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现场(二)
 作者:郑学华  人气: 1942  发表于: 01年10月28日23点29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3
齐宏发是凤城镇的名人,据说他的公司业绩相当辉煌。早几年,在凤城镇的人还没有看见他有所动作之时,他已经有了几十万上百万的收入。更为凤城镇人所重视的是他同镇政府的一二把手称兄道弟,在市里也有背景。因此在凤城镇可谓呼风唤雨,随心所欲。这样的闻人必然就有一些桃色新闻,但凤城镇人对此见多不怪、习以为常了。试想,如果一个款爷不泡妞,岂不是咄咄怪事!
李进财安排小田去调查齐宏发同女人之间的来往,自己就上齐家来。
齐家在镇中心大街上有一幢五层楼的建筑,一层是齐宏发果茶公司,外间店面摆着一些茶叶水果在卖,里边几间则是小仓库;公司的办公地点在二层;三层以上是齐宏发一家生活起居的地方。
接待李进财的是李婶,大约四十多岁,穿着白衣服,显得苍老。李婶是齐宏发的表姐,家在乡下,被齐宏发叫来“管家”,其实也兼“佣人”。王晓梅和她儿子不在,家中只有李婶一人。
李进财说明来意,李婶却直着眼睛看他,并不说话。
李进财又说:“王晓梅出去了?”
李婶翻了下眼睛,还是不说话。她似乎对王晓梅有许多不满。
“昨晚上王晓梅在家?”李进财小心地问。
“她呀,”李婶犹豫了一下,终于开口说,“她一到晚上就出去了!三更半夜才回来,哪像个妇道人家的样子……”
“她出去这么久都干什么啦?”
“我怎么晓得她干了些什么!”她十分鄙夷地说。
李进财说:“齐老板在镇上是个大老板了,接触的人肯定是又多又杂,很难说其中没有人起歹心……希望你能帮助提供一些情况。最近他有没有接触过什么可疑的人?”
李婶低着头绞着手思索着。
“没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人……他在外边办事,我在家里,能见到什么人呢。”李婶说着又沉默了。
这时候王晓梅带着儿子回来了。两人都穿着孝,神情却并不十分悲戚。
王晓梅向李进财点了一下头。
李进财说:“我来了解一下情况。齐老板最近有没有同什么可疑的人来往呢?”
“你说他?除了女人,他还会同什么正经的人来往呢?”王晓梅恨恨地说,“我早就跟他说过,他早晚会死在女人的手里……”
“他都同哪个女人有来往?”
这时候齐宏发的儿子突然叫起来:“妈,电脑为什么老不修?我都半年没打电脑了。”
王晓梅气呼呼地一巴掌扇了过来。“你这不懂事的东西!”
李婶慌忙把哭泣的儿子带开去。
“——什么女人!一个是工地上的小妖精,一个是小学老师,一个离了婚的狐狸精……”王晓梅依然气愤难平的样子。
“他跟他们经常来往么?”
“我——”王晓梅突然意识到自己声气暴燥,显得不礼貌了,便低下头,低咽道:“我不知道……”
“你昨天晚上出去了?”李进财不经意地问。
王晓梅怔了一下,说:“我去镇政府了,同几个女人一起打麻将玩儿……”
“你能不能带我参观一下你的家?”
王晓梅不解地白了李进财一眼,不声不响地照办了。
从一楼到五楼,李进财一间一间地查看过去,正如他所预料的,这里并没有柔软的平面,可以使人躺倒凹陷下去。
4
第二天上午,章立军打电话来,告诉李进财,根据胃容物消化程度分析,死者大约在晚饭后又吃了其他东西,还喝了酒,死亡时间离他喝酒不到两个小时。
齐宏发是8点半离开酒店的,也就是说齐宏发在10点半以前遇害。李进财禁不住赞叹道:“太好了!法医就是神奇。”
“李大所长,你猜我还发现了什么?”
“发现了什么?”李进财傻呼呼地问。
“发现了……算了,说了你也不知道。”
“我当然不知道,你没说呢。”
“好吧,我告诉你。我在齐宏发的尸体阴部提取到了微量的含有精液和阴道分泌液的混合斑点……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就像一首歌曲中说的那样,找一个心爱的女人告别单身……”
后边的话触及李进财的痛处。他不耐烦的说:“我知道了,谢谢你。”说着就挂断了。

小田的调查也有了进展。
齐宏发是个喜新厌旧的人。他玩弄女人只图新鲜,不十分看重姿色。常常是一个女人玩过个把两个月就扔了,又玩其他的女人。所以同他有过关系的女人可能很多,而最近一段时间同他有过关系的却不多,不过一两个而已。最近同齐宏发有关系的女人只有两个,一个是小学女教师方聪敏,不久前刚离婚;一个是女工赵芳。赵芳是外省来的,她的丈夫在凤城大桥建筑工地打工,她也跟来了。
李进财立即同小田一起去找方聪敏。两人来到凤城中心小学时,学校刚刚放学,学生满操场地跑着跳着,或者舞着扫把做卫生,扬起漫天尘土,乱哄哄的一片。他们问到了教师宿舍,这才看到了一个高高瘦瘦的女人在厨房里忙碌,一问,正是方聪敏。
方聪敏对两个公安人员的到访显得十分的惊讶而慌乱。她正炒着青菜,一边说:请坐,请坐!一边把锅盖盖上了。又倒了开水,这当儿菜就焦黄了。但她还是很快就镇定了下来。索性关了煤气灶,然后冷静地说:“是不是我班上的学生闯下什么祸了?”
“不!不是这么回事。”李进财说,“我们是来了解情况的。前天晚上齐宏发有没有同你在一起?”
方聪敏慢慢地底下了头,思索了片刻,说:“有。他来找过我。我们谈了一会儿,后来他说生意忙,还有事,就走了……没想到他死了……”
“他和你在那里见面的?”
“在……沙滩上,就在蛤蟆湾。”
李进财的眼前立即现出蛤蟆湾的景致来。蛤蟆湾在凤城海边,靠近章家溪入海口。因为湾两边有礁石天然阻隔,状如蛤蟆面得名。蛤蟆湾虽小,但沙滩细软,环境也清净。只是解放前这里是土匪杀人的刑场,据说时常闹鬼,因此环境虽好,却很少有情人选中这种地方幽会的。
“那时是几点钟?”
“我没有注意时间。他打了电话找我,我就出来了……大约9点多吧。以前也这样,差不多也正是这个时间。”
“你们在蛤蟆湾呆了多长时间?”
“大约十来分钟!夜间有点冷,我们谈了一会儿话,他就说还有事,走了。”
这时候方聪敏神色张皇地暗中摆动着手掌。李进财和小田一注意到她,她就立刻停了下来。顺着她手势的方向看去,却见一个身材魁梧的青年教师站在方聪敏的厨房前不明所以地张望。李进财立即叫住了他。原来是中心校的体育老师许勇,来这找方聪敏。
方聪敏真是过分紧张了。
  • 上一篇文章:现场(一)

  • 下一篇文章:现场(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