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网友侦探系列——生日聚会杀人事件(续)
 作者:服部平次  人气: 2236  发表于: 01年08月16日21点20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我是可桐,相信大家还记得我,在上次的案件中,我的作案方法被名侦探服部平次看穿,在警察局里我承认了自己有罪而且还说明了为什么要设计上次的计划,当我被送往警局的时候我的心砰砰乱跳,好像都要从喉咙里蹦出似的,服部安慰了我,我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我的男朋友前段时间由于参加了荒唐的游行而被捕了,在此我就不详细介绍他是为什么而游行了,他当时从警局里打电话给我,对我说他需要五千元的保释金,我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多钱呢?在无赖之下只好想出了此招,可是现在我连自己都帮不了又如何去帮他呢?还是服部平次侦探帮了我一个忙,这个忙对于我来说实在是太有益了,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报答他以及大家对我的信任和帮助。
服部平次听完我说的事后立即打了个电话给JEFF,对他说了些悄悄话,他挂上电话后对我说:“等两分钟,就两分钟。”我怎么也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当时我心里十分的害怕,我不敢去想两分钟后的结果,可是时间却在和我作对,两分钟很快就过了,服部侦探的手机也响了起来,那时我怎么也听不清他说的话,可是他却一直在向我微笑,还不时的点点头,他再次挂上手机后,对我说:“你没事了,现在可以出去了,可桐小姐。”
“什么?我不明白。”我站起来问。
“出去再对你说吧,警察局不适合你的。”他和两名警员打了声招呼就拉着我的手走了,我俩走在纽约的街道上,他把一切都告诉了我,原来他刚才和JEFF说了便我的情况后让JEFF和大家商量一下能否不起诉我,在美国如果没有十足的证据是不可以抓嫌犯的,如果有了证据后而原告又不起诉的话嫌犯将会被无罪释放,在大家的同意下JEFF这才又拨通了服部的手机,然后我才被释放出来。
我含着泪水向服部点点头,并对他说:“谢谢你服部,也谢谢大家。”
“我看你还是在大家面前说谢谢比较好。”服部笑了一下,我和他并肩离开了这条街道,从那时起我和我的那些朋友相处的更加融洽了,而且我也为此开始写服部侦探和JEFF侦探的一些事情了,今天我要给大家说的是在我们另一次聚会时发生的一件案件,虽然事情不算大但值得一写,现在就让朋友们和我一起回到那个案发现场吧。
准确的日子我记不清了,但我知道那天的天气很好,我们几人来到了海宾公园聚会,这次聚会的人和上次相比要少一些,来的人一共有五人除了服部和我以外,就是青紫襟和小珂以及赤兔了,我们在一条人造海滩上玩的很开心,可这时听见有人大声的喊叫:“救命!”所有的人都朝发出声音的那个人望去,那是位个子不高的男人,他的年龄大约在四十岁左右,他的手指向前方的人造海滩,大家又同时把视线转移开来,原来有一个人快要淹死了,他的性别我那时还认不出来,因为我只看见有一只手重海水里伸出,它不断的下沉不一会儿又挣扎的出现,服部和小珂以及一位救生员同时条入海水里,奋力的向那个方向划去,被救上来的是一个女人,她的脸被散开的头发遮住了,但从她的头发颜色和皮肤来看她还不算多老,那位救生员给她做了将近一分钟的人工呼吸后她咳嗽了几下把嘴里的海水吐了出来,然后开始慢慢的缓过气来。
救生员叫来了当地的保安人员,那个保安说:“一起意外事故,她会慢慢好起来的。”在他刚要走时,服部的声音留住了他,平次说:“我看未必,请问她为什么穿的不是游泳衣呢?”那个保安这才注意到这点,他觉得也有些奇怪,服部继续说:“很明显她不是会游泳的那种人设想一下,一个不会游泳的人会游那么远吗?还有,她脚上的这个伤口又如何解释呢?我看,这是起故意伤人事件。”
服部再次注意到这个女人的脚踝部位,她的脚趾上还有些淤泥,服部望了望远处的小山然后站了起来,他说:“这个女人是被人从那山上推下来的,看来凶手肯定不止是想伤害她,凶手真正的意图是谋杀这个女人。”
“现在快去封锁所有的出口,另外把和这个女人有关的人找出来。”服部命令道,那个保安人员稍做了犹豫然后便按照服部的指示去做了。
“平次,你怎么知道她是被人从山上推下来的?”赤兔和小珂几乎同时问出了这个问题。
“因为她的脚趾上沾着淤泥,请注意是淤泥而不是被海水所弄湿的沙子,这里的人造海滩底部也都是些沙子根本不存在淤泥,而这个女人出现时离那个小山又是那么的接近,不是从那里掉下来的是什么呢?”
“那也只能说是掉下来呀?”我问。
“可桐,如果你是个不会游泳的人你会站在离海水那么近的地方吗?如果她站在离海水远的地方也那个退她的人就不好下手了,我想,她脚上的淤泥一定是那个小山上的泥土,可是这条伤口我就不得而知了。”
我用羡慕的目光看着服部平次大约三分钟,我十分希望自己是个推理专家就好了,当我回过神还想多看他两眼时他已经跑到了警察那里了,那个警察是刚刚那个保安请来的,这个警察在服部的耳边说了几句什么服部就跟着他走了,小珂和赤兔从服部的身边回来时对我和青紫襟说:“嫌犯已经找到了,而且那个女人也说她当时和那个人在一起,我们去看看。”我当时什么也没多想,一心只想看服部平次是如何推理的,于是飞快的跑了过去。
我们来到了一间办公室,实际上这不过是一个仓库罢了,里面积压的东西不少,只留下了不大的空间容纳我们,服部平次对警察说:“他们都是我的朋友,请不要介意。”那个警察点点头,然后对站在那里的那个男人说:“是不是你推她下去的?”
“不!不是!”他跳了起来,平次看了看警察然后微微的向他眨了几下眼告示他不该这样问,服部走向那个男人对他说:“你有可能就是凶手但又可能不是,在我们没定罪之前你都是清白的,现在我们只想问你几个问题,请你务必合作。”
那个男人松了口气,摇晃了几下坐在了一把椅子上,服部并没有继续问这个男人,而是转向了他身边的那个女人,也就是被救上来的那个女人,他说:“你告诉我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情人。”她说话的口音有点像北美人。
“那么你们今天来这里是干什么的呢?”
“他说要向我求婚。”
“可是你的手指上并没有戒指,也就是说在他向你正式求婚前还说了些什么?”
“是的,他指着公园对面的一栋别墅说‘亲爱的,从明天起我们就要住进那所房子了,你想仔细看看吗?’我还没说想他就把推向小山边,然后用力把我推了下去。”
“请问你的脚踝是怎么破的?”
“是我从山上滑落下来时,被树枝划伤的。”
“那么你为什么在山上光着脚呢?”
“因为比较舒服,我穿的是高跟鞋不适合走山路的。”
“你后背上的伤口是怎么回事?”那个警察问。
服部这才注意到她的后背上也有伤,而且非常的大,刚才是因为她仰面躺在沙滩上才没注意到的,服部也提出了相同的问题,那个女人用手指着男人说:“是被他打的!”
“他虐待你,你还要嫁给他?”
“他说会重新改过的,我才相信了他。”
服部想了想,看来这个男人的确有可能是凶手,现在只要证明他是如何推她下去就可以了。奇怪她后背上的伤口像是被拳头打过似的,但为什么伤口在她的后背坐侧呢?
服部说:“我建议还是到小山上比较好,真正的线索在那里。”
我跟着这些人气喘吁吁的来到了那座小山,我一回头除了赤兔上来外小珂和青紫襟都被落在后面了,我并没去想他们而是走向平次那里看个究竟。
服部问:“请问你当时站在哪里?”
“就在那儿,你的左边。”
那个男人点了一支烟自在的抽了起来,看他的样子好象对自己很自信,也许他把一切证据都毁掉了,可我相信服部平次会把这些证据都挽救回来的。
服部看了看那个女人做指的地方,那里的泥土比较潮湿,他小心的走到小山边上,低头看了看,然后对那个男人说:“先生,请问你当时在干什么?”
“我一直都没接近她,我对她说我给她买了栋房子她就一个人走了过去说是要看的更仔细点,谁知她一不小心就掉了下去。”
“那你虐待过她吗?”
“是的,我想说的确有过此事,但那已经是三个月前的事了。”
我听到这句话感到了恶心,一个大男人居然虐待女人,这个男人简直就是该杀的祸,服部还和他罗嗦什么杀了他算了。
只见平次开始沉思了,他在想什么我也不知道,不一会儿他笑了起来,他对那个女人说:“小姐,你好象不太喜欢他本人呀!”他指着那个男人说。
“是啊,我很讨厌他。”
“但这不代表不喜欢他的钱吧。”
“什么意思?”那个女人用愤怒眼色看了平次一眼。
“我是想说你很喜欢他的钱呀,但是因为他经常虐待你你又不得不躲避他,可是为了金钱你做个小小的牺牲还是值得的,是吧。”
“我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那个女人大声的说。
“我是想说,事实就是你故意从这里滑下去的,你陪他到这里来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骗去他的钱财,从这位先生的衣着来看他是个有钱人,如果一个有钱的人要向自己的女友求婚的话肯定是要送贵重礼物的,那所房子就是你的礼物,我还想说的是,既然这位先生那么有钱,他肯定少不了给自己买人生保险吧。”平次把头转向了那个男人。

他点点头还想说什么,服部替他说了:“而且你还帮她买了是吧。”
“是的,是的,我和她几乎把所有的保险都买了而且每个保险我都给了三倍的价钱。”他回答说。
“如果这位小姐从小山上掉入海水里她会得到什么好处呢?”服部提示他说。
“她会获得一份意外的保险赔偿费,啊?难道她所做的都是为了这些?”这个男人有些吃惊了。
“还远远不止这些呢?她拿到这份钱后还可以不接受你的求婚从此你就失去了她,然后她带着这笔钱就可以舒服的过下半辈子了。”
“请你不要胡说,好不好!”她简直就是在向服部咆哮了。
“当然不好。”服部说,“我会解释清楚的,警官!请到这里来。”
警察走了过去,他和服部俩蹲在地上说了几句话,服部站起来说:“证据就是这快潮湿的泥土!”
“可是我什么也看不出来呀,泥土上不过只有个被脚踩滑的迹象啊?被人推时去也会有的啊?”小珂问。
“不,这可不一样。小珂,如果你站在这里被人推一下的话你的会怎么做呢?是不是因为失去重心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向前掉下去了?”
“是这样的。”小珂回答道。
“可是如果你在这里滑了一交你的鞋子就会在泥土上留下一条痕迹是不是?”
“原来如此啊。”小珂笑着说。
“还有,小姐!你脚踝处的伤口!这里的树枝才长出半米长左右,如果你是从这里被人用力推下去的话,会形成一个抛物线,你就没有机会碰到什么树枝,可是如果你是滑落下去就不同了,你就会垂直向下滑去,难道不是吗?”
“我的确是不小心滑下去的。”她说。
“可是你刚才还说自己是被推下去的,是不是?”
那个女人一声不啃了,她什么也没有说,警察把手铐戴在她手腕上的时候她也没做出任何反应,乖乖的跟着走了,那个男人主动和平次握了握手对他说:“谢谢你警官,如果不是你我将损失一大笔钱了。”
“没什么,以后交女友的时候注点意就行了。”服部转身对我们说,“各位朋友还想玩吗?”我们都摇着头,表示没有兴趣再玩了。
在回去的路上,青紫襟问平次,“服部,那个女人后背上的伤口是怎么回事呀?”
“一种手段。”服部说,“当时我看见她后背的伤口时我发现这很大的一块伤口都是在她后背的坐边,我就断定她的情夫是个左撇子,就是这个。”
“为什么说是手段呢?”我问道。
他看了看我说:“你可以回忆一下,如果你是警察你发现被害人曾被虐待过你是不是对嫌犯的怀疑又大了些呢?她这么做无非是想让我和那位警察知道她的情夫有多么的残酷罢了。”
“那,假如她真的淹死了呢?或是被鲨鱼吃掉了呢?”小珂问。
“小珂,如果你是那个女人你知道自己会因此而得到一笔可观的金钱你就不愿尝试一下吗?再说了,这里的人又是那么的多,你只要在人们面前稍做挣扎就能很快人认出你出事了,为了钱她是值得做这样一次赌注的,另外,我要提醒你,这里是人造海滩而不是真正的海滩,哪来的鲨鱼啊,你怎么把这个给忘了呢?”
小珂也认为自己问的第二个问题有些夸张忍不住笑了起来。
“服部!说真的,你怎么会想到罪犯是这个女人呢?”赤兔问
“这也不难,只要从利益上来考虑就清楚了。你看,如果说那个男人想杀死或伤害那个女人的话为什么不选个人少的地方下手呢?如果他伤害或杀死她对她又有什么好处呢?他是个有钱人抛弃她又有什么困难,何必这么费事呢?而这个女人就不同了,首先我想到的是她没有受多大的伤,这引起了我的怀疑。再次我认为既然那个男人没能获得什么好处那肯定就是这个女人了,如果双方都没获得任何好处从逻辑上来说是行不通的。最后,我断定她就是罪犯。”
赤兔点点头表示明白了,我们都用那种崇拜的眼光看着服部平次,而他却婉尔一笑继续开车……….
我经过与平次的接触后对推理又有了新的认识,我是多么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和他一样做出那惊人的推理呀………..
               
                 可桐 2006年5月31日


  • 上一篇文章:网友侦探系列——生日聚会杀人事件

  • 下一篇文章:网友侦探系列——聊天室杀人事件(上)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目前没有评论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毕业生(6)[2751]

  • 十二生肖的探案——灵犬[2947]

  • 《遗嘱》(原创)[4294]

  • 网维探案——狐仙传(05)[3719]

  • [圣诞征文11]血色圣诞(^_^)[3251]

  • 梦中的婚礼1[2381]

  • 《时光隧道》之福尔摩斯探案(4)[2515]

  • 环游地球80天(推门版)全文更新…[8932]

  • 藤原剑川[2401]

  • 美人鱼的诅咒(5)[22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