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马盖瑞探案---<观念>
 作者:服部平次  人气: 2137  发表于: 01年08月21日12点57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观念
1
很多年轻人都喜欢摇滚音乐,它有其它音乐所没有的魅力。每一个音符都蹦着强而有力的节奏感,歌手发出的每一个高音都会带给他们前所未有的震撼,科比·瑞恩当然也不例外。科比是位从美国来中国留学的大学生,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他的汉语已说得相当不错。
起初,科比的双亲很反对他的中国之行,原因竟是中国太穷了。他们认为儿子在毫无高级教学设备的教室里什么也学不到,对他们来说浪费儿子的时间,就等于浪费他们自己的时间。而科比这位对任何国家都没有偏见的美国男孩却偏偏任性的要命,面对长子的再三要求,科比的父母终于答应了。要么怎么说美国人很有意思呢?他们在机场竟对科比提出了一个条件,条件居然是不可以带一个黄皮肤女朋友回来。
科比当然是答应了他们,可那仅仅是口头上的答应。刚到学校的时候,他就看上了一个女孩,她有个与漂亮的脸庞很相配的名字——宋芮娜。对方不仅英语流利而且家世也挺不错的,她的双亲在本地航空公司上班,家里就她一个独生女,在芮娜十六岁的时候,她的父母就为她找了所布局华丽的房子。条件这样好的女孩真是人人想要,科比又怎能错过此机会呢。他的花言巧语以及特有的美国式幽默一下打动了芮娜的芳心,两人就这么好上了。
一个星期六的下午,科比·瑞恩在无人的寝室随着摇滚音乐扭起诱人的舞姿。很响的音乐居然把芮娜的敲门声给掩盖了,要不是她撤开嗓子大喊科比的名字,恐怕他这辈子也不会靠近大门。
“嘿,亲爱的。”科比不管四周有无同学,上前就送了她一个KISS。
“别闹了。”芮娜露出成熟女性的笑容推开他,关掉音响之后她转身对科比说,“亲爱的,今天去我家吃晚餐怎么样?”
科比用非常流利并且标准的普通话回答:“我害怕中国的父母,他们总是对快进门的女婿问长问短的。”
“嗬!你想得倒美。”芮娜顺手将将CD光盘装进盒子里,“其实,也不能完全说是我家,屋子的主人是我的舅舅。”
“舅舅?你要把我引见给他?”
“因为我总是在舅舅面前提到你,所以他今天邀请咱俩用晚餐。”
“我很荣幸。”科比看了看时间,“为什么非要等到晚上呢?我们现在去不行吗?”
“当然没问题,只怕他家现在没人。”宋芮娜取出小巧且精美的手机拨通了舅舅家的电话号码,电话才响了两声就有人回应了。
“你好,舅舅……哦,是表弟呀,今天怎么没去上课?……气温太高所以放假?……哦,我挺好的,我能和瑞恩现在就过来吗?……好的,再见。”
“从这里离他家多远?”科比问道。
“有段距离,坐车四十分钟吧。”
“既然是这样,那我们为何不?”科比那只长满金色汗毛的大手触碰在芮娜的臀部上。
芮娜为此条件反射的跳了起来,“嘿,这里是学校。咱们不能乱来,要是被人看见的话,那多不好啊?”
“至少我们不在教室。”科比说着,把心爱的“宠物”紧紧的抱在怀里。

2
“你好,马盖瑞。你也没去上课?这天气的确够热的,不是吗?”
“来得正好,阿生。”马盖瑞把端木生让进屋里,很热情的说,“见过我的表姐宋芮娜和她的男朋友科比·瑞恩。科比,这是我多年的好友,他叫端木生。”
“二位好。”端木生谢绝了马盖瑞递上的水果,“别客气了,马盖瑞。我只是来向你借几本参考书的,一会儿就走。”
马盖瑞绷着个脸说:“既然来了,就多坐一会儿嘛。对了,阿生你的分析能力又跑哪儿去了?你不觉得奇怪吗?”
“奇怪?”阿生不知道马盖瑞又在玩什么花样捉弄他了。
“当然很奇怪,你不觉得吗?你每次到我家来,假如我家有客人的时候,我有对你说‘来的正好’吗?”
反应还算快的端木生轻声吹了个响哨,“看来你又为我准备了一个精彩的故事了。啊哈,现在我得做一个好听众啦。”他说着与那对恋人挤坐在长沙发上。
马盖瑞关上房门,轻笑了两声,“不,这次由从美国来的科比·瑞恩先生来给我们讲这个故事。科比,可以从头说起吗?要知道,我的这位朋友也很喜欢推理哩。”
“多了位听众令我惊喜万分。”科比在头顶挥舞着双手,不难看出他的确兴奋异常。为了让马盖瑞和端木生更快的融入故事里,科比决定用第三人称叙述这个故事。

事实上这个故事是科比的父母告诉他的,科比本人并没有在里面充当任何角色。为了节省时间,科比选择了谜题的方式来叙述案情。
那天的日子科比记不太清了,他只是听说刚到下午,天气就开始又阴转晴了。科比的父亲德克斯特·瑞恩因公事去拜访他过去的同事杰勒米先生。恰巧杰勒米正为他的女友开生日Party,德克斯特办完公事之后当然被他留下了。
一伙人正玩得高兴。忽然,从二楼传来惊叫声。闻声后,众人飞奔上楼,映入眼帘的竟是一具上吊的男尸。死者叫范斯,他是杰勒米先生的普通朋友,杰勒米记起前一阵子他因女友另选佳人,而尝试过一次自杀。虽然主人与死者的交情一般,可是发生这样的事情却又不得不引起众人的重视。
警察到场后,屋里的每一位客人,包括科比的父亲开始接受审问。在这当头,勘察尸体的警察判断出死者并非自杀。理由是:假如死者是上吊自杀的话,舌头应该伸长,眼珠也该突出才对。
经过严肃的审问后,警察从客人中找出了四名嫌疑犯。他们分别是杰勒米的好朋友沙恩先生及其夫人,以及一对与死者关系密切的中国夫妇,丈夫和妻子都姓李。
这两对夫妻都曾在范斯上楼后到发现其尸体的时间里上楼。他们的共同特点是除了双方的爱人外,无人替他们作证,这就加惧了四人的嫌疑。
比起沙恩夫妇而言,杰勒米更怀疑那对中国夫妻,因为杰勒米并不是很了解他们。这个可笑的理由在场的警察并不满意。
两夫妻的陈述分别是这样的:
沙恩夫人:“我和丈夫上楼时并未看见范斯先生,这是真的。”
警察:“沙恩夫人,那就请告诉我们,你们上楼干什么?”
沙恩先生抢先说道:“我们我玩累了,上楼不过是想放松一下,这有罪吗?”他身边的妻子在点头的同时也向警察露出不满的表情。
警察:“你们没进过范斯被吊死的那个房间?”
沙恩先生很肯定的答道:“没有。”
警察:“你们什么也没碰过吗?”
沙恩夫人:“当然没有!我们不过在二楼的窗台呆了一会儿。”
警察:“注意你的情绪,夫人。请问,二位在走回客厅之前是否有看见李夫妇?”
沙恩夫人:“没有,没有,没有。我们什么也没做,什么也没看到。”
沙恩先生递上了家里的电话号码:“她说得对。警察先生,如果今天你查不出我们杀死范斯的证据,那么就明天找我们,再不然就后天,总之我们没杀范斯。”
警察能做得只有保持沉默。
下面是李夫妇的口供:
李先生:“上楼做什么?只是打个电话罢了。你知道,楼下太吵了。”
警察:“电话打给谁?”
李先生:“给我的秘书,可惜她不在。”
警察:“打个电话要两个人上去吗?”
李夫人:“当然,因为那时我也在打电话。”
警察:“我不记得主人家里有两个号码。”
李夫人:“我本想等丈夫打完后接着打,可他却一直霸占着电话。我只好用手机了。”
警察:“夫人的电话又是打给谁的?”
李夫人:“打给我国内的父亲,可惜他也不在家。”
警察:“这真是一个有趣的巧合,你们要找的人都没能接到电话。”
李先生:“这是真的,请相信我们,警察先生。如果你怀疑的话,请派人去我的办公室把留言机打开,那里不但有我给秘书的留言,而且留言之前你还能听见机器报出的准确时间。”
警察:“是个好主意。夫人呢?你有为父亲留言吗?假如有的话,我想中国警察会帮上忙的。”
李夫人摇了摇头:“没有,先生,我父亲家没有留言机。”
警察:“夫人,这么一说你的嫌疑要比丈夫大不少啊。”
李夫人:“没有的事,我始终呆在他身边的。”
警察:“好吧,请回答另一个问题。你们上楼时有看见死者范斯先生吗?”
夫妻二人一同回答:“没有。”
不一会儿,两位警察将装有李先生留言的磁带送来了。李先生的留言挺长的,大都是些关于生意方面的事情。由于他当时在楼上,避免了客厅内的喧哗,使得留言从头至尾都很清晰,磁带也没有任何问题,留言的时间与李氏夫妇在楼上呆的时间一样长。警察们又检查了李夫人的手机,最近的一个电话号码的确是拨往中国的。
………….
端木生听到这里时忽然打断了科比的叙述:“停下吧,没必要再往后说了,凶手就是李氏夫妇。”
科比·瑞恩惊讶的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天啦!端木先生的判断力的确让人敬佩,你是怎么知道的?”
端木生得意的说:“其实很简单,关键就是这一句‘录有李先生留言的磁带从头至尾都非常清晰。’而他们的漏洞在于,李夫人事前提到她始终呆在丈夫身边。——也就是说在丈夫打电话的这段时间也在。——可是,这其中发生了一件事,李夫人在丈夫的身边拨通了手机。我们都知道当某人在拿起的话筒旁打手机时,应该听见信号干扰的声音,这与那盒清晰的磁带起了冲突,所以我怀疑那对夫妇。”
“没错。”科比拍手叫道,“端木先生的推理和警察的一样,这真是太奇妙了。当父母提醒我这一点的时候,我竟答不出,呵呵。”
宋芮娜也朝端木生露出欣赏的笑容,她与男友接二连三的称赞端木生的过人分析。渐渐的,他们三人的笑声忽然停止了,因为他们发现,马盖瑞正毫无表情的望着他们。

3
“怎么了,盖瑞?有什么不对吗?”宋芮娜看着表情严肃的马盖瑞说,“难道阿生判断错了?”
“是啊,”端木生也靠了上去,他非常认真的说,“盖瑞,如果我错的话,请现在就告诉我,我愿意听取你的意见。”
马盖瑞冲阿生摆了摆手,叹了口气说:“不,你没错。你的推理很正确,我并不能从中找出丝毫的漏洞,而且瑞恩先生也没说你错。”
“那你为什么……”端木生百思不得其解的望着多年的伙伴。
马盖瑞将视线转移到科比·瑞恩身上,请示道:“把故事说完好吗?”
科比说:“事实上已经说完了,后面就是警察得出结论了,李氏夫妇因为范斯搅乱他们的一笔大生意而下了毒手。最后的推理与端木先生说得完全一致。”见马盖瑞的表情越来越严肃时,他不禁小声对女友说:“芮娜,你弟弟是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宋芮娜说完,上前拍了拍马盖瑞,把他从故事中又带回到现实里。
屋子里一片寂静,端木生和科比·瑞恩盯着马盖瑞一动不动,宋芮娜则为弟弟今天的表现特别的不满,她真想上前骂他两句。终于,马盖瑞开口了,“科比,能回答我几个问题吗?”
科比由于望着马盖瑞过于入神,竟差点忘了说话,他的普通话因此变得生疏起来:“哦,是,是的,没问题。”
“第一,沙恩夫妇是否认识李氏夫妇?”
“不,他们从未见过对方。”
“第二,中国夫妇是谁请来的?”
“杰勒米先生,但他们也是由范斯向他推荐的,可他没料到自己会被他们所杀。”
“第三,你的父母描述的李夫人身材如何?”
“苗条。”
“科比·瑞恩先生。现在,”马盖瑞朝他竖起了食指,“请你以人格发誓,这段真实故事的确是你从父母口中得知的。”
宋芮娜听到这里时,一下扑向马盖瑞:“够了!马盖瑞!我绝不允许你在我的朋友面前这样无理!”
“给我坐下!”马盖瑞冷酷无情的看着表姐的那双美丽的眼睛,虽然他喊叫的声音比不过宋芮娜,可是字字铿锵有力。他接着说,“控制你的情绪,我想你能比沙恩夫人做得更好。”
面对这样的处境,最为尴尬的当属科比。他现在能做的只有将宋芮娜拉坐在自己身边,然后肯定的回答马盖瑞,“是的,我发誓。”
马盖瑞起身对科比说:“瑞恩先生,我很遗憾的告诉你,这个故事是假的。”

4
“假的!”端木生叫了起来,在这之前他甚至无法相信自己的高音竟如此有震撼力。
科比·瑞恩也大为吃惊,就连宋芮娜也用疑惑的眼神瞅着表弟。马盖瑞从茶几下取出一个玻璃烟灰缸,他深吸了一口手中刚点燃的香烟说:“瑞恩先生,我绝不会平白无故问别人问题,这次当然不例外。事实上,瑞恩先生应该不难看出我的问题正好是疑点。”
“疑点?”瑞恩根本就没打算去思考,他只是坐了个双手合十的动作,跟着静下心来认真倾听马盖瑞的分析。
望着飘去的烟灰,马盖瑞解释道:“你的故事告诉我,李先生的确有打电话,而且时间还不算短,电话留言就是最好的证据。阿生又在最后做出了正确的推断,当我听到这里时,我就想到,杀人的肯定是李夫人。——当然,也可能是李先生。李夫人只需在话筒里播放李先生的录音就可以了,可你在故事里没提到警察找出了他们身上的录音机。所以,这一点可以排除。——遗憾的是,你对第三个问题的回答告诉我,李夫人身材苗条。我很难想象一位身材苗条的东方女性可以徒手勒死一个男人,并且在无人帮助的情况下她搬动尸体,使他看起来像是自杀。沙恩夫妇与她一样有嫌疑,可他们互相不认识,自然不会帮他。电话留言的时间又与李氏夫妇呆在楼上的时间完全一致,所以李先生也不可能藤出时间帮她。”
“从刚才的分析中我想到了一点,也就是假如李夫人在作案的时候,是没有人替她望风的。沙恩夫妇又与她素不相识,难道她在杀人的时候就不去顾及目击者?”
“还有一点,这是最最明显的。阿生你竟然忽略了它,真让我有些揪心。在Party上杀人,从理论上来说是行得通的。可不管怎么说,凶手不会傻到仅仅找一对夫妻做警察的焦点。即便如此他也应该设一个陷阱陷害他们,可他却没有。大概想一下就很清楚了,警察肯定认为凶手不是沙恩夫妇就是李氏夫妇,这是毫无疑问的。”
“最后,我想说的是结论。”马盖瑞将烟蒂使劲搓灭在烟灰缸里,他两眼燃起了愤怒的怒火,“瑞恩先生,我发觉你的父母非常歧视中国人!不然的话为什么他们偏偏把凶手编成中国人呢?”
科比低下了头,他带着内疚的口吻说:“他们确实是这样。其实他们对中国一点都不了解,还不是从那些狗屁新闻里得知的嘛。几十年了,他们的观念始终没有改变。”跟着,他正色的补充道,“马盖瑞、端木先生、芮娜,我为我的父母感到羞愧,请原谅我的愚蠢。我不能再呆一分钟了,马盖瑞的分析戳穿了他们的谎言,这对你们来说太不公平了。”
“请等一等。”宋芮娜起身的速度并不比科比慢多少,她拽着科比开门的那只手对他说,“亲爱的,我知道你和他们的观念不同,不然你就不会来这里了。忘掉那窝囊的故事吧,我想舅舅马上就下班了,留下来吃顿饭好吗?”
马盖瑞也站了起来,他拍着端木生的肩膀说:“陪我下楼散散步怎么样?顺便买一些熟食,好款待我们这位外国朋友。”
“这是个好主意。”端木生站起来时,用双手做了个洗脸的动作,好像要立刻忘记那个故事似的。
科比感动的有点想哭,他很早就从去中国留学的同龄人口中得知那里的人情味有多么浓厚了。现在,他激动的握着手对马盖瑞说:“我想,我会想尽一切办法为父母组织一次中国行的。我要改变他们的观念,我发誓。”
严肃的表情早已从马盖瑞脸上散去,他热情且微笑着在他与表姐之间笔画了一下,说道:“我们家人随时欢迎他们的到来。”说着,就把身后的阿生拽了出去。

坐在草坪上的端木生不由自主的吐出一句:“说句实话,美国确实不错。”
躺在草上的马盖瑞望着晴朗且蔚蓝的天空接口道:“至少现在,他们离黎明还远着呢。”
(完)
  • 上一篇文章:马盖瑞探案---<都是日剧惹的祸>

  • 下一篇文章:马盖瑞探案---<网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