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推理之门 > 原创推理 > 原创小说
【反推理】杜摩波奎洁的诞生
 作者:莫思明打开莫思明的博客  人气: 1108  发表于: 19年04月29日22点57分
    将此文分享到: 更多

原创声明本人在论坛上写的内容均为本人原创,转载需经本人同意,欢迎转载分享,请注明出处。非法转载者,本人保留追究权利!

杜摩波奎洁的诞生

表哥的脑袋里本来是有两根筋的,可后来我害了他,现在一根都没了。

实话说,当时我只是想帮他,让一个头脑迟钝的人去看看侦探小说,活跃一下思维,说什么也算不上坑害吧。就算练不了脑子,也总不至于让人看起来像个笨蛋。但是事实告诉我,有些笨蛋是绝对碰不得的,你不管他还只是笨而已,你一碰,他就笨到家了。

表哥身强力壮,从小开始欺负我,当然这是在他的认知里,平日里常常是他被我捉弄得晕头转向,所以当他恍然大悟,总会给我一顿殴打,他的身手也着实不错,我看就是从我身上炼成的。他虽然健壮得像头牛,但是脑袋的营养净分给了四肢,周遭的孩子都笑话他笨,他拙劣的口舌往往难以还击,所以动手是难免的,哭着回家的娃娃们一般都领着家长来复仇,这时候总是我出面——请我妈来摆平。

高中之后,他在家待业,我们也不指望他的脑袋能考上大学。只是我要离家到外面上学,放心不下这个祸根,临行前跟他说,人笨就要多看些书,有智慧的你看不懂,可以扒点小说看看,也是一项品味嘛,但是不能看黄色小说。后来想想还是不放心,我又跟他说,你这么能打,武侠小说就没必要看了,要看就看些动脑子的,可以看看科幻小说、侦探小说。他那时候在被子底下满嘴嘟囔着好好好。

学期末我回到家,你猜我在他的房间里看到什么?满床的书!

当时我心想,还真奏效了耶!刚进门的时候我就问我妈了,表哥最近表现如何,我妈说他成长了,整天看书,不吵不闹,也不出门打架了。

我翻着床上的书,他还真听话,我说的那些,除了有智慧的书,他统统都看了,竟然还有一本我找了很久都没找到的情色小说,是法国情色大师让·卡夫-拉蒂的《在女人那头》,为了他的心理健康,这种东西还是没收为妙,虽然后来也没见他找过这本书。

那天下午,他回来一看见我就抓着我讨论福尔摩斯,我没见过他说话这么流畅过,我还真挽救了一条鲜活的生命哩!

我跟他说,看侦探小说只看福尔摩斯还是很业余的,我给他说了杜宾①、波洛②、奎因③、菲尔博士④等等。他眼中有火,就像一个圣徒面对基督一样,我那时就有点不祥的语感了,我说你看归看,别做白日梦,想着去当侦探了啊!没想到,一语成谶。

等我读完大学,表哥已经彻底疯了,他给自己改了名字,杜摩波奎洁⑤。

“独摸波窥姐?什么鬼?”

“我以后就叫这个名字了,你嫌麻烦可以叫我洁哥。”

看着他自豪的表情,我没理他,向来他头脑一热就喜欢做这做那,后来我才知道他不是开玩笑的,他是真的疯了。

“从现在开始,我是一个侦探了,一个侦探必须要有的是什么?”

“一个脑,而你没有,别出去丢人了。”

“错,错错错,大错特错!是一个助手,以后你就是我的助手了,给你改个什么名字好呢?我想想......

“别客气,我自己的名字用得挺舒服,别给我瞎整。”

“嗯嗯,就叫你华斯理冈⑥好了。”

“你才是李刚呢,你究竟会不会起名字啊?”

“我亲爱的华斯理冈,听着,我们这个社会已经病入膏肓,罪恶横行,我们将合力横扫一切罪恶,你愿意成为人民的英雄吗?”

“不愿意。”

“好,明天我们就出发。”

“你是聋了还是怎样?”

“我们得沿着罪恶的腐烂气息寻找到黑暗的源头,然后把凶徒们绳之于法。”

我下楼去陪我妈看电视去了,让他一个人疯。

翌日下午,我正在面试,手机突然响了,是表哥,我摁掉,又响。再摁掉,再响。来回数次,连面试官也问我要不要先听,我直接把手机关了。虽然有插曲,但我负责任的行为肯定感动了面试官,因为最后他是亲自送我出房门的。

打开手机,128个未接来电,他疯了,彻底疯了。这时电话又响了,我正准备骂他一顿,他倒先骂起我来。

“干嘛不接电话,死哪去了?”话筒传出来的声音火气很足,可是音量很小,给人一种肾虚的感觉。

“我刚刚在面试呢,差点就被你害死了。”

“赶快过来火车站外面的咖啡厅,我在跟踪一个恶徒,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至少要我们两个才能制服他。”

“发现恶徒你报警啊。”

“不行,我还不知道他在干嘛。”

“那你说是恶徒?”

“你先过来再给你解释了,赶紧的。”

“我才没空理你,明天还有一场面试,我得回去准备。”

“那我告诉姑妈你抽烟。”

“说吧,她也没少在我裤兜了发现打火机了。”

“那我说你喝酒。”

“那晚不是我们一起醉了回家的吗......

“那我说你喜欢阿玲。”

......你准备搞多久啊?”

“很快了,看样子马上就有行动了,你赶紧的。”

“我只给你一个小时。”

“够了,快点快点。”

到了车站,我根本不用找,他就站在人家咖啡店外,瞪着店里一个坐在落地玻璃旁边的男人,人家都不敢往这边看,肯定是给他吓的。真他妈丢人,我得赶紧把他弄回家去。

“我说有你这样跟踪人的吗?你都被人家发现了,别闹了,回去吧。”

“你懂什么,我在给他压力,他现在不敢轻举妄动了。”

“那你和我进去喝杯咖啡,醒醒脑子。”

我把他拖了进店,他边挣扎边道:“不行啊,我得在这里给他压力啊。”

我也不管他这样有多丢人,反正他向来也没有脸面。他坚持坐在一个看得见那男人的角落,以便他可以继续施加压力。

我问他凭什么说人家说恶徒。我看那人眉清目秀,高高大大的,衣服裹得很严实,不过看起来还算得体,看他喝咖啡的举止还挺秀气的,通俗点说就是有点娘,我搞不懂我们这位大侦探的逻辑。

以下是他的解释,幸亏我端着咖啡还没喝,不然又要浪费了。

我今天出门专往人多的地方转悠,我知道罪恶总像树林里的叶子。果然,让我发现这个人在讲电话,我听到他说好好好,就这样,合作愉快。这是第一个线索,我一听就知道,一桩邪恶的交易正在谋划中了,于是我跟着他,来到了这里。你看,他来了车站并没有买票坐车,这是第二个线索;我们一路经过了一堆咖啡店他也没想要喝咖啡,为什么偏偏要来这里喝咖啡?这是第三个线索,怎样,相信了吧?

我记得我当时是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控制住自己静静地听完,而不是一个咖啡杯砸过去,妈的,这么多侦探小说都白读了。但想到他的身世,他的智力,唉,算了。

“人家说合作愉快,不能是刚刚谈妥了生意吗?来车站不坐车,不可以是接车吗?不去别的咖啡店,不给是这里的咖啡特别好喝吗?”

“嗯嗯,不愧是我的助手,果然也有点脑子。你说对了,接车,接谁?当然是接‘合作愉快’啊!接车为什么不在车站里等,因为在咖啡店里边坐边聊,交易要方便得多,难道有坏人会站在出站口交易的吗?”

他坚定的神情,轻声但充满信念的句子,虽然还有一丝肾虚的感觉,但是有那么一刹那竟然真让我听进去了。如果我要反驳的话,当然还能列出几十种可能,但是我倒想看看事情会发展到什么地步,如果要他清醒,最好还是让他自己来吧。

“瞧,来了。”

我顺着他的目光,望向玻璃门,门外有个穿灰色风衣,背着深蓝双肩包的青年,正朝我们“恶徒”招手呢。他进了门,几步走到那人的桌边坐下。我们听不到他们说什么,看起来聊得挺欢,那娘娘腔有时会望向我们,我连忙看向别处,而表哥却一直不为所动地盯着他。那人的神色有些怪异,不过换了我无端被这么个傻瓜盯着看,我的神色也怪异。

“看到没,他们交易了。”

那风衣青年从包里拿出一个卷起来的礼品袋,展开后有一个鞋盒大小,然后又从包里拿出一个蓝色小盒子,比鞋盒小一点,有些看不清楚的花纹。娘娘腔一见就连忙接过塞进了礼品袋里。那青年凑到他的耳边跟他说了几句话,然后娘娘腔拿出手机,青年也拿出了手机,他点着手机屏幕,看起来很满意,应该是在转账了。

“相信没?”表哥的神情简直不能再得意了,我怕我忍不住会打他,我换了个话题,“那你准备干嘛?”

“把货偷过来,看看是什么,然后交给警察。”

“你怎么偷啊?”

“等他离开再说,哎呀,这孙子跑得还挺快。”我们回过神来,娘娘腔已经在玻璃门外了,表哥马上冲了出去,我被迫留下买单。

买完单后,我也冲了出去,生怕表哥已经做出了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我出了门,看见他们已经走远,娘娘腔紧张地不断回头看表哥,表哥就一直表演着世界上最有自信的跟踪。

我尽快往前跟上去,突然娘娘腔跑起来了,表哥也跑起来了,我不得不也跑起来。真他妈丢人,我在干嘛啊?

表哥在前面已经和娘娘腔扭在一块了,天啊,他就这么偷东西的?周围已经有人注意到动静了,我赶紧上去想要拉开表哥。表哥正压在娘娘腔身上,娘娘腔趴在地上,袋子被他捂在了身子下面。表哥一见我来,忙叫:“我摁住他,赶快拿袋子。”还没轮到我还没说不,娘娘腔就一脸惊恐地喊出了杀鸡般的声音:“救命啊——”

一名民警闻声而来,大喝一声:“你们在干嘛呢!”

我正准备解释,表哥一蹦而起,跟警察说:“没事没事,他欠我钱,我追债呢。”

警察问坐在地上的娘娘腔,“是这样吗?”

“我不认识他,他想打劫我。”

“哎呀,你个金牙鬼,恶人先告状,赶快还钱,不然拿东西抵债。”

“什么金牙鬼啊?我不是什么金牙鬼,我不认识你。”娘娘腔一个大男人坐在地上,看着可怜兮兮的,都快哭出来了。我不明白表哥的脑瓜为什么这时会突然如此清晰,电光火石之间就即兴上演了认错人的戏码,而且他用平常打架的语气说出来,还真有说服力,要不是认识他,恐怕我也要信了。他继续装道:

“你装,你继续装,你换了金牙我就认不出你来了?可惜你怎么不把声音也换了?”

“喂喂,你说他欠你钱,你有欠条吗?”警察在一边受不住冷落了,他发出了疑问。

“警察叔叔啊,谁借钱给朋友会打欠条的,这孙子就是利用了我的信任。警察叔叔你要不信你查他身份证,看他是不是叫做阿贵!”

娘娘腔仿佛终于等到吐气扬眉的机会了,他连忙爬起来说道:“警察同志您别忙,我自己来。”他从西装内袋里掏出钱包,打开把里面的身份证拔出来,扬到民警的眼前。

“同志您看看,看看我是不是什么金牙鬼。”娘娘腔气急败坏的模样让我暗暗发笑。

“黎冬?喂喂,人家叫黎冬啊,你认错人了吧。”

YES!哇塞,真的给蒙过去了,表哥可以啊!

只见表哥大喊不可能,夺过证件翻来覆去地看,“不可能啊,明明是你啊,难道......

“还难道什么,我们真的是认错了。”我适时补充道,把双簧唱好。

表哥还是一脸不相信,死死盯着手上的身份证。对面两人的不满已经淹过来了,我拉了拉表哥的衣服,低声道:“差不多就好了。”

表哥猛地抬头,把身份证还给娘娘腔,“不好意思,可能是我认错人了,不好意思。”

“可能?你绝对认错人了。”

“是的,我绝对认错人了,不好意思先生,不好意思警察叔叔。”

“你们先别想跑。”警察貌似没有放过我们的意思,我心里一紧,只听他说,

“先生,你看看你的东西有被弄坏没有,要不要追究他们?”

“不用不用,既然是误会就算了。我的东西没事,我也没事,没事了,我先走了。”

娘娘腔说完说快步走了,留下给我们训话的警察叔叔。

“你们俩别再乱来了啊,遇事要冷静,就算真的是找到欠债人,也不能动手啊......

看着娘娘腔走远,警察还在废话连篇,我也有点着急了,我发现那人原来真的是不对劲的,不能让他跑了。

终于等到训完话,娘娘腔也不见了。

“真他妈不值,被他跑了。表哥,虽然你没什么脑子,但这次给你蒙对了,你看到那人跑的多快吗?刚刚那包东西被压成那个样子,他都不肯打开查看,肯定是见不得人的东西。天啊,真让我们碰上犯罪了,不是伪钞就是毒品,天啊,给跑了。”

“你能不能别吵啊,你好烦啊!”

“跑啦!罪犯在我们手上跑啦!你还嫌我烦,都是你这么冲动,你如果一开始不要这么神经,我们就能偷偷地跟踪到他们的巢穴了,到时候报警就一网打尽了。真他妈业余啊你!”

“别吵,我在背地址啊!”表哥一拳让我闭了嘴。

“地址?哦,你可以啊你,原来你刚才是在看他的地址啊?”

“天鹤区......高绰路......峦莱小区......忘了,门牌号忘了,都怪你,你当个什么屁助手啊你。”

“没事,我们现在坐车过去盯着,肯定能等到他。最多,我出车钱。”

“出租车——”

一辆出租车急刹在我们面前,表哥已经窜上了后座,我心一凉,这小子就等我这句话。到了高绰路后,我们很快就找到了峦莱小区,小区不是封闭式管理,楼下庭院有些石桌石凳,有些老人小孩在。周围的绿化做得很好,大树们枝繁叶茂,不可一世!我们决定隐身树下,监视小区大门。

“来了,那是他吗?”我听到车声,一个高个子走进了小区。

“就是他,你看他那个袋子,我去搞定他。”

表哥说完就抡着胳膊要上去,我死死抱住他的腿,求他千万三思。三秒后,他接受了我的建议,因为他的裤子快要掉了,我也连忙撒手。

娘娘腔进了B栋的楼门,这时天开始入黑,我们无视周围的居民,悄悄地跟了上去。楼下的铁闸是坏的,没有关上。我们闪身进了楼门。里头左边是楼梯,右边是电梯,这时电梯上的数字正好停在了6楼。

我们等电梯下来,也按了6字。

楼上的格局是每层三间房子,没有线索了。于是,我想出一个办法,我们分别去敲每扇门,然后躲进楼梯间,看看出来的人是谁。

“嗯,这个计划还不错,你去执行吧。”表哥这时就表现得很隐忍了。

“我压根没打算让你这炸弹去。”

我敲了第一扇门,连忙跃进楼梯间,那家出来了一个小孩,左右看看,说了句神经病就进去了。

“不是这家,那短命相的不可能有小孩,再去。”

我白了他一眼,说道:“虽然我也觉得不是,但我还是得称赞你的推理太高明了......

我再敲了第二扇门,再连忙跃进楼梯间,这家出来了一个女人,戴个眼镜,斯斯文文的,伸头看了看,一脸不解地回屋去了。

“不是这家,那短命相的不可能有老婆,再去。”

“还去什么啊,这两家不是,不就是最后那间房子了吗?”

“那我去把门踹开。”

“收起你的金刚腿,我们过去观察一下,想想怎么看得到屋子里。”

我们沿着走廊走去,原来走廊尽头有条救生梯,能让每户人在火警时,直接从窗边爬到楼下的,这罪犯挑的巢穴果然太绝了。

我们爬出墙外,上了救生梯,来到娘娘腔的窗边,玻璃窗是紧闭的,里面的窗帘被拉上了。不过这粉红的窗帘边上带有蕾丝,真他妈骚!蕾丝边上有一个个稍薄的半透明小洞,正好形成了天然的猫眼,对于偷窥者来说极为便利,不对,我们是侦察者。

“果然是他,这个恶棍。”表哥蹲着我旁边,低声说道。

我说先静观其变,然后我们继续监视。

屋子里,我看见娘娘腔半躺着在一张沙发上,手边放着一个盒子,那个礼品袋躺在旁边的茶几上,袋口正向着我,里面是空的,那他手边那盒子肯定就是今天交易的货了。

他打开盒子翻了翻,拿出了一个小玻璃瓶,里面是一种透明的液体。

毒品!我果然没有猜错!

我感觉到表哥在旁边蠢蠢欲动了,连忙双手勒紧他,不让他轻举妄动。我再看回屋里,娘娘腔站了起来,走向一个柜子,他拉开了一个抽屉,从里面拿出来了一根针筒。

原来只是个吸毒的,看来他买毒品只是自娱,不是个毒贩。

“操,原来只是个吸毒的?”

我们相视苦笑,看来表哥和我一样感到扫兴。可就在这时,屋里突然传出一阵女人的呻吟,像是娇喘又像是惨叫。

里面还有人?难道?这个变态不是吸毒的?他买毒品是用来害人的?我们连忙转过头继续监视。

幸亏我们还没吃饭......

我们看见,娘娘腔半裸上身靠在沙发上,他的胸脯微微隆起,那根针正插在他的胸上,针筒里的液体正有条不紊地被注射器推进他的身体里。他一边震颤一边发出母鸡一般的哀鸣,我的眼睛啊!

“还有这样吸毒的?”表哥表示不解。

“他不是在吸毒啊!”我颓丧地盯着表哥说。

“啊?不是吸......

表哥突然明白过来,竟然暴跳起来,怒吼:“什么?这变态,我进去宰了他!”

我连忙把他拉走,下了消防梯,飞快躲进楼梯间里,屋里肯定已经被惊动了,我生拉硬拽地把他拖下六楼,他一直咬牙切齿,句句充满杀气。

出了峦莱小区,表哥冷静下来,对我说:

“妈的,死人妖!今天的事永远不许再提!”

“我同意!”

注释:

①杜宾:全名奥古斯都·杜宾,美国文学大师,侦探小说之父爱伦·坡创造的角色,是世界上第一个虚构的私人侦探。表哥因为发现福尔摩斯有不少向杜宾偷师的地方,从此移情别恋,封杜宾为第一偶像。

②波洛:全名赫尔克里·波洛,欧美侦探小说三巨头之一,侦探小说女王阿加莎·克里斯蒂笔下的大侦探,和福尔摩斯齐名,关于波洛的故事,影视作品一再翻拍,经久不衰。表哥整天模仿波洛叫嚣着自己的侦探天才,但他其实没有读完过波洛的任何一本小说,所有关于的波洛的东西都是从电视电影上看来的。

③奎因:全名埃勒里·奎因,欧美侦探小说三巨头之一,逻辑之王埃勒里·奎因笔下的同名侦探,以逻辑精确严谨著称,表哥最喜爱的大侦探之一。但据我所知,其实他是一点也看不懂奎因的分析推理是在说什么的。

④菲尔博士:全名基甸·菲尔,欧美侦探小说三巨头之一,密室之王约翰·狄克森·卡尔笔下的名侦探,一个胖老头,字典编纂者,必须靠着两支拐杖走路。表哥喜欢他据说是因为他能让他想起肯德基。

⑤杜摩波奎洁:表哥胡思乱想出来的名号,取自杜宾、福尔摩斯、波洛、奎因,还有人称日本推理小说之神岛田庄司笔下的奇葩侦探御手洗洁。

⑥华斯理冈:同样是表哥胡思乱想出来,强加于我的名号,取自福尔摩斯的助手华生;波洛的朋友黑斯廷斯;奎因的爸爸兼搭档理查德·奎因;御手洗的搭档石冈和己。他说助手的名字说什么也不能比侦探的长,所以只取了后面四位侦探的助手的一个字给我。但我想他其实也不知道杜宾的助手是没有名字的!咦?我干嘛在乎这些,我也疯了吗?

华斯理冈

  • 上一篇文章:G的诡计 密室新手原创 欢迎各位批评交流

  • 下一篇文章:没有了