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美人鱼的诅咒(4)
 作者:hitachi41  人气: 2103  发表于: 01年12月11日09点58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第四章 七月九日,人鱼岛(续)

冲完浴的白小水披着浴衣走向西面的阳台,夕阳的余光照在她那红润健康的肌肤上更闪烁出了一层粉色的光芒。她很美,美得就像是饭店装饰画上的那些美人鱼。
她把洗干净的泳衣晾起来后,然后拉开了阳台南面的玻璃窗。海风,外夹杂着海鸟的叫声一起透进来,使她感到安逸和温暖。她将眼睛闭起来,任海风吹拂起她飘溢的长发,深深地陷入了甜蜜之中。
忽然,二楼的一声大叫,扰乱了她平静的思绪。
“赵平,你在干什么呢?”
她奇怪地将身子探出南面的阳台,看见了一个陌生的年轻男子匆匆从她的下面饶回饭店,而二楼哆来米则是和一个陌生的女孩子一起探出头来。
太阳一会儿功夫已经完全沉没在了海洋里,白小水的心中浮现起了初时的不安。她又看了一眼在太阳落下后此时变得黑乎乎的海面,她有一种预感,明天她将看不到太阳。
海风和海鸟的叫声已经变得使她烦躁起来,她觉那扑面而来的海风中夹杂着从海的那头带来的血腥,而那些鸟叫则更像是一声声受害者的悲鸣。
她狠狠地关上窗户,将它们锁紧,走回房间。
她回到室内拿起桌上的手记,匆匆地拨下一串号码,可好久也没有人接听。刚才皮肤的粉红色现在变成了愤怒下的通红,她恼恨地合上机盖,甩手将它扔到了床上。
过了一会儿,白小水换完衣服去楼下吃饭了,才刚锁上门,床上就响起了阵阵手记铃声。

“咦,你们待会儿都不和我们一起去玩吗?”
钱静故作娇媚地坐在罗修的旁边,向他问道。
“嗯,完饭后我们这些网友还有个网上会议。”
“是吗?小毛。”
“嗯。”
毛光解点点头,夹了一筷子鱼说,
“今晚上我们要讨论《Y的悲剧》。”
“《Y的悲剧》,听上去好像电影是的,是吗?”
“有没有电影我不知道,不过我们说的是埃勒里·奎因的侦探小说。”
“埃勒里·奎因?他帅吗?”
罗修摇摇头,说,
“自古以来的杰出大侦探都是单身汉,小姐。”
“耶,讨厌。”
“不不,罗修,你这么说我可不同意。”
“哦?”
罗修转过头,
“有例外吗?白小姐。”
“当然。比如明智、金田一。”
白小水弯下身子,冲着他耳语道,
“我在你学友面前叫你真名,你不介意吧?”
罗修点点头,暗自嘀咕,
“没想到我的网名竟然一点秘密都没有,可恶的马亚男。”
他又大声反驳白小水道,
“可是我并不认为他们是优秀的。”
“那么汤米和塔彭丝呢?”
“他们不能算真正的侦探。”
“陈查理?”
“这个……”
罗修说不上了。
“哇,这位大姐姐也是你们一起的吗?好漂亮。”
钱静尖叫了起来。
“你好,我是罗修的网友白小水。”
她微笑着,冲罗修眨眨眼。
“我是钱静,罗修的校友。他们是蒋懿、花紫燕、赵平和马林。”
“你们好。”
白小水伸出手和他们一一相握。
“你们今晚非要在网上开会吗?不和我们一块玩玩,我们一会儿要去海底世界看”
“恐怕不行,我们有这样的约定,白天大家各自活动晚上开会,而且那里我们昨天已经看过了,里面的热带鱼很漂亮。”
“哦,是吗?”
钱静有些扫兴地说,
“如果你们能一起玩的话,晚上的Party就有意思了。”
“你们还有Party?”
“是啊,定在九点,我们决定在二楼的酒吧开个Party。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啊。”
“呵呵……恐怕我今晚上只能在房间里上上网,游了一下午的泳,没力气了。”
“哦。”
钱静点点头,吃了口饭。
“对了,今天我也累了,一会儿我吃完饭就要去睡觉。”
“啊?蒋懿你也……”
“是啊,今天太累了。”
她看了一眼罗修、白小水和毛光解这边,然后继续说。
“你们也不要太晚,明天就开始拍摄。”
“明天吗?罗修他的分镜头还没完成吧。”
“不,我已经差不多了,再加上今晚上,我可以完成。”
“哦,那就是说明天就要拍戏了。”
“是的,所以我希望你不要太疯,否则明天没了力气,你可能连泳不能游……”
说到这,蒋懿突然就停住了。桌上的几个人都神情紧张地看着她,然后她将脸别向了饭厅的大墙。
过了一会她将手中的餐具放下,站起了身,
“对不起我饱了,我要回房了。”

“怎么回事?”
白小水看了一眼罗修,问他。
“我不知道。”
罗修摇摇头,正想再说什么,总服务台的一个小姐走了进来。
“请问,这里有一位梅森小姐吗?”
她问这话时,表情怪得很。
白小水一愣,然后反应过来,
“我就是,怎么了?”
“有位奎因先生打电话找你。”
“奎因?”
白小水又一发呆,摸了摸身边的衣口袋,笑了起来,
“带我去吧。”
白小水快活地走出饭厅,过了一会儿,阴沉着脸回来了。
“马警官。”
她走到刚来吃完饭的马亚男身边,低下头说,
“天津港外发生了一件谋杀案。”
“啊,什么?”
马亚男停止进餐,抬起了头来,
“什么时候?”
“尸体是今天中午发现的,据法医初步鉴定,死亡时间是在七月七日晚上九点到十一点之间,死者是北京人。”
马亚男点点头:
“这么说,这件案子已经和北京方面联系上了。现在是有刘云飞负责吗?”
“我不知道。”
“这可讨厌了,我不在的话,恐怕……我要定明天一早的船。”
“恐怕不可能。”
“为什么?”
“我男朋友说所有的船都已经取消了,今晚上恐怕就有十五台风。”
“这一下可真糟糕了。”
“不,还不坏。我相信他能解决,不过他要我注意的事这里。”
“注意这里?”
马亚男奇怪地说,
“这里有什么奇怪吗?”
“马警长,七号晚上、北京人、天津港,这些线索中的巧合,令人生疑啊。”
“你是说……”
马亚男缓缓地点头,赶紧将自己的晚餐塞进胃里。

『Inference』聊天室记录
★欢迎您来到『Inference』房间★
★这间房间的主人是『哆来米』★
哆来米对所有人说:喂喂,真糟糕,我的秘密大家都知道了,真不公平。
哆来米对所有人说:大家说话啊,怎么都在潜水?
白小水对哆来米说:不是,只是……
哆来米对白小水说:只是什么?
白小水对哆来米说:我在想你那帮朋友,他们满奇怪的。
哆来米对白小水说:是啊,我也觉得这样。
哆来米对雪夜叉说:喂,你对他们很熟吧。
阿修罗对道尔先生说:你在干什么呢?
白小水对阿修罗说:还是说说《Y的悲剧》吧。
白小水对哆来米说:对了,还是应该请雷恩先生讲讲这个案子。
雪夜叉对哆来米说:呵呵……是很熟。
道尔先生对阿修罗说:我在和你们聊天呢。
哆来米对所有说:呵呵……下面鼓掌有请雷恩先生讲讲“Y的悲剧”。
哆来米对雪夜叉说:那快告诉我们一些他们的情况。
阿修罗对道尔先生说:我问你白天干什么呢?从来没有在我们面前出现过,是不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啊?
雪夜叉对哆来米说:丑美,我才是名副其实的雷恩。
哆来米对雪夜叉说:呵呵……你恐怕是我的驼背奎西吧。
道尔先生对阿修罗说:我在房间里看书,你们知道我的腿有问题,现在这几天又天气不好,我的身体差极了。
雪夜叉对哆来米说:呵呵……你自己推理他们好了,大侦探啊。
白小水对阿修罗说:我每次读《Y的悲剧》都有我感到不舒服的感觉?
哆来米对雪夜叉说:呵呵……那也得给我些线索吧。
道尔先生对大家说:我现在还有些头痛,我想我先去睡了。
阿修罗对白小水说:说实话,我也有这种感觉。你是大律师,难道美国的刑法对犯罪主体的规定与我们不同?
哆来米对雪夜叉说:说话啊,给我些线索啊。奎西。
白小水对道尔先生说:哦,晚安,希望你明天能出房门。
哆来米对雪夜叉说:说话!!
阿修罗对道尔先生说:是的,我和小水一样希望明天和你见面。Byebye。
哆来米对所有人说:866。
哆来米对所有人说:怎么回事,难道只剩我们三个了。今晚大家都不对劲。
白小水对哆来米说:是啊,也许大家都有些心不在焉,我也想去睡了。
哆来米对白小水说:不会吧。
哆来米对阿修罗说:你呢?
雪夜叉对所有人说:快去看没人鱼,就在对面海礁上!!月光照在她脸上,好漂亮!!我看见她脸了!!
哆来米对雪夜叉说:什么?你唬人吧。
白小水对雪夜叉说:美人鱼在海礁上,我不相信。
阿修罗对雪夜叉说:你开玩笑吧?
雪夜叉对所有人说:我说的是真的,大家快去看。
白小水对雪夜叉说:哪有啊,我都看过了。
哆来米对雪夜叉说:就是就是,还害我跑到了酒吧阳台,他们都在那里也没看见,你倒是哪看见的?
白小水笑着对哆来米说:你竟然会有上当的时候。
哆来米对白小水说:你不也跑到阳台上了。
阿修罗对雪夜叉说:呵呵……就算无聊也不用开这种玩笑吧?
白小水对哆来米说:谁叫你不订靠南面的房间。
哆来米对雪夜叉说:真不是个东西,骗了我们就跑了。
雪夜叉对所有人说:可是……我真的看见了吗。
哆来米对白小水说:呵呵……我可没你有钱。
白小水对雪夜叉说:那么难道说她只被你看吗?
哆来米对雪夜叉说:我PPP。
哆来米对雪夜叉说:呵呵……莫非是俺们的艾丽尔公主看上奎西了。
阿修罗对所有人说:那就不在闹了,大家今天都没什么精神,睡吧。
白小水对阿修罗说:是的,我也睡了,保不定明天会出什么事呢。
哆来米对白小水说:有我雷恩先生在,无论发生什么事也没问题,对吧,奎西?
白小水对所有人说:各位晚安。
阿修罗对白小水说:晚安。
雪夜叉对哆来米说:呵呵……

白小水在床上已经辗转反侧了两个多小时,她还是无法睡着。不安的预感已经越来越近,而十五号台风却在半小时前,也就是十一点左右,到达了附近海面,还有三四个小时必定会对此岛造成严重影响。
不安终于化作了现实,她听到了楼道里急脆的脚步声和使劲地敲门声,她披上一件外衣,走出房间,只见雪夜叉毛光解正在猛砸马亚男的“兰花间”。
“怎么了?”
她问道,
“发生了什么事?”
“蒋懿她……”
毛光解犹豫着,不知是否要告诉白小水。
“蒋懿她怎么了?”
白小水厉声道,同时感到了头上渗下的汗。
“蒋懿她死了,在沙滩上。”
心口的巨石反而因为预感的实现而沉了下来。
马亚男开了门,已经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于是瞥了一眼白小水走下楼去。

海面上的风已经渐渐大了,但是沙滩上却聚着很多人。罗修显然已经先马亚男她们一步到达了现场,一边挡着失措的人群不要进入现场,一边望着不远处的一具裸尸。
蒋懿一丝不挂地仰面倒在在沙滩上,下肢还浸泡在海水中。惊恐的眼睛不敢相信地死死瞪着,舌头紧夹在牙齿之中,一圈发紫的勒痕扣在她的脖子上,两条手臂软瘫在身体的两边,五指分开。
她的肢体表面有许多道红色的擦痕,上面还黏着一些淡黄色的液体。海沙同样粘在她的体表,不过令所有人都奇怪的是,她的身上还粘有十多片闪着青绿色光芒的鱼鳞片。

(未完待续)
  • 上一篇文章:美人鱼的诅咒(3)

  • 下一篇文章:美人鱼的诅咒(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