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师徒乱探 之 * 三十秒谋杀*
 作者:windy_yu  人气: 2199  发表于: 01年08月17日09点46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血…弥漫着血的雾气在河上升起…脚步声…有人靠近了…
无缺猛的睁开眼睛,“该死,又是怪梦,” 欠身看了看床头的闹钟--五点半。
窗外隐隐透来曙光,门缝里传来阵阵的呼噜声。
“哼,真羡慕那老头,每天都睡得那么香。” 总是被怪梦骚扰的无缺已经睡意全无,起身换衣服。
穿好运动装,到冰箱里找到一盒牛奶一饮而尽,无缺转身出门晨跑去了。

“嗨,大萝卜,这么早!” 刚打开公寓大门,无缺就看到隔壁的邻居郑侍江也出门晨运。
“嗨,小缺,真巧!”
“你跑步吗?一起吧。”
“好。”

侍江在一家电脑公司上班,和无缺已经住了五年的邻居了。他今年有27岁了,脾气温和,人长的也很帅,就是有点花心:女朋友光小缺就看见了7个。所以小缺毫不客气地叫他花心大萝卜。

今天是星期日,大家都起的很晚,就连晨运的人都很稀少。小缺和侍江并排在小区里中速跑着。经过B座楼下的时候,忽然从楼梯间里传来一声女人的惨叫。

“有事情发生。” 小缺原本放松的神经一下子紧绷起来,立即转身向楼内冲去。
侍江也紧随其后。

“声音好像是从4,5层传来的。” 进了大门正对的就是两部电梯。小缺冲到电梯前,抬头一看,两台电梯一台停在5楼,一台刚闪过7,正在往6层下降。

“来不及等电梯了,我从楼梯上。你在这里仔细留意电梯的动静,别放过任何人!” 小缺转身一边跑向电梯旁的楼梯间,一边对侍江喊。
“好的,你自己要小心。” 话才说一半,小缺早就没影了。“哎,真是急性子” ,侍江转身紧紧盯住电梯上的红字。

小缺一口气冲到5楼,“电梯停在5楼,那里出事的可能性比较大。”
但是5楼没有任何异状。小缺急忙反身下楼,终于发现一个女人仰面躺在四楼一台电梯的门口,头正朝向电梯,一把刀直直的插在心脏上。
“看来是一出电梯就被人袭击了。”小缺刚刚蹲下身察看尸体,只听“咚” 的一声,另一台电梯门打开了。

“小缺?你怎么在这里。” 刘大妈一边走出电梯一边问。“出什么事了?”
“刘大妈,你来得正好,” 小缺一抬头,看见是熟人,“有人被杀了。这个女人你认识吗?”
“这不是住4楼的李小姐嘛。” 刘大妈看到地上的尸体,马上捂住嘴,强忍着没吐出来。

“哦,” 小缺注意到刘大妈身后还跟着一个接近中年的男人,“您是哪位?”
“我是住6楼的,姓麦,正要下楼去晨跑,听到有声音就过来看看了。” 姓麦的男人开口说。
小缺对他点点头,“麻烦你把刘大妈先扶到一边去,她老人家受不了这个。”
正说着话,4楼的住户终于也有人闻声而出,见到眼前的景象,不禁吓了一跳。
“各位不要慌,有人被杀了,麻烦哪位先去报警。” 小缺努力保护现场,不让众人接近。

10分钟以后,警察赶到了。
“嗨,树熊,你带队啊!马上告诉你的人别让住户们出来,省得破坏现场。另外麻烦你调查一下每家的人数。” 小缺一看到来的警官马上眉开眼笑的打招呼。

“咦,小缺?你怎么在这里?” 王知元在这里看到小缺,虽然感到很奇怪,不过还是马上照小缺说的指示手下人行动。他是和小缺一起玩大的死党,因为眼睛小,脸又长得有点奇怪,被从小被小缺喊成树熊。
小缺简单的把事情和知元说了一遍。这时侍江也跑了上来。

“嗨,侍江,这段时间电梯有什么动静?” 小缺迫不及待地问。
“停在5层的那台电梯,” 侍江看了眼尸体的位置,“看来就是死者乘坐的那台又停过7层、9层、11层和顶楼12层,另外一台从7层到6层,停了一会儿,之后又到了4层。”
“没有人出入大门?”
“没有。” 侍江非常肯定。

“这么说凶手没有从楼下逃走,那就只有搭电梯上楼了,还搞了这么多障眼法,哎,” 小缺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咱们从听见声音到进入楼梯间大概花了10秒,这段时间用跑的也能跑几层楼了。看来整栋楼的人都有嫌疑喽。”
“喂,树熊,咱们看看刘大妈他们怎么说吧。”
“好。”

“我听到叫声的时候正在阳台上闭目运气。一听到叫声没耽搁就赶快穿过屋子出来看。一开门见到麦先生叫的电梯刚刚到,正在开门。我和他一说,他说他也听到了,正打算去看,我们就一道下来了。” 刘大妈捂着心口,好像还没从看到尸体的惊吓中恢复过来,只有小缺心里知道她老人家根本没那么脆弱。
“你每天早上都在阳台上做气功吗?” 知元问。
“对啊,好几年了,每天早上5点半到6点半。平时孙子上学我得给做早饭,下楼也不方便,就干脆在阳台上了。”
知元点点头,转身又去问那位麦先生。

“我出门正准备去晨运,忽然听到楼下传来惨叫,正好电梯来了,我就打算下去看看。谁知道这时候刘大妈也出来了,我们说了两句就一块儿下来了。”
“请问麦先生你的职业是。。。?”
“我是医生。”
“麦医生可是有名的胸外医生,我老伴就拜托麦先生开过刀。他的技术可好着呢。” 刘大妈在一旁插话。
“麦医生也每天晨运吗?” 小缺插口问。
“最近两个月才开始的。因为年纪大了,又要站手术台,前段时间觉得有点体力不支,就开始加强锻炼了。” 麦医生很耐心的解释着。

“为什么整个楼只有你们两个人听到声音了呢?” 知元不解。
“嗨,这房子隔音好嘛。” 小缺不忘适时的夸耀一下小区的优越性。“一般来说在屋子里门窗禁闭的时候是不太容易听到外边的动静的。尤其是在大家睡得迷迷糊糊的清晨,就算有人听到了,也可能一下子又睡过去了。所以只有我们这些早起又在外边的人才注意到喽。”


“那个李小姐你们熟吗?她做什么工作要到清早才回来?” 知元接着问。
“看她穿得那么整齐,又画浓妆,清晨回家,应该不是什么正当职业吧。” 小缺在一旁撇撇嘴。
“哎,这个李小姐一向独来独往的。风传她是做那种行业,被人包养在这里的。不过只是传说。” 刘大妈马上把平时的牌桌上的小道消息都搬了出来。

这时有个警员拿着每家人数的统计表走了过来。
知元拿过来一看,这栋公寓一共12层,每层三户。已经证实有8户人家因为外出旅游不在,剩下的住户中除了麦医生和11楼的张先生外,家中都有两个人以上。

“呵,怎么这么多人出去旅游?”知元问小缺。
“这个小区有不少是单位集体购房的,一栋楼里总有几家人是在一个单位上班的,不稀奇。” 小缺跟知元解释。

“怎么,麦先生,你还是单身?” 小缺看了眼统计表,问道。
“不是,我太太带着女儿去云南旅游了,我工作忙走不开。所以没去。”
“哦,那张先生呢?”
“听说他刚刚和他太太离婚。” 刘大妈在一边补上。

小缺一瞥见看到麦先生的运动裤口袋里露出一小点白布,眼睛转了转,转身小声问刘大妈:“你早上刚和麦先生见面的时候,麦先生就像现在这个样子吗?”
刘大妈不明所以,看了一眼麦医生,答道:“就这样子啊,怎么了?”
“他有没有戴手套?”
“没有。”
“脸色?”
“哦,你别说,那时候麦医生的脸色好像有点红,不过大清早的,光线不好,看不清。”

“麦医生,请问你叫电梯的时候有没有注意最初两台电梯都停在什么地方?” 小缺又转过来问麦医生。
“没太注意,好像一台在5楼停过,另外一台在7楼。”
“噢,这么说和我们刚刚冲进楼的时候看到的差不多喽。麦医生,你确定那时候你刚从家里出来吗?”
“嗯,” 麦医生用力点点头,“我很确定。”
“那你出门比我们进楼稍微早一点点喽。叫声也是那个时候听到的吗?”
“不错。”

小缺对麦医生笑了笑,不再多问,转身到别的地方去察看。电梯对面是落地长窗,小缺站在窗边看了看,然后她又楼上楼下的遛了一圈,在6楼电梯旁找到一个破掉的气球皮。之后小缺又到电梯里仔仔细细看了一番,直到她把手顺着电梯门从上到下摸了一趟,才露出满意的笑容。

小缺想了一会儿,转身走向正在和其他警员讨论案情的知元,“喂,树熊,帮个忙!”
“我说过多少次了,不许在局里人面前叫我的外号!” 知元忍无可忍地纠住小缺的衣领,狠狠警告她。
“ Ok,Ok,不叫就不叫,帮个忙先。” 小缺举手投降。
“不要防碍我查案,没看我正忙着呢吗!” 知元还是很生气,打定注意不让小缺得逞。
“真的不帮?”
“不帮!”

“提问!”
知元一愣,心想:“都什么时候了,这家伙还有闲心玩机智问答。” 但还是马上立刻条件反射式的说:“回答。”
这是他们小时候从一休里学来的游戏,规则就是输的人无条件为对方做一件事。说句老实话,这么多年了,知元几乎没赢过。
“问你个简单的,辛巴姓什么?计时5秒钟!” 小缺笑得坏坏地。
“啥?辛巴是哪个啊?不是那只狮子吗?哪儿来的姓?” 知元左思右想,想不出头绪来,“是姓辛吗?”
“No, No, No,姓王。” 小缺在知元眼前晃动手指,一本正经的说。
“啊?姓王?”
“没听过狮子、王辛巴吗?” 旁边侍江早乐的直不起腰了。

知元知道又被自己小缺这该死的家伙摆了一道,智商不如人,只好乖乖认输,“ 说吧,什么事?”
只见小缺俯在知元的耳边叽哩咕噜的说了一气。知元点点头,转身小声指示手下。

侍江在一边看得莫名其妙,忍不住问小缺:“你让树熊办什么事啊?”
小缺甩甩手,“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不一会儿,有警员回来不知和知元报告了些什么。知元听后又马上和小缺咬了咬耳朵。小缺点点头,反身走进电梯,“给我一分钟。”
只见小缺关上电梯门,一会儿红字显示到了6层,停了一下,又回到4层。
“怎么样?” 知元和侍江关切地问。

“搞定!” 小缺一脸得意,“现在我来向大家介绍这次谋杀案的主角--麦医生。” 边说小缺还不忘对麦医生做一个优美的邀请动作。

麦医生一下子白了脸,楞了几秒钟,接着生气地对小缺说,“你胡说什么?没凭没据的,不要败坏我的名声!”
“谁说没凭没据?我想问麦医生的是:你刚出门的时候电梯停在5楼,并且在那个时间你听到叫声的,我没说错吧?”
“对啊。”
“那么你怎么知道案发现场不在5楼,而是直接和刘大妈下到四楼来的呢?” 小缺死死盯着麦医生的脸。
麦医生的身体僵了一僵,尽管只有1秒钟的时间,但是小缺还是注意到了,“直觉,那声音听起来不象是5楼这么近的距离。”

“嗯,勉强说得通。” 小缺嘿嘿干笑两声,掏了掏耳朵,“那么再请教麦医生,你口袋里露出的白色的东西是什么?”
麦医生摸了摸口袋,“手套啊,有什么稀奇。”
“当然不稀奇,当然不稀奇,现在还是春天,天气不太暖和,戴手套很普遍,尤其是像麦医生这种双手灵巧的人更应该注意保护才是啊。” 小缺对麦医生微笑着,殊不知这个笑容在大家眼里看起来诡异极了。

“那我再请问麦医生,今早从你出家门,到发现尸体之时,你有戴过手套吗?”
“没有,屋子里我戴它做什么!” 麦医生显然觉得这个问题无聊之极。
“哦,这样啊!那就大大不妙了,麦医生。”
“什么不妙了?”
“现在麻烦你对大家解释一下为什么6楼电梯间的按钮上没有你的指纹。” 小缺还是微笑地看着麦医生。
麦医生的脸一下子变得惨白。

小缺接着说:
“我知道让麦医生你亲自说明有点困难,不如我来替你说清楚吧。
首先冲上来的时候我就假设这场谋杀是楼内人干的。警察来之前我无能为力,但是王警官一来我就让他马上调查楼内的住户,并防止大家出来走动,免得罪犯趁乱湮灭证据。而后来侍江关于电梯的说法更证实了我的猜测。从这张住户名单我们可以看到,除了你和11楼的张先生以外,所有的人家都有两口以上人在家中,家中人做帮凶的情况太少见,而独自犯案又不惊动家里人的可能性就更小了。所以我就暂时把焦点集中在你和张先生这两个人的身上了。看李小姐身上这一刀扎的既深又准,我虽然不知道张先生是干什么工作的,不过我想能在一瞬间内能扎得这么准,这对于你这个著名胸外专家来说应该是很简单的事情吧?”

“这也不能说明我是杀人凶手,刘大妈可以证明当时我正要下楼,怎么可能去杀人?” 麦医生不服。

“你当时的确要下楼,而且是在等刘大妈出来。多年的老邻居,你知道刘大妈这么热心的人听到声音一定会出来看,所以你在那里等她,做成你刚出门正要下楼的假象。”

“不会吧,从我听到喊声,到我急急忙忙打开大门,只花了几秒种而已。麦医生怎么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杀了人又回来,还从7楼叫到了电梯?” 刘大妈不解。

“的确只有几秒钟,做这一切足够了。我刚才试了,这两部电梯上一层楼但不停需要3秒钟;上一层楼并停在这层楼的话,加上停止前的缓冲期,就需要6秒钟;而开门再关门需要15秒。这个也其实不太重要,只是向大家证实麦医生有足够的时间杀人并返回。”

“麦医生你最近两个月才开始晨跑,为的就是观察李小姐的作息时间和楼里人的情况吧?

结果你发现一般说来星期天大家都起得很晚,只除了刘大妈。既然在这个时间里不可能完全没有人,那你干脆就把刘大妈变成你的时间证人。所以你就把行凶时间定在星期天清晨。

你先把一部电梯停在1层,然后把另一部停在7层,然后你在7层等李小姐回来。各层楼电梯的对面都是一个落地的长窗,站在窗边可以清楚地看到外边的动静。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李小姐一进楼门马上就会叫电梯,而电梯已经事先被你停在1楼,所以李小姐在进楼门与到4楼下电梯之间应该花:电梯开关门15秒,加上从一楼到三楼两个3秒,从三楼到四楼一个6秒,在加上几秒钟的机动,总共就算是30秒。

而另一方面,在7楼的你看到李小姐一进入楼门,就立刻开始行动了。你打开7楼的电梯门,按下6,然后马上用楼梯从7楼跑到4楼,并在李小姐出电梯的时候从楼梯间冲出来迎面杀死她了。之后你跳进李小姐的那部电梯,上到5楼,为了迷惑大家你乱按一气按钮,让电梯继续往上走,自己却通过楼梯间回到6楼。你之所以这样做是特地想避开6层,不让大家对6楼产生任何注意。”

“我和侍江一听到喊声,就冲进楼里。我们在电梯前停了一下子,然后我就冲进楼梯间。这个过程总共不会超过10秒。而我进楼梯间的时候你最快也就刚刚回到6楼。因为凭我的感觉,楼梯间内当时并没有其他人,至少没有人在走动。

你回到6楼以后如果马上回屋的话,很可能让赶出来的刘大妈撞见你开门,所以你决定不冒那个险,而是大胆地装成刚从屋子里出来的模样。因为墙壁的隔音效果很好,再加上她当时急急忙忙的,所以刘大妈即使没有听到你开门的声音也不会在意。这就是为什么刘大妈看见你的时候觉得你的脸有点红的原因了--刚跑完步嘛!”

“哼哼,” 麦医生冷笑两声,“精彩,不过按你的计算方法,电梯从7层到6层最多只需要21秒。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说你们进楼的时候电梯正在从7层到6层,这个时间上是不附的。而且按你刚才的推理,你们冲进楼门看电梯的时候,我还应该在楼梯间里,正在往6楼走,也不可能调动电梯。所以你前后所说的根本就是自相矛盾!”

“的确你人虽然不在6层,但是电梯却从7层到了6层,这个只要让电梯在7楼开关两次就可以做到了。工具嘛,就是这个!” 小缺扬了扬手里的气球皮。

“我之所以确定电梯最初被你停在7层是因为刚才我拜托王警官检查了所有楼层的电梯间按钮上的指纹,得到的结果是6层上、下和7层向下的按钮上都没有指纹,而别的楼层都有各种各样的指纹。会这样是因为你一大早开始布局的时候为了不留下痕迹就一直戴着手套。6层和7层的按钮被你在确定电梯位置的时候反复按过,所以把指纹都擦掉了。”

“然后我们再看看这个气球的作用。除此之外我还找到另外一样东西。知元,麻烦你把手伸到电梯门下方,看看能找到什么。”

知元依言而行,在离地面20公分的地方摸到一根针,针尖从电梯门边的胶皮中露了出来。

“呐,这根针的针尖是磨过的,它的作用就是在电梯门关上之前扎破挡在门前的气球。当然同时既要让让针尖扎破气球,又让气球产生足够的推力把电梯门反弹回去是很难的。看来麦医生做过不少次实验吧!气球破了以后和电梯一起到了6层,是你和刘大妈一起进电梯的时候把它踢出去的。别的人看了一定会以为是谁家孩子玩过之后丢在那里的吧。”

“这样一来,电梯在7楼就要多开关一次,那么电梯从7楼到六楼的时间是:两次开关30秒,下降时间6秒,总共36秒。那两次开关的时间正好是你从7楼到4楼杀死李小姐的时间,而下降的时间和到达六层以后再开门的时间足够你返回6层了。”

“你到6层时,电梯也差不多在那个时间到,而你当时跑地气喘吁吁的,看来是没有再按一次按钮,所以6层的按钮上根本没有你的指纹,而我则利用你的疏忽发现你说的都是谎话。麦医生,我这样说够详细吗?”

“而至于你和李小姐有什么瓜革,我们检查过她的遗物以后相信会有所发现的。你还不打算承认吗?麦医生,你对我的推理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吗?”

麦医生塌下了肩,似乎不想再抵赖些什么了,“你们不知道这个女人,她简直是魔鬼!” 他激动地说,“她是舞厅小姐,我有一次和朋友应酬,喝多了,无意识地和她发生了关系。之后她就死缠着我,要求我和妻子离婚。最近我要升副院长了,她知道这个消息以后就威胁我,如果我不和妻子离婚的话,她就把我和她之间的事捅到医院里。我忍无可忍,只有她死了,我才能解脱啊!” 麦医生越说越激动,最后抱头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哎,老兄,别太难过了,我很同情你,跑了这么久,很辛苦吧?” 小缺走上去拍拍他的肩膀,“其实你这次计划挺周密的,我对你很佩服哟!”

小缺感到两边立刻射来四道杀人目光,知元和侍江心想,“你这是说的什么话!”

“哈、哈,” 小缺看了看这二位,干笑几声,“实话嘛。要是没有碰到咱们,大家是不会注意这十来秒的时间的。哎,老兄,算你倒楣,偏偏遇到我这个对时间过敏的人!”麦医生闻言也忍不住抬头白了她一眼。

“不过你也不能说运气完全不好啦,刘大妈就按你的计划配合的天衣无缝嘛!” 又被刘大妈瞪了一眼,“好啦,好啦,别瞪我了,各位,大侦探该退场了。”

“侍江,吃早饭去吧,豆浆油条,我的最爱,OK?树熊,晚上来家里吃饭!我让老头子做几个拿手好菜!”

“啊嚏!” 老乱从梦中惊醒。


***************************************************************************

早点摊上,侍江忙着往嘴里塞包子,小缺正抱着豆浆碗牛饮。
“哎,侍江,我你觉不觉得麦医生的运气真不是盖的!” 小缺放下碗。
“怎么说?” 侍江满嘴包子,说话不清不楚。
“这个谋杀真的是太精确而且太冒险了,哪一环出了错都不行,而且连楼下可能有人都考虑到了。要是刘大妈慢些出来的话,她的证言就不那么有力了;要是李小姐在电梯上耽搁了时间,他也不可能完成。我看他一定是读着秒进行的,刚才没搜搜他身上,应该会有秒表!他跟我真是一类人啊。”

“我看他也是被逼无奈。错就错在被你撞见。你真的对时间那么敏感吗?”

“那可不,就拿刷牙来说吧,我一般挤牙膏2秒,漱口3秒,刷1分半,再漱口洗牙刷9秒。。。”

只听咣铛一声。。。。

“哎,侍江,你跑桌子底下干吗去?”

  • 上一篇文章:师徒乱探 之  *序言*

  • 下一篇文章:章家溪迷案(修订版。第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