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原创小说]一个人的旅行之周庄(4)
 作者:youlan  人气: 2149  发表于: 02年04月24日18点42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龙龙啊,现在休息好了嘛,我们来拍张照嘛……”休息了一会,阿尔伯特又开始缠着木须龙,撅起的小嘴,无限娇羞的模样,因是美女,只觉赏心悦目,并不觉肉麻。

”好好好,那大家一起来吧,恩,我来拍照。”

“不嘛,我们要一起嘛,恩,拍照,啊,这边有一个姐姐嘛,姐姐,可不可请你为我们拍几张照片啊?”阿尔伯特眼波一转,终于发现了我的存在。她笑嘻嘻地拎着像机,跑到我面前。

”好啊,没问题,本人最爱为美女效劳了,嘿嘿。”说着悠蓝接过了相机,好家伙,这部相机居然是佳能的,与悠蓝所用的尼康虽然略逊一筹,可是在非专业人士来说,已是相当奢侈了。

”咦,相机不错,是你的吗?”

”不是不是,是石头的啦,那,就是那边那个大熊啦,他是校新社的记者啦,比较厉害啊!对了,姐姐,我叫阿尔伯特,姐姐呢?”

”我?我叫悠蓝,很高兴认识你们,对了,快选景吧,你们准备选哪里作背景呢?”

“姐姐,我觉得窗边不错啊,恩,能不能把外面的小船也拍下来啊,要不,让石头先对好,姐姐只用按快门就成了。”

“唉,阿尔伯特你这个傻丫头啊,人家悠蓝姐姐一看就知道是专业人士啦,笨啦。人家那个相机啊,可是我做梦都想要的呢……”石头果然是好眼力,一下子就相中了我的相机。

我让他们站到窗边,一边调整焦距,一边欣赏着灿烂阳光下的毫不逊色的年轻的面孔,感染着他们的快乐。拍到兴起,让他们每人拍一张特写。

就在那一刻,悠蓝终于看清了荆棘鸟的脸,那是一张几近完美的面孔,强烈的阳光下,白晰的肤色近乎透明,可是由于太过冷漠,让人觉得不似真人。她的个子相当高,大约有170CM的样子,中性的T恤长裤让她看起来更象一位翩翩美少年。

等到他们几个终于拍完,已经是吃饭时间了,迷楼的客人也逐渐多了起来,我看看窗外,此时坐船游览与其它景点上的客人比刚刚少了许多,我决定这时去坐船拍摄双桥与周围岸边的一些景点,就与阿尔伯特他们道别了。

悠蓝一边沿着河岸选取合适的角度拍摄水中与对岸的风光,一边打量着沿街店铺里出售的水乡特产,到船码头短短的一段路程,悠蓝走走停停,居然花了四十多分钟。此时船码头上停了好几艘空船,我随意上了一艘,船娘轻轻一撑,便开始了周庄的水上之旅。

水中看水乡,果然更胜一筹。两岸斑驳的极具江南风韵的明清遗迹,黛瓦白墙,雕花的木门长窗,滴水檐下悬挂的大红灯笼,岸边随风轻拂的翠绿枝条,以及头包白色包头的三三两两的青衣船娘,狭窄的水巷,轻轻荡漾的水波中的两岸倒影,都一一摄入我的镜头。

不知不觉间,双桥近了,我挪到船头,调好角度,连续的拍摄双桥由远及近的照片。我的注意力已经全部沉浸在小小的取景框内,卡嚓卡嚓声中,取景框中突然一花,一个东西一晃而过,我手中的快门早已经按了下去,只好自认倒霉。正准备再补上一张,突然灵光一闪,我这时拍的是双桥,前面并无船只,船头也只我一人,是什么东西闯入镜头呢?正在此时,我听到水声和一声尖叫,”救命啊,有人落水了!!!”

来不及考虑太多,匆忙间悠蓝只来得及将相机塞入船娘的手中,扑通一下跳入水中,向桥下游去。刚刚游到桥下,却看不见水面上有挣扎的人头,只有一圈圈散开的涟漪,估计是已经沉下去了。

我一头扎入水中,四处搜寻,发现正前方有一个东西正在缓缓上升,赶紧游了过去,一把抓住,浮出水面。回头一看,却吓一大跳,赶紧松手。原来那一把拽住确实是人,由于满脸是水,我看不清他的样子,不过却能看到那人瞪大眼睛,正恶狠狠的瞪着我。

”你抓着我干什么???”
“啊,……我……以为你落水来着………”
“哦,你是来救人的啊,我也是!”
“啊,那快找,你去这边,我去那边……”

我再一次潜下水底,仔细搜寻,等我再次露出水面,那人已经将落水者托了上来。我们合力将落水者托上岸,岸边已经聚集了一大堆的围观者,我用手抹了抹脸上的河水,那位救人的同伴已经在为落水者压出腹中的积水了。

咦,慢着,那个落水的家伙,不就是在迷楼上遇见的木须龙吗……




  • 上一篇文章:谋杀病毒——情人河之谜(网维探案,中篇)

  • 下一篇文章:《我要杀张宓》(我的小说,虽然不是侦探小说,但我很喜欢这里)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youlan』于2002-4-24 18:42:00发表评论:

  • 好的,已经改过了:)【holmos在大作中谈到:】

    >是不是接着以前的?加个序号吧,免得大家弄不明白顺序。:)
  • holmos』于2002-4-24 18:37:00发表评论:

  • 是不是接着以前的?加个序号吧,免得大家弄不明白顺序。:)
  • youlan』于2002-4-24 18:07:00发表评论:




  • 阿尔伯特和木须终于叙完别后惊魂,手挽手走了进来。

    我们三只落汤鸡胡乱点了几样小菜,石头趁机去取送冲洗的胶卷,待到他回来,我们已经放下了碗筷。

    流星在这时提议大家一同去他朋友的别墅,住上一晚。别墅距此不算太远,1小时左右的车程。流星原本是开车来的,是一辆是以”动力强劲、越野性好、宽敞舒适及良好的载客功能”著称的雪佛莱”开拓者”,挤上一挤,刚好能装下七个人。阿尔伯特他们几个赶紧挤进后座。一路上,大家说说笑笑,阿尔伯特与名剑还来了一段情歌对唱,不知不觉间,车子已抵达别墅。

    那是一幢三层楼的花园别墅,外墙爬满翠绿的爬山虎,空气中弥漫着金银花清新的香气,花园中各式不知名的鲜花竞相开放。

    流星这才告诉悠蓝,别墅有人定期打理,所以除开吃饭,其它没有任何问题。

    别墅里的房间很多,每人都能单独拥有一间房间。

    二楼是男生的房间,从左往右,依次是石头,名剑,木须,流星。

    三楼是女生,依次为悠蓝,阿尔伯特,荆棘鸟。

    大家全是又累又倦,进房间忙着洗头洗澡,一切安排停当,小息一会,再起床时,已经是晚饭时分了。

    别墅中没有食物储备,流星与悠蓝商量过后,决定由悠蓝驾车去附近镇上采购晚餐,阿尔伯特吵着要同去,我笑着让她上了车。

    悠蓝摇下车窗,让晚风轻拂面颊,坐在副驾驶位上的阿尔伯特,十分兴奋,一直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阿尔伯特,木须对你真得很好啊,你们两个,真令人羡慕。”

    “嘿嘿,他啊,他是个书呆子啦。不过文章写得还不错啦,什么报上,杂志上都有登过。恩,可能是受家庭影响,他爸就是个作家啦。”

    “哦,明白了,原来是才子佳人啊。”

    “阿尔伯特,你这样可爱,追你的男孩子一定不少吧。”

    “嘿嘿,是啊,剑当年也追求过我,还有石头,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阿尔伯特却偏偏爱上了那个书呆子……”

    “嘿嘿,自然是因为他情书写得好啦!”悠蓝转过头,冲着阿尔伯特眨眨眼睛。

    “对了,阿尔伯特,原来名剑和石头也追过你啊。对了,悠蓝还以为名剑在追求荆棘鸟妹妹呢。”

    “恩,剑现在是在追荆棘鸟啊,不过呢,看来希望不太大啦。”

    “希望不大?怎么回事啊?你和荆棘鸟的关系很好吧,她告诉你的吗?”

    “不是的啦,荆棘鸟很傲的啦,在学校里,好多男生追她,她都不睬的。不过我们两个关系很好啦,她对我很照顾的,这次也是我拖她,她才会和我们一起出门的。”

    “哦,这样啊,不过她的样子看起来很冷漠啊……”

    “唉,其实,荆棘鸟好可怜的,她五岁时就没了父母,是跟随外婆长大的……”

    悠蓝和阿尔伯特就这样一路谈谈说说,待到选好晚餐返回别墅,几个男生已经在门口恭候多时了,一个个抓耳挠腮,看样子是饿惨了。

    悠蓝刚把车停好,他们就一拥而上。

    我只好大声吆喝:”喂,别急别急,快帮我们把东西全拿到厨房,红酒拿去餐厅,阿尔伯特,叫荆棘鸟来帮忙。”

    “恩,好的,悠蓝姐姐。”阿尔伯特大声答应。

    “阿尔伯特啊,我好象是感冒了……啊……啊乞!”木须龙打了一个大大的嚏喷,捂着红红的鼻子,抓住忙着进屋的阿尔伯特诉苦。

    “啊,可怜的龙龙,来,我们去找点感冒药喝好了。”阿尔伯特急急拉着木须龙上了三楼。

    我一个人在厨房忙着将买来的食物装盘,名剑和石头负责运送到餐厅,荆棘鸟则在餐厅负责摆放餐具,只有流星这家伙不知道跑去了哪里。

    终于一切准备就绪,坐在桌前正准备开动,刚刚失踪的三个家伙却一下子全冒了出来。

    “喂,我说流星,你这家伙死到哪里去了,刚刚需要帮忙的时候不见人影,现在吃饭的时候,你这家伙就冒出来了!!!”

    “嘿嘿,蓝蓝,咦,有红酒啊,太好了,我去开瓶塞……”流星一看形式不妙,抓起酒瓶一溜烟跑进了厨房。

    “干杯!”
    “干杯!”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木须龙一口气喝干了一大杯,开始摇头晃脑。

    “喂,龙龙,你刚刚喝了感冒药,不准再喝酒了!!!每次一喝就是这样……”阿尔伯特一把夺走了木须手中的酒杯。

    “嘿嘿,今天开心嘛,小妹妹,你就别管他了,来来来,木须,我给你满上。”流星笑嘻嘻的从阿尔伯特手中拿过酒杯,又给木须斟上了满满的一杯。

    “嘿嘿,谢谢流星兄了,来,干杯!”木须龙一仰头,满满的一杯酒又见了底。

    “好好好,嘿嘿,我们再来……”

    “不准再喝了,你这个家伙,啊,龙龙,你怎么啦???”坐在一边的阿尔伯特终于忍无可忍,转过身再去夺木须龙的酒杯,突然失声惊叫了起来。

    我们余下五个人的目光一下子全移到了木须龙的脸上,他的表情看起来相当痛苦,右手紧紧捂住胸口,大口大口喘着气,阿尔作特正要用手去扶,突然,他一阵抽搐,从椅子上跌落下来,倒在了餐厅的地板上。

    “啊,龙龙……”

    “阿尔伯特,不要碰木须!悠蓝,你把她扶到客厅里去,你们全都退到客厅里去!”流星一声大喊,吓呆了正要去扶木须的阿尔伯特,我只好将她扶到客厅的沙发里坐下。其余的三人也因为事出突然,居然无人分辩,也乖乖全都走到别一边的客厅坐下。

    而流星自己,则上前去仔细察看木须龙的状况。

    “流星,打电话给医院吧!”我忍不住说了一句。

    “太迟了,他,已经无救了。”流星站起身来,缓缓地说出了结论。





  • youlan』于2002-4-24 18:06:00发表评论:



  • “木须,真的没什么,你中暑而以,不小心掉到河里,刚好我和流星经过,把你给救了上来,现在已经没事了,放心吧,来,我们送你过去吧,是在田园对吗?外婆桥那边?”悠蓝只好一边安慰木须,一边拼命给流星使眼色。

    “恩,是,就是外婆桥那边……”

    “咳咳,恩,木须啊,你能走路吗?我们这就送你过去吧,不然他们可能等着急了。”流星这家伙终于开口了。

    “啊,糟了,阿尔伯特一定着急了!”唉,说到心爱的人,这位发呆中的木须老兄终于清醒了,跳起来就往门口去。我和流星相视一笑,也跟着出了门。

    田园不算太远,十来分钟的样子,我就看见在门口焦急张望着的阿尔伯特,妙目流转间,她也一眼看到了走在最前的木须龙。

    ”喂,你这家伙跑去哪里了啊,急死我了,还以为你这个路痴居然在小小的周庄也会迷路……”

    “阿尔伯特啊,你差点就看不到我了啊……”木须龙一把抓住迎面而来的恋人的手,居然开始撒娇。我和流星只好赶紧走进了田园酒家。

    他们余下的三个人正好坐在正对店门的三号桌,桌上杯盘狼藉,看来他们没等到木须,就结束战斗了。

    流星和悠蓝走到桌前时,名剑正忙着给荆棘鸟倒茶,石头则又在摆弄他的宝贝相机。

    “咦,这不是悠蓝姐姐吗?嘿嘿,坐坐,这位帅哥是?介绍介绍嘛。”名剑这小子眼尖,一边招呼我们,一边居然开起了悠蓝的玩笑。

    “他……”
    “嘿嘿,我叫流星,是悠蓝的男朋友。”

    不等我开口,流星这个无耻的家伙居然抢先一步自我介绍,当着悠蓝的面胡说八道,我狠狠地给了他一个白眼,他却浑然不觉,几句话便和那两个小子打成一片了。

    “悠蓝姐姐,怎么你们两个人的衣服……”一直坐在一边默不作声的荆棘鸟,忽然开口与我说话。

    “哦,嘿嘿,荆棘鸟妹妹,这个是因为我们刚刚下过水。”经她一提醒,悠蓝才想起全身湿漉漉的,刚刚一路上难怪不少人侧目……

    “下水???”
    “嘿嘿,是这样的啦,刚刚木须龙掉进了河里,悠蓝和我救他上来的。”流星百忙之中居然还有空插嘴。

    “什么!!!木须掉进河里???”这下他们三个全都愣住了。

    “嘿嘿,可能是中暑吧,现在已经没事了,他正在外面和阿尔伯特妹妹唧唧我我呢,别担心,别担心。”

    “哦,这就难怪了,是不是在双桥那边啊,我去买胶卷的时候,远远看到围了好大一堆人。”

    “是啊是啊,咦,石头,你也出去过?”

    “是啊,我们几个,都出去过啊。剑,荆棘鸟,你们两个有没有看见啊?我记得剑你是紧跟着荆棘鸟出去的吧,你们两个都在我之前呢。然后就留下阿尔伯特一个人了,她在我们回来之后,说是担心木须,刚刚出去找他了。”

    “对对对,我们刚刚在门口碰到她。”流星点点头,偷偷对着悠蓝眨了眨眼睛。

    “我没有看见啊,荆棘鸟,你呢?”名剑也插了一句,转头去看荆棘鸟。

    “我?我也没有看见。”荆棘鸟捧着茶,闭上眼睛,开始享受茶香。




  • youlan』于2002-4-24 18:04:00发表评论:



  • 惊讶之下,悠蓝赶紧蹲下来仔细察看。果然是他,虽然眼镜已经不知所踪,可是中午才刚刚分手,又为他们拍过特写,他们几个的样子悠蓝是不会认错的。

    可是,他怎么会一个人出现在这里呢,而且还从双桥掉落河中……分别的时候,他们几个不是嚷着要去吃饭吗?真是奇怪……

    “喂,蓝蓝,来看看,他怎么还不醒啊?”那个与我一同救人的家伙,一上岸就忙着救人,这时头也不回地突然来了这样一句。

    咦?这个声音,好耳熟啊,还有这个称呼……难道他……

    ”啊,流星!!!”当悠蓝终于发现不太对劲,将注意力从被救者转移到救人者身上时,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张放大了好几倍的脸,”嘿嘿,这下看清楚了吧,认出来了吧!”

    “啊,死流星,你凑那么近干什么,吓死人………”我定了定神,一把推开那个嘻皮笑脸的家伙。”咦,流星,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啊,有案子吗?”

    哦,对了,关于这个流星,悠蓝还是作一点小小的介绍吧。流星是悠蓝多年以前在网上结识的一位好友。

    当时的悠蓝,还是一个对推理狂热无比的小女生,假期在网上到处闲逛,无意中进入了一个推理论坛。论坛中构思精巧的迷题与原创推理小说,对正处于成长烦恼困惑期中的悠蓝,仿佛一下子找到了天堂。悠蓝沉溺了进去。也就是在那里,结识了许多爱好推理的朋友,其中的几个,在后来终于实现梦想,成为了真正的侦探,其中,就有流星。

    初识流星的时候,他刚刚20出头,还是个刚从警校毕业的热血青年。而那一个假期,如今回想起来,真可以用狂热来形容。因为年轻,我们可以整夜整夜的讨论迷题,破解密码,直至天空出现第一缕白光,直至阳光射进悠蓝的窗口,丝毫也不觉得疲倦。

    然后终于有一天,他出差经过悠蓝所在的城市,我们见了面。此后的若干年中,我们一直保持着联络。我得知他离开了警界,创办了一家私人侦探事务所,从最初的门可罗雀,到如今的门庭若市,他终于实现了当年的梦想,成为了在媒体上频频曝光的国内第一流的名侦探。而这几年中,因为工作的关系,悠蓝有好几次途经他定居的上海,亦毫不客气的上门去白吃白住,还美其名曰探望故人。

    只是做梦也没有想到,会在周庄遇见流星,还是这样一个戏剧化的场面。

    “喂喂喂,蓝蓝,这家伙怎么还不醒啊,你来看看啊。”流星等了一会,看我没有反应,只好拍拍我的头。

    ”哦,好啊,我来看看。”唉,一下子又沉溺进往事里,差点忘了正事,看来悠蓝是真的快到更年期了……

    我仔细察看了一下木须龙的脸色,他的脸色不太正常,相当的苍白,再搭搭脉膊,咦,怎么回事,难道……

    “流星,你去帮我把包和相机在船上拿过来吧,我要拿点东西。”

    “恩,好的。”流星挤出人群,有不少围观的游客好奇的尾随过去,我则趁机查看了一下木须龙的肩背。

    ”果然如此,可是,是为了什么呢……”

    “蓝蓝,来了,给。” “哦,流星啊,恩,我们把他弄到荫凉里去吧,他是中暑了。” 我朝着流星眨了眨眼睛,他怔一下,马上就笑了,”恩,好好,来,就去那边的店面里去吧。”此时围观的人才一轰而散。

    我们两个扶着木须龙来到杂货店门口,老板热情地把我们让进了里间,我让流星将他安置在扶手椅上,然后从包里拿出了一个木质盒子,从小盒子里小心地拿出了一枚毫针,对了,一般的叫法是叫银针吧。然后卷起木须的裤腿,用酒精棉球在他的小腿外侧轻轻擦拭,然后将消好毒的毫针轻轻扎入,慢慢的捻动。只一会儿功夫,木须的脸色便恢复了红润,我在这时将针起出,他的眼皮已经在微微颤动了。

    “蓝蓝,是怎么回事?”
    “嘘,待会再说,瞧,他醒了。”

    木须龙终于睁开了眼睛,他茫然地看着我和流星。我只好拍拍他的肩膀,轻声安慰着:”木须,是我啊,悠蓝。你现在没事了,恩,阿尔伯特他们在哪里啊,我们送你过去吧。”

    “我……我怎么啦?”

    “没什么,只是中暑了啊,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放心吧。”

    “对了,木须,你还记得发生了什么事吗?”流星终于忍不住插了一句。

    “恩,他们,在田园吃饭,我,出来买阿尔伯特要的万三糕,恩,走上双桥,然后不知怎么就头晕,然后就不记得了……后来发生了什么吗?”木须龙一脸的疑惑,目光轮翻在我和流星脸上扫来扫去。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书  房  疑  云——向伟大的爱德…[12572]

  • 人性的游戏[3272]

  • 雷祭岛连续杀人事件[3321]

  • [秋季活动——18]隐藏的罪恶[4733]

  • 《时光隧道》之异想天开的头脑(4…[2860]

  • 《时光隧道》之福尔摩斯探案(7)[4489]

  • 密室杀人案(完整篇)[4610]

  • 推理之门最具有特色的一篇文章—…[3045]

  • 阳光岛的罪恶(2)[2725]

  • 网友侦探系列——宝马车旁的杀人…[2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