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马盖瑞探案---<网恋>
 作者:服部平次  人气: 2435  发表于: 01年08月31日13点23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网恋
1
两道彩虹同时出现在雨过的天边,一只喜鹊飞过马盖瑞的头顶,跟着又追来了另一只。虽然人们常说看见喜鹊是个好兆头,可马盖瑞并不想看见它们。此时的他正抓着两张游戏光盘往家里赶,他希望在端木生问他借光盘之前把它们都装上。
大厅和卧室的地板被马盖瑞的母亲打扫的非常干净,可马盖瑞一进门,地板上就不时的出现一个个黑色的鞋印。马盖瑞的卧室小的可怜,在拥挤的空间里想找个地方歇脚都很困难。不过,好在马盖瑞的父亲是学建筑设计的,他在马盖瑞的卧室下面搞了个地下室,那里有半个足球场那么大。
地下室的灯被打开了,马盖瑞面对扑面而来的霉味呛的直咳嗽。
“一到梅雨季节这里总是这样。”他自语道。电话响了起来,他径直走向占了一半地下室的书架旁,他在其中一个低一些的书架上取下了无绳电话。
“你好。”马盖瑞一边接电话一边整理着书架上的小说。
“什么?”他的表情显得有些为难,“阿生,你知道我今天得和父亲看电影的,不要因为一点小事干扰我们的活动,好吗?………是的,我记得她。………一定要我帮忙?我说,她可是你的妹妹。………没错,咱们是兄弟,但不代表我将为此姓‘端木’。………..呵呵,既然这样的话,我不得不帮她一次了。不过我得先声明,以后请我帮忙别用‘日剧’诱惑我。”
刚挂了端木生的电话,马盖瑞又拨了个最熟悉的号码,“薛阿姨,您好。……..对,是马盖瑞,我父亲呢?…………你好老爸,我今天有些事情,不能陪你去电影院了。……….没错,被你猜着了,是去阿生那儿。………你也要去?听我说老爸,这不是什么案件,它勾不起你的好奇心。………..别用零花钱吓唬我行吗?这可是年轻人的事。………..好吧,随你的便。………..更正一下,浪费家里电话费的人是你。”
电话被马盖瑞重新放回书架上,他在书架侧面的镜子前理了理蓬乱的头发,然后取下旁边那包发霉的香烟,将它丢进了垃圾桶。接着走出地下室。
2
端木生家新买的一只棕色小狗BB忽然叫了起来,它将整个身体贴在门上,两只小爪子拼命的在上面抓来抓去。
端木生打开了门,“你好,马盖瑞。”
“你好,阿生。哦,它在干什么?你就用这玩意儿欢迎我?嘿!你想咬我吗,小家伙?”马盖瑞不知所措的在原地不停的兜圈子。
“它只是想让你抱抱它。”端木生说着,丢了罐啤酒给他。
马盖瑞一只手接过啤酒,另一只手托起小宠物。小狗果然安静了下来,它依偎在马盖瑞的怀里,就好像婴儿一般可爱。
“转入正题怎么样?你的妹妹呢?”马盖瑞说着,亲了亲小狗的额头。
卧室的门被打开了,出现在马盖瑞眼前的是端木生的堂妹端木雪儿。在马盖瑞的印象里,她只是个刚学会系红领巾的小女孩而已,想不到十一年没见,她居然长成了一个大姑娘。她用她那双水晶般的大眼睛与马盖瑞打招呼,婀娜的身段在马盖瑞眼前晃了至少有六次,身上的香水味儿很浓但不刺鼻。如果说美中不足的地方,就是她的个头了。
雪儿羞涩的看了他一眼,接着嗲声嗲气的称呼道:“马盖瑞哥哥。”
“你好,雪儿。”马盖瑞用很自然的声音回答了她。这让雪儿非常不满意,在她印象中,班里的每一个男同学只要被她用刚刚的声音叫一下,骨头都会酥软下来。望着无动于衷的马盖瑞,她一点办法也没有。
“我说雪儿,你来找我究竟为什么事?”马盖瑞喝了一大口啤酒。
“是这样的,”端木雪儿低下头,双手紧握着放在膝盖上,“我爱上了一个人。”
“接着说,不要停。”马盖瑞摸着小狗BB的脑袋说。
“我想让马盖瑞哥哥帮我查一下,他的身边是否有另一个女人。”
马盖瑞听到这里望着端木生一眼,对方嘟了一下嘴,摊开双手露出了无奈的表情。马盖瑞将小狗轻轻放在地上,掸了掸裤子上的狗毛说道:“雪儿,我并不是国内的私家侦探,我从来没做过这挡子差事,既然是没做过,就代表没有经验,也就意味着办不好,希望你能理解。”
端木雪儿焦急的说:“可是,我真的很爱他。”
“他爱你吗?”
“我想是的。”
“我想是的。”端木生学着妹妹的口气重复了一遍,他大声的说,“为什么在马盖瑞面前你不敢肯定的回答呢?”
马盖瑞见端木雪儿的情绪有了细微的变化,于是说道:“好吧,如果你从头对我说一遍,或许我能帮上一点小忙。”
端木雪儿点了点头,她的眼神从哥哥转移到马盖瑞身上。雪儿长长的眼睫毛在马盖瑞眼前闪动了数下,接着她似乎整理好了思路,于是开始叙述。
“事情发生在两个月前。前一阵子,我开始迷恋上网。每天只要一有时间就泡在网上,我在网上认识了一个男孩。他是我的第一个网友,他叫‘水獭’,我就因为他可爱的名字而主动与他聊天的。我被他那诗情画意般的词句深深吸引住了,我俩的关系越来越好。大约两个星期后,我问他要了电话号码,他告诉我的那一刹那,我才发现。原来我们不仅住在同一城市,而且住在同一个区。——我们的电话号码都是5开头——在与他通电话的时候,他告诉我,他的家庭住址,并且欢迎我去他家里做客。这个世界真的很小,居然他就住我家对面的那栋楼,我家住4楼他住6楼,虽然有两层楼之差,但我还是可以看清他那张英俊的脸蛋。一个月后,他开始追求我,并且不断的给我打电话。但是,又过了一个月,他忽然在QQ上对我说‘忘了我吧。’我真不明白为什么他忽然要这么说,追问之下他告诉我‘我们是不可能的。’于是,我就想到了他可能拥有别的女人了。”雪儿说着抽动了一下鼻子,接着她从随身携带的小背包里取出一张打印纸,递给马盖瑞时,她说:“有一次他发邮件给我时,附带的一张相片。我没说错,他确实很帅,不是吗?”
马盖瑞看着照片上的那个脑袋,忽然神经紧张起来。他打了个响指招呼端木生,“替我记下来,阿生这里面有一个疑点。”
“我怎么没看出来?”端木生将脑袋凑过去,反复看了又看还是没察觉一个所以然。
马盖瑞解释道:“这既不是一张风景照,也不是一张明星照,而是在照相馆里拍的普通免冠照片罢了。”
“这我看得出来,有什么不对吗?”阿生漠然的望着马盖瑞问。
“是啊,”雪儿也凑了上去,“有什么不对吗?”
马盖瑞笑着说:“照片被编辑过,对方用的大概是Photoshop一类的软件吧。你们看,照片上只显示出他的脸和脖子,却没有衣服。我想,二位肯定都有类似的照片。免冠照片上怎么可能不照到衣服呢?至少也得露出领口才对。”
端木生听到这里时,随手从旁边的写字台上摸出一支钢笔和笔记本,在上面记下了这个疑点。端木雪儿看着本子上的疑点,突然对马盖瑞说:“不是的,我知道你们怀疑他用的是别人的照片,但这不可能,我亲眼看过他。”
“哦?”马盖瑞倒吸了一口凉气,与阿生互望了一眼。
“你见过他本人?”马盖瑞问。
“是的。”
“在什么地方?”
“我是在家里见到他的,当时我正往窗外看。正好发现对面6楼的‘水獭’,他看见我的时候,脖子伸的更长了,他朝我笑了笑然后就消失在窗台前。马盖瑞哥哥,我非常肯定那时看见的就是照片上这个人。”
端木生做出了反应,“也许,那是他的一个朋友也不一定。”
他的妹妹立刻反驳道:“不可能,我经常晚上发现他趴在窗台前看星星,虽然光线较暗但我肯定那人是‘水獭’。”
“也许他和你所看见的那个朋友住在一起。”端木生说。
“也不可能,他的窗台前总是晾着他一个人的衣服。”
端木生沉默了,雪儿也没有吭声。马盖瑞开口了,“雪儿,你们约会过吗?”
她偷偷笑了一下,回答:“没有。其实我很希望他把我约出来,可是,他总是没有时间,可能是因为工作太忙了吧。”
马盖瑞问:“所以你就每天趴在窗台上,等待他的出现?”
“也不是每天,只是经常啦。”
“他做什么工作?”
“他告诉我他在福利院工作。”
“自从他告诉你,‘你们是不可能的。’之后你是否见到他了呢?”
“没有,”雪儿摇了摇头,“偶尔一次,我只见到了他高大的身影。那时他在屋子里走来走去的。他家里开着灯,但窗帘却把窗台遮住了。”
望着毫无办法的端木生,马盖瑞朝他扬了扬眉毛,接着对雪儿说:“回答我最后一个问题,你没有亲自找过他并且向附近的邻居打听他吗?”
雪儿撒娇的说:“没有,毕竟我还是女孩嘛,这种事应该男孩主动一点啦。”
马盖瑞微微点了一下头,然后自信的说:“我想,我明白他为什么要拒绝你了,雪儿。”
3
“马盖瑞!你给我停下!”端木生毫不客气的拉住了马盖瑞的胳膊,他带着不满的表情怒视着对方,“为什么每次都要最后才对我说推理过程?像这样先知道结果,然后再做出正确的推理我也会!”
端木雪儿一动不动的停在原地,她望着哥哥和马盖瑞,看她的表情似乎也想现在就得到答案。
马盖瑞将黄色的太阳眼镜从脸上取下,“可是咱们离‘水獭’家已经不远了,不是吗?”
端木生仍坚定自己的立场说道:“就算在他的家门口也得,你也得现在说出推理。”
“好吧,不过这可能会耽误一些时间。”马盖瑞重新戴上眼镜,“阿生,你一定对那张免冠照片有深刻的印象。其次,我得提醒你,雪儿从未与他面对面的见上一次。跟着,我要让你记得雪儿看见的‘水獭’仅仅是他的脸。最后,我要说的是,假如雪儿向附近的人打听一下他的情况,答案早就出来了。”
阿生听完后认真的思考起来,最后他果断的说道:“难道他是瘸子?”
“他怎么会是瘸子呢?你的妹妹亲自看见他高大的身影啊。更何况这与那张修改过的照片毫无关系。”马盖瑞与兄妹俩并肩走在一起,“虽然他不是瘸子,可也好不到哪儿去。”
“等等!”阿生忽然停下了脚步,他再次抬头看马盖瑞的时候,对方已经露出了微笑。阿生又看了看雪儿,最后断然说道:“我知道了!马盖瑞,我明白了。”
“哥哥,你明白什么了?”雪儿问这话的时候,谁也没答话。直到他们进入‘水獭’住的大楼时,马盖瑞才对她说:“保持冷静,雪儿。”
雪儿根本不知道这句话的含义,直到她亲自敲响了“水獭”的房门。
“谁啊?”屋子里传来了年轻男人的声音。
雪儿刚要回应,就被阿生阻止了。他很清楚如果“水獭”听见妹妹的声音,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开门的。想到这里,他放粗着嗓子答道:“我是查水表的,请开开门!”
“稍等。”
屋子里出现了一些细微的动静之后,碎步声就离门外的三人越来越近了。门被轻轻的打开了,雪儿带着自认为最美丽的笑脸准备迎接“水獭”,但她看见的“水獭”让她一落千丈。
“雪儿!”望着跑远的妹妹,阿生拔腿就追。
“水獭”用无奈的眼神望着马盖瑞说,“我就知道她不会接受的。”
“我叫马盖瑞,我可以和你谈谈吗?”马盖瑞很有礼貌的问。
“当然,请进。”说着他把客人让进屋内。
“请坐,马盖瑞。”“水獭”打开冰箱的拉门问,“喝点儿什么吗?”
“不了,谢谢。”马盖瑞将沙发往“水獭”的方向挪了挪,“先生,你也坐下好吗?”
“水獭”取出一瓶汽水,又拿着一个玻璃杯坐在了马盖瑞对面。
“先生能坚持到今天,恐怕不太容易啊。”马盖瑞望着他说,“好吧,让我们转入正题。先生对雪儿以及她今天的表现怎么看?”
“一个小女孩,我能怎么看,呵呵。对了,刚刚我在屋子里听见马盖瑞先生在走道上让雪儿保持冷静,看来先生事先知道我是个侏儒了。”“水獭”喝了口汽水接着问,“怎么知道的呢?”
“一些小小的分析罢了。”马盖瑞盯着“水獭”说,“网友之间交换照片,很少有发那类照片的。照片被修改过,那时我就估计先生可能是残疾人,不过我错误的认为先生可能是瘸子。——请原谅我这么说。——我当时是这样想的,因为先生是‘瘸子’,所以不好意思把风景照发给雪儿看。不过,这也仅仅是一瞬间的念头罢了。因为还有一个问题困绕着我,也就是那张修改过的照片。为什么要修改照片呢?即便先生是瘸子也没必要在这类照片上再做修改啊。”
“后来我从雪儿那里得知,她经常能在窗台上看见你的脸。——但也仅仅是你的脸,不包括身体。——这对我之前的猜测并起不到什么作用。关键的一点还是被雪儿说出了,她称曾看过先生高大的身影,并且很清楚的看见你在屋子里走来走去的。这一点很清楚的表明先生不是瘸子。于是,现在问题转回到照片上了。”
“既然先生不是瘸子,为什么还要修改那张照片呢?当然,这里有一个可能性。先生发给雪儿的照片并不是你本人的,而是你朋友的。可是,雪儿非常肯定的说你就是照片上那个人,这就很自然的排除了那个可能。在照片这一点上,雪儿的哥哥阿生一直围绕的问题是,为什么你要修改照片?我和他不同,我想的是,你的修改遮住了什么部位?”
“照片上只露出先生的脸以及脖子。脖子下面是什么呢?当然是肩膀了。这里就出现了一个新的问题,为什么先生不肯让雪儿看见自己的肩膀。难道先生的肩膀与常人有什么不同?对!没错,因为先生是侏儒——请原谅我用这个词——侏儒的脸虽然与常人没多大区别,可他们的肩膀与常人的肩膀相比,不难看出头部与肩膀不成比例,因此,我从这一点上得出了正确的判断。至于窗帘上的身影只不过是光线的作用罢了。”
马盖瑞说完了他的推理,望着“水獭”发自内心的表示了歉意,“对不起,先生。我为雪儿今天的表现而道歉,我知道先生看她见了自己就跑一定非常难过。”
“没关系。”主人深沉的说,“我们这类人,即便人际关系很不错,我们的那些朋友在背后介绍我们的时候,总会加上‘侏儒’两个字。有的时候我真的不知道父母为什么还要给我取名字?从小到大真的很少有人直接称呼我的名字,他们从来都不会去想我们这类人的感受。对不起,马盖瑞先生,我有一些疲倦了,能不能………”
“好的,不过有两个问题我没弄明白。为什么先生在修改照片的时候,不将自己的脸放在他人的身躯上?如果这样做的话,恐怕我也没法事先想到先生的模样。另外,先生是否对雪儿动过真感情?”
主人紧闭着双眼说:“我已经活了二十多个年头了,实在是没有必要再向世人隐瞒什么。我对雪儿当然没有动什么真感情,一开始我以为与她只不过互相找乐子罢了,谁知道渐渐我发现她对我产生了感情。马盖瑞先生,你知道我不可能打一个小妹妹的主意,于是果断告诉她,‘我们是不可能的。’”
“先生说没必要向世人隐瞒什么。可为什么又要编辑照片呢?”
“水獭”看着马盖瑞身后的那面镜子,镜子里的自己看起来是那么的疲惫不堪,“在发送照片之前,我本想与她见上一面,并且把身体的残缺告诉她的。不过,我后来想了想,假如我那么做,或许会让她对网络世界充满绝望的。我知道她接触网络的时间不长,如果她得知自己的第一个网友是侏儒的话,恐怕以后都不会上网的。”他又看了马盖瑞一眼,然后双目紧闭道,“马盖瑞先生,雪儿看见了真实的‘水獭’,我想她现在心里一定很不舒服。不管怎么说这都是我的错,为了让她重新面对网络世界,我想请马盖瑞先生开导开导她。”
马盖瑞起身说道:“您休息吧,后面的事由我处理。”
他刚走到门口,又转身对“水獭”说,“事实上很多人是在嫉妒你们。他们嫉妒一个残疾人能在很多事情上比他们做的更好。例如料理生活、为人处事、体育运动等等。所以,我觉得先生还是不要过于悲观。”
“谢谢你,马盖瑞。”
“不客气。”马盖瑞头也不回的带上了房门。
在他刚走到大楼门口的时候,看见端木生正和自己的父亲站在一起。马盖瑞上前问道:“老爸,你怎么来了?”
“我不是告诉你我要去阿生家吗?你们都不在,我只好打阿生的手机,结果就被带到这儿来了。我本想听一听精彩的推理,没想到阿生都告诉我了,呵呵。”
“是这样啊。对了,阿生。雪儿跑哪儿去了?”
“不知道,不必为她担心,那丫头过一会儿就会出现在家里。”
马盖瑞看着天空叹道:“年轻的女孩总是沉溺在幻想当中,时间一长,她们就会回避现实。阿生,我想你现在非常清楚,把时间全都浪费在爱情上面才是最大的浪费吧。”
“更正一下,”马盖瑞的父亲说,“把青春浪费在爱情上面才是最大的浪费。”
(完)
  • 上一篇文章:马盖瑞探案---<观念>

  • 下一篇文章:马盖瑞探案---<友谊>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harryfly』于2001-8-31 13:23:00发表评论:

  • 嘿嘿,不错不错
    有点像福尔摩斯的《黄面人》,他要是在知道真相前推理错了就好了,也能说一句,当我自认为推理完全正确的时候,在我耳边说水獭两个字,我将感激不尽。
    随便瞎说的。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樱 花 岛 (下)[3350]

  • 藤原剑川[2591]

  • 《推理迷的噩梦》第三部(完结篇…[5426]

  • (原创)“新开始”(最后几章)[2177]

  • 美人鱼的诅咒(解迷篇)[3665]

  • 。。。。。。。。。。。。。[7654]

  • 美人鱼的诅咒(1)[2663]

  • 四月一号——谋杀菜单(全)[3367]

  • 大着胆子也贴一篇,各位大大不要…[5000]

  • 中原镖局(8,尾声)[22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