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该隐号疑云(6)修订
 作者:hitachi41  人气: 2829  发表于: 01年11月26日15点17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六 晚餐前的戏剧表演

当江泉翻过孙华年的身体时,她疑惑了:
“奇怪。”
“怎么了?”
另一头的网维问道。
“为什么孙华年的尸体还这么柔软?”
“柔软?”
网维有些不明白地用食指戳了一下孙华年的脸,接着人也愣住了。
“她、她……她还有呼吸。”
“什么,怎么会这样?……”
江泉顿了一下,意识到说错了话,改口道,
“真的嘛,太好了。我去找人来帮忙,只要能救活孙华年一切就简单了。”
“是的。”
网维也是一阵激动,然后猛地醒悟过来说,
“等一下泉,先不要太冲动。”
“怎么了?”
“你想想,现在调查一点进展都没有,我们不知道隐藏着的凶手是谁。如果我们就这样冒冒然地把孙华年没有死的消息传出去,必然使得他继续对她实行暗杀,我们不能保证我们可以确保她的安全。我们不能冒这个险,所以还不如先隐瞒这个情况再说。”
“那么你想怎么做?”
江泉转过身子,警觉地看着网维,她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果然网维凑过来,在耳边悄悄地说他的馊主义。
“你真是,都这种时候了还玩。”
她嗔怪着,白了网维一眼,匆匆地跑出去找人来帮忙。

当江泉带着林雅梅姊妹回来时,网维正站在房间的中央,得意地傻笑着。
“又怎么了,有什么事这么高兴?”
江泉看到他脸上地坏笑,狠狠的瞪了一眼。
“呵呵……泉,我找到手帕了。”
“手帕?你是说那块沾有乙醚的手帕?”
“嗯,你看。”
网维举起拎着塑料袋的右手,给江泉看。
那是一块很普通的白色女士手帕,半尺见方、带花边,没有什么其他的与众不同和特别。网维曾想着如果这块手帕上绣有个名字或者字母缩写的话就好了,只是可惜那上面白得太干净。
“我是在孙华年的身上找到的。”
网维洋洋得意地解释说,也没发现身边的江泉正在逐渐地转着脸色,
“我想,凶手一定在身后用手帕捂住了孙华年的脸,然后一松手,手帕就掉在了她的胸口。因为她的婚纱也是白色的,所以一开始也没有引起我们的注意,之后等将她身子翻起,找到针筒的时,手帕又被压到了另一边。不过刚才我把她的身体抱起来时发现了。”
“呵呵……是吗,你抱得动?”
“怎么了,泉?哇——对不起,等会儿我抱你。”
终于算是明白过来的网维,赶忙着赔罪。
“我才不要你抱。”
江泉不领情地说。
“真的不要?”
网维把头再一次凑到江泉的脸边耳语,然后她噗哧一下地笑出了声。
“就你胡闹。”
嗔怪着,脸上泛起了红晕。

“耶耶,网维啊,你和江小姐要打情骂俏,也不用把我们都拉过来吧?”
“这……”
网维一转头,面孔顿时红得就像猴腚。他才发现,在自己和江泉的身后竟然还站着林氏姐妹。
“你们什么时候进来的?”
他尴尬地问道,把脸转向江泉寻求帮助。
江泉笑笑,把话题引入了正轨:
“维和我刚刚发现,孙华年女士并没有被凶手杀死,所以……”
“真的?”
三姊妹异口同声地打断江泉的话,走上前去看躺在床上的孙华年。
“真的。虽然不知是什么原因,使得凶手的计划失败了,也许是那注射的一百毫升冬眠灵纯度不够,反正孙小姐现在还活着。但是我们现在还有问题,第一在这个船上没有医生,这是刚才维晕船的时候我就知道了,所以我们无法对孙华年进行抢救;第二我们还不知凶手的真正身份,一旦让他得知孙华年还活着,说不定他还会对她再次加害,我们恐怕防不胜防。”
“那么你们想让我们怎么做,照看她?”
“是的。”
江泉继续说,
“维想把孙小姐交给你们看护。在这船上,除了你们,他看不出还有其他什么人可以值得信任。”
“呵呵……这么信任我们,是我们的光荣啊。”
林雅梅笑着,走上去翻看了一眼孙华年的瞳孔,
“说实话,我曾经学过一点医,只是一直没实践过,有些荒废了。”
“什么?林大小姐学过医?”
网维大吃一惊,江泉也一样。
“当然了,你忘了吗,南宫骏曾是学医的,后来为了追小兰才转学的金融,而那时我和南宫骏是同学。”
“可是,你们不是高中时候的同学吗?”
“大学也是啊,不然他怎么可能知道我的男朋友有107个。呵呵……孙华年现在的状况还算稳定,不过具体情况我不太清楚,总之死不了就是了。”
“那好,拜托了。”
网维如释重负地舒了口气。
“你放心,就把她交给我们好了,我们不让其他任何人进入我们房间一步的,一定保证让她活着回到岸上。那么现在就抱到我们房间去吧。”
“不、不,在此之前还有一件事需要做。”
“还有什么事?”
“呵呵……泉会告诉你们的,我去找李警督,让他找人为我们准备一个冰窖。”
“冰窖?”
林雅梅看着网维,糊涂极了。
“是啊,小泉,要准备冰窖干什么?”
“这个么……罗斯,还有件事必须要你帮我忙。”
江泉笑笑,将目光转向安稳地沉睡着的孙华年。

“你是说要将孙华年的‘尸体’转移到船底部的冰窖里,可是你刚才不是明明告诉我说她没有死吗?”
在二楼的楼梯口,正好碰到网维的李国中呆呆站着着,点了一支烟。
“是这样的,所以我才要求把孙华年的‘尸体’搬进去。这样才可以消除凶手的疑惑,彻底地保护孙华年。”
“可是你知道孙华年虽然没有死,但已经处在了死亡线的边缘,你这样把她放到冰窖里,如果得不到人的照顾是一定会死的。”
“这个我当然知道,而且我也不会让她得不到人照顾的,我已经把这件事嘱托给林氏姐妹了,她们答应我一定保证她活着上岸。”
“是林雅菊他们姐妹吗?她们几个我也放心。但是关键是怎么再把孙华年的人从冰窖偷出来?这不容易啊,你总不能让林氏姐妹们到冰窖里去照顾她吧。”
“呵呵呵……”
网维笑道,
“我并不是要把孙华年转移到冰窖里啊,我只是说要把孙华年的‘尸体’转移到冰窖。这个说明是对全船宣称的,而事实上我让泉假扮成孙华年的‘尸体’,我们在大家面前把她锁在里面,然后宣布所有人不得到底层甲板活动,等到一会儿饭厅开晚饭的时候,泉就有机会自己出来了。”
“原,原来如此。”
一大截烟灰掉在楼梯的地毯上,李国中恍然大悟地笑起来,
“网先生我可真佩服你们两个,竟然想到这种主意。”
“那么李警督,如果可以的话,你可以马上让船长为我们准备一个冰窖,最好是在船中部的。因为饭厅在二楼的尾部,等到吃饭的时候,人都会集中到了船的后面,泉从冰窖出来的时候就减少被人看见的危险性。”
“嗯,现在是六点五十五分,离七点半的开饭还有三十五分钟,应该来得及。”
李国中点点头,掐灭烟蒂,又反身回底层找石康受去了。
“泉和林大小姐、林小小姐她们呢?”
回到101的网维只看到静静躺着的孙华年和林雅竹,奇怪的问道。
“她们……”
林雅竹不回答,狡猾地笑了笑。
“呵,我明白了。”
网维一下子清醒过来,也笑道,
“连我也瞒过了,看来是没问题了。”
他坐到床边,掀起了面纱,
“哇——泉,你的脸怎么涂得这么白?”
“没办法啊,孙华年的新娘妆就这样,我涂了几层粉,才到达这效果的。”
江泉静静地躺着,身体纹丝不动地开口解释。
“呵呵……吸血鬼。”
网维冲她刚做完鬼脸,江泉就猛地坐起身来,去咬他的脖子。
“我不打扰你们两位了。”
林雅竹要走了。
“不,等一下。”
网维阻止道,
“我和你一起再去找一下医生,我女朋友生病了,我要给她准备点药。”
“嗯……”
林雅竹先一愣,然后反应过来,
“好啊,小泉你可以放心由我来照顾,你就帮李叔叔破案去吧。”

“李警督,你真的认为有必要把孙华年的尸体移到冰窖里?”
石康受一边拿着钥匙,一边问,
“这个当然有必要,你知道现在我们被困在了两座小岛中间,一时间不能返回,如果尸体在常温下放的时间过长发生了尸变,不益于将来的法医鉴定,所以还是把她放到冰窖里比较好,虽然说是对死者不敬,但却是必须。而且将尸体长时间地放在房间里,也是对船上其他乘客的不敬,他们可大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我懂了。”
“啊李警督,正好遇到你,你能告诉我船长是谁吗?”
网维明知故问地说。
“我就是。请问有什么事吗?”
石康受奇怪地看着从楼上走下来的男士,李国中也有一点莫名其妙。
“你就是吗,那太好了。我女朋友突然生病了,一时间很难受,我知道这船上好像没有医生,但你能告诉我哪里有药吗?”
“呵。”
听完这话,李国中轻轻地晒笑了起来,
“网先生,江小姐病了吗?”
“是的。”
林雅竹插话说,
“船长先生,请问哪里有药,我朋友非常需要止疼药。”
“这个啊,你可以去一楼问服务生她们要,她们有个药箱,一般的常用药都有。”
“那好,我们这就去。”
网维要走的时候,被李国中叫住了:
“网先生真是满抱歉的,不过我现在正好有件事需要你的帮助,如果可以的话你拿到药以后到三楼头等舱的一○一室找我。”
“什么事,我现在没什么心情管其他的。”
“网维你别担心小泉,她没事的。况且她这病你也没办法照顾,你交给我就好了。”
三个人的戏剧表演水平都属一流,直骗得石康受深信不疑。
“那也好,李警督,有什么事你说吧。”
“那我们一边走一边说。”

“该隐号”的底层中部站着一排人。他们是网维和李国中特意找来的石康受、藤伽龙夫妇、萧子铭、大金刚、林雅菊等一干人。李国中站在他们的中间向他们解释着说:
“陈亚明先生和孙华年女士的遇害,我表示非常的悲痛与震惊,我一定要尽我所能尽快地将凶手找出来惩之以法。但是现在对于着两位的遗体我感到很为难,首先陈亚明先生的遗体掉到了海里,一时无法找寻;二是孙华年女士的遗体也不能长时间地放在船舱里,船舱里的温度较高,容易引起遗体的加速腐败,这对将来的法医验证会带来影响,同时还对船上的各位造成不好的影响,所以我决定将孙华年女士的遗体存放在这间冰窖里面。叫你们过来一是做个见证,二是希望大家回去后相互之间转告一声,让大家不要到船底层来,这里严格来说将处于禁地,任何随便进出这里的人员都将受到怀疑。”
一行人点点头,看着网维将孙华年的“尸体”放到冰窖里面的一角,然后一旁的石康受锁上了门。
“那么没事的话大家就回去吧,马上就要开晚饭了。”
李国中差点忘了最重要的事,忙抢着似地接过钥匙,交给网维,
“对了石船长,这把钥匙要交给我们保管。”
“藤伽龙先生,”
他继续说,
“晚饭的时候因为我和网先生会在他的房间继续讨论案情,所以请你让服务员把晚饭送到二○一房间。还有等会儿饭后我们将会去拜访你们,了解一些有关案子的情况,还希望到时你们能提供帮助。”
“这个当然了。”
藤伽龙转过头微微地点了一下。
“那么李警督,现在没事的话,我先去看看泉的情况怎么样,待会儿再在我的房间里和你继续。”
网维匆匆地准备回二楼,一不小心就滑了一脚。他条件反射般敏捷的用手撑住,同时把手里的钥匙顺着门缝滑进了冰窖。

(未完待续):e
  • 上一篇文章:该隐号疑云(5)修订

  • 下一篇文章:飞雪山庄(一)---对武侠推理小说的尝试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czjmain』于2001-11-26 15:17:00发表评论:

  • 看文随想(6):)

    1.倒叙的写法有点神似"蛇眼",不过逻辑还是有点伤人的脑筋,前后文(4与6,5与6的)呼应不起来.此处如此弄笔头有什么案情叙述上的考虑吗?难道警长本人和凶手有什么关系?:)还是本来罗修把文章写乱了后来做的补救?:)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EQ百年的开胃酒——《生日快乐》…[3437]

  • 美人鱼的诅咒(1)[2663]

  • 上院四百号(1)[2982]

  • 连载——13区(第十一章)[2203]

  • 现场--愚人节之死(fan原创)[3238]

  • 飞雪山庄(九.十)[2404]

  • 凶画(上)[3360]

  • 阳光岛的罪恶(5)——大结局[3583]

  • 谋杀病毒——情人河之谜(网维探…[4632]

  • 名画收藏家之死(完整篇)修订版…[39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