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子不语之魑魅勾魂
 作者:残雨画桥打开残雨画桥的博客  人气: 3801  发表于: 11年08月26日14点13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子不语之魑魅勾魂


      我从未想过我将如何死去,即使在过去的这一段时间里我有足够的理由思考这个问题,但即使是我有想过,但也无法想象死亡是如此的这般嘲弄。感受着手腕上冰凉的手铐,我的思绪又飘飞到了几天前…… 那是一个恐怖的梦魇,每当想起它我都会深深窒息,我的朋友,我的家人,我的命运,都是在那一刻改变……


      事情发生在两个星期前,当时我正在宿舍蛋疼的看小说,突然我的上铺发出了“吱吱”的响声,好像有人在上面动一般,但是我的上铺早已在几天前就回家了。我怔怔的和舍友楚轩,田小牛对视着,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该不会是闹鬼吧。”楚轩干笑着说,想要缓和一下紧张的气氛,但是脸上的笑容很难让人的心安定下来。


      “哇!灵异事件,太好了!”田小牛装作很高兴的样子叫喊道。


      “是啊,楼上的朋友你好啊。”我向那个它招呼道。


      男人都是这样,在别人面前都装作一副胆大英勇的样子,谁也不会承认自己是胆小的。而眼前这般,这种装作不害怕壮胆的行为无疑为我们增添了几分士气。


      突然,在我打招呼只后,上铺的床仿佛回应一般又吱吱的响了两声,气氛随之凝固了。一切的装腔作势也静止在了脸上,宛如时间停滞一般,我可以感觉到内心的恐惧,这太难以置信了……


      不知为什么,整个下午我们对这件事都选择了闭口不言,可能是因为被一点小事吓到了是一件很丢人的事吧。


      “你们知道咱们男生宿舍闹鬼的那件事吧?”舍长杨百林问道。


      “那个?难道是四楼看见格格那件事?那纯属扯淡的。”孙雨肯定的说。


      在无聊的住宿生活两种事情是最容易引起话题的,一个是女生;另一个便是鬼故事了。舍长刚提出这个话题,气氛就热烈了起来。 “那是什么?”李东旭好奇的问道。


      “你们知道吗?在咱们学校还没建成的时候不就已经开始收学生了吗?有两个民工把两个女同学强奸了。两个女生中有一个想不开就跳楼自杀了……”


      “真假,那死人的宿舍还能住吗?!”我感叹道 。


      “骗你们干什么?那个宿舍被封了,后来那栋楼就改成男生宿舍了,就是我们住的这个。咱学校以前是一个坟子地(就是墓地)这总知道吧?据说这里阴气特别重,加上她是满怀怨恨而死的,于是就变成了魑魅长久的住在了这栋楼里。”讲着讲着,杨百林的声音突然压低,嘶哑阴森的语调更令这个故事平添几分恐怖。“你们没有觉得很奇怪吗?我们左边的那个宿舍一直没有人住,但是居然还没有多少灰尘。而且有时候不是还会听见隔壁传来的说话声吗?”


      “难道隔壁就是,那个?”田小牛问道,看见杨百林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田小牛突然噤声,一股凉意从背脊传出。


      “没事,我们这么多男人害怕一个女鬼?来一个灭一个!”我充满豪气地说。


      突然,上铺的床宛如叫板一般又“吱吱”的叫了两声。 我很快的把头缩了缩,仿佛这样就能逃避一些什么似的。但驱不散的恐惧还是如同附骨之丘般紧随而上,一波一波的侵蚀着我的意识。


      宿舍气氛突然变冷,死一般的寂静让空气都显得凝固起来。我们不约而同屏住了呼吸,任由那“吱吱”的声响在耳边肆虐。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上起来,我发现舍友们都怪怪的看着我,好像我脸上长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一样。 “怎么都这么看着我?我脸上有花?”我不解的问。


      孙雨拍了拍我的肩膀,笑嘻嘻的说:“小子,没看出来啊。挺重口味的” “什么意思?”我被搞得一个头两个大。 “我很佩服你的勇气,但我是没有这种勇气啊。”楚轩一脸同情的看着我。什么什么什么啊?我更糊涂了。


      “算啦,告诉他吧。”杨百林笑着说。“你知不知道昨天晚上你梦话说的什么?”只见那些舍友一副坏坏的样子,似乎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你昨天的梦话居然喊‘张海莺’。哈哈…………”几个损友一起不顾形象大声的笑了起了。


       “张海莺”是我们班“班花”,身材足足有80、80、80,而且脸上青春气息纵横,怎么看怎么是一个可以“辟邪”的主。而我们两个根本没有什么交集,肯定是他们耍我的。“这种玩笑有意思?”我问。


      “谁开玩笑了?不信你问一下他们?”杨百林指着旁边的楚轩、田小牛、李东旭、孙雨说。他们也都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就这也想忽悠我,早着来。我心里笑道,然后面无表情的穿过他们的封锁。


      “有必要骗你吗?”楚轩嘀咕道。 难道我错怪他们了?我摇了摇头。算啦,不去管她了。


      一天的上课加自习,上的我头昏脑涨,几乎要在教室睡着了。好烦啊,好无聊啊!……我在心里抱怨道。“叮零零……”我机会条件反射般窜了出去,一天的倦意一扫而空。额,怎么一点也不累了?我心里念叨着。


      “江山啊,听说……” "岳鹏飞,我……”刚要说话就强行咽了回去,为这种事辩解没有必要。我没有理他,转身回宿舍躺下。 他们怎么这样?明明没有的事,可是就算有他们也不应该和笑话一般四出宣扬啊……辗转反侧中,意识渐渐低迷。突然,我感觉喉咙一阵发痒,仿佛有一条虫子在喉咙中蠕动一般。好难受啊,我轻轻张开嘴巴。“岳鹏飞。” ??我怎么会喊他的名字?岳鹏飞的名字仿佛不受自己控制一般从喉咙中蹦了出来,这根本不是我有意说的。 “什么?”田小牛,李东旭,孙雨齐声问道。


      “他好像在喊岳鹏飞的名字。”杨百林回答。 “他不会又说梦话了吧?”楚轩说。 “没有!我压根没睡!”我辩解说。“我也不知道怎么了,仿佛身体不受控制岳鹏飞的名字自己飞出来似的。”


      “真的?”楚轩的声音突然低沉起来,仿佛是来自地狱的幽叹,让我背后惊起了一身冷汗。“你知道魑魅勾魂吗?”


      “魑、魅、勾、魂四个字一字一顿的从他嘴里说出,好像是四座大山一般重重的压到了我的身上,让我几乎喘不过气来。


      “《颜师古注》中说:魑,山之怪也;魅,老物精也。其实这种说法并不是正确的。魑魅原本是人鬼,从字的构造就可以看的出来,魑魅并非山魈老怪而是指的另一种东西……”楚轩顿了一下,似乎空气也随之凝固了。“我的外婆就是村子里的神婆,她说过‘人死后怨念不绝而化为鬼,残留不绝为魑;乱人心神为魅。’说白了就是传说中的厉鬼,但是只不过魑魅不喜欢索命而是喜欢勾魂~” 楚轩的声音突然拉长,亘古久远的语调,让我又更信了几分。虽说自己是无神论者,但对于鬼怪的恐惧还是有的。 “你说的魑魅勾魂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李东旭问。


      “《今初鬼语》有言:魑魅者,残鬼也。状似人,色白,眼黑,善勾魂夺魄。”楚轩神叨着背出一段古文。“韩晨者,琅琊人也,少多疾。某日晨赴京,途宿荒宅。是夜吐怪语,依稀前人名讳也,一连三日,晨忽而讷,五米释言此魑魅勾魂也,魂矢而木,魄散则讷。遂作法招魂,晨乃愈。” 虽说是古文,但是对于高中生来说理解大概还是不成问题的。听到了这些,我虽有些惊恐但还是透着几分狐疑,真有这种事?该不会是他骗我们的吧。 忽然,隔壁的宿舍传来几声细碎的私语,声音不像男生也不像女生……宿舍突然安静了下来。


       “隔壁,隔壁不是没有人住吗?”我咽了咽嘴里的唾沫,问道。 “不,不知道啊。”田小牛说,“要不要出去看看?” 听到了这个提议,我的心跳不由增快了几分,扑通,扑通……仿佛要从胸口跳出来。 “好,我们去看看到底是什么在装神弄鬼。”李东旭附言。 “嗯。”我们颤抖着回答。


      六个人从床上爬起来,蹑手蹑脚的打开房门向隔壁望去……天呐!隔壁的房门竟是锁着的!我们互相看了看,一股难以明状的恐惧慢慢的蔓延开来。楚轩颤巍巍的将手电筒举起向隔壁照去,里面没有人,只有一面镜子在手电筒的照射下反射出清冷的光。


      “你们几个在干什么?”一个阴郁的声音突然响起。 “啊!!!!”我们几个不由得尖叫起来。 “半夜不睡觉鬼叫什么?扣班级量化分十分。” 原来是查房的老师,安抚了一下几乎要跳跃而出的心脏,孙雨回答“没,没什么。” “赶快回去睡觉!” 经过这一折腾,我们的好奇心大减,一个个拉着脑袋各自回床躺下。 到底是怎么回事?一个又一个的诡异事件接连发生,那种对于未知的恐惧紧紧地纠缠在我脑海。真的有魑魅?我的信念开始动摇……突然!空气中浮现出一个白色的东西,长长头发,惨白无比的皮肤……这一切的一切都和楚轩描绘的魑魅是如此的相像。恐惧攫取了我的心脏,身体不由的颤抖…… 随着身形的渐渐清晰,它的面貌也显露出来。那张脸非但没有想象的那么狰狞,反而带有几分魅惑 。柳眉杏眼,皓齿朱唇,宛如娇花照水一般俏兮兮的浮在空气中,我不由得看痴了,一时也忘了她不是人是一只魑魅。 她朝我一笑,春梅绽雪似的笑容让她更加的倾国倾城,好漂亮啊!我想。就在这时,突然她的脸布满了血色,脑袋也只剩下了半个,眼球无力的从半空垂了下来………


      “救命!!!”我张开嘴疯狂的大喊,但却仿佛被紧紧地扼住喉咙一般发不出一点声音。 她一点一点的逼近,我的心也飞快的跳了起来,好像随时都会从胸腔蹦出来似的。不要,不要啊!我摇着头,身体不断的挣扎…… “啊~”她发出一声怪异的尖叫后扑了上来……


      “救命!”我猛然间坐起,不断的喘着粗气,原来是梦,但是真的仅仅是梦吗? 早上醒来照了一下镜子我才明白自己的情况有多么糟,乱蓬蓬的头发,黑黑的眼圈,布满血丝的双眼,一切的一切显得无比憔悴。不行,这样下去非要崩溃了不可,我想。于是我请了一天假,去市里买了一个小铜佛(据说是开过光的,能够辟邪),希望它能给我带来好运吧。 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那个铜佛真的有效果,总之这一晚上我睡得特别的香甜。 我有一个习惯,就是半夜两三点是会醒一次,本来是偶然。但每当这时候我都会掏出手机看一下当日更新的网文,一来二去也就成了习惯。和往常一样看完小说我就爬起来向大厕所(本来宿舍是有独立卫生间,但是大家都懒得嫌脏不想打扫,所以就有了一个“不准在厕所上厕所”的规定。)走去,突然我停住了。想起这几天发生的事情,我的心理隐隐有些害怕,所以强忍尿意又上床躺了下来。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不行!忍不住了,我飞快的起来借着手机的灯光先前走去。 周围是死一般的静寂和无尽的黑暗,往日还没觉得,但现在却让我毛骨悚然,仿佛那暗黑之中随时会窜出东西将我吞噬一般。“嗒、嗒、嗒……”? 木屐的声音在走廊回响,每一次都狠狠地敲击着我的心神,我不由的加快了脚步,留下了一串急促的响声。 大厕所的灯早已经被哪个混蛋给弄破了,所以我只能用手机照亮一米见方的地方。“哗哗哗……”水流激荡的声音在这个寂静的晚上显得格外的刺耳。突然,一丝若有若无的啜泣声逼近我的耳朵,“呜~”的声音越来越清晰,仿佛是一名女子就在我身边小声在哭似的。我的后背已经被冷汗浸湿了,手脚也颤抖了起来,一不小心我跌倒在了地上。那一声声的呜咽仿佛无孔不入一般的从四面八方逼向我的大脑,不断摧毁着的的心神,我连滚带爬的飞速窜进了自己的床,用被子蒙着全身紧紧的握着那个铜佛,乞求能够平安度过。


      惶恐中我进入了睡眠,第二天醒来又是新的一天。又是噩梦吗?看着身体上的淤青,一股恍然隔世一般的感觉蹿上了心头。


      今天是星期六,为了应付上级的检查学校承诺只要打扫完卫生就可以回家。刚开始我们还为这个决定欢呼雀跃,但是很快的就发现并没有那么简单;据说因为创城的领导会来我们学校检查,所以这一次学校是空前的注视,市里已经下来死命令,谁出事谁负责!为了头顶的这个乌纱帽,校长亲自监督,全校投入了热火朝天的打扫卫生和一些仪器的检修的活动中。


      我们几个分到的是打扫宿舍,原本以为很简单没想到折腾了几个小时还是不合格,妈的!宿舍床铺要整洁统一,厕所地面要清洁这个还可以理解,可恶的是玻璃必须和“没有似的”,墙上不能有斑点和球渍。我的神啊,你还不如让我们舔一遍呢。买来砂纸一点一点的打磨墙壁,刚拖干净的地面又弄脏了。还有玻璃,里面的好说,可是外面的怎么办?万一掉下去这可半辈子就完了。无奈,只好借鉴其他班级的做法,把厕所和阳台的玻璃卸下来,虽然这样会导致不大坚固,但也顾不了这么多了。一番忙碌下来,放学时间居然比以往还要晚一些。 “我寻你千百度,日出到迟暮,一飘江湖我沉浮…………”


      手机铃声响起,“喂,干什么?”我问。 “江山啊,我和你妈有事要出去,你去你赵叔叔家凑合一天吧。”爸爸在电话里讲道。


      “算啦!我不回去了!”扔下这句话我不等那边的反应,直接挂断电话。又忙!我冷笑,我还不知道你们!没想到家庭的纽带居然只是这个名字,其实早已经名存实亡了,不知已经多就没有在一起好好吃顿饭了。想到了这些,我的心里隐隐作痛,看着同学兴高采烈的收拾行李准备回家,我心里由衷的羡慕。 “你又不走了?”李东旭问道。


      “嗯,懒得回去了。”我躺在床上装作懒洋洋的回答。 “那好,你自己玩吧。”他笑着说,“对了,好像罗万寻也不回去,你们不然凑合一下?”


      “算啦,我和他不大对付,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我说完,翻了个身将脸埋在枕头里,将大家欣喜的脸庞避开,好像他们的快乐会刺伤我似的。 舍友们忙活忙活都已经各自回家,我立刻从假休眠的状态解封。终于走了!我活动了一下身体,然后开始看小说。由于习惯了这种一个人的生活,所以我也并不感到孤寂。就这样,夜幕降临………


      看着夜色渐渐黑暗,我的心不争气的跳了起来。好害怕啊,我想。不是没有考虑过和罗万寻一起凑合一晚上,但是想到他的那张嘴脸我就打消了这个念头。个性使然,我的个性还是比较冷的,当然和熟人不会这样,但稍微差一点的就有些爱搭不理了。大家都不熟,也没什么好聊的。所以很多人都说我有些装,罗万寻就是其中之一,既然你看我不爽,我也没有必要和你结交,大家相安无事便好了。 没办法,只有找出最下策——吃安眠药。在药物的作用下,我睡的很沉,自然感觉不到时间的飞逝,只是隐约间感到有东西在我的床边待过,也不知是梦还是那个魑魅。第二天我被身上怪异的感觉给弄醒,凉凉的,黏黏的,我顺手摸了一下,结果吓得直接坐了起来。是血!怎么会有血迹?!我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浑身上下已经不规则的溅有血迹,更关键的是我的手中正握着一个带血的刀具,我愣了。怎么回事,难道我杀人了?怎么可能?!一定是有人的恶作剧!我心里立马冒出了罗万寻的身影,一定是他!!!我立马穿好鞋跑到了对面,结果眼前的景象把我惊呆了:罗万寻已经毫无生机的倒在了自己的床上,喉咙被割断,大面积的鲜血将床铺浸湿……我的脑袋顿时空白,怎么回事?这下我怎么都解释不清了。 怎么办?!难道要告诉警察自己是魑魅附身,一切都是它做的?这种说法别说警察,就算自己也不相信,但是还能有什么解释?难道是梦游?我突然想起了自己在书上看到的话:梦游是一种象征性的愿望补偿,主要原因包括心理因素,睡眠过深,遗传因素等?难道是我心中早有杀他的想法,这几天接二连三的打击加上服食安眠药让它诱发出来?………… 想了片刻,我掏出手机,用毕生的力气按下了110这个号码。“我杀人了,我要自首……”


--------------------------------------------------------------------------------------------------------------------


      “岑风啊,今天发生了一件有意思的事情。”警局的同事笑着向岑风说。


      “怎么啦?”看着同事的笑容他不解的问道。


      “今天有个男孩打电话报警,非说自己杀了人。我们还以为是小孩子玩笑,没想到还真的有这事,更奇怪的是,问他怎么杀的他竟然一问三不知,非说是自己梦游杀了他。”


      “哦,果然有趣。不过也不新鲜了,以前新疆不也发生过这种事吗?”岑风虽然略感意外,但也不是很惊奇。


      “事情没完,当我们去检查监控录像的时候竟然发现了鬼!”同事压低声音神秘兮兮地说。


       “什么?”岑风一下自坐起来“那个小子这么说?” “他说那是魑魅,自己是被他附身后才这样的,然后又胡扯出一些灵异事件,不过都已经被他的同学否认了。然后我们检查了其他录像,在案发前后几个小时都没有人出入过那层楼,所以基本排除了其他人作案的可能,很久没有见过这么容易的案子了。”同事说道。


      下班回家之后,岑风总是感觉有什么不对劲,好像似乎太简单了,人证物证俱全简直是一个完美的可能犯罪。于是就给推理迷的弟弟岑雨讲述了这件事,结果听完以后他就陷入了深思,不久之后岑雨开口了“如果那个江山说的全部是是实话,那么这个案子就不简单了。”


      “怎么了?”岑风问。 “你没感觉很奇怪吗?为什么梦游后他会换衣服?” 听完弟弟的问题岑风还是有些不明白,于是岑雨只好解释了起来“按你说录像的那个鬼是江山假扮的,为什么杀人的时候又换回普通的衣服,直接让鬼杀人不是更好吗?还有江山不是服食安眠药了吗?那么他扮鬼杀人不就不成立了吗?”


      “或许是为了给自己开脱,制造灵异事件。这个法医的检验要是有误差的,再说了,他的话也未必要全信。” 岑雨一副看白痴的眼神看着自己哥哥,心想我怎么会和你是兄弟!“为自己开脱为什么不选择一个好的方法,这很明显是要至自己于死地。他连杀人都承认了,还撒这种谎?这个不是显得画蛇添足?”


      “你是说他说的可能是真的?”哥哥诧异地问“各种证据都表明人是他杀的。”


      “不知道,我还要看一下更详细的资料。”岑雨说。 由于破了几个案子,岑雨在警局还算小有名气,虽然违反规定,但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看了一些资料之后,岑雨的思路非但没有清醒,反而更加混乱了。


      案发现场痕迹凌乱,指纹什么的一大堆根本不能作为判断方式。死者死因是割喉导致的流血过多,挣扎痕迹不明显估计是在死者睡梦中一刀解决。凶器是一把水果刀,上面只有嫌疑人一个人的指纹。血迹检验,是非正常喷射,所以可能是嫁祸,但也可能是其他方式弄上的,不能作为判断依据。


      由监控显示,案发前后八个小时与死者接触的只有江山一个人,案发现场窗户从里面锁住的所以进出通道只有一个门,其他地方的监控记录中发现没有人在案发前后进入这个楼层,所以现场是一个绝对的密室,而且这层楼只有两个人。难道真的是江山杀的?岑雨心想。


      “我想看一下闹鬼的录像。”岑雨恳求着说。 哥哥岑风将电脑让出来…… 先是一段漫长的寂静,楼道里没有一个人影,仿佛永远定格在那一瞬,但这只不过是因为景物很长时间不变造成的错觉。突然,监视器画面调动了几下,三秒钟后正常,接着一个鬼影出现了,它穿着宽大的白色袍子,长长的头发把脸完全遮住让人看不清相貌,她就那么静静的站着,几分钟以后她动了,这不是十分飘逸的东,更像是机械一般僵硬的动,她慢慢走到监视器前,缓缓将头抬起,突然监视器花了。几分钟后监视器正常,但是楼道却再也没有了动静直到一个浑身是血的男孩冲进了他对面的宿舍,一切又重归平静。


      “从犯罪嫌疑人江山嫌疑人江山的柜子里我们搜到了录像中出现的衣服,假发,以及监控干扰工具,上面只有嫌疑人一人的指纹。”岑风补充说。


      这一下罪名落实了,但是岑雨还是隐隐觉得这事情不是那么简单。


      “我们猜测,可能是嫌疑人听说了魑魅勾魂这种鬼故事,所以心里对自己的犯罪有了合理的解释,所以潜意识让她感觉自己是被附身,杀了人。” 哥哥的同事小王说 . “嗯,请问一下那些扮鬼用的东西是哪来的,这个确定了没?还有刚才我看了几张现场的照片,现场的脚印只有来回一行(地上有一些斑点的血),这是为什么不应该有三行吗?……” 一个又一个的问题让小王和岑风面面相觑,有些疑点不是他们没想过,但是因为证据实在是太充分了,所以忽略了,三个人陷入了纠结中。


      “不行!我要去一下现场!”岑雨突然站起来,把旁边的哥哥和小王吓了一跳。 哥哥一把拉住他“不行,有规定的。”


      “你们偷偷给我看案件卷宗不是违反规定?”岑雨不甘示弱。 岑风和小王顿时蔫了,只好带着这个魔王驱车前往现场。 看门老大爷不断地纠缠说学校有规定,一直到岑风掏出警官证才放行。


      刚进门,三人就感觉一股阴风扑面而来,激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攀登片刻,三个人来到了案发现场203. 和资料差不多,基本上就是两间附独立卫生间的对称的房间,门旁边是厕所,然后里面是四张铁架床,阳台……走廊的左上角是无线摄像头,可以清晰地拍摄出楼道的情况。 只见岑雨在那里左瞧瞧右瞧瞧上蹿蹿下跳跳……不一会他笑着对岑风和小王说“:原来如此,我明白了,不过要先问一下几个人。”


   挑战读者!


      线索已经全部给出,请大家开动大脑。至于开始的灵异事件大家可以选择不解释,当然想一想也是可以的。


解密篇:


      看着面前和自己差不多大的男孩,我一阵的无奈,他能帮我?我现在都还没有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呢。 “其实真相很简单……”他得意的卖了一个关子。


      扮侦探很流行吗,我索性不去看他。


       “老兄好歹给点面子啊,我可是来拯救你的啊!!!”那个小子在那边抓耳挠腮说,过了一会看我实在是没有反应,他气急败坏的说。“行了,行了!我就是说吧。你一开始就陷入了一个骗局!一个你所有同学为你制造的骗局。”


      听到这句话,我突然将头抬起,我好想突然想起了什么,但又很快忘了。 “先说第一个床乱响那件事吧,难道没有发现自己的床和隔壁的床是钉在一起的吗?(这种铁架床的一部分固定在墙上,两个宿舍之间有联通)只要对面睡觉乱动,你们这边就会乱响啊!然后就是你说梦话,第一个是他们耍你的,有意思的是第二天你居然又说了正好把第一个的漏洞补上了。”他贱笑着说。


      果然是这样,我的疑问已经渐渐解开。“为什么会这样?”


      “梦境是潜意识的体现 白天积累好多元素 晚上你睡着了 潜意识就会主宰你的大脑 把这些元素串起来讲故事。现在普遍认同的梦境有三种解释。梦是人心理感受的成像 ;梦是人心理愿望的满足 ;梦来自人身体的内部与外部的刺激 ;梦者近来听到或看到与梦境有关的物镜的心理感受成像。心理学上解梦有三种理论,一是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梦是一种潜意识的体现,二是生理学理论来解识,大脑神经需要刺激,出现随机活动,但也以现实中的表象和情绪为基础,三是现代认知理论,梦是脑中记忆的整合。你说梦话大概就是因为白天和你的同学争论,你想说的话没说说完,所以当你睡着的时候潜意识就帮你表达出来了。”他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接下来就是重要内容了!魑魅勾魂的故事就是要引导你相信,自己是被附身,为了你接下来的‘主动’自首作出铺垫。”


      “什么?!!!”我从凳子上站了起来,咬牙切齿的说“他们居然这样!!!”


      “没有他们,就一个。算了,我接着说吧。其实这里也有一个偶然事件,就是你们隔壁的什么鬼话其实是,你的一个同学在那里和她的媳妇聊天的。因为他一打电话就几个小时,所以被同学流放了,不得而已采取这个措施。至于那时候门是锁的,不是还有窗户吗?只不过你们没有注意罢了。还有你上厕所时候的鬼叫,这个纯属恶作剧了,你的那几个同学已经招了,当时有一个人躲在厕所墙壁与玻璃的夹层里,用手机放的,一个立体声软件,不仔细听听不出来是在一个方向传出来的。”他轻轻顺了顺自己的留海,摆了一个自认为很帅的pose“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快说!!!”我感觉自己快要被气炸了,没想到啊!!!!他们!!!现在如果给我一把刀,估计我真的会干出来杀人的事。


      “杀人一会再去,等我说完。其实这里面最简单,也是最操蛋的就是为什么摄像头拍摄显示,那个楼层只有你们两个人,那罗万寻是怎么死的呢?福尔摩斯说过‘排出了种种的不可能,剩下的再不可能也是事实。’可是推理的无上宝典啊,没错!如果不是你杀的,这个世界上也没有鬼,那么只有一种可能——还有一个人!”


      “不可能!!我根本没有看见有另一个人。”我说。


      “是的,那时候他已经没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其实很简单的,刚开始时候他躲在你们对面的宿舍,你以为他走了,实际上压根没有这回事,于是在半夜三更他就起来把罗万寻咔嚓了,然后用摄像头干扰设备偷偷地嫁祸给你,然后再跳楼跑了。”


      “跳楼?这也太扯了,窗户是锁的啊。”


      “你忘了,你宿舍的窗户能够拆下来,拆下来,在外面把它安上就好了。再说了二楼很简单的,当年我偷偷出去上网……”突然他闭上了嘴“他偷偷留在宿舍,录像中计算一下回家的人数,就会发现少了一个——楚轩,放心,警察现在已经在抓捕他的路上了。” 我好像一个泄了气的气球一般无力的坐了下去,恍如隔世啊……


      本来捏我是打算投每周谜题的,可是水镜告诉我要排到十一以后了,于是捏就改成小说了,嘿嘿……


      【斑猪关枫已阅】


[此贴被关枫于2011-8-28 8:54:08修改过]
  • 上一篇文章:《红》[第一篇完](提供PDF下载,已润色)

  • 下一篇文章:【喷血】刺客大乱斗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残雨画桥』于2012-2-11 16:53:00发表评论:
  • 嗯嗯……我有个毛病,只要码字的时间一长就有种砸电脑的烦躁……这个是忍着那种感觉写完的,所以后面的节奏就没忍住……怎么说呢,多谢批评指教吧,我会努力的……进步的……
  • 姚小猫』于2012-2-11 13:54:00发表评论:
  • 头重脚轻的感觉,前面的氛围勾画确实很赞,于是相比之下越到后面越显得粗糙
    是一开始兴致勃勃后面开始急躁了吧
  • 苏禾律』于2012-1-13 13:49:00发表评论:
  • 看作者的名纸 咱还以为是古风【魂飘……
  • 癫癫』于2011-12-5 10:38:00发表评论:



  • 【sworder在大作中谈到:】呃。。。凶手到底是哪个。。。。好像看不出是谁偷偷留下来没走。另外,这个诡计要想做成,我必须得服食安眠药吧?文中看不出对方是如何一定能让我服食安眠药的。蒙汗药的药效更强还是安眠药的药效更强。问。
  • sworder』于2011-12-5 0:42:00发表评论:
  • 呃。。。凶手到底是哪个。。。。好像看不出是谁偷偷留下来没走。

    另外,这个诡计要想做成,我必须得服食安眠药吧?文中看不出对方是如何一定能让我服食安眠药的。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远古的阴谋![1791]

  • 上院四百号(2)[1533]

  • 咆哮纯情= =(已完结,带插图)[2991]

  • 夏日里的吸血鬼(04)[1913]

  • 网维的侦探手记II——希腊台球之…[3773]

  • 香烟岛谋杀案(三)[1677]

  • 该隐号疑云(5)修订[1832]

  • 《时光隧道》之异想天开的头脑[1881]

  • 落寒的童年[寒][3099]

  • 童谣杀人事件(全)‘这个故事没有…[46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