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喷血】刺客大乱斗
 作者:姚小猫打开姚小猫的博客  人气: 3814  发表于: 11年08月26日22点57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刺客大乱斗


    好像来晚了吧……

    夜幕之下,木屋之前,手提长剑的柳青弘突然这么想到。

    柳青弘的耳边不断回响着夏日里纷乱的蝉鸣声,这反而衬托得四周很寂静,这便是诗句所云的“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吧。

    要进去吗?站在木屋门前的柳青弘为难起来了,不自觉的用空闲着的右手挠了挠脸。明显来晚了,另一个人早就到了吧?

    柳青弘觉得来迟了这件事有点砸了自己的金字招牌——柳青弘是刺客,号称从未失手的“夜半白无常”,得此称谓是因为柳青弘行刺时总是身穿白衣而不是夜行服,这一点颇受同行诟病。

    突然又想起昨天晚上的事了……

    柳青弘的大脑开始开小差了。

    “只能得手,不能失败,知道了吧?”——昨天晚上那个满脸麻子的乡绅是这么对他说的吧?

    柳青弘眼珠子往上翻。

    这一次的酬金异常的多,比平常的行刺酬金要多出两三倍来,原因是,这次的对手不一般。

    论辈分,这次的对手是比柳青弘还要早出道的刺客,算是前辈了,那就是人称“一剑断骨”的袁卿,传说中,袁卿有一把锋利无比的宝剑,剑把上有一颗青色的宝珠,这把剑从剑刃到剑尖都是吹毛立短的,可以一剑刺穿巨石,遭其刺杀而死的人,常常是被一剑刺透胸骨而亡,可见那把剑究竟有多锋利。

    杀这种人,柳青弘心里没有多少底,所以听说是这样的差事他立马就拒绝了。

    然而对方不容他拒绝,当场就推出了一小箱银子,估计有近千两,也不知这一介乡绅跟“一剑断骨”袁卿有多大仇恨,竟舍得出这么多银子来请刺客。

    为了让柳青弘放心,对方还声明绝不会让他一个人去干,为了防止失手,那个满脸麻子的家伙还请了另一个刺客也来刺杀袁卿,这算是双管齐下以防万一之策了。

    算了算了,想那么多也没用,还不如进去,若袁卿还活着,就说明自己还没被别人抢在前头,那金字招牌也就照样金光闪闪,若袁卿死了,自己也没受多大损失,银子还是会招收的。

    想到这里,柳青弘自己点了点头。确实是这个道理,想那么多也没用,不如直接进去。

    “砰砰”……

    屋里好像有动静。

    不好,怕是自己发愣的时候被别人抢先了,对方也不必非从门口进去啊,从屋顶进去也可以啊。真是自己大意了。

    柳青弘悔的肠子都青了。但现在已经不是悔恨的时候了,快点出手或许还有得补救。

    “砰!”

    ——身穿白衣的柳青弘破门而入。

    因为用力过大,左边那扇门碰到墙壁后又弹了回来,右边那扇门却不知道撞到了什么东西,停在了半道。

    环视屋内,只见一名提着长剑的男子正瞪大了眼睛看着突然出现的柳青弘,嘴巴张着没办法合上,看起来很是吃惊。

    “呵!你就是袁卿吧?”柳青弘壮着胆子厉声发问。这种先发制人的手段在行刺过程中是尤为重要的。

    然而对方只是木讷的看着柳青弘,好像满脑子疑问。

    管你装什么熊样,老子把你干掉就是了。

    柳青弘将长剑拔出,跃身而上,对方也不甘示弱,慌忙中举起手里的长剑挡了一招。

    两个人撕打成一团,剑身相碰发出的“锵锵”声不绝于耳。

    尔后不久,胜负依然不分,手提长剑的男子终于耐不住气了,跃到房梁之上,问:“你到底是什么人?”

    “你管我什么人,今天只管把命拿来就是了。”柳青弘说着正准备举剑再上,不料被男子一声大喝制止了。

    “哈哈哈哈,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你来晚了。”男子哈哈大笑起来,提起手中的长剑扬了扬,“袁卿早就被我干掉了。”

    什么?这么说……原来是另一个刺客啊。

    柳青弘顿时泄了气,还是来晚了啊。“那袁卿呢?”

    “哪,你进来时撞到的那个就是了。”男子指了指木门。

    柳青弘转头,一个男子正倚着墙壁坐在地板上,脑门上刺着一把利剑,剑把上镶着一颗绿色的宝珠。这么说来,刚刚那名男子手里的剑上确实没有镶宝珠,自己太心急了,结果反而误事。

    “怎么杀的?”柳青弘蹲下身子打量死者。真不愧是“一剑断骨”的利刃,竟然刺穿头颅而过了。

    “我从上面进来的时候他正在睡觉,慌忙之中抽出宝剑,结果宝剑反而被我夺到了手,我就随意那么一刺,就把他杀了。有时候剑太锋利也不是好事,轻易就会刺穿身子了。”男子说着笑了。

    “原来如此……”柳青弘点了点头。

    “敢问英雄尊姓大名?”屋梁上的男子拱手问道。

    “我是……”柳青弘正打算报出身家,但却突然犹豫了,自己被别人抢了先手,实在是丢面子丢到家了,金字招牌算是被砸掉的了,要是对方是高人还有情可原啊。

    于是柳青弘笑着答道:“在下一介武夫不足挂齿,敢问阁下……”

    “哦,我才是一介粗人呢,没什么名气,只有个干巴巴的名字,穆清泉便是了。”男子说着豪爽地大笑起来。

    “原来是穆兄,小弟谢穆兄先杀此人了,也算是省了小弟动手的功夫了。”

    “哦,没什么,大家都是收了银子做事的,理当如此。如今既然事已完毕,我就先行归去了。”穆清泉道。

    “小弟就不送了。”柳青弘点头作揖。

    穆清泉哈哈大笑着跳下屋梁,拍了拍柳青弘的肩。“青山常在细水长流,今后若有幸相会,穆某必会请阁下小酌几口的。”

    于是穆清泉哈哈大笑着出了木屋了。

    真是丢死人了。柳青弘恼羞成怒。还好没把自己的身家报出去,要不以后岂不让别人笑掉大牙,堂堂“夜半白无常”竟然输给一介粗人,真是奇耻大辱啊。

    柳青弘悔恨地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关上木门,扬长而去。

 


    孙平把长剑紧紧握在手里,飞奔在一望无际的林丛之中。

    要快点,要快点……

    他不断在心里对自己这么呼喊着。

    要是赶不上就对不起恩人了……

    孙平迈开脚步,拼命飞奔,按他现在的速度,用不了多久,他就可以赶到林子深处的小屋前了,小屋里住着的,就是人称“一剑断骨”的袁卿了。

    直到今天傍晚,孙平才从道上的朋友那里听说了一件事——今晚有两名刺客会去暗杀袁卿。

    老实说,按照袁卿的身手来看,天下是难有匹敌者的,但是若是两个刺客同时夹击,恐怕也回因腹背受敌而难以招架吧?何况听说两个刺客里还有一个是人称“半夜白无常”的柳青弘。

    孙平一听说这个消息就拔腿疾跑,从山下拼命跑上来,希望能够助袁卿一臂之力。

    孙平确实很拼命,已经从日落时分跑到月亮高挂的时候了,孙平还没停下来休息过一时半刻。

    说起这其中的缘由,就要提及早些年孙平落魄的时候了。

    那是三四年前的事了,那时候孙平才不过十六七岁,家乡突发饥荒,父母都饿死了,孙平只身一人惶恐的逃出家乡,来到了这个小镇上,一个人孤苦无依,也没有人可怜他,没人给过他一丁点食物,正是在那个自己快要饿死的时候,碰巧下山的袁卿看到了饿昏在路边的孙平,于是便把他背回小木屋,喂了几口白粥,才把他的命救了回来。

    后来孙平对袁卿极为仰慕,所以也修炼了一身好身手,然后入了刺客这行,凭借能够在背后突然一击致命的阴险招数被人称为“遁地鬼孙平”。

    如今拥有这一切都应该感恩于当年袁卿的那一碗白粥啊。

    孙平这样想着。

    一直苦无机会报答,今日机会已来,正是自己报答恩人的时候啊。

    想到这里,孙平不觉加快了速度。只希望不要赶不及,一定要救下恩人啊,若恩人就此死去,那孙平就真是个不知报恩的懦夫了!

    只差几步了,快点吧。

    等一下……

    在离小木屋十米远左右的地方,孙平停住了脚步。

    小木屋前似乎有个提着宝剑的男子正在发呆。

    看来要小心了,先看看情势吧。

    孙平施展轻功,跳到了树上。

    小屋前的男子似乎正在想什么事情,想的很出神,似乎还在自言自语着。孙平竖起耳朵听。

    ——要不要回去换回来呢……

    什么玩意?孙平皱住了眉头。那是谁啊,夜里站在别人家的门前……是刺客吧?可恶。

    夜里的的森林中一片漆黑,孙平看什么东西都模模糊糊的,但是有一点他不会看错——男子手里提着的宝剑上没有青色宝珠。

    看来我还赶得及……可恨你这无耻杀手,今日我就代我恩人来取你性命吧!

    孙平轻手轻脚地落到地面上,这些年孙平为了练就背后突袭、一招毙命的本事,一直苦练轻功,力求做到全无动静地移动身子,无声无息地靠紧敌人。

    接近了……接近了……接近了……

    四米……三米……两米……

    可以了……孙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抽出了手中的宝剑。

    从宝剑上反射出来的亮光在男子面前的墙壁上闪过,然而男子还在沉迷与自己的问题之中——到底走了没有,到底要不要换回来呢……

    “锵!”

    一片亮光兀的在林子中一闪而过。

    人头落地。

 


    穆清泉轻手轻脚地从屋顶上掀开瓦片,然后轻跃而下,来到木屋里。

    屋里一片漆黑,好在自己把屋顶的瓦片掀了不少,屋里才得以布满勉强光亮月光。

    靠着这淡薄的亮光,穆清泉看到了自己眼前的一张大床,床上似乎还躺着一名男子,正打着天雷般大声的呼噜。

    “呵,这呼噜打的,木屋子都快震倒了。”穆清泉苦笑着,轻轻挪动脚步,靠近床榻边。

    好像睡得很熟呢……不管了,什么光明对决君子所为什么的,见鬼去吧,一剑夺你性命才是明智之举,等你起来与我纠缠不休岂不白费力气。穆清泉这么想着,慢慢拔出了宝剑,尽力不发出剑刃摩擦剑鞘发出的声音。

    准备好了,袁卿,见鬼去吧。

    穆清泉豁然举起宝剑。

    “砰!”一声,穆清泉觉得右手虎口一震,连手里的剑都快握不住了。

怎么回事?穆清泉忙往后急退几步。

    “哈哈,你是何人?”床榻上有个人影站了起来,点亮了一个桌子上的一根蜡烛,屋里顿时充满了光芒。

    蜡烛前分明站着一个穿着一件白色单衣的男子,男子正站在木床与桌子之间,木床上赫然可见一道深陷的口子。不消说,刚刚穆清泉那一剑砍在木床的床板上了。

    “哈哈哈,告诉你也无妨,在下穆清泉,今日特来取你性命的。”穆清泉仰起下巴答道。

    “呵!我不是听错吧?穆清泉,是哪条大蒜啊?我连听都没听说过,就凭你这么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就要取我性命?不知道我是谁吗?”白衣男子喝道。

    “我当然知道你是谁,你不就是‘一剑断骨’袁卿嘛。”

    “好,既然知道了你还敢来自寻死路,袁某也算是服了你了!”

    “哼,袁卿,你可别得意,这次可不仅我一个人来,后面还会再来一个,我们两个刺客联手,还杀你不得吗?”

    “哼,休得口出狂言,后面来的怕又是你这等无名小卒吧。”

    “这我就不知道了,我们也没见过面,但这不妨碍我们今日索你性命,待我穆清泉让你见识见识吧。”

    穆清泉言罢,手提长剑向袁卿刺去,袁卿转动身子,避开了极为致命的一刺,闪身躲到墙边,那墙上正挂着他那把一剑断骨的宝剑。

    袁卿想要取剑的意图被穆清泉识破了,穆清泉毫不犹豫地挥剑过去,袁卿忙闪身躲过,伸出去要取墙上宝剑的右手急忙收回,又一个转身躲到另一边,趁穆清泉因着惯性往前移去的时候,袁卿伸出左手把宝剑从墙上取了下来。

    哼。这次还怕你这等小人物么?袁卿拿到了宝剑,顿时胆子大了七分,正准备把宝剑从左手转到右手,不料穆清泉把手里的宝剑刺向袁卿的左手,慌忙之中袁卿只好撒手,宝剑顺势往下掉。

    穆清泉用自己的剑挑了一下袁卿宝剑,将宝剑挑起后握在左手,接着就往后急退了几步,退到离袁卿有三四步远的地方。

    “啊哈哈哈哈,袁卿,如今你连宝剑也没有了,看你还怎么跟我打。”穆清泉说着,把自己的宝剑掷于地上,把袁卿的“一剑断骨”的宝剑紧握于右手,“你不就是靠着宝剑出名的吗?如今没了这剑,我看你还怎么跟我打。”

    “哈哈哈……哈哈哈哈……”

    原以为袁卿会恼羞成怒,不料他却哈哈大笑起来,穆清泉不觉目瞪口呆。

    “你……你这是……”

    “你以为那真的就是我的宝剑么?”

    “什……什么意思?”袁清泉问道。

    “那把剑不过是把普通的剑,要真是我的宝剑我当然把它放在枕边了,岂会挂在墙上。”

    “不……不可能!”

    “不信你可以自己看看剑刃啊。”袁卿说着。

    穆清泉退到门后的墙壁下,把宝剑举起,眯着眼睛仔细打量起正对着自己的剑刃。

    就是这个机会!

    袁卿急速俯下身子,捡起地上的宝剑,现在只要一个箭步向前,就可以一招制敌了。

    就在这个时候……

    “砰!”

    ——一名白衣男子突然破门而入。

【斑猪关枫已阅】

[此贴被关枫于2011-8-28 8:35:31修改过]
  • 上一篇文章:子不语之魑魅勾魂

  • 下一篇文章:《杀机重重》电子全本流出!!!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张晨萧』于2011-8-28 14:04:00发表评论:
  • 说实话我没看懂,小猫的我一直都没看懂……
  • 绝版神探』于2011-8-28 8:53:00发表评论:
  • 原来是【这种诡计】啊.......可见小猫的功力日渐深厚啊.....膜拜......
  • sworder』于2011-8-28 3:18:00发表评论:
  • 哈哈。好玩。
  • dolabemen』于2011-8-27 9:36:00发表评论:
  • 啊哈哈,搞笑啊!!!
  • 残雨画桥』于2011-8-27 9:11:00发表评论:
  • 果然喷血,看了两遍才看懂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小卢自评《中国象棋之谜》(自己…[2400]

  • Baby[2188]

  • 复仇丈夫的完美杀人记录(s)[1967]

  • 连载——13区(第三章)[1573]

  • 梦中的案子[4193]

  • 夏秋冬[2075]

  • 关于推门形象大使名字的建议[2722]

  • [秋季活动13]推理学园之学园双煞…[2606]

  • 【布朗神父】【同人作】一篇——…[2481]

  • [春季活动1]内心之鬼[魔幻?童话…[3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