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原创小说]一个人的旅行之周庄(引子)
 作者:youlan  人气: 2596  发表于: 02年03月29日10点32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引子



在开始叙述这个故事之前,我想先介绍一下自己,这个和我所要讲述的故事,有着相当密切的联系。

我的名字叫做悠蓝,是个单身女孩。我所从事的工作是长年为几个杂志社提供照片,准确的说,是关于各地风光的照片。这样的工作性质,也就决定了常年在外一个人旅行的机会。事实上,这是一份令我相当满意的工作,因为童年中最大的梦想就是与徐霞客一样周游各地。

因为常年在外,又是个女孩子,所以我除开摄影本行,还学习了不少其它的东西。

为了不令父母担心,我曾苦练过一段时间的空手道,在日后的经历中证明,这段时光并没有白费,它令我变得身手敏捷,常常在千钧一发的时刻救回自己和别人的命。

恩,除此之外,我还有一个最大的嗜好,就是爱看推理小说,是个推理迷。正是因为这个特殊的爱好,我的朋友里有好几个是侦探界的高手。甚至在其中一个朋友的事务所开张初期,因为经费的原因,我曾经给他做过一段时间的免费副手。从他们那里,我学到了不少实用的现场勘察与分析手法,这一系列的训练,令我在日后的工作中,遇事总能保持冷静清晰的头脑。

可能大家看到这里,一定认为悠蓝是一个虎背熊腰的男人婆,嘿嘿,那就大错特错了。事实上,我只是一个小个子的黑发女孩,中分的齐颈短发,从学生时期起就再也没有改变过发型,当时的灵感是来自一部心爱的电影--《杀手莱昂》。

那部片子里的女主角,一个奇特精灵的小女孩,就是留着那样的短发。在深深爱上莱昂的那刻起,也同时爱上了那个发型,从此就再也没有改变。

嘿嘿,估计这时已经有人开始大骂悠蓝了,这个女人要自我陶醉到什么时候啊,简直是@#^$%#&!^&*

好了,事实上我的故事已经开始了,那是2000年7月的一天…………
  • 上一篇文章:【原创作品-悬念小说】意外

  • 下一篇文章:谋杀病毒——情人河之谜(网维探案,中篇)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youlan』于2002-3-29 10:32:00发表评论:









  • 走进迷楼,在二楼找了个临窗的位子坐下,一杯清茶入口,我才开始打量这座纯木结构的周庄名胜。

    迷楼,据说原名德记酒店。早在20年代初,南社发起人柳亚子、陈去病、和周庄的南社社员王大觉、费公直等人四次在迷楼痛饮酣歌,乘兴赋诗,慷慨吟唱,后将百余首诗编结为《迷楼集》流传于世。

    坐于窗边,一杯清茶在手,遥想当年前辈高人的痛饮酣歌。红漆的雕花窗下,是一只只载满游客的蓝篷小舟,耳边是船头摇橹的青衣船娘的软语清唱,恍惚之间,时光倒流,飞返唐诗宋词年代中令人心驰神往的江南……

    "哎呀,累死我了~~~~~~~~~~"突如其来的一声超大频率的惨叫,将悠蓝硬生生的拽回了公元2000年。抬起头来,才发现又是刚刚大巴上的那一群年轻人。一直没有仔细观察,这时才发现原来他们一共有五人,三个男生,二个女生,一色的青春活泼的笑脸,真是令人感叹。

    刚刚发出惨叫的是一个个子娇小的女生,她一上楼来,就站在另一扇窗边眺望。一把乌黑的长发,在脑后扎成一束俏皮的马尾,雪白的棒球帽下,是一张典型的南方女子的面孔,健康的古铜肤色,额头与颧骨略高,眼睛大而深陷,稍厚的嘴唇,小巧面孔,笑起来露出一口雪白牙齿,很是动人。

    "阿尔伯特,快来,茶沏好了哦!"
    "哎,就来了!龙龙啊,不如我们在这里再拍几张照片啊,就以窗外作背景嘛,好美哦"
    "好好好,不过呢,先歇一歇啦,好热啦。来来来,乖,过去坐着嘛。"那个叫龙龙的男孩子,一边连声答应,一边走过来拉她的手,一脸幸福甜蜜的笑容,看样子,是一对正沉溺在爱河中的热恋情人。

    "哎,我说木须龙,阿尔伯特,你们两个也不用每分每秒都要在我们面前表演恩爱夫妻吧~~"
    "喂,名剑,你小子瞎说什么啊,哪有什么恩爱什么什么的,嘿嘿,眼红啊?"
    "是是是,我们眼红,成了吧,谁让你小子好福气,把我们系花骗到手了啊。"那个叫名剑的小伙子,个子高大魁梧,是个运动型的男孩子,与戴着黑框眼镜,周身书卷气的木须龙,呈现两个极端。他正笑嘻嘻看着阿尔伯特与木须龙尴尬的表情,与另外一个男生放声大笑。

    可能是因为游人大部分由导游带领,正忙着参观景点,象悠蓝这样自由活动的人比较少,所以整个二楼,只有我和他们两桌客人。他们一直说说笑笑,那样四射的青春活力真是令人目眩。我一直远远的看着他们微笑,从他们的谈话中,我知道了另外二个成员的名字。

    上楼来后,就一直静静坐着品茶的那个短发女孩,叫做荆棘鸟,她的肤色看起来不太象是广东本地人,是接近瓷器那种白晰,偶尔与他们搭上两句话,也是一口广东人中少见的纯正普通话。她一直坐着,侧对着悠蓝,所以看不清她的脸,只能看清侧面的轮廓,是一张线条优美清晰的侧影,因为剪着男孩子式的短发,露出的长而纤细的脖子也相当的优美,她与阿尔伯特是完全两类的美。她有一种沉静内敛的气质,而男式的短发,令她平添了一股属于男性的英气。

    坐在荆棘鸟左边的是一个胖胖的男生,圆圆的脸,一副同样圆圆的眼镜,他一直与名剑在开着木须他们小两口的玩笑,看样子是个性情开朗的人。他的名字叫做石头。


  • youlan』于2002-3-29 10:25:00发表评论:







  • "铃铃铃…………"一阵堪称凄厉的铃声打断了悠蓝美好的回忆。我不得不收住刚刚打出的抱头推山,拿起长椅上的手机。

    "恩,我是悠蓝,请问哪位……"事实上悠蓝是想问,是哪个严重失眠患者,清晨六时,就打电话来骚扰本人……"哦,是《都市猎人》的林编辑啊,……哦,是这样,要的这样急吗?恩,让悠蓝考虑一下吧……啊……这样啊……那……那好吧……恩,我马上动身……那就这样了,拜拜。"挂断电话,抬头看看已经颇具规模的火球,唉,看来悠蓝的避暑计划又告落空了。

    刚刚打来电话的是《都市猎人》杂志的林编辑,他要求我去一趟近来展露头角的水城周庄,拍一些江南水乡的风景照片。尽管我一再重复,夏季并不是拍摄江南水乡的理想季节,可是这位老兄利欲熏心,全当我的忠告为耳旁风,只是一再强调报酬如何之优厚,情况如何之紧急,仿佛没有这些照片,他老兄就立刻卷铺盖走人。无奈之下,只得答应。

    两小时以后,悠蓝已经在去上海的飞机上了。到了上海,还必须坐一个小时的班车才能到达水城周庄,大巴上的人并不太多,我无聊的东张西望,有一群学生引起了我的注意,一色的白色棒球帽和V领T恤,听他们说话,似乎是中山大学的大学生社团成员,利用假期出来旅游。当终于抵达周庄时,已经是红日高照,热浪袭人了。

    一下大巴,我就被明晃晃的日头照了个头昏眼花,真是见鬼,这样一览无遗的天气,让我如何能够拍出如梦如幻的江南风韵,又不是热情似火的夏威夷………

    不过万幸的是,当年的周庄,并没有象如今一样妇孺皆知,那天的游人并不算太多,这样倒省去了不少麻烦,最怕就是精心选择的景物框里,全是密密麻麻,从不间断的人头………

    信步走入周庄,悠蓝一边暗自庆幸,头顶上那顶大大的蓝色冰帽真是足以救命,一边寻找合适的拍摄点。

    虽然气候不对,但周庄仍然名不虚传。在大巴上时,我曾经查阅过周庄的相关资料,据说它是一个具有九百多年历史的水乡古镇。镇为泽国,四面环水,港汊分歧,湖河联络,咫尺往来,皆须舟楫。虽然历经900多年沧桑,仍完整地保存着原有的水乡古镇的风貌和格局。全镇以河成街,桥街相连,依河筑屋,深宅大院,重脊高檐,河埠廊坊,过街骑楼,穿竹石栏,临河水阁,古色古香,水镇一体,呈现一派古朴、明洁的幽静,号称江南第一水乡。(全属资料介绍:P)

    然而真正令周庄扬名中外的,是旅美华人画家陈逸飞的一幅油画-《故乡的回忆》。这幅画作里的景色,就是周庄的双桥。周庄沿街的店铺里,几乎每一家都有这幅画出售。因此这两座桥也正是我此次周庄之行的拍摄重点。不知不觉,双桥已在眼前,赶紧选取了几个角度,连拍几张照片,可是看来看去,始终觉得无法拍到最佳效果。

    唉,看到要拍到最佳效果,一定得在船上了。可是左右看看,船码头似乎还得走好一会,唉,不如先去迷楼喝杯茶水,悠蓝已经快要晒成肉干了……
  • youlan』于2002-3-29 10:21:00发表评论:







  • 那是2000年七月的一天清晨,我正在公寓楼下的花园里打着太极拳。太极拳???那悠蓝会不会是正处在更年期……

    恩,事实上,太极是悠蓝的另一大乐趣。之所以会和太极结缘,起因是因为一场车祸……

    那一年的冬天,悠蓝刚满13。出事的那天清晨,弥漫着冬季常有的大雾,正好又赶上一个数学测验,悠蓝一边大口吃着早点,一边急急忙忙过马路往学校赶,

    突然,一声尖锐的刹车声在耳边想起,还来不及转头,紧接着就觉得的身体突然变轻变软,飞起来,缓缓地划过天际,事后回想,那几秒里仿佛时间已经凝固,身体无法形容地轻盈,似乎早已经摆脱地心引力,亦丝毫没有感觉到恐惧与痛苦。已经不记得落地时的感受,但是很久以后,才觉得痛,耳边轰的一声,然后开始接收到嘈杂的人声,急救车尖锐的叫声,在看到白衣天使的那一刻,终于支持不住,晕了过去。

    接下来是一段漫长的康复过程,全身多处骨折,更糟的是我的头在落地时受到撞击,不断的呕吐,不断的发作,痛起来时,觉得整个头仿佛炸开………以至于那一段日子,最美好的回忆竟是空中凝固的几秒………

    那个肇事的司机,倒是每天都去医院报到,他是个年轻的男孩子,刚考上驾照不久,就出了这样的事,我倒是有点同情他。起初的一段日子,他每次去,都能看到我死去活来的抱头痛哭,其实他不知道,他当时的样子也比我好不到哪儿去。

    两个月后,骨伤渐渐愈合,医生让我下地试着活动,才发现原来双腿早已不听使唤。医生会诊的结果是因为大脑受伤而引发的后遗症。这下大家可都急了,一个刚满13岁的女孩子,难道就这样一辈子了……

    至今还记得那个司机先生当时听到结果时的样子,然后他就跑出去了,没有人留意,大家都围着我,拼命安慰。

    他再次出现时,是三天之后,这次来的不止他一个人,悠蓝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之一,也在那时出现了。

    他带来的是一个老人,高高瘦瘦,穿一身雪白唐装,老人身上有一种无法形容的风彩。若干年后,我才发现,原来那就是世外高人的风彩。

    老人一进来,眼光便落在我身上,他的眼睛看起来不象是一位老人,晶莹圆润,如同两粒黑色的珍珠,隐隐有光华流转。

    司机先生在一边忙着和妈妈说话,我却一直看住那位老人,直到他伸手握住我的手腕。那是一双温暖清瘦的手掌,我才明白他是要为我把脉。我仍然凝视着他的眼睛,里面已经有了隐然的笑意。

    记事时起,我就没有见过外公或是爷爷,从来未曾感受过来自男性长辈的关怀,父亲是军人,亦常年在外。前半生里,一直生活在一个纯女性的世界里,外婆,母亲与我,三代女人。

    虽说你不曾拥有过的,你不会怀念。可是悠蓝却一直渴望能有一个外公。外公的样子,在见到那位老人之后,终于有了真实的形态,理想中的外公,就应当是他那个样子。

    我一直微笑着,看着他为我把脉,用银针试探我腿部的穴位,看着他和母亲说话,然后他回过头,用手摸摸我的额头,他微笑着问我:"小姑娘,愿不愿意做我的弟子?"我至今还记得当时的回答,我用清晰的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声音回答:"当然愿意!!!"

    就这样,我有了一位象外公一样的师傅。而一段日子以后,我才明白,他不仅是一位名医,亦是一位太极高手。

    在他的调理下,悠蓝日渐康复,从能下地活动的那时起,我正式开始习练太极。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藤原剑川探案之杀人动机[3470]

  • 推理学园之无法无天[3392]

  • 名画收藏家之死(完整篇)修订版…[3990]

  • 章家溪迷案(修订版。第六章)[2654]

  • 网友侦探系列——软件公司杀人事…[2229]

  • 网维的侦探手记II——英国手稿之…[4723]

  • 【圣诞征文15】谁杀了圣诞老人?…[4391]

  • 网友侦探系列——列车杀人事件(…[2686]

  • 二分之一毒杀kp[4182]

  • 香烟岛谋杀案(二)[2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