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最后一案(三)
 作者:gbnet  人气: 3462  发表于: 01年08月14日10点25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最后一案
龙青云现在只是低垂着头,偷偷地瞟了眼众人,最后把目光停留在正依偎在华老头怀里的杨彬身上,目光有点酸酸的,愤愤的。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华老头看到白队长把自己的小情敌给铐了起来,居然有些不解地摸着光头问中奇。
  “华先生,他不就是你的情敌吗?我们帮你抓他不好吗?”中奇用开玩笑的口吻说。
 “可……可不至于为此就把他给抓了吧?”杨彬有点怯生生地问。
  “哈哈……当然不会是因为这么点小事了。但如果我告诉你,他就是杀害你大伯父的刽子手,那该不该抓呢?”
  “啊!怎么会呢!他为什么要杀我大伯父呢?”
  “你有什么证据!”龙青云近乎声嘶力竭地喊道,但喊过后,又垂下了头,继续哆嗦着。
  是啊,他为什么要杀害杨振华呢?又不是杨振华拆散他和杨彬的?我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理由可以让他去杀杨振华。
  “别激动。当然有证据。我从来不会乱下结论的。我还是先将你作案的前后都说一遍吧。如果说错了,你一定要马上指出来噢!你本来就是个普通的小职员,又和老板抢女友,自然待遇就更差了。你因为自己穷,所以就很痛恨有钱的人。当然这些都不足以使你去杀人。还有个更重要的理由就是,你的父亲就是因为被杨振华给逼得破产而自杀的。你为了自己,更为了给你父亲报仇,就起了杀机。先是千方百计的博得杨振华的好感,以便接近他。当然,他会收你做养子,还是在你的意料之外。一切就绪,于是在9月7日你偷偷地潜入杨振华家。先把他杀死,然后把他放到实物发送器上----只要身体的任何一部分放上去就可以了。接着你把他发送了出去。由于普通人家中----除了公安局外都没有生物接受器,因此任何生物只要被发送到公安局以外的地方,都将永远地被分解成一个个电信号,在空中飘荡,最终消失。这就是为什么9月7日会留下一个发送失败的记录,也就是为什么我们无法找到杨振华的尸体的原因了。接着你就每天都在这里装杨振华,打发访客。同时又大肆挥霍他的钱财,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但你毕竟只是在假装杨振华,你不能开口说话----无论在什么场合,所以你连一个朋友都没了----包括他的和你的。这样时间一长,你就会觉得无聊。于是就去游戏国下载了一些游戏,天天在这儿玩。不过我真的很佩服你,‘忍者西行’你居然能玩通关,我连第一关都打不通嗳!哦,我跑题了。哈哈……”中奇搔了搔乱发,傻笑几声,接着说,“怎么样,我没说错吧?”
 “纯属瞎编!说了半天,你还是没证据。我告诉你,我也只是从小彬那里听说过杨振华这个人,但还从没来过这里,更不要说什么在这儿打电脑游戏了!”
  “从没来过?”中奇有点沮丧,不住地搔着头,极不可思议地说,“怎么可能?你敢肯定?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你得仔细地、好好地想想。”
  “肯定!”中奇沮丧的神情,近乎哀求的口气,使得龙青云挺直了腰板,说话底气都足了。
  “那----他的电脑里怎么会有你的大名呢?”
  “你一定是看错了!”
  “中奇,是华振阳!不是龙青云!”我感到十分奇怪,当初不问华振阳,现在却又冒出个龙青云,就提醒了他一句。
  “哦!是吗?再看看。”中奇在电脑上劈里啪啦的敲了一阵,屏幕上又一次地出现了那一长串的游戏记录数据。
  还是只有华振阳嘛!我偷偷地看了眼华老头,他的吃惊程度不亚于中奇说他是嫌犯那会儿。我不禁为中奇捏了一把汗。
  中奇却好像成竹在胸似的一副坦然。
  “嚯,你玩过的游戏还真不少。来看看。9月7日前的就不看了。9月----17日,看,‘忍者西行’,PLAYER:龙青云!怎么样?”
  啊!是我们看的都太不仔细了!不,这是游戏记录的第一页!刚才中奇根本没等我们看清楚就翻过去了!好狡猾!
 华老头也是长长地吐了口气,整个人都瘫了下来。
  “哼!我的名字才出现一次,而接下来的全是老头的。你为什么不怀疑他呢?”
  中奇也哼了一下,冷冷地反问道:“那你为什么要说你从没来过这里?”
  龙青云故做轻松地耸了耸肩说:“我承认这是我的不对,我不该隐瞒。9月17日那天我的确来过这里。杨振华他通过小彬请我帮他修一下电脑。我来看过之后,只是声卡坏了。换过之后,为了测试一下,我随便下载了个游戏来玩了玩。这就……”
  “哈哈……”中奇没等他说完,突然仰天大笑起来。笑得眼泪都出来了,才喘着气说,“呵呵……你真会开玩笑。那有试玩玩通关的!不用装了!你在第一次玩这个游戏时,一不小心就输入了自己的名字,于是你就删除了原来那个游戏程序,又下载了个来玩。而且统一你情敌华振阳的名字。对不?那怎么还会留下你的名字呢?我又是怎么知道这些的呢?你也看到了这里有两个‘忍者西行’的游戏软件。哈哈……明白了吧!你第一次删除的时候忘了删除自动生成的备份文件了!你连游戏程序都不会删除,还说什么杨振华请你来修电脑。哈哈……”
  龙青云突然之间变得脸色惨白,冷汗直淌,绝望地吼道:“啊!怎么会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中奇听到龙青云反驳他的推理,不但不生气,反而好像是等他这句话很久了似的,变得两眼放光,兴奋而急促地问:“那是怎样?说呀!”
  可龙青云却垂头丧气地摇了摇头,无力地说:“你说的一点都没错。我服法。”
  中奇也不无失望地摇了摇头说:“本来我想由你指出来会更有力一点,但没想到……还是我来说吧。”
  中奇把在场的人都看了一遍,然后才慢条斯理地说:“难道你们就不觉得奇怪吗?一个苯到连游戏程序都不会删除的人怎么可能得到一个陌生人的帐户呢?一个粗心到会在罪案现场留下自己名字的人怎么可能做到不留下指纹呢?一个胆小到被人一喝就逃得屁滚尿流的人怎么可能去杀人呢?而且还能想出如此之妙的毁尸灭迹之法?你们不觉得我的推理有很大的问题吗?”
  “你是说,有只幕后黑手!”白队长不愧是在公安战线混了二十多年老警察了,脑子转得就是快。没等我们反应过来他就已冲口而出了,还冲着中奇诡秘一笑。
  中奇也对他报以同样诡秘的一笑。
  什么意思?两人又在搞什么鬼了?
  “你们再想想,如果龙青云真的杀了人,那么白队长一封信寄去,他还会敢过来?白队长跟他是什么关系?”
  “呃,绝对的没有任何关系!”
  “其实我刚才请白队长办了两张逮捕证。一张已经给了龙青云,剩下的那张就是留给那个有魔力能使龙青云一看到信就会毫不怀疑地赶来的人。”
  只见中奇很优雅地从裤袋中缓缓地抽出了手,伸直的细长手指最后指向的是----
  “杨彬!”
  这无疑是平地一惊雷。也不知是被气的还是被吓得,杨彬本来就很白的脸蛋现在变得更白了,浑身不停的在抖动。华老头更是嚯地一下站了起来,晃动着那颗红得如同刚煮熟的大螃蟹似的大光头,用发颤的手指着中奇,结结巴巴地说:“你……你……你说话可是要负责的,你……你今天,要是拿不出证据来,我……我就要告你……”
“别这么激动嘛。我说话向来是负责的。”中奇依然是不紧不慢地说着,“本来我也不敢确定,但当我看到龙青云后就完全确定我的推理是正确的。刚才我不是说了嘛,龙青云只不过是个刽子手,以他的智力、魄力都不可能将此案做得如此之的严密。那么一定是有一只幕后黑手在操纵着他。这只黑手就是由杨彬发出的!”
  “证据!证据!证据呢!”
  “猴急什么嘛?至于我刚才所说龙青云的杀人动机的确是纯属瞎编,只是为了推理上的完整性而临时想出来的。其实他与杨振华根本就是无冤无仇的,也就是说他根本就没有杀人动机,如果说一定要有,那就是他太爱杨彬了!为了杨彬他可以干出任何事来!而杨彬不仅很明白这一点,更是很好的利用了这一点。他很成功的操纵了龙青云,使他成了她手下的一台机器。在9月7日前她就已经向这台机器下达了指令-----干掉杨振华!当然他毕竟是有感情的,要他杀的毕竟是他的养父。这使你花了不少时间来输入这个指令。终于有一天,你的指令输入成功了。9月7日你就带着这台机器来到这里。由于你断绝了和龙青云的关系而和华振阳来往了,杨振华一直对你很冷淡。所以你一定是说‘已经和华振阳分手而又和龙青云来往了’,他听后一定是十分高兴,对你会毫无防备之心。接下来发生的我已经说过一遍了,就不重复了。你让龙青云在这儿扮杨振华,你们每天都到一个----我想应该是个情侣聊天室----碰头,他向你汇报一天的情况,你给他下达下一步的活动指令。这一切开始于9月7日,也是我判断杨振华死亡时间的证据之一。……帐户?杨振华连任何亲人都不借钱,也就是说他多疑到不相信任何亲人,这里的任何亲人指的就是你吧----杨彬!你身为杨振华最宝贝的唯一亲人虽然不知道他的银行帐户,但一定知道帐户记录在哪里,你就把这帐户找了出来并给了龙青云,你以为只要有了钱,龙青云的生活一定会非常丰富、快乐。接着你就全身心的投入到对付华振阳的战斗中去了。让他为你办绿卡,办移民,并和你结婚。当然,为了不让华振阳起疑心,你还得故意装出一副矜持的样子。又装模作样的要在中国办理结婚证。其实你的真正目的是要在中国就结果了他,这样就可以省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然后你就可以在中国以妻子的身份光明正大地继承他的财产了。”
  “胡说!一派胡言!”杨彬很吃力似的吼道。
  “先听我说完!但你却忽视了龙青云的感情生活,使他感到了失落、空虚、自卑,但他又不敢违背你的意志。只好去弄些游戏来玩。这是9月17日的事。他是个粗心的人,玩得一高兴,就不小心的留下了自己的大名。当天的会面中他就向你汇报了这个情况。他以为这回一定会被你狠骂一顿。你一开始的确很生气,但这几天你正在想结果华振阳的方法,他犯的这个意外之错却给了你一个借刀杀人的机会。于是你下达指示:马上删除掉原来那个游戏,去下载更多的游戏来玩,并一律留下华振阳的名字。龙青云尽管笨,但也知道这是一个既可洗脱罪名,又可除去情敌的妙计。哈!一箭双雕!何乐而不为!的确妙!但是,龙青云实在是太笨了。连游戏程序都不会删除哎!这就使得这个本来是天衣无缝的计划露出了马脚!而你今天来找我就是想借我之手为你除掉华振阳!所以你以杨振华的名义发信给他,把他叫到了这儿,更因为这,你才会一再地说些什么不会是华振阳,什么是有人要陷害华振阳才故意留下他名字的之类的话,表面上是在维护他,真正的目的就是为了提醒我----凶手就是华振阳!很遗憾,我看到数据表第一页上第一个是龙青云,而接下来的都是华振阳时就觉得不对劲了。所以我故意马上翻过一页,让你没看到这一点。你还真上当了。哈哈……”
  “别急,你不就是想要证据吗?我现在给你看样东西。你认识这个吗?”
 只见中奇从上衣口袋中掏出了一个跟五号电池一般的东西,笑嘻嘻地在杨彬眼前晃了晃。
 “这是只老式的指纹采集器。”
 “嗳,你哪来的?”白队长突然像发现新大陆般叫道。
  “上次你们公安局搬场子时,老队长送我的。”说完他冲白队长使了个眼色。
  白队长连忙会意地点点头,转向杨彬故作惊讶地说:“呀!杨小姐,你喝的那听咖啡呢?”
  嗳?杨彬的那听咖啡真的不见了!我不由然看了眼自己的那听,还在!?
  杨彬却出奇的镇定。冷笑一声说:“哼哼!那又如何!”
  “如果我的推理没有错的话,以你的性格,你当时在处理杨振华的尸体时,一定会因为龙青云是杨振华的养子而对他不放心,怕他一时手软把杨振华的尸体发送到唯一有生物接收装置的公安局。你一定是亲自输入的信箱地址,又是亲自按下了发送键----F1键。因此,现在这F1键上留有的指纹除了我的外,还应该有你的。我趁你们不注意时,就像这样,采了这上面的指纹。当然这是在我按这个键之前。”
  只见中奇伏下身子将指纹采集器的一头对准了F1键,按下了上面的一个红色按钮。一道紫色的光束从中射出,准确无误地落在了F1键上。不一会儿,中奇放开那红色按钮,紫光随即消失。他站直身子,直了直腰说:“我已经让白队长把你用过的咖啡罐拿去做指纹比对了。我现在只需把指纹数据发送给胡法医,请他鉴定就可以了。杨彬,你失败就失败在太多疑了!”
  “哼哼……”杨彬冷笑着站了起来,毫无表情地走到电脑前,打开了信箱,接着把手缓缓地移到了F1键……
  不好!中奇的手正好撑在实物发送板上!但我们发现的都太晚了。只见中奇的身体从下到上渐渐地被分解,渐渐地消失,最终他的身体连同他的狂笑声一起被分解了,消失了。中奇伴着笑声走了!我们都被眼前的这一幕给惊呆了,一时竟没反应过来。还是白队长最先反应过来,一个箭步冲上去把杨彬给铐了起来。
 但这又有什么用呢?中奇已经永远地离开了我们,离开了我。我的预感还是成真了!当年他的爷爷也是在一个萧凉的深秋的早上,也是一个美丽的年轻女子来托他办案,也是一件神秘失踪案。而人们却但见侦探出,而不见侦探归。警方出动了大量警力进行搜寻,但他如同化成了空气一般,永远消失了。难道中奇也会以这样的结局为自己的一生划上一个句号。他才十八岁啊!
  “你凭什么抓我!我又不是故意想杀他的!我只是想看一下他所说的指纹罢了!”杨彬如同一头发疯的母狮般冲着白队长叫嚣道。
  “不管故意与否,我们这儿所有的人都是这场命案的目击证人!我有权逮捕凶手!”白队长义正言辞地回敬道,显然他正努力地压制着心头的那团怒火。
  “哈哈……”中奇的狂笑犹如精灵般又出现了,犹如精灵般在空荡荡的房中游荡。而杨彬更像是被精灵施了魔法般僵住了。半晌才从牙缝里颤抖地挤出三个字
 “不、死、鸟!”
 中奇难道真的是不死鸟化身,不然怎么死了还会说话!他又在哪儿说话?
  中奇的声音是从音箱中飘出来的!
  “哼哼……我没那么神。只是运气好一点罢了。这还要感谢白队长的英明决断,是他让我把要检验的东西发送到公安局!所以,我刚到杨振华家就不得不给公安局发了封信,所以现在信箱中的收信地址是……哈哈!明白了吧!”
 对啊!只有公安局中才有生物接收装置呀!真的是运气太好了!
  “可现在你已经没有证据了!”杨彬不无得意地笑了。
  是啊,杨彬刚才按了一下那个F1键,这不就很好地解释了为什么F1键上会留有她的指纹的原因了吗!而至于说到谋杀中奇,她尽可以说是无意的。更何况当时是中奇自己把手撑在发送板上的。真是狡猾!
  中奇却毫不在意的干笑了几声,冷冷地说:“是吗?你还是再仔细看看那个F1键吧!”
 杨彬将信将疑地俯身仔细看了看,突然她的脸部肌肉像发羊癫疯一般抽搐了起来,汗水大颗大颗唰唰地淌落下来。喉咙里发出像受伤的母狮般低沉、原始而绝望的咕咕吼声。
  “哈哈……看清楚了吧。我早在上面套上了一个F1键的保护套。这是我今天碰巧带来的。我想你一定会想方设法地破坏证据,就把他用上了。谁笑到最后,才是笑得最好!哈哈……”
  “可……可小彬没有杀人动机呀?”华老头似乎怕又会扯到自己头上来,小心翼翼得探问道。
  中奇故作严肃的干咳了几下,才又不紧不慢地说:“这就要说到你的事了。”
  “呃!”华老头不住地摸着自己的大光头,似乎十分懊悔自己为什么要提这个问题呢!
  “华振阳,杨振华,你们不觉得你俩的名字是个圈嘛?”
  嗳,经中奇这么一说,还真是如此!等等……难道中奇是指……我们不禁把目光都聚到了华振阳身上。他仍然是一头雾水的样子摸着大光头。
  “作为侦探,我们有拨开云雾见天日的能力。如果你们让华振阳戴上个三分头的假发套,那会怎样?我这儿已经请胡法医帮我合成了一张这样的照片。我把它发过来,你们仔细看看噢!”
  哇!两个杨振华出现在我们的电脑屏幕上。
  华振阳仿佛什么都明白了似的。一个人霸占了整个屏幕。目光在两张照片间来回游动着。
  “你们也都猜到了吧。华振阳,就是杨振华的同胞弟弟!可能当年出于某种原因----我们在此无法知晓。他们的父母不得不将兄弟俩拆散。将老大送给了----或有其它形式----一对外国夫妇,也就是华振阳的养父母。不过你们的亲生父母巧妙地给你们取了这两个名字----华振阳,杨振华。是希望你们兄弟俩有朝一日能相认。而杨振华一直是由亲生父母带大的,一定或多或少从他父母口中知道一些有关这件事的秘密。这就是为什么他一听到你的名字就大叫着反对你和杨彬的恋爱关系。并不是他保守,而是他不希望你俩乱伦!我想杨彬一定也早发现了这点,所以才……”
  杨彬像头捕食失败的母狮般垂下了高傲的头颅,用几乎是在自言自语的声音说:“是的!我当初曾告诉过大伯父,不,应该是二伯父,说我交了个有钱但年纪很大的男朋友时,他还乐呵呵地说:‘只要你高兴,我无权干涉呀!’我自然是十分高兴,因为我和华总纯粹是为了他的钱,我本打算骗他和我结婚后,就把他杀掉,用实物发送器处理掉尸体,在把罪名加到曾是他情敌的龙青云身上,而我则可以在中国继承了财产后再去美国过逍遥自在的生活了,你们也知道如果在美国下手不仅会有他亲戚、仆人乃至保镖在他身边保护,很难下手。更重要的是他们都会跟我争夺继承权!而在中国只有一个绊脚石,就是二伯父了。既然他不反对,那我的计划就已经成功一半了!我能不高兴吗?”
  “于是你就把华振阳带来见见杨振华。哎呀,还真绕口!”中奇居然还有心思开玩笑耶,“但是你万万没想到的是当你刚介绍完华振阳,杨振华就跳了起来,并且十分粗暴的干涉了进来。”
  “是的。这的确大大出乎我的意料。我当时的伤心,乃至于眼泪都是出自真心的!但我冷静下来仔细地琢磨了一下这件事的前前后后,发现了许多反常的地方。又仔细想了想,终于被我发现了名字的秘密。为了保险起见,我也合成了一张照片。结果更加证实了他们的关系。至于谁大谁小,我是从二伯父的句‘他的年纪比我都大了’上推测出来的。我想侦探小弟弟也是如此吧!”
  “……”
  “但你究竟为什么要杀他呢?”华老头劈胸一把抓住杨彬喝问道。白队长连忙把他们分开。
  杨彬却依然毫无表情,只是冷冷地拍拍胸口的衣服说:“妨碍我前途的人都是我的敌人!要么听从我的指挥,要么就得死!龙青云很聪明的选择了前者,所以他能活到今天。而杨振华选择了后者,所以他必须得死!”
  “他没有选择!是你替他选择的!你这个女魔头!吃人不吐骨头的女魔头!”
  “难道你能劝服他?你以为你的那个狗屁计划很完美?杨振华他早就料到这一招了,他每天都要到我家来好几趟,说是看望我,实际上还不是在监视我!所以我就把本来打算用在你身上的计划提前在他身上实施了。接下来发生的就和侦探所说的一模一样了。呜呜……”杨彬说完这些竟忍不住掩面抽噎了。
  白队长拿出了逮捕证,唰地展开在杨彬面前,严正地说:“我现在以杀人罪正式逮捕你。这是你的逮捕证。”
  中奇略带伤感的声音又从音箱中飘出。
  “尽管我也知道人的贪欲是不会因为社会制度的进步,科学技术的发展而有所减弱。但我依然希望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最后一张逮捕证。更希望这是人类历史上真正的最后一案!”
  接着白队长和我们押着龙青云和杨彬去了公安局。我也又见到了中奇。这种近乎生离死别的时光虽然只有短暂的半小时,但恍如隔年。和白队长一番啰哩巴嗦的道别后我们就回家了。
  “嗳,中奇,你是什么时候怀疑到杨彬的?”我想还是暂时不要把我的预感告诉他,就故意转移了话题。
  “就是在她说凶手是个经常出入黑桃A俱乐部的人时。黑桃A俱乐部的入会要求是相当高的,每个会员都是国际上的黑客精英。试想一个有如此高水平的黑客,那还用得着去杀人劫财呀!随便去袭击一家公司就得了!我想那是因为她想不出个很好的理由来解释罪犯是如何拿到杨振华的帐户的,而一时编出来的。黑桃A正好是个闻名全球的黑客俱乐部,她当然一下就会想到它了!”
  “那你为什么不一开始就揭穿她呢?是不是有点怜香惜玉了啊!”我有点酸溜溜的,但还是作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搡搡他的肩故作轻松地说。
  “笨蛋!怎么可能嘛!一开始我根本没有证据去抓她嘛!”中奇连忙辩解道。
  看着中奇那副认真样,我不禁“扑哧”一下,笑了。
  华老头一直跟着我们,听了我们的对话在一旁嘿嘿的傻笑着。见我们不说了,他才有机会插进来说道:“中奇小弟弟,你真是很厉害呀!叫我怎么感谢你好呢!”
  “不、不、不用客气了!”中奇搔头结巴的小动作又来了。
  “不,一定要的!如果不是你,我不但有可能会不明不白的死在那女魔头手里,更不会知道自己的身世。说吧,要多少?”
  看来华老头还是没有吸取刚见面时尴尬一幕的教训,又大大咧咧的谈起钱来了。
  中奇笑嘻嘻地搔搔头,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那……那……那你就替我解决今天的午饭问题吧!”
  呵呵……真是的!
  (全文完)
  • 上一篇文章:最后一案(二)

  • 下一篇文章:风铃之声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rain』于2005-8-28 15:14:00发表评论:

  • 有点虚幻哦,不过很好看的!有点刺激!不过,那个F1的保护膜有像从天而降的哦!
  • rain』于2005-8-28 15:12:00发表评论:

  • 臭美!!!!
  • 浅见光彦.』于2001-8-14 10:25:00发表评论:

  • 【gbnet在大作中谈到:】
    >(全文完)
    > 好像太简单了点?^^
    如果是你自己写的,你就是一个和我一样的天才
  • azazil』于2001-8-14 1:48:00发表评论:

  • 没看前面两篇
    所以只能猜测猜测
    不知道最后一案是什么意思,看起来象是当时已到达共产主义社会,人们的精神文明水平大大提高,不再有犯罪意识?那公安局和黑客是怎么回事?
    总感觉证据不是很确凿,玩游戏时使用他人(特别是认识的人)的名字是一件很常见的事,那个指纹很重要,不过不知道如何断定凶手在行凶后没有再次用过电脑。还有,如果凶手要按f1破坏证据,应该是在取指纹之前而不是之后。那个生物传送机真是个好东东,有了它就再也不必为如何处理尸体的问题而困扰了,实在是举家旅行,杀人灭口的必备器材
  • hitachi41』于2001-8-13 23:07:00发表评论:

  • 我的主页上要转载你的文章,如果涉及的侵害你的利益的话,跟说一声我马上拿掉。呵呵……不然的话,明天的主页无法更新了。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藤原剑川[2547]

  • 二日并光[2919]

  • 师徒乱探 之 * 三十秒谋杀*[2520]

  • 米兰探案——只爱同花顺[3623]

  • 网维的侦探手记II——埃及手镯之…[3881]

  • 实验室杀人[2646]

  • 现场(二)[2339]

  • 章家溪迷案(修订版。第十章)[2999]

  • [圣诞征文6]圣诞之死[3981]

  • [原创]最后的电话(半悬疑小说)…[37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