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总是在线的OICQ
 作者:多普勒频移  人气: 3140  发表于: 02年01月25日22点00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总是在线的OICQ
你好!又上线聊天了?
是啊!奇怪,为什么我每次上QQ的时候,你总在线呢?
傻瓜!我在等你呀!
等我?倍感荣幸,不过大姐,下次换一个浪漫一点的回答好不好?说什么有缘千里来相会之类的话,可是可以提高人气值的呢!
我想……和你见面……
和我见面?天啊!我虽说五官还算比较英俊潇洒,玉树临风,但毕竟比不上郑伊健。你见了会伤心的。
喂!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油腔滑调了?我是真的想和你见一面。
对不起,……其实,我是看见你这几天好像一直都很不高兴,才说一些……呵呵(抓后脑勺),自认为好笑的话的。
……,谢了,谢谢你
那好,我们见面吧!
谢谢你……我……


今天刚起床,就听见窗外乌鸦叫个不停,出门时看见黑猫从面前跑过,现在又遇见胡和飞。这么多不祥的事情碰到一起,我可不会天真的以为负负得正,大吉大利。我下意识的握紧了怀里的钱包。
“干吗苦着一张脸啊?今天不会要你请客的。”胡和飞故作客气的拍拍我的肩膀,想让我放松警惕,“不过,话又说回来,你穿得一身笔挺的,想做什么不轨之事?”
“怎么可能?”我想尽千方百计想把他的注意力引到别处去,“今天会不会下雨呢?”
“哇,这话题转移得太没有水平了吧!以后见到人的时候,千万别说我认得你喔!”
“对对!我不认得你!”仿佛听到了皇恩大赦,我一个劲的点头,“你好你是谁对不起再见永别!”我拔腿想溜。
“太不够哥们吧!”胡和飞抓住我不放;他凑到我耳边,悄悄的威胁我,“你不怕我向某某某说出你在床下藏了什么吗?”
我的脸一下子白了。
“知道谁是大哥了吧!”胡和飞一脸奸笑,“放心,只要你乖乖说出真相,我胡和飞向来说一不二,决不会向外透漏半个字。我以金田一一的爷爷的名义发誓!”

“你说,你要和网友见面?”胡和飞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我无可奈何的点点头。
“你的那个网名是‘英俊王子’,而你的网友叫‘小甜甜’?”胡和飞嘴张开的程度足以塞进一个汉堡加半包薯条。
“那是她的昵称。她的真实姓名叫张小淑,就住在附近——这是在一次聊天时她告诉我的。”我连忙解释道。
“这五天来,你一上网就能遇见她?”简单的形容,现在是塞进一个篮球还有余。
我一边惊讶于胡和飞的嘴怎么还不会脱臼(第一,一个正常人的嘴是不可能张大到这种程度的;第二,如果他的嘴脱臼了,这事就一了百了了),一边略有一点得意的解释:“不止五天前,我们很久以前就聊得很投机了。只是她一直不肯会面。我猜她是不好意思。因为上次我过生日时,她还通过QQ发给我一个加密程序包,说是要等我下次过生日时再给我密码,还叫我不要偷偷解开喔!”
“这个不是关键,”少见的,胡和飞一脸严肃的表情,“关键在于,我看到了一个警方的报告,里面记载了张小淑在五天前自杀身亡的消息。”

“你看过《午夜凶铃》没?”胡和飞满脸阴气的凑上来。
“你看过《倩女幽魂》没?”我毫不示弱的顶上一句。
“我CAO!你们约在哪个地方见面?是不是圣玛利亚大教堂?”
“广八路尽头的那间咖啡厅。”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好一个无耻之徒,尽用手段套我口供。”
“我骗你?”胡和飞一脸义愤的将一张照片丢到我的前面,“让你看看她的遗像。”他又从内衣口袋掏出一叠复印件,“这是警方的记录。”(他随身尽带些这种东西?)
我接过照片,映入眼帘的首先是一张白床单,床单下的物体隐约有女性的轮廓。正怀疑这照片的真实性,胡和飞那边已大声的宣读起警方报告的要点,全然不顾路人惊诧的眼光。
“张小淑,就读于某某女子大学(完全没有存在感的那种民办大学),于某年某月某日被人发现死于所住宿舍的天台上(恰好在五天前)。死因是服用了大量的安眠药。由于没有明显的暴力迹象,在加上死者手上有类似于遗书的遗书……”
“有类似于遗书的遗书,这句话有点难于理解呢?”我抓着头发问。
“普通的遗书一般写明自杀的原因,再加上人要自杀了,通常会在遗书里写上一大堆废话。而这次不同,她只在那张信纸上简简单单的写上,‘再见了,我要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了。’不过通过笔迹分析,确实是她写的。而且,关于她自杀所用的安眠药,也已经找到了来处。她是从好几家药店分别采购的。店里面的伙计也指证是有一个这样的女孩来过。至于自杀的原因,不是很清楚,因为她的日记不见了。这是很正常的,因为如果你要自杀的话,你也会将有关自己私隐的东西处理掉。比方说,你床底下的那些……”胡和飞一淫笑,一双眼就眯成两条缝。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我没好气大声说道。
“呵呵!不提也罢!据与她同寝室的妹妹——她有个亲妹妹,只小几个月,反映,在张小淑自杀之前的一个月,她变得很爱上网,一天到晚都在和人聊天,有时高兴得不得了,有时却又一个人躲在角落里抹眼泪。自杀前的一个星期,她看上去有点不太正常,一直在唉声叹气。是不是你伤透了她的心,‘英俊王子’?‘以前看月亮的时候,总是叫人作小甜甜的,现在可好,叫牛夫人了。”胡和飞的贼眉鼠眼又眯成两条缝了。
“你!你!”我气得直跺脚,一看手表,“惨了,要迟到了。不管你说的是真是假,我都要去!”我撒腿就跑。
“我也去!”胡和飞一路乱喊着一路飞奔。

我想我前世一定欠了胡和飞很多钱,或是上辈子杀了他全家。否则的话,今生怎么有了这样的一个克星。
张小淑正如我所料,披肩长发,文静的坐在我的对面,虽然有点黛眉紧锁,可我相信这一定是因为我身边有这样一个一直傻笑的超级无敌霹雳大灯泡在的缘故。
“你……”“我……”她抬起头来,正想说话,又碰巧我也想打破这僵局,两人眼光一对视,都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没想到在QQ上聊得热火的好友,却在现实生活中开不了口。
“我CAO!我的时间很宝贵的,你们两个动作快一点行不行?”胡和飞吃完自己面前的冷饮,又见我装作没看见的样子,便用这种方法来表示他的抗议。
“你,‘英俊王子’,你不是一直对自己口才很自信吗?说呀!还有你,‘小甜甜’,(我多么希望胡和飞的下巴脱臼啊!)喔!错了!”胡和飞拍拍自己的后脑勺,“你不叫小甜甜,你叫张小素,对不?”
“她叫张小淑!”我提醒胡和飞。
“不!她就叫张小素,张小淑的亲妹妹——张小素。你们两人长得还真相象呢!可我是不会弄错的,因为你还活着,而张小淑已经死了,而且是被你杀死的,对不对?”胡和飞的双眼慢慢的有了光,像是虫族的女皇看见了人族的坦克。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那个女孩站起身来,就想走。
“我说什么?”胡和飞一把将她扯住,“你听不懂?我在警局里的那位朋友对你可是恨之入骨呢!你利用你和姐姐长得相似这一点,买安眠药时故意让别人记住你,好让他们指证是你姐姐自己去采购的。你先用少量的安眠药让你的姐姐昏迷,然后强行给她灌入足以致死的剂量。你趁没人看见,将你姐姐的尸体搬上天台——你一个人是不行的,你一定有帮手。然后你伪造了那封遗书,塞进了尸体的手中——那时你的亲生姐姐应该已经成了尸体。然后你销毁了她的日记,再以室友和亲妹妹的身份,向警方讲述了一个纯情少女是怎样因为网络情缘而殉情的童话。你的心肠好狠毒啊!天下最毒妇女心,这句话一点都不假。”
我在旁边听得目瞪口呆。
“我确实是张小素。”她站在那里,静静的听着胡和飞的指控,连长发的发梢也不曾颤动一下,“这件案子警方早以定案自杀,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早已定案?那是警方误把那封遗书当真。是的,那是张小淑的笔迹,但她写下那些话时,并不是当遗书写下,而是作为一封信的最后一页。‘再见了,我要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了。’这是她写给你的信结尾部分的一句话。你将这页抽出来,作为遗书塞在尸体手上。”
“奇怪,你怎么知道呢?”她一点都不慌,平静的问。
“我的那位朋友,发现仰面躺着的尸体的胸口和膝盖处都有灰尘的痕迹。张小淑平时很爱打扮,她怎么可能沾上灰尘而不拍掉呢?这很明显应是有人搬动尸体时不慎留下的痕迹。”
“有道理。可是一个要死的人也不会注意到自己的身上有没有灰尘的。所以不能作为他杀得证据。”张小素很遗憾的耸耸肩膀,动作美得就像天鹅飞落湖面。
“我的朋友却从此起了疑问。他调查了遗书上的墨迹,是英雄牌的纯蓝墨水;很幸运的,张小淑现在用的是篮黑墨水。一年前,她用的才是纯蓝墨水。”
“她可能是用别人的笔写的。可能性很多,你不能否认。”张小素此时的举止比舞台上的演员还要高雅,神情比麦克白的妻子还要冷漠。
“那信纸呢?遗书的信纸很明显是一年前的产品,现在已停产了,市场上根本没有。”
“她也许很喜欢这种信纸,特意留了一张。但没想到却用在遗书上了。这真是令人感到伤心,她大概是想将喜欢的东西带到阴间去吧!”
“还有……”
“我不想听什么还有了,”张小素盯着胡和飞的眼睛,“如果你的那位朋友真的很会推理的话,如果他认定我是凶手的话,叫他拿出切实的有说服力的证据来逮捕我吧!我不会逃的。”张小素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嘲讽,“还是他没有,所以他对我恨之入骨?你还是劝他不要冤枉好人吧!”
在一瞬间,我第一次发现胡和飞的表情是如此地苍白无力。
“其实,你们错怪了我。”与此同时,我看见张小素的双眸中充满了晶莹的泪光,“你们全都错怪了我。我的姐姐死了,自杀了,而你们还说我是凶手,说我亲手杀死了我最心爱的,我的亲生姐姐……”她伏在桌子上滔滔大哭起来。
咖啡厅里的人全转过头来盯着我们两个男人看,一脸鄙夷的神色。
“对不起!对不起!”我手足无措的连声向他道歉,“是我们不好!我们道歉!”
“我们有你想要的东西。”胡和飞似乎已经下定决心,低下头对张小素低声的说。
哭声并没有停,也没有转小的趋势。但我从胡和飞的话语中感到了莫名的一丝寒气——我从来没见过他用这种语气说话。
“我们来的时候,一直在想,你为什么冒用你姐姐的名字上QQ,一直在上;因为无论他什么时候上网,你一直在网上。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你没有密码,你杀死你姐姐的时候,QQ正开着,所以无须密码即可冒用。但你一关掉QQ,你就无法再上。当然你可以用工具解开密码,但那太费时间。所以你一直在网上。这也是你为什么要将自杀现场安排在天台的原因。如她死在寝室的话,警察也许会检查电脑,也许就会把QQ关掉。你冒用你姐姐的QQ,目的再明显不过了,就是为了能够冒用张小淑的身份来见这位网友。试问这位‘英俊王子’又有什么东西值得你冒着危险来见一面呢?相貌英俊?谈吐潇洒?腰缠万贯?不可能!你是为了以前你姐姐发给他的那个加密程序包!”
一听这话,张小素完全失去了平时冷静的风范,猛地抬起头来。“你看过了?”她的脸变得苍白,全身都在颤抖,我看见连她那还挂着泪珠的长睫也在颤抖。
“不,没有。”胡和飞似乎对这一幅梨花带雨的脸庞一点感觉也没有,仍在咬牙切齿的一个字一个字的迸出话来。“但看你神情,这就是你为什么杀害你姐姐的动机。你为了那样东西,不惜杀了亲姐姐灭口。你早就从你姐姐忘了删的聊天记录上发现她已将这份东西备份了一份发给了‘英俊王子’,于是你便定下冒用QQ的计谋。你本来可以直接通过QQ来要求‘英俊王子’将那东西删掉,但你不放心。因为在张小淑自杀案中你做得完美无缺,你太有自信了,所以要求和他见面,再定计不成,不是吗?你就是这样想的!”
“你到底看过那东西没有?”张小素一拍桌子站了起来,身体前压,两眼透露着凌厉的杀机——眼前的天鹅早已飞去,现在在面前的仿佛是一头择人而啖的老虎,若是有人回答看过的话,就会把他生吞活剥似的。
“没有,”胡和飞面对这股气势,似乎有点站不住脚,转过头来看着我,“东西在它机子上,”他想祸水东引,真没义气。
“绝对没看过。东西是加了密的,没有密码是打不开的。”我的双腿有点哆嗦,下半身好像有一种暖暖的感觉,我真庆幸自己没有那份好奇心。
“真的?”她眼睛直瞪着我,目光锐利得可以刺穿我那早已吓成一团的灵魂。
“绝对真话!”还算胡和飞有点人性,见我顶不住了,连忙杀出搭救。“但是,如果你不去自首的话,我们……”张小素双眼一转向他,他说话就有点结巴了。
出乎意料的,张小素却像是卸去了心头一块大石,脸色一下子缓和下来,又恢复了水波不兴的笑容。“好!我去自首!”干脆得让我们吃惊,“不过,你们可要信守诺言,在我自首后,将它永远删去喔!否则,”她轻轻的抿着嘴唇,“否则的话,我做厉鬼也不会放过你们两个小畜生的。”不经意的语气,仿佛开了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
“行行行!我发誓!”胡和飞连声承诺。
“你说的没用,”她笑着斜了胡和飞一眼,“东西可在他机子上呢!”
“一定删去!绝对肯定!”天啊!给我九条命和终极火箭炮,我也不想再玩有这样剧情的英雄RPG。
“你说的,一定要算数喔。”她高兴的拍着小手,“来,拉勾上吊,一百年不变。”她向我伸出了如嫩葱般的小指。
“其实,”她掩着小嘴叮咛的笑,“你呀,可以要求更好的东西的,”她眼中的春意可以把我淹死,“你要我也可以的呀,傻瓜!”
胡和飞见我快要把持不住了,急忙在我耳边大念紧箍咒,“你要记着,色即空,空即色,红颜祸水,妇人蛇蝎,杀人不见血,直留一点红!”
“这个……那个……”未经人事的我脸涨得通红,口里唧唧歪歪的不知在念叨着什么,内心的激烈斗争如荼似火。
“唉,真没意思!两个小朋友而已。”她似乎已从我面部的表情读出了最终的决定,“算了。我现在就去自首。不过话又说回来,你设想过这种情况没有?”她扭过头问胡和飞。
“我的姐姐是个人面兽心的家伙,她利用那样东西要挟我,我是迫不得已才出此下策的。杀了她,也许还算是为这个世界除了一害呢!你说我冒用她的QQ,你有没有想过是她冒用我的QQ的情况?我和她各有一台电脑。她有柄在手,有恃无恐;出于一种戏弄心理,便用工具破解了我的QQ密码,用我的QQ将东西发过来,并骗他说我是张小淑。传东西过来和她告诉你姓名是不是相隔很近?”她问我。
我点点头,反问道:“那个号码既然是你的QQ,那你就知道密码,那为什么还一直在网上呢?”
“傻瓜!我在等你呀!”她突然低下了头,痛哭起来,“我杀死了自己的姐姐,我很难过,很伤心呀!我只是想找个人聊聊而已。你在网上是那么的好,那么的温柔,我实在不知道那五天我做了什么,我就一直坐在电脑前,等你,等你上线,一直在等,一直在等……”她呜咽着,肩膀无力的耸着,“一直在等,只是想和你说几句话,你每次下线时,我总是要哭一场,这是为什么呀……我好像和你见面,我真的很想找一个人能守着我,让我能真正的哭泣,我……真傻!”
我再次手足无措的看着她,突然感觉背后有人推了我一把。我踉跄着向前一步,一不小心将张小素拥在怀里。
“谢谢,谢谢你,”她也将我紧紧的抱住,眼泪沾湿了我的胸口。过了良久,她才吐词不清的小声要求,“请问,你能陪我去自首吗?”

回来的路上,两人一路无话可说。
快到家门口的时候,我才打破寂静,“她最后说的案情是不是真的?”
“可能是真的;你想,就算她把尸体放在天台上,警方还是很有可能检查张小淑的电脑。所以她说的有很大可能。”胡和飞又长叹一声,“不过也可能是假的。说什么想找个人能让她真正的哭泣,她还不是有一个连帮她搬尸体都愿意的同伙莫。女人啊女人,我是一辈子都搞不懂了……”
“我回去就把那东西删掉.”我停住脚步,低头看着脚底的水泥路——上面有一对蚂蚁正在辛苦的搬运食物;它们从来没想到过它们努力挣扎的生活是多么的渺小,但这就是蚂蚁的人生。
“真的要删?”
“真的。我答应了她的。”
“你有没有想过,她可能欺骗了你的感情。越是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红粉骷髅,要看得穿啊!”
“我看不穿啊!我不知道啊!”
“算了,你还是删了吧!”胡和飞拍拍我的肩膀,“走吧,今晚可不要梦见她啊!”

[此贴被多普勒频移于2004-9-16 13:10:31修改过]
  • 上一篇文章:双子座流星雨(全集)

  • 下一篇文章:白雪公主毒杀案  (没有王子的童话)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royal阿元』于2002-1-25 22:00:00发表评论:

  • 【。我以金田一一的名义发誓!推理:你喜欢金田一

    简单的形容,现在是塞进一个篮球还有余。推理:你喜欢打篮球

    像是虫族的女皇看见了人族的坦克。好!比喻的好!


    我们的爱好很一至阿.

    写得不错.....就是推理有点牵强,事不是自己都觉得,有漏洞?
    不过,至少我是一看开头就被吸引,一口气看完的,写得不错.
    (和我过去的风格有点像阿,好,好,希望多几个这样的人.)








  • xpz001』于2002-1-23 16:44:00发表评论:

  • 哎呀,还以为是和我的QQ一个毛病——即使我不在线,我的头像在别人的QQ上还是彩色的,弄得别人以为我在线却不理她们……
  • gogogo11』于2002-1-23 13:09:00发表评论:

  • 【服部平次在大作中谈到:】

    >我觉得你写的不错啊。
    >推理方面没什么大问题.
    >他们的建议可以接受.

    >总体来看,你比那个叫什么罗修的作者好太多了.
    >继续努力.
    这是服部式的鼓励方法啊!
    太厉害了.
  • 服部平次』于2002-1-23 13:01:00发表评论:

  • 我觉得你写的不错啊。
    推理方面没什么大问题.
    他们的建议可以接受.

    总体来看,你比那个叫什么罗修的作者好太多了.
    继续努力.
  • 小乌鸦』于2002-1-23 11:15:00发表评论:

  • 哇~~~~~~~~~~~~~~~~~~~~~~~~~~~~~~~

    乌鸦的理解:
    “只小几个月”说的是同寝的妹妹,而不是她的亲妹妹。
    破折号两边的妹妹不是一个人。

    作者的这种写法容易产生奇异。

    【hitachi41在大作中谈到:】

    >>据与她同寝室的妹妹——她有个亲妹妹,只小几个月,
    >这个不符合常识啊……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米兰探案——只爱同花顺[3151]

  • 蓝色陷阱(终结篇)[2041]

  • 红发联盟——消失的证据(短篇)…[2503]

  • 章家溪迷案(修订版。第八章)[2489]

  • 书  房  疑  云——向伟大的爱德…[6160]

  • 章家溪迷案(修订版。第七章)[2317]

  • 香烟岛谋杀案(三)[2022]

  • 美人鱼的诅咒(2)[2058]

  • 网维探案——狐仙传(01)[3597]

  • 章家溪迷案(修订版。第二章)[2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