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现场(五)
 作者:郑学华  人气: 3399  发表于: 01年11月02日13点08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9
李进财把腿翘到桌子上,整个身子窝入藤椅中。这是他“尴尬的处境”。他用手中的圆珠笔轻轻敲着那个一直摆放在桌面上的“现场”石膏像。
“是不是来个排除法?”小田建议道。
“怎么个排除法?”李进财就这么窝着,一动也懒得动。
“这现场可以肯定不是在水泥地上,也不是在床上……”
“为什么不是在床上?”
“人要躺在被子上面,这在现实中几乎不可能出现。”
“怎么不可能!前年我的一个朋友结婚,我去参加婚礼,那洞房铺得平平整整的,可人喝了酒,就躺在了那被子上……软软的,特别有感觉。”李进财兴致勃勃地说着,仿佛还在“特别有感觉”中。
“那新娘新郎 没有把你勒死呀!”
“不,不对!不可能是躺在被子上的!”李进财一下子坐正了身子。“你看,”他指着“现场”石膏说,“如果是在被子上,凶手用力勒死齐宏发时,头部有可能陷得这么深,可是被子有弹性,凶手一松手,被子会慢慢弹回来,凹陷就不会这么深。这说明现场是在松软的、却没有弹性的东西上——”
李进财兴奋地看着小田,两人几乎同时喊道——
“沙滩!”

10
女教师方聪敏先供认了。之后,体育教师许勇也供认了。
方聪敏曾经十分浪漫过,但结婚以后她就变得十分现实和势利了。首先是生活条件的问题。方聪敏的父母兄妹都在城里,可她嫁给了虽有学识和浪漫,却一点也没有门路的丈夫之后,这才发现理想和现实无法调和,城市生活和乡下生活天差地别!是浪漫害了她!她在努力调回城市失败后,就选择了离婚。因为只有单身她才可能还有机会回城里。离婚后,当年她曾经看不上眼的同学许勇对她百般追求,她虽然不再看不起许勇,但也没有答应他。原因很简单,他在乡下!不过方聪敏还是满足于这种被人爱的虚荣,对他若即若离。她得知齐宏发有门路时,就主动上钩了。
人的内心深处其实是浪漫不羁的。人在恋爱时和性爱时就充满了想象力。方聪敏不由自主地带齐宏发去蛤蟆湾,大约就是重温她过去的浪漫。她去时总是带一块很大的蓝底白花布,铺在沙滩上,就此幕天席地,天昏地暗。
许勇渐渐地发觉了方聪敏同齐宏发的事。那一个晚上,他见方聪敏出去,随手带了根电线就跟了出去。在蛤蟆湾,他看见了一块若大的蓝底花布平展展地铺在沙滩上,是那么地耀眼……
许勇没有想到就这么杀了人。杀人之后的许勇慌乱了手脚,拼命拉着方聪敏逃离了现场。
这一个晚上许勇在悔恨中惶惶不可终日。凌晨4点左右,方聪敏来敲门,告诉他,那块蓝底花布竟忘了拿回来!女人毕竟心细,方聪敏告诉他,拿回花布后还要移尸到铁工厂后边的树林中,因为尸体如果被人在沙滩上或者大海里发现,警方首先就会查到他们头上。同时还要把齐宏发的手机拿走扔掉,手机中的电话号号码也会把警方引到他们身边。
许勇在慌里慌张中完成了移尸,但他起了贪心,没有扔掉手机,而是藏了起来。
方聪敏是十分机敏的,当李进财开始调查到她时,她故意把同齐宏发约会的时间说得提前了;而另一个女人赵芳,因为心中有鬼,在慌乱中则把同齐宏发约会的时间说得推迟了,她差一点因此害了她自己。
那一天的凌晨,潮水很大,很快就淹没了沙滩,把现场的痕迹抹得干干净净……
  • 上一篇文章:现场(四)

  • 下一篇文章:该隐号疑云(13)修订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hitachi41』于2001-11-2 13:08:00发表评论:

  • 呵呵……好好,只要不伤和气,热烈的讨论还是欢迎的。
    我对社会的见识不深,要说什么恐怕是班门弄斧,不过总觉得这社会光明与黑暗是并存的。有人喜欢揭露黑暗,有人喜欢赞赏光明,但大家的价值观应该是基本相似的。
    呵呵……
  • 郑学华』于2001-11-2 10:10:00发表评论:


  • fan兄:
    我认为你是如楚魂兄所说的宽厚之人。因为当我看到你在我文章的贴文时,老实说我有些惊讶,但我认为这正是你宽厚的表现。只是当时我不敢苟同你的观点。在这之前几天,我同吴谁等新人类聊了几句,颇有感想。(吴谁颇有思想和追求,由此而动手,起点就很高。)他讲的是“真实性”的问题。1989年,我将自己的一篇论“真实性”的文章连同一本另类的诗歌集、一本诗歌理论束之高阁,同吴谁谈后,就想写几篇文章,找出参考。翻箱倒柜之后,只找到同推理有点关系的小文,就贴到了推门上。刚好看到了你的文章,就说了几句。我的语辞可能偏激了,请你见谅。不打不相识,我们既为同志,也是老乡,我想我们会成为好朋友的。

    :e
  • fan』于2001-10-31 13:18:00发表评论:

  • 郑兄,你真的是误会了。其实从标题来看,你就知道我是直接针对cat的回复,而不是你的文章。我的哀而不伤云云,更不是指你的文章,也是对一种现象而言。如果你认为我是在指责你,那真是大大的错了。
    本人年轻识浅,虽然自认为也见过了不少世面、对世事也看得很透,不过与上面几位大哥大姐比起来,终究还是有所不及。所以很多理解和认识还是不如你们来得深刻。只是我本人在内心总还怀有一丝希望,总是尽可能地想把这个世界看得美好一些、温暖一些。
    我只是希望其他人也能和我一样,不要因为以前所遇到、所见到的种种不幸和黑暗,而变得意志消沉、甚至是自暴自弃。大凡拿起一本书,读之或心情沉重、或精神振奋,这些都很正常,只是过犹不及,读书人如何调整好自已的心态,不要过份沉湎于其中,这也是同样重要的,不是吗?其实我正是想表达这样一个意思,却不想让郑兄误会了。
    既然你认为我们是同志者,那么就请接收我的解释吧。另外,“睚晊必报、吹毛求疵”等等,那是楚兄对我的谬赞,楚兄才是一个真正的仁厚之人,他断不会做这种指桑骂槐的事,请你也不要误解他了。

  • 楚州狂生』于2001-10-31 10:38:00发表评论:


  • 不说多少
    给郑兄给我点面子 大家在推门都是喜欢推理小说才走到一起的
    我没有代表谁
  • 郑学华』于2001-10-31 9:57:00发表评论:

  • 楚兄和cat mm误解我多矣!我断不是睚晊必报之人,也不会吹毛求疵。
    首先,fan的文章代表了一种观点,一种弥漫在推门之中的倾向,这是我必须批判的。我有话要说,而不是为了某一个人去浪费时间精力、“睚晊必报”。
    其次,我觉得有所论争是正常的,断不会因为文章、观点的争论而造成“同志者”(我的同志者啊!)之间有什么个人的隔阂。这是还必须说到fan。是宽厚之人,我承认。他若是小心眼之人,他是不会参与我的文章的讨论了。由此我认为他不是“纵或与人有过误会,也不会念念不忘!” 之人,而我,也不是!!!
    其三,请你们不带“眼镜”地去读一下我对fan的回复,其中是不是有“睚晊必报”的东西?!至少我自觉在写回复时没有去攻击个人。
    另外,好像fan是闽西人,而我是闽东人。老乡“打”老乡?
    其四——罢了!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该隐号疑云(3)修订[2566]

  • 凶画(上)[3326]

  • 复仇丈夫的完美杀人记录(s)[2810]

  • 飞雪山庄(十四.十五)[2371]

  • 上院四百号(2)[2298]

  • [秋季活动3] Tuili.com的故事——…[2496]

  • 三部曲[3726]

  • 相同的人[3408]

  • 推理学园系列  第一集[2781]

  • 该隐号疑云(14)修订[26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