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谁才该死?————献给我的结拜兄弟乐阳
 作者:服部平次  人气: 3558  发表于: 02年08月24日22点55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谁才该死?
————献给我的结拜兄弟乐阳

她涂上淡淡的粉色唇膏,跟着,第三次坐在镜子前摆弄着那头漂亮的金发。时间仿佛在与她作对,她开始责备自己为什么不早起半小时,或许那样有充足的化妆时间。——要知道,真的算上这些时间,那么她在镜子前就呆了整整两小时了。——黑色的吊带裙底端高过了臀部两寸,一双同色高根鞋被小心翼翼的踏在脚下。那只黑得发亮的皮包被拎起的时候,房间的灯也随之关上了。一瞬间,大门“砰”声紧闭。
当浓香还未从客厅里飘散的时候,一串钥匙碰撞的声音又出现在门外。是的,她又回来了,因为她忘了化妆台上的那对水晶耳环。匆忙之下,她第二次离家的时,居然忘记了关灯。喔,美女为什么要这样匆匆忙忙,她究竟和怎样的男人约会呢?


时代广场与第四十二街仅隔一个马路。那个手拿玫瑰等了近两小时的年轻人咬着下嘴唇,他看着对面喧闹的时代广场开始嘀咕着什么。男人从口袋里摸出了香烟,他刚叼在嘴上,一个熟悉的身影摇晃着出现在他眼帘。男人赶紧取下香烟搂着对方的细腰与她来了个港式的kiss,当他还没来得及问女人为什么现在才来的时候,周围的所有男人都冲他投去了异样的眼神。有嫉妒的、羡慕的、眼馋的等等。
“玛歇尔,你没坐出租车?”男人问道。
“没有,我跑来的。”她喘了口气,并且在男朋友面前撒娇似的咳嗽了两声,“我的头发乱了吗?”
“不,没有。”男人微微一笑,“亲爱的,咱们得抓紧时间,或许对面的咖啡店还有空位。”
玛歇尔松开了被拉住的手,“卫鹰,为什么我们不能找个比这更好的地方聊聊天呢?”
项卫鹰俊然一笑,“你想去哪儿,亲爱的?”
“你们哪儿也不用去。”那张令情侣厌烦的老脸又出现了。杰克特太太带着肃然的表情从专车里走了出来。和上次见面不同,她又换了副拐杖,纯金的把手向众人展示着她的身份。
“玛歇尔,到这儿来,如果你还是我女儿的话。”老太太向不情愿的女人招着手。
“不,妈妈。求你了,我只是想和卫鹰看场电影,没别的意思。”玛歇尔的一只手捂住了半张娇容,看那样子像是准备大哭一场。
项卫鹰上前一步,他认为是该发表意见的时候了,“杰克特太太,您认为还会有比这更糟的情人节约会吗?”
老太太看都不看他一眼,“项先生,从一开始我就不让玛歇尔接近你,但这姑娘似乎对你铁了心,真不知道你给她施的什么魔。瞧她,没一点儿地方像个正经姑娘,你看她的屁股撅得那么高。真不像话!——嘿,玛歇尔,我不会说第三遍的!进车子,跟我回去!”
“玛歇尔别走,”项卫鹰拉着她的手,他正色的看着杰克特,“我想我们还没失去恋爱的自由,不是吗?”
“可她还是我的女儿,并且我还活着,不是吗?”老太太用拐杖打了卫鹰的手背。
“不!”玛歇尔当街叫了起来,她一边喊叫一边挣扎着脱离母亲有力的手掌。
顿时,他们成了行人的焦点。一名巡警赶了过来,“对不起,发生什么事儿了?哦,这不是杰克特太太吗?最近您的珠宝生意怎么样?我的天,瞧着年轻人虎视眈眈的样子,要我来处理吗?”
项卫鹰瞥了警察一眼,他迅速放开了手转身离去。
“卫鹰!卫鹰!”玛歇尔带着哭腔被母亲和巡警生拉硬拽的拖进了车内。
杰克特太太依旧在唠叨,“和那个中国穷小子在一起你只会越来越堕落。任何人都可以和你结婚,但他例外,我讨厌看见那些黄色猴子。嘿,秃驴!”她一边用拐杖敲打着司机身后的玻璃隔窗一边吆喝着,“为什么还不开车?你觉得工钱拿得太多了,是吗?”


项卫鹰打开了房门——是用踹的。他取下脖子上的蓝色领带把它使劲仍在沙发上,“妈的!”他发泄起来,“那个老不死的东西!我看这个国家的人权才有问题!”他的脸憋得通红。
“杰夫!”他四处看了看,最后在电脑前找到了伙伴,“你他妈的就不能让电脑休息一会儿吗?”卫鹰的力掌拍在了电脑桌上,把那杯刚喝没几口的百事可乐全都振翻了。
“喔。”杰夫透过镜片看着他,接着吹了个口哨,“又是因为玛歇尔挨骂了?”
“不然你替我想个别的情况。”项卫鹰双手插在腰上,不停的喘气。
“我还是那句话,劝你另寻新欢吧。”杰夫继续在键盘上敲打着。
项卫鹰又拍了一次电脑桌,“为什么你不去卫生间,趁着马桶还是坏的时候。”
“不,上星期我就找人把它修好了。”
“我是说为什么你不把头泡在里面呢!”
杰夫停下了,他窃笑起来,“卫鹰,为什么你总是这样?每次碰上这档子事儿你总要冲我发泄,然后第二天在我房间说一连串的‘对不起’呢?你不认为这种日子该结束了吗?”
“我也很想结束,可你有什么办法吗?”他趴在电脑桌上,一些可乐汁沾在了袖子上他也不在乎。
“难道你认为有什么好办法吗?杀了她!杀了那个老不死的!”
“不,那样做犯法!”
“除此之外没别的办法了。”杰夫看着他,“要么就照我说的做,要么就别整天和我唠叨这些无聊的事儿!”
项卫鹰摊在杰夫的床上,他目光呆滞的看着天花板上的裂痕。“杀了她?”他重复的时候不禁笑出了声,“那个老不死的只要有半点儿毛病,他们就会怀疑我。如果我杀了她,我的后半生必定在牢里过了。不,我的目的不是杀了她,和玛歇尔在一起才是我的意愿。杰夫,你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吗?”
“杀她是唯一的办法。”杰夫忽然压低了声音,“我有个朋友是药剂师,我可以从他哪儿弄到氰化钾。只要按照我的意思去做,你什么事都没有,我发誓。”
“你的意思?”项卫鹰从床上坐起来,“说说看。”不知为什么,他的下巴有些发抖。


面对着眼前的老人,项卫鹰不时的注视着脚下的红色地毯。她真的该死吗?或许,可以用别的方法处理此事,比如说,和她敞开心怀的认真来一次交谈。哦,不!不行,她是不会接受的。干吧,我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什么呢?如果不杀了她,玛歇尔永远不能与我在一起。
项卫鹰的沉思忽然被老太太打断了。
“项先生,”她在心里嘀咕着自己干嘛要称他为先生,“你刚才的意思是说,只要我给你100万美金,你就不再纠缠我的女儿。是这样吗?”
“如果你愿意付这笔钱的话。”项卫鹰抛开了杂念。
“一百万对你这个一钱不值的家伙似乎来说似乎太高不可攀了。不过,如果我不给的话,恐怕你还会三番四次的来找玛歇尔,”她顿了一下,“好吧,如果真的能让你离开这儿,一百万对我来说很值。省得夜长梦多了。”她打开皮包,从里面抽出一本支票,撕去最上面的一页时,她再次看着项卫鹰,“但愿以后别再冒出个‘项卫鹰’来。”
签好字后,杰克特太太打了个呵欠,“你可以走了,项先生。”
项卫鹰站起来,“好的,请允许我再见上玛歇尔最后一面。”
“不行。”老太太很固执,“你已经拿了钱了。”
“可我总不能莫名其妙的离开她,我总该告诉她,自己走的理由。”
“这个我会说的。”
“她恐怕不会相信。”项卫鹰和老太太以眼神僵持了一下,最后,他似乎攻破了那道防线,“给我十分钟,好吗?”
“如果你耍什么花招,”杰克特露出高傲的神态,“我的保镖可不好惹。”
“放心吧,杰克特太太。”项卫鹰朝楼上走去。
他站在玛歇尔房门前四处看了看,没有人。卫鹰迅速闯进杰克特太太的房间——杰克特的房门从不上锁——他看见了那瓶新买的香水,他知道那种香水是杰克特最喜欢的。扭开之后,迅速将事先放在口袋里的氰化钾取出。“该死的!”他在心里咒骂着装有氰化钾的小瓶,瓶子被盖的太紧了,他费了很大劲才把它拧开,忽然!两滴氰化钾不小心沾在了手上,项卫鹰轻轻的擦去它们。在香水里滴了两滴之后,他把一切弄得完好入初,离开了杰克特的卧室。
恐怕是太紧张的原因,项卫鹰再次站在玛歇尔卧室前的时候不知该说什么是好,难道就告诉她杰克特快死了?
项卫鹰向后退了几步,没想到撞上了端着水果盘的女佣。顿时,水果被撞翻在地。
“怎么回事?”楼梯那儿传来了杰克特太太的声音。
“对不起,夫人。”项卫鹰将掉在地毯上的苹果放回盘子。
杰克特看着他,似乎在想项卫鹰究竟刚才做了什么,为什么现在还不见玛歇尔。可是,她还没开口的时候,玛歇尔已经破门而出,她见到项卫鹰一下拥入对方怀抱,玛歇尔哭喊着项卫鹰的名字,在卧室的窗户旁,一名保镖把守在那儿。他见到主人后发出的声音与他的块头成了反比,“对不起,太太。小姐像是发疯了,我没法……”
“没你的事了。”杰克特依旧站在那里,她推开项卫鹰,紧握着玛歇尔的手腕,“项先生收了我一百万,他决定离开这个城市。”
玛歇尔看着项卫鹰,眼神是那么的镇定。
“是这样的。”当项卫鹰说这话时,玛歇尔忽然晕倒在地。项卫鹰想上前扶她时又被杰克特拦住了,我会处理的,现在你走吧。
“好的。”项卫鹰艰难的说出了这两个简单的字,离开大门后,他依依不舍的看着玛歇尔的房间,卧室被厚厚的白色窗帘遮住了。“放心吧,我们会在一起的。”项卫鹰坦然的跨出大铁门。


晚上七点半,杰克特穿着纯白色的浴衣走出浴室。她坐在梳妆台前像个小姑娘似的打扮起来,那瓶新买的香水被她喷了数下,跟着,她钻进了被窝舒服的睡起觉来。她仿佛从未像今天这么高兴。

项卫鹰在七点四十五的时候拨打了玛歇尔的手机,他认为现在是让玛歇尔出来和他私奔的最佳时间了。然而,对方接通时发出的却不是主人的声音,那个男人的喉咙既干涩又深沉,“找谁?”
项卫鹰知道对方是保镖先生,他咳嗽了几下说道:“请帮我找玛歇尔小姐。”
“你是谁?”
哈!保镖不知道我的电话号码。项卫鹰开心极了,“她的一个大学同学。麻烦请她接个电话,我有急事找她。”项卫鹰完全用了另一种声音作答。
“玛歇尔小姐身体不舒服。”
“怎么了?”项卫鹰装做什么也不知道。
“她用了晚餐之后,就是如此。”
“该不会是晚餐吃得太多了吧?哈哈,上学的时候她就挺胖的。”项卫鹰觉得自己好像真的和玛歇尔是一所大学毕业似的。
“不,她今天吃得并不多。和往常一样,饭后我们给她送了一盘水果。”
“水果?”项卫鹰有种不祥的预感,“什么水果?”
“只是一个苹果。”保镖先生显得有些不耐烦,“先生,您找她究竟有什么急事?我想,如果方便的话我会转告她的。喂,先生,您还在吗?先生……”电话那头出现了盲音。
项卫鹰跌坐在床上,他的脸色发白。
他怎么能忘记那个小小的失误呢?氰化钾沾在了手上,他又碰过水果盘里的苹果。玛歇尔一定是吃了那苹果死掉的。天啦,我都干了些什么?
半个小时过去了,项卫鹰依旧傻傻的坐在床上。突然,他想起了什么。项卫鹰朝口袋里摸去。数秒钟后,他打开瓶盖,轻轻的将剩下的液体倒如口中。难道这就是我的报应吗?我根本就不该听杰夫的话,杰克特那个老不死的没几年好活了,难道我就不能再等上几年吗?玛歇尔,玛歇尔是我错了,真的错了。
项卫鹰渐渐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清晨,女佣发疯似的敲打着保膘的房门,“科尔先生!开开门!”
“什么事?”保镖睡眼惺惺的看着那张皮肤粗糙的脸。
“您快过来看看!”女佣瞬间跑开了。
保镖随着女佣的手指方向看去,问道:“怎么死的?”
“不知道。”女佣忍不住哭了起来,“我不知道,昨天晚上我只是将两个掉在地毯上的苹果放在那里,谁知道会吃了之后就死了呢。”
保镖叹了口气,“别哭了。找人把这两只狗埋了吧。”
他拍了拍肩上的灰尘,打了个呵欠,随后向卧室走去。
(完)
  • 上一篇文章:失窃的“夏之眼”(又名钻石,又是钻石)

  • 下一篇文章:埃勒里·奎因探案---三封情书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银隼』于2008-10-16 9:10:00发表评论:

  • 项卫鹰去杀人?想都不敢想。
  • 欣研』于2008-5-5 14:30:00发表评论:

  • 诶。。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
  • 苍穹即墨』于2008-4-28 22:08:00发表评论:

  • 悬疑的味道,欧式的推理风格。
  • 尼古拉斯』于2002-8-24 22:55:00发表评论:

  • 很像希区柯克的风格。悬念写的非常棒。
  • 64729280』于2002-5-29 21:03:00发表评论:

  • ……实在是挺有意思的啊!死来死去的竟然让我想到罗密欧了!我还以为到最后鹰一觉醒来会发现自己弄错了一瓶药水……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该隐号疑云(15)修订[2537]

  • 凶宅(六)[2200]

  • 飞雪山庄(五)[2366]

  • 五万人现场的杀人(修改)[2643]

  • 连载——13区(第十一章)[2095]

  • [夏季活动10]疑似自杀[3637]

  • 总是在线的OICQ[3494]

  • 股(蛊)惑——(十二)[2238]

  • 股(蛊)惑——(九)[2195]

  • 《时光隧道》之福尔摩斯探案(7)[45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