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秋季活动4] 血红色礼物
 作者:水天一色  人气: 4239  发表于: 02年07月13日23点06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本来是再三推托的,因为比赛实在不适合我这样写得慢又长的人。但看了大家的作品,实在手痒,把[寒]的进度暂停,花了今天下午来支持雪JJ的原创比赛,也不知道合不合标准……仓促,不好请大家原谅。


我登陆进推理之门,先看看经验点数,还不到100。原来可能觉得挺不少了,但最近得知200点才能升级为初级站友,这反而成了一种打击。
当然,我来这个网站时间不长,如果点数飙升,我恐怕要被人尊为"水王"了。但,话是这么说,该灌还是得灌的。
打开最新文章版面,第一个帖子是老蔡的《重申灌水定义》,我打开来看看,然后关上,这个要是都敢回我就不要命了。
下一个是《大家是如何来到推门的?》。类似的调查帖子有不少,但都回复热烈,因为大家都有的可说嘛。
我回道:
"因为我认识的一个人患有推门迷恋症,整天和我'中森青子长,COSY MM短'的,我也好奇,所以就来了。"
本来没的可说了,但看字数太少,就再补两句。
"我的用户名和昵称,虽然不愿意,但还是和她有关。不得不说,她影响力惊人。"
正点发表键时,眼睛的余光瞄到左边不远处出现不明物体。我转头去看,一个人站在门口,一手撑着门,身体斜成一个奇异的角度。要是个男人,这个姿势可能会显得很洒脱,可她这样,无疑体现不出一点淑女风范。
"水天!"
她走到我的电脑前,用依然很随意的动作撑住电脑桌,似笑非笑地看着屏幕:
"在推门混得怎么样?"
"还不错,里面人都挺好的。"
"介绍你来没错吧?"她忽然贴近屏幕,像现在才发现似的,"用户名是'X君',昵称'杜落寒',你借用我的小说人物,该当何罪?"
"你是说你文章中那个蓝风衣,黑边眼镜,养吊兰的少年侦探?你借用我的形象写小说,我还没找你算帐呢。"
她微笑,没有说话。
她8岁时的笑容,有如阳光照着地面的感觉,温暖而明朗,有一种让人一见便也想回一个笑容的力量。而现在,我越来越不懂那张空洞迷离的笑脸背后隐藏着怎样诡异的心事。
我总觉得她在算计什么,而算计的对象就是我。
我也许不该这么怀疑。和她在一起近20年,她一直是我的好同学、好朋友、好知己甚至好兄弟。她是个可爱的人,却绝对不是个可爱的女人。正因为如此,我们的关系一直停留在"一起长大的好友"阶段。
她忽然开口:
"你对推门传奇了解多少?"
她说这个是什么用意?只要顺着说,静观其变就好。
"什么推门传奇?我不知道。"
她说:
"推门很有些浪漫的故事,尤其是撮合了几对恋人,楚洲狂生Vs石树子,罗修Vs棠棠都是很著名的。前两天在聊天室又新得知了一段推门恋情,FAN和雪黛JJ,青梅竹马,很令人羡慕。别以为我喜欢这些八卦,发一下感慨而已。"
她不是那种在乎别人看法的人,那为什么要加最后一句呢?为了撇清关系?她是否在暗示……要知道,我们也是青梅竹马。
"确实,因为非常少见。本来青梅竹马的就少,能终成眷属的就更少。令人羡慕呀。"
她听到这句话,应该明白我要说的:不是每对青梅竹马都能有结果的。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就是这样了。说起话来,外人认为是普通聊天,而对我们而言却别有涵义。我们对这种猜心游戏心照不宣且乐此不疲。
"也许下一个传奇就是你呀。"
我?我什么?我和她吗?
我转脸看她,她依然笑着:
"你女朋友--不,是未婚妻--不也是推门的吗?"
她从一开始就想这么说,还是这只是她想好的另一种答案?她曾经和我说过"我说话不总是有两个意思的",这次呢?
我总觉得她在暗示我,她喜欢我的,我知道。但有多喜欢?大概是朦胧清淡的感觉,很快会淡忘的那种。因为我和她说起我GF时,她的表情一点变化都没有。她也见过我女友,表现得很绅士,理由是"喜欢美女"。
她就是太执着于表现独特,不肯为任何理由改变性格,所以……不可爱。
"喂,还不去看。'你有一封新邮件'。"
"哦。"自从取消了邮件提示框以后,我就经常忘记。
寄信人是"凌",就是我下星期就要娶过门的未婚妻。
"你女朋友又有什么事?"
我不喜欢那个"又"字,似乎在讽刺"凌"凡事依赖,是个花瓶。但看她的表情,又不像。
信中写道:
"我刚才接到一封信,我好害怕,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那封信我复制下来了:
在7天后的婚礼上,随着不速之客的到来,可能出现红色的礼物。注意防范。哈哈!"
预告函吗?
我马上传呼"凌":写这封信的人是谁?
传呼一向很慢,但我真的不知道居然这么慢。"凌"终于回了两个字:
碧蓝。
我心里一惊,但表面不动声色。我虽然不如我的昵称"杜落寒"有那么神乎其神的推理能力,但我至少知道"碧水蓝天"这个词去掉"碧蓝"就是"水天"。
我查询线上网友,"碧蓝"在线。我发个传呼给她。
如果这真是她的新号,而她人在我这里,应该不会回传呼的。而且这个"碧蓝"的经验值也应该很少。我查了一下,果然,3点的小新人。传呼也如我所料,石沉大海。无疑了!
可……信是什么意思?
我自言自语:
"红色礼物?"
她附在我耳边轻轻地,用类似蛊惑的声音:
"红色的……湿湿的……粘稠的……"
我打个冷颤:她的话只能让我想起一种东西。
我急忙回头,以为会看见一张妖异的面孔,一双恶意的眼睛,可是她的表情非常平静,比任何时候都要平静。
我的手指不自觉捏紧鼠标:
"你这样真像侦探小说里制造诡异气氛,非常引人注意的嫌疑犯。"
"他们不过是混淆视听,却从来不是凶手。"
她在暗示我这不是她干的?
"但这些人不讨人喜欢。"
我说的是"这些人",没有说她。但她明白的,是不是?
"确实。喜欢上他们比登天还难,但忘记他们却比爱上他们更难。"
她用的也是"他们",但为什么她在后面用的是"爱"而不是喜欢?
她平淡笑笑,转身走了。我第一次凝望她的背影。


她到底要干什么?
破了她在推门的密码,也许会有收获。而且如果"碧蓝"和"水天"用的密码一样,就可以确定是她了。
很多人密码就用自己的生日,我就是。那么……
我试了她的生日,"811111"无效。再试"19811111",依然无效。
她还可能用什么作密码呢?
我想不出了。
等等,我想到一种更简单的办法,但必须尽快。
我以最快速度打开电脑机箱,动了动其中的零件,然后去找她。


住在我对门的她,现在正蹲在我的电脑前,试着开机。
我在一边说:
"你刚走没一会儿,忽然就黑屏了。"
她看着没有任何启动迹象的电脑:
"虽然我学计算机,但是我也不知道呀。软件我不太会,硬件我就更不懂了。"
她为什么提到硬件?是她没有看出我做了手脚吗?还是她看出来了,故意这么说让我觉得她没有起疑?
不管怎么样,我都要进行下去。
"那不行呀。我正给我女朋友回信,还没发出去呢。她要是生气了怎么办?你的电脑借用一下,可以吗?"


她的电脑还开着,而且上着网。
她不是没事在网上挂着的人,除非是刚才还在用……
我赶快到推门登陆界面,输入用户名,敲进密码,然后用鼠标指着旁边的最新文章。
"你看,都被我刷屏了。"
"只要不是灌水的帖子就好。要是有水分,你就等着吧,老大会主动来'认识'你的。"
我在故意拖延时间。因为在登陆界面完全显示之后,用户名栏里会自动出现最新一次登陆的名字。刚才我查询时,"碧蓝"在而"水天"不在,所以出现的应该是"碧蓝"。
她的电脑……显示得简直……太慢了。
终于我的用户名"X君"被冲掉,取而代之的是--"水天"!
呵呵,她真是够小心。


我查询在线用户,理由是"看我女朋友在不在"。要不这样,她一定怀疑我给"凌"写信而借用电脑的理由。
我无目的地看着一个个推友的名字,忽然有一个引起我的重视。
那是个女的,用户名是"柳柳",昵称是"小茜",300多点的初级站友。
柳茜!
我脑海中浮起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和利落的长辫子。我的初恋情人。
我和她相处一阵后,发现我们不合适。分手时她说:"我不会让你好过,你才得不到最喜欢的人"。
这句话和她当时因泪水而湿润的脸一直留在我心里。
鼠标无意识地放在我正在看的地方,她看见了,揶揄道:
"还真是欠了不少情债呀!"
不错,她也认识柳茜,知道这一段故事。但是她说的情债中,也包括她自己吗?


周六。
我这几天一直为"红色礼物"的事烦恼,现在想放松一下,决定要去在QQ会员聊天室建立的推理之门怀旧。自从推门有了自己的聊天室,那里就无人问津了。
令我惊异的是里面居然有人。左边的栏里显示"水天"和"碧蓝"在。
碧蓝:水JJ,我看过你的小说呢。
水天:是吗?你喜欢落寒?
碧蓝:是呀。那么一个帅哥……
显然是我来了以后才开始的新话题,大概是要聊给我看吧。一个人有两个QQ一点都不稀奇。
落寒(我的昵称):干嘛在这里?去推门自己的聊天室不好吗?人多热闹,还有那个和他说话就会被雷劈的"我是谁",多有意思。
在QQ上也许可以,但推门的聊天室一台机器只能开一个,所以如果她们两个是一个人,就不会答应。
果然,她们拒绝,理由是"这里也很好呀"。
碧蓝:水JJ,你为什么不爱对人笑呢?一般大家都爱用"西西",或者"呵呵",或者^_^,为什么咱们聊这么半天都没见你用过?
"这么半天"吗?说给我听的吧。
水天:这个呀……因为我不喜欢那些词,我要是表示高兴会用"哈哈",而且任何情况下都不会违反这个习惯。
坚持一个特定的行为来表现性格,确实是她的作风。等等……任何情况都不变是吗?……那封预告函的结尾用的不就是"哈哈"吗?
这时候"柳柳"进入聊天室。
好!该来的都来了。
柳柳:碧蓝,呼我来有事吗?
什么?她叫她来的?挑选这个人少的聊天室,是要商量什么吗?
碧蓝:我们聊过的呀,你忘了吗?我和水JJ正聊着她的小说呢。她写的谋杀案都不错呢。
柳柳:对不起,我没看过
碧蓝:水JJ,你哪些案件都是怎么想出来的呀?
水天:就是用脑子想的。其实现在给大家看的作品质量都不高,谋杀得太不完美了。
碧蓝:你认为最完美的谋杀手段是什么呢?
水天:最中意毒杀了。尤其是特别的场合,其他手段都会立刻被抓住,但下毒就不会。
话题是怎么转到这上面的?"特别的场合"吗?
碧蓝:我同意。柳柳,你说呢?
她叫柳柳干什么?是不忍心冷落她,还是……
水天:她大概品味文章去了。
我现在绝对肯定"碧蓝""水天"是一个人。两个人聊天,哪有标准的你一句我一句的?打字速度有快慢,绝对会有两句连说的情况。现在的情况分明是一个人用两个号,打完这个打那个。
而且两个人都打完整的句子,包括标点符号,有这种习惯的人没有几个。而且很多人打"……"会用"。。。"代替。我接触的网友喜欢用"……"的就"水天"一个。
碧蓝:写推理小说还有其他规矩吗?
水天:没有一定的规矩。就是看个人爱好。我比较崇尚在作案中能表现目的的类型。一定要让在案件中,哪怕不是线索的东西,都能表达特殊的意义,能体现凶手的心境。
碧蓝:我不懂呀。
水天:我也说不太清楚。
碧蓝:举个例子。
水天:比如我正在写的《七色杀人事件》,是毒杀的专题,一共死了八个人,前七个自然是按彩虹的颜色被杀死,其中最后那个死于白色的是过量服用安眠药。
碧蓝:有点明白了,用的是白色药片。
水天:就是这个意思。
我没有听说她在写什么《七色杀人事件》,而且她绝对不会在完稿前泄露内容的。
白色……按照颜色杀人……彩虹……赤橙黄绿青蓝紫……赤……红色礼物……下毒……特殊场合……婚礼……
难道!她要在现实中制造所谓"七色杀人事件",第一个案子从我的婚礼开始!
我简直是大惊失色了。
我告诉自己她不是那种人,但我可以这么说,但自己都不相信。她自幼就有一种若有若无的邪气。


在婚礼的前一天,她在帮我复习婚礼的必要过程。
"贺辞……敬酒……喂,别走神,注意听!到时候不能出差错的。"
要不是婚礼上她作为我朋友们的代表演说一段,我都想找个理由不让她参加了。现在她退出的话,不能和亲朋好友们解释。我只是怀疑,没有确切的证据,不能服人。
"差错?已经出了不少了。"
这几天我的情况只能用"提心吊胆"形容。
"有我帮你,你已经省心不少了。婚纱照我替你安排的,请柬我替你寄的,饭店什么的我替你联系的……"
"好了,我知道你为我费心了。"
"婚礼的前后我认为是都考虑到了,希望不会出什么意外吧。"
我总觉得她的"意外"二字用的语调很特殊。
"要不出事大概就不出,要出就不是小事。"
她会怎么回答呢?
"你说什么呢?这可是你结婚呀。再说,只要不来什么麻烦人物,应该不会有问题。"
"麻烦人物"吗?让我联想起预告函里的"不速之客"。
"你说谁算麻烦呢?"
"比如……我自己呀。"
她小时候就有喜欢当坏人的愿望,这个回答可以说是意料之中。但这次也这么单纯吗?
"你会给我的婚礼出状况?"
"我?我会吗?做什么事都是要有动机的。我有动机吗?没有。所以我不会捣乱。"
有时候她说些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推门的网友问她"你不是骗我吧",她经常用这种句式回答,几乎成了名言。但是……
我又一次看着她离去的背影。
你有,而且是你我都知道的动机。


婚礼那天,我精神很不济。
我前一天睡得很晚,因为她到我家来,说她网卡的问题,家里又上不去网了,来借用我的电脑。我看着她在推门回帖留言聊天,一直想着明天要发生的事情。终于用脑过度,觉得困到不行了,去睡觉。而她依然在"推门"。
夜里我梦见"凌"的白色婚纱上染满了鲜红的血。惊醒后就再没睡着。
婚礼上的嘈杂简直让我吃不消,太阳穴一直在疼。
尽管如此,我一直密切注意着她的一举一动。虽然她没什么特别的行为,但凡是经她手的饮料,我都替凌喝掉。结果大家都笑我"才结婚就护着老婆"。
我不想解释,也不能解释。
我只知道:任何可能的危险都必须避免。
她忽然开始眼神古怪,好像在对谁使眼色。我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柳茜!
她怎么来了?我记得客人名单里没有她,我怕她惹事所以根本没请。请柬?!
对了,请柬是"水天"寄的。
她把她叫来干什么?
我脑子里乱作一团。
难道柳茜就是所谓"不速之客"?那么……
这时,一杯葡萄酒已经递到新娘手里,"水天"就站在旁边。"凌"被大家团团围住,我根本挤不过去!
我正要大声喝止,只见"水天"接过来:
"凌已经喝了不少了,这杯我替她。"
"这杯是敬新娘的,新郎帮忙也就算了,你就别这样了。"
"就是,刚才白酒也就算了,这杯葡萄的,还不让人家自己喝?"众人起着哄。
"什么酒喝多了也要醉的。我替她是因为……我也算新娘的护花使者之一。"
她摇着酒杯,杯中的液体闪动着红色的光晕。
"白色杀人事件死者死于白色的安眠药"……那赤色杀人事件呢?……用红色的毒吗……还是……把毒下在红色的酒里面……
"不要……"
我才喊出来,她已经在大家的笑闹中把酒一饮而尽。


鲜红的血染上白色的婚纱,却不是我梦中的样子。
我耳边充斥着人们尖叫吵嚷的声音,很多人跑来的声音,眼前出现清一色的制服。
旁边有人议论着:
"还好呀,一对新人没事,算是吉人自有天相。"
然后是柳茜的哭声:
"我差一点就成功了!都是那个笨女人!他没资格得到心爱的人!……"


我和"凌"回到家,红"喜"字依旧,却再没有新婚的气氛。
"凌"先去睡了,我继续坐在客厅里。我心里空落落的,很是茫然。现在我需要的不是妻子,而是朋友。
就去朋友的大本营好了。
我打开电脑,上网,进入登陆界面。因为这机器只有我上过推门,所以按平时的习惯直接输入密码,出现了淡黄色慢慢上移的网页。我"才不要看呢",进去,发现我"有一封新邮件"。
信的名字叫"回覆:信!",来信人是"树影"。也就是说我曾经给"树影"写过一封"信!",而她回信了。但我确实没写过,连这个人我都不认识。
我一边点开信,一边觉得这名字还有点熟悉,好像是已经死掉的那个人的大学同学。她们一直保持联络吗?
信的开头是:
>[水天在信中谈到:]
树影,他一星期后要结婚了,我正在帮他料理一些事情。别为我难过,我一点都不伤心。"凌"是很好的女孩子,和他正相配。
我心里不太平静,因为前两天在推门聊天室看见一个叫"柳柳"的,我怀疑是我认识的那个人。虽然不确定,但未雨绸缪。
我问了她一些问题。她不知道我的网名,所以应该没必要说谎。
我问她有没有男朋友,她说一直没有。还说以前的一段感情让她刻骨铭心。
我问她如果她男朋友娶了别人呢,她回答应该属于她的东西没人可以抢。还说她听说,过去的恋人还真要结婚了,她一定要在婚礼上杀了他的新娘。
在推门很多这样的人,说自己想杀人,但只是聊来玩玩,自己和别人都不会当真。所以我把她当一般的推友一样劝她别杀人,聊天室里的其他人以为我们是在开玩笑,都过来插上两句。
后来她下了之后,我用柳茜的生日为密码登陆"柳柳"的号,成功!果然是她。
柳茜这个人,我自以为了解。别不相信,一个性格极端的人容易明白同类的思想。
她是说真的。
她绝对是那种纠缠到最后一秒钟的人。
我心里产生个计划,虽冒险但一劳永逸。
婚礼没有请柳茜来,但请柬是我寄的。请柬这东西一向印多不印少,我还留着些空白的。我逼真地复制了一张寄去,请她来。
为了让他和"凌"可以防备,我新申请了一个叫"碧蓝"的号,给"凌"写了信。我强调了"不速之客",她应该知道这表示没被邀请却出现的人。"红色"暗示凶杀的危险。我知道自己说话口气一向硬,怕吓到她,就在结尾笑一下。在这个关键的时刻,我居然依然不肯放弃所谓个性,用的还是"哈哈"。结果信到了他们手里,反倒成了凶手张狂地奸笑。这警示信也就变成预告函了。
我本来不想打扰他们正常的生活,但这样也好。暂时不要怀疑到柳茜头上,省得我的计划受到阻碍。
我也让"碧蓝"和"柳柳"聊得很熟,那天在QQ聊天室,一叫她就过来了。我故意告诉她我们在聊谋杀,虽然不说什么,但一个人心怀鬼胎,什么都会往自己的计划上联想。她一定在看着屏幕,等着她以为不相干的两个人能提出完美的方案,她再神不知鬼不觉地实施。我一再暗示"毒杀"、"特殊场合"、"颜色",虽然她不一定完全接受,但我要在她脑子里留下这些东西。我相信自己的影响力。她犯罪的道路被限制得越狭窄,就越容易实行我的计划。
明天婚礼,我会一直注意她。希望她能按我的想法,下毒时和红色的东西联系上。
树影,注意,现在到了计划最关键也最经典的地方了,那就是:
我将代替新娘把毒吃下去。
别以为我是看不得别的女人嫁给他,所以轻生。我有自己的考量。如果我会为一件事付出代价,一定是有利可图的。
我是可以让婚礼顺利进行到底,甚至让柳茜因谋杀未遂而被逮捕。但我能一辈子跟在他们身边吗?防了这一次,那下一次呢?
如果等几年后他们有了孩子,而柳茜也出狱了,情况会怎么,我不敢预料。
所以一定要有人死掉,柳茜才能被推上刑场。别担心她抵赖,那个逼真但经不起调查的伪造请柬就是最好的证据。
用我一条命换他们一生平安,绝对是笔稳赚不赔的生意,你说是吧?
我所爱的人和他的一切--包括他的心上人--都是我守护的对象。我自己不会去打扰他们,别人也绝不可以。
我一向知道我不会成为一个好罪犯,因为我总是不甘心我的计划只有自己知道。所以我要给你写信,记录这一切的过程。保密,尤其别让他知道,这不用我说吧?
当然每次犯罪都会遇到一些意外。希望不会出问题。只希望密码……
对了,别忘了和老蔡说,把"水天"和"碧蓝"的号注销了。推门服务器的脆弱一直是大家的伤痛,别再增加负担了。
算了,不说了……
最后,我想比较正常地和你笑一下:呵呵!(我唯一一次这么笑,绝版,好好珍藏呀,哈哈!)
下面"树影"是怎么回复的,我没接着看。
这信是"水天"写的??可是怎么会在我这里?要是写信可能发错,回复就一定不会……
我脑中灵光一闪,拉动左边的滚动条,上面赫然写着"欢迎水天大驾光临"!
对了,最近一次是她上的,用户名是"水天",但……难道……她的密码……其实是……我的……生日??
我的手像有自己的意志似的,进入"会客大厅","发表文章"。
题目是:我哭了。
内容是:……
全文不到20字的帖子会被视为灌水,要删的话……
(我用力把键盘推进去,发出巨大的响声。)
……就删吧。
  • 上一篇文章:[秋季活动3]  Tuili.com的故事——婚戒三部曲1

  • 下一篇文章:美人鱼的诅咒(迷题篇)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ㄈ夜す漈緎`』于2008-10-5 13:08:00发表评论:







  • 哇~~~~~~~~~~~~~~~~~~~~~~好长~~~~~~~~~~~~~~~~~~~~~~~~~~~~~~~~~~



    占个楼慢慢看~~~~~~
  • 半导体』于2008-10-2 16:46:00发表评论:



  • 好有意思啊。

  • 璇玑』于2008-9-22 14:35:00发表评论:

  • 太喜欢水天一色了,希望多看到他的好书!:):)
  • 三滴水』于2004-7-14 1:40:00发表评论:

  • 这虽然不是水姐姐最好的作品(也够精彩的了),不过当初看这篇的时候还是着实感动了一小把
    想念容易感动的日子呀~~~~
  • 透明水晶』于2002-7-13 23:06:00发表评论:

  • 呵呵~~~我和楼上的有同感,呵呵~~
    只是~~~不说了。。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上院四百号(1)[2769]

  • 。。。。。。。。。。。。。。。…[3577]

  • 股(蛊)惑——(十三)[2210]

  • 魔鬼操纵的考验(全)[2881]

  • 蛙声一片——米琪的日本血案(短…[2886]

  • 诱惑(中篇推理)[2468]

  • 该隐号疑云(8)修订[2223]

  • [圣诞征文6]圣诞之死[3831]

  • 邪魅红妆[4259]

  • 魔笛传说连续杀人事件(又名《下沙…[5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