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小卢原创推理小说:《火蛇、油雨和天仙》(连载中,一周内完成)
 作者:q619663903  人气: 1652  发表于: 13年12月14日15点06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火蛇、油雨和天仙》


小卢前言:这篇小说是小卢我第一次尝试新本格短篇推理创作,也是鄙人第三篇同人小说,这次的主角为新本格导师岛田庄司笔下的御手洗洁,希望大家喜欢!在小说的最后附加了刚参加了第二届全国华文推理大赛的我自己的创作心得,但愿大家也一并阅读。请各位读者在阅读整篇小说后提出您宝贵的意见,谢谢!


第一章:火蛇起舞


公元1996年8月20日,早上7点50分。
神津竹史在奶奶的带领下欢快地走出了家门,奔向对他来说如天堂般的森花游乐园。
忽然,天空中不寻常的光亮吸引了正奔跑在小区里的神津竹史的眼球,竹史一边飞奔着一边抬头将视线移向光亮的起源处。
他根本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赤红的火焰高挂在万里无云的高空上,染红了半边天。在熊熊大火的包围之中,似乎有一条黑色的不明物体正在疯狂地舞动!
神津竹史此时已完全将游乐园一事抛诸于脑后,他伫立在原地,嘴巴不自觉地张成O型,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天空中的那团火,像在观赏着一场震撼心灵的科幻电影,又像是在试图看透一样隐含于表面之下的事物。
他看清楚了……
那是蛇!那一条翩翩起舞于火焰之中的黑色条形物体是一条蛇!蛇在空中上下舞动,幅度越来越大。逐渐地,蛇舞的节奏完全乱了,它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火眼无时无刻不燃烧于它的周围,随着它的摆动共同起舞。火焰犹如黑蛇的铠甲,形影不离地保护着它。
可惜了火蛇多么曼妙的舞蹈,现在却像是在神经质地挣扎!疯狂的火蛇从“风之屋”缓缓飞向“雨之屋”,霎时间,火蛇它坠落了!它的尾部突然失去了所有的力气,斜向下飞速掉落!但火蛇终究没有落于人间,它那失去力量的尾巴对着凡间的地面,头部向着无尽的天空,像在渴望着天上的自由。它继续忘我地起舞于空中,接着——就在数秒之后,火蛇的整个身体重重地撞在“雨之屋”上!它在“雨之屋”的墙壁上凭借着火足往上爬行着,身影逐渐地缩小。到达了天棚的柱子上后,火蛇在一瞬间消失!火焰铠甲也瞬时化为了灰烬,消失于空中。
天空恢复了平静,平静得十分可怕,就像刚才的一切都未曾发生过似的……


第二章:油雨降临


公元1996年8月20日,早上7点30分。
埃勒里•卡尔站在小区北大道上苦苦等候着他的那个习惯化妆化上半小时的女友阿加莎•雷恩。
终于,埃勒里的耐心到达了极限。他撇着嘴,粗鲁地从裤袋中拿出手机,用力地按下雷恩的号码。
突然,天空下起了雨,雨滴落到了埃勒里的金色头发上。埃勒里下意识地用手拨弄了一下头发,却感到手上沾有油腻腻的液体。
站在埃勒里手上的液体不但油腻,而且也比一般的水要粘稠。埃勒里皱着眉头,小心地将手移向鼻子,轻轻地嗅了一下……
花生油……
沾在手上的是花生油。
正当埃勒里感到相当不解时,雨势逐渐增大,雨滴落到埃勒里的头发、T恤、皮鞋、手机、夹鼻眼镜上。
同样是花生油!
花生油雨滴落到埃勒里的每一个角落。他来不及多想,低声狠狠地咒骂了一局后便飞奔逃离了小区北大道,径直跑回家中……


第三章:天仙下凡


公元1996年8月20日,早上7点45分。
爱德华•D霍尔特牵着心爱的西施犬散步于小区南大道上。
当西施犬正陶醉于在某辆奔驰车的轮胎旁“占地盘”时,它的主人似乎收到了远方传来的“信号”。“信号”吸引着爱德华的眼睛,爱德华也不明白自己为何会有这种异样的感觉,他的眼球像是接受了某一指令般地突然将视线从西施犬身上转到远方天空中。
初升的太阳散发着耀眼的光芒,普照于辽阔的大地,同时也直射在爱德华的双眼。爱德华用手遮挡着刺眼的阳光,眯着眼眺望远方。他注意到在充满巨大能量的大火球中央,有一个物体正在缓慢飘行……
那是……!
瞬间有一个想法冒于爱德华的脑海里——那是一个极度荒诞的肯定。爱德华立刻用力地甩了甩头,他在心里反复告诉自己这样的幻想完全不可能存在于现实当中。但他盯着那个“东西”的时间越长,他就更加无法不相信自己所看到的就是心中所想的那个“东西”……
“那个物体——那个‘东西’——是……是仙女!”既充满兴奋同时又带着恐惧的爱德华在心中呐喊道。
仙女正在太阳中央飘行!她是天上的神仙,却现身于凡间,这是多么稀有的事情!她以让人无法直视的阳光作遮掩,自由自在、无声无息地遨游于广阔的银河……
“她——天仙会降落在我们的土地上吗?她突然降临了我们的人间,到底是怎么回事……”爱德华的心里突然冒出了几个疑问。要是在平时,爱德华自己也会对这几个问题感到荒诞可笑。但现在正目睹着天仙飘于空中的他,根本笑不起来……
在光芒映射下的天仙显得无比神圣,似乎在暗示世间万物皆归于她的掌管之下。
爱德华受天仙的神圣光芒彻底感染,他不仅双掌合十,跪拜远处披着骄阳的天仙。
然而,天仙从“雨之屋”的哪个方向飘到了“风之屋”后便脱离了阳光的沐浴,随后在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知过了多久,爱德华回过神来,却只见“西施”已不在他的身边……


第四章:密室逃尸


公元1996年8月20日,早上7点整。
“雨之屋”的主人宫部静子像往常一样准时在七点整起床,她凭着朦胧的双眼从二楼卧室径直走向一楼的洗手间。
没有了丈夫的怀抱,宫部静子也无法睡得安稳。她在半梦半醒之间渡过了两个寂寞的夜晚,黑眼圈毫不留情地“印”于她那美丽的脸庞,连静子也不忍欣赏镜中的自己。
十五分钟后,静子洗漱完毕。她打算出门晨练,于是整理好自己的头发,走上卧室换衣服。
当她走到卧室门前,转头看到里面的情景时,她不禁扯进嗓子惨叫了一声!惨叫声惊破天地泣尽鬼神,回荡于屋子里,但始终无法惊动躺在卧室地板上的那具血淋淋的冰冷尸体。
静子的身体颤抖不已,双眼发痛,捂着嘴巴的左手不停地抽搐,后辈滴下的冷汗迅速渗透了睡衣。她的脑海一片混乱,完全无法承受如此大的冲击;她的嘴巴在不停地上下颤动,再也发不出一丝声响;她的双腿失去了控制,在地上动弹不得。
躺在静子卧室地板上的尸体双眼直勾勾地盯着静子的方向,像是在注视着凡人看不到的灵物又像是在怒视着静子。她的腹部上插着一把冷冰冰的水果刀,陪伴在她左右的只有一大摊深红色的液体……
即使呈现在静子面前的脸孔是多么的可怕、丑陋、血腥、不成人样,静子还是认出她就是隔壁邻居“风之屋”的主人有栖川雪穗。
静子还来不及使自己冷静下来,她的精神就已经支撑不住,视线迅速离开了卧室,转向天花板,混乱地旋转着。最终,她的眼前一片黑暗,昏厥了过去……

早上7点10分,静子苏醒了……她的意识迅速恢复,身体立刻处于高戒备状态。她再次瞄向卧室的方向,然而在那里等待着她的并没有刚才吓破了静子胆子的尸体,唯独只有一大摊干涸的血……
静子渴望相信刚才的一切都是自己的幻觉,然而卧室地板上的血迹却无情地打破了她心中对这一切的美好解释。
静子注意到卧室内原本关闭着的窗户现在却被打开了。难道……难道她是从窗户消失的?可是窗户外根本没有立脚点!而且……
尸体怎么可能会逃跑!
没有了那能将人拖进地狱深渊的恐怖注视,静子浑身平静了不少,她冷静的考虑着是否应该报警……


第五章:尸体分解


公元1996年8月21日,早上10点整。
在美森地铁总站的失物认领处工作的汤川恭一郎终究还是无法抑制涌现于心中的强烈好奇心,他趁着周围没人时轻轻地拉开了昨天在最后一趟美森线上发现的失物。
那是一个极其普通的皮包,但里面似乎装着特别贵重的东西,因为皮包十分沉重,而且时不时散发的臭味也勾起了恭一郎的猎奇心。
他拉开了皮包的拉链,发现里面是一个黑色的大胶袋,胶袋被打了死结。
汤川恭一郎好不容易解开了黑袋的结,里面立刻散发出极度恶心的臭味。恭一郎紧紧地捂着鼻子,低头探查着袋子里的东西。
那个东西似乎是一个球体,表面有着许多类似头发的线条。
假发?塑料模特?
恭一郎将手伸进袋子里碰了一下……
结果,他慌忙地往后退,像是在逃离着什么。他的身体失去了平衡,踉踉跄跄地跌倒在地上。
他的表情因突如其来的刺激于极度的恐惧而完全扭曲。因为……
因为袋子里装着的是一颗女人的脑袋。

警方分别在礼真线、通天线、达幌线、神户线、道崎线的失物招领处找到女人尸体的躯干、左手、右手、左腿、右腿。它们分别装在黑色的大胶袋中,然后被放进款式不一的廉价皮包里。
通过指纹于DNA的检测,警方证实死者名叫有栖川雪穗。
警察们立刻以某些理由锁定居住在“雨之屋”的宫部静子为重大嫌疑犯。


第六章:血迹异位



公元1996年8月22日中午12点整。
警方正在搜查“风之屋”中是否有任何线索能让案子得到进展,然而发现的痕迹却只能让案件重新陷入迷雾当中……
“法月警官!”健硕的威利喘着大气跑向了法月清张。
“如何?”
“二楼浴室的血迹检测结果已经出来了。”
“嗯。”法月点头示意威利说下去。
“浴室地板上的一大摊血皆为A型血,与死者同血型。并且出血量足以致死一个人!”
“也就是说那些血有可能是来自死者有栖川雪穗。”法月低声道。
“应该说极有可能,除了死者之外不可能有其他人流那么多血。”
“可是……为什么死者会在两处地方各留下一大摊血呢?”法月喃喃道,“我们认定‘雨之屋’是第一案发现场,在那里留有她的血迹也是正常的,但为什么在‘风之屋’也会有血呢?这真的是她的血吗?如果不是,又会是谁呢……”
法月挠着头,不解地望向天空。
“对了,警官。”威利说,“我们发现‘风之屋’天台上的天棚曾被用蛮力向外拉,导致天棚的方位有了变化。目前仍未知这与案子是否有关。”
“哦?带我去看看。”法月说。


第七章:神力现世


公元1996年8月22日,中午12点20分。
法月上到了“风之屋”的天台,那里种植着几盆花,还有一个精美的秋千。长方形的塑料天棚为“风之屋”遮风挡雨,它的四个不锈钢支柱伫立于屋子的四角,原本方方正正的天棚现在却向着“雨之屋”倾斜了大约三十度,与天台形成一个平行四边形。
“这天棚是什么时候开始倾斜的?”法月问。
“这一点仍未清楚。”威利说。
法月走进面向着“雨之屋”那方的天棚支柱。他发现天棚倾斜的主要原因是安插在房屋墙壁的支柱底部不牢固导致支柱受一种莫名的力而倾斜,但两根支柱的倾斜程度并不相同,位于房屋大门那面的支柱向下倾斜程度较大,而天棚并非只是往“雨之屋”方向倾斜,同时也往房屋大门的方向倾斜了一点。
法月在四根支柱上没有发现任何可能导致天棚移动的痕迹。
  • 上一篇文章:小卢自评《中国象棋之谜》(自己评价自己的原创推理小说→_→)

  • 下一篇文章:小卢原创作品:《中国象棋之谜》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侦探狂』于2013-12-15 0:37:00发表评论:
  • 比如傅亦鸣系列吗
  • 夜晚』于2013-12-14 20:08:00发表评论:
  • 创作热情好高涨,为嘛不开创自己的系列而写同人呢?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原创]镜中影像(半悬疑小说)[2359]

  • (原创)“新开始”(引子、第1、…[1615]

  • 推理之门形象大使---<K市杀人案>…[2436]

  • 章家溪迷案(修订版。第七章)[1724]

  • 网维的侦探手记——香烟(短篇)…[2517]

  • 染发的妹妹(修订版二)[1854]

  • 章家溪迷案(修订版。第三章)[1777]

  • 诱惑(中篇推理之四)完[1640]

  • 阴谋彩票(二)(小僧)[1987]

  • 毕业生(1)[19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