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侦探推理 > 欧美名家
【书评】《诙谐的“背运”窃贼》————伯尼 罗登巴尔
 作者:静水流殇  人气: 1349  发表于: 14年10月25日11点05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从来没有想到会有一个这样的劳伦斯 布洛克,也从来没有体味过这样一座城市,它的名字也叫纽约。
    从这里开始,波本威士忌所带来的浓浓醉意,渐渐的淡化在读者的心中,一口气纵横于纽约三十多年的老熊——马修 斯卡德,飘离了他生活和创造传奇的纽约,把整整的一个城市空缺了出来。于是乎,这个城市仿佛又来了一个新的主人,一个新的诗人——伯尼 罗登巴尔。
    作为一个贼,他有着一流的技巧,作为一个贼,他又有着一流的“背运”。每一次的经历都是一幅诙谐的映画,就这样他在行吟于纽约的诗人劳伦斯 布洛克的笔下,在那个曾经属于马修 斯卡德的城市,用完全不同于马修的韵调吟唱出一种另类的意境。
很久很久之前,当马修 斯卡德这个传奇还纵横于纽约的大街小巷时,每一首纽约的诗句都是悲伤与死亡的韵意,那时候好像一切都是黑色的,暗夜里让人无可奈何,希望却又欣然而在。
    很久很久之后,当伯尼 罗登巴尔穿行于纽约的大街小巷时,这里的天空确宛如已经告别了那些漫长且又久远的幽暗,灰蒙蒙中却不时的晴空万里,阳光灿然。而从伯尼口中吟诵出的诗篇更是有了令人莞尔的轻快,却又不失庄重俨然。
不是阳春白雪更不会有下里巴人,同一个诗人不同的诗篇,勾勒出同一个城市的宏景。所以,纽约就是这样永远的活着,永远的不同于前一个纽约,永远的只是纽约尤其是布洛克笔下的纽约。
    为了这篇短评我纠结了很久。马修作为一种膜拜稳固的占据了很多人的心间,那么做为大师的布洛克又会用怎样的笔触,介绍一个全新的角色和这个角色的传奇故事呢?
我曾经说过,马修的书不是推理小说而是侦探小说。因为马修的故事有太多的关怀,太多的伤痛。而现在伯尼的书不是侦探小说而是推理小说,在这里布洛克完全展示出了一种不同于马修的风格,在推理与逻辑的演绎和归纳上让人为之一振,不禁让人发出原来布洛克也可以有这样本格,这样解谜的赞叹。
    可是抛开了令人耳目一新的逻辑与推理,我们其实不难发现,虽然,隶属于不同的两个系列,做为不折不扣的行吟于纽约的诗人的劳伦斯 布洛克依旧用不同的笔触抒写着纽约的变迁与沧桑轮回。就像有人说的那样,布洛克笔下的主人公并不是马修,也不是伯尼,更不是那个杀手,甚至不是任何一个个人,而是一个城市——纽约。所以纽约不是马修的,也不是伯尼的,相反不管是马修还是伯尼,他们永恒的属于纽约,离开了纽约,他们的传奇,他们的故事也就此完结。对这个城市的映现就成了布洛克和他笔下每一个生活在纽约的主人公的使命与宿命。
    关于孤独好像永远也是布洛克小说主人公共同的归途,原本以为既然伯尼会用这样诙谐逗趣的语调来吟诵这个城市以及这个城市的一切,那么必然也会不同于马修 斯卡德,至少不会那样的孤独,那样的落寂与无可奈何。
    直到最后,吉莉安拒绝了伯尼,伯尼转身离去,原本有那么多的缘由,那么多的真相被抛去,埋灭时。雅贼的无可奈何与落寂犹如幽影般透出了马修 斯卡德的模样。可他依旧以一个笑语结束了这段故事:“可我要去哪再找个牙医呢?”告诉所有人我不是马修,我是雅贼,和马修一样是这世上唯一的雅贼。
    于是到这里这个故事结束了,而我又一次被布洛克所征服,这个城市,不同的人物,不同的故事,同一种宿命,悲伤以死亡轻声叹息!


  • 上一篇文章:令人纠结的孤独郊狼——哈里 博斯(书评)

  • 下一篇文章:《行走于纽约的诗人侦探》——马修 斯卡德 (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