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网维的侦探手记——狂犬(短篇)
 作者:hitachi41  人气: 2886  发表于: 01年12月26日09点42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四 狂犬

我一直喜欢犬儿(Dog),只要这个字不是倒过来拼写(God)的。
——布朗神父

“嘿嘿,泉,你买这么多的猫粮干什么啊?”我看着抱着两大包猫粮回到家的泉不由大吃一惊地问道。
“嗯。明天我要去把亚当(泉她养的宠物猫)抱回家。”
“抱回家,为什么,不是放在爷爷那很好吗?”我皱起了眉头,我领教过那只贼猫的厉害,精得就像个猴似的。
“怎么,你不愿意嘛。亚当它很乖的,不会添麻烦。”泉她似乎是感到了我的不快。
“哦,那么爷爷他们以后不是没有宠物伴着了?”
“怎么会没有,就是爷爷的朋友要送一条纯正的牧羊犬给他,所以让我把亚当抱回家。阿维,我知道亚当喜欢欺负你,不过我会教训他的。”
真是没面子,竟然会被老婆的猫欺负,不过看在她的微笑份上,我妥协了。
一个礼拜过后,我和亚当之间的关系已经从敌我转化成了同志。不得不承认它是一只狡猾的猫,才来两天,就明白谁是这里的主人了。我的自尊心和虚荣感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怎么样?我说亚当很乖的吧。”
“是啊是啊。”我拎着他的颈皮,说,“明天我决定去宠物市场,为他找个伴侣。”
一瞬间,泉嘴里的茶喷了出来,而亚当则是得意地竖起了他那身可为潘婷作广告的黑色毛发。
“对了。那条要送爷爷的牧羊犬突然莫明其妙的死了。”
“哦,那爷爷不是很生气?”
“是啊,气得把那老朋友骂了一通,不过他也没办法啊。”
“呵呵……爷爷的脾气还是那么暴躁。”

第二天,我遵照着我的诺言前去宠物市场,为亚当找伴侣。可是进去了之后,我却沉迷在了那五光十色的热带鱼、七嘴八舌的八哥鸟之中,我正逛着忽然听到了一连串“汪汪汪……”的犬吠声。我转过头,只见一伙人正用套圈抓了一条硕大的狼犬往外拉,那条大犬虽然已经被擒,但却并不软弱,不但不妥协于那伙人的拉扯和棍棒,反而是冲着周围一个穿着保安制服的男人狂叫。
“这狗怎么了?”我跑上去问道。
“唉,得病了。”其中一个回答,看他的模样像是这狗的主,“正准备拉出去淹死它。”
“可惜了,满不错的一条德国黑贝。”我看看他那矫健的身姿和敏锐的精神觉得他们的判断有误,我又加问了一句,“他的尾巴不是还翘得高高的吗?我从书上看到,得病的狗应该是尾巴夹在屁股里面的。”
“唉,我也搞不懂了,告诉你最近我们这里流行狗瘟,在的十几家店里,前前后后一个月已经死了七八条狗了。昨晚上我还死了一条猎犬,今天这条也疯了,今年的生意难做啊。”店老板点了一支烟,又去教训那条黑贝。

我目送那狗被拉扯了出去,在他离开我视线的一瞬间,他的目光与我相遇了。我不知怎么回事,忽然被他目光中愤恨和委屈所震颤,我呆呆地站在那,愣了好一会,突然一个奇怪的念头在脑中闪了过去。
我奔起来,去追赶那条正要被上了死刑的大犬。
“等一下,老板。先不要急着杀死他。”我气喘吁吁地赶到河边,见他们还在犹豫不决,不由心中一喜。
“怎么了?”
“我想买下你这狗。”我说。
“买我这狗?”他愣了,然后说,“他可能得病了,很疯狂……”
“我知道,但是也有可能没病不是吗?”
“我明白了。”他的眼睛一转,说,“你想吃狗肉是吧?告诉你我不买。”
我听他这话不由又一发呆,“狗肉……对了。”我大叫一声,先是吓了他一跳,然后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要吃狗肉,到别处去。我的狗决不是买来被人吃的。”
“我知道。”我又回答他,“但是却有许多人准备吃你的狗肉呢。看看对面,看看身后,有那么三四个人就等着你淹死他后再吃他。”
他环顾了一眼四周,狠狠地骂了句脏话。
“我能理解你的心情,喜欢狗的人是不会吃狗肉的,我也喜欢狗。”
“哦,那么你刚才的话。”
“哦,你误会我了。……老板。”
“我姓叶。”
“叶老板,你刚才说你们这里的狗店一个月里病死了七八条狗是吧?”
“是啊,我也死了两条了,都不知怎么回事?”
“那么是不是吃的饲料里面有问题?平常都喂它们什么?”
“什么都喂,基本是平时我们吃剩下的,再加些猪肝,肉骨头之类的,如果是吃的有问题,我们人怎么没事,更何况每家吃得也都不一样。”
“那么他们从发病到死亡一般几天呢?”
“四五天吧。一直就是那拉肚子,拉到精疲力竭。”
“原来如此,那么再问个问题,这死了的狗是不是都是些大狗呢?”
“这……我想想,好像是的。”
“嗯哼,我懂了。”我在心里面已经肯定我刚才的奇怪念头。“那些死狗,你怎么处理的?”
“我嘛,扔到垃圾堆里去。”
“之后就不管了?”
“当然,环卫队的那些人当天就会把它们处理掉。”

“刚才在门口的那些人你都认识吗?”我又稳了他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
“他们吗……”他疑惑地瞅着我,“都是我们一块的。”
“没有一个陌生人吗?”
“没有啊……你到底是什么人,老问些奇怪的问题。”
“我嘛……我叫网维。”
“那个大侦探!”他大叫一声。
“不不,只是偶然遇到一些事情,好管闲事掺活了进去。”
“哦,那你今天是不是也在管闲事?”
“正是如此,你这条狗使我觉得非常好奇,我想弄弄明白。”
“霍,那你得到了什么结论呢?”
“现在我还没有什么结论,不过你可以告诉我再多些,也许我不但可以找出这条狗发病狂的原因,还可以帮助你们不再死狗。”
“你胡说吧?”
“信不信有你。”我盯着他的眼睛,“为表诚意,我想先买下这条狗,怎么样,多少钱?”
“真的要买?”叶老板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当然,你卖不卖?”我逼问他。
“好吧。”他点了点头,再补上一句,“不过出了事可不能再找我负责。”
“不会出事的,多少钱?”我走到那条狗的身边,蹲下去拍拍他,“好狗,放心你没事了,有冤报冤,有仇报仇。”
“嗯。”叶老板疑惑地看着我,说“这个么,本来我开价起码两千。不过现在,五百怎么样?”
“就两千,我一分钱也不会少你。你等一下,我这就去取钱。”

当我把二十张红色的百元钞,递到他手中的时候,他笑得脸都歪了,一边不暇地数着钱,一边说,“你还有什么问题,你问吧。”
“好吧。”我从刚才那伙人手里接过我的狗,拍拍他,问叶老板道,“还是刚才的问题,那些人中有没有什么陌生人?”
“没有啊……”
“那么刚才他对着叫的,恨不得冲上去咬他的那个人呢?”
“那个人啊……,是宠物市场的保安啊。”
“我知道是保安,只是他当保安有多久了。”
“这个么,宠物市场是今年三月搬到这的,从那时起他就在这了。”
“那么他的班次是?”
“好像是四天一次吧。”
“那么他昨天不在的时候,这狗有没有对人狂叫过?”
“有啊,隔三叉五的晚上就叫,我初时还以为是有人来偷狗,特地跑出来看,没想到都是他在无事生非,他只要听到外面的一点声响就乱叫起来。”
“嗯。……告诉我那保安的名字。”
“好像是叫杨孝天来着,记不清楚了,反正我们叫他小杨。”
“谢谢了。就这样吧。”
我离开叶老板,牵着这条威猛的大犬逛起街来,对了我给他起了个名字叫——巴斯克维尔。

“阿维啊阿维。不是说去给亚当找伴的吗?怎么带了条这么老大的狗来我的事务所。”
“唉,泉,我这是送给爷爷的。来,巴斯克维尔,给姐姐敬个礼。”
巴斯克维尔非常聪明地立起身,摇着尾巴,向泉她伸出茅耸耸的爪子。泉又怒又喜地瞪了我一眼,从办公桌里拿了一块饼干喂他。巴斯克维尔警觉地嗅了嗅,然后把它吞了下去,接着又摇着尾巴向她要下一块。
“天哪,怎么这狗也这么刁滑。”泉虽说是在惊叹,却还是给了他第二块。
“是啊,这狗非常聪明,就怕有人下毒害他呢。”
我一说到这“毒”字,他顿时像泄了气一样的不再向泉摇尾讨好,而是回到我身边,无精打采地扒了下来。
“他怎么了?”
“为死难者哀思呢。”我摸着他的头,莞尔一笑,“和张刑打个电话,让他晚上带点人,我有重要案件给他收网。”
“重要案件?”
“是啊,和狗有关的。”
泉也笑了,虽然她还不知道我的所想。

当晚夜深人静的时候,我终于体会到了蹲守的疲劳,虽然时间近十二点,我的眼皮早已不知应该支起多少根火柴棍才能撑住,但是我依旧试图保持自己的清醒与警觉。相反,张刑在这方面比我经验丰富。虽然我看得出他也很累,但是却通过一根接一根的香烟使自己可以始终盯着车外面。
“网维,你真的能确定有人在大规模地毒狗。”
“嗯,非常确定。想想看一个月,宠物市场死了七八条健壮的狗,不是被毒杀又是如何?而且,本来有人要送爷爷的一条牧羊犬也是最近被人毒死了,这说明在本市有大规模的毒狗行动。”
“但是他们那么做是为了什么,动机啊,杀狗的动机。”
“张局长,你吃狗肉吗?”
“啊……你是说有人毒狗做狗肉。”
“嗯,现在已经是十一月的天了,狗肉是最好的滋补品。现在有许多饭店也供应狗肉,你想想这生意多么好做,能赚多少钱,而且花费的成本也不高。”
“但是你又如何肯定那保安有问题?”
“这当然是靠巴斯克维尔。首先狗都是得病后四五天死的,这正好说明是有人当班时头的毒。而巴斯克维尔很聪明没有吃那些下毒的食物,所以必然知道那下毒的人是谁。巴斯克维尔既然对着杨孝天狂吠,这说明他就是下毒者。”
“但是网维,如果说他是下毒的人,那么为什么那个叶老板几次听到叫声出来都没看见呢?”
“他当然不是在晚上下毒,而是可以随便找时机在它们的饭食里下毒。”
“那么晚上巴斯克维尔叫又是什么原因呢?”
“收购啊张局长,这样大范围的毒狗行动,不会是一两个人做的,也不会有每一处收购点自动上缴,想必是有专车来收购。没到那保安值班的晚上,就会有车来收购死狗。叶老板只注意自家的笼子,当然不能发现什么了,但是巴斯克维尔能。”
“那么说我们是要等来这收购的汽车啦。”
“是啊,今天是那保安值班,而且巴斯克维尔是隔三叉五的晚上叫,这说明这只幕后的黑手没到杨孝天当班就来这收购。”
我和张刑正聊着,突然间巴斯克维尔就一阵狂吠起来,我顺手打开车门,然后他就像离膛的子弹一样射了出去。
果然不出我所料,在一辆中型货车旁,巴斯克维尔扑在了那个背着麻袋的保安身上,同时冲着另一个司机模样外地人狂吠。那两人显然一时惊惶失措,等反应过来准备对巴斯克维尔下毒手时,我和张刑还有其他蹲守的几个警察已经显出了包围圈。我拍拍手,唤巴斯克维尔回到我身边,然后张刑走上前,拉开那车门。只见在那空间不大的车库里,已经塞进了四五只僵硬的死狗,张刑看了一眼它们的眼睛,冲我点点头。

三天后,报纸上报道了我市刑警破获最大毒狗案的新闻,毒狗案的侦破已经完结。但是对于这些毒狗肉的去向,以及那些经营狗肉的店家后面的黑幕消息,则是各大报纸上刚刚展开的新一轮新闻战的序幕。
现在巴斯克维尔已经正式成为了江盗洋老先生的得意伙伴,只是令我和泉感到气愤的是,他的辈份竟然比我们还要高出了一辈。
真是气煞我也。


(完)
  • 上一篇文章:网维的侦探手记——纸牌(短篇)

  • 下一篇文章:圣诞节两大疑案 (下)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亡魂』于2008-8-23 17:09:00发表评论:

  • 好强~~~~顶的好~~~有空的把修哥的文全顶上来~~~~~加油~~~
  • 舍我其谁』于2008-8-23 0:04:00发表评论:

  • 怀念一下:(:(
  • 绮玉痕』于2008-8-20 15:34:00发表评论:

  • 不会是同人吧……这可是01年发表的……
    网维好聪明啊……居然可以根据这么少的信息破获案子。
  • 987654321』于2008-8-19 16:24:00发表评论:

  • 应该是同人写的吧!不要是某人模仿啊!
  • candy就喜欢』于2008-8-19 14:24:00发表评论:

  • 为什么要吃狗?太残忍了,那么可爱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推理之门之血染警察局(3)[2285]

  • 我的言情小说[3138]

  • 股(蛊)惑——(三)[2274]

  • 子不语之亡灵序章[3512]

  • 股(蛊)惑——(二)[1805]

  • 探长卓云飞——我的首次推理[2187]

  • 该隐号疑云(18)修订[2168]

  • 【秋季活动1】黄金羽蛇冠[3432]

  • [征文]谋杀快餐(4675字)……题…[3171]

  • [圣诞征文8]平安夜[2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