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七个目标(上)
 作者:hitachi41  人气: 2891  发表于: 01年05月01日09点15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七 个 目 标


一 失意的自由职业者

网维是个二十五岁的自由职业者,毕业于S市大学的文学系。虽然大学毕业时的成绩十分优秀,论文答辩也取得了系第二名,但这些辉煌却早已成为过去。
在成为一个自由职业者后,网维并没有得到他想象中的自由,反而整天的生活费而烦恼。
小说、诗歌、漫画……网维在这些领域进行尝试;神魔、科幻、推理……网维在这些门类之间转战。
网维啊,如今比较繁!
网维不是没有才能的人,他知识丰富,关心的东西也多。从天文地理到宗教神话,从美术音乐到军事体育,吃、穿、住、行,三教九流,样样涉猎,样样研究。但即使如此网维每月的稿费在他偿还了学业贷款和交完房租后也只能维持温饱而已。
其实网维大可不必如此,他的父亲网正是国内著名的网络公司Speed-- Net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早在七年前就要求网维学习计算机专业,以便将来毕业后接他的班。可是网维对此并不感兴趣,更改了志愿,于是父子两人的关系顿时从朋友变成了敌人。

“喂,臭小子,你竟敢私自更改志愿,将计算机专业全改成了什么汉语言文学、历史、哲学之类的东西。”
“那又怎么样?你不让我报考电影学院的动画系,我也不学什么计算机网络之类的,反正气死你就是了。”
“混帐,我让你学这些是想让你以后接我的班,成为第二个比尔.盖茨,难道你就不懂吗?”
“可是我对计算机不感兴趣,你难道就不明白嘛。再说了比尔.盖茨只可能有一个,就算我想成为世界首富,也要通过自己的努力,不用你管。”
“好、好既然你这么说,你就从这个家给我滚出去,反正你已经十八周岁了,我没有义务再抚养你了。你就靠你那不切实际的妄想去养活你自己好了。”
“哼,我早有这打算了。放心,我以后不会再用你一分钱的,上大学的费用,我会通
过助学贷款和打工来挣的。”

在此之后网维就一直在温饱线附近徘徊了,但他生性好胜脾气又倔强,故即使饿死也不愿向老头子妥协。当然网维一直坚信自己可以再创辉煌,那只是时间运气问题,而现在最主要的就是继续坚持下去。

四月二十五日 星期日
新华书店的门口走出一个人来。高高的,瘦瘦的,穿着一件白衬衫和一条并不笔挺的黑色西裤,一头密密麻麻的乱发堆在头上,脸上架着一副厚厚的金属边眼镜,但在镜片下的却是一双敏锐的闪闪发光的眼睛。
不用说,这个人就是网维。现在的他生活中剩下的唯一乐趣就只有去书店淘金了,当然这也是他如今经济紧缩的一个重要原因。
“呵。”
网维下意识的伸出手,挡了一下刺眼的阳光,当瞳孔适应了书店内外的光线变化后,他的眼中出现了一个特别注目的人。
一个气质十分高贵的小姐向她走了过来,穿着一身纯白的天鹅绒高级时装,乌黑亮泽的绣发如同瀑布般地批在肩上。
----小泉!
网维第一反应到,
----不可能。
他又马上否定了脑中这个荒谬的念头。
----我还真是呆啊,竟然每次看到漂亮女孩都会认为是她。不过,她现在……
她叫江泉,是网维三年的同桌,有一张清纯可爱的漂亮脸蛋和一付出类拔萃的傲人身材。她待人温柔而亲切,软软的话语和甜甜的微笑给网维以温暖清新的感觉,所以当网维在见到江泉第一眼后,就马上告诉自己:
“我喜欢她!”
喜欢她自然是可以的,没有人会来干涉网维心里的感情,但要把这份感情付之于行动的话,那就是万万不行的了。家长的反对,老师的责罚,以及周围人的鄙视,所有这些在网畏维心中铸造了一条心的长城,使他不敢逾越半步。
“喜欢她”只能成为网维三年中珍藏在心里的秘密。但是这种掩盖的感情并未因时间地流逝而渐渐淡去,反而却像酿酒一样越来越醇越来越香。网维期待着,等到自己出人头地使去向她表白,可是现实又一次阻挡了他。
与网维这种默默无闻产生强烈对比的是,江泉的巨大成功。她的大学四年是在北大度过的,专业学的是法律,毕业后又去巴黎读了硕士,直到一年前,回到S市开了一家“白水律师事务所”。虽然那时只是一个初出茅庐的丫头,但凭着其惊人的天赋与才学,很快打赢了最初几个官司。再加上她原来所具有的极强的亲合力,一举成为法律界的新秀,并得到了许多元老级人士的赞誉和喜爱。
不倒一年的她如今已成为了法律界的实力派人物,不但租了市里黄金地段的写字楼作她的事务所,还拥有宽敞的住房和高级私家车。要追求如今的江泉,网维只觉得那是一个梦,一个癞虾蟆想吃天鹅肉的梦。
“哎。”
网维苦笑着,低下头。
“呀,这不是网维嘛?”
一个熟悉的声音。
网维忙抬起头,刚才的小姐已走到了身边,正歪着头看他。
――真的是小泉!
—嗡—
网维的大脑变成了蜂巢,一时间愣住了,他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个更加妩媚、更加成熟的女性,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怎么,你不认识我了?”
江泉奇怪地看着这个像雕塑一样的男人,问他。
“你、你是江…泉。”
网维手足无措地开口了。
“对了。”
江泉的脸上堆满了笑容,
“真难得啊,竟然碰上老同学了.一定要好好聊聊.网维,你有空吗?”
“我、我有空。”
“那一起去喝杯咖啡怎么样?”
江泉邀请他。
“这个……”
网维为难了,他假装搔搔头,而眼睛则扫了一下自己衬衫口袋里那干瘪的皮夹子。他这个微小的动作被江泉捕捉到了,她马上明白过来网维现在的窘境,于是微笑着对他说:
“我请客,一起去吧。”
--哄--
网维的脑中又炸了一个闷雷。
----让女孩子请客,多没面子.
可想归这么想,他还是跟江泉去了附近的一家咖啡馆,毕竟可以单独和江泉在一起聊天。这样的美事,真的好像是在做梦。

“你还是这么爱看书啊。”
江泉喝了口咖啡,看见网维手边的书袋问道,
“你买的是什么书?”
“是些关于心理学方面的。”
网维对这样的谈话比较满意。
“你看书的范围还真广啊。”
“哪里。我只不过是好读书不求甚解罢了。”
“那么,有没有看过法律方面的书?”
“专业方面的没看过,不过《公民实用法律手册》家里倒是有。”
“是吗,你现在在做什么?”
江泉搅着手中的小勺问他。
--哄—
又一个闷雷.
“我、现在是个自由…职业者写写小说,画画漫画。”
他的声音轻得让人听不清。
“那可曾出版过什么书了没有?”
“书!……”
网维凝固了,难以启齿,
“书还没有出版过,只刊登在一些杂志上。”
“什么杂志,我可一定拜读拜读。”
江泉穷追猛打,网维快崩溃了。
“啊,不过是一些给小孩子看的杂志,你一定没兴趣的。”
“小孩子看的杂志我就没兴趣,谁说的,我可是非常充满童心的。”
“是吗?”
网维的回答的比较生硬,他喝了口咖啡,决定重新找个话题。
“你现在一定很忙吧,做一个名律师可不是件轻松的事。”
“嗯”
江泉伸了个懒腰,
“真的是很忙,如果不是最近快‘五.一’了,案子比较少,我连给亚当吃的时间都没有。”
――亚当。
――男朋友。
连续两个念头像闪电一样地划过,网维一下子紧张起来,他突然盯着江泉的眼睛,不由自主地开口问道:
“亚当是你的男朋友?”
“啊!”
这下子轮到江泉吃惊了,她顿了一会儿,忽然爆笑了起来:
“你好讨厌啊,亚当是我养的猫嘛。我还没有男朋友呢。”
“呼。”
网维出了一口气,刚要放松,忽然又紧张了。
----笨蛋,我还真蠢呢,刚才的反应小泉一定注意到了。
----天啊!她一定发现发现暗恋她了。
网维的大脑再次乱成一团。他既想让江泉知道自己喜欢她,又害怕让她知道。这种矛盾的心理使网维极其的失态,他一边以喝咖啡为演示,一边偷偷地观察着江泉。不过江泉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他的惊慌,她笑嘻嘻地问道:
“网维现在一定交女朋友了吧?”
----嗯,她问我着个干什么?
网维在脑中迅速计算着江泉问话的含义。
“我也没有女朋友,不过……”
网维的话说到一半,突然不说了,他发现江泉的眼中隐藏着狡猾。她微笑着看着往维的眼睛,要看到他内心的深处。
“啊,网维你有养宠物吗?”
江泉突然改变话题。
“宠物啊,没有。江泉你养的猫一定是那种很可爱的波斯猫吧?”
网维又一次得救了,他迅速调集脑中所有关于波斯猫的知识,以便应付接下来的谈话。但是……
“我的亚当可不是那种软弱得见到老鼠也怕的病猫。”
“不是波斯猫?”
网维的如意算盘落空了。
“是啊,只是一只很普通的雄性黑猫,不过却像个骑士一般的英俊与勇猛。你只要看到它走路时那自傲的样子,就一定会喜欢它的。”
江泉对亚当的宠爱,使得网维嫉妒不已,他甚至希望自己也马上变成一只和亚当一样的黑猫,能够向江泉撒娇。
“你知道嘛。”
江泉问道,
“听说猫在埃及是很受崇拜的。”
“这个我知道,杰西.苏珊娜在《干猫尸》中就记载到古埃及人将猫做成木乃伊。据说猫是可以用来抵御魔鬼的。”
“是啊,即使在现在这种信仰也是存在的。我们中国人不是也相信黑狗可以镇邪吗?”
“嗯,确实如此。”
网维终于摆脱了困境,他们两人自由自在地谈天说地着,直到很晚。离别时两人又互相留下了对方现在的联系地址和通讯电话,以便以后继续联络。

二 橘右黑
四月二十六日 星期一
阳光已从正南面的窗口射进网维的房间,但屋内却依旧是乌烟瘴气、遍地狼藉.脏衣服和书本堆得满地板都是,臭袜子和稿子撒在房间各个角落.屋内浑浊的空气和躺在床上那个家伙震耳的鼾声,简直使人难以忍受和感到窒息.
  “嘟、嘟、嘟、嘟、嘟、嘟、嘟……”
桌上的电话忽然响起声音。
“啊——”
网维打了个哈欠,翻个身,用被子蒙住头继续睡。
“嘟、嘟、嘟、嘟、嘟、嘟、嘟……”
电话继续响着,但网维依旧不加理睬。半分钟过后,铃声断了,网维探出头看了一眼桌上的电话,冷笑。他又翻了个身,把被子盖好,再接再厉继续练习“睡觉功”。
“嘟、嘟、嘟、嘟、嘟、嘟、嘟……”
电话又响了。这一次,网维被打败了,他艰难地爬起来,睡眼朦胧地戴上眼镜,从地板难得露出的空白处上跳过去。
“喂。”
他有气无力地抓起话筒。
“喂,网维吗?我是赵宏。”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赵宏?”
没睡醒的网维头脑中一片空白,他打着哈欠问道,
“我认识你吗?”
“笨蛋,我是橘右黑!”
那个男人的嗓门提高了好多。
“呀,是老同学啊。怎么一开始不说,害得我还纳闷,我什么时候认识一个叫赵宏的人呢。”
真是无耻,明明是自己高中三年一直叫别人绰号而忘了名字,反到怪起人家来了。
“网维你今天有空吗?”
“什么事?”
“我有个业务要找你。”
橘右黑一下子正经起来了,说要和网维谈业务,弄得这个生活还成问题的自由职业者不由地紧惕起来。
“喂,你可不是在搞传销之类的东东吧,国家可是已经名令禁止咯。”
“放心,我怎么会做那么无聊的事,我真的有正经的事要和你谈。”
“那好,你说吧,有什么正经事?”
“是关于你最近发表的《魔样》的事。”
“《魔样》怎么了?”
网维一听这事,来精神了。
“我们公司想把它做成格斗游戏,所以……”
“做成格斗游戏!”
未等橘右黑说完,网维已经喊出了声。
----天啊,我不是在做梦吧。
他一边想一边用手掐自己的肉,然后痛地大叫。
“啊!”
“你怎么了?”
电话那头的橘右黑不明白网维为什么一惊一诈。
“没事,没事。”
----不是做梦。
----这一下可时来运转了。
“那么,网维你今天下午能来一趟我们公司吗?”
“当然,什么时候?”
“三点以后吧。对了,来的时候别忘了带上你的人物设定资料。”
对方提要求了。
“人物设定,不好意思,没有。”
“什么,没有?”
这回是橘右黑大叫一声,
“那人物插画呢?”
“也没有,都寄给杂志社了。你知道一张画就是一笔收入。”
“你!”
橘右黑的话里全是惊叹号,
“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趁现在马上去画。笨蛋、白痴。”
对方骂了网维一通后,挂上电话。
“呀,脾气还是那么暴燥,一点也没变嘛。”
网维自言自语地走向房门口,准备开始下午的工作。

橘右黑所在的游戏软件公司是一个早年去日本的留学生回国后创办的。那人曾经在一家日本著名的游戏公司做软件开发者,在日本泡沫经济崩溃后回到国内,由于对电玩的痴迷和对中国动漫业前景地看好,便聚集了一堆像橘右黑这样的电玩暴走族,开始研制开发中国自己的游戏软件。应该说是一个具有远见卓识的人。
网维在橘右黑的介绍下认识了这位企业老板,不过他与网维想象中的那些西装革履、大腹翩翩的人完全不一样。十分瘦小的一个男人。穿着一身黑色的皮衣、皮裤,扎着一根头带,那打扮和K.O.F中的草稚京一模一样。
--真是名副其实的电玩暴走族。
“你好,我叫草稚京,是这家公司的老大。”
--呀,连名字也这么叫。
“你好,我叫网维。”
网维克制住自己没笑出声后,伸出手去。
“啊,真没想到《魔样》的作者竟然是橘右黑的老同学,本来我还不知道怎么找你呢。”
草稚京一边客套一边领着网维参观公司。
“哪里,哪里今天早上赵宏打电话……”
网维也跟着俗,所到之处尽是些奇异打扮的职员,网维认识的也就霸王.丸那么几个。
--那些人应该也是其他动漫中的人物吧。
“啊!”
突然一个遮着半边脸的红发男人大叫着从网维身边冲了过去,那样子吓了网维一跳。
“零。”
草稚对一个白头发,脸上没有一丝表情的女人说道,
“庵又暴走了,快给他冲杯茶去,让他镇定镇定。”
“我不是你的玩偶,我不需要你吩咐我做什么?”
绫波零回了他一句,去给八神庵冲茶。
“呀!”
所见所闻不由地让网维吃惊,他悄悄的地问染了一头青色长发的橘右黑,
“我说橘右黑呀,你们公司是不是每个人都装扮成动漫中的人物啊?”
“不是装扮,而是本来就是。还有你以后也不许叫我橘右黑,要么叫我橘右京,要么叫我赵宏。”
橘右黑的回答令网维哭笑不得,他只觉得自己是在和一群精神病谈业务。
不过最后这笔业务还是谈成了,草稚京出了一笔不小的钱将《魔样》的游戏版权买断,现在先做成格斗游戏,以后在《魔样》结束后,还要做成RPG发售。
--不愧在大公司呆过的,非常会“骗钱”呢。
网维暗自寻思。
  
“网维啊,我挑你赚了一笔,你可要请客哟。”
“这个,当然,橘右黑,什么时候有空你挑时间。”
“什么?”
橘右黑问他。
“我说你什么时候……”
“你刚叫我什么?”
橘右黑显得很生气。
“橘右黑呀。”
网维不明白他为什么一下子火气又大了。
“我不是跟你说过了,以后别再叫我橘右黑吗。”
橘右黑抓狂了。
“哎呀,我叫惯了。”
网维辩解道,
“再说了,你皮肤黑嘛,一点也没有橘右京那么英俊。”
“可恶。”
橘右黑大叫着,从身上掏出一个苹果,向网维掷了过去,然后转身回公司。
--果然没风度,这样怎么可能是橘右京那。
网维一边想,一边咬了一口刚才扔过来的大苹果。
--很甜啊,是红富士吧。

三 奇怪的邀请函
自从和橘右黑的公司签了合同后,网维终于告别了几年来为生计发愁的局面,而且他也恢复了以前那种自傲狂妄的性格。现在的他很想情一个人吃饭,当然不是橘右黑,而是江泉。
--她上次给我的名片,我放在哪了。
网维翻箱倒柜,最后终于在洗衣机的脏衬衫口袋里找到了它。
--还好,那些衣服还没有洗。
他为自己的懒惰而高兴。
“白水律师事务所,江泉律师……
网维一边年名片上的字一边向电话走去。这是他第一次认真地看这张名片。
--8、2、8……
网维照着名片按电话号码。
“嘟——”
电话里传出一声长音。
--通了。
网维兴奋。
“嘟——”
“嘟——”
……,……
……,……
--不要告诉我没有人接。
网维又开始担心起来了。
“喂。”
电话里传来一个女子的亲切声音。
--Oh,thank goodness!
“您好,这里是江泉的白水律师事务所,很抱歉我现在不在,如果您有什么事,请在听到嘟的一声后留言。”
-哐-
网维的脑子像被大钟一样狠狠地撞了一下。
--果然还是不在。
网维没有留言就挂了电话,他觉得这种事还是亲口说比较好,如果留言就似乎显得有些不庄重了。
可是很遗憾,白水律师事务所的电话始终没有人接。
--也许,她是故意不接电话,在听了录音以后再与别人联系的。
网维多了个心眼。
--不错,一定是这样。
网维于是再次打去电话,并十分礼貌地留下留言。
“喂,你好江泉,我是网维。希望你在听到留言以后,给我回个电话,我有事找你。”
网维挂上电话,然后忐忑不安地在边上等着。
“嘟、嘟、嘟、嘟、嘟、嘟、嘟……”
电话果然响了.
--呀,她回电话了。
网维想着,便忙伸出手去。
--等一下,不能那么猴急。
--我也要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
他故意不拿起已经碰到的话筒,直到电话铃响了三四声之后。
“喂,你好,请问找哪位?”
他彬彬有礼地问道。
“喂,网维,是我。”
-哗-
一盘冷水将他从头浇到脚,电话里传来的是一个男人的粗嗓门。
“是橘右……”
网维的声音木讷了。
“是我。”
橘右黑显然没有听出网维的不高兴,他接着说道,
“网维,上一次不是说好要请客的嘛,你怎么忘了。”
“我没忘。”
--只是还没轮到你。
“那什么时候约个时间,这一顿我吃定你了。”
“哦,好,我有空约你。”
“喂,你好像不高兴我打电话来啊。”
迟钝的家伙终于感觉到了。
“不不,我只是在等一个电话。”
“谁的电话,那么重要,难道是——女朋友。”
橘右黑很贼。
“不是,不是……”
网维慌忙解释道,但心里却不是那么想的。
--如果真是就好了。
“嘿嘿,你这家伙不用狡辩,快说她是谁?”
橘右黑不信。
“谁骗你了,我什么时候有过女朋友的?到是你,有没有?”
网维反问他,凭经验网维知道,要不想回答橘右黑的那种无聊问题,只要将话题扯向他自己,就一定OK。
果然,橘右黑自己打住了。
“呀,那么,网维,等你什么时候有空,你打电话过来吧。”
他脱兔似的挂了电话。
--这个家伙,真无聊。
--不过,小泉她会不会来到后呀?
网维傻傻地坐在电话机旁,等江泉回电话,但是直到天黑,网维的电话就再也没有响过了。
--难道,她今天没去事务所。
--但不太可能呀!
--难道,她不愿给我回电话,那么说,她就是对我没意思。
--等等,我只留言说有事找她,有没说别的。再说了,给我名片,要我有事打电话给她的,也是她自己。
--可是,她为什么不给我回电话呢?
--那么,她今天真的没去事务所。
--难道,她出什么事了。
--不,不会的。
--对了,她上次不是说最近案子比较少嘛。也许她今天休息一下。
--不错,一定是这样,所以她没去事务所。
--明天,明天她会来电话的。
网维的脑子可真够复杂的,只是江泉没给他回个电话,他就想了那么多。
四月三十日 星期五
--今天,小泉回来对话吧。
清晨,网维醒来的第一个念头。然后他并没像通常那样换个姿势继续睡,而是一骨碌地爬了起来。
刷牙、洗脸、刮胡子、梳头、换衣服……
网维今天果然不正常,竟然会注意起自己的仪表了。
吃完早饭的他,穿戴整齐地坐到了他的写字台边。写字台上放着电话,他一边极不用心地看着《公民实用法律手则》,一边不停地看着电话。
一个上午在网维的无所事事中,很快过去了,网维麻木地坐在椅子上,他就不信江泉真的不给他回电话。
--我的电话不会是坏了吧。
他拿起手边的话机,放到耳边。
“嘟————”
很正常的长音。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My God,tell me.
一向不信仰耶稣的他,竟然也会向上帝发问。
“叮咚。”
有人按门铃,但网维没有听见。
“叮咚、叮咚。”
门铃又响了两声。
--小泉!
网维猛然间跳了起来,冲出去开门。
“请问是网维先生吗?您的邮件。”
门口站着的是一位年轻的邮递员。
“邮件,邮件你不会放在信箱里吗?”
网维冲他大吼。
“对不起。”
邮递员的服务态度一流,
“是特快专递,需要你的签名。”
“特快专递?谁来的?”
网维嘀咕着,收下了信件。
“巴斯特。”
--这个人是谁?
他疑问着拆开信封,里面是一张用电脑打印的请柬和一张磁卡。
“本人于五月二日,星期日晚在太湖远山岛别墅内举办午夜派对,敬请网维先生光临。
巴 斯 特
一九九九年四月三十日
另注 :请在五月二日下午两点准时到达西山码头,将有转船来接您。谢谢。”
看完请柬的网维更加胡涂了。
--巴斯特,我认识这个人吗?
--但这个名字确实有印象。
--难道,是我读者的化名?
--不可能,读者不会知道我的通讯地址。那么……
网维从抽屉里拿出通讯录,寻找那个化名巴斯特的人。
“嘟、嘟、嘟、嘟、嘟、嘟、嘟……”
手边的电话响了。
“喂。”
网维顺手将话筒拿到嘴边。
“喂,您好,请问网维在吗?”
“啪。”
手中的通讯录掉到了桌面上。
“我…我就是。”
声音也颤抖了。
“呀,你好啊,我是江泉。”
甜甜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一直飘到网维的耳中。江泉真的回电话了。
“哈、哈、哈,你,你好。”
太过激动的他只能以傻笑来掩饰。
“对不起,昨天我太忙了,很晚才回事务所,所以没给你回电。”
“哪里、哪里,没关系的。”
“真是太谢谢你邀请我参加你举办的派对了,还特地寄来了请柬。”
“啊!”
网维吃惊。
“你也收到巴斯特的请柬了。”
“是啊,刚收到。我打电话来是告诉你,后天我一定去。还有巴斯特的化名也很不错啊。”
“错了。”
网维突然冒出这两个字。
“怎么了?”
江泉奇怪地问道。
“那张请柬不是我发的。”
网维解释,
“而且,我也刚刚收到了请柬。”
“是吗?”
她似乎不信,
“那么,你后天要去吗?”
“这个?”
网维犹豫 ,
“我到现在也没想到巴斯特是谁,所以那不定注意。”
“既然这样,到时候去了不就知道了。”
“说得也对。”
“那么,后天不如我们一起去吧。”
江泉向他提建议。
“好啊,好啊。”
网维求之不得,
“那么,后天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见面?”
“这样好了,后天下午一点,我开车去你家。”
“行,就这样。”
“那就这么定了。Bye.”
“Byebye!”
电话就此挂断,网维高兴地手舞足蹈,不知干什么才好了。
--后天;
--后天,我要和小泉一起去参加派对。
--哇,上帝,太感谢你了。以后我会去做礼拜的。

四 七个客人
五月二日 星期日
午饭一结束,网维就坐不定了,他不时的在窗边走来走去,一会儿看窗外的马路,一会儿抬头看墙上的挂钟。
今天的网维很帅,穿着一身笔挺得深青色西服,系着一条黑色的金利来领带,整齐光亮的头发下面架着一副擦得透亮的金边眼镜。与那天在新华书店比起来简直是换了一个人,果然是人配衣裳马配鞍。
下午一点的钟声终于敲响了。
“嘟、嘟、嘟、嘟、嘟、嘟、嘟……”
几乎在同一时刻,网维的电话也响了。
--谁这个时候来电话?
--真是可恶啊。
“喂。”
他极不情愿地抓起话筒。
“喂,网维吗?我是江泉,真是对不起。”
电话里传来了江泉的抱歉声。
“怎,怎么了?”
网维紧张了。
“是这样的,我做头发晚了,估计还要一刻钟才能到你那儿。
“喔,这个没关系。”
网维放心了。
--小泉真是温柔的人啊,连迟到也打电话来道歉。
“那么,一会儿,你在楼下等我吧。Bye!”
“OK,bye!”
一点十分,网维迫不及待地来到楼下,开始在马路上找起江泉来。
--小泉开的是什么牌子的车?
网维不知道了,他后悔刚才自己没有问一声。
“网维。”
有人喊他,这声音,网维一听就知道。寻声望去,只见一辆银灰色的凌志跑车就停在马路对面。流线型的车身,亮得晃眼的光泽,豪华,矜持,果然与江泉的身份十分的相称。
“Hi,江泉。”
他跑过去打招呼。
“Hi,网维。”
江泉打开车门,然后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
“网维,你会开车吗?”
“会啊。”
“那你有驾照吗?”
“就在身上,怎么了?”
网维奇怪地问。
“那真是太好了,你来开车吧。我为了做头发,午饭也没吃呢,真是饿坏了。”
江泉高兴地从驾驶座上下来了。今天的她穿着一席大红色的织锦缎短袖旗袍,头发专门盘了起来,看上去十分就有传统中国女性的魅力。不过,江泉似乎 为了赶时间,连妆也没化,脸上戴着眼镜,看上去与网维印象中的不太一样。但即使如此江泉的漂亮也是勿庸置疑的。
“你不怕我开坏你的凌志?”
系上安全带的网维开玩笑的问道。
“不怕,你开坏了,我就让你赔辆法拉利给我。”
江泉一边说笑着,一边拿起车座上的汉堡,大咬一口。
“好味。”
她又猛吸一口可乐,然后三口两口地把那汉堡包解决了,接着又拿出一大包薯条开始慢慢品味。
“你可真能吃 。”
网维不知是不是被江泉的好胃口吓到了,突然间冒出这么一句。
“嘻嘻,民以食为天嘛。”
江泉以名句回答他。
“那你不怕发胖吗?”
“不怕、不怕。”
她又往嘴里塞了一根薯条,接着说道,
“告诉你吧,无论我怎么吃,体重都一直保持标准喔。”
“那可真是好福气,那江泉你一定很会吃啰。”
“当然,不但会吃,也会做喔。”
江泉向网维介绍起自己的手艺来,同时嘴里仍旧不闲着,
“要不,什么时候我做顿饭,请你尝尝。”
--咦!
--小泉要请我吃她做的菜。
“好!”
网维极其幼稚的回答,高兴得几乎要从车座上蹦出去。
“对了。”
江泉突然又想起了什么,她放下手中的薯条,从车抽屉里拿出一盘磁带。
“网维,听音乐吗?”
“当然,开车时听音乐最惬意。”
“不错,尤其是听这个。”
江泉将磁带插入车载录音机后,打开车上的音响,顿时车内响起了激昂的乐曲声。
“这是贝多芬的《欢乐颂》。”
网维吃惊不小,他本来还以为是一般的流行歌曲,没想到却是交响乐。那欢乐女神的优美歌声将网维的激情给释放出来了。
银灰色的凌志沐浴着阳光,以迅疾的速度在通往西山的太湖大桥上奔驰,映衬着湖面上泛起的闪闪光亮,如同一柄从水底掠出的利剑。

一点五十分,两人到达渡船码头。
“网维,你开车还真快呢,本来我还以为会迟到,不过现在赶得及了。”
江泉解开安全带,将车上的物品整理到随身携带的旅行包里后,下车。
“江泉,车钥匙,接住。”
网维将钥匙丢还给江泉,然后拿起旅行包。
“耶,这车还是原样嘛,看来要你赔辆法拉利给我是没指望了。”
江泉说笑着,锁好车子,然后和网维一起走进码头。

“小泉。”
刚走进大厅,就听见有人喊。
“叶月。”
江泉吃惊不小地认出了喊自己的人,是她最要好的女伴。
“咦,小泉,你怎么会和网维一起来的?”
叶月用一种不怀好意的恶作剧似的惊奇眼光,望着两人。
“喔,是碰巧。不,也不算是碰巧,其实是……”
网维欲盖弥彰,却越说越乱。
“叶月,你也接到了巴斯特的邀请?”
江泉替网维解围,巧妙地引开话题。
“哎呀,不止是我,瞧,后面不还有几个。”
叶月指指她的身后。
“戴旻。”
江泉认出了另一个女孩。
“狄斌,陈尘。”
网维也认出了另外两个男人,都是高中里的好朋友。
“喂,还有我呢,”
有人在背后拍他的肩膀。
--这声音。
网维还没回头,眉头已经皱起来了。
“橘、右、黑。”
他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出口。
“又错了,是橘右京。”
橘右黑冲他右耳大吼一声,网维只觉得天旋地转,差一点就摔倒在地。
“你能不能小声一点。”
“我可是已经小声了,若不是你今天请客,我一定把你的鼓膜给振破。”
“我请客?”
网维嘀咕,
“你弄错了,请客的不是我。”
“不是你。”
橘右黑不信,
“除了你,又请客动机的,还有谁?”
“我有请客动机?”
网维不懂。
“别装蒜,你的《魔样》被我们公司买断游戏版权后,你不是说过要请客的吗。”
橘右黑以为网维故意装傻,于是用手肘撞撞他的侧腹,阴险地“揭穿”他。
“喔,网维,所以你才打电话给我。”
身旁的江泉听了橘右黑的话,略有所悟,她有一丝不悦地说道,
“那天,打电话给你,你还不承认。”
--耶,她不高兴了。
“那个巴斯特真的不是我。”
网维急切地为自己辩解,
“我是想要邀请你参加我的宴会,但决不是这次,还有我也从来没有化名为什么巴斯特。我是什么人,你们还不知道。我什么时候骗过江泉你。”
“这。”
江泉和橘右黑都懵了,确实网维没有在撒谎。
“那么,那个巴斯特到底是谁?”
橘右黑像是问自己,又向是问别人。
“你们可真傻啊,一会儿问来界我们的人不就知道了。”
叶月揶揄那三个人。
“就是,叶月说得没错,而且现在两点也到了。”
狄斌走过来,身后跟着陈尘和戴旻。
“呵呵。”
橘右黑冷笑两声,狡猾地冲狄斌递了个眼神,
“你这个记者还真会配合叶月这个主持人呢。”
狄斌和叶月同是S市电视台的人。狄斌是个新闻记者,专门采访,调查社会上的热点问题,现在电视台收视率极高的《Beyond News》就是狄斌策划制作的。而叶月主持的《娱乐放送45’》则是现代都市时尚人士所必看的节目。这两个人在电视台内部被人称为“金童玉女”。
“陈尘,好久不见了,现在怎么样,医学院快毕业了吧。”
网维同陈尘打招呼,从前的老铁,由于长久未曾见面竟然有些陌生了。
“我现在正在实习呢,今年夏天就毕业,不过我还想继续考博士生。”
“那陈尘学的是什么专业?”
江泉问他。
“主要是外科,不过我还对中医和心理学感些兴趣。”
“是吗,你也对心理学感兴趣。”
网维惊诧不已,然后两个老朋友颇为投趣的聊了起来。
“好了,两位心理学专家。”
橘右黑打断他们,
“别聊了,接我们的人来了。”
网维转过头去,只见一个四十岁左右,船长打扮的男人走到了他们身边。
“请问,你们七位就是巴斯特的客人吧?”
“嗯,这里就我们七个人。”
江泉回答他,
“不过,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人了。”
“没有了,巴斯特说只有七个人,请你们这边走。”
船长做了个请的动作,领着他们向泊船处的一艘漂亮游艇走去。
深蓝色的游艇停泊在岸边,映衬着天边的霞光,如同一条昂着头的高傲的海豚。
“Titanic。”
戴旻念船身上的英文,
“不吉利的名字。”
“放心,太湖里没有冰山的。”
橘右黑调侃。
“请问,船长先生,巴斯特是谁?”
网维现在最关心这个问题。
“咦,你们不知道。”
船长转过头来,惊奇地看着那几个人。
“不知道。”
七个人竟然异口同声地回答,而且还不约而同地摇头。
“我也不知道是谁。”
船长说了句令所有人都吃惊的话。
“这怎么可能,他向你们租别墅,让你们来接我们,你怎么可能不知道他是谁?”
狄斌不相信,他这个记者世面见多了,还没遇到过这种不可思议地事。
“我们真的不知道,那位巴斯特是在网上租的我们的别墅和向我们提出服务要求的,而且银行帐号也是一次性的,上面只有一笔租金和服务费用。”
“这?”
那几个人面面相觑了。
“那么,那位巴斯特是否已经在岛上了?”
“这个我也不知道,但我想他应该会自己去的,只要有磁卡是可以进入岛内的。”
“磁卡?”
网维又想到什么了,
“那些磁卡是你们公司的吧?”
“嗯。”
船长点点头,
“不过,我们按要求在三天前把它们一起寄到了市邮局的一个信箱内,所以你们的磁卡应该是由他寄出的。”
--真的一点线索也没有。
--这个巴斯特做事可真严密。
--但是,为什么只开一个派对要那么大费周折,前后弄得一点马脚都不漏?
--难道,有什么阴谋?
--笨蛋,我最近侦探小说看多了,老做这些无里头的猜想。
--可是,真的太奇怪了。
--把我们七个人引到一个几乎与世隔绝的岛上,真要干些什么,可是逃也逃不掉。
网维站在船头的甲板上,脑中全是一个又一个疑问,他此时觉得有些不安,甚至很想逃避。他想叫大家不要去赴约,但其他人欢快的气氛打消了他的念头。看着江泉高兴地与叶月戴旻她们聊着天,自己也就被感染了。
深蓝色的“海豚”劈开波浪,向太湖深处的远山岛驶去。它的背上,一群兴奋的年轻人正在侃侃而谈。

五 岛上公馆
当太阳快落到水平面的时候,远山岛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映衬着夕阳的金光,一座古堡式样的别墅渐渐地清晰了起来。
“这是德国式的古堡吧。”
网维第一个认出了别墅的建筑风格。
“嗯,好像迪斯尼中的美女与野兽城堡!”
江泉显得很激动兴奋的样子,脸上浮现出了少女的纯真表情。
“小泉,你去过迪斯尼?”
叶月十分羡慕地问她。
“是啊,我十岁的时候,和爸爸妈妈一起去过法国的迪斯尼乐园。”
江泉转过头来,微笑着和叶月讲起自己十岁时去玩迪斯尼的事。
“呜——”
随着振耳的汽笛声,Titanic停泊到了远山岛的码头。长长的架板连接奇甲板和堤岸,成为上岛的唯一路径。船长站在堤岸那头,为上岛的客人作祝辞:
“女士们先生们,欢迎大家登陆远山岛。远山岛别墅是我们太湖度假中心在太湖诸岛内开发的度假别墅群之一,其建筑风格为古代德国式样,在设计过程中又参照了迪斯尼的美女与野兽城堡,所以我们称它为‘野兽公馆’。我在这里代表我们整个度假中心祝各位有一个快乐的假日。”
“啪、啪、啪、啪……”
“还有,各位的磁卡可都曾带着,不然的话进不了岛,就只有陪我回去了。”
大家笑着,纷纷忙着去取出自己的磁卡。其中属橘右黑的速度最快,接着网维也从皮夹内抽出了磁卡。不过,与上次不同的是,网维的皮夹内还有一叠很厚的人民币,而且还是毛主席和他的亲密战友那类。
“哈,你小子,Money好多呀。”
橘右黑眼尖,接着又恶作剧似的叫网维请客。
“好吧,好吧。明天,明天回去后,我请你们一起去城里吃饭,地方随你挑。”
网维似乎是很不情愿的,用一种被逼无奈的口气说着,那情形仿佛是想甩掉一块粘在手上的口香糖。
“噗哧。”
江泉被他那副承受着天大委屈的的表情给逗乐了。她看着网维,在皮夹内取磁卡,无意中一张名片被夹带了出来,随风飘到了网维脚下。
“王凯义,UP公司总经理。……”
网维一边捡起它,一边喃喃自语。
“啊,谢谢!”
江泉很是慌张地从网维手中接过名片,一边放回原处,一边忙向叶月走去。
--咦,怎么了?
网维注意到了她的奇怪,他看着江泉,发呆。
“嘿,小子,坦白吧。”
橘右黑突然又拍他的肩膀。
“坦白什么?”
网维转过头来。
“你自己心里明白。”
橘右黑指指网维的左胸,接着就不再睬他了。
大家告别船长走出码头,由于码头的大门是由电脑管理的,因此也就必须刷卡,这和现在许多公园的入口一样,很是方便迅捷。
“嗯,这家度假中心的管理还真不错,这样即节省不必要的工作人员,还保证了岛上的安全,对公馆和游客都有利。”
狄斌对太湖度假中心的服务管理十分满意。

七个人顺着一条修筑得十分漂亮的石子小路向岛上的公馆走去。小路的两边是桃花林,此时正值盛开季节,树枝上白的.粉的.红的称着鲜绿的叶子,给人以无比赏心悦目的享受。接着转过山涧,就又出现了一番新的景象,在这不见阳光的山阴背后,一条小溪隐藏在茶花丛中,沐浴着溪水的茶花花瓣随风飘来,夹杂着湿润与清新。
这些平常生活在繁忙沉闷中的人,此时到达了桃花源,他们一个个神采奕奕,显得十分兴致勃勃,而脚下的步子也早不知何时就变得轻柔飘逸了。
一群人在看完了一处又一处的美景之后,终于登上了山顶。野兽公馆就建在这小岛的最高处,居高临下,给人以一种宏伟不凡的气势。
“为什么不建成中式古建筑呢,这样不是更合适吗?”
网维颇有微辞,
“真是够崇洋的。”
“你这个人,真是挑剔。”
橘右黑又说他。
“哼,我是热爱传统文化。”
网维不服气。
“确实,如果这里建成中式的庭院.花园,应该更漂亮一点。”
江泉支持网维的眼光。
“喔,是吗?”
橘右黑鼻子出气,瞪了两人一眼,
“走吧,进去看看,也不知那个巴斯特在不在里面等我们呢。”
“巴斯特。”
橘右黑不说,大家似乎是都忘了。

黑色的花岗岩地面上铺着嫣红的羊毛地毯;洁白的大理石墙面上嵌着一扇扇落地长窗;晶莹剔透的水晶吊灯;精致富贵的家私摆设。奢华.浪漫,这就是野兽公馆给人的感觉。
“呀呀,就算是总统套房也比不上这里吧。”
橘右黑咋舌,
“那个巴斯特到底是什么来头,这么有钱。”
“这到不一定。”
有人不同意他的观点,是狄斌,
“这度假中心的设施虽然豪华现代,但收费并不高。”
“喔?”
“我去年的《Beyond News》里不是有一期关于‘假日经济’的节目嘛,我采访过度假中心的总经理。他说这些度假别墅主要是面向工薪阶层的,一般的四五百一天。像这样的估计也就两千多一天,所以,就算我们几个要租它请客,也完全租得起。”
“这么说。”
戴旻突然插进话来,
“难道,那个巴斯特就是你?”
“耶!”
狄斌舌头打结,他忙摇头,摆着手连连否定说,
“不是,不是。”
“真的不是?”
戴旻盯着他的眼睛看,接着又看叶月。她知道,如果真是狄斌的话,叶月一定也脱不了关系。
“哈哈。”
忽然有人大笑一声,又是橘右黑,
“我说戴旻啊,那个巴斯特是你吧。”
“嗯?”
戴旻转过身问他,
“你凭什么这么说?”
“很简单,凭我邀请函上的名字。我一开始就觉得奇怪,为什么我邀请函上写的名字是橘右黑而不是赵宏。要知道这个可恶的绰号是网维那小子给我取的,所以除了高中里的同学,别人不会知道。”
“那又怎么样?”
“怎么样?你问问网维,橘右黑这个绰号怎么来的。”
“不就是橘右京改了一个字嘛。”
戴旻没问网维,自己回答了。
“果然,你也知道。那么那个巴斯特也应该是一个原来很有名气的名字改了一个字。”
“原来的名字改了一个字?”
其他几位都是十分吃惊于橘右黑的推理。
“是啊,这个巴斯特是改了一个字变成的,而原来的那个名字,我想应该是李-斯-特。”
“李斯特!”
网维脱口而出,
“钢琴王子李斯特。”
“正是,现在知道为什么是戴旻了吧,她如今可是十分出名的钢琴大师了。”
橘右黑冲戴旻狡黠地笑,
“一开始,你很拘谨,连话也不太说,似乎是怕被人拆穿。但刚才却迫不及待说狄斌是巴斯特,是不是想找个人替你背黑锅啊?”
“那照你这么说,你这么指证我,难道不会是你找我替你背黑锅嘛。”
戴旻反唇相讥,
“橘右黑啊,我记得你在高中时是什么足球队长,对吧?还有那个叫什么巴斯滕的足球明星好像也和巴斯特只差一个字。”
“……”
橘右黑不说话了,话题一扯到他身上,他就闭口缄默了。
“你不说话是不是默认了。”
“不是!”
橘右黑突然一拍手,
“我想到了,那个巴斯特一定不是我们这里的任何一个,而是另一个女的。”
“怎么说?”
“你看,那张邀请函上不是说过要举行派对嘛。既然要举行派对,当然要有男女舞伴。可在我们这里只有七个人,而且是四男三女,也就是说还有一个没有女伴。那么这个男的应该就是巴斯特请的主客了。”
“你这么说,还有点道理。”
“所以我们现在应该赶快去把巴斯特找出来,看看那一位才是我们幸运的王子。”
橘右黑说着,率先冲上楼去。其他几位相识而笑,然后跟着也上了楼。
楼梯修建在公馆后院大门的东西两侧,整齐而对称。二楼回绕的走廊将东南西三面的十几间房间连成一体,站在走廊的一处,不但可以看清其他方向的回廊,而且还可以将一楼一览无余。
“咦,大厅西南角落里放着钢琴,我刚才怎么没看见。”
戴旻奇怪。
“怎么,一看见它就手痒了?”
江泉笑着问她。
“有一点啦。”
戴旻的手指不由得上下抽动,果然是手痒了。
“你们看,这间房间是巴斯特的。”
陈尘指着西面最南面的一号房间给大家看。
“还真是。”
其他人围上来,看挂在门上的有巴斯特名字的门牌。
“咚、咚、咚……”
橘右黑敲门,但好一会儿,里面也没有人回答。
“要不要开门?”
他转过头来,征求大家意见。
“既然门上插着钥匙就打开看看吧。”
江泉转动门上的钥匙,打开巴斯特的房门。
“没人!”
七个人再次异口同声,他们走进房间,在里面寻找“线索”。
“唉,这个巴斯特还真神秘,不过橘右黑总算说对了一件事,她是个女的。”
网维指着几套放在巴斯特床上的晚礼服,为橘右黑的猜测提供证据。
“我就说嘛,我的推理怎么会错。”
橘右黑臭屁极了,拿起其中一件湖蓝色的礼服给其他人看,
“而且,她的身材很棒嘞。”
“喂,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戴旻不知为什么,又故意找他的碴。
“啊!”
橘右黑顿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
“你的身材也很棒,你们四个身材都是一流。”
他所指的四个当然是戴旻、江泉、叶月和巴斯特。
“不过,你的身材好像不怎么样嘛。”
戴旻不领他的情,一边围着他打量,一边摇头。
“呵、呵。”
橘右黑傻笑。
“橘右黑,告诉你一个真理。”
狄斌拍他的肩膀,
“千万不要得罪女人,她们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动物。”
“呵、呵,对于你这个通过切身体验得出的真理,我一定铭记在心。”
橘右黑扬起他的毒舌,接着转头去看叶月,果然,她也是满脸愠色,正虎视眈眈地盯着橘右黑和狄斌。

(未完待续)
  • 上一篇文章:樱 花 岛 (下)

  • 下一篇文章:七个目标(中)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文章:
  • ruoyuyeya』于2009-9-26 21:35:00发表评论:

  • 喜欢喜欢,太好了,找了好久了
  • green915』于2009-6-25 16:26:00发表评论:

  • 这都是修哥多早以前的东西了
  • 麦芽糖』于2009-6-18 11:56:00发表评论:

  • 从头开始看...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完整版本
  • 该隐号疑云(17)修订[2153]

  • 十 六 岁 的 生 日[3234]

  • 侦探,是一件浪漫的活[3402]

  • 雷天明探案集锦[3468]

  • 该隐号疑云(16)修订[2213]

  • 蓝色陷阱(一)[2132]

  • 股(蛊)惑——(十)[2155]

  • 阴谋彩票(二)(小僧)[2751]

  • 【法医事件簿Ⅰ】生命的游戏[4751]

  • 莫 名 其 妙 的 杀 人 案(上)[3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