 16:14:32修改过]
[此贴被暗夜飘渺于2011-8-22 16:37:47修改过]
  • 上一篇文章:“这一次终于赶上了”——推门每周谜题集杂感

  • 下一篇文章:《红》[第一篇完](提供PDF下载,已润色)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sworder』于2011-12-5 0:32:00发表评论:
  • 说实话,诡计虽然很有新意,但可行性太低。
    这个计划成功的关键就是,栗子去叫人时必须告诉他们:红梅在她自己房间自杀了。并且,不能解释此红梅非彼红梅。
    但是,我们考虑一下,当我们听说有人自杀时,第一反应会是争着往现场跑吗?毕竟,死人是一件大事。肯定在去现场之前有一个交换意见的过程 ,哪怕只是几句话,比如:快,我们一起去看看。在这个过程中,栗子完全有机会表达出自己的真实意思。
    所以,这个诡计的核心是建立在低概率的可能性之上的,失败的概率极大。
  • 天狼』于2011-11-11 16:38:00发表评论:
  • 很棒!只是危急时叫原名“红梅”有不确定性。
  • 月夜留香』于2011-11-11 13:17:00发表评论:
  • 不错不错。
    不过那女子为什么不跑来喊“‘唐红梅’自杀了”?一般受到绝对大刺激的时候,中国人偏向用全名,而不像欧美人用名字或者姓来称呼。
    总体而言,感觉很有特点,相当不错。
    鼓励!!!
  • 暗夜飘渺』于2011-9-5 16:54:00发表评论:
  • 谢谢鼓励!
  • 圣寂九州』于2011-9-5 8:14:00发表评论:
  • 支持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原创作品-悬念小说】意外[1818]

  • 魔鬼操纵的考验(全)[2227]

  • 明珠号事件[1974]

  • 蛙声一片——阿飞的酒吧疑案(短…[1862]

  • 复仇之血[2320]

  • 该隐号疑云(9)修订[1637]

  • 飞雪山庄(六.七)[1481]

  • 第六感神探系列————《死神在…[3620]

  • 《时光隧道》之福尔摩斯探案(3)[1939]

  • 《时光隧道》之福尔摩斯探案[18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