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阴谋彩票(六)(小僧)
 作者:陇首云  人气: 2697  发表于: 01年04月08日10点29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阴谋彩票(六)(小僧)


发表用户:小僧 发表时间:2000-09-10 下午 04:19:26 被看次数:12
文章内容:



等我把注意力转到何德和李警官身上时,他们正聊的慷慨激昂。

“他妈的,四组那帮人真混。居然把找钱的事情赖到我们头上来了。什么案件合并,放屁!”李警官居然也说这种话让我吃了一斤。

“算啦算啦,”何德劝道,“别跟他们计较了。再说万一找到了也是奇功一件嘛。”

“我倒不是要跟谁计较。问题是这笔钱金额那么高不说,还是国家第一次发行教育彩票的奖金。现在上头正催着呢,据说已经惊动市上的头头……”“就是那600万吗?”我插话问道。

“对,”李警官点点头,“你说这事烦不烦,偏要赖在我头上……”说着递来支烟,感觉和3个小时前在审讯室里递给我烟有天壤之别。

“我在想,”我说,“狄香也许并不是无辜的。”

“什么?”两人异口同声的问道。

“狄香很有可能和糜飞追求的女孩是同一个人——这一点很好查到,只要去那家迪厅一问就知道了。而狄香则通过糜飞或多或少知道了糜飞和钱铎的计划,糜飞这人的嘴巴一向不大牢固。此时糜飞和钱铎想必已经确定让我来当代罪羔羊,而狄香的出现则让他们想出了利用狄香来引诱我上钩,然后再让我在迪厅里大肆挥霍的计划。这样可以使我以诈骗的罪名蹲班房,至少也要好几个小时才能解释清楚。然而狄香却并不甘于做做道具。她有她自己的计划。狄香在昨天晚上和我上了床。这一点我敢保证是她自己想出来的。糜飞得知之后一定会怒不可遏,而狄香则会委屈地说这是钱铎的意思。于是糜飞在嫉妒和愤怒——当然还有钱的因素——驱使下干掉了钱铎。这时糜飞已不得不把事情全部告诉狄香。至此整个事情已完全落入了狄香的控制。首先狄香还是和糜飞合作,陷害于我。这样的话如果陷害成功,当然万事大吉;如果失败了——就象现在这种情况,也会有糜飞出面顶祝狄香会对我们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而且会对糜飞做出若干承诺爱他要为他请律师将来官司完了和他远走高飞等等,然后自己拿着那600万溜之大吉。糜飞则会对狄香的承诺——至少在那笔钱的迷惑下至少会坚持封口相当长一段时间。”

“这种说法也有道理,我就觉得糜飞在没有拿到钱之前就杀了钱铎是不可能的,”何德说,“没人会那么傻。但是你的推论还是一个老毛病:没有证据。”

“除非能找到那600万在哪里。”李警官说。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说,“明天上午我们就能找出钱在哪里。一共是609.7万,糜飞还把我帐户里的9.7万取走了呢。要不然我还不会被告诈骗呢。过一会儿,充满动感。但它还是要避一下獐子。我没有利用它躲避的时间去跳那块石头,而是转过身,面对这扑过来的狼牙挥出刀。狼捕食靠牙,我杀狼靠刀。这刀早在杀獐时我已经试过,它确实像传说的那样锋利。刀从狼的嘴里砍入,从它的后脑冒出,毫不停留地将狼的头盖骨一切两片。杀掉那只狼以后,我就一直向北走。我没有去找另一条大狼,也没去找狼窝。我这次出行的目的是寻泉,杀狼是多余的事!?回到家时已经快午夜了。家里一片狼籍。李警官在逮捕糜飞的同时想必也在查找那些钱的下落。电视机翻了个身躺在地板上,电视柜被掏了个空。床向外移了一米多。沙发仰面朝天的倒下了,几处有散落的爆米花,茶几上面还有半包完好的。我掏出一粒轻轻一弹,潇洒的用嘴接住,自我感觉好极了。总算还是没有在派出所里过夜可算不幸中的万幸了。

我吃了几粒爆米花,再到卫生间里洗了个澡,尽量使自己保持清醒。然后拨通了狄香的电话。

“喂,谁呀?”她的声音还是那么特别好辨认。

“是我。我没事了,现在已经出来了,跟你说一声。”“哎?真的?太好了,我正在担心你呢。真是太好了,没事就好了。”

“你现在在哪里?还在昨天那地方跳舞吗?”

“不,我今天休息。现在你要休息了吗?”

“现在我只想要你,能来吗?”

“你好坏,你在哪里?”

“我在家。”

“好的,我马上就来。”

不错,她既然是linna,是这套房子的旧主,当然不用问我就知道我家在哪里的。我放下话筒时想到。

但是我的心里却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似乎内心深处是真的期望她的到来。我怎么会期望见到陷害我的主谋呢?猛然间我发现不能让自己胡思乱想了。上次就是胡思乱想而把正事给忘得一干二净,结果害得自己蹲了半天班房。一个人不能犯相同的错误,我提醒自己道。

从小到大我都有个感觉,就是这个世界总会有些出人意料。它决不会让你随便把一个事情的可能性都完全考虑周全,以至于这个世界充满了精彩的意外。事实上很多时候我认为已经把所有可能性都考虑了进去,最后产生的却是一种看似完全不可能的后果。这个世界如果有操纵者的话,不是一个顽皮的孩子,就是一个固执的永远不让读者猜到故事结局的悬疑小说作家。按照科学的说法,这似乎叫世界的未知性和不确定性,是么?

狄香的到来方式就是一个让我意外之极的例子。当我把门打开的时候,只看见一个大号旅行包从我的头顶上飞进屋里,然后狄香——我甚至还没看清她穿什么衣服——猛地跳进我怀里用手搂住我的脖子,两只让我心跳不已的玉腿缠着我的腰,嘴唇狠狠地压在我的嘴唇上,一股让我脚疲手软的香味迅速将我占领了。我手足无措起来,最后还是屈服于自己的身体需要,慢慢的用手搂住她。另一只手按下了房间的灯开关。

看来历史要重演,我对自己说道,我实在是个没用的男人。过了良久我才极力把我自己的身体和她分开,说道:“那么你……”“别说了,”她用手捂住我的嘴,“听我说。我真的很担心你,相信我,真的。我本来以为没什么,但是我却不由自主的惦记你。我发现让你当替罪羊是一个天大的错误,当你被警察带走时我后悔极了,我难过得要哭出来了。”

她坐起身来,将我的手放在她的胸前,让我体会她的心。而我却只感到她的乳沟很顺手。

“你让我当替罪羊?”我尽量让我的声音显得冷酷。但身体却不听从理智的安排,反而坐起身来搂住她。

“如果我说我是这个事情背后的真正主谋,你会恨我吗?”她温柔地用双手揉着我的肩膀,说道。

尽管我知道她就是陷害我的主谋,但我却不可思议的一点都恨不起来。但在这种情况下我怎么可能恨得起来?反而我却希望现在最好什么都别说了,就这样静静地搂着她,享受她身上的异香。这个景象看起来一定很奇怪,一对互相搂抱的赤裸男女在说的是一个涉及到谋杀、盗窃的陷害的圈套。

“告诉你,”她柔柔地说,“你是个可怜的大傻瓜。”

“linna?”我总算还是没有忘记上回的教训,问道。

“我就是linna,这个房子原来是我的。”她坦然地看着我,“糜飞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就凭他还配追我?还想来利用我?哼,他连跟做同谋的资格都没有!”

“你们不是同谋,又是什么?”

“相互利用罢。糜飞那小子实在没什么心底,被我几句话就套了出来。他们以为利用我,却不知道我在利用他们。你的出现却出乎我的意料。于是我决定趁机挑拨他们的关系,先让钱铎那小子消失掉,再让糜飞去顶上。反正他是不会把我供出来的,至少在这刚开始的时候。”

我瞟了眼在地上的大旅行包,想到了什么,揶揄道:“于是你干脆把我也牺牲了,落个耳目清净?”

“不,不不,”狄香看来有些急了,“那是他们的主意,我本来也觉得是个好主意。但是昨天晚上和你在一起后我就不那么想了。我想、我想我从昨晚就开始喜欢你了。”

“是么?”我冷冷地看着她,不敢确定她的话是真是假。尽管我认识她只有20多个小时,但是感觉却象认识了好多年一样。忽然间我想起一个问题,“你既然是咖啡馆的老板,又怎么去做领舞女郎?”我问道。

“我喜欢跳舞。”她说,“我喜欢在台上领舞的感觉。那种被别人——很多人用羡慕和带这色情意味的欣赏眼光盯着是很刺激的事。”

我不再说话了。我还有什么问题好问?难道要我问“你为什么那么香”之内的屁话?上回我要问的问题没有问出口,这回却干脆没有问的必要。这个世界真会开玩笑,枉费我花了那么多脑力精力想出的疑问,这会儿却居然毫无价值了。唯一值得安慰的是整个事情和我的推理没有太大出入。但就算推理正确又有什么用,在现在这种情况下?看来我从侦探小说中学来的推理能力只配当作狗屁。天生聪明的,天生能干的,不如天生运气好的。我想起了这么一句老话。

而且听着狄香——或者linna的娓娓道来,我不仅没有受害者的愤怒,反而象一个自豪的丈夫听自己能干的妻子如何在工作中胜过她的同行和竞争对手一样,居然有点得意洋洋。我不禁对自己这钟奇怪的变化暗暗心惊。

“你爱我吗?”狄香突然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打断了我的思路。

我抬起头看着她,她的轮廓在从窗户里透进来的微弱街灯光线的映射下象雕像一样迷人。两只眼睛闪闪发亮,毫不回避我怀疑的眼光,似乎恨不得把灵魂展现给我看。

狄香用手撩着我后脑勺上的头发,仰头看着我,“你爱我吗?”她又问道。

我避开她撩人的眼光,希望理智能控制自己。狄香又用嘴唇在我脖子上轻轻的搽了一下,弄得我直痒痒。“爱我吗?”她问道。

“好啦,别闹了。”我干脆躺下,但狄香不依不饶的追着趴到我身上来,两个乳房压在我的胸前很是舒服,长长的头发垂下来直到盖住我的脸。“爱不爱我?”她追问道。

我用手理开扫在脸上挡住我视线的头发,以便看清楚她的脸。终于我发现要自己对一个赤身裸体、趴在我怀中、对我说爱我的美女说“不爱”,对我来说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我爱你。”我用大拇指顺着微弱的光线在她脸上勾画的轮廓边缘滑动,“至少现在是。”

“那趁你还爱我咱们就走吧。到国外去。好不好?”

“什么?你可是罪犯呢。”

“算了吧。少在我面前装他妈的好人了。我连你有几斤几两都琢磨透了的。”狄香在我耳边喃喃道。

“那你的咖啡馆怎么办?”

“嘿,那破店没哪一月不亏的,我早就想把它送出去了。你走不走?不走拉倒,我自己走。”

“走?嘿,”我冷笑一下,“你走得掉吗?现在钱铎和糜飞都没法找到钱了,警察就等抓你呢。”

“警察?怎么会?”

“还不是我说的。”我将我在派出所里与何德和李警官的事跟狄香说了,“咱们就算互相陷害一次,扯平了。呵呵。”我半开玩笑说。

“笑个屁,现在怎么办?”

“凉拌。”

“我说真的。”狄香坐了起来。

“你急什么?好办,好办……”我想起了我和何德以及李警官的计划
  • 上一篇文章:阴谋彩票(五)(小僧)

  • 下一篇文章:阴谋彩票(完)(小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