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上院四百号(1)
 作者:harryfly  人气: 2514  发表于: 01年08月04日18点36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我写第一篇推理小说,写的不好,贻笑大方了。
也算是向推理之门一周年致敬吧。

上院四百号

题记
这篇小说是以上海某高校为背景写成的。该校的教学楼分为三个大的建筑体,上院,中院和下院。教室就以所在建筑体加上编号命名。例如中院各教室就命名为中院201,中院202等。上院400号就是上院的一个大的多媒体教室。在改成多媒体教室之前是什么样,我就不太清楚了,据说是经常闹鬼的。每个高校都会有一些神秘的传说,该校也不例外,上院400就是其中之一,此外还有什么自杀率颇高的物理楼等等,这些都是很好的侦探小说的题材。

序幕
“你知道上院四百号为什么拉窗帘吗?什么,不知道上院四百号在哪儿,隔天自个上四楼去找。先听故事,听我老乡说,那时因为里面闹过鬼。而且有两个版本的鬼故事。把灯关上,先造点气氛。
第一个故事是说一个学生,快考试了,就在上院400号通宵自习。一天凌晨,天很快就亮了,但这时候是最黑的一刻。忽然他听到外面有刷刷的声音,起初他以为清洁工在打扫卫生,可是越听越不对劲,应为那声音一直没有遍,就好像那人一直在原地打扫一样。
拿学生有点害怕了,可是他又忍不住好奇,相处去看看。他推开教室门,远远看见一个人影,他放下心了,果然是清洁工。可是他再定睛一看,不禁毛骨悚然,那人居然没有头,拿着什么东西在地上刮着。
他怕极了,连忙躲进了教室旁边的厕所里。他靠着墙,喘着气,刚定过神,借着窗口射进来的依稀月光,他看见水池里浸着一排拖把,而每一个拖把头就是一个人头,都瞪大眼睛看着他。这学生就这样被吓得神经失常了。
第二个故事是说一个清洁工,他老是听到上院四百号里有动静,推开门一看又什么都没有。有一天他又听到400号里有动静,他隔着窗户看到一个人在拖地,再看那拖把是一个人头,长长的头发拖在地上,拖出一条条的血迹。他连忙叫人,可是来人打开门一看,又什么都没有,他就这样疯了。学校里为了防止别人再看到这样恐怖的场面,就在上院400号挂上了窗帘。从此,上院400号不管白天黑夜,就一直挂着窗帘了。”
第一章
几乎每一个刚进高校的学生都接受传统的鬼故事教育。尽管我们这一届与往届不一样,搬进了新的学生公寓,生活条件大大改善,每间寝室都有卫生间,每幢楼都有开水房和配有彩电的活动室,但传统教育是少不了的。这样的故事一般都是从同乡学长那儿听来的。杨就是接受了教育之后又来教育我们,不过他的教育目的显然没有达到。
“这样的故事实在太差了,且不说没有让人毛骨悚然的场面,情节上也是漏洞百出,就说地一个故事,既然那个学生已经神经失常了,那他的所见所闻又是从何得知的呢?”
平的话显然一语中的,尽管作为室友相处了没多久,我就已经觉得他是一个逻辑性很强的人而且记忆力很好的人。对于新生来说,找教室一直是一件很头疼的事,我们往往要提前半个小时出发,而他总是呆在寝室,单独行动。据他说只要在课前十分钟出发就够了。就是这样,他也极少迟到,除了第一级英语课迟到外,我简直想不出他还有什么迟到的纪录。他和我一样都很爱看推理小说,我们经常讨论,他总是边看边想,有时也能想出结果来,而我看书则是是么都不想,囫囵吞枣,看个大概而已。所以我对他十分钦佩。
“我也觉得满差的,这样的鬼故事实在是太普通了。”我对健的印象不是很好。尽管他对谁都是客客气气的,但我觉得他有点反应迟钝,因此虽然他的话也合我意,但我还是觉得他是人云亦云。
看到气氛有点僵了,维想缓和一下,“我来出个动脑筋的题目吧。我说一个故事的结局,让大家来猜他的原委,我可以提供一点线索,并用简单的是或不是来回答你们的一些问题,好吗?”
“那你就快说吧.”
“有一个男子到了海边一家餐厅,点了一种海鸥,服务员告诉他,这种海鸥已经灭绝了很多年了。男子听到这话后,立刻飞奔出餐厅,跳海自杀了。故事就这么简单。”
“线索呢?”
“这于他一次海难被困在孤岛上有关。”
“被困的是不是只有他一个人?”我问了依据,这题目有点难,我看了一眼平,他也好像没什么头绪。
“不是。”
“被困的有没有女的?” “有。”
“是不是他女朋友。” “是。”凯连续问了两句,依然仿佛没有什么头绪。说话间凯的皮夹掉在了地上,健捡了起来,很奇怪地朝他笑了笑,把皮夹还给他了。
“(被困的)还有没有别人?” “有.”
“他女朋友最后有没有死?”平仿佛已经想到了什么,眼神也有力了不少
“死了。”
“那答案就很清楚了,他们困在孤岛上,食物贫乏。与他一起的人把他女朋友杀了,把她的肉给他吃,骗他说是某种海鸥肉。他不知情就吃了。当他知道倒这种海鸥已经绝种时,才发现真相,出于内疚就自杀了。”
一片寂静,我也为这个凄惨的故事度的胸口发闷。
趁着这阵寂静,我就把在场的人介绍一下吧。在场共八个人,我和平,辉住在现在我们在的303室。维和健住在我们隔一间的305室,凯和赫住在305对面的310室。扬在310对面的309室。我们都是一个班的,而且这一层我们班的也就我们八个。所以我们经常在一起聊天。
“那人真傻,为什么不把害他女朋友的人杀了呢?”扬冷不防说了一句。
这下可热闹了。我和维都说他的同伴该杀,赫说这个故事太假,辉则说那种环境下,人吃人也无可非议,说不定正是骗他才救了他一命,不然也得饿死,平反驳说这样人和动物就没有什么区别了。健则盯着平问他是怎么猜出来的。
“凭感觉而已。”平轻松地说。
我看了看表,“快十二点了,今天就聊到这儿吧,别耽误明天上课。”
大家就此道别,各自回寝室了。健边走还边自言自语,“怎么凭感觉就能得出答案?”
“非,我想搞一个侦探所,你来帮我吧。”平忽然对我说。
“成立侦探所?”
“对,我早就想过成立侦探所了,帮同学们解决一点身边的疑难问题,先搞出点名堂,你说好吗?”
“这样很好啊。”我听了也非常高兴,很想干出一番事业来。
“那么明天就开始商量具体事宜吧。”平果断地对我说,就好像福尔摩斯对华生说话一样。

第二章
“你说侦探所收费好吗?”
一个多星期过去了,侦探所有关事宜还在商议之中,我和平在上院自修时还在讨论这件事。
很多问题我们依然意见不一,平由于第一次办侦探所,也很谨慎,不像往常那样果断。
平看仍没有头绪,就建议今天先到这儿,他还要看会英语,让我先回去。喔啉作事回头看了他一眼,他眉头紧皱着看书,不知是不是还在为侦探所的事伤神。
下楼之后正还碰见维,,就和他一起回宿舍,,大家道别后各自回寝室。
我看看表,还很早,就打开彩电,正好是国奥九强赛对巴林,由于国奥队已经小组出线无望,所以也很少有人关注。否则我们班唯一的彩电前绝对是门庭若市。而现在只有我一个人静静地看着。不久辉也回来了,他对足球不感兴趣。早早就上床睡觉了。我们寝室另一个人是其他系的,他是本地人,明天没课,他下午就回家了。
看到国奥队失球,我实在无法忍受了,就关了电视,上床睡觉了。
“非,快醒醒,快醒醒。”朦胧中仿佛有人叫我,正眼一看,原来是平。
“快起来,我一直在调查上院四百号闹鬼的原因,好像有点眉目了,我们一起去看看。”
我立刻穿衣下床,我们俩就去了上院。这时天已经很晚了,上院的灯都熄了。我们摸索着上了楼,走近400号,竟然听到里面有扫地的声音。我鼓足了勇气跟着平进了教室。
在透过窗帘的几缕月光的照耀下,我果然看到一个没有头的身影在扫地。一阵头皮发麻,我也顾不上平了,拔腿就跑。刚出教室,就又看见有一个无头身影在前面,而我已经刹不住了,眼看就要撞了上去。。。。。。
“啊!”我惊叫一声,坐了起来,原来是一个孟。我看了看周围,辉依然熟睡着,还好没有惊醒他。平的床铺是空的,他还没有回来,我不禁有些担忧。看看表,已快两点了。
直到早晨起床,平依然没有回来。
“你知道上院死了个人吗?”
“是吗?”
“我早上晨跑,看见上院停着警车,围了很多人,我也是听围观的人说的。”
我吃早饭时听到这段对话,差点叫了出来。莫非是平出了事?我匆忙赶到上院,果然有警车在那儿,四楼已经被封起来了,说是警察在勘查现场。
我对维持秩序的警察说:“我想打听一下死者的情况,我担心他是我的同学,他昨夜没回寝室睡觉。”
他带着我上了四楼,进了一间教师休息室。那里现在应改成了他们的临时办公室。他对着一个三十多岁,,文质彬彬带着眼睛的人说:“队长,这位同学想了解死者的情况,他可能认识死者。
我最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他说出了平的名字。我急忙问他:“我想知道平的情况,他是怎么死的,他死在哪儿?”
“对不起,这些都是机密,无可奉告。我只能告诉你,他是被谋杀的,而且我很怀疑是他认识的人干的,你和他是同学,你能不能想想谁有嫌疑?”
我很佩服他的精明。他直截了当地说可能是认识平的人干的,说话的同时一双眼睛透过眼镜冷冷的盯着我。如果我是凶手的话,这阵子恐怕就得心里发毛露馅了。
我说我也想不出谁有嫌疑,他接着又问了一些情况,平最近有没有什麽反常举动,和谁平时来往比较多等等,我还想从他嘴里套出点情况。他却婉转的下了逐客令。
“这是不行的,又什麽情况想法可以告诉我们,案情是不能透露给你的。不早了,你也该去上课了。”
我十分无奈地下了楼,好友死于非命,我却只能袖手旁观,平,你说我该怎么办。
不行,我一定要尽最大努力去破案。平,我一定会抓住凶手的,我发誓。

第三章
可是尽管这么说,我心里还是没有底。毕竟连案发现场都没有看过,破案从何谈起。今天没课,还是先回寝室再说吧。
我下楼时经过昨天我们自修的那间教室,忍不住看了一眼平坐过的那个位子,没想到昨晚一别竟是永诀了。
突然我看到座位抽屉里有个书包,那不是平的书包吗?把它带回去吧,说不定里面有什麽线索呢。
回到寝室,刚打开书包,就发现里面有张纸条。
平:
既然你不怕鬼,敢今晚十点半到上院400号吗?
难道是这张纸条引诱平去赴约,中圈套被杀的吗?可上院400号在五楼,他如果在五楼被杀,为什么警察会封锁四楼?
也许刑警队长说的对,凶手是平认识的人.那么我就先从这一层的几个同学查起吧.先看看有没有作案时间.
早上没有课,儿却大家都知道平出事了,聚在305谈这件事.这倒省了我一个寝室一个寝室的去查.我把刑警队长的推测告诉大家,请大家说明一下昨晚都在哪儿自习的,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在上院105自习的,和你一起回来的,那时候几点?”维第一个开口说话.
“大概九点三刻左右吧,我也不十分确定.”我可能是最后一个见到平活着的人,维和我一起回来的,他应该不是凶手.
“我在中院自修的,好像是207吧,很早就回寝室了.可能九点还不到.”扬也说话了,但他在这里是唯一没有和本班人一个寝室的,他的话还有待证实.
“我是在下院104自修,“健说,“是凯叫我一起回去的,那时几点,凯?”
“九点二十五吧。”
“喔,不错,我回来后大约二十分钟维才回来的。”
看来凯和健也不是凶手。
“我一直在寝室看书,没有出去。”似乎赫也不可能是凶手。
“我在中院自修的,十点多才回来,我,我绝对没杀平,一定不是我们这里面的人干的。”只有辉有时间作案,难怪他有点急了。不过恐怕不会这么简单。
我又想到那张纸条。一定是别人塞到他包里的,他看了后又顺手放到包里。而且这个人的笔迹一定被平认了出来,知道是他熟悉的人。否则如果是陌生人的互阿,平没有必要,也不会有兴趣去赴这个约的。那么笔记一定不难认,想到这里,我不由兴奋起来。
回到寝室,看到刑警队长坐在那儿。“你们是不是在305开会的?我没打扰你们,站在门外听了一会。谁是凶手阿,大侦探同学?”他语气里好像有一点嘲讽,但明显不再怀疑我是凶手了。
“如果单从正词来看,那就是辉了,不过可能性不大,他大约是十点四十回来的,纸条上的时间是十点半,如果十点半杀人的话,十分钟之内很难。。。。。。”当她脸上露出狡猾的笑容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说漏嘴了。不等他说,自己乖乖的把纸条交给他了。
“这倒是个挺重要的线索,待回去查查指纹,笔迹什么的或许能发现点东西。奥,他并不是死在四百号。”
“什么?”
“平是被毒死的,好像是有毒的可乐吧,验尸结果还没出来。地点是在四楼的阳台。”
“哪间教室外面?”
“不知是什么教室,全是墙,没有门。”
“那就是了,是多媒体教室。上院的多媒体教室很奇怪。100,200,300号分别在一,二,三楼,而400号却在五楼,我们上英语课的500号在上院旁边的一幢房子里。四楼所以没有教室门,只是一堵墙。”
“为什麽会这样?”
“这个我想过,因为多媒体教室比一般教室高一些。200号地基就比二楼其他教室高一些,300号又高一些,到四楼相差太大,400号只比五楼一般教室低一点。所以四楼干脆不开教室,把400号开到五楼去。”
“喔,原来这样,好了就谈到这儿。我去调查其他同学了。忘了说了,我姓刘,别叫我刑警队长了,叫我刘刚就行,叫803也行。”
刘队长走后,我一直在琢磨,有点奇怪。既然纸条上写的是400号,平去赴约被杀,也应该死在五楼,怎么会死在四楼呢?

第四章
我突然想到扬的话还没有得到证实,就去309调查一下。这时扬正在305被刘警司盘问,305的人都被请了出来,健就在正好在309看书,309的申也在,申是我们这个系的,只是不在一个班。
我直截了当地问他昨天晚上扬是不是就点多一点就回来了。
“差不多,昨天我一直都在寝室,扬大约九点一刻左右回来的。”这时健也不看书了,也在听申说话。我起了一个念头,要找健来当助手,那是最合适不过了,反应有点迟钝,自己也有一点很傻的想法,最后总要听主角讲一番推理。我倒不觉得助手有什么重要,只是没有助手,侦探便不完全是侦探,就像没有华生,福尔摩斯就不能称之为福尔摩斯,没有哈斯丁,波洛就不能称之为波洛。
我倒没有直接跟他说,只是很婉转地提出他是否可以帮我调查这个案子,他倒是很爽快地接受了。
有了助手,我踏实多了。我又和申聊了一会,想从他的谈话里发现什么线索。可能是我这个侦探没有经验,我们越扯越远,竟说到了国奥队的比赛。
“国奥队太差了,主场对韩国,我和扬,还有你们班的维去万体馆看了,真叫人失望。我昨晚也没看,太晚了,一般我十点就睡了。不过如果国奥能出现的话,熬夜我也会看的,你说是吧?”
“没错,霍顿水平太次了,早就该让张。。。。。。”我也觉得扯远了,就结束了谈话。
我和健一起回303讨论,我把平死在四楼的事告诉他,他也想不通这个疑问。这时候310的宇也在我们寝室,我又跟他聊了会,想了解凯和赫的一些情况,可是说着说着又扯远了。
“什麽时候得到苏州去玩玩啊,凯是苏州人,他跟他老乡聊的苏州风景太迷人了,我随便听了几句都觉得挺神往的。”宇满有感触地说。
“你是哪里人啊?”健突兀地问了一句。
“我是青岛人,我们那边的海景又不一样了。。。。。。”
我对建这样无聊的问题感到很生气,和宇的谈话也就此结束了。和健又没什麽可说的,于是便很无聊的看着墙上的课程表,看到英语在上院五百号上时,我突然想到了些什麽。
这时辉和扬聊天,谈到了那天讲的鬼故事和谜语,就打开了微型录放机,原来他把那天聊天的话全录了下来。
“你知道上院。。。。。。。”我听着听着忽然发现了什麽,觉得平死在四楼的迷可以解释了,而且凶手也大概清楚是谁了。只是不在场的诡计还没有揭穿,但也算是前进了一大步了。
“那么说只有辉可能是凶手了?”健和我离开寝室后对我说。
“看上去好像是,但凶手另有其人,我现在还没法破解他的不在场证明,我们出去转转吧。”
我推开大楼的玻璃门时,地下发出一声刺耳的声音,原来地板有点问题,难怪我进来时觉得有点不对劲,推门进去时地板是平滑的,因而没有声音。门外地板有点裂痕,所以出去时发出这样的声音。这好像有一两天了。
“已经打电话了,很快就有人来修了。”正对着门的值班室里的阿姨大声对我们说。
我们在外面转了一会儿,还没什麽头绪。健还很奇怪地念叨着:
“为什麽宇会是青岛人呢?”
“你说什麽?”
“哦,没说什麽,我有点事,先回去一下。”
那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我刚走了几步,忽然听到有人在后面叫我。回头一看,原来是辉。
“非,我想起来了,我有人证明的,我和309的英在同一间教室自修,我大约是10:45左右走的,他和女朋友一起自修的,每天都要11:00教室熄灯才离开呢,这种人也不知道是学习还是在谈恋爱,不过他倒能证明我10:30还在教室。”
“哦,英在谈恋爱,不错,一切疑问都解开了。”

第四章
我突然想到扬的话还没有得到证实,就去309调查一下。这时扬正在305被刘警司盘问,305的人都被请了出来,健就在正好在309看书,309的申也在,申是我们这个系的,只是不在一个班。
我直截了当地问他昨天晚上扬是不是就点多一点就回来了。
“差不多,昨天我一直都在寝室,扬大约九点一刻左右回来的。”这时健也不看书了,也在听申说话。我起了一个念头,要找健来当助手,那是最合适不过了,反应有点迟钝,自己也有一点很傻的想法,最后总要听主角讲一番推理。我倒不觉得助手有什么重要,只是没有助手,侦探便不完全是侦探,就像没有华生,福尔摩斯就不能称之为福尔摩斯,没有哈斯丁,波洛就不能称之为波洛。
我倒没有直接跟他说,只是很婉转地提出他是否可以帮我调查这个案子,他倒是很爽快地接受了。
有了助手,我踏实多了。我又和申聊了一会,想从他的谈话里发现什么线索。可能是我这个侦探没有经验,我们越扯越远,竟说到了国奥队的比赛。
“国奥队太差了,主场对韩国,我和扬,还有你们班的维去万体馆看了,真叫人失望。我昨晚也没看,太晚了,一般我十点就睡了。不过如果国奥能出现的话,熬夜我也会看的,你说是吧?”
“没错,霍顿水平太次了,早就该让张。。。。。。”我也觉得扯远了,就结束了谈话。
我和健一起回303讨论,我把平死在四楼的事告诉他,他也想不通这个疑问。这时候310的宇也在我们寝室,我又跟他聊了会,想了解凯和赫的一些情况,可是说着说着又扯远了。
“什麽时候得到苏州去玩玩啊,凯是苏州人,他跟他老乡聊的苏州风景太迷人了,我随便听了几句都觉得挺神往的。”宇满有感触地说。
“你是哪里人啊?”健突兀地问了一句。
“我是青岛人,我们那边的海景又不一样了。。。。。。”
我对建这样无聊的问题感到很生气,和宇的谈话也就此结束了。和健又没什麽可说的,于是便很无聊的看着墙上的课程表,看到英语在上院五百号上时,我突然想到了些什麽。
这时辉和扬聊天,谈到了那天讲的鬼故事和谜语,就打开了微型录放机,原来他把那天聊天的话全录了下来。
“你知道上院。。。。。。。”我听着听着忽然发现了什麽,觉得平死在四楼的迷可以解释了,而且凶手也大概清楚是谁了。只是不在场的诡计还没有揭穿,但也算是前进了一大步了。
“那么说只有辉可能是凶手了?”健和我离开寝室后对我说。
“看上去好像是,但凶手另有其人,我现在还没法破解他的不在场证明,我们出去转转吧。”
我推开大楼的玻璃门时,地下发出一声刺耳的声音,原来地板有点问题,难怪我进来时觉得有点不对劲,推门进去时地板是平滑的,因而没有声音。门外地板有点裂痕,所以出去时发出这样的声音。这好像有一两天了。
“已经打电话了,很快就有人来修了。”正对着门的值班室里的阿姨大声对我们说。
我们在外面转了一会儿,还没什麽头绪。健还很奇怪地念叨着:
“为什麽宇会是青岛人呢?”
“你说什麽?”
“哦,没说什麽,我有点事,先回去一下。”
那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我刚走了几步,忽然听到有人在后面叫我。回头一看,原来是辉。
“非,我想起来了,我有人证明的,我和309的英在同一间教室自修,我大约是10:45左右走的,他和女朋友一起自修的,每天都要11:00教室熄灯才离开呢,这种人也不知道是学习还是在谈恋爱,不过他倒能证明我10:30还在教室。”
“哦,英在谈恋爱,不错,一切疑问都解开了。”

第四章
我突然想到扬的话还没有得到证实,就去309调查一下。这时扬正在305被刘警司盘问,305的人都被请了出来,健就在正好在309看书,309的申也在,申是我们这个系的,只是不在一个班。
我直截了当地问他昨天晚上扬是不是就点多一点就回来了。
“差不多,昨天我一直都在寝室,扬大约九点一刻左右回来的。”这时健也不看书了,也在听申说话。我起了一个念头,要找健来当助手,那是最合适不过了,反应有点迟钝,自己也有一点很傻的想法,最后总要听主角讲一番推理。我倒不觉得助手有什么重要,只是没有助手,侦探便不完全是侦探,就像没有华生,福尔摩斯就不能称之为福尔摩斯,没有哈斯丁,波洛就不能称之为波洛。
我倒没有直接跟他说,只是很婉转地提出他是否可以帮我调查这个案子,他倒是很爽快地接受了。
有了助手,我踏实多了。我又和申聊了一会,想从他的谈话里发现什么线索。可能是我这个侦探没有经验,我们越扯越远,竟说到了国奥队的比赛。
“国奥队太差了,主场对韩国,我和扬,还有你们班的维去万体馆看了,真叫人失望。我昨晚也没看,太晚了,一般我十点就睡了。不过如果国奥能出现的话,熬夜我也会看的,你说是吧?”
“没错,霍顿水平太次了,早就该让张。。。。。。”我也觉得扯远了,就结束了谈话。
我和健一起回303讨论,我把平死在四楼的事告诉他,他也想不通这个疑问。这时候310的宇也在我们寝室,我又跟他聊了会,想了解凯和赫的一些情况,可是说着说着又扯远了。
“什麽时候得到苏州去玩玩啊,凯是苏州人,他跟他老乡聊的苏州风景太迷人了,我随便听了几句都觉得挺神往的。”宇满有感触地说。
“你是哪里人啊?”健突兀地问了一句。
“我是青岛人,我们那边的海景又不一样了。。。。。。”
我对建这样无聊的问题感到很生气,和宇的谈话也就此结束了。和健又没什麽可说的,于是便很无聊的看着墙上的课程表,看到英语在上院五百号上时,我突然想到了些什麽。
这时辉和扬聊天,谈到了那天讲的鬼故事和谜语,就打开了微型录放机,原来他把那天聊天的话全录了下来。
“你知道上院。。。。。。。”我听着听着忽然发现了什麽,觉得平死在四楼的迷可以解释了,而且凶手也大概清楚是谁了。只是不在场的诡计还没有揭穿,但也算是前进了一大步了。
“那么说只有辉可能是凶手了?”健和我离开寝室后对我说。
“看上去好像是,但凶手另有其人,我现在还没法破解他的不在场证明,我们出去转转吧。”
我推开大楼的玻璃门时,地下发出一声刺耳的声音,原来地板有点问题,难怪我进来时觉得有点不对劲,推门进去时地板是平滑的,因而没有声音。门外地板有点裂痕,所以出去时发出这样的声音。这好像有一两天了。
“已经打电话了,很快就有人来修了。”正对着门的值班室里的阿姨大声对我们说。
我们在外面转了一会儿,还没什麽头绪。健还很奇怪地念叨着:
“为什麽宇会是青岛人呢?”
“你说什麽?”
“哦,没说什麽,我有点事,先回去一下。”
那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我刚走了几步,忽然听到有人在后面叫我。回头一看,原来是辉。
“非,我想起来了,我有人证明的,我和309的英在同一间教室自修,我大约是10:45左右走的,他和女朋友一起自修的,每天都要11:00教室熄灯才离开呢,这种人也不知道是学习还是在谈恋爱,不过他倒能证明我10:30还在教室。”
“哦,英在谈恋爱,不错,一切疑问都解开了。”

第五章
“辉,快回去,把所有人都召集到303,我知道谁是凶手了。”
我看着聚集在303的一个个不知所措的同学,大声说:
“先请大家做一道题,,每个人拿张纸,用笔写下,恩。。。上院400号在几楼,不要看别人的,写完了吗?写完就给我。?”
我看看收上来的纸条,果然不出所料,凶手果然是他。
“我在平的书包里发现一张纸条,约平去上院400号,可平却死在了四楼的走廊里。我一直都没有想通,那里又不是去400号的必经之路。可是当我看到课程表时,想到平在500号上英语课时迟到的事,这说明平对上院这种教室一直就搞不清楚。他误认为400号就在四楼,所以就去了四楼。恰好凶手也误以为400号在四楼,与平同时赶到了四楼并杀了平。所以凶手必定是认为四百号在四楼的人,这些纸条写着上院400号在四楼的只有一个人,那很显然,凶手就是这个人——扬!”
扬脸色苍白地说,“平不是我杀的,不是我杀的。”
“最初让我怀疑到你的是辉这部微型录放机放的那天我们聊天的内容。”我按下play键。
“。。。。。。不知道上院四百号在哪儿,隔天自己上上院四楼找去。。。。。。”
“就从这句话我得知你也一直认为400号在四楼,而另一处则完全暴露了你的杀机。”我继续放录放机里的内容。
“。。。。。。。为什麽不把杀他女朋友的人杀了呢?”
“这句话也是你说的吧?也许就是这故事触动你的潜意识说出了这句话,从而上升为意识,也是你动了杀人的念头。可是当我确定你就是杀人凶手之后,一直在想,你没有作案时间啊,你九点多就回寝室了呀?”
扬也附和着说,“对啊,我九点多就回寝室了,申能证明的。”
“不,你利用了一个时间差,表面上申和英都能证明你一直在寝室,但我和申谈话时,了解到他昨晚不到十点就上床睡觉了,而英在谈恋爱,一般到11点过後才会寝室。你完全可以趁申睡觉而英还没回来这一个多小时回上院做案,我说的不错吧?”
扬刚想争辩,刘队长推门进来了。“纸条上的指纹和笔迹鉴定过了。。。。。。”
“刘队长,这个人是不是扬?”
“对,就是扬,他有重大嫌疑,但作案时间和动机还不清楚。”
“已经很清楚了,弹的小把戏已被我揭穿了,至于动机嘛,我想是应该仇杀。。。。。。”
“不,扬不是凶手。”健突然插了一句。
“非,你的整个推理漏洞太多,像什麽凶手,死者都认错了地点,恰好同时到达错误的地方这种巧合的假设是经不住推敲的。而你能证明扬是凶手的证据我恰恰可以用来证明他不是凶手。”
“什麽证据?你倒说说看。”
“这个案子最大的一点就在于平为什麽会死在四楼,你认为平不知道400号在五楼,所以就去了四楼。你通过平上英语课迟到的事推出来平不知道400号的位置。而我根据这件事得出的结论反而是平知道400号在五楼。你想想看,平一般单独行动而且很少迟到,这说明平对于各教室的位置大致是知道的。他唯一的一次英语课迟到,原因就该是他误以为五百号在五楼而跑了上去所以耽搁了一会儿。那么他肯定发现在五楼的不是五百号而是四百号。换句话说,他从那时起,就已经知道上院400号在五楼。所以他在四楼被杀绝不是赴扬这个约,而是被别人叫去的。扬,恐怕你自己也没去吧?”
“对对,我只是想和他开个玩笑。没想到。。。。。。”
“你也不必内疚,平的死决不是因为这张纸条。关于那盘录音带,你的话反而说明你并没有杀意,只是随意说说而已。如果你真的有杀人的潜意识的话,那么你会下意识的自我保护,绝不会允许你把这样危险的潜意识暴露出来。潜意识转化为意识往往是很含蓄或是很隐蔽的方式,不会这样直露。不过这倒使我想到另一点,这个我先借回去听听。”
“既然这纸条是扬写的,那么他至少是最大嫌疑犯。”我颇不服气地说。
“不,我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证据证明扬没有时间做案。”


  • 上一篇文章:对推门大使名字的建议(2)

  • 下一篇文章:上院四百号(2)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hitachi41』于2001-8-4 18:36:00发表评论:

  • 呵呵……最近风靡校园鬼故事案件啊,写的真不错。
    又勾起我转载的欲望了。
    呵呵呵……:e
  • afeng』于2001-8-4 18:21:00发表评论:

  • 这分明说的是我们学校嘛,有意思,看看说什么的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夜黑》——曾经投给【推门十周…[3650]

  • 毕业生(2)[2066]

  • 藤原剑川[2159]

  • 《时光隧道》第二部 故事开端[2987]

  • 连载——13区(第四章)[1872]

  • 最后一案(二)[2138]

  • [圣诞征文6]圣诞之死[3426]

  • 推理学园系列  第三集[2211]

  • 股(蛊)惑——(一)[2242]

  • 网维的侦探手记II——法国裙子之…[39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