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密室杀人案(完整篇)
 作者:陇首云  人气: 4104  发表于: 01年06月24日00点47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密室杀人案(完整篇)

案情/服部平次  推理/陇首云

第一幕 案 情

  “我无法解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S警长自语道。

  在他面前椅子上坐着的那具尸体背部被日本刀刺穿,然而死者嘴唇的颜色却告诉他死者曾先服用了毒药。

  “确实难以理解。”站在他旁边的爱丽丝小姐说,“我的父亲怎么会既服毒药又被刀刺穿了背呢?”

  “背部被刀刺穿告诉我们这是他杀,但是按理来说凶手用一种手段就可以了,为什么偏偏要这么做?难道凶手有两个人不成?”S警长又自语了一句。

  事情来得太突然了,就在爱丽丝小姐的生日宴会上,发生了老主人被杀的事情。当时所有的人都在楼下,就在爱丽丝的男友霍夫特上楼去的时候发现了不妙的情况,于是跑下楼叫上大伙一起将门撞开,门被撞开后便发现了老主人插了刀的尸体 ,当时四周禁闭,窗户都是关紧的,这里形成了一个密室。此外,空荡荡的房间里有一台关着的电脑,一部轮椅,以及一书柜的恐怖小说,房门钥匙放在一张很普通的书桌的正中央,书桌边有一杯喝了一半的酒和一本翻开的看了一半的恐怖小说,地板上丢了一个刀鞘,房间里没有其他东西。

  “爱丽丝小姐,桌上的这杯酒是怎么回事?”

  “是我父亲上楼之前在餐桌上拿的。”爱丽丝答道。

  “随手拿的吗?”

  “是这样的。”

  “这本书呢?”

  “哦,我父亲有一边喝酒一边看书的习惯。”

  “日本刀又是谁的?”

  “它一直就在父亲的房间里。本来是挂在书桌后的墙上的,一伸手就能够到。”

  “你父亲有锁房门的习惯吗?”

  “是的,他一个人在房间里总是喜欢把自己关在里面。”

  “那平时都是你推他上下楼了?”

  “是的!”

  “那么,今天应该是你最后一个见到你的父亲了?”

  “……我想是的!”

  “你下楼后有没有其他人上去过?”

  “没有,一直到霍夫特上楼去为止。”

  “那么谁能证明你下楼之后,你父亲还活着呢?”

  “……没有,可是我怎么会去杀死我的父亲呢?”

  “也许你想早些继承你父亲的遗产吧!”

  爱丽丝刚刚止住的泪水又淌了下来,这一次也许是被气的。

  一位留着长发的小姐出现在S警长面前,她叫克瑞斯,是爱丽丝的朋友。

  “警长先生,门外有人找你。”她刚说完,S就向门外看去,他微笑着说:“是H侦探啊!您能来真是太好了,我这儿刚好有个棘手的案子。”

  “我就是为这事来的。”H仔细的察看了案发现场……

  “刀柄端沾有石灰,很显然是死者是自己用刀扎死了自己的,可是这又是为什么呢?他为什么先服毒又用刀扎自己呢?”

  “是自杀吗?”S警长迷惑的问。

  “不,正相反,呆会儿我再告诉你,他服的是什么毒?查出来了吗?”

  “死者服用的是一种X毒药,药性会延缓一定的时间发作,发作时能使人不能发声,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能致人死地!”S警长告诉H。

  “有多短?”

  “最多1分钟吧!”

  “哦!”

  “这又是什么?”H侦探在死者房门外的垃圾袋内找到了一根鱼线以及一根针。

  “这些东西放在这里,看来是有人想要迷惑我们呢!”

  H看了一下周围的人,对爱丽丝说:“小姐,您是死者的亲属吗?”

  “是的。”

  “这杯酒.......”

  “是我父亲随手在餐桌上拿的。”爱丽丝又解释了一遍。

  “是霍夫特和大伙一起撞开的门。”爱丽丝补充了一句。

  “哦,霍夫特先生,他又是干什么的?”

  “我是爱丽丝的男朋友,先生……”霍夫特插上来说。

  “哦,原来如此,听说是您发现了异常情况,请问您上楼有什么事吗?”

  霍夫特抓了抓头发,“我只是想借此机会向爱丽丝的父亲谈一谈我和她结婚的事,谁知道却........”他不忍再说下去了。

  “您敲了很长时间的门?可是为什么楼下的人都没有听见你敲门的声音?”

  “不,我按了很长时间的门铃!后来我发现情况不妙,就……”

  “哦!”H侦探想了一会。

  “不过谜团已经解开了呀。”H侦探笑着说。

“凶手就是你……”H侦探指着一个人说。



第二幕 波洛的推理


  “凶手就是你……”H侦探指着一个人。然后接下来说。

  “我们还是请我的朋友大侦探波洛先生给大家讲一下破案推理的全过程吧,他总能把这些事情讲得更生动和引人入胜,呵呵!怎么样?波洛?”

  波洛当然是与H侦探一起来的。

  “好吧!大家过半小时后到客厅,我把本案的推理过程及结果告诉大家。刚才与H侦探赶来的太急,晚饭还没吃呢,我要到对面的比利时餐馆去吃(他嘟囔了一句法语)”

  “什么?噢,鳗鱼!”

   ……

  半小时后,波洛出现在客厅,他悠然自得地看看大家,然后说道。

  “该结束了,一位慈祥的老人就这样在心爱的女儿的生日聚会上离开了我们。这不由使我想起读过的一本叫什么梦的中国小说里的话:“金满箱、银满箱,聚到多时人没了!”

  “老人已经离我们而去,但究竟是谁杀了他呢?也许是那可爱的女儿!”

  “天那!我怎么可能去杀死自己的父亲?他是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爱丽丝几乎要歇斯底里了。

  “是的,是的,我知道,但民谚讲的好,“女大不能留,留来留去留成仇!”有时候为了自己的爱情也是有可能与家人发生严重矛盾和冲突的,包括曾经最爱自己的人!”

  “如果象你说的我们有严重矛盾,我父亲怎么可能会参加我的生日聚会,他身体本来就不很好!而且还能容忍霍夫特在场呢?!”

  “是的,确实是你说的这两点,以及其他一些重要线索让我排除了你的嫌疑!我等会儿会详细地说的。”波洛用手指抿了抿自己的上唇的胡须。

  “那么,也许是自称爱丽丝女友的人干的!”

  “我抗议!你这是诬陷好人!我怎么会去杀死我好朋友的父亲呢?这对我有什么好处?”克瑞斯理直气壮地说道。

  “这个很简单,我在办理《尼罗河上的惨案》时,知道了那句名言是千真万确的:“女人最大的心愿是让人爱她!”也许是与女友同时爱上了一个人,甚至也许那个男孩还是你先认识的,结果他一看到女友就忘记了你的存在!就如那句谚语讲的“当太阳升起的时候,月亮就看不见了!”,女人的嫉妒如果转化成行动,那破坏性还是相当大的啊!”

  “但你别忘了!她父亲的酒是他自己随手拿的,是爱丽丝自己扶他父亲上楼去的,在霍夫特喊大家上去撞开门之前,只有霍夫特一个人上过楼,我总不会像巫婆那样用咒语杀人吧!”克瑞斯略带几份讽刺地说道。

  “那你为什么要在H侦探与我到来时,急急忙忙上楼去通报呢?下面值勤的警察认识我们,即使要通报也轮不到你呀!”

  “我……”

  “我不是说你已经杀了人,而是说你打算去陷害他人,假借法律之手去杀人!”

  “啊!……”

  “是的!你难道要否认死者房门外的垃圾袋内找到的那根鱼线和针,不是你为嫁祸于人而故意放的吗?要知道,死者门口那样明显的东西,受过专业训练的S警长是不会发现不了的,为什么要等我们赶来才会发现呢?因为在我们到达死者门口前,是你先到了那里,并将S警长的目光引向了大门口!乘其不注意,将那些东西放在那里的!你这样作的原因,可能是听到S警长勘查现场时他自言自语“无法解释”,不能确定是自杀或他杀后,或怀疑是两人谋杀等等,突然想到惩罚那个负心郎的机会来了,甚至想到效果好的话可能会使他们俩人都付出代价!想到用针和鱼线,可能因为你是柯南迷吧!S警长的那些话是他的口头禅,我虽然没有当面听到,但想也能想到!”

  克瑞斯的脸色一片死白。

  “我们再来看看,还有谁与谋杀有关系。噢,当然是主角,是想成为人家乘龙快婿的人!”

  “我没有杀他!我只是想借此机会向爱丽丝的父亲谈一谈我和她结婚的事,谁知道我连门都没有叫开……”霍夫特一脸的无辜。

  “那你承认,在爱丽丝送他父亲到楼上后,到你下楼叫大家上楼撞开门这段时间内没有别人上楼吧?”

  “这个,这个,……好像是这样的。但我……”

  “如果是这样的,那你怎么解释老人屋里发生的事情呢?一个刚刚参加完自己女儿生日聚会的父亲怎么会在此时自杀呢?而且是在书屋里喝酒服毒,并且用杀刀刺入自己的后背?”

  “这……”

  “你想说什么?是想说老人可能服药自杀后,因为太难受,所以又拿刀刺入自己以求达到速死的目的吧!这里有几个问题解释不通。因为如果打算自杀,人们肯定会选择自己了解效果、痛苦最少的毒药以及其他方法。这样一个年老体衰的老人,在床头柜上放着一瓶安眠药估计是常有的吧!他完全可以在饮酒后再服入相当数量的药片,在睡梦里完成上帝的招唤。而没有必要用一种自己对性能没有把握而且很令人痛苦的新药去冒险!更不会在自己感到痛苦时,很费劲地将刀刺入后背,他完全可能从自己的前胸刺入,以较方便的方法达到同样目的。”

  “但那为什么就是我干的呢?爱丽丝不是也曾单独与她父亲在一起吗?她不是也有机会干同样的事情吗?”霍夫特有点想抓住最后的救命稻草。

  “不,不,爱丽丝单独与她父亲在一起是事实,但她并没有机会。”

  “为什么?”

  “这个结论是我去吃饭的路上最后想通的。大家有谁能告诉我,从客厅走到老人门口的楼梯有多少阶?没人注意数过吧!但我赫尔克里·波洛是不会不去注意这些情况的!一共是十三阶,一个不太吉祥的数字!我与H侦探赶上楼去的时候,我虽然还没有老到要坐轮椅的程度,但我却有点气喘!可以设想,爱丽丝是怎样扶着她的父亲上楼的。老人当时心情肯定很好,因为他从客厅里又拿了杯酒!因为如果不是心情太好,他很可能会在到书房后再自己倒酒。因为他有边读书、边喝酒的习惯,书房里肯定是有酒的。心情不错的老人拿了杯酒被用轮椅推到了楼梯前,被爱丽丝搀扶上楼。可以设想,年老体衰的老人一只胳膊被爱丽丝搀扶着,另一只手则必须拄着拐杖或扶着楼梯扶手才能慢慢爬上楼去。那杯酒怎么办呢?肯定会在爱丽丝没有扶人的另一只手中。到达楼上后,老人又坐到另一个轮椅上,因为爱丽丝要推轮椅,那杯酒肯定又会交给老人。老人到达书房后,将那杯酒放在书桌上,然后爱丽丝告辞下楼去招呼客人。那杯酒或者被爱丽单手拿着,或者在老人的手中,最后放在了两人都能看到的书桌上,爱丽丝是没有机会下毒的!再加上前面爱丽丝说的两点,我们可以基本上排除她作案的可能性。因为正是人类的高级情感将我们与世界上其他生物作出了明显的区分。”

  “虽然如此,但我上楼后并没有叫开门呀!我怎么作案啊!”

  “不,没有理由。噢,我是指老人没有理由不为你开门。前面已经说过,当时老人心情不错,而且在这之前老人也没有对你们的婚事产生很大的反感!对吧!爱丽丝?”

  “是的!我父亲就象所有的父亲一样,总会用挑剔的眼光去看待他们女儿的男朋友。父亲虽然对霍夫特有点意见,但还没有达到反感的程度。”

  “是啊,既然如此,我为什么要谋杀他呢?呵呵!”霍夫特好不容易稍微摆脱刚才的紧张。

  “恰恰相反,如果仅仅是因为她的父亲不同意你们的婚事,你们完全可以自己独立出去自己生活,就象古时候人们常说的“私奔”那样,这在现代社会并不是多么大的一件事情。你敢说打算与爱丽丝结婚的目的只是为了所谓爱情,而不是为了她父亲的财产吗?你是一个有相当城府,精明细致并善于伪装的人。用些甜言蜜语哄一哄全无社会经验的女孩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对一个很刁钻古怪的老人,虽然应付起来有些难度,但也并不是完全应付不了。(噢,爱丽丝,对不起,请别见怪,这样说的理由是,对一个喜欢将自己锁在房里,独自边喝酒边看那么多恐怖小说的老人来讲,他的性格大抵不会是很随和的)。这一点从你当时的表现也能证明。就如你所说,如果你在当时按了很长时间门铃,不见开门,通常的作法是在楼上喊叫楼下的人上去,因为房间并不是很大,上面喊叫,楼下是会听到的。即使楼下放音乐,因为有老人在,音量也不会是很大的。但你为什么要跑到楼下喊人呢?难道不是为了进一步想让大家看清你不在老人房间,替你作证吗?这是你的精明,但却是精明的太过份!”

  “……”

  “你看到了老人的财产,便想到了利用与爱丽丝结婚将它们置于自己的控制之下。但你从他父亲的谈话中了解到,他不会因为爱丽丝结婚就放弃自己对财产的控制权!你与老人交谈过,不然,爱丽丝不会让你一个人去楼上与她父亲交谈婚事的,她会与你一起上去的。老人的这种作法,差点让你放弃自己的计划。但是,爱丽丝告诉你准备搞一个生日聚会,你便又计上心来。精心地选择X毒药,该毒药药性会延缓一定的时间后再发作,发作时能使人不能发声,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能致人死地!因为你需要点时间,但不需要太长,而且也不能在毒发时让老人喊出声,暴露自己,所以你选择了X毒药。

  “你作案的过程大致是这样的,你看爱丽丝下了楼,对她说要上去与她父亲谈一下结婚的事,便走上了楼,此时没有人怀疑你要干什么。你到了老人房门口,见房门锁着,便按了按门铃,老人问了声“谁?”便打开了房门,进门后你可能谈了几句婚事等的事情,但老人并没有强烈反对,因为如果他反应强烈,会大喊大叫的话,楼下的人可能会听到。随便谈了几句话后,你装作对老人收藏品很感兴趣的样子,吹捧几句,然后装作突然看到了挂在老人书桌后的墙上的,一伸手就能够到日本刀,要求看一看。老人被你吹捧的有点得意,但回过身去取刀,乘此时你便将事先准备好的毒药倒入老人书桌上的酒杯里,老人拿过刀后,你没有接,赞叹几句后便说还有事与爱丽丝说就走出了房门并顺手锁上了房门。在房门外,你耐心地等了一会,听到房里面发出一阵异常的响动然后没有声音后,便走下楼去喊人撞门。

  “老人遭难的过程大致是这样的,你走后,他便看了几页书,然后喝了几口酒,因为剩余的酒已被喝了一半。喝完酒后老人感到不能发音、浑身很难受,便立刻推想到是你在酒中下了毒!可能由于电脑关着、书桌上没有写字的东西,不能留下他的提示,更可能是他受恐怖小说的影响,想造成一种能让警察明显感觉到不是自杀的情况,便想到将面前的日本刀刺入自己背部用以给警察提示他不可能是自杀。自己将刀刺入背部是不容易的,他便将刀尖端抵在自己背部,刀柄端抵在墙上,然后自己猛靠过去,这样刀便刺入了自己的背部。这就是为什么在现场发现的日本刀的刀柄端沾有石灰,而不是在刀柄上发现石灰的原因。这样刺入后,因为穿着衣服,更重要的是人体胸腔本身是负压(即较外界大气压要低很多),而且是个空腔,出血将会流向胸腔,不会在墙上留下血迹。

  “你虽然很精明,计划的也不错,但却仍然难逃出机敏的老人的提示和赫尔克里·波洛“灰色的脑细胞”的思考与推理!”

  接下来,全场的人都沉默着,大家都沉静在这跌宕起伏的述说中……。

  “佩服,佩服,到底是大侦探呀!真会讲故事,说的和真的一样!呵呵!你有什么证据吗?法庭上讲的是“无罪推定”原则,你没有什么证据,仅靠虚构的故事是什么作用也起不了的!”霍夫特过了几分钟突然一阵大笑。

  “真没有吗?”H侦探代表大家的想法问道。

  “现在还没有。”

  “那……”

  “不过,很快就会有了!霍夫特你太沉溺于与女人玩心计了,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并不会因为你不在意就不发展!现代刑侦技术中对于指纹的显示和微量物证的检验技术已经有了极大的提高。你那曾用于包毒药的纸上肯定能检验到你的指纹,即使你处理掉了那包装纸,用先进的仪器仍然能够在你装过毒药的衣服口袋里和动过毒药的手上检验出毒物的。另外,象X毒药这种有特殊用途作用毒性物品,国家会有生产、运输、经营、使用等等的法规管理,正是因为它太不常见,反而我们更容易查清有哪些人可以接触到它!这也是你聪明反被聪明误的又一明证!把这些加起来,陪审团不会再无动于衷了吧!”

  霍夫特几乎要倒下去了,他颤颤巍巍走向了波洛。

  “你要干什么?你……”话还没有说完,波洛只觉眼前一黑,向后倒去,用手一摸满脸都是鼻血。

  “导演,导演,这家伙怎么还真打呀!我不干了!上次在《阳光下的罪恶》中就被他打了一拳,这次不是说好,使些花活就行了吗?怎么还真打?我不干了!……”

  ·剧终·



说明:这是我写的前面一期每周迷题中对服部平次所出同题迷题的答案,因为那些答案现在新加入的网友不能看到,在此与原题合并登出。这样刊登主要是想作一个尝试,即利用每周迷题提供的案情进行细致的分析、推理,将两者结合起来完成一篇较短篇幅的侦探小说。不知大家对这种尝试有什么看法,请多提意见和建议。

  • 上一篇文章:名画收藏家之死(完整篇)修订版

  • 下一篇文章:该隐号疑云(3)修订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石岐旭』于2008-2-18 16:56:00发表评论:

  • 多年的旧作啊.读着满好的。不过为什么要是X毒药?呵呵。
  • 暗夜』于2008-2-11 21:44:00发表评论:

  • 不是吧这么早的,我还因为是新的呢。报着期待的心情落空了!!
  • 藍眼白龍』于2008-2-5 18:43:00发表评论:

  • :o:o:o
  • 迷案纪实』于2008-1-26 22:56:00发表评论:

  • UP!
  • cat』于2001-6-24 0:47:00发表评论:

  • 【陇首云在大作中谈到:】

    谁说推门没有人才的?唉,陇兄就绝对是一个!我想要形容陇兄,只有一句话啦:俯首甘为孺子牛呀。希望能多看到陇兄的大作问世。当然,我们也不会闲着,一定和陇兄共勉。嘻嘻。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关于“网络侦探推理小说大赛”评…[2349]

  • 连载——13区(第十一章)[1873]

  • 复仇之血[2850]

  • 连载——13区(第一章)[2527]

  • 《为了兔美和熊吉的杀人》连载①…[3647]

  • 香烟岛谋杀案(四)[1942]

  • 【奎因仿作】犹太六芒星之谜[4575]

  • 《时光隧道》之福尔摩斯探案(3)[2389]

  • 七种武器——长生剑(全篇)[4232]

  • 现场(一)[2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