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最后一案(二)
 作者:gbnet  人气: 2198  发表于: 01年07月10日19点52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最后一案
  这时楼梯上响起了一阵皮鞋声。我们都不由地把目光聚焦到了房门口。那扇破了的门歪歪斜斜地靠在墙上。
  “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杨振华!”
  杨彬听到这声音,嗓子眼里不由地咕了一声。杨彬可能猜出来人是谁了,我们也猜到了。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后,随之出现的是一个胖老头。圆圆的肚子,圆圆的屁股,圆圆的脑袋,尤其是那秃了顶的脑袋还反射着油腻腻的光。一对嵌在这个油光光的肉球里的小眼睛咕咕碌碌地来回打量着我们。
  “你……你怎么来了?”尽管杨彬早知道来人是谁,但真的看到这人时被吓了一跳,连说话都有些结巴了,不过她很快就镇定了下来,“哦,我来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的丈夫,华振阳。这位是私家侦探,李中奇。这位是他的女朋友,袁霏。”说着她还向我神秘一笑。
  “呃!不……不是了啦。只是同学而已!”她突然这么称呼我们,弄得中奇和我都有些不知所措,连连摆手解释。
  “侦探?为什么侦探要来?这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杨振华呢?”他似乎不太相信我们,十分傲慢地吼叫着。
  中奇最讨厌这种口袋鼓鼓,脑袋空空而又十分无礼的家伙。他不但没有理会他,反而又闭上了眼睛仰头靠在沙发上,连看都懒得看他一眼。
  这就是为什么身为神探的他破案无数,却还要不时的跟我借钱来吃午饭的原因了。
  一般遇到这种情况,我都会替他打圆场。但这家伙的口气也太狂妄了,也太目中无人了!我也只是冷冷地看着他。
  “呃----”他也感到十分尴尬,不停地用那双肥大的手摸着油光光的大脑袋,咝咝地抽着冷气。
  “你呀,说话老这么粗鲁!对不起啊,生意人就是这么粗。”
  听了杨彬这番颇为诚恳的解释,中奇这才派头十足地缓缓睁开眼睛,欠了欠身子,坐坐舒服,然后不紧不慢说道:“华先生,我有几个问题想向你了解一下,可不可以啊?”
  “哦!呵呵……”华老头竟像个做错事的顽童得到了大人的原谅似的,高兴得一边点头一边咧开嘴傻乎乎地笑着。
  “你今天为什么要来这里?”
  我以为他一定会问有关电脑中留有他名字的事,但竟然问这么一个问题。
  “杨振华写信叫我今天九点钟到他家的。……说是要商量我和小彬的事”
  “你们不是已经结婚了吗?还要商量什么?”
  “噢!这事我们是瞒着所有的人举行的。哈哈……”华老头有些得意地笑了。笑得很豪爽。
  中奇的好奇心显然有被触动了。他向前探了探身子,搔着头问道“噢?你能不能说的更详细一些?”
  和杨彬一样,华老头也被中奇这个小动作吸引住了,竟差点忘了回答问题。
  “哎呀!这说起来话可就长了。我从小就跟爸妈在美国长大。……他们都是中国人。……我也不晓得他们是什么时候移民过去的。我老爸是做电脑软件开发的。是个知名的大富豪。两年前他老人家不幸因病过了。我自然就继承了他的全部财产。后来,我想要归国投资软件业。但我发现中国的软件市场已处于饱和状态,是没戏可唱了。不过我却发现了一门更好的买卖。对,生产营养乳液!在这个市场里我只要占有1%,就抵得上我在美国的全部资产了。……哈哈哈!当然赚了不少了。大概一年前,在一次企业职工聚会上,我认识了美丽的杨彬小姐。我对她,用斯文话说就是一见倾心,哈哈……我就对她发动了疯狂的追求。开始她对我不冷不热的。主要还是那小子在里面搞乱搅和……”
  华老头说到这儿,那对小眼睛中竟放射出凶残的光。
  “好了,振阳。事情都已经过去了,还提他干什么呢?”
  “你们指的到底是谁呀?不知能不能也让我知道?”
  中奇的缺点中还包括了喜欢刨根问底。
  “没什么啦!”
  “哈哈……小彬是不好意思说。其实也的确没什么。不过你既然是侦探,我就不便对你有所隐瞒,省得到时候……哈哈哈!开个玩笑。我们说的是小彬过去的男友----龙青云。其实也算不上什么男友,只是那小子的一相情愿罢了。他仗着自己是杨振华的养子……”
“什么?杨振华还有养子?”中奇十分夸张的问道。
“哈哈……你们也一定是听说了杨振华的小气了。可小气鬼也不希望自己断子绝孙呐!啊,是不是啊?哈哈……”
“呵呵呵呵。没错!你接着说!”中奇抽筋似的笑道。
“那小子仗着自己是杨振华的养子……就以为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当他看到我追小彬时,就从中捣乱。比如在我们约会的地方放只死老鼠,写一些下流话之类的恶作剧。小彬都被吓哭好几次了。这臭小子!”说到这里,华老头真有点咬牙切齿了。不住地摸着自己的大光头。
  “他和杨彬小姐----所谓的恋爱有多久了?”中奇小心地问道。
 “大概有三年了吧!”
  “哦!那杨彬小姐今年芳龄……”
  “我今年已经26岁了……”女孩子说到自己的年龄时总有些不好意思,杨彬也不例外。她有些羞答答的小声回答道。
  “哇!我还以为你和我差不多年龄呢!”这可是句真心话。我真的十分羡慕她到了26岁还有着18岁少女那样鲜嫩的肌肤!
  不过杨彬这下就更不好意思了,把羞红的脸埋得更深了。
  “哈哈……你们看她多漂亮啊!哦,我刚才说到哪儿了。噢,对!那我接着说。后来她终于在我疯狂的追求下,被我的真情融化了。哈哈……脸又红了。你们看她多漂亮啊!”
  他撕开嘴笑着。一对本来就已经很小的眼睛,这会儿就只剩下一条缝了。
  中奇对我轻轻抽动了一下嘴角,苦笑一下。
  没想到这么细微的一个动作,都被他的那道缝给吸收了进去。据我后来分析,可能是小孔成像原理。他又摸着光头大笑道:“哈哈……你一定是在想‘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是不是?哈哈……的确,我一个四十大几快五十的人了,竟然去追一个比我整整小二十岁的黄花大闺女。似乎的确有点这个,啊。但是,我,一只又老又丑的癞蛤蟆,还是吃到了这块鲜美的天鹅肉。哈哈……她又害臊了!其实这事我们两个都是自愿的,压根儿轮不着别人来指手画脚。可有些人就是他妈的爱多管闲事!”
  他慷慨激昂,唾沫星子乱飞的讲述着。
  “比如龙青云。”中奇得不停地闪躲袭来的“流弹”
  “不光是他。今天既然说到了这份上,我就挑明了吧!你不要拉我,让我说!我指的就是杨振华!”
  杨彬的眼圈不禁有些红了。又一次低下了头。
  “哦!杨振华?不是杨彬的大伯父吗?那也就是你大伯父啰?你怎么可以这样子说他呢?”
  中奇好像全然不顾杨彬的感受。继续套着眼前这个全然不知内情,又是头脑简单的华老头的话。但他却始终不问那个问题。
  华老头也的确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可谓证人之楷模也!
  “他是杨彬唯一的在世亲人,我和小彬的事自然要征求一下他的意见啦。没想到,小彬刚介绍完我,他就像见了鬼似的,一把把小彬给拽了过去,大叫着:‘不行,不行!你这么年轻,这么漂亮!却找这么一个糟老头!他……他都快……他的年纪比我都大了!不行!’我拷!自打我出生以来,还没人敢这样子骂我呢!我气得一把拉住小彬就跑离了这个地方。我们一直跑到一棵大树下才停下来。她一直就哭个不停。我就劝她说:‘不要管那个老头了。跟我一起去美国吧!’她还只是哭。我也知道是姓杨的从小把她拉扯大的,她不想让他太伤心。于是我又说:‘我们是真心相爱的,你又何必因为一个老头而毁掉我们之间这段纯洁的感情呢?你不是一直吵着要去美国吗?那我们就去美国住!’我又劝了她好久,她才说要好好想想。又有一个星期的时间,我天天都劝她。终于,她在一星期前答应了我的请求。我太高兴了!为她办好了一切出国手续还有绿卡。前天,我们进行了婚姻登记……当然是通过虚拟技术在美国登记的啰……我母亲去年就过世了。亲人们也很赞成这件婚事。她说要把新婚最美的感觉留在中国,所以就采取了这种方式登记。明天,我们就要去美国补办婚礼了!……这里的公司?我早就交给我侄子了。我们会悄悄地离开这里。反正在如今的社会里,少了两个人也不会有人察觉的。”
  “是啊!数字时代,人们素不蒙面,造就了冷酷无情的人。才会造成即使有人死了,也不被被察觉的悲剧!”
  “什……什么意思?!”
  “据我的初步调查,可以认定杨振华先生已经离开这个世界!”
  “啊!死了?”尽管华老头十分讨厌杨振华,但听到他已经死了的消息仍然很是震惊,“怎么死的?尸体呢?”
  中奇慢慢地把头靠近他,两眼紧紧地盯住他的小眼睛,想要把他看穿似的。
  “他被人谋杀了!尸体……也许凶手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魔头!你知不知道这个魔头是谁吗?”
  就算华老头再笨,他也能觉察到中奇是在怀疑自己。于是他像个赌气的孩子似的气呼呼地鼓起嘴,和中奇对着眼睛。
  “你……你该不会是在怀疑我丈夫吧?不会的!他虽然恨大伯父,但我们之间的是已经有了完美的解决方案,而且明天我们就要离开这里了。他没有必要多此一举的杀……电脑中的名字一定是有人陷害!”
  “什么名字?”华老头一头雾水的看着中奇和杨彬。
  中奇没理会他,自顾说道:“你和他结婚是前天的事,但杨振华两个月前就已经遇害了!至于名字……”中奇突然发觉我们都用惊讶的眼神看着他时,连忙又搔了搔一头乱发,干笑着说:“呵呵……你们误会我了……”
  “哦!”我们竟不禁同时长吁了一口气,身体都放松地向后靠了下去。我更是高兴地想:中奇这回终于学乖了,说话注意多了!
  “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你们两位都是有很大嫌疑的。”
  “呃!”
  真是气死我了,叫我怎么说你呢!这种话你只要心里知道就可以了嘛!何必……
  “喂,中奇!你在那儿吗?”
  正在这个尴尬的时候,胡法医的声音很及时的出现了。中奇连忙跑到电脑跟前。
  “哦,我在!胡法医。”
  “好,你要的调查结果已经出来了。我要发过来啰!”
  “太麻烦你了,胡法医!”
  “不用客气。注意查收。你会收到一个大惊喜哦!”
  “噢!是嘛?太神秘了!那就再见吧!”
  “再见!”
  不一会儿电子信箱中就收到了胡法医寄来的检验报告。中奇从头到尾将它仔细地看了一遍。但仿佛信中并没有如胡法医所说的那大惊喜。他只是眉毛轻轻扬了一下,好像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看完之后他缓缓地站起来,转向华老头和杨彬,又是轻松地一扬眉毛问道:“你们认识的人中有叫王平的吗?”
  “没有!”
  “没有!”
  听到这个多少有点令人丧气的回答,中奇竟兴奋地在原地踱起步来了,还时不时停下来搔搔一头乱发,弄得头皮屑像下雪般飘落下来。嘴不是在念叨些什么就是发出嘿嘿的傻笑声。
  随着他的踱步,那两人像是被一双无形的手慢慢地扼紧了脖子。张大了的嘴喘着粗气,瞪大了的眼珠紧盯着中奇一眨也不眨,急得汗都出了一身。那华老头的那颗光头更是像一个刚洗过西瓜,水灵灵的,蛮可爱的!他用那只肥大的手一抹,吱溜!汗水都顺着那一截短得不成为脖子的脖子滑进了衣服里。他不由地打了个冷战!
  这时楼梯上又响起了一阵脚步声。很乱。大概有好几个人吧!
  我们又一次把目光聚焦到了门口。果然,进门的是两个人!一个是圆圆胖胖的白队长。后面跟着的,不,应该说是拖着的,是一个干干瘦瘦的家伙。由于白队长太胖,而这家伙又是躬着个腰哆哆嗦嗦地站在白队长后面,我们一开始竟然没有看到他!
  “哦!你们来啦!还真快呀。他就是?好,真是给了我一个大惊喜耶!这下会省我不少口舌。辛苦你了!”
 中奇连忙赶上前热情的向白队长打招呼。白队长脱下顶在大脑袋上的那顶小皮帽,气喘吁吁地点点头说:“客气个啥!我们白家两代人都受过你们李家祖孙的恩惠。这点小事算什么!”
 祖孙?噢!李中奇的爷爷,也是个叫李中奇的名侦探!啊!难道我的那种不祥的预感的来源就是……
 想到这里,我不安地看了眼中奇。他正很兴奋地在为他们几个做介绍。算了,不要用这种无聊的话题来打搅他了。
 “他就是王平。也就是你要找的那个人。过来!”白队长对王平厉声喝道。
 “这……这是怎么回事?这人与我大伯父的死有什么关系?”
  “他就是逃跑的那个男人!”
 “不、不、不可能!”
  杨彬用一种不可思议的口气肯定的否定了他。其实,我们才是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她呢!
  “没……没什么特别的原因。这只是我的直觉!”她见我们用那种特殊的眼光看着她,就解释道。
  “哦?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我就不得不说,女人的直觉真厉害。他的确不是凶手。可以说与本案毫无关系。他只不过是个小偷!”
  “啊?真的?”众人都被吓了一跳。
  可我更在意的是他那句“女人的直觉真厉害”。难道我的直觉也会成真?!
  “嗳,中奇,你怎么会知道他只是个小偷?一定是胡法医泄的密!这老头!说好要让你失算一次的。怎么……”
  “不,不是他泄的密。其实,在我和你联系前就已经知道了这一点!”
  “你是怎么知道的?”白队长就是有这么一种打破沙锅问到底的精神。
  中奇嘿嘿一笑说:“是那把椅子告诉我的!本来我也以为凶手是在玩电脑的。但当我坐下来想看一下电脑时,却发现电脑前的椅子是塞在桌子底下的。试想,一个仓皇逃跑的人怎么还会把椅子塞回桌子下,放着不是还可以挡一会儿吗?而且为什么还要带上一瓶营养乳液呢?所以我就断定,他只不过是个穷得吃不出饭来的家伙,所以才到这儿来偷些什么吃的。”
 “那你当初为什么不挑明?”杨彬有一种被玩弄的感觉,气呼呼地质问中奇。
 “这个----暂时还不能说。”中奇神秘兮兮地说。接着,他又问白队长,“你们是怎么抓到他的?”
  “我才懒得去抓呢!这家伙偷东西被发现后,竟受不了这个心理压力,跑到我这里来自首了!胡法医检验出来的指纹正好又是他的。但他只承认是个小偷。我想不管怎样,先把他带过来再说吧!”
  “王平,我相信你。不过,我还要问你几句话。”中奇笑眯眯地看着王平,很和气地说。
  “问你话!要老实交代!”白队长凶神恶煞地吼道。
  王平被吓得连打了好几个激灵。连连点头称是。不过,话说回来,两人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配合倒是相当默契!
  “不要吓唬他。来,喝点什么镇定一下!”中奇走到电脑前,看了看,连连怪叫不已,“哎呀!这里怎么只有咖啡呀!噢,差点忘了!凶手只喝咖啡。是不是啊,杨彬?没办法,大家都来一听吧?”
  没等我们答应,他就给我们每人都抛了一听咖啡。我可没心思喝,所以只是礼节性地嘬了一口。杨彬也是如此。而华老头、白队长、王平却都一仰头,咕嘟咕嘟地全灌了下去。喝完还长舒了一口气,好像真的放松了许多。中奇这才说:“好,我问你。你是怎么进来的?”
 “我……我是爬窗进来的。”
 “进来时这里有没有人?”
 “没有。肯定没有!”
 王平是十分认真地回答着,可中奇好像根本没把心思放在这些问题上。两眼不时的要瞄一眼杨彬的那听咖啡罐。美女用过的东西都这么好?!气死我了!我真想把自己的咖啡罐砸过去!
 “对了!真的是杨振华发信让你来的?”中奇突然转问华老头了。他一时没准备,紧张得舌头都有些打结了。
 “呃----是这样的。他……他来信叫我今天九点到他家来,说是要和我商量我和小彬的事。我以为他也同意我们的事了,就兴冲冲地赶来了。没想到他……”
  中奇微微皱了一下两道浓眉。然后对白队长耳语了几句。
  白队长听着听着,脸色渐渐的变红了,眼中放出激动的光芒。
  “哦?真的嘛?你有把握?”
  “嗯,老兄,相信我!”
  “好,我马上去办!”说完,他看了我们一眼,就摇摆着肥硕的身体离开了。
  中奇好像案子已经破了似的,长舒了一口气,又闭目仰头靠在了沙发上。不时还很得意似的咯咯傻笑几声。
  无论我们怎么问他,他只说快了,快了。真会卖关子!没办法,只好耐心等待了。
 小木屋又陷入了一片沉寂。房里只有墙上的钟滴答滴答的走着。
  这种沉寂持续了近半个小时,不甘寂寞的楼梯又一次响起了脚步声。白队长?不对,脚步很轻快。那会是谁呢?
  突然,上楼的脚步声停住了。楼梯上的人喊道:“小彬!小彬!”
  杨彬刚张开嘴还没来得及喊出来,华老头已跳了起来,大叫着冲到门口。
  “臭小子!还敢来找小彬。你活腻了是不是!小子,有种别跑!”
  楼梯上的人一听到华老头的吼叫声,早吓得劈里啪啦的滚下去了。
  正当华老头想冲出去追的时候,楼下响起了扭打声,叫骂声。
  “干什么?你是什么人?凭什么抓我?”
  接下来便是白队长宏亮而略带山西味的嗓音。
 “王八绿球球!我是你老爹的警察!这是你的逮捕证。服了吧!跟我上来!”
 白队长又一次踏进了这房间。这回拖着的还是个干干瘦瘦的小青年。不过,这人被戴上了手铐。全身哆嗦的比王平还厉害。
  “哈哈……”中奇突然大笑着站起来走到那人身边,“果然是个有情郎啊!龙青云先生!”
  原来他就是那个自作多情的少年!
  (未完待续)
  • 上一篇文章:最后一案(一)

  • 下一篇文章:最后一案(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